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润涛阎:武汉被枪杀律师——又一个被泼污的无辜受害者

点击数:688

编者按

近期出现的一则新闻总结: 武汉帮一群农民工讨薪的薛律师在被枪杀后,网络上有人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说这个律师私德有亏,回扣吃多了。认为律师被杀,不值得同情。

新闻链接:《武汉那位被枪杀的律师,其实被“杀死”了两次

类似的新闻出现过,我们来看看老阎的这篇文章: 《“被砍头的杨欣是个坏女人”乃全体中国人的心声》。对于深层次的原因,老阎给出了解释:“对无辜受害者第一时间的泼污,是在捣糨糊传统酱缸文化的中国人当中是必然的行为。”

原文部分内容摘抄

当留学生杨欣被砍头的新闻传到人们耳里的一霎那,立刻分辨出不同文化背景下不同人的反应。中国人,不论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反应必然是:被砍头的杨欣肯定是个坏女人!而西方人的第一个反应是:天啊!又一个杀人魔鬼出现了!如果你是个中国人,你第一反应是“被砍头的杨欣是个坏女人”,表明你的思维是正常的,因为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教给你这么做的。

为何中国人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被砍头的杨欣不是好女人?润涛阎告诉你答案:因为我们的糟粕、酱缸传统文化就是这么熏陶一代代中华儿女的。

传统文化告诉我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表明:被砍头(=遭到恶报)的杨欣一定是个不守妇道的坏女人。西方人,不论是基督教还是其它非佛教的任何宗教以及无神论者,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去设法寻找被砍头者杨欣的丑恶历史。但在沉淀了糟粕的酱缸传统文化里长大的中国人如果不在第一时间考虑到寻找被砍头的杨欣丑恶之处,或者最后没有找到杨欣的大恶,那后果太可怕了:我也是个女人,如果杨欣不是恶人就遭到了恶报,那我也会遭到恶报?我干嘛要做好人?

我们在传统酱缸文化长大后,心理必然没有天使与魔鬼的概念。一旦事实动摇了我们的传统思维方式,我们就会恐惧万分!不是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如果杨女张女都是好女人、如果杨欣不是坏女人,那我们自己没做过恶事的人还怎么活下去?好人的结局照样是被强奸、被砍头啊!如果我们不能立刻找到杨欣是坏女人的证据,这对我们是何等恐惧?

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也就是打从佛教引入到我们的思维以后,这鲁迅眼里“吃人”的仁义道德(来自于儒教和道教)就加上了是非不分的捣糨糊思维方式。遗憾的是,鲁迅只发现了儒教和道教的仁义道德是“吃人”而没有发现佛教的慈悲为怀照样是吃人。

当一位无辜的女人遭到恶魔的强奸甚至砍头的时候,人们按照佛教教给我们的“恶有恶报”,心中第一个反应便是铁定认为遭到恶报的女人不是无辜的!必然是个坏女人!当然,你不必担心后来找不到证据,人毕竟不是十全十美的。一旦有一点不完美的地方,便立刻放大她的缺点。然后,还要同时挖掘恶魔的优点,这么一鼓捣,这糨糊就差不多了,这便有了“各打五十大板”的处理方式了。这样做,其结果就是:自己谴责了被害者、拔高了恶棍,完成了被害者是“恶有恶报”,自己就没有了好人也造恶报的恐惧了。

因为我们经历了上千年的传统酱缸文化的侵蚀,我们的奴性、我们的捣糨糊思维方式使得我们即使跟犹太人一样聪明,我们也无法纳入民主与法治所需要的对个体性命的尊重、是非分明不捣糨糊的思维方式、没有对恶势力的恐惧感这些素养

民主制度是大厦,文化才是根基。即使我们不能建立真正的法治民主国家,那我们也要减少对无辜受害者第一时间的泼污,让杨欣等人(哪怕她们确实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死后得到人格的尊重。我们不需要给无辜死者泼污来消除我们的恐惧感让那只给坏人慈悲的“我佛慈悲”而给无辜者泼污的捣糨糊佛祖原教旨从我们的头脑中移走,使我们从酱缸传统文化中走出来下一个杨欣出现后,不再看到泼污者盛行。哪怕那位是个妓女,也得到尊重。虽然“杨欣是个坏女人”反应了全体中国人的心声,但还是祈愿杨欣是最后一个被泼污的无辜受害者。

订阅
提醒
4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