《金瓶梅》换《毛选》的故事 (2009-05-20 18:29:52)下一个 《金瓶梅》换《毛选》的故事 润涛阎

 

看到狼兄评《金瓶梅》,想起了当年的一段往事。

当时刚刚从禁欲主义的极左路线中走出来,属于改革开放的前夜。党委书记要到广州开会。据说党委书记与宣传处女处长有一腿,但大家都不敢搜集证据,毕竟人家都是领导,领导在一起谈论“工作”乃天经地义之事。

党委书记临走时跟女处长云雨了一番。女处长说你去广州那个地方可是靠近香港,应该有外国货。书记便问女处长需要啥给她带回来。女处长突然想到做爱的技巧应该提高,但苦于只能在黑暗中摸索,一直在古人的两个理论“不学自通”与“无师不立”之间徘徊着,搞不懂这两个理论到底哪个是对的。

“估计广州那里能买到禁书,比如金瓶梅”她跟书记说。书记一听,立刻兴奋起来,说一定找找看。他还问她:“你见过金瓶梅吗?”女处长说:“小时候见过老爹的书架后面藏着一本书,一看是金瓶梅。打开读了一段没读懂,那时还没发育呢,哪能看得懂?”

书记在广州转悠了很多地方,见了不少私人书摊,连裸体画报都看到了,可就是没有金瓶梅。丧气的他只好打道回府了。就在火车站外面转悠等时间,他看到了一个书摊。挤到前边一看,书桌上摆着的就是金瓶梅!他两眼贪婪地望着金瓶梅,如同座山雕看到了杨子荣手里的联络图,兴奋到了极点。正发愁不知回去后怎么跟女处交代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立刻挤到最前边,掏出钱来就买了一本金瓶梅。一大摞的书都在书桌的下面,卖书的收了钱后就在书桌底下拿了书用包装纸给他包好再用一根纸捻绳子捆好,便交给了书记。书记自觉干这种勾当偷买淫书对不起党的培养,对不起人民的期望,便灰溜溜地快步朝候车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的心脏:“您老慢点,别激动地跳个不停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

在列车上,书记虽然不敢在大庭广众眼皮底下打开金瓶梅来读,但眼睛总是朝提包里望,那里有一辈子没看到过、尤其是要跟女处一起读的金瓶梅!

到了家,他没有先回家,而是去了办公室。那是上班时间,要是过去,他一定先回家休息。可提包里有了金瓶梅,不能回家,要把它锁在保险柜里才安全。“党员”,“优秀党员”,“党委书记”这些光荣称号与职位可不能被一本淫书给毁了。他这么想着。

到了办公室,他把金瓶梅锁好,便高高兴兴地跟下属谈论这次开会的内容去了。

晚上下班后大家都走了,女处便去了书记的办公室。看到书记的脸色,她知道金瓶梅肯定买回来了,便一屁股坐在了书记的怀中。书记说你等会,咱们先看宝书。宝书这个词用了很多年了,当然是指毛主席语录和毛选。

待书记满面红光地打开纸捻绳子,把包装纸撕开,俩人立刻愣了!《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书名在包装纸的里边露了出来。真的是宝书,而且是红宝书。

女处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书记立刻心脏病发作。他瘫软地试图坐下去,结果他身子一歪,上身靠在了女处的两腿之间。再看他苍白的脸色,女处立刻判定书记心脏病发作了。她一边搀扶着书记,一边拿起话筒打了急救电话。

救护车里的医生忙于救人,但司机纳闷这俩人下班了在办公室干啥,便朝书桌上看去。看到包装纸里边崭新的毛选,他立刻判断出来到底是咋回事了。故事很快就传开了。因为文革过后在反思文革的时候要是哪位还买毛选在下班后不回家找个异性一起读,他肯定不是傻子就是精神病患者。那位发财有道的小贩深知在那个年头,出差办事的基本上都是公费开会的领导,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让他们重新学学毛选也是应该的。

这个故事是我们司机告诉我的,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没过多久,就看到光明日报记者报道说广州新华书店积压的毛选都被销售一空,还有很多人挨门挨户去收购毛选出售。当然,一元钱就可买一套。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时,我也没机会读过金瓶梅。直到1984年我去广州才想到了金瓶梅那个笑话,就买了一本在火车上打发时光。俺那时是光棍,看那书从头到尾都找不到北,更别说欣赏了。到美国后跟同学讲这个故事,有一位哥们说他本人就在广州上了同样的当!其他同学还以为我编故事呢,他这么一说,大家也就哈哈大笑起来了。也知道我的故事是真的了。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润涛阎2009-05-24 17:03:39回复悄悄话回复三位:

那个年头这事不新鲜。俺经历的故事,还得慢慢地讲。
科夫2009-05-22 12:31:44回复悄悄话
您咋界么多故事涅?
山绿霞红2009-05-21 22:36:12回复悄悄话感觉很真实。
飞云2009-05-21 10:57:38回复悄悄话老阎的故事中,人物的描写就像亲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