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来信(二):亦师亦友阎润涛

点击数:86

【编者按:这是根据一位学友在阎先生的追思会上的发言整理成文,以悼润涛并飨读者。】

初次美国见面
往事一幕幕,就好像是昨天的事 … …。1997年12月2日,法国巴黎大雪,飞往美国亚特兰大的班机晚点3个小时。我到亚特兰大后没有赶上去伯明翰的飞机。当时我和老阎的主要通信工具是电子邮件,在亚特兰大机场,我也没有手机通知去伯明翰机场接我的老阎,等我原计划乘坐的飞机到了,老阎没有接到我。聪明,冷静的老阎通过机场查询到我已换乘下一航班,他就一直在机场等到下一航班,两个多小时之后(晚上8点左右)才接到我。然后带我去中餐馆吃饭,并安排我在他们家里住下。在老阎家一住就是10多天,直到我倒完时差,他帮我找到公寓之后。

在他们家里,老阎每天都是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晚饭后我们会在他家的地下室打乒乓球。他家的地下室实际上是在地面上(walkout basement),和车库相连,窗子也很大,很亮堂。 几乎老阎的所有写作都是在他的地下室书房完成的。

老阎待人真诚,热情,时时刻刻都让我感觉到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我刚到美国人生地不熟,自己没有车,以后几乎所有的安顿工作和采购都是老阎帮忙完成。有了老阎一家的帮助,我都忘记了自己是在异国他乡,是第一次来到这块陌生的土地。老阎一家的这份恩情令我终生难忘。

2. 在伯明翰的日子 – 工作学习
我们家和老阎一家相识已23年了。作为老阎和他夫人在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UAB)实验室的第一个博士后,我在他们实验室共学习了3年半时间,之后又在一个科室(UAB医学院眼科)共事10年。在伯明翰,我们两家相距仅0.5 英里, 来往方便也比较密切。在老阎的追思会上,因为老阎的人际关系好,要发言的人很多,主持人只给我5分钟时间,5分钟哪里够啊,就是5个小时也说不完。从我到伯明翰的第一天至离开伯明翰的最后一天都有老阎在场。在那里的14年,我的工作和生活,从来都没离开过老阎的帮助和关照。

在伯明翰,老阎给我留下的全是美好的印象。老阎是一位好老师,他教人不倦,悔人不厌。在老阎和阎夫人一起工作时,我在他们的身上,真正看到了他们如何为人师表和人性的美好。在工作学习中,我有过很多失误,自然都逃不过老阎的火眼金睛。但是,他从来没有劈头盖脸地批评过我, 而是耐心讲解,和我一起分析问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在进他的实验室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病毒实验,他手把手教会了我如何把基因片段装到病毒里去,如何扩增,收集,浓缩病毒,再显微注射到鸡坯胎的神经管里去,然后检查基因对眼睛发育的影响。如何建立基因文库,筛选新基因也是老阎教我的。我们曾一起筛选出了一个与眼睛早期发育有关的新基因,还发了一篇文章。

在实验室有一块黑板(其实是白板),我和老阎经常就在那块黑板上讨论实验设计和步骤。老阎除了知识渊博外,他的记忆力也超强,有一次我们讨论到了三羧酸循环,他很快就把三羧酸循环的各个步骤和名称写了出来。我们当年在医学院学生化课时,三羧酸循环也是重点内容,自认为还学得不错,但当时我只记得葡萄糖的结构式。令我惊呀的是,老阎能轻松地把各个反应物质的化学结构式写了出来,并能标出ATP产生的位置和个数。老阎的学识,记忆力,逻辑思维能力,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要是老阎认可的实验设计,没有不出结果的。在很短的时间内,在阎夫人和老阎的指导下,我就发了4篇文章。来美国两年,杰出人才绿卡就办下来了。因为你们的帮助,让我很快在美国站稳了脚跟,现在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老阎啊,我对你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我太太在国内是学文科的,现在在生物医学实验室工作。刚到美国来时完全不懂生物学,我清楚地记得老阎连讲带画,在很短时间内就让我太太懂得了什么是DNA,它的功能是什么,双螺旋结构是怎么回事,PCR的原理。这些基本知识让我太太受益终生。

3. 在伯明翰的日子 – 修车开车
当开始接触老阎的时候,就发现他是一位才华横溢,有趣,聪明又善良的人。老阎给我讲过很多故事,包括他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他姐姐的故事,他爷爷的故事,还讲了他在农村是如何修拖拉机的,到美国后如何修汽车,修冰箱,如何改建房子等等,基本上都是自学成才。老阎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全能手,就是一个神人,感觉没有他不懂的东西。天文,地理,历史,科学等,他无所不通。我在伯明翰的两部车,每次有问题都是老阎帮忙修的。老阎帮我修车,除了付出时间和体力外,有时侯还准备零件,从来不要我一分钱。老阎到底帮我修了多少次车, 我已记不清了。我的汽车维护基本知识,都是从老阎那里学来的。当然,除我以外,老阎还帮助过无数的人修过车。

我来到美国之前从来没有开过车,老阎教我开车时说,开车的人要冷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除了把自己的车开好外,还要观察周围的路况车况。他安全驾车指南的精髓,我一直铭记于心。我学会开车后3个月一直没有上过高速公路,老阎也知道。有一天下午,我们的实验都做完了,老阎跟我说:“传明,我们现在去农贸市场买菜吧?那里可以买到新鲜蔬菜,你开车跟着我”。我说:“好“。我们开车出发了,我跟在他的车后面。不知不觉中他把我带上了65号高速公路。车速比平时快多了,刚开始时我相当紧张,根本就想不到什么开车指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就是别把老阎的车跟丢了。我双手紧握方向盘,只有硬着头皮跟着老阎的车往前开。大概开了2个英里后,我就觉得不怎么紧张了,除了开自己的车和看着老阎的车以外,还可以看看旁边的车了。大概开了5-6英里左右下了高速公路,很快就到了农贸市场。下车后我问老阎:”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下,今天我们要走高速公路 “,老阎笑呵呵地跟我说: “我跟你说了,你就不敢跟我了” 。最后他跟我说:“我坐过你开的车,我知道你没问题的“。这真是知我者,阎兄也。

4. 在伯明翰的日子 – 居家好友
老阎是我们家庭最真诚的朋友。我女儿视阎伯伯为亲人,当她听说阎伯伯走了,她也哭了。我女儿说,从来到美国开始,到上大学之前,很多美好的记忆都是和阎伯伯联系在一起的。每次过年过节都到阎伯伯家里聚会,吃阎伯伯包的饺子和韭菜盒子,和他俩女儿一起玩耍。我已记不清我们在老阎家聚会过多少次?吃过多少次老阎做的饭?一起打过多少次扑克牌?打过多少次通宵?现在也没搞清楚,当年哪来的干劲,经常从晚上7点打到第二天早晨7点。和老阎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快乐,经常是边打牌边听老阎讲段子,这些美好的记忆永远伴随着我们。

我女儿第一次到老阎家时只有7岁半,老阎和夫人与我女儿说话时完全把她当成人一样对待。他们平等对待孩子,尊重孩子的这种待人方式对我女儿以后成长影响很大。我女儿现在平等待人的品质就是从阎伯伯和王阿姨那里开始的。其实,他们这种对待孩子的方式对我的触动也很大,让我也学会了如何把孩子当朋友,与孩子平等交流。

老阎是一位好丈夫。和他们交往这么多年,和他们一家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多,我从来没有听见老阎对夫人大声说过话,总是笑眯眯的,他们绝对是恩爱夫妻的典范。老阎是一位好父亲。大家都知道,老阎的两位女儿,非常优秀。两个女儿在上大学之前,老阎每天清晨都要送孩子们去滑冰训练,滑冰结束后再送他们上学,然后自己去上班。两个女儿之所有如此优秀,除了继承了父母亲的优质基因和品质外,与老阎的大量付出不无关系。

5. 离开伯明翰 – 别老阎
老阎是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和老阎接触过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为人真诚,善良,乐于助人。我是2011年9月离开伯明翰来到马里兰工作,我太太晚来9个月,因为她留在伯明翰把房子卖了才离开。在这期间,有一次,老阎和夫人准备开车到纽约去看女儿,老阎主动跟我太太打电话说:“过几天我们要开车去纽约,如果你想去马里兰见传明,我们可以把你带去然后带回“。这也是我太太在我离开伯明翰后第一次到马里兰来看我。老阎他们两口子就是这样关心朋友,时时处处为朋友着想, 不怕给自己找麻烦的人。为了把我太太带到马里兰,老阎要多开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路上还要管吃管喝。每当说起这些,我太太对老阎一家都是感激不尽。

2012年6月28号是我们全家要离开阿拉巴马伯明翰的日子。6月27号的下午,老阎来到我家对我说:“传明,你明天开长途,我来帮你把车检查一下”。他帮我把车的各个系统,检修一遍后说:“我都查过了,明天路上没问题了”。在美国,有这样一位关心我,爱护我的好兄长,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感觉太幸福了。现在想到下次到伯明翰,再也没有人主动帮我检查车子了,没人关心我开长途车是不是安全了,我没办法控制我的眼泪。老阎, 我的好兄长,我好想念你。

老阎帮我检查车后临走时,他从车上拿出一本书对我说: “传明,把这本书送给你作为纪念”。“独目观世“这本书可能很多人都看过,是他的第一本书。他在封二写上“传明惠存,润涛,2012年6月”,在封底二写上“友谊长存,润涛,2012年6月”。没想到,这本书真成了永远的纪念。老阎,我来世还要你当我的兄长,你不认我都不行,我会带着这本书来找你的。

老阎,我好想念你,好想听你讲话,听你讲段子。老阎,我的好兄长,你放心,以后我开长途车前,会自己检查车的,会注意安全的。你当年教我的开车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和汽车维护知识我都没忘记。老阎,天堂没有烦恼,不用操心,也不用帮人修车了,没人打扰你,你就每天开开心心地写博客吧,享受在天堂的日子。

老阎,我的好兄长,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请你保佑夫人,孩子们和朋友们。

By 李传明

订阅
提醒
101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