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来信(三):思故人,忆润涛

点击数:122

2020年11月23日上午, 网络上出现了老阎去世的传闻。我起初很不以为然,心忖这一定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诅咒与诽谤老阎的谣言。不过虽然这么想,毕竟还是有些许担忧,因为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和老阎联系了,于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又到感恩节了。一切还好吗?” 然而却一直没有等到老阎的回复。正在焦虑之中,收到了少离发到黑堡老友群的讣告,顿觉五雷轰顶,禁不住泪眼婆娑。整个下午及此后多日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难以置信啊!那个那么鲜活有趣的老阎真的永远离开我们了吗?老阎的形象已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也时常回忆着与老阎相处的那一幕幕。

我与老阎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黑堡圣诞新年团聚会上相识,并在此后历年的团聚中逐渐熟悉,老阎的睿智、幽默、热心、诚恳,低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在2001年Tybee Island的聚会上老阎脑洞大开的“入驴誓言”,一众男士则在其领誓下庄严宣誓“入驴”,誓做一个好男人。 虽然幽默的誓词引得各位宣誓人忍俊不禁,听众前仰后合,而领誓人老阎却始终一本正经的板着脸,神态是那么的庄重认真,似乎他真的在引领大家完成一项伟大的宣誓。相形之下使得这个节目愈显滑稽。也正是在Tybee Island的那次聚会上,我与老阎在一起有了较多无拘无束的接触和交谈,从而对其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体会到他的坦诚,我也对他讲述了一段自己不堪回首的离异往事。 而他的宽心话依然与众不同。这些话都凝聚在他在聚会后赠与我的“红烧情变黄花鱼”菜谱中了。虽然文中多有戏谑调侃,其实是其独特方式的劝慰。聚会结束回到家后,我意犹未尽,不时回忆起相聚的热闹情景,便写了一首歪诗发给与会的各位朋友供大家逗乐。考虑到聚会时我们常去海滩边,并无身陷孤岛之感,又由于是搞笑,我在歪诗中将Tybee Island 译作了“太鼻滩”。此后老阎在谈到Tybee Island也引用该译名,令我有不胜荣幸之感。

记得老阎读了我的歪诗后,曾问我如何在电脑中输入“驴”字, 因为他用拼音植入“lu”后根本找不到“驴”字。当我告诉他应该植入“lv”后他回复的电邮中出现许多“驴”的同音字。透过电脑我仿佛看到了老阎调皮的笑脸和狡黠的目光。我可以感受到他彼时的快乐。此后曾与老阎通过电邮切磋过诗词,以至于当我因故没有参加2004年末的聚会时,他还给我发电邮问我原因,并专门提及很久未读到我写的诗了。闻之羞愧难当,真折煞我也!我想那时的老阎应该已经开始驰骋于博客世界,为万千网民指点江山了。他的诗文更是为众人所钟爱。诚惶诚恐间不禁自问:我何德何能,只是偶尔瞎邹几句,岂敢承蒙大文豪老阎的惦念?网上有人评价老阎桀骜不驯,那真是太不了解老阎了!仅从上述小事便可反映出现实生活中我们熟悉的老阎多么平易近人,是一个多么谦逊、友善、体贴、周全之人啊!

当从越来越多与老阎不相识的人口中听到对老阎的赞叹与景仰时,我渐渐意识到老阎在网络世界“火”了,也由衷的为他高兴并深深地祝福他。为了不打扰他,以便他能够潜心写作,我选择了默默地关注他。浏览老阎在“文学城”的博客是一件相当愉悦之事。他的博文犀利独到,涉猎广泛,文笔细腻有趣,引人入胜。每每读来深感启发、倍受教育。这样的日子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忽有一日发给老阎的问候电邮被退回,我顿觉惊恐万状,暗忖莫非从此与其失联?感谢少离的帮助,我与老阎重新建立了联系。寒暄伊始,他便单刀直入地问我是否依旧孓然一身。当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我又听到了那久违的阎式调侃,语气与当年他送给我那份“红烧情变黄花鱼”菜谱中的措辞如出一辙,闻之倍感亲切。老阎多年的关心令我动容,心中始终充满着感激之情。值得欣慰的是,2019年我脱单时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老阎,并得到了他的祝福,使我不至于遗憾终生。

再谈谈老阎使用微信的趣事吧。2017年5月的一天,我的微信通讯录提示推荐老阎为新的朋友,不禁喜出望外,心想这下和老阎联系就更方便来。于是连忙发出邀请。不久后老阎通过了对我的朋友验证。一经通过我当即兴奋地对他说:“老阎终于玩微信了!” 谁知他对我解释说当天是一个一同在巴尔的摩开会的老同学帮他下载了微信,他原本以为只是和该老同学联系,却不知呼啦啦来了一大堆要求加他的请求,于是他有求必应,正有些无所适从呢。自称电脑盲、手机盲的老阎当时正在犯愁不知道必须回复多少人,因为很多加进来的朋友他甚至都不知为何方神圣,以至于萌生了开完会就退出微信的念头。从老阎的这一反应可以看出他有着一颗不同于常人的善良之心!我想他发博客与网友互动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有问必答,而且是不厌其烦的详答。这要耗费他多少精力呀?难怪有网友在惊闻老阎离世后评论道他是累倒下的。 在老阎的要求下,我当即给他简单介绍了微信的基本功能,并主要为他讲解了如何忽视或拒绝验证请求及拉黑已加联系人,他这才显得轻松起来,也逐渐打消了退出微信的念头。这时我才和他开玩笑说“看来名人也有名人的烦恼”。他回复道:”我是不挣钱的名人。真正的名人有钱有权,我啥都没有。自娱自乐”。老阎自谦了,但说的没错。所有认识以及不认识老阎的人都可以从他的言行中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他是一个淡泊名利、一心求真、用生命写作、播撒大爱的大写的人!老阎不是啥都没有,他的博文、他的思想是无价之宝!

在黑堡老友中,每个人都有许多老阎的故事。回忆起那一桩桩往事,言谈中满溢痛惜,笑声里隐含悲泪。痛失老友,不尽哀思滚滚来。。。。。老阎的音容笑貌、老阎的慧言博学将永远铭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深深地怀念你,老阎!

最后让我用掘词一首,步老阎韵来结束这篇短文吧。

【鹧鸪天】悼老阎
和润涛阎 青春入梦

兄驾祥云入远苍,
吾悲噙泪祭神殇。
重温往事丝笺短,
再睹君容感绪长。

博客响,引翻墙,
谈今说古论榆桑。
求真至善勤播种,
睿智英名定永芳。

附:润涛阎【鹧鸪天】青春入梦

梦述童年笔润苍,
衣寒腹饿不觉殇。
他人常叹人生短,
我捻光阴惬意长。

先上树,再翻墙,
晚爬瓜地早摘桑。
青春未负多情种,
表姐无辜作小芳。

By ​​​​​​​​​​为群

订阅
提醒
128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