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农民工详解颜宁的谋略与胆量  (缺图片)

 

引言:

 

几个月来在我的博客里揭发颜宁在中央一台忽悠全国观众的两篇论文中的严重问题而受到了帮她洗地者的胡搅蛮缠。这有必要讲一下上个世纪出现的大师级科学家李森科事件。生生物学家李森科遭遇了物理学家朗道。

 

李森科被称为科学骗子,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那些残缺不全的小试验所得到的“结果”跟他给出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结论”根本不相符。就是说,他的试验“结果”支撑不了他的“结论”。

 

举个例子:他爸爸发现在雪地里过了冬的小麦种子第二年可以当春小麦种植。他如获至宝,试验“结果”就变成了伟大的“结论”:“春化处理”可以使小麦增产。无数科学验证了他的结论是胡说八道。他后来的一些科学试验“结果”都让他得出有巨大意义的突破级别的“结论”,比如“物种起源的新思维”,都上升到“摩尔根的遗传学试验得出的‘基因控制性状’是伪科学”的结论。

 

斯大林认为李森科是对的,因为胆敢骗斯大林的布哈林等都被处死了,科学家哪里会有人胆敢骗政治家?可他死时都不知道李森科把他和政治局常委们当傻子骗。其中就有斯大林死后的赫鲁晓夫,他继续挺李森科,他也判断科学家怎么可能胆敢骗斯大林同志?

 

李森科也碰到过对手,那可不是遗传学家,连生物学家都不是,他是物理学大师诺奖得主朗道。在那个年代,生物学家、遗传学家无法用科学事实在辩论中说服胡搅蛮缠的李森科。朗道不信邪,反正也坐过共产党的牢了,就直接跟李森科辩论。一次,李森科做学术报告,学术报告里的具体试验方面朗道不熟悉,但李森科的“试验结果支持不了他的结论”,这一点朗道是确定无疑了的。当李森科演讲完该提问的时候,朗道发言了:“你的结论是说如果把牛的耳朵割下来,一代代这么干,后来出生的牛就没耳朵了。我说的是你的结论吗?”李森科点头。他认为这结论是无法被朗道推翻的,遗传学家们也不可能,因为他没说多少代。割牛耳朵10代没结果那就100代,还不行就一千代,一万代。你遗传学家能活多久?无法反驳李森科的“结论”。

 

朗道一句话就令李森科闭嘴了。他说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时还是有处女膜。”

 

文科生可能听不太懂这句话令李森科闭嘴的逻辑:打从地球进化出了人类,哪个妈妈在生孩子后处女膜还没被破掉(等于割掉牛耳朵)?千代万世过来了,女孩照样有处女膜,那割牛耳朵的试验还需要几百代几千代地做下去吗?

 

可见,至少在那个年代,生物学家里还是没有朗道那样的物理学家的智商,或者是因为生物学家总是从细节入手,无法令胡搅蛮缠的李森科闭嘴。

 

当然,有苏联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强挺,苏联有超过3000名科学家因为指控李森科的骗术而被迫离开科学界,大部分去农场劳改。还有一位被斯大林下令判处死刑,后来改为死缓。

———-

切割。下面谈主题。

 

我老阎就学一回朗道,质问一下颜宁博士,结果,帮她洗地的可与当年李森科一样胡搅蛮缠。

 

为了让当年在中央台一套电视上看过颜宁介绍她的科研成果的观众,包括电视机前的农民工,也能明白颜宁到底是怎么忽悠你们的,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身在美国,英文名Runtao Yan, 中文名阎润涛,网络笔名润涛阎。我等着同在美国的颜宁博士状告我对她的诬陷罪。

 

正文:

(一)颜宁成功地忽悠了从小学生到世界顶级科学家、从农民工到政治局常委,并数年未被揭穿的谜底在哪里?

 

颜宁在2016年9月10日中央电视台一套(CCTV1)特殊节目《开讲啦》里的6分41秒指着后面大屏幕说:“也就是我的葡萄糖转运蛋白它可以这样动—中间那个葡萄糖进来了….”在7分23秒她说:“转运蛋白就是那道门….你去商场购物,商场旋转门,那就是转运蛋白最佳模型……每一秒钟,它可以转1200次。”在7分36秒,她用两只手形象地比划转运蛋白从开口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

 

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这,就完全明白了她的“过去50年里科学家们试图解决但并没解决而她6个月就解决了的难题”—葡萄糖转运蛋白的工作模型,那就是葡萄糖转运蛋白是怎么把葡萄糖转入细胞内的。葡萄糖转运不及时,留在血液里就是血糖高—糖尿病。

 

然而,RUNTAO YAN (中文阎润涛)告诉你:她隐瞒了事实真相,等于是在忽悠、逗你玩呢!颜宁在电视上没告诉大家:她那是嫁接拼图,尽管如此她也无法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是那样的。

 

所有的观众,都认为那就是她揭开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谜底。而事实上,她没完成拼图所需的证据。她甚至连“嫁接拼图也无法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所需要的四个构象图”这样的事实都没告诉观众。这是隐瞒真相、撒谎骗取观众的赞叹。

 

农民工同仁:你需要有耐心,听我慢慢帮你把一流科学家是怎么“卖拐”的。需要听我把一个名词介绍给你:颜宁在电视里讲的“葡萄糖转运蛋白”与我下面讲的“葡萄糖载体”说的是一回事。英文一个叫transporter,一个叫carrier。颜宁的电视演讲用的是转运蛋白,我在国内读书时教授讲课用的是载体。我在《细胞》和《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论文时用的也是载体,最近在网上用的也是载体,所以,今天还用载体。你只需要知道“葡萄糖载体”就等于颜宁的“葡萄糖转运蛋白”就行了。

 

我在美国,真名实姓上网,如果诬陷颜宁,她理所当然会告我。我坐牢心甘情愿,也要把真相讲出来。朗道就因讲实话坐过一年牢,我为何不可?

 

我要让从文科生到清华大学学者们都能搞明白:颜宁的“卖拐”招数之高令赵本山的忽悠相形见绌,赵本山的忽悠水平只是小儿科。

 

我在博客里写文章,仅回复胡搅蛮缠的“业内专家”就用了超过100个长回复,但很多人包括科学家们都还是处在“搞不清楚谁有理”的浑浊状态。和稀泥的不少:“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都别说了算了”。恰好有一位学者建议我需要用“A + B=C” 那么简单的例子让大家明白颜宁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出来了令大科学家们包括哈佛、斯坦福、霍普金斯等名校的教授们依然被蒙在迷雾中的原因了。也就想到了一个简单的举例办法,让当年电视机前的文科生、农民工兄弟们真的能搞明白迷雾在哪里。令你赞叹颜宁博士的谋略与胆识有多高。

 

不论你是清华学子还是路边卖烧烤的、搬砖的农民老乡,看完我这个例子的解释后便会恍然大悟。

 

先放一个从网上下载的图,也是网上用的最多的图:

当你看到这个图的时候,你一眼就明白了葡萄糖是怎么被载体转运到细胞里的。

 

那你就必然有疑问了:既然你老阎承认颜宁的论文结果与图像,那你指责她忽悠的道理何在?

 

且慢!你需要想想:她如果用这个图发表论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葡萄糖载体每转一次就运进去一个葡萄糖分子。那它就必须转回去,就好比轮渡,从江南运到江北,船就扔掉了?它必须回到南岸,这样来来回回。可问题就来了:颜宁2014年的论文是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的嫁接拼图,问题是她拼图也没拼全。

 

聪明的颜宁想到了一个在结晶了的静态情况下把葡萄糖载体是怎么动的描述清楚:用“四张图”就是她在网上的拥趸吹捧的“四构象图”就令同行认可。

 

为了让文科生农民工弟兄(我出身农村)都能明白“四构象图”的科学原理与魔幻魅力,我终于想出来了非常贴切的比喻:

 

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是在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建立之前到的武汉。他看到了小船摆渡,把武昌去汉阳的人和汉阳去武昌的人运来运去。他没有录像机,就有一部照相机。为了节省胶卷,他想到有四张照片就足以令他回到他的星球后给那里的外星人讲清楚地球人是怎么船渡来回过江的。

 

这四张照片是根据颜宁2014年的论文“四构象图”100%的原意举例出来的。这四张照片分别是:

 

(1)在南码头有人在船上的照片;(出发了)

(2)在北码头有人下船后的照片;(这两张照片用箭头一划,就证明一个方向的转运了,武昌的人就去了汉阳)

(3)在北码头有人上船的照片;(表明掉转船头,船回去了)

(4)在南码头有同一人下船的照片。

 

船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船渡的解释就圆满了。

 

有这四张照片,用箭头一划,完事!

 

X光晶体衍射不是录像,是对结晶了的蛋白“照相”。颜宁认为有四张照片,就可以彻底解密葡萄糖载体工作原理—或称工作机理—-或称工作模型。

 

看上面颜宁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如果是载体,就需要有一个来回:从开口朝外到开口朝里,再由开口朝里变形回到开口朝外。必须完成一个循环,才能不断地把葡萄糖转入细胞膜内。这是每秒上千个来回的说法。道理简单不?

 

很简单。然而,如果是结晶的载体,就是不动的载体,那就需要有四个结晶体,等于上面介绍的证明武昌与汉阳之间摆渡需要四张照片:

 

  1. 开口朝外,开口里有葡萄糖。葡萄糖与载体一起结晶的,表明葡萄糖进入了载体(上船了)。
  2. 开口朝里,开口里没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已经从载体开口里出来了(下船了)。
  3. 开口朝里,开口里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进入载体,准备转移到外面(从汉阳回到武昌)。
  4. 开口朝外,开口里没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从载体里出来了(下船了)。

 

这里有一个逻辑上的缺陷:就是(3)“开口朝里,开口里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进入载体,准备转移到外面。”然而,这也许就是一个单方向的“通道”而非载体,因为开口里有葡萄糖,并非等于“北码头上船的照片”,而可能是转运过来的还没“下船”的葡萄糖。

 

所以,从严格的科学上讲,这“四构象图”并不合乎逻辑,是有缺陷的假设而已,用此“四构象图”解释活体蛋白的动态模型是非常牵强的,严格地说是站不住脚的。

 

然而,我们就是100%认可颜宁的“四构象图”的逻辑与标准,看看她是否找到了她自己预设的“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所必须提供的试验“结果”。

 

如果用船渡的四张照片就很容易说清楚,可用上面“四构象图”就非常容易把你忽悠得找不到北,哪怕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因为即使是科学家,也可能不理解:为何要有第3?葡萄糖不是进入细胞吗?怎么还要从细胞里被载体带到细胞外面来?

 

这才是读者容易晕菜的地方!

 

这也是载体与通道不同的地方。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特征就是它在细胞膜上是两边都可以让葡萄糖进出的,速度也是一样的。都是根据哪边的葡萄糖浓度高就往浓度低的一方转运。就是高浓度往低浓度那边扩散。所以,称“促进扩散”家族体系。逆流而上的载体,需要能量ATP。而颜宁研究的这类载体不需要额外的能量,就是哪边葡萄糖浓度高的就往低的那边扩散过去。

 

可读着容易想到这是载体在细胞上的,就不需要把葡萄糖运到外面,看到有开口朝外的有开口朝里的就够了。而事实上是:结晶的载体不是在细胞上,而是纯化出来的载体,所以,在结晶时载体两边都有同样浓度的葡萄糖。也就是说,上面这四张图的情况都有。

 

等于武昌与汉阳两个码头上都挤满了人要摆渡到对面,船不可能空着回去。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不会晕菜了,因为她结晶的是载体,不是细胞。不存在“葡萄糖到里边后不需要出来”的情况,而是等于“来来回回两边跑”。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2014年发表论文时,颜宁找到这四张照片了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找到了,那她就没骗人,尽管她的“四构象图”并不能验证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至少她得到的“结论”是得到了她的试验“结果”支持的,实验结果满足了她的结论所需要的条件。这些条件多么荒唐,我们暂且不讨论。

 

农民工弟兄们,我老阎可是当过农民的,盖过房,挖过河。当然没造过桥。如果你的建筑公司是造桥的,需要招标。有一家公司拿着照片说他们的公司能力强,过去50年里一直有人想在一个天堑建大桥,都没成功,只有他们公司办到了,建了四个桥墩,最深的地方300米。拿着四个大桥墩的照片,那公司就得到了招标项目。可有人去看了,那300米深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桥墩建立起来,那图片是电脑合成的,是假设可以这么建的。你说这算不算欺骗?如果你认为算,那颜宁在2014年论文里介绍她得到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就是电脑拼图,即使是拼图,她也根本就没找到“载体开口从朝外变成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链。等于她没找到“南码头上船、北码头下船;北码头上船、南码头下船”的四张照片,就说船渡的工作模型找到了。

 

在2014年的论文里,结论在图5。她把“拍四张照片就能解释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的解释图作为结论图。图下面的黑体大字结论是: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翻译成中文: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

 

根据科学论文的规则,看到这样的图片结论,就等于她找到了这四张图。这四张图就解释了为何这就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的科学原理。就好比外星人看到了四张在南北码头的照片,就证明了地球人是这么摆渡过江的。

 

不论是审稿人还是发表后的论文读者,看到这四张图便明白了这结论的确是解释了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也就认可了图片的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建立的合情合理。

 

图片下面的小字往往就是介绍这些图片的来历和标注。很多读者不去仔细读。然而,颜宁胆子大谋略高就在这:小字介绍的是:这是一个嫁接拼图。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预计会发生(predicted),只是估计会发生而已。就是说,她没找到船渡的“四张照片”,哪怕是两个载体的嫁接拼图,也就无法回去让外星人明白地球人在江两边是怎么“摆渡”来回过江的。

 

这个地球上难道就没有一个专业科学家读了她图5下面的小字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为何明明没有“四构想图”的证据,就认可她找到了船来来回回的证据了(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了)?她不是白纸黑字写着结果“是预测会发生”的吗?

 

英文原文证据:结论大黑体字:Figure 5|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二)颜宁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哪里来的?

 

颜宁谋略高就高在这里了:一方面,她利用了科学家们两百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大家都不会怀疑她的“结论”–写在图五下面大黑字:“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图5)”会与小字介绍的试验“结果”不符。

 

根据科学原则,如果科学试验“结果”是“设想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设想工作模型”,她把“结论”应该有的“设想“一词给省略掉了。等于“结果”并不支持她的“结论”,因为结果是“设想”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设想”模型,或者说是假设模型。这就是把读者当傻子玩。

 

另一方面,读了图5下面的小字的内行人会纳闷她为何胆敢把图5的结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与研究结果“预计会发生”(=没有证据)不相符呢?便去文章里找解释。到了文章里的《讨论》部分就给出了答案: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翻译成中文:“根据我们的结构分析和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图5)。”

 

读者就认可:结构图没有南北码头上下船的完整四张照片,但有发表过的生化数据,这个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合情合理了。

 

可问题就来了:图5下面介绍的是:开口变形所需的四张照片还不全,就设想会发生。也就是说,她自己没发表过这个生化数据的证据,否则,发表过还“设想”干什么?自己否定自己以前的证据?

 

剽窃的定义: plagiarism definition:

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s own.

 

翻译成中文:把他人的成果(someone else’s work)用于自己的研究结论而不给出参考文献。

 

读者甚至帮她洗地的都认为是她发表过的。可她在论文里否定了她发表过,才Predicted“设想/估计/预测会发生(在实验科学领域=假设,还没有直接证据=在这里四张照片没全找到)”。

 

既然不是自己发表过的,那就是他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了。可不给出参考文献,就等于拿他人发表过的成果作为自己此文结论的依据。这是实锤剽窃。

 

任何科学杂志都有自己的编辑。就是审稿人即使没看到此处没给出参考文献,编辑在印刷前也不会看不到的,编辑是吃这饭的,不能漏掉参考文献而引发知识产权案件。所以,理论上讲,编辑应该提醒过颜宁,需要在此把参考文献补上。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

 

如果是一个第一次写论文的学生,导师看到如此关键部位不给出参考文献,那一定会告诉学生补上。可颜宁是博导,发表过很多篇论文。她能忘记这么大的事?如果她如此健忘,那她还够格当科学家吗?她怎么就没忘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显然,这是明目张胆地剽窃他人成果的行为。

 

(三)解剖给你:颜宁的嫁接拼图魔术

 

如上所述,颜宁在2014年论文里介绍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还没结晶出来,等于连“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也没有。英文原话: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翻译成中文:找不到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结晶 =“找不到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她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嫁接拼图!

 

看到上面的图片了吗?其实开口朝上的与开口朝下的是两种不同的载体。以2014年的论文为例,开口朝上的是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下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木糖载体不转运葡萄糖,葡萄糖载体也不转运木糖;以2015年的论文为例,开口朝上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3,开口朝下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1。二者也不在一个细胞膜上。都是嫁接拼图。也都是从朝上变成朝下,而没有回去从朝下变回到朝上的证据。

 

还拿武昌汉阳南北码头之间的船渡说事。

 

她的论文从题目到结论(图5)说的都是“人乘船渡过江”的渡船工作模型,就是她的四构象图(等于四张照片: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在北码头下船的照片;在北码头回来上船的照片;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

 

她是怎么拼图的?这才是关键的关键。

 

在2014年的论文里,她找不到“人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只找到了“人在北码头下船”的照片一张。可她需要4张啊。

 

其它都是嫁接后用电脑拼图得到的。她是这样拼图的。奇妙的地方在于:

 

1.“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2.“人在北码头下水泥船的照片”

3.“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1. 没有在南码头下船的任何照片

 

把第1张跟第2张照片嫁接,她就得出了“人乘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的结论。而事实上,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上的是木船,在北码头下水泥船的是人,在南码头没人上水泥船。猴子也没在北码头下木船。

 

在真实世界里,人与猴子并不在半路上跳船。这里的猴子是木糖分子,木船是细菌的木糖载体。这里的人是指人体葡萄糖分子,水泥船是人体葡萄糖载体。

 

细菌的木糖载体不会到人体的细胞膜上,人体葡萄糖载体也不会到细菌的细胞膜上。

 

那么,人体有没有把木糖转运进入细胞的木糖载体?

 

到2018年为止,科学家发现人吃了木糖后在小肠的确能被吸收,但一半左右会被尿出来。科学家发现,人体的木糖进入细胞是“被动扩散”而非葡萄糖进入细胞的“促进扩散”。也就是说,人体的葡萄糖载体不转运木糖,木糖载体也不转运葡萄糖。非但如此,人体的木糖载体还没被克隆鉴定出来。英文证据:

In humans, xylose is absorbed by passive diffusion and no inhibitory effects of glucose have been observed. D-xylose does not share a common transport mechanism of D-glucose, and xylose tolerance test does not give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e absorptive capacity of D-glucose. (Nichole F. Huntley and John F. Patience J Anim Sci Biotechnol. 2018; 9: 4. ). Transporters potentially involved in xylose transfer have not been described.

也就是说,细菌的木糖载体在人体内可能不存在同系物。

 

颜宁嫁接用的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的葡萄糖载体。在“促进扩散”家族里有三类:颜宁研究的Glut1人体葡萄糖载体属于“独立转运”一类,只要有葡萄糖就可以单独进出。而细菌的木糖载体则是第二类:“同向转运”类,就是要有另外一个被转运的二者同时进出,缺一不可,比如细菌的木糖载体就是木糖与质子氢一起转运。第三类是“逆向转运”,就是一个进去一个出来。

 

就是说,颜宁嫁接的是:在南码头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在北码头下船的是“人下水泥船”,她说那是等于人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

 

这嫁接即使100%合理,问题还是:既没有“人在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没有“人在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没有“人在南码头下水泥船的照片”,更没有“人或猴子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

 

嫁接不是不可以,要看怎么个嫁接法。合乎逻辑的嫁接是这样的:“人在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 +“同一人在北码头下水泥船”的照片(等于人乘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与“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下木船”的照片(等于猴子乘船从北码头到了南码头)两组照片嫁接在一起,就等于人乘水泥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因为找不到人回到南码头的照片,就用猴子从北码头上船到南码头下船的照片取代,意思是说人也可以这么回到南码头。

 

然而,即使认可颜宁的“猴子在南码头上木船”代表“北码头的人也是从南码头乘船过来的”这个嫁接合情合理,可她还是没找到不论是人还是猴子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还是只有人从南码头到北码头一个方向的证据。这支离破碎的“结果”无法支撑伟大的“结论”:证明了“地球人船渡来回过江”的工作模型。注意:她的题目和图5结论都是说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嫁接也需要有四张照片,而她嫁接的图片,细菌的木糖载体照片有两张,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照片只有一张。说成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比说成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贴切二倍。可读者会认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研究结论要比细菌木糖载体的研究结论更重要。她就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常识而忽悠:用只有一张照片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代替有两张照片的细菌木糖载体工作模型。

 

农民工同仁:颜宁博士在2014年发表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后还没死心,心中觉得这么个忽悠法迟早会露馅,就继续找照片,继续嫁接拼图,以找到“四构象图”四张照片的证据。何况只运输猴子和香蕉的木船是不运输人的,运输人的水泥船也不运输猴子和香蕉。如此嫁接拼图,就等于从南码头上船的猴子来了个大变活人。更离谱的是:她的图5把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画在一个细胞膜上。而事实上,人体葡萄糖载体永远都不会在细菌的细胞膜上,细菌的木糖载体永远都不会在人体的细胞膜上。也就是说,不仅仅猴子不上运输人的船,人也不上运输猴子的船。非但如此,这两种船根本就没在同一个水面出现过。

 

她在2014年论文发表后继续找四构象图的拼图,她想拼全了四张图。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也是拼图:开口朝外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Glut3),开口朝里的是编号1(Glut1)。其实这个就更糟糕了:等于不论是水泥船编号1还是编号3,都没有在北码头上船的照片。就是说嫁接后还是只有从南码头上船到北码头下船一个方向的证据,没有在北码头上船的照片证据。等于还是一个方向的变形。

 

这个拼图非常好玩:有结晶时放葡萄糖的结构图,结果是:开口里边没有葡萄糖。她找不到人在南码头上3号水泥船的照片,就想到了用有角的牛代替人。就是用麦芽糖代替葡萄糖,跟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一起结晶。麦芽糖可不是葡萄糖载体的转运物。就是说,3号水泥船是不运输牛的,只运输人。牛上了3号水泥船后就卡在那里了,牛也下不来,人也上不去。她用牛卡在南码头船上的证据证明人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

 

她找到了牛在南码头卡在水泥船编号3的照片,在北码头找到了人下水泥船编号1的照片。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人、牛)和不同的船(人下的是1号水泥船,而牛上的是3号水泥船)。两个水泥船是不同的基因产物,等于不同的造船厂的产品,在不同的细胞表达,看上去也不一样,所以科学家用不同的编号区别开来。

 

就是这样的嫁接拼图,她还是没找到“北码头上船”的照片,不论是人的1号水泥船,还是牛的3号水泥船。

 

可这第3号水泥船从来没到过北码头,在北码头找不到第3号水泥船的影子,也没有一号水泥船到过南码头的照片。就这样嫁接拼图,可还是没有人或者牛在北码头上船的照片。

 

把两篇论文所有的嫁接拼图加在一起,她找到的是:南码头上木船的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卡在3号水泥船上的牛;北码头下1号水泥船的人、北码头上木船的猴子与香蕉;与南码头下3号水泥船的人。

 

就是说:1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南码头,3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北码头,猴子与香蕉的木船只从南码头到过北码头,没回去过南码头。根本就没法完成一个信得过的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从开口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循环。

 

“四构象图”能完整表达载体的工作模型这是她自己在论文里提出来的、得出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结论所要求的条件。缺一个,就无法证明其工作模型。这是她的论文里讲的。她从没告诉电视前的观众她那是嫁接拼图,而且是如此拼出来的。更要命的是:这可不是发表在一起的论文,而是两篇。第一篇(2014年)就宣布找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了,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不论是人下1号水泥船还是猴子下木船。其“结果”是“假设”会发生,而在“结论”里就不提“假设会发生”了,直接说: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5)。找不到完整的四张图拼图,她才继续找拼图,才在2015年又发表了另一拼图。

 

(四)蛇有足,那是能直行的蜥蜴;马有角,就是牛

 

早在远古的猎人就知道,长出角的马不再是马,而是牛。为什么呢?凡是吃过马肉的都清楚那味道跟牛肉一点关系都没有。而角马看上去就跟马一样,只不过多了角而已。然而,烧烤或炖肉,角马肉那味道就是牛肉的味道,跟马肉没关系。进一步观察发现:角马是反刍动物,跟牛一样。而马不是反刍动物。后来科学家们把角马归于牛科动物。所以,画马时不能轻易给马画上角,有角那就不是马了,而是牛科动物了。同理,蛇如果有足,那它就会直行。而没足的蛇无法直行。

 

颜宁研究的人体葡萄糖载体1和3,加上细菌木糖载体,这三个载体都属于“促进扩散”家族。什么意思呢?就好比你把一滴墨水滴在脸盆的水中,你会发现有颜色的墨水会扩散。不需要注入额外能量,纯粹物理现象。在同样的温度条件下,墨水的浓度越高,扩散的速度越快。

 

你把带有葡萄糖载体的细胞膜拿下来进行活体蛋白活性研究,在膜的左边放入葡萄糖糖水,右边只放水,葡萄糖分子就扩散到细胞膜的右边。反过来也一样。如果葡萄糖水的葡萄糖浓度一样,那从左到右的扩散速度与从右到左的扩散速度是一样的。这就是扩散的原理。你把墨水滴在脸盆的水中,它向四周扩散的速度是一样的,没有方向性,因为四周的墨水浓度一样,一开始都是零。

 

颜宁在2014年的论文里用一节的篇幅介绍她的重大发现之一: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的木糖载体都有“门闩”,而且只在细胞膜里边一侧的载体上有。她用的英文原文叫 latch(Fig3| The ICH domain serves as a latch that tightens the intracellular gate.)

 

这就等于是有开关阀门的通道(gated channel) 特征。我们知道,有开关阀门的通道如果阀门开关坏掉了,该关上时关不上,那麻烦大了。比如人的大脑某部位的神经钠离子通道的开关关不上了,就是癫痫,我们老农民说那是抽风。

 

颜宁的论文表明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和Glut3都是朝一个方向变形(而不是返回来)的通道特征,再加上有门闩,就更不是载体的特征了。我们把带有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细胞膜进行活体蛋白活性试验,就知道葡萄糖从膜的一边到另一边是扩散特征,两边到另一边的扩散速度是一样的,都取决于浓度差。而颜宁的发现,表明葡萄糖载体在里边一侧有阀门(ICH),而外边一侧没有。她在2014年的论文图5用耀眼的红色显示出门闩的存在。小标题就是门闩的关键作用。

 

我们为何能用结晶的蛋白结构推理活体蛋白的功能?是因为“结构与功能是一致的”,这是前提。然而,毕竟结晶过程会发生分子变形以达到在结晶条件下分子本身的能量状态保持最低。这就可能导致结晶的结构与活体的结构多少有差别的现象。这可解释每秒钟变形上千次的载体在活体时任何一刻开口朝哪里的都有,可在结晶出来的往往都是开口朝同一个方向。这样的构型能使其结晶的分子自身能量保持在最低状态,而在真实世界,其条件与结晶时的条件是不同的,结构也就并不完全一致。

 

如果颜宁的载体门闩是多余的,没有功能,那载体在地球上至少有30亿年了,在进化中没功能的部分早就退化掉了。如果有功能,那就表明葡萄糖从里边扩散到外边的速度就不同于从外边扩散到里边的速度(当然是指在同样的葡萄糖浓度下测)。这就把人体葡萄糖载体开除出“扩散”家族了。扩散,其速度在温度等一致的条件下只与浓度有关,与方向无关。如果此门闩并不影响开口的朝向,只是在开口朝外时保证里侧是密封的,这与她论文里解释突变体的结论不一致。

 

她说人体葡萄糖突变基因发生在该区域其功能渐弱或消失是因为门闩锁不上了而导致开口朝里,而非密封失效导致其它分子或离子进出细胞。这是她的门闩理论的重大作用。这结论是否当真我们不知道,问题在于她并没有任何试验证明其结论。在2014年的论文里她也没给出不同突变体开口朝外的Glut1结构,以证明突变体的里侧锁不上。不论是突变还是天然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她都没结晶出开口朝外的结构。她就凭空给出结论:突变体之所以功能变差,是因为载体的开口偏向于朝里(没有任何证据)。如果这发表在“讨论”章节,那是说得过去的,等于是假说解释之一。而她把这一部分作为论文结果的一部分,这就是没有任何证据就给出结果并由此给出结论:门闩的重要作用就是影响了开口的方向。

 

问题还在于:如果里边有门闩,在膜里边的葡萄糖就很难出来,而容易进去,因为一旦开口朝外,里边的门是锁上的(latch)。这与任何做过活体蛋白生化实验的结果都不符,否则,人体葡萄糖载体就不属于扩散家族了。这也包括她的细菌木糖载体也在里边有门闩。她的Glut1里边有门闩,是从细菌的木糖载体嫁接出来的结果,因为她没结晶出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开口朝外的分子结构,而只有在开口朝外时才能看到里边门闩锁上的结构。根据载体属于扩散的定义,有门闩那功能也应该是起到密封作用,而非开口朝向。否则,就必须把这载体开除出扩散体系了。

 

这涉及到这到底是她的逻辑思维有问题,还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故弄玄虚胡乱编造科学结论?她应该知道结晶了的蛋白与活体蛋白多少有差异的原理,靠结晶解构的知识只能是推理天然的活性蛋白的动态机理。这跟DNA双螺旋结构不同,因为那不需要知道动态模型只需要知道结构。

 

葡萄糖载体在细胞内侧的部分是水溶性极强的带电荷的部分,在活体细胞,95%以上是水的条件下,那部分的所在位置极可能跟结晶后所在位置不同,因为结晶脱水过程跟在细胞内泡在水中的条件不一样。就好比在农村的都知道驴的尾巴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朝上。可我就亲眼看到我们生产队的驴死前在地上躺着抽搐不停,尾巴扭曲。死后,大人们把它扶起来时我看到的是:头朝左拧着,尾巴朝上。这就跟结晶的蛋白类似,原来在水中的那部分原来的构型,结晶后极可能就变成另外的构型了。这是否是颜宁发现了载体有门闩的原因?我不清楚。然而,既然符合有开关阀门的通道特征,那就把人体葡萄糖载体说成是通道不更符合“有什么证据说什么话”的科学原则了?比如CFTR,活体试验证明是通道,不会发生两个方向的变形,该科学家就说那是通道而非载体了。颜宁到目前为止的证据都表明人体葡萄糖载体(1 和3)都是朝一个方向变形的、有阀门的通道特征。她没证明那是载体。

 

就连结晶出来的细菌木糖载体有开口朝外里边有木糖、开口朝里里边也有木糖的结果来说,朝里时里边有木糖其木糖极可能是从外边转运过来还没下来的结构,而非从里边进去的木糖。因为她没有放射性标记,无法辨别到底是哪种情况。所以,她的四构象图是无法证明两个方向的变形的确发生了。

 

这不是说前人没发现的就不当真,而是说你提出新的重大发现,需要有足够的试验结果证明其事实的确如此。没有活体生化证据,那突变的载体结构图拿出证据是必须的。可事实上什么证据都没搞出来就把结论发表在论文的结果部分,这令读者信以为真,而非仅仅是猜测,因为有突变的人体葡萄糖载体没开口朝外的结晶结构;有开口朝外的结晶结构的细菌木糖载体没突变。研究材料和结果都残缺不全。

 

(五)颜宁忽悠中央台电视观众的性质

 

如果颜宁是一位诚实的科学家,那就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那在电视观众面前,就讲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早在20多年前就在细菌的活体蛋白里证明了。我的研究是用结晶了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木糖载体。用的是结晶了的蛋白推理出活体蛋白的动态模型。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嫁接拼图。其中有木糖、葡萄糖、麦芽糖与三个载体结晶所得到的结构图。其中没有一个有完整变形的图片证据:木糖有在南码头上船的,没在北码头下船的,也没在南码头下船的;人的更差得远:张三的1号水泥船没到过南码头,在北码头只有下船的照片,没上船回去的照片;李四的3号水泥船就没到过北码头。

 

在面对全国观众的电视上,她没告诉听众这些,而且听众都以为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而事实上是与细菌木糖载体的嫁接拼图,以找到开口朝里时木糖在载体内的照片以表明葡萄糖在葡萄糖载体内。

即使嫁接拼图,细菌木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也没有证据(=没有木糖在南码头下木船的照片),她论文的英文原话: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不论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还是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证据还没得到: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2014,Nature). 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没有开口朝里的证据(2015,Nature)。

就是说,没有一个载体(开口从朝外到朝里的变形)与另一个载体(开口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合理的嫁接得出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证据。

就是说:猴子乘木船从南码头到北码头与人乘水泥船从北码头到南码头,这么更合理一点的嫁接拼图证据都没找到。更重要的是:

(1)“结果”与“结论”不符,就是忽悠,公开欺骗读者。在2014年的论文里根本就没任何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结果”就是假设会发生,而在“结论”里就没有“假设会发生”的说法了。而且拼图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放在了同一个细胞膜上。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细胞膜既有细菌木糖载体也有人体葡萄糖载体。论文里介绍图5应该说是示意图,而且是“假设会发生”的示意图(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不应该用结论性质的图片介绍(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而应该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2) 2015年的论文,张三的1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南码头,李四的3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北码头。在面对全国电视观众时,不提她自己的“四构象图”是怎样的嫁接拼图,也不提葡萄糖载体(她打手势的开口朝里朝外变形)的工作模型前人早就从活体载体蛋白的生化试验中证明了,听众人人都认为是过去50年里都没人证明了的让她证明出来了。

如果根据诚实的科学家的规则:“有什么证据说什么话”、“结果与结论相符”,那她的两个人体葡萄糖载体单独的结构图来看,每个都是只有朝一个方向开,更倾向于“通道”的特征。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只有一个开口的结晶,Glut3另一个方向是用麦芽糖卡住的结晶,麦芽糖不是它的转运物,是抑制物,何况没有开口朝里的结晶,变形无从谈起。把细菌的木糖载体嫁接上,还是找不到驴唇跟马嘴匹配的四构象图。把编号3的载体用麦芽糖把嘴卡住,说那是葡萄糖上船的照片,而葡萄糖载体从不运转麦芽糖。麦芽糖只上葡萄糖载体的船,从不下来过。也就是说,不存在麦芽糖被葡萄糖载体转运。不被转运的,用以推理转运蛋白的机理,等于上船后从不乘船过江的马,说是船运马来来回回过江的证据,这是什么水平的论文?这也是证据?

如果不需要证据,就根据所谓的常识,那当初CFTR也是被认为是变形的。活体蛋白试验证明:变形并不会发生,因为CFTR是通道。

通道就好比排水管、下水道,水流都是一个方向,不会来来回回。而载体需要开口朝里朝外反复变形。每次变形就带走一个分子或离子。就好比上电影院,提前买好票,第一个人推开门,后面的就跟着进去,这就是通道。如果在门口买票,门是弹簧门,一个人进去了,门自动回来,第二个人买票后再推门进。这就是载体。载体的门需要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一次仅让一个进去。

我们搞的都是实验科学,靠证据。一分证据的结果得出一分的结论。如果不需要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那她论文的“根据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不就是废话了?何不直接说不需要证据证明它就是变形的。那文章的意义何在?花时间精力研究它的变形不就是多余的了?根据推理就完事,那当年CFTR的结论永远都是变形的。

如果变形的证据不那么重要,那她为何在电视上只提变形的图?帮她洗地的说颜宁早就发表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如果在2014年发表论文之前就知道了,那她的图5“predicted”(设想的,推理出来的) 变形不是自欺欺人了?那就是否定已经证明了的,那她还又在假设会变形做什么? 显然,她在2014年发表论文前自己并没有发表过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生化数据,她在论文里也没给出参考文献。不论这类生化数据是谁做出来的,那也一定是用我们(Yan/Maloney)发表过的方法,因为还没有研究活体载体动态模型另外的方法被发明出来。最终还得回到Yan/Maloney 发表的论文上去。

(六)在国际学生网络课程上忽悠

 

在网络大学的生物学iBiology讲课时,颜宁把她发表在《自然》2015年的论文当作载体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到朝外”变形的证据。看2017-1-3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m6xptf35lU

 

从11分50秒开始,左下角你可看到她2015年的论文介绍,左边的动图表明 Glut3 开口反复变形,可在她论文里,Glut3 只有开口朝外的证据,根本没有开口朝里的证据。2014年的论文研究的是Glut1,只有朝里的证据,没有朝外的证据。她把两个载体连嫁接图也没证明来回变形的确发生,而读者必然认为Glut3反复变形的证据她找到了。这就是忽悠。

简单介绍给文科生和农民工兄弟:

 

她2015年的论文,是把Glut1 和Glut3拼图得出“Glut3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即使嫁接,可Glut1 开口朝里,开口处是空的,没有葡萄糖。更没有开口朝外的。Glut3也没有开口朝里的。

 

这个拼图跟2014年的类似,都无法证明两个载体的任何一个能完成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回到朝外的循环。这是小学生就应该明白的最基本的逻辑:就算是拼图,那你也得拼全了才行。你差Glut1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开口里的证据,Glut3连开口朝里的一个证据都没有。这人体葡萄糖载体怎么就能转起来了?把撒贝宁给转晕了?如果说2014年的论文,那说成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更贴切一点,毕竟人体葡萄糖载体她只找到了“四个构象图”其中的1个,而细菌的木糖载体她找到了“四个构象图”中的2个。

 

综上所述,颜宁用的三种载体中最多的只有“四个构象图”的2个,连一种有3个构象图的都没有。嫁接拼图还是交叉拼图(用船渡做比喻需要注意一点:一条船一次只运载一个物体,而木糖载体同时运载木糖与质子氢)。她是这么拼图的:在南码头上船的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或牛上3号水泥船,北码头是人下一号水泥船,没猴子也没牛下船;北码头上船的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没人上船,也没牛上船;南码头没猴子下船也没牛下船,下船的是人下3号水泥船。这比驴唇对马嘴还邪乎。上船是乘木船的猴子,到对岸是人下水泥船。这么嫁接,那不是魔术师的大变活人?

 

(七)如此嫁接拼图,通道也变成了载体

 

从科学上讲,如果把几个通道也这么嫁接拼图,那所有的通道也都是载体了!

 

她中央台电视上面对的是全国观众,从小学生到政治局,都会有观众,就如此忽悠。

 

我们不需要一篇篇地解剖她发表的论文,因为看一斑而知全豹。这是什么科学态度啊。拼图都拼不全的证据链! 在给网络生物学课程的学生上课时直接用2015年《自然》论文的结果Glut3就变成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事实”了。

 

颜宁的嫁接拼图是学术上的争议。哪怕认可她的嫁接拼图的合理性,那根据她自己给出的定义:“四构象图全部具备才能解释载体的工作模型”,她根本就没这样的四构象图,嫁接拼图的两篇论文的任何一篇都没完成这样的证据,可她在2014年的论文里就宣称得出了“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这就是明显的欺骗,因为结果与结论不符。她不是把两篇论文都拼图完了才发一篇论文,而是单独发。任何一篇里根本就没有拼全四张图,就给出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结论。

 

在2016年面对全国观众的中央电视台也没给出嫁接拼图的科学事实,更没给出嫁接拼图是怎么拼的。在国际网络教学iBiology课程上,她直接把发表在2015年的论文里Glut3说成是载体开口反复变形的证据。而事实上,那论文里根本就没有Glut3 反复变形的证据,连开口朝里的结晶都没有。这不是严肃的科学家应该做的。赵本山卖拐,那是每个电视观众都提前知道了的那是文艺节目,而没有一个电视观众会怀疑颜宁的试验结果无法证明她的结论。

 

在这里给农民工弟兄们进一步解释一下:颜宁如果靠嫁接拼图得到“四构象图”,那需要找到“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北码头同一个人下同一条船的照片”嫁接“北码头猴子(或猪或马或牛都可)上船的照片、南码头同一动物同一条船下船的照片“。这嫁接虽然在科学上讲并不严谨,可那总算可以说得过去,令外星人明白地球人是怎么来回渡江的。而她的嫁接拼图,且不说多么不合理,拼都拼不全!就发表论文,这就是忽悠。

 

把任何几个通道这么嫁接,不一样都是载体了?如果xylE是通道,glut1也是通道,在科学上是可能的啊,就如同CFTR在1992年前都认为是载体而事实上是通道,哪怕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那你作为科学家,如何排除这可能性?非但如此,任何几个通道让你这么一嫁接,不就都成了载体了吗?

 

你哪里来的底气根据你的嫁接拼图就肯定人体葡萄糖载体不是通道而是载体?葡萄糖载体是载体、其工作模型到底在你之前有还是没有?有,谁发表过的?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你还这么费劲两次发论文拼图干什么?如果没有,或者你不承认细菌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与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是一样的,那你是创新,那你的拼图是如何排除人体葡萄糖载体其实跟CFTR一样是通道的?

 

你论文是这么说的:四构象图是载体完成一个循环所必须的。英文原文: “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ansport cycle”,可你没搞出这四个构象图啊。两个“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 Glut3)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都没有,“细菌木糖载体开口变形”所需要的4张照片你只有两张。这都是你论文里白纸黑字承认的。

 

(八)大学规则对科学家搞社会公关的限制

 

为何颜宁这样的论文能在顶级杂志发表?

 

我们不知道内情。可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探讨。

 

从来自中国科学家发表的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最近几年被撤稿的事实来看,有两种解释:一是西方科学家们有两百多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审稿人认为投稿人不敢骗人,因为一旦被揭发,文责自负。另一原因是科学家的社会公关之路在中国可能还没被堵死。

 

颜宁的情况最大可能属于第一解释,但这不影响我们在这里讲讲第二点。 我所在的州立大学的老系主任在他当上系主任后定下来了相关规则,是根据校方的要求结合本系实际定下来的。大体有以下几点:

 

1.为了扩大科学知识交流,本系设立了新的专项基金,用于邀请外校科学家到本系做学术报告。

2.为了做到对本系教授们的最大公平,每个教授在邀请外地教授来讲学时一视同仁,比如今年由本系四位教授各邀请一位外地教授,明年就换成另外四位教授邀请。这样轮流着来。

3.为了防止张三在邀请李四来讲学时搞公关活动,邀请过程比如跟李四联系、定机票等都由系秘书办理,不论被邀请的人什么身份,从助理教授到诺贝尔奖得主,都一律对待,都不能定商务舱。旅馆都是同一个本校校园内的旅馆,该旅馆一楼有餐厅。每个被邀请者都在此餐厅用餐。报销吃饭的单据不能只提供钱数,一定是每个人吃的什么都详细列出,必须是该餐厅菜单薄上有的范畴,另外就是防止有酒。哪怕是一杯最便宜的红酒都不行。

4.张三邀请李四,教授们给李四介绍自己的科学研究时,所占时间每个教授都一样,都必须在教授各自的办公室交流,包括张三,不能比其他教授安排更多时间跟李四交流学术成果。

  1. 在旅馆吃饭时每顿饭都有至少2位本校教授陪同,张三不能一人陪同李四吃饭。

6.如果李四在交流学术公事完成后打算在本地旅游,需要提前跟本系秘书联系返回机票的时间。这不增加机票钱。在旅游期间的旅馆费需要李四自己掏腰包。在旅游期间,张三不得陪同李四,以杜绝搞私人之间社会公关的机会,因为李四极可能是张三未来发表论文或审批科研经费或提名得奖的潜在人选。在旅游期间,出租车、吃饭、门票等一切花费均由李四自己出。

 

系主任换了三茬,规则基本上保持了下来。这些规定非常重要,因为人都是情感动物,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张三邀请李四来讲学,这对李四产生对张三的报恩之情是难以杜绝的,但需要做到最大努力把社会公关减小,把李四对全系的公共利益做到最大,也就是要把私人与公共利益尽最大努力分开。这可以防止学术腐败:对本不该通过的论文网开一面。否则,不仅仅造成不公平,也会导致证据不足的论文发表后误导读者,甚至在科研经费审批、获奖审批等方面搞小圈子等学术腐败行为。

 

对国内这方面的事我不了解。大约在十八年前我接待过一个国内代表团,在聊天时他们很想了解美国科研规则方面的事,尤其是研究用的昂贵仪器谁出资。我便介绍了我们这里的系主任对邀请名人做学术报告的规定,就是上面的几条。他们听得很认真,有点吃惊的表情,但没直接回答我的疑问:如果在国内张三邀请美国院士级别的或诺贝尔奖得主一级的大牛这些潜在的顶级杂志论文审稿人到北京讲学,机票是否跟邀请一般教授一样?在北京期间,吃饭是否跟我在国内时接待外宾的规格也是四菜一汤?被邀请的李四在北京时游览长城、故宫、颐和园等名胜时是否张三可以陪同?旅游期间的所有费用包括旅馆钱是否花的是公家的钱?对这些问题,他们没回答,而是转移话题。不过他们听得很认真,就是在我说四菜一汤时都笑了。可能豪华餐厅的招待已经与时俱进了。最后我直接追问,他就说他不是校长,他的分工不在那方面,详情不了解,云云。另外一人讲:机票应该是一样的,都是必须买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对于李四到了北京后,张三是否陪着李四旅游,他们没告诉我这方面的规定是怎样的。记得我还介绍了美国的规定:李四到了旅馆,从拿到钥匙那一刻到他交回钥匙这段时间内,张三是不能进入李四的旅馆房间的,因为这段期间内,李四的旅馆房间就是李四的私人住宅。张三邀请李四属于公事,不能以私人名义进入私人领地搞社会公关活动。

 

其实,这方面的调查是很容易的。国内各大学都有财会,都有报销的收据。查起来不难。比如清华大学都邀请过哪些美国科学院院士级别的,在哪个学术领域,在北京期间是否由邀请人陪同旅游了等等个人搞社会公关活动的情况。西方是靠制度最大限度堵死腐败的路,而非靠人的自觉,那是靠不住的。国内最近报道了9位外国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到中国捞钱,真名实姓报道的,他们在中国大捞特捞,都是有国内的科学家配合。当然在这里需要强调:报道的这九人与颜宁的领域无关。我只是举例说明西方科学家也是人,只能靠制度约束人的行为。

 

为何要调查这一项呢?如果过去没有严谨的制度规范,就应该建立制度。如果早就有制度,那就需要审查执行的情况。中国投稿的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在西方杂志被审稿人通过而后被撤稿,有的论文根本就是被审稿人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过的,其里边的猫腻需要调查。因为农民工都清楚:棉裤套皮裤,其中必有故。不是棉裤薄,就是皮裤没有毛。

 

(九)不严谨的科学态度对下家的严重负面影响

 

有的科学属于知识积累过程的一部分,这样的论文如果是编造的或没有“结果”支撑的“结论”(比如“四构象图”拼图都没拼全,就得出结论),并没有直接的“下家”的话,其在经济方面的后果严重程度就小很多。如果有“下家”,比如公开讲自己这些研究结果可以作为造新药的靶点,等于有直接下家会投资,那如果结论并不是可靠的(比如没有试验证据表明某位点的突变导致载体开口朝一个方向,就在科学论文的结果部分给出此结论,而非在讨论部分提出假设),那下家造新药的投资极可能血本无归。

 

中央电视台直接当给清华大学解构的结论当作宣传造新药的媒体平台(请看施一公在“开讲啦”),这在西方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万一该科学家的结论是伪造的或不严谨的试验得出的,或结果与结论不符的,下家投资人一旦血本无归,那电视台会被告上法庭的。我用百度搜索“颜宁的论文,造新药”结果数以万计的报道谈及这方面的内容。我不了解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政府是否根据颜宁的论文投资造新药了?有没有新药上市?我查不出来。可中国药监局等机构就很清楚。尤其是私人企业,那可是人家私人腰包的钱,是否也有投资?有没有新药上市?我也不了解,搜不出来。我只是根据搜索出来的数以万计此方面的报道而担心。对如此不严谨的科学论文就发表的科学态度,作为在其中一个领域里的内行,我有责任把这件事讲出来。因为颜宁的级别越高,得奖越多,崇拜她的投资商人也就越相信根据她发表的论文而投资造药有把握。到头来,如果都是血本无归,那对颜宁也不是好事。有的投资人血本无归后得了抑郁症,生不如死,其家属也会找上门的。现在是地球村时代,你除非将来乘飞船逃到火星。

 

科学家们有一个共识:你的数据是真实的其结论是错的可以接受,但你剽窃、没有证据支撑就给出结论,则无法接受。

 

(十)润涛阎有资格质疑颜宁的论文吗?

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他评价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这里需要指出:英文里的physical evidence是西方的法律用语,是指完整的证据链,包括指纹、照片、录像、血样、DNA、现场证人,等等。用中文就是“完整的无可质疑的证据链”、“铁证如山”。

 

颜宁不是拿1966年的假说回应我的质疑吗?看看在这个领域的权威科学家是如何评价我们的论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说:Yan/Maloney的论文是第一个用分子生物学方法证明了几十年前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得出的模型。

 

农民工朋友们可能不知道“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是什么意思。就是把带有载体和通道的细胞膜,一边加入葡萄糖水,看扩散到另一边的速度。如果快,它就是通道;如果慢,就是载体。通道快,因为开一次门可以过1000到1百万个;而载体慢,可能是分子开口变形。但是否真的变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直到我们的论文发表。

 

下是被引用了1910次的综述“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1998)”文章里的原话。其中文献90, 91分别是我们(Yan/Maloney)1993发表在《细胞》和1995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的文章: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中文是说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本家族载体最详尽的动态模型。

 

我们发明的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方法(与葡萄糖分子大小、形状、电荷都类似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 + 放射性底物)跟踪葡萄糖分子每通过载体的一个氨基酸的距离发生了什么,等于间接给葡萄糖分子在被转运过程中每一步都录像,是直接研究活体蛋白的工作机理、动态模型。半胱氨酸扫描的方法至今被广泛应用于各类载体而无一人提出质疑,谁用谁成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第二家发明出来另外的方法研究载体的工作模型。

 

润涛阎有责任把颜宁的论文是怎么忽悠读者的告诉大家,尤其是下家投资者应该知道为何根据颜宁的论文造新药前需要仔细检查她的论文,因为她的科学态度是如此糟糕。如果颜宁无法出来走两步,那就证明我这篇文章就是她葡萄糖载体论文的“粉碎机”。

 

(十一)恳请颜宁博士出来走两步,就告诉你的读者们如下几点:

 

1.凭什么你的“四构象图”就能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了?

 

比如: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里边,就表明是葡萄糖从细胞膜里面进入了载体,而不是葡萄糖从细胞膜外面转运到开口朝里时还没出来?

 

就好比在北码头拍到了船上有人的照片,你就说那100%是北码头的人刚上去要回到南码头的证据。那我问你:为何不是南码头的人到了北码头还没来得及下船的照片?你不检查身份证,你如何区分二者?这是你的逻辑思维水平,还是故意自欺欺人的忽悠?你难道不知道你那“四构象图”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葡萄糖刚进去和转运后还没下来的照片其区别在哪里?这本来就是初中生都能搞明白的事,可你竟然想蒙混过关。北码头船上有人,就证明是北码头的人刚上去的?而不是南码头的人到北码头还没下船?既然都是葡萄糖分子,你没用放射性标记,都是一样的葡萄糖分子,你怎么知道是从里边刚上去还是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只有一个方向的开口,那就是通道而非载体。你要证明的恰恰是载体是怎么工作的,可你连是否是载体还是通道都区别不了,更别提载体的工作模型了。

 

2.退一步,就算你发表在2014年的论文里提出的“四构象图”可以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当真,可你在该论文里找到4张结构图了吗?哪怕是嫁接的,你也没有啊。细菌的木糖载体只有两张(结晶结构图),而人体葡萄糖载体只有一张。加在一起也无法得到4张拼图。这是你的结果部分承认的,到了图片结论黑体大字,就成了“人体葡萄糖载体1的工作模型”就没有你结果里的“假设”(Predicted)定义了。这性质的定性就是欺骗,你能反驳这定性吗?你把科学论文搞成了三十六计的忽悠。

 

3.给出“发表了的生化数据”来源,是谁做的活体载体蛋白或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生化试验证明了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如果是后者,那他用的是谁发明出来的方法?

 

4.2015年的论文怎么证明了Glut3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Glut1 和 Glut3 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内的证据在哪里?

 

其它的可以不回答。你就先告诉读者这些。你的下家投资者根据你这样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而造新药,那结局是什么?如果经过多年很多人的投资都是血本无归,那谁来负责?就算政府的钱不是私人的,没人找你算账,可你如此搞科学研究,你能心安理得?政府的钱,那也是可以用于精准扶贫的,可以用于真正搞创新的。

 

颜宁在她的微博里宣传施一公的演讲。这也适用于她本人吧?“希望你们更大胆一点,更异想天开一点,既要有创新的精神、独到的见解、勇为天下先,更要实事求是,敢于据理力争、挑战学术权威。西湖大学拥有自由畅想、大胆假设、认真求证的学术氛围,让每一个人可以忠于学术原则、坚守学术道德,保护好灵光一现的科学火种。求知、探索、厚德、担当。”

 

上面引用的话是你导师说的。我也希望你导师施一公看到我这篇文章,让她帮你回答上面的4个简单疑问里的第一个即可,因为那不需要具体的试验,就是最简单的逻辑疑问,因为你没有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你这么区分是从里边刚上去的还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的?就这一点,就足以彻底否定颜宁论文得出的结论:找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那读者就一定会问:既然颜宁的“四构象图”本身都不成立,哪怕她找到了四张图,而且不是拼图,都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晶结构图,照样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那你润涛阎还写上面那么多干嘛?只写这一段就把她的论文彻底粉碎了啊?

 

这的确当真。然而,我们不能排除颜宁的逻辑思维有极大缺陷,无法辨识这么简单的逻辑错误。我们需要一点点的解剖她的论文,知道她在任何方面都是忽悠后,就知道她是巧妙地利用了人民大众“越是最简单的逻辑漏洞越是被忽略”的心理特征。就好比当年李自成“跟着闯王不纳粮”如此简单的逻辑漏洞,人民大众都认可。可他们不想想,闯王是要打天下的。那他当上皇帝后保家卫国的军队吃什么?他后宫的几千佳丽喝西北风?就这,照样迷惑了乌泱乌泱的人群。

 

这不应该是一个科学家所为:把残缺不全的试验结果与伟大的结论脱钩。把三十六计的招数用于科学领域,把同行科学家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别拿“全世界的科学家就你润涛阎一人指出颜宁葡萄糖载体的论文漏洞百出,故意忽悠读者。同行科学家们为何就没人看出来?”说事。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学家都认为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事实,就是把布鲁诺烧死也改变不了真理。

 

后记:

 

这篇科普文章是写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的公开信,也是写给农民工弟兄们的科普文章,说的是农民工都能看得懂。如果科普文章不能让没科学知识的人看得懂,那就表明写科普文章的人水平太低。科学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神秘,而是能用农民工都能听得懂的语言或举例介绍出来。

 

科学家除了从事科学试验之外的另一职责就是揭穿同行里的伪科学,尤其是有下家投资者的科学研究“成果”,以减少更多的损失。这是天地良心,是把“求真、向善、唯美”相结合的体现,是科学家对科学与社会负责的天职。所以,有必要用粉碎机彻底粉碎颜宁的葡萄糖载体论文。我在等着她告我诬陷罪。同时欢迎她论文作者们用真名实姓辩护,不需要猥琐到用马甲维护科学。为科学的尊严辩护,是伟大的光荣的事业,为何不能真名实姓?用中国古人的话说就是需要做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儿。可几个月来,为颜宁辩护的竟无一人是男儿,都是用马甲用三十六计那套忽悠不在此领域的读者。可见他们自己都知道颜宁的论文经不起质疑。有人反复提到需要到英文网站写这文章,可事实是:中国网站数以万计的报道根据颜宁论文造新药。如果没下家投资而导致可能的血本无归,她爱怎么发表论文就怎么发表,反正没人有投资损失。这是我写这篇文章提醒国内的下家投资人需要当心,因为颜宁论文可以是漏洞百出,这科学态度值得当心她发表的任何论文。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有人总是建议我去英文论坛或杂志说此事,而关键是:她的论文很多都有提示可以作为造新药的靶点,中国媒体大肆宣传过。美国的造新药公司都是老字号的大公司,人家有足够的教训与经验,对任何新发现,在巨大投资前都会审慎对待,不会轻易投资。而中国在这方面还很嫩,有巨大投资在开发新药上是最近十几年的事。加上突然间巨大投资(中国现在每年用于科学技术研发的总投资超过了一万亿),社会又浮躁得很,更要命的是:很多人对明星科学家的崇拜与盲目迷信,毫不怀疑其论文的可靠性,导致血本无归的悲惨结局极可能发生。如果颜宁的论文没有中国的下家投资造新药,她发表任何文章都随便,反正就是她个人的名利而已,对他人不造成投资上的损失,我们管她干嘛?我本来就是写故事来着,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研读了她的论文,才发现里边竟然是这样的内容。她的“四构象图”本身就站不住脚。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朗道一句话就让李森科闭嘴,同理,今天润涛阎一句话就让颜宁闭嘴:“四构象图”无法区分开口朝里时载体里有葡萄糖,其葡萄糖分子是从里边刚上去的还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的。你那“四构象图”本身都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何况你根本就没有得到四构象图,哪怕是嫁接拼图。

 

请大家转贴此文到国内论坛,有条件的,转发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等单位,让他们清楚颜宁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解科学家名人的科学态度对下家的新药研发至关重要。在此拜谢!

 

Run Tao Yan (润涛阎)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达姆TU2019-09-23 16:10:43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你的不老实程度和颜宁有一拼,你们是同一类人。你的确绞尽脑汁的为颜宁洗地了,不但在这里,还在你的博客里。承认为颜宁洗地并不丢人,可你仍然不愿意的老实承认。你大概和颜宁一样,骨子里缺老实做人,老实说话的属性。

Stegy2232019-09-23 14:09:59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 真理不全在颜宁手中,所以俺一直感兴趣听听并参加你的讨论。真理也不全在你手中,所以俺还没达到你的“她剽窃阎-Maloney机理”的认识。 当初你提问颜宁急使Jardetzky1966一招有点拿个,对此不满意的话本农民工也说过。 这次农民工想具体探索一下你这新的“南岸上船与北岸上船来到南岸但还沒还得及下船”学说,不乐意了就开始按上个“给颜宁洗地的”标鉴了? 意思知道了。 这是你的自留地,农民工在此告辞了。

冥王天蝎2019-09-23 09:57:55回复悄悄话回复 ‘丁丁猫和熊猫猫’ 的评论 : 你问的这个天真的问题,博主在原文已有专段论述,下面的很多其他留言也多次提到,你该好好读原文和已有的留言再发言就不会提这么天真的问题了。希望你是真天真,我这么说是因为不排除有人心里明白而带着特殊目的来这里发帖装天真。

游海儿2019-09-23 09:53:34回复悄悄话俺这个农民工觉得吧纠结于???模型的没啥意义既然叫模型那自然是人提出的关键是你的实验论据是否能合理解释你的模型

丁丁猫和熊猫猫2019-09-23 09:20:46回复悄悄话对啊 不是有peer review 吗?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19-09-20 17:58:29
余不是高知,想极不明,难道全世界的顶级科学家突然变了蠢货?不知颜女士冒领了润先生的仙人果子?

润涛阎2019-09-23 05:34: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学生0225’ 的评论 :

谢谢!
等我可以修改博文时(不在首页了),我会修改,有错字,有重复的地方,改过来。然后你在帮我转过去?非常抱歉,忘记了博文不能修改了。以前可以,贴上后修改。不知为何这么设置了。

远在他乡19972019-09-23 02:2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学生0225’ 的评论 :
干得好!

学生02252019-09-22 23:08:01回复悄悄话学生已将先生文章发布在知乎论坛和百度科学吧里。但由于不熟悉知乎论坛,可能还需调整。

润涛阎2019-09-22 21:01:53回复悄悄话回复 ‘longtermInvestor’ 的评论 :

是太长了。可不能改,要等到从首页下来后再改。

洗地的怎么洗,这没关系。群羊效应就是看谁势力大就跟谁走。然而,社会是动态的。真理总是最终战胜权力势力。就是时间问题。

发过来,如果没有帮她洗地的,我根本就不会捅破。我写故事还感谢她呢。我都退休了,跟科学没关系了。我的长篇还没写完呢。比这有趣多了。没有洗地的,我就介绍一下我的试验就完了,就是写我当年跟皮特之间的精彩故事。就是介绍一下她的论文作为引子。我都不认识她,干嘛找她文章的漏洞。就是帮她洗地的一步步逼我。

鲁迅九2019-09-22 20:56:36回复悄悄话现有的生物学研究的手段不会带来什么大的突破,别搞生物研究,浪费时间。

润涛阎2019-09-22 20:53:29回复悄悄话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所有真相的。

润涛阎2019-09-22 20:50:26回复悄悄话回复 ‘iammadaboutu’ 的评论 :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类问题。因为里边就是一锅粥。四构象图本身就经不起“农民工直觉”的质疑(这农民工直觉可是帮她洗地的说的),剩下的一切都免谈。

就好比之所以有哥德巴赫猜想,是因为“任何一个大于二的偶数都可以说成是两个素数之和”,是至少在你随便拿出来的有理数中都认可为前提的,然后才需要证明它的确如此。如果你随便拿出一个偶数它都可以不是两个素数之和,那还算什么猜想啊。不需要证明,因为本身就是漏洞百出逻辑上不堪一击。

就好比我们定义一下感冒,给出的假设是:只要发烧就是感冒。然后诊断是否发烧了以确定是否吃感冒药。这诊断毫无价值,因为“只要发烧就是感冒”的前提就是错的,还争论什么38度还是39度有个毛的价值啊。连农民工都不认可“只要发烧就是感冒”这前提。她的四构象图的漏洞比发烧就是感冒还糟糕。至少是一个水平的漏洞,农民工直觉都无法认可。就这漏洞一被捅开,任何反驳都毫无价值了,因为农民工的直觉都明白这骗不了人了。

我还是不信清华所有的学者都愿意被他人忽悠。总会有人读我的文章然后去对照她的论文而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的。用不了十年八年那么久。李森科用了半个世纪,那个牛满江用了30年。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信息传递快多了。最多五年就有结果了。

longtermInvestor2019-09-22 20:22:53回复悄悄话文章有点长,可以发布两个版本,看不懂简版的,再看现在的详版。我跳着看了渡轮的比喻就差不多明白了,再看了看网友们的争辩,就可以大致保证自己是懂了。支持老阎!国人有些时候洗地是只要看着觉得能骗过自己的,就发出来,也不管在别人眼里是不是漏洞百出。不过谎言重复1000遍有时在某些人那里的确就变成了真理,因为有些人是不在乎到底是真理还是谎言的,因为太在乎的话,有这样的思维习惯,不容易在中国发达的。

鲁迅九2019-09-22 19:38:07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颜宁团队第一个拿到了人葡萄糖载体和电压控制钠离子通道三维结构。这二项确是了不起的成果。 ”

回复:我想这结构是假说,而不是最终确认。

iammadaboutu2019-09-22 19:36:5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对论文里的知识一点不懂, 但是从英文表述看, 她的论文就是”Propose a working model”吧? 是不是那样的话论文分量就根本上不了?
她先说: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论文后面”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当然指的是前面说的“proposed”.

当然,如果论文所采用的所谓已发表的数据实际上是别人的, 又另当别论。

润涛阎2019-09-22 19:29:10回复悄悄话有船票就证明不是从南码头过来的。就是要把葡萄糖分子用放射性标记,才能知道是否是从外边转运进来的。至于如何标记,那需要科学家设计。这是我们用探针+半胱氨酸扫描+放射性标记底物的方法之由来,因为不这么做,无法证明其工作模型。

用另外的新方法当然可以,但必须符合科学原理:有毋庸置疑的证据。这就是科学的原则。一份证据得一份结论。论文作者逻辑思维能力连农民工的直觉都达不到?那还辩论什么呢?这事有没有润涛阎捅破是没关系的,只是时间问题。那些内行人不都是人云亦云,一定会有人出来捅破的。发表在顶级杂志,又出名了,迟早会有人捅破的。这就是科学史,科学上的大的骗案,无人能逃得过。侥幸取胜那叫利令智昏。

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没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证,就是此人从北码头上船而非从南码头到此还未下船的证据?你现在也承认“农民工的直觉”都不会认可这样的证据。还说那是以后的标准。那发表过了的没证据的论文算什么?

润涛阎2019-09-22 19:02:13回复悄悄话帮颜宁洗地的退到了这一步:宁肯承认颜宁的逻辑思维能力在农民工的直觉之下。就是不承认她是故意骗。

记得早年看过一部美国老电影,一时想不起片名了。有一个镜头就是在法庭上,一位玩弄权术的名人就承认自己当时特别傻,这样他就避免了是自己设计的骗局。他宁肯说自己傻,也不愿意当骗子而受罚。可陪审团不认可他真的那么傻。

润涛阎2019-09-22 18:51:23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还有这么洗地的!令人惊叹啊。

为何整个领域没人提出四构象图就是证明了载体的工作模型?因为别说科学家了,就是农民工都清楚那不可能是证据啊。没有证据的结论,愣说是工作模型, 那不就是骗术了???

科学家的大脑逻辑思维能力难道会比农民工的直觉水平还低?那怎么设计试验啊?

Stegy2232019-09-22 18:45: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的评论: 四构象转换图确为颜宁第一次提出。

俺想说的是MSF大家庭中发表各种载体蛋白质三维结构的文章不少了,多在讨论部分画个构象转换示意图,二象,三象。但没有一家做到确定晶体中结合着的底物是从内侧进去的还是从外侧转运过来尚未来得及离开的。农民工直觉您这条标准是好但是对MSF领域下一步结构与功能/机理研究的要求。

Stegy2232019-09-22 18:17:40回复悄悄话回复 ‘鲁迅九’的评论 : 颜宁团队第一个拿到了人葡萄糖载体和电压控制钠离子通道三维结构。这二项确是了不起的成果。

润涛阎2019-09-22 18:08:22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你错了。四构象图就表明载体的工作模型,是颜宁独自提出来的。有一点良心的人都不会这么提而故意骗人,因为这无法辨别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从外面转运过来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初中生都有这样的逻辑思维能力。

你拿一张在北码头船上有一个人的照片跟100个农民工说:“这就是此人刚从北码头上船的证据”,99个农民工会当即问:“如果他是刚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呢?”只有1%的糊涂虫会认可。因为农民工也是被挑选的,如果太傻,包工头是不要的,因为干不了活。

那颜宁为何会胆敢这么做呢?因为她明白越是低级的错误漏洞,人们越是忽略,就是在那一刻大脑处于“无意识”状态。最容易被骗的往往是最简单的漏洞。我在博文里介绍了“跟着闯王不纳粮”的例子。当然,如果她承认自己的智商在99%的农民工之下,那我也没办法反驳。否则,我认为她是在骗读者。

鲁迅九2019-09-22 17:46:47回复悄悄话我记得颜宁当初立志攻下钠离子通道的,怎么改成葡萄糖通道了?

从你介绍的情况看,目前这些成果也只不过是假说而已,需要实验验证。

Stegy2232019-09-22 17:31:57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 您的第二点是个新颖的提法。前面说过 a fair question. 如俺没弄错话, 大体同年代发表的MSF 结构的文章多在讨论部分画个构象转换/循环示意图,沒有一家去确定结合的底物是里面上去的还是刚被从外面转运过来的(这里只是形象的说法因为结晶过程不是细胞里细胞外)。大家都错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2 17:26:58回复悄悄话颜宁的骗局有青出于蓝的感觉:她剽窃的阎-Maloney机理是已经发现的,站得住脚的,科学界无法反驳的。虽然能证明她剽窃的人不少,比如施一公,方舟子,但真正愿意揭穿的人只有老阎。博主这一系列揭露性博文至少让颜宁吃相难看,消化不良。

润涛阎2019-09-22 17:17:23回复悄悄话下面这段话今天看来依然振聋发聩:

从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满江并不被科学界认可的所谓成果一直被当真经反复诵念着,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我想有三:
一是时代所需。牛满江恰逢此时出现,令人兴奋;
二是牛满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认牛满江在科学研究方面还是有一定功夫的。只不过他把本来应该十分严谨的东西变成一种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学的人面前变起了魔术,令人受骗;
三是众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峡两岸当时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一窝蜂地哄抬牛满江,听不得别人的劝阻。知道牛满江底细的人有,但主事人听不进去。你云我云的情况下,谁真正懂得什么是科学?就像说中国画如何值钱一样,真正懂的有几个?还不是听这个说好那个说棒,自己也跟着瞎忽悠?牛满江沾的就是这个光。

牛满江如今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据说他现在还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风光,但毕竟是落日黄昏了。然而他曾做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们却不能忘记。恕我改用列宁一句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可能再被蒙骗!

—-王溱

梁慎勤2019-09-22 17:02:16回复悄悄话润涛阎关于李森科与米丘林遗传学的科普真不错,让我清楚地认识到李森科在科学研究上的问题:李森科先认为米丘林遗传学是正确的,于是不管具体实验的结果如何,一定要得到符合米丘林遗传学的结论。这当然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这是有了一种信仰之后强行让客观符合主观意识。难怪斯大林会支持李森科,可能斯大林自己就是一个有了一种信仰之后强行让客观符合主观意识的人。斯大林可能对李森科有点惺惺相惜。

现在看来,李森科的结论或许还是有几分正确性的。但关键还是一个科学规范的问题。科学研究不仅仅要看结论,更要看具体实验的结果是否支持结论。如果不支持,那么就不能发表,就算结论在百年之后被证明是正确的。这是科学的严谨性。为什么要这么严谨呢?因为如果不这样,那么所谓的科学就会充斥这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结论,科学也就不再是科学了。可以说,科学的严谨性就是科学的生命,所以要严格要求。也正因为如此,科学家之间就事论事地较真是应当被鼓励的,而不是和稀泥。如果在科学的事情上都和稀泥,那在什么事情上不可以和稀泥?为什么有一些人在很多事情上主张和稀泥?我觉得一般都是别有用心,他们希望浑水摸鱼,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润涛阎2019-09-22 16:56:02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答案:不能通过。理由:

1. 在她的论文里主动提到:四张图必须一张不能少。但她没有第四张图:不论是Glut1还是XylE,都没有开口朝外时里边没有葡萄糖或木糖的图。

2. 更关键的是:她假设的四构象图是无效的。因为她无法辨别木糖载体在开口朝里时里边的木糖是从外边转运过来的还是刚从里边进去的。没有标记木糖,她无法辨别。等于只有木糖载体开口从朝外变形到朝里的一个方向的证据,没有转回去的证据。人体葡萄糖载体更没有转回去的证据,她就有一张Glut1的图。

3.她在结果里小字讲的是“predicted”会发生,那在结论里必须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就是还不能证明的model,也许是真的如此,也许不是。大概是。或者自信是。但不是科学真理标准的结论。

润涛阎2019-09-22 16:46:30回复悄悄话说说牛满江这个科学骗子在美国混不下去后继续欺骗蒋介石、邓小平的故事。

下面来自网络:

90年代后,似乎很少再听到牛满江的名字了,偶尔有人说起还好生奇怪,以为他有什么不测,或者以为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科学家,接受新事物跟年轻人比起来终究有些距离,出不了什么新成绩了,因而也被人渐渐淡忘了。

然而最近从一家媒体上看到了关于他的消息,不看则罢,看罢顿时脑子一片混乱,稍微清醒后梳理出个头绪,不由自主地问自己:“这些都是真的吗?大千世界怎么会有如此荒谬至极的伪科学吗?”

牛满江1944年被选派到美国进修,1962年在美国一个比较普通的高校晋升为教授,那年他已经51岁了。从年龄上看他并不是个出类拔萃的人。

牛满江的主要科研成果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述,就是发现了攻克癌症的办法。这无疑于一石激起千层浪。据说,他的亲友们对外声称牛满江因此将获得诺贝尔奖。

如果牛满江的研究真能给癌症患者带来福音,那么,当年的诺贝尔奖会毫无疑问地授予他。但令人遗憾的是,人们没有看到像他和他亲友所说的结果。他做的实验别人重复操作之后,得不到他所说的结果。连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证实,牛满江的实验是纸上谈兵。

在讲究科学严谨性的美国,牛满江没有什么路可走了。

牛满江的这段经历,我们当年知不知道?我猜想不会知道的。一来当时正值“文革”初期,造反派忙着夺权、武斗,正常的办公秩序都没有了,国内的事都顾不过来,谁还有心思去关心国外科学界发生的事?二来当时中美没有任何接触,科技界的民间活动也很少。对牛满江这种比较专业的学科,如果没有专门机构去关注,很难弄清怎么回事;三来60年代中期科技并不发达,通讯与今天相比处于一种落后的状态,传真是稀罕之物,打个长途电话要花费很多,不可能有人跟国内通报情况。

牛满江是不是得益于这些种种不便,不得而知。但他在台湾省的表现却被我们有关部门掌握得透透的,也许正是来自台湾省的情报,让我们更对他刮目相看了。

牛满江1967年到台湾省。凭着他的所谓前期成果,让当时还十分落后的台湾省科技界大开眼界。媒体蜂拥而上,哪个吓人说哪个。什么“震惊全世界声名大噪,获诺贝尔奖希望颇高”、“癌症不是绝症了,核酸可把病治好,牛满江实验收效,试管里溢出奇妙”等等。台湾省的主要报纸都在显著位置刊载了关于牛满江科研成果的长篇报道,使用的大字标题十分醒目。

舆论的鼓噪,很快带来政治上的青睐。蒋介石、蒋经国、严家淦等人先后会见了牛满江,并在1970选聘他为台湾省“中央研究院”院士。

应该承认,牛满江的洞察力和应变能力非常人能比。台湾毕竟只是中国的一个省,牛满江的目标是走向全中国,全世界。

当时中美之间的冰层没有融化,凭一个美籍的身份进入大陆并不方便。但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牛满江马上意识到契机到了。1973年他与美国驻华联络处首任主任布鲁斯同机到达北京,然后开始与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主任、动物研究所教授童第周合作开展科研。现在看,我们无法去责怪我们当时的科学家和各级领导,在闭关自守了好些年后,重新去看世界,不光原来的老人迟钝了,就是本该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也变得木讷。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当时只能从门缝里看,而从这个门缝挤进来的便是牛满江这些少数人。他们身上的表现在当时就是代表着外面的世界。这让门里面的人无法不相信他们。重要的一点是:你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子,怎么去辨别真伪呢?
因此,当时牛满江身上挂满了荣誉:“科学巨子”、“世界著名生物学家”、“世界著名大科学家”、“即将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核糖核酸之父”等等。如果中国的十年动乱不结束,牛满江极可能红一辈子。

拨乱反正后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同样用在了牛满江身上。他的成果,包括在中国的所谓成就,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被质疑得根本不能自圆其说。科学家们甚至说他的工作是炼金术。90年代,因为他多年不出成果,中国科学院给他的每年20万元研究资助也被停止。从此,牛满江的名字几乎退出人们的视野。

从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满江并不被科学界认可的所谓成果一直被当真经反复诵念着,到底是为什么?答案我想有三。一是时代所需。牛满江恰逢此时出现,令人兴奋;二是牛满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认牛满江在科学研究方面还是有一定功夫的。只不过他把本来应该十分严谨的东西变成一种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学的人面前变起了魔术,令人受骗;三是众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峡两岸当时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一窝蜂地哄抬牛满江,听不得别人的劝阻。知道牛满江底细的人有,但主事人听不进去。你云我云的情况下,谁真正懂得什么是科学?就像说中国画如何值钱一样,真正懂的有几个?还不是听这个说好那个说棒,自己也跟着瞎忽悠?牛满江沾的就是这个光。

牛满江如今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据说他现在还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风光,但毕竟是落日黄昏了。然而他曾做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们却不能忘记。恕我改用列宁一句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可能再被蒙骗!

王 溱

Stegy2232019-09-22 16:42:40回复悄悄话润涛阎:“英文原文证据:结论大黑体字:Figure 5 |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颜宁谋略高就高在这里了:一方面,她利用了科学家们两百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大家都不会怀疑她的“结论”–写在图五下面大黑字:“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图5)”会与小字介绍的试验“结果”不符。

根据科学原则,如果科学试验“结果”是“设想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设想工作模型”,她把“结论”应该有的“设想“一词给省略掉了。等于“结果”并不支持她的“结论”,因为结果是“设想”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设想”模型,或者说是假设模型。这就是把读者当傻子玩。”

可以理解这次楼主为了让每一位农民工都读懂而争取面面具到的苦心。文章长点没关系,自己动点手动点脑可试着抓个中心思想什么的。俺也想弄个take home message. 如果Nature2014 Figure 5 标题中有proposed 楼主认为可以通过了吗?

“A PROPOS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润涛阎2019-09-22 16:37:0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她不是逻辑思维欠缺到连感冒发烧但发烧不一定是感冒的例子都搞不懂,我给她解释是徒劳的。显然她是故意捣乱的。也许是颜宁的高级黑,就是让读者明白洗地的是什么水平。

润涛阎2019-09-22 16:33:59回复悄悄话说过40遍了:
颜宁不是拿1966年的假说回应我的质疑吗?看看在这个领域的权威科学家是如何评价我们的论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说:Yan/Maloney的论文是第一个用分子生物学方法证明了几十年前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得出的模型。在此之前是假说,没有证据证明变形真的发生。

基因克隆开始于1973年,在1966年没人知道载体的分子是什么样的,更别提证明其工作模型了。

冥王天蝎2019-09-22 15:26:09回复悄悄话生物界骗子还真不少。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027441

赌城看客2019-09-22 15:03:30回复悄悄话我还是觉得你错怪她了。她在《科学通报》2015年第60卷第8期的第720页的“MFS 超家族转运蛋白结构基础及转运机制”一文中说:MFS超家族蛋白的转运过程,可以笼统地使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交替开放模型(alternating access model)[42]来解释(图3)。这个图3和上面的照片一样。她只是借用[42]OLEG JARDETZKY 在1966年短文中 图1 变构泵的纵切面 Na+左入右出的图说事儿(图中的说明 B 还是错的。
[42] Jardetzky O.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Nature, 1966, 211: 969–970

冥王天蝎2019-09-22 13:22:08回复悄悄话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学生叫教过你课的人为“老师”,这无可非议,是理所应当的,但逢人便称呼“老师”,是不是让人觉得怪怪的?请问,博主是教过你课的老师吗?如果博主教出象你这样的学生,不知博主感到是否尴尬。说实话,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学生,看到你这样逻辑混乱的发言,我真的替你着急。

你怎知我不看CCTV?你不看CCTV,你的说话习惯跟CCTV垃圾节目中的习惯有一拼一点也不矛盾。我不喜欢,我有权评论。

请你指出我说过的哪句话是“气急败坏”,哪里“人身攻击“过你,哪句话说得不是事实。说话严厉了些是真的,但恐怕都是事实。如果不是事实,我绝对收回我说的话。

这里没有“夏虫”也没有“冰”,这里谈的学术剽窃造假行为。你评价我这是“在这儿蹿”,我不认为你这是“气急败坏”,也不认为你这是“人身攻击”,我认为这仅代表你个人的不喜欢,就像我不喜欢你的观点一样,但你阻挡不住像我这样的旁观者(恐怕不只我一个)发言去质疑谴责学术剽窃造假行为。

你说你的“yan老师”“好好一篇文儿”都被我“搅”了,并说我是“高级黑”。我的发言是否“高级黑”,应有博主来甄别。如果博主觉得是“高级黑”,可立即删除我的留言,如此简单,何来你“北京女孩”操心?你的发言我有不同观点,我有权反驳。况且在你的留言中已经在主动反驳我的观点,我当然要回复你,这叫礼尚往来,一点也不“无聊”。

最后问一句,不懂你所说的“X队友”是啥意思。顺便再次声明:拿钱发帖搞政治,死全家;拿钱发帖为“X队友”,也死全家;拿钱发帖搞统战,必死全家。 这算不算你说的“气急败坏”?如果是,往后给你回复时我总在最后面额外再加两个字:哈哈O(∩_∩)O,以表示我很高兴,好不?

Stegy2232019-09-22 12:09:40回复悄悄话记得80年代早期美籍华人教授牛满江与中科院发育所合作研究性状不用通过交配繁殖而(supposedly)传递遗传(印象中是在二种鱼之间)。 大清早新闻连播中首次听到的。不知后来的故事如何。楼主有说法吗?

BeijingGirl12019-09-22 11:55:16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 – 您不看CCTV 怎知其都是”垃圾“节目? 我基本不看看CCTV,可我从一年级就叫X老师。

还说不是X队友呢。气急败坏地人身攻击。yan老师好好一篇文儿都被你搅了,高级黑。 夏虫不可语冰。你自己在这儿蹿吧。无聊。

冥王天蝎2019-09-22 11:26:0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学术造假有时的确给社会甚至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所以通过科普揭露学术骗子不比做学术本身意义小。

润涛阎2019-09-22 10:49:58回复悄悄话楼下,维基对李森科的描述与米丘林遗传学有混淆。

米丘林遗传学等于现在的epigenetic,就是环境直接影响性状表达的同时还把此改变遗传给下一代。在那个年代,没人知道为什么,但没有人说米丘林是科学骗子,因为他的每一个研究试验与他的结论都相符合。没有科学试验的推测,就放在讨论部分,而非放在结果部分。李森科刚好相反:科学试验结果与他的结论不符,就是科学骗子。李森科无法被翻案。李森科的理论来源于米丘林遗传学。

介绍一下米丘林遗传学是怎么回事。

根据哥大教授摩尔根的基因突变(用果蝇)改变性状的基因控制性状的理论,再根据突变速度,信神的教徒们就经过严格计算得出进化论毫无可能从单细胞变成人,因为几十亿年时间不够。但根据米丘林遗传学,根本用不了这么久,因为环境可以改变遗传。摩尔根学派无法理解米丘林遗传学。环境因素怎么可能不经过选择基因突变体就能直接影响遗传?

然而,米丘林的每一个试验都是可以重复的。比如,你把杏树的枝条嫁接在李子树上,长出来的是杏。但你把杏核种下去,下一代长出来的是李子。今天的科学技术,可以把十几个甚至更多不同的水果枝条嫁接在同一棵树上,得到十几种甚至20几种水果,比如有桃子杏苹果梨等等等等在同一棵树上,但把这些水果的种子种下去,长出来的就一种。比如都是嫁接在海棠树上的,那后代都是海棠。

那海棠的基因是怎么进入到枝条上的果实核里边的?至今无人搞明白其中的奥秘。但动物就清楚了一些。比如,女人结婚后越来越像丈夫。还有先父遗传现象。都有科学解释了。就举两个例子:一位华人科学家发明了用DNA涂在有划痕皮肤上可以代替把蛋白质注射到皮肤内免疫针的方法,就是DNA进入细胞后而在细胞内表达蛋白质。DNA免疫法中粘膜免疫效果很好,就是把DNA滴入鼻子、直肠、阴道等有粘膜分泌黏液的地方即可把DNA吸入细胞。这表明男人的精子经过分解后的DNA片段可以通过阴道粘膜进入体内。另一发现也是华人科学家,妇女怀孕早期就几天,便可在她的血液里查到丈夫的染色体,如果怀的是男孩。女人身体本来没有男人的Y染色体,女人是XX,男人是XY。因为在怀孕胎儿还小得肉眼看不到的时候,胎儿的干细胞就通过胎盘进入母体,通过血液到达全身。此时,女人的脸上甚至大脑里都有了丈夫的基因表达。没生过孩子的女人,结婚后未必没流产过,因为胎儿小于米拉大小时就有了上亿的细胞,但此时流产,女人是感觉不到的,不知道流产过。这样,胎儿的干细胞已经进入母体了。母体表达丈夫的基因后就逐步像丈夫。

那么,是干细胞还是DNA进入了嫁接枝条的果实里?别说在米丘林时代,就是今天还是搞不清楚。但我们知道了:DNA顺序不需要突变,就可以直接改变性状,靠的是甲基化。就是把DNA某地方加上甲基便可令该基因不表达(作废)或原来不表达的进行表达。假设杏和李子在基因表达上差20个基因的差别,那通过甲基化说不定就可以把杏核变成李子树。

而且,甲基化的DNA是遗传给后代的。也就是说,一个环境因素就足以改变遗传。这是当年米丘林遗传学就有了的试验结果和结论。只是详情那时不清楚。当然,摩尔根学派那时候无法理解这样的理论。加上米丘林的学生李森科玩弄科学骗术,把试验结果与结论巧妙脱节,就是试验结果支撑不了伟大的结论。本来作为科学论文,有结果不能证明的假设可以放在讨论部分,让后人找到办法证明其真伪。可李森科就直接放在论文的结果部分里。这是无法给李森科科学骗子翻案的原因。他的结论基本上属于米丘林遗传学内容框架。

我们知道,唾液里有少量口腔上表皮细胞,就有DNA。那亲吻会不会导致DNA转移?我们现在不清楚。如果未来发现也当真,那男人也会越来越像妻子,因为妻子的DNA也进入了丈夫的体内表达。但这远不如妻子越来越像丈夫,毕竟女人的DNA进入男人体内的量有限。但精子每次是以亿计的海量,有多少被阴道溶解酶切断DNA长链后的DNA片段进入女人体内,目前无人得知。根据现在的粘膜DNA免疫法来看,进入的量应该不小。植物嫁接枝条,DNA或干细胞就可控制枝条种子里的基因表达,100%回到砧木的种子水平。机理还不清楚。

女人跟几个男人生过孩子,体内任何器官都有几个男人的DNA表达。现在确定的是胎儿干细胞穿过胎盘的缘故。DNA片段如何到了后来的丈夫与妻子的孩子胚胎中而表达导致先父遗传现象,还不得而知其细节。但我们知道现在用DNA免疫法中的粘膜滴入DNA途径是非常有效的,DNA通过阴道粘膜进入体内而表达免疫蛋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然最早是在老鼠里研究出来的。想知道更多的,搜索DNA免疫法或粘膜免疫法,就应该能查到科学论文与实践应用。比华人科学家(记得姓Tang)发现的DNA免疫更早的是在1990年或1991年,发现肌肉细胞直接吞并外来DNA现象,记得是在骨骼肌做的试验,就是横纹肌。

也就是说,摩尔根基因控制性状的遗传学与米丘林环境改变遗传的米丘林遗传学,在现在有了交集的地方,就是基因甲基化导致基因DNA顺序不突变的情况下就可改变性状并把此性状遗传下去,这样两个学派可以互相融合在一起。然而,这与李森科是科学骗子的结论不矛盾。因为摩尔根学派里有科学骗子,并不代表摩尔根学派的理论是骗。这是两码事。哪怕李森科提出的结论未来科学证明是对的,丝毫不影响李森科是科学骗子的定性,因为他把本来属于论文的讨论部分放在结果部分里忽悠读者。那就是骗子,因为科学不接受哪怕半点谎言与欺骗。你没证明的,就必须说出还没证明出来。

李森科还有另一罪恶:在他的带领下,苏联科学家很多都不再追求真理,只要能标新立异能令西方国家的科学家吃惊,什么都敢胡说。比如有一科学论文介绍深翻土地能使土豆增产。这篇文章被耕作学家孙渠看到了,留美的孙渠担心自己被打成美国特务,就极力推崇苏联科学家的成果,就讲深翻土地能高产。结果导致毛泽东四处视察农村,督查是否搞深翻土地了。全国都大搞深翻土地,结果大面积颗粒无收,是导致三年大饥荒的第一原因。大饥荒始作俑者是苏联科学家的谎言论文:深翻土地能增产,被孙渠如获珍宝,立刻在全国推广的后果。可见,科学造假如果有下家实践,其危害有多大。中国造新药投资的,如果都是血本无归,以后也会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

当年3000科学家因为揭露李森科撒谎欺骗而被劳教,但其中没有科学家指责米丘林是科学骗子,哪怕米丘林与李森科都是一个学派的。历史是无情的,最终都会把真相搞清楚。就好比米丘林遗传学是米丘林遗传学,李森科是李森科,虽然他属于米丘林遗传学学派。这与什么学派无关,是科学态度决定的。

冥王天蝎2019-09-22 10:35:39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既然你提到“越俎代庖”,我要告诉你的是,美国大学是教授治校,谁都有权发言,谁的发言都受到尊重,没有什么“越俎代庖”,而不是象你的厉害国总有个什么党委书记在里面掺合着,有哪个教授敢越它的“俎”代它的“庖”?你的思维真的停留在文革时期。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不是,敬请指正。

冥王天蝎2019-09-22 10:13:28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实在看不下去才发言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有权要回复你,与博主无关。文学城没规定我不可以这样发言。当然,如果博主觉得我的发言冒犯了博主,完全可以删除我的留言,因为这是博主的博客,我没意见。至于我是“阿猫”还是“阿狗”还是其它什么“狐狸尾巴”,与颜宁组的工作是否剽窃造假无关。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的是:拿钱为政治发帖,真的会死全家的。我们现在谈的是剽窃造假问题,请别妄顾左右而言他。

北美_原乡人2019-09-22 09:56:51回复悄悄话冥王天蝎:你在老阎博客里频频发言有授权吗?或者你觉得你是老阎肚子里的蛔虫?吹你来美国多久了,怎么了解美国的文化。美国人尤其是做学问的人从来没像你这样越疽代疱的。你这样做太掉老阎的价了。谁知道你在那边是头阿猫还是阿狗的?

冥王天蝎2019-09-22 09:34:16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估计你的年青时期是在文革中的大陆度过的,否则很难解释用“政治”、“狐狸尾巴”这类文革垃圾语言给别人扣帽子。这是典型的文革红卫兵一代人的思维。

冥王天蝎2019-09-22 09:23:07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一句话回复你:谁在这里拿钱搞政治,谁死全家。让你我都来发这样诅咒。

冥王天蝎2019-09-22 09:17:41回复悄悄话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张口闭口称别人“老师”,让我立即联想到CCTV的那些垃圾节目,我想问你一句:你是真的把你所称的人当作“老师”吗?如果不是,那叫虚伪,离造假一步之遥。说句题外话,CCTV的节目十有八九有造假。这个说法可不是我编造的,是我所认识的有名有姓的参与节目的人员亲口告诉我的。看来,天子脚下的北京女孩真是得天独厚,也学到了这些垃圾节目的精髓。还有就是见了人就喊“您”啊“您”啊的,这真的又让我联想到慈溪太后的太监李莲英。

你把提出“一种可能性”说成是“知识体系“并且”不可能崩塌”,借用你的词,这是不是在把这个工作“吹上天”?凭我多年审稿经历,仅仅提出“一种可能性”又没什么创新的草稿是不会被建议任何杂志录用的。注意,是任何杂志。

博主没有或者还没有直接反驳你,就被你臆猜为“淡定”,这算不算是一种肉麻吹捧?谈科学就谈科学,要列出事实让大家判断对与错,吹捧是没用的。我说博主和其导师的工作成就远超颜宁组的工作
是根据博主列出的实实在在的文献资料中的论述得到的。恐怕没人会否定这样的结论,除非你能证明这些文献资料中的论述是不属实的。如果我发现博主列举的资料不属实,当然会毫不客气地指出,但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就是你所说的把博主“吹上天”?

谈到“得奖”“眼红”,以我的观点,拿那个厉害国的奖恐怕不是个吉利的事。看看现在的那些个千人计划受聘者目前正在得到的遭遇或下场就知一二。你要想拿那类奖,最好还是回到你的祖国去工作吧!

剽窃造假就是剽窃造假,任何人发现了剽窃造假都有责任公开,如果属实就该批评甚至谴责。这与其作者将来能否“大富大贵”没啥关系。

这儿是美国,绝大多数人具有美国国籍,你在这里大谈“中国人的勤劳智慧”是来错了地方。建议你说“华裔美国人”。

我仔细检查了下面的留言,没有发现谁在“黑”博主。以我的观察,博主似乎没有你说的什么所谓的“队友”。无中生有,基本可以判定为居心不良。至于你是否真的居心不良,那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另外,也没见谁“把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骂得狗屁不如”,这是否又是无中生有呢?“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如果真的有问题,就该列出事实让大家去判断,谁都有权指出来,这是一种对社会的负责任,而不是为某个人或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或某个党的不倒而服务。

年老的不要以你的年长而自居,年轻的也不要以你年轻而洋洋自得。什么“廉颇老矣”,这种歧视性的自以为的很“幽默”,只有CCTV这种垃圾才会奉为圭臬。厉害国那些招工广告明目张胆的列着年龄限制,说其蠢而不自知一点也不夸张。话又说回来,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的确需要时日。

话说得不客气了些,但都是实话。见谅。

北美_原乡人2019-09-22 08:26:54回复悄悄话冥王天蝎:第一,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还是冲着厉害国来的,搞政治是你的目的。所以跟你是鸡同鸭讲。第二,不要给老阎挖坑或者当他的猪队友。他告发到清华,中国科技部,也就是中国的学术权威机构,就事论事,肯定没有扯到政治。何况老阎在文章下部提到,中国现在每年用于科学技术研发的总投资超过了一万亿。实际上已经接近美国的总投资,并将在明年超过美国。厉害国的钱跟美国的钱一样大,算的是美元。老阎的理论或方法论如果确实厉害的话,他的学生将来学成回国肯定可以拿到研究经费。所以老阎的团队不仅在美国,在中国超过小颜团队也是可以期望的。谁笑到最后就笑的最好, 既然都被扯进来了, 我们文学城吃瓜群众都希望见证到这个历史的。

JohnDenver2019-09-22 06:54:55回复悄悄话李森科冬小麦春小麦的例子很有趣,不知与Dutch famine of 1944-1945是否机理相似,是epigenetic 。他也许观察到了重要现相,可惜由于当时技术能力和忙于政治斗争,错过重要发现。生物学机理真是太多样了。
对两yan争论不了解,不选边。

游海儿2019-09-22 06:32:35回复悄悄话楼下的拿鸡与鸭嫁接=天鹅说事依俺这农民工看那就是猴子与香蕉乘木船=人乘水泥船逻辑不是一样嘛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2 05:32:50回复悄悄话用农民工的语言和逻辑揭穿发表在Nature上的嫁接文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功德无量。

BeijingGirl12019-09-22 03:55:36回复悄悄话Yan老师也承认Yan宁的观点是一种可能性;而您也知道yan宁论文没强调“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因此yan宁的论文知识体系就不可能崩塌,再说破天也没用。人得奖别人也用不着眼红。眼红今年也得不着了不是?

凭心而论严老师用上船下船来比拟虽然啰嗦了点也让我明白了,载体和/或通道里的“人”至少有两种可能性。所以其一的“可能”再有趣再重要,实际到临床的制药,治疗等应用上可能杀敌一百自损八十没什么用。 Yan宁的“可能”尽管让她风光一时,研究成果不能直接转化为实际应用,她将来也无法大富大贵。

唉,本来是希望看到幽默好文的。前几天一网友用东村,西村来讲贸易战的文儿就生动有趣,比拟恰当。

yan老师,加油! 有竞争才有进步,咱中国人的勤劳智慧那是杠杠滴。

BeijingGirl12019-09-22 03:25:19回复悄悄话yan老师是文学城老资格了,应该树立并坚持推行客观公正文明不庸俗淡定hold住的风气。 和人辩论也要有风度,别整的打仗似的文革。不过平心而论, yan老师还是基本淡定的, 除了文章太长了点儿。

说了好几千句的南岸边船上人可能是北船南上的,也可能是南岸北下的;突然又说是 ”鸡与鸭嫁接=天鹅”了?
廉颇老矣 尚能饭否?

还有个别啥啥的队友,是来黑您的吧?就是把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骂得狗屁不如又如何?大家还是认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谁知道骂人的是谁啊?大家来就事论事,又不是要来打倒您yan老师。个别队友就是把您吹上天,和这里几千句的船来人往也没关系啊。

smithmaella2019-09-21 22:16:38回复悄悄话清华大学自194??9年就是一座闫王殿。”大师”们一个比一个牛B,且互相拆台、互相瞧不起。培养的学生号称又红又专,结果是谎话连篇、自私卑劣,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如果国家社会给清华大学的钱分给其它高校,相信它的利用效率要高的多,因为清华大学左的出奇、资源、人力消耗很大、真正用在刀刃上的大打折扣。你看看清华的领导动态,全国全世界访问,签署狗P没有用的战略协作协议、搞了个奇皅的亚洲大学联盟。清华啊淸华,能不能消停一点儿,真正把民脂民膏用在正道上,

冥王天蝎2019-09-21 22:01:45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另外,文学城是美国网站,准确地说,是美国的中文网站,并非“中国”网站。怎么你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知道?

冥王天蝎2019-09-21 21:50:00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在前面早已经留过言,谈到的就是因为造假代价太小所以才会不断造假,尤其是在目前的那个厉害国。我佩服的就是博主这样的勇气,让骗子的伎俩大白于天下。为民除害,不仅没有不妥,而且值得称赞。颜宁组的这个工作是在厉害国做的,与美国无关。你去网上搜搜,你就知道有多少清华大学的论文被撤稿。说句你不爱听的,你的发言就是在纵容论文造假。那个厉害国居然发奖给骗子,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其实一点都不奇怪,那个厉害国已经病入膏肓了,已经听不得良言,不出这么荒唐的事才奇怪呢。

Christmas382019-09-21 21:28:01回复悄悄话后天获得性状跨代遗传,已经为生物医学界认可,目前学界正在大力追寻背后的“跨代表观遗传机制”。简单科普一下:孕期非常重要,对后代性状影响很厉害。
obese mom— highly likely obese son/daughter;
asthmatic mom— highly likely asthmatic son/daughter.

In both cases, genetic (susceptibility) and environment factor (via epigenetics) are involved.

Christmas382019-09-21 21:20:19回复悄悄话无关/不关心阎颜争议,但是觉得有必要发表一点看法,要为李森科历史地位发一声:

50年代把李森科的“获得性性状”和”经典遗传学“对立,上升到阶级立场,是很遗憾的事情。科学应该尊重事实,尊重实验结果。

查了一下中文百度百科、自由百科等,百度百科 “李森科事件”有如下一段,复制如下:

“李森科学说:李森科认为遗传不仅是称为基因的特殊物质的作用,而且是与细胞或体内所有的物质都有关系。根据他的说法,由于环境的变化,生物体的原来代谢要求得不到满足时,生物就大都要死亡,但也有一部分生物由于新陈代谢发生了变化而从其他生物体中分离了出来。因而生物的遗传性既是保守的,但普通身体某一部分的新陈代谢变化影响到生殖细胞的形成过程时,这种代谢变化就会遗传下去。如果承认这种法则,就可以人为地控制遗传性。此外李森科还提出过进化乃是一个物种飞跃地变成另一物种的过程的理论。”
--------------------------------------
这个说法在今天看来基本是站住脚的。在当时情况下也较好的解释了“米丘林1894年,把苹果枝条嫁接到野梨砧木上,获得了苹果的新品种-苹果梨(或梨苹果)”。经典遗传学派没有尊重“苹果梨(或梨苹果)”这一事实。
------------------------------------------------
从1996年真正发展壮大的表观遗传学机制,为“李森科学说”的提供了支持。是的,if your grandma was obese, you are highly likely obese too. 时代杂志2000年左右一期封面文章就是科普介绍。

有兴趣的可以一读。

谢谢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21:14:41回复悄悄话冥王天蝎: 这篇文章不应该有中文的版本,尤其不应登在文学城的博客里。美国学术界的事情怎么能到中国的文学城来解决?你们既然来美国那么久的,不会不知道吧,每个大学都有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告到哪里去。并且说实话,这篇文章写成应该是先写成英文的,然后翻译成中文。文章就不会松散,冗长。尤其是那个什么坐船的例子,翻成英文牛头不对马嘴的。

smithmaella2019-09-21 21:09:40回复悄悄话结构生物学家颜宁教授主要致力于跨膜运输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真核生物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和钙离子通道等一系列具有重要生理与病理意义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结构,为理解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及药物开发提供了分子基础。

smithmaella2019-09-21 21:07:01回复悄悄话2019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授予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邵峰研究员和普林斯顿大学颜宁教授,奖金各一百万元人民币。

润涛阎2019-09-21 21:04:32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论文不是关于白天鹅黑天鹅,是论证: 鸡与鸭嫁接=天鹅
明白不?

有码无门2019-09-21 19:38:34回复悄悄话北美原乡人:

润涛是可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只要其一点是经受不住攻击的,整个体系就完全崩溃了!

俺连润涛的原文都没看完,但俺能反驳你。因为你这个是常识和逻辑错误

冥王天蝎2019-09-21 18:21:13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看了半天没看懂你到底在说什么,逻辑混乱,不知所云。感觉你跟以前那个叫什么的(S开头的),又犯了枉顾左右而言它的毛病?如果你是故意搅浑水,就不值得我再答复你了。另外,用“小”什么称呼人的,基本可以判定你在中国呆的时间是很久的,深受中国文化影响而不想改变,或者叫顽固不化。美国文化里没人用“小”或者“老”来称呼别人的,用这样的称呼并非什么尊称,其潜意识里就是一种等级观念+年龄歧视,而这正是美国人所忌讳的。你用的中国文化里流行的那种“和稀泥”的做法在美国是行不通的,很可能起的正好是反作用。说得不太客气,可是我得说实话。见谅了!

blue6albion2019-09-21 17:35:45回复悄悄话大侠费心解释,农民工大概看懂了:

1) 哪怕4图都全了,还有逻辑漏洞要补;
2) 用”已发表数据”补漏,但模糊化到底谁发表的;
3) 其实只做出3图,第4张是假想示意;
4) 就那3张,也不全针对一种载体一种被载物。

blue6albion2019-09-21 17:26:10回复悄悄话虽然长江大势自西向东,武汉段可大致是由南往北。武昌在江东,被汉江隔成南北的汉阳和汉口则在江西。所以文中的南,北码头应该是东,西码头。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1 16:18:08回复悄悄话撤博文不是博主的作风,这个系列估计在这儿得呆上十年八年的。出来一篇就一个劲儿喊博主算了停下的人,您自己先算了停下吧,找点儿别的事打发时间自娱自乐的好。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15:42:43回复悄悄话再刁难一下,老阎在这里这么实在没必要为农民工写那么长的文章,并且中间有不少重复的部分。如果说小颜说"所有的天鹅是白的"。老阎只需一句话证明”我这里有一只天鹅是黑的” 就足够了。

梁慎勤2019-09-21 15:36:31回复悄悄话回复 ‘ParamusNJ’ 的评论 :

刚刚除了的新闻:
2019年度求是奖揭晓 杨振宁、颜宁等获奖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9/430781.shtm

颜宁的贡献在揭示原子分辨率结构。

润涛阎等人在揭示机理方面的贡献是否也应该奖励一下呢?

求是奖可能国内很多科研人员也是不完全认可的。只有时间才是最终的裁判者。只是那个时候当事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不过当事人对最终的裁判内心应该是有点数的。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15:33:29回复悄悄话冥王天蝎下面的回复表明老阎目的是两层:一是证伪(证明小颜是错的);二是证实(证明老阎王是对的)。不要忘记从整体分析和逻辑上来看, 这是两个独立的事件(Independent Events )。也就是说,证明小颜是错的并不必然的导致证明老阎是对的。对我们广大农民工来说,我们没有看到,也不可能看到老阎已经获公认的成就和确切的文献资料。对小颜也是如此。虽然她也在第一流杂志上发表过文章,并且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和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所以在双方都没有确证的公信度的前提下,广大农民工只能认定老阎的证伪和证实在这里是两个独立的事件。从数学统计概率上来说,老阎证伪的可能性概率是0.5,证实的可能性概率是0.5。老阎想得到证伪和证实双赢的概率可能性是0.5×0.5=0.25。所以从统计概率上来说老阎还是放弃了吧。难怪小颜不回答你们,因为你们双赢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ParamusNJ2019-09-21 15:21:43回复悄悄话2019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则颁给了中科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邵峰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颜宁。

结构生物学家颜宁则主要致力于跨膜运输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真核生物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和钙离子通道等一系列具有重要生理与病理意义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结构,为理解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及药物开发提供了分子基础。

ParamusNJ2019-09-21 15:20:01回复悄悄话可以借助一下方舟子

Dalidali2019-09-21 14:57:06回复悄悄话另外,这个话题一开始我就觉得是不是“天命”啊, 两个“YAN”!

前面说了, 我几十年来看到钱学森,就会联想到李森科!
今天突然明白,原来名字里都有个”森“啊!
钱学森搞导弹可以, 不应当跨行去谈农业问题,否则就成了几十万斤粮的”田学森“了! 巧吧?! 🙂

Dalidali2019-09-21 14:46: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另外,阎先生是不是也应当装个最好的VPN, 如NORDVPN, 付费的也就每年不到100美金。 应当会更安全吧!
学电脑的给大家科普一下吧!

梁慎勤2019-09-21 14:03:42回复悄悄话我觉得润涛阎可能要注意电脑安全,避免电脑被黑客侵入。你现在对颜宁的指控比较严重,甚至对施一公都会有负面影响,所以他们一定是会想办法反制你的,其中一个途径可能就是让黑客侵入你的电脑,对你造成威胁。当然,我这么猜测点小人之心了,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关于电脑安全,一方面要注意及时更新,开启windows 10 自带的防毒软件 Windows Defender Antivirus,另一方面就是不要打开来路不明的文件和链接。另外也可以购买使用 malwarebytes,我觉得这个软件还是不错的。另外,有电脑方面的问题,google一下一般都能找到答案,许多还有视频解答。

林向田2019-09-21 12:46:5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的记忆没有错,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是武昌到汉阳。南北码头,上船下船的比喻非常形象。

冥王天蝎2019-09-21 11:33:07回复悄悄话最重要的是,博主及其导师已经获得的、已被公认的成就(博主已经提供了确凿的文献资料作为证据)已经远超过颜宁组作者。而颜宁组相关工作的所谓“成就”正在受到合理的质疑,包括在其所发表论文后来自博主的批评性英文评论,作者该给出明确答复或反驳,否则,博主的质疑就是默认被肯定。如果是这样,颜宁组的该项工作不适合在任何杂志出版,更谈不上是“成就”。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1 11:24:31回复悄悄话科学家确实同时做运动员和裁判,因为科学论文一旦发表,就开始了一场多半没有结束哨声的比赛,除非发表的论文被撤。

冥王天蝎2019-09-21 11:10: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目前没听说过因学术造假而被人起诉的,正相反,我倒是听说过不少因学术造假而自动或者被开除离开学术界的著名例子,例如低温核聚变丑闻的两个化学教授。那个叫农民工打磨芯片骗取上亿科研经费的名字叫陈进的骗子到现在也没见谁起诉他。另外,我没发现博主文章中有关揭露论文作者隐私的陈述。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10:48:35回复悄悄话说错了,应为不能同时当法官又当原告

BeijingGirl12019-09-21 10:42:55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观点是“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吗? 如果不是, 那这些啰嗦不是全都白啰嗦了?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10:41:16回复悄悄话By common sense ,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老阎不能同时当律师又当原告。你怎么知道真理就在你手里了?除了本行业专家成立一个专家小组才有能够做出判定。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你的Case法院根本就不会接受。既然事情根本就不会有结果,为什么大费周章,浪费自己也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精力。再一点就是大家不得不承认中国人传统文化中有爱揭人的隐私,搞内斗劣根性一面。这一点应该向美国人学习。本人在前15名的大学也呆过近十年,印象中没有任何的教授和学者批评或者攻击其他在同一学校或者同一个学术领域的任何同事。你觉得人家做得不好不够,你就应该拿出自己更好的来证明自己。这在方法论上也是对的,打压人家并不会让自己更强大。

BeijingGirl12019-09-21 10:40:56回复悄悄话我的专业和葡萄糖不搭旮,就是看这么一大篇好玩儿。人郎道一句话就说清问题,差距怎么那么大呀。

自己的水平, 不是靠说别人水平低就能变高。 我倒是同意“北美_原乡人”说得一些话。 心平气和就不能搞科研了,非整天来文革那一套,危言耸听,有意思吗?

有本事, 就用自己的成果去证明另个观点不对吧。 也在顶级或者同一个杂志上发表。 那才狼道呢。 都那么老大不小的人了,瞎啰嗦个啥呀。 颜宁的观点是“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吗? 如果不是, 那这些啰嗦不是都全啰嗦了?

冥王天蝎2019-09-21 10:05:44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那个不是“一点瑕疵”,是很严重学术道德问题。“第一流的杂志,第一流的编辑和Peers Review通过的”论文出现误判的例子比比皆是。博主指出颜宁组论文中的严重问题与论文作者人本身是否十全十美以及作者的其它工作如何并没有明确的逻辑上的关系。“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也不能证明她的这项工作就没有严重问题。如果确有严重问题,只能说明“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是严重失误并该追究责任,否则美国纳税人也不会答应的。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09:46:10回复悄悄话隔行如隔山,老阎再科普像我这样的笨博士也没有几个人能看得懂。所以估计不会有几个人能够判明你们谁对谁错的。人家小颜的文章也是第一流的杂志,第一流的编辑和Peers Review通过的。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都证明了她的成果和成就。当然,没有人会在所有方面都做得十全十美吧。所以不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因为一点瑕疵而否定的一切。

冥王天蝎2019-09-21 09:26:21回复悄悄话应该是徐晓冬不是徐晓东

Stegy2232019-09-21 09:25:20回复悄悄话“朗道一句话就令李森科闭嘴了。他说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时还是有处女膜。”

100%的农民工都懂大物理学家朗道这句话,但恐怕99%农民工并不真正懂生物学中“获得性不可遗传”是啥意思(李森科属于后来被科学彻底否定了的获得性可遗传学派)。 农民工都知道长颈鹿的故事。长颈鹿脖子为啥那么长?因为他们每天伸长了脖子吃树枝上的嫩叶。这样一代一代脖子越长越长 (:-) …

冥王天蝎2019-09-21 09:24:37回复悄悄话最近徐晓东在武术界打假,很值得钦佩。武术界骗子也太多。

冥王天蝎2019-09-21 09:15:55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同样的错误,不知而犯和明知故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行为,正如博主文中也已经特别指出的。前者当然不可避免,而后者应受谴责。你不觉得应该是这样?

lxwen55272019-09-21 09:10: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把硬盘从坏电脑取下来,买一个USB Adaptor, 也许可以读出一些内容。
有些数据恢复公司也可试试。

润涛阎2019-09-21 09:09:03回复悄悄话作假不作假在科学上有时可以非常简单区别开的。比如,是地球围绕太阳转还是反过来,科学家是非常容易鉴别的。比如李森科的骗术逐步被揭穿,是当年那些李森科的拥趸们后来追悔莫及的。一些非常明显是骗术的,不被揭穿,就是对下家投资人的犯罪。

冥王天蝎2019-09-21 09:08:43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不同意你的观点。搞科研是来不得半点马虎和虚假的。一是一,二是二,必须要搞清楚。没有这样的态度,是不适合做科研工作的。这与你是哪个国籍、是男是女、信奉什么教、年老年轻等等都无关。很遗憾,科学结果的对与错,是不依赖于人的感情的。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09:03:39回复悄悄话并且生物科学,尤其是医疗生物科学,人体科学之类领域的研究是非常复杂的现象,永远没有什么绝对的真理之说,太多的Unknown and Unknown Unknown。所以应该允许人家犯错误。比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PR几个月前报导过,99%以上的对阿兹海默症的研究和理论都是错误的,所有的投资研究都是没有有效没有结果的。投入了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能说他们都是作假吗?

北美_原乡人2019-09-21 08:55:11回复悄悄话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作为吃瓜群众的唯一好处可能就是旁观者清。山到成名毕竟高, 老阎和小颜都是值得称赞的来美国在自己的领域之内很有成就的中国学者。是否从一开始学术上就应该互相协商,互相提携,或者强强联手嘛。我觉得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去批评批判人家,还不如自己做出更多更好的成果。所以,老阎就算占了理,男不跟女斗,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在文学城上博客上一发怒,大伙都举座不安了。

润涛阎2019-09-21 08:54:59回复悄悄话把通道CFTR也嫁接在里边,那CFTR也是载体了。所以,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不能随便靠嫁接拼图。除非已经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才行。可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其工作模型也早就知道了才证明那是载体的。这里没有可以狡辩的丝毫空间。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也就早就知道了它们的工作模型了。因为载体不是只靠速度能决定的,CFTR就是教训:根据速度,它是载体,而事实上它是通道。把几个通道嫁接在一起,大家都成了载体。这不是科学,这是魔术师的大变活人忽悠。

冥王天蝎2019-09-21 08:50:14回复悄悄话原以为颜宁组的工作还不错的,通读完这篇文章后,给我感觉就是,颜宁组的这项工作是个很一般的研究,甚至工作机理都没有完全搞清楚。实际上就是提出了个假说,出版任何杂志都觉勉强,居然能在《自然》刊登也算是个奇迹,这也说明在《自然》这种高影响、带有商业性的杂志发表的论文的参差不齐性。而靠这种研究结果(还称不上是“成果”)被业界把其作者评为美国院士,一方面说明这届评委不总是(或者不想)认真负责(或者水平是受质疑的),另一方面也说明某些美国的院士也是徒有虚名的。至于那个厉害国的院士,有不少科研水平甚至低于美国的博士后,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就更不值一提了。

润涛阎2019-09-21 08:38:14回复悄悄话说明我写得还不够啰嗦?

如果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里边,表明那可能是载体,也可能是通道。无法辨别到底是一个方向过来的,还是能转回去。没证据证明不是从外面转运过来还没出来,就无法排除那是通道的一个方向变形。

就好比在北码头看到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排除那人是从南码头过来的还没下船,就表明那船可能走一个方向:只从南码头到北码头。那就是通道而非载体。必须有从北码头回到南码头的证据,就必须有在北码头上船,且必须能排除此人不是刚从南码头过来还在船上才行。

这么简单的道理,99%的农民工能听明白,1%的搞不懂是可能的。

Stegy2232019-09-21 08:24:08回复悄悄话提构象循环图应该并不依赖于确认结合的底物/糖是南码头上的还是北码头上的呀?

Stegy2232019-09-21 08:22:04回复悄悄话“没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怎么可能分别出在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

This is a fair question. 从科学探索抱根问底的角度讲提这个问题没错。但不清楚这怎么就要击垮颜宁在Nature2014中提出的工作模型了? 看来俺连自称农民工都不够格了。

构象循环图中在每二个相邻构象间都用正反二个箭头表明这是个可逆过程。另外示意图上一般二个箭头一样长但并不代表速率是一样的。所有这些细节都有待生化/生物物理动力学研究。“四构象循环图”(或五构象,六构象…)都用正反箭头。如顺时针循环一次是把底物/糖转运进细胞,那逆时针循环一次就是把底物/糖转运出细胞。所以提构象循环图应该并不依赖于确认结合的底物/糖是南码头上的还是

润涛阎2019-09-21 08:09:12回复悄悄话现在我也搞明白怎么设置了。当初要是来到博客喊一声,就省了我很多时间。

因为是新的,就听客服的。那个客服技术员们真的不可思议。第一个非常热情,远程帮我查看系统,还重新装了操作系统,还是搞不定。一个下午到晚上,我也都在电脑上听他指挥,晚上都没吃晚饭,好几个小时,他最后放弃了,说明天再说。第二天他没联系我。我再连线,就是另外的客服技术员了。四天换了四个不同的人每天都整天在远程操控折腾,最后那人很糟糕,给我接通了私人电脑软件专家。那专家说我要付费,因为他不是客服,是自己的公司。我说算了,我可以退货电脑,刚买的新的就不工作可能是HDMI的硬件接口不通,他只搞软件。

你说display上的调控。这我知道。第二个人说我的ASUS跟他们DELL的不匹配,需要我买一个DELL的换上看看。他还建议用VGR接头,不用HDMI接头看看。我就去买了cable,一头是VGR接口。结果是一样的。现在,两个cable都可以用,就是效果哪个好,我看不出来差异。这个可以调,显示出你接的是HDMI或VGR接口。自己可以换设置用哪个接口。

我最后决定自己慢慢学,电脑是工作的,就是大屏幕没有信号。我记得XP时需要F8 键切换屏幕,Windows7 自动接上两个屏幕都显示。想到也许该按哪个键吧,可能不是laptop的HDMI接口硬件是坏的,就自己琢磨Windows10的设置,才发现里边有display选项,这可是用了我很多天 才到设置那里学东西。电脑盲啊。不明白客服怎么会连这个都没搞懂。不可思议啊。问题就出在了我认为他们能操控就能解决。他们能在远程操作我的电脑设置的,可以重新装操作系统。那就不是设置的问题,而是有大毛病,比如硬件。我太高看他们了。

他们远程测试的结果说我的硬件接口没问题。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搞得我满头露水。最后在我决定退货那一刻才发现我自己可以改设置就完事,因为最后那个客服说他们不会再在我的电脑上花费时间了,只能去花钱自己解决,他们没学过这类问题的解决办法。我才自己琢磨一下再说退货。就这样解决了如此简单的问题。想起来就好笑。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三个客服说我的电脑不在美国,在亚洲。他没睡醒?那名字估计是老印,或者是小印。能远程操作我的电脑,竟然搞不懂我的电脑在哪国,不可思议。下一个手提我买苹果机。硬盘里的主要是我很多照片没放入狗哥的图片里。后悔啊。不过,也许能拿出来。

BeijingGirl12019-09-21 08:06:1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那您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干吗要用好几千句?

yan宁要强调她的成果,当然只论说她的可能性。这没错。如果她说了没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才是崩塌而您恰恰没能说明这一点。反复啰嗦两种可能性。真逗。

有码无门2019-09-21 07:55:41回复悄悄话再睡四万,资本家也有可能跟颜一起骗啊!

是不是一起骗最终取决于利益衡量。

收益最大化是资本和资本家的本性

有码无门2019-09-21 07:51:39回复悄悄话怎么跑这里来了?俺以为不让说鸡巴,所以改成几把又贴了一遍

如果言论自由居然不包括鸡巴,显然也是虚假的言论自由

有码无门2019-09-21 07:49:08回复悄悄话太几把长鸟!

既然是给俺们农民工看的,就得用农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这么长。

支持润涛扒皮伪科学,鄙视润涛贬低王洪文同志,抬高拖拉机手的反动本质!

有码无门2019-09-21 07:48:02回复悄悄话太鸡巴长鸟!

既然是给俺们农民工看的,就得用农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这么长。

支持润涛扒皮伪科学,鄙视润涛贬低王洪文同志,抬高拖拉机手的反动本质!

在水四方2019-09-21 07:39:26回复悄悄话而且中国人的劣里面除了崇洋媚外,还有崇拜权威。颜现在两个都站上了。有胆敢去挑战去发现颜的拙劣,这种人在中国人里面本来就少。更何况这种发现还需要强大的逻辑分析甚至一点科研精神。不过如果真发现哪个制药公司在和她合作而给予警醒,处于利益考虑他们会去细究

在水四方2019-09-21 07:33:52回复悄悄话楼下说窝里斗的,是脑子不清楚窝里斗的概念?这明明是中国人缺乏的严谨精神,敢于发声,敢于揪真。窝里斗,文革才是窝里斗的典范吧。敢于发真言的人在窝里斗的时候是被咋整的?大家都知道吧。

西游子2019-09-21 06:37:30回复悄悄话窝里斗劣根性表露无遗

西游子2019-09-21 06:35:09回复悄悄话楼猪心眼比针眼小,就装自己那点陈年芝麻烂谷子的破事

润涛阎2019-09-21 06:19:47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是的。不怕强对手,就怕猪队友。

润涛阎2019-09-21 06:08:46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李森科的故事也在中国搞得天翻地覆,当年著名遗传学家叫李景均,因为反对李森科的理论遭到批判,他胆子特大,带着老婆孩子逃到广州,夜里逃到香港。后来回到美国。李景均的故事非常震撼,因为他逃跑前竟然邀请他的同事到餐馆搓一顿,暗示要永别了。朋友吓得不得了,以为是自杀,他说不是的,有活路,闯一下试试。结果是:他跑到美国去了。在毛泽东时代,那是掉脑袋的事,他竟然在逃跑前请客。他朋友没出卖他。他看人准,知道那人不会出卖他,他跑成了。

润涛阎2019-09-21 06:01:18回复悄悄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不是武昌到汉口,而是武昌到汉阳。当然,也许我记错了,但不影响我的比喻。我记得去参观当年的兵工厂所在地,就是“汉阳造”,是在武汉长江大桥附近。当然,几十年了,也许记忆有误。知情者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把文章改成汉口,如果不是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不是汉阳的话。谢谢!

润涛阎2019-09-21 05:51:08回复悄悄话楼下,只要得出“在北码头船上有人”有两种可能,那她的论文体系就坍塌了。她的论文基础就是以一种可能为前提的。就好比有人研究感冒,得出结论:只要发烧就是感冒。如果有人发现另外一种疾病不是感冒也发烧,那“用发烧断定感冒”的体系就失效了,不论多少论文,都毫无价值,因为发烧未必就是感冒,你用发烧定性感冒是违反事实的。感冒发烧,但你不能用发烧定性一发烧那就是感冒。

那颜宁为何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她的逻辑思维能力会低到如此程度?可能性几乎为零。当然,如果她承认是逻辑思维能力在农民工之下,我也没办法否定。否则,那就是玩人的。二者必取其一,她没办法反驳。这就是科学的厉害之处,它与什么人提出来的毫无关系,就是玉皇大帝说出来的,伪科学就是伪科学。有整个苏联中央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强顶,李森科的骗术还是被揭开了。而且,地位越高,名气越大,摔下来的后果越惨。王洪文副主席当面指着邓小平的鼻子说:“十年后看结果!”嚣张至极。

Wtp0032019-09-21 05:24:13回复悄悄话”我本来就是写故事来着,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研读了她的论文,才发现里边竟然是这样的内容。”

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功不可没

枕寒流2019-09-21 04:53:14回复悄悄话赞认真执着的科学精神。您没联系普林斯顿和美国科学院吗?国人还是看老外脸色行事的。她已经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国内谁去管?发给普林斯顿大学,要求调查,一定会有回复的。小颜尽快和老阎联系,争取在华人内部解决问题。否则事态扩大,无法预测你的结局。沉默并不永远是金。

Dalidali2019-09-21 03:04:38回复悄悄话WINDOWS 7, 8, 10, 都有许多问题。
没用过WINDOWS 8, 但7,10的双显示,多显示,或到PROJECTOR, 连线和设置都很简单,都是让外行人首次能在1到5分钟左右完成连线和设置。

屏幕空白处,右点(RIGHT CLICK), 选DISPLAY SETTING. 或类似能找到“DISPLAY SETTING”的操作。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的窗口可以说是,Self-explanatory, 非常简单。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 的同一菜单里也应当有 MULTITASKING, 可以让不同显示器同时显示不同的软件或文件或窗口。都应当在几十秒到几分钟内搞定。

您那宝贵的时间,太可惜了! 🙂

aussie-22019-09-21 03:03:39回复悄悄话武昌,汉口…我晕菜了

BeijingGirl12019-09-21 03:00:30回复悄悄话”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证明他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还是从北码头上船了的“ — 所以说这两种情况皆有可能呗?

Yan宁 想要的可能就是她的”对“;
yan 大师想要的可能就是你的”对“ 。

润涛阎2019-09-21 02:49:44回复悄悄话回复 ‘闲人1’ 的评论 :
回复 ‘闲人1’ 的评论 :

1. 扩散慢的,有的也是通道,比如CFTR就特别慢,一直当通道研究来着。CFTR基因突变,吃的盐里的氯离子无法被快速转运,是白人的第一大遗传病。科学家用活体蛋白研究发现它是氯离子通道,而非载体。

2.你说得对,她的论文有欺骗性。最具欺骗性的地方在于: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里边,她就说那是从里边进去的。而事实上,极可能是从外边被转运到里边还没出来。就好比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她就说这是北码头的人刚上船的照片。而她没做标记,无法证明那人不是刚才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标记葡萄糖分子,就等于给乘船的人发船票或身份证,可以区别到底是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的还是从北码头刚上船的。她的这个骗局一旦被揭穿,整个论文体系当即坍塌。她的另外的骗局是嫁接拼图,在文章结果里讲是预计会发生,但在结论给出时就把预计会发生的模型变成了令人相信那是被她证明了的结论,就没有了predicted定性了。她应该在图5的结论里这样讲:A 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就等于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样。她的拼图不完整就给结论,根本就没有那是载体的证据。比如她在2015年用麦芽糖代替葡萄糖卡住载体,就说那是葡萄糖进入载体了。而事实上,如果那是通道,结论也是一样的,反正就是卡住了。她的门闩理论到底是真假,她没有给出研究证据,连照片都找不到,更别说活体的科学试验结果了。

Dalidali2019-09-21 01:21:28回复悄悄话关于Laptop双显示,多显示。非常简单.
我办公室的DELL Laptop设置成三显示,Laptop小屏幕,两个大显示屏, ~25寸左右。
家里的DELL Laptop 双显示,一大一小。

非常简单,都是我自己时不时根据需要调换。
1. 在DESK TOP(屏幕上)任何空白处,RIGH-CLICK. 在菜单上选 DISPLAY SETTING.
2. 在左边的菜单上选 DISPLAY。(如需要,也可选下面的MULTITASKING).
3. 在右框,下面的 MULTIPLE DISPLAYS 里选您需要的显示方式。
———————

如果有问题,注意一下您显示器的显示选择(HDMI,or VGA, or DISPLAY PORT)是否和计算机的选择一致。

Dalidali2019-09-21 00:52:00回复悄悄话李森科!
早年,在北大图书馆2楼,有个外文图书室/阅览室, 里面大多是盗版的外文图书和期刊,需要阅览证(或研究生证,或员工证吧)才能进入。 我是1982年在这个外文图书室看到“李森科”这本书,记得书名叫《李森科沉浮录》吧。
书不厚,一口气读完,当时相当震撼! 记忆非常深刻!

那个时候,在钱学森倡导到的”人体工程“的带动下, 有些院校(包括清华大学)搞了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或测试项目,北京各种带功讲座,表演,尤其是部队大院的带功讲座如火如荼! 直到现在,我看到钱学森的报道,时常会浮现李森科这个名字。

Dalidali2019-09-21 00:25:35回复悄悄话文章长, 就一个一个说吧。
“电脑坏了,里边的东西拿不出来了”, 千万别“格式化” (format),一定要把硬盘保护好。 以我的经验,很可能有办法把硬盘里的东西找出来。 大概8, 9年前, 我两台计算机前后几个月内“坏掉了”, 启动不了。 两台都是WINDOWS系统, 一个我常用, 另一台太太常用。 我上班时, 太太把一台拿去让人修,format了硬板,里面的东西永远消失了。 里面许多珍贵的照片和视频没有了。 是我一生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另一台,我打电话到附近的商业计算机修理部, 记得是花了不到200美金, 工程师用一个外接硬盘或DISK,通过LINUX操作系统可以显示硬盘上的文件。 他给我演示了一下通过COPY/PASTE 把文件转到外接硬盘上。 他让我把他的LINUX盘子带回家,转完后还给他。 我大概花了2, 3天才转完。 我至今记得那个胖墩墩的工程师的模样! 非常感谢他。

达姆TU2019-09-21 00:03:28回复悄悄话我没经历过文革,原来文革就是这样?那我希望多来几次文革。

———————————————
rz 发表评论于 2019-09-20 18:54:29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为什么文革时老干部能被打死。 中国人的内斗本领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国科学界讨不来一点对你有利的说法, 还在这不依不饶,我确实对你很失望。

cloudhk2019-09-20 23:56:01回复悄悄话搜了一下李森科事件,第一反应是前苏联那些反对他的科学家好勇敢啊,都被下大狱了。切尔诺贝利事件里也有很多科学家反对官方说法。不过网上对他后来的下场很少说,就这么翻篇了?没有追讨科研经费,也没有入狱?

闲人12019-09-20 23:49:31回复悄悄话大师,看看农民工的理解对不对。 细胞膜上有些高分子是通道,有些是载体。 以前办法就是看扩散速度,看浓度就可以了。 快的就是通道,慢的就是载体。 当然膜上有很多结构。快的其实搞不清是不是有些机构开后门,成了通道。慢的肯定是载体。 不过慢的载体是不是走的你研究的结构就不肯定了,然后,大师就搞了一个标记扫描的办法发现那玩意真的是经过大师研究的结构,是载体无疑。当然,这个载体怎么个载法,是不是就是像大师们设想的喇叭,却也是无从得知,必须录像,眼见为实。然后小颜出马搞了个冷冻拍照法,搞到了一张喇叭口的图,当然,她只搞到一张开口朝里的吃糖图,没有搞到另外一张,于是借鉴其他图就大概大概了。 这个肯定是不对了,不过,科学里先猜后证实还是很多的。 。。。。。不懂理解得对不对。

非否2019-09-20 23:12:36回复悄悄话知道网球公开赛的理念吗?

sensei321 2019-09-20 20:13:11
大师:我相信,即使我们都把你这篇大作转给小颜,小颜也懒得搭理你。因为…恕我直言了哈,你俩现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非否2019-09-20 23:09:51回复悄悄话赞较真。赞实名

zhonghuaren2019-09-20 22:17:01回复悄悄话这个要转。除非施非母卷入政治斗争、否则没人来把她拎着小辫揪出来。

pconline2019-09-20 20:36:55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打假!!!

笨企鹅2019-09-20 20:16:45回复悄悄话我外行人,这次看懂了,好像有道理。

sensei3212019-09-20 20:13:11回复悄悄话大师:我相信,即使我们都把你这篇大作转给小颜,小颜也懒得搭理你。因为…恕我直言了哈,你俩现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闲人12019-09-20 20:11:24回复悄悄话老阎,农民工还是农民工,不肯读书怎么办。农民工看人和女人打架,还是很感兴趣的,最好的办法是抓头发,女人头发长,是个弱点。 不过现在女人不出门,毛都抓不到,你这大师翻来覆去叫阵,那天女人突然冲出,抓了你的卵怎么办。

润涛阎2019-09-20 19:14:21回复悄悄话当年布鲁诺没跟谁讨说法,就是坚持真理而已。事实上,不论布鲁诺是否投降,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迟早会被接受的事实。这是科学的强大生命力与独立性决定的,它与利益毫无关系,任何利益也阻挡不了科学真理。只是时间问题。斯大林赫鲁晓夫都无法永远给李森科站台,教堂也无法永远不承认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事实。

润涛阎2019-09-20 19:07:37回复悄悄话当年,根据李森科的理论继续搞下去的下家,统统以失败而告终。那时候的苏联和中国都是公有制,钱都是国家的,没有私人企业投资。现在不同了,很多私人企业想造新药,要么是为了发财,要么是自己的亲人得了某病,尤其是追星族对科学不了解的投资人。即使是科学家,也未必有一流大脑能明察秋毫,何况是发表在国际一流杂志的论文了。

没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怎么可能分别出在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

我不敢保证100%的农民工看到这里会搞明白里边的猫腻,但我保证99%的农民工明白: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证明他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还是从北码头上船了的。

这骗术一旦被捅破,整个论文体系就坍塌了。我相信农民工弟兄有这个理解力。分子做了标记,就等于有了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证。否则,分子跟分子是一模一样,无法辨认哪个是哪个。这道理农民工能听懂。何况清华大学或中国科技部的官员们了。

rz2019-09-20 18:54: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为什么文革时老干部能被打死。 中国人的内斗本领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国科学界讨不来一点对你有利的说法, 还在这不依不饶,我确实对你很失望。

润涛阎2019-09-20 18:45:56回复悄悄话因为即使她得到了四构象图,照样是无效的,因为在北码头船上有人的照片不能表明是从北码头上船的,有可能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的。她的定义是:北码头船上有人,就等于是这人从北码头上船去南码头的。就是开口朝里时载体内有葡萄糖分子,她就认为那是从里边进去的葡萄糖。如此忽悠,审稿人要么没仔细思考,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崇拜她的人。这些都不重要,最近几年就有中国学者的超过百篇科学论文被杂志发现猫腻而撤稿,这些都是被审稿人审查过的,有的被引用的次数超过颜宁的论文。所以,别拿审稿通过了说事。科学就是科学,它有极其坚强的生命力,任何权势都征服不了它,而只能被它征服。这就是科学的魅力所在,它藐视权力、势力、甚至整个人类的科学家群体。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0 18:43:17回复悄悄话如果新笔记本是固态硬盘,则要经常做备份。一旦固态盘坏了就彻底完了。

如果还是老式硬盘,可以考虑换成固态的,速度将大大提高。要这样做的时候说一声,我有详细的步骤:)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0 18:35:15回复悄悄话> 旧机器上的硬盘取出来,用下面这个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连到新笔记本上读

如果旧机器能部分启动,表面硬盘的头是好的,可以用External SATA gadget读出几乎所有程序和数据.俺曾用这个办法把坏盘全部拷贝到一个新盘上,然后Windows7恢复了几个坏的程序,完全好了,现在又升级到了windows10,那个笔记本快10年了。

如果根本不能启动,硬盘有明显的咔哒声,表明头坏了,External SATA gadget 用不上,只有送专业数据恢复。

润涛阎2019-09-20 18:34:53回复悄悄话楼下各位,

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在教皇一边,认为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事实。科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不屈服于强权、势力。

真理越辩越明。这些都是白纸黑字,农民工都能理解的科普。所以需要写得详细,文章长度也就不得不如此才能做到无懈可击。院士算什么?李森科不仅仅是院士,还升为苏联科学院副院长。当年他的拥趸可不仅仅是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包括美国欧洲都有很多科学家深信不疑。随着时光的推移,真相就逐步被揭开了。

即使没有润涛阎,这事早晚也会被揭开的。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清华大学不可能都是愿意被别人忽悠的,一定会有学者仔细读我的这篇文章,然后对照她的论文,仔细推敲,醍醐灌顶般明白后一定会击桌子叹服!至于是叹服润涛阎的明察秋毫,还是叹服颜宁的谋略与胆识,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二者都有。

润涛阎2019-09-20 18:22: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这个我要试试。谢谢!

林向田2019-09-20 18:22:32回复悄悄话老阎能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写公开信,就值得佩服!静观事态的发展。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0 18:16:52回复悄悄话旧机器上的硬盘取出来,用下面这个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连到新笔记本上读

fonsony2019-09-20 17:58:29回复悄悄话余不是高知,想极不明,难道全世界的顶级科学家突然变了蠢货?不知颜女士冒领了润先生的仙人果子?

在水四方2019-09-20 17:35:26回复悄悄话讲的很清楚。就是有点长,不知道那些人有耐心读下去吗?颜现在名声太炙,我在大学同学群里讲过这个争议,国内的同学都站在颜立场上。学生物的哎。可是也不怪他们啊。颜有这种种逻辑错误的科研,不仅发表的期刊牛,名大学给位置,连科学院院士都当上了。骗子会潇洒一世吗?拭目以待

GoBucks!2019-09-20 17:35:14回复悄悄话老阎加油!我支持你。

lxwen55272019-09-20 16:56:09回复悄悄话https://www.windowscentral.com/how-connect-and-set-multiple-monitors-windows-10
Under the “Multiple displays” section, use the drop-down menu to set the appropriate viewing mode, including:

Duplicate desktop — Shows duplicate desktop according to the description.
Extend — Expands the primary desktop to the display currently selected.
Disconnect this display — Turn off the selected monitor.

sensei3212019-09-20 16:52:40回复悄悄话看你发文,赶紧来看看,以为你要公布Nature给你的回信。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0 16:43:08回复悄悄话Dual display 有两个地方的设置可以看看
1. BIOS, 2. Windows 10

1. 进入BIOS的步骤以Dell为例,见下。其它牌子说明书上有,或google一下如何进入BIOS.
BIOS Setup
Restart your computer.
At the Dell logo, tap F2 until the message Entering Setup Appears.
Select Advance Setup.
Scroll down to Onboard Device Configuration and press Enter.
Scroll down to Intel Multi-Display and press Enter.
Select Enable and press Enter.

2. 在Wiondows10中的设置,Microsoft这样说的
https://support.microsoft.com/en-us/help/4340331/windows-10-set-up-dual-monitors

葫芦岛2019-09-20 14:50:23回复悄悄话沙发

远在他乡19972019-09-20 14:49:30回复悄悄话看完了全文,相信有更多的人会赞同老阎的观点。文中多处表述令我忍俊不止。
杨安泽竞选正如火如荼,如能得到老阎的相助,一定会有更大突破啊。

时不时来看看2019-09-20 14:19:36回复悄悄话博主下回1天之内解决不了的电脑问题,找个能上网的地方,在博客里发条消息,保证半天之内有人帮忙搞定或者确定需不需要退。

对这个文章仍然点赞,解释了不少让人疑惑的地方,真科学家解惑,假科学家蛊惑。

远在他乡19972019-09-20 13:52:02回复悄悄话我们也急啊,老阎。

润涛阎2019-09-20 13:29:15回复悄悄话由于电脑坏了,里边的东西拿不出来了,因为死掉了,打不开。就买了新的手提。可接上HDMI后,大屏幕什么都没有。跟Dell客服技术部联系,根据名字写法可能都是印度朋友。前后5人都没办法让我解决这一难题。我不得不自己学习Windows10,我以前用的是Windows7.最后的结论是:需要设置用第二个display。就这么简单的事,客服竟然帮不了忙,让我花钱去找专家,他们搞不了如何用额外的HDMI硬件。简直不可思议。

我这个电脑盲折腾了十天啊。就这点事。隔行如隔山。我差点就退货了,以为是接口硬件坏了。我原来的手提根本就不需要设置,自己自动就连上大屏幕了。这个也有好处,就是只有一个屏幕有显示,另一个休息。我原来的Windows7两个同时显示。

润涛阎:如何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看下面的图。开口朝上到开口朝下的变形是关键所在。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他评价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说的就是证明开口朝里朝外变形的确发生的铁证。

为何颜宁仅靠结晶了的Glut1载体无法验证这“变形”是否真的会发生?

因为她结晶的Glut1载体蛋白,开口朝里,她在论文里介绍还没找到开口朝外的晶体。

在Yan/Maloney 之前,无法提供确凿数据证明这个变形会真发生,只能是假设。那时候结晶载体蛋白很难成功。而且后来多数情况下结晶出来的开口是朝一个方向。所以,同一载体,结晶出开口朝两个方向的载体条件不那么容易找到。

那么颜宁的论文为何就画出了图5?

她想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她的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晶状态是开口朝内的,她找到了开口朝外的另外一个载体:细菌木糖载体 xylE。这样,她就把两个图画在一起:上图左边开口朝外的是来自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图;右边开口朝里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构图。

在真实世界里,这两个蛋白一辈子都不会碰面的,一个在细菌的膜上,一个在人体的细胞膜上。即使细菌感染了人体,比如红血球,那它们俩照样不会碰面。就是碰面,也是各干各的。

她这么把两个图一拼,就说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成了,就朝里朝外变形了?你可别说老阎你是在开玩笑吗?我跟你讲,这真的是颜宁图5的真实情况。她的题目是说人体葡萄糖载体,而图5则是由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的两个图拼在一起的,而且木糖载体的占比高。你也可以说它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更合适些。反正在真实世界不会发生两个载体互相串门的事。

要想让文科生明白这个道理,就打个比方:把人体葡萄糖载体比作一头死驴的上唇,细菌的木糖载体比作一头死马的下巴。把二者图片放在一起,就说这个驴的嘴活着时是如何动的。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因为嘴唇不是朝上朝下的变形。

所以,只有开口朝单方向的结晶载体蛋白在发表论文时只能说“可能会发生变形”,因为以前认为的氯离子载体用活体CFTR蛋白的研究发现,氯离子一旦打开门,就不当即关死,后面的氯离子也跟着往里进去。这就是通道了。

就好比电影院开门,第一个人进去后,后面就跟着进。这就是通道;如果是在门口买票,一个人进去了,弹簧门自动关上,下一个人买了票后再推门进入,就是一次一个的进。这个就是载体。

因为她的人体葡萄糖载体结晶蛋白只是开口对着一个方向,没有开口朝另一方向的结晶体,就需要用其它方法证明开口变向会发生。

Yan/Maloney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 + 放射性底物的方法”就可以在活体载体蛋白上研究此难题,不论是在细菌的葡萄糖载体 Uhpt 还是人体葡萄糖载体 Glut1 上都得到了验证(Glut1 是华大的教授做的,我前文介绍过)。

在膜蛋白领域,不能不提Kaback教授,即使到了2006年,他把乳糖载体结晶后,把乳糖和质子氢的结合部位都确定了,但他在图9(相当于颜宁的图5)介绍说朝里朝外的变形可能发生: Possible change inward facing- outward- facing conformation” 后来,他也用半胱氨酸扫描加上与我们用过的不同的分子探针得出了乳糖载体的工作模型。Kaback 教授还找到了把开口的地方用半胱氨酸拉住锁上的方法证明了乳糖载体的朝里朝外变形的另外证据。

人体葡萄糖载体的不论是半胱氨酸扫描还是拉链锁上类似的“生化数据”,颜宁团队什么时候发表过?为何不给出参考文献?不管是不是用我们的方法无所谓,你给出就行。

有朋友私下里问我:如果颜宁在发表论文时就不提“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你就不能指责人家不给出参考文献了啊?那她为何要说这么一句呢?

因为她清楚,她的图5是两个载体的图放在一起假设那就是一个载体的图。她必须告诉读者把两个不同的载体一个朝里一个朝外的图放在一起就成了葡萄糖载体又能朝里又能朝外的工作模型了。

问题就来了:一个结晶了的是开口朝里,跟令一个是开口朝外的两张图杂合在一起,就等于Glut1朝里朝外动起来了?读者会相信吗?可她要是说还有“发表过的生化数据”那读者就明白了。那就等于“两个生物的两个载体”的拼图就等于是示意图了,而不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真的发生变形的证据。真正的证据在“发表过的生化数据”里。这是她必须讲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的原因。否则,光靠拼图,那你把一头鹿跟一头马拼成一个图,那到底是鹿还是马呢?大家知道鹿和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不能简单就把鹿和马说成是一回事。可没找到她发表过半胱氨酸扫描研究其动态模型的论文。

拿她的图5说事的,说那就是证据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 Glut1 就是那样朝里朝外变形的,可她朝外的图是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图。如果万一是跟CFTR一样,一个分子打开门,后面的就跟着进,那可能性如何排除呢???可能性哪怕只有亿亿万分之一,那作为科学家你也得排除掉才行。你如果同一个Glut1蛋白分子结晶出来开口朝两个方向的都有了,那我就不会写这一大堆文章了。

帮她洗地的拿她的分辨率高说事,可开口朝里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分辨率再高还是朝里,是否真的发生变形的证据跟分辨率没半毛钱关系。到底是否发生了朝里朝外的变形?就把两个不同载体一个朝里一个朝外的图通过电脑画图放在一起就完事了,就不需要给出“生化数据”的来源了?那她自己都认为是说不过去的。

当然,她可以列出人家发表过的Glut1的生化数据。如果说 “Yan/Maloney 研究的Uhpt 和Kaback 研究的 LacY 都证明是同样的工作模型,由此推理出人体葡萄糖载体 GLUT1也应该是那样的,那你还发表它的工作模型干嘛?

小结:哪怕颜宁用结晶了的不动的蛋白,如果Glut1朝里和朝外的晶体结构都得到了,那就好多了。或者给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比如半胱氨酸扫描或类似的方法能证明朝里朝外的构型变化的确发生了。这两点她的论文里都没有。别拿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木糖载体是同一个家族就可以把两个拼图放在一起说事,跟 LacY 同一家族的 Uhpt 的工作模型早就发表过了,人家Kaback照样把 LacY 的工作模型通过半胱氨酸扫描,一丝不苟地搞明白了,而不是把两个结晶的图片杂交在一起就说那是工作模型了。

大家去读她的图5,是不是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图是来自于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图?二张图嫁接就成了人体葡萄糖载体朝里朝外变形的工作模型了?

最后说一句:润涛阎凭什么就肯定颜宁没发表过“生化数据”以证明她的论文 Glut1 从朝内转向朝外的变形?因为到目前为止都是用Yan/Maloney 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方法,她没发表过这类文章。那她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就是他人的。不论谁的,她都应该给出参考文献,哪怕是她自己发表过的也应该给出,让读者清楚是不是半胱氨酸扫描的方法,还是她搞出了个新方法。道理简单不?我的要求合理吗?

她在论文里介绍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还没结晶出来,英文原话: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更别说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了。

细菌木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没有证据,英文原话: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把两个载体嫁接,不论多么合理,照样无法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真的变成朝外了。没有证据,才在嫁接图下面表明:这是想象图predicted 从朝里变成朝外。而在文章里就变成了提出工作模型,靠的就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没有参考文献。

由于没有Glut1 开口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也没有xylE开口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那即使拼图也无法间接利用细菌木糖载体的证据以证明Glut1的开口从朝里到朝外变形。

如果不需要证据,就根据载体的模型,那当初CFTR也是被认为是变形的。活体蛋白试验证明:变形并不会发生,因为CFTR是通道。

而且,如果不需要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那她论文的“根据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不就是废话了?何不直接说不需要证据证明它就是变形的。那文章的意义何在?花时间精力研究它的变形不就是多余的了?根据推理就完事,那当年CFTR的结论永远都是变形的!

如果变形的证据不那么重要,那她为何在电视上只提变形的图?帮她洗地的说颜宁早就发表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如果在2014年发表论文之前就知道了,那她的图5“predicted” 的变形不是自欺欺人了?那是重复以前论文的结论了?还是否定已经证明了的她还在假设? 显然,她在2014年发表论文前自己并没有发表过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生化数据。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Nekono_882019-08-04 19:12:24回复悄悄话回复 ‘LuojiXue90’ 的评论 : 我在以前和狐狸的交流中,其表示看不到大阎1993年的全文。如果说相信这是真话而不是谎言的话,我的推理是其不在学术研究领域工作。是不是以前在大学里混过实验室,后来又在公司里混过,是不是一不小心,不知什么原因丢了工作。眼下闲赋在家,因此有大把的时间,通过这一通搅和,说不定让小颜看中。也祘是投名状吧,说不定很快去普林斯顿大学捧上饭碗,也未必不可。当然所有以上推理,全部基于其说的是真话的基础之上。如果是谎言的话,我向狐狸道歉,所有以上推理都不成立。
JessAB2019-08-04 19:01: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阎以下的问题之前已经给你回复了. 看来你不仅没看懂图5的英文也看不懂或不看中文的回复. 再次回复一下.

根据AAM, 需要4个构像来完成a transport cycle. 在2012 她有一个构像(文献28), 在2013 年有另一构像(文献29), 在2014年这篇文章她得到了又一个构像, 还有一个有待captured. 正如网友”老泉”给你的回复: 颜宁”此时提出a working model,顺理成章”.

因为在2012年她只拿到一个构像没有足够构像去propose GLUT1的工作模型. 你怎么会把这件事牵止到你的导师过世的时间去? 不可思议.

你提的一些问题证明你还是没有看懂图5的阐述. 请你还是自己先去搞懂吧. 在你没搞懂的情况下就诽謗别人”剽窃”, 这种行为很可耻.

=====================
Quote from 阎 ”如果按你说的她在2012就得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内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了,那她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没提出工作模型?”
山丘-2019-08-04 18:57:35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最能看到他的人品的是他的态度 他在明确清楚得知了自然杂志有要实名评论的规定时 他说因为他认为自己不是无条件挺颜 所以他问心无愧 用假名没有一点不妥 理所当然视规则规定为无物 他还在这向一位网友发毒誓 说他肯定是中立的第三方… 他是中立的第三方?几个月来我从中坛就开始看他的表演 他绝对是一开始就立场坚定挺颜的 而且是杠杠的 能发毒誓说谎的哪有诚信可言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4 18:56:42回复悄悄话> 回答一下; 我是谁,跟我说的话有没有说服力是没有关系的。

在Nature匿名留言是不行的,Nature明确说了,您要匿名就不能评论。它让你用笔名发帖是认为你用的真名。就像颜宁说她首先发现的机理一样让她发表文章。您的假名一旦被投诉,您的评论也就被咔嚓。

别再一幅我是Fox我怕谁的耍赖形象,别的不要,脸还是该要的。
ft2019-08-04 18:56:22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你懂法规的作用吗? 比如某运动员一身高超技艺,众人称赞,但是他/她比赛用了兴奋剂,结局呢: 出局没商量。这就是法规迫使人们要有诚信,否则可想而知。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8-04 18:46:56
回复 ‘ft’ 的评论 :

回答一下; 我是谁,跟我说的话有没有说服力是没有关系的。

比如,象楼下老阎说的,我说的话,什么证据也没有,逻辑又不通,整天帮颜宁洗地, 所以没人会相信我。 也就是一点影响力没有。

我是SwiperTheFox也好, Superfox也好,张三也好,李四也好,王五也好,赵六也好,都是不讲事实,没有逻辑的。 所以我的名字是什么对这个讨论一点也没帮助。
SwiperTheFox2019-08-04 18:46:56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回答一下; 我是谁,跟我说的话有没有说服力是没有关系的。

比如,象楼下老阎说的,我说的话,什么证据也没有,逻辑又不通,整天帮颜宁洗地, 所以没人会相信我。 也就是一点影响力没有。

我是SwiperTheFox也好, Superfox也好,张三也好,李四也好,王五也好,赵六也好,都是不讲事实,没有逻辑的。 所以我的名字是什么对这个讨论一点也没帮助。

LuojiXue902019-08-04 18:43:14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你胡搅那么多干吗呀?回答阎老师的几个基本问题才能够真正帮助你的小颜。你顾左右而言它的目的无非是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炫耀你在这行里的知识而已,其作用与浪费他人时间甚至与图财害命差不多。
现在有个假设:假如你现在是博导或某著名刊物的主编,(我猜测你不是,因为你有大把时间。)有一位博士后发一篇论文让你过目,内容就是比小颜的研究有更深的发现和证明。用了类似小颜当年的图形,但略有改动。在整篇文章里不提小颜当年的成就,仅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一笔带过。文后也有五、六十个参考目录,但遍寻不着小颜的研究。
你阅后有何感想?
Nekono_882019-08-04 18:43:11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同感,作为正常人就是无法理解狐狸的作为。我早就发现其没有诚信,整个感觉就是胡搅蛮缠。为了支持自己的说法,公然无视事实和说谎。但我揭穿其取把戏时,又换一付嘴脸,说什么是人都会犯错误。
ft2019-08-04 18:29:26回复悄悄话回复山丘,这也是我对Swiperthefox 一直纳闷的原因。此人在自然杂志上用假名的解释不能让任何人接受,不知此人在隐瞒什么。我很客气回了此人的帖子,不想再回了,但我对此人的诚信质疑是挥之不去的。此人用假名的做法完全违规,早该出局了。

山丘- 发表评论于 2019-08-04 18:01:41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狐狸是不可能挺阎的 他从一开始就有立场了 并且立场非常坚定全身心的斗志昂扬 他看文献找证据全是为了他的立场 这种全身心的投入很让我好奇 一直没想通这是为啥
山丘-2019-08-04 18:24:47回复悄悄话打错字了 是前辈
山丘-2019-08-04 18:18:39回复悄悄话说了好几次最后回我帖了 每次绕不过去了就来一次 呵呵!
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我真没怎么着你 你都不乐意了 你怎么不想想你怎么对待老阎的 你好好看看你写的那些话 要多没礼貌就多没礼貌 有那么到人家后院里跟长辈说话的吗?实在看不下去你助纣为虐巴结权贵欺负人
润涛阎2019-08-04 18:12:0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告诉你一遍:你不是高级黑就是缺乏最基本的逻辑思维:

她论文的关键是两个载体都没有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必须围绕这个核心来论证。

如果按你说的她在2012就得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内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了,那她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没提出工作模型?

更可怕的是:她在2014年的论文里讲没有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证据,也没有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如果在2012年就有了生化证据,那她的图5嫁接想象图说是predicted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那不是骗人了吗???

你读不懂这最基本的逻辑?

你本来是想帮她洗地说她没有剽窃而是她自己在2012年就搞出来了生化资料以证明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变成朝外了,你一下子就把她变成了在欺骗读者。

正因为她的论文堵死了帮她洗地的所有的路,你要么承认她利用了他人发表的论文不给出参考文献,那么就表明她的图5想象图嫁接predicted(假设)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是在骗人,因为她早就证明了。

你先把这简单的逻辑搞清楚。
山丘-2019-08-04 18:01:41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狐狸是不可能挺阎的 他从一开始就有立场了 并且立场非常坚定全身心的斗志昂扬 他看文献找证据全是为了他的立场 这种全身心的投入很让我好奇 一直没想通这是为啥
SwiperTheFox2019-08-04 17:57:24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你要图,这里贴不了图,让你去有图的地方看,你又不去,人家怎么给你?

你就是不想睁开眼睛看事实罢了。 回你的最后一贴,句号。
山丘-2019-08-04 17:55:4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来歪曲别人说的话 我让你别扯别的 就给我一个模型图 你就扯了一堆物理动力学的文章文献给我 好在这些文章上的title 上都写得清楚明白是物理动力学文献 然后你又让我去你博客里去找一篇73年的文章 估计你搏客有海量有关“科普”吧 我要找到哪一天才找得到呀 你直接告诉我文章名不就结了吗?不会是没时间打几个字吧
SwiperTheFox2019-08-04 17:37:48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诚恳地说: 这个没法做到了。 我读了这么多文章,看了太多太多的证据, 是不可能使劲挺阎的了。

=================================================================
无立场就站在老闫的角度看问题,使劲挺闫看看是不是比挺颜更顺当更有说服力。
SwiperTheFox2019-08-04 17:34:57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每次你跟人要证据,人家给了你要么说别人给一堆文献不看,要么就明说“我就是不看”。 所以你以后在问,我也不用回答了,反正别人有理的你不看就是了。

对,动力学实验与生物化学实验证明的方法不一样,但是但是模型毕竟是别人的。 如果因方法可以否定前人的模型的这个逻辑成立的话,这个逻辑也可以用在晶体vs 生化实验上。 即:晶体能看到的就是比老阎的方法看得清看的完整, 记住:老阎只研究了12个跨膜区的一个。 颜宁是完整地看到了蛋白的。

申明:我不是支持上述逻辑的, 所以不能因老阎是用生化实验而否定前人动力学“获得”的模型。专利仍然不是老阎的。
Wtp0032019-08-04 17:18:2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对第一点原则上认同。后二点不认同。如
一开始小颜回了。告诉他66年经典,这都能用吗?真这样其它的好????也没必要。为什么又例出来。第三条要讨论起来又没完没了。周末也快过完了,这组织活动到此为止了。一个建议一个感想。
建议是若真是无立场就站在老闫的角度看问题,使劲挺闫看看是不是比挺颜更顺当更有说服力。
一个感想(不是什么真理越辩越明之类高大上,那是老话了)。给后半段的跟贴网友及言论一个赞。观点不同无所谓,有事说事。都说出门不易更何况身在海外。在wxc也没必要争的不愉快。
山丘-2019-08-04 17:07: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的博客我就不去了 原因是看了会觉得这个世界很黑暗 不想给自己添堵 你说出73年有糖转运载体的机理模型图的文献 我就跟你较真一次 明天上班查出来看看原文 但如果是物理动力学模型 请你诚实现在说出来 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呵呵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
山丘-2019-08-04 16:59:2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就扯吧 你列的那些全是物理动力学模型的 跟生物生化机理模型一样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in vitro 和in vivo实验的不同
SwiperTheFox2019-08-04 16:57:37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部分承认,不能指望改变他人的观点。 回答一下你这两个问题:

1。 小颜照样回应一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事实上没有。
(1)不是“回应一下问题就能解决的”。 事实上,一个问题会接着另一个问题问的。 我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就花了很多时间给老阎解释他看懂文章就该能回答的问题。

(2)一开始小颜回了。告诉他66年经典。 首先,这是文章里明确提的,并且在2014图5里有说明的。 作为一个有素质的科学家,有疑问至少先在文章里找答案。问这个问题,说明文章没看完或没看懂。
这时,*小颜应该是以为“回应一下不就完了”。 给了文献,老阎即使觉得不对,也该自己找点文献来看验证一下自己的感觉。 总不能把别人的时间认为理所当然地可以占有,自己不下点功夫吧? 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马上反驳了一篇。 换来了“碰瓷”。 当然小颜的修养需要提高,我觉得还是占用别人时间自己还是应该做足了自己的功课吧?

3。竟然小颜例出了那么多文献而且被你们二人证明足够了。为什么偏偏没例出老闫的?是简单忘记了?是因为例出的比老闫的工作更相关性强,更重要?对第二个问题答案多半是否定的而简单忘了似乎也说不通。

我觉得是小颜列的其他文献比老阎的从时间与内容上更相关。 比老阎相关性更强的Mueckler12篇(与小颜同一个蛋白)都没入列。 特别是Mueckler 2009年那篇也比老阎的完整,包含了整个蛋白的研究, 而老阎只有一个跨膜区的研究。
Wtp0032019-08-04 16:42: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很不错。谢谢。
不过,这英文后面若是跟着”But”就都不是好话。开个玩笑。

说正经的,若要完全透彻明白二人的工作除非是这方面专家or at least actively working on this research area. 要不然(就算在已有生化及分子生物学基础上)再拿出搏学位的精力及功夫才行。我是肯定做不到,所以我在没有新的”突破”性进展下(如这次涉及Nature”, 这事对我来说就到此为止了。(我为止还专写一文算是记录下吧)。但我还是更多趋向于老闫,理由如下;
1。从老闫对你的回应及他的论点,感觉上更在点子上而且内在逻辑性也更强些(内在逻辑是很重要的,而不是什么花哨的东西,比如下面)
2。你和新近露面”老泉”的论点都看上去很专业,若事情真是所你们所述,小颜照样回应一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事实上没有。原因?千万不要说没时间,还认为是碰瓷不值得。逻辑上应另有隐情。同样逻辑推理下面一条。
3。竟然小颜例出了那么多文献而且被你们二人证明足够了。为什么偏偏没例出老闫的?是简单忘记了?是因为例出的比老闫的工作更相关性强,更重要?对第二个问题答案多半是否定的而简单忘了似乎也说不通。
SwiperTheFox2019-08-04 16:36:09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你没看我的博客, 文章里就有一个1973年的糖转运模型。

=============================================
要是有文章在阎之前画出糖转运机理模型图的请帖出来这个图 一个模型图即可 拜托别扯别的
SwiperTheFox2019-08-04 16:33:49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这个问题已经回答过很多遍了。 正好今天又有了新发现。 给过大阎高度评价的Mueckler在2009年没有引用大阎的文章。 而是引用了下面这三篇说明葡萄糖的模型, 都比老阎的早。

An 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for glucose transport is supported by a large body of kinetic and biophysical data collected over the course of several decades (discussed in refs (10), (58), and (59)).

10. Lowe, AG.; Walmsley, AR. The kinetics and thermodynamics of glucose transport in human erythrocytes.. In: Agre, P.; Parker, JC., editors. Red Blood Cell Membranes. Marcel Dekker, Inc.; New York: 1989. p. 597-634.

58. Wheeler TJ, Whelan JD. Infinite-cis kinetics support the carrier model for erythrocyte glucose transport. Biochemistry 1988;27:1441–1450. [PubMed: 3365399]

59. Brahm J. Kinetics of glucose transport in human erythrocytes. J. Physiol 1983;339:339–354. [PubMed: 6887027]
Fanreninus2019-08-04 16:30:24回复悄悄话还有就是他自那以后他连你的工作提都不提了。不信就看看我介绍的他的这篇综述吧。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5/24210.html
Fanreninus2019-08-04 16:24:5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你第一次提出的模型,只是说你为靠那些运输动力学得到的模型提供了更为物化的证据。 还有就是他们说那个话是1997年,在期间又有很多其它的资料充实各种糖转运体的模型,其中最可信的就是晶体结构资料。
山丘-2019-08-04 16:23:16回复悄悄话又给自己的博客作广告 呵呵 这么作广告一定很多人去看吧
又扯回去拿钠离子泵说事 66年钠离子泵说的是钠离子在膜上的转运 你还能从这篇文章中说出讲的是哪一个蛋白吗?更别说大分子糖转运机理了 难道66的这篇文章一出来就表明其适用于任何转运了吗?大分子糖与钠离子差那么多 不踏踏实实做实验 怎么能知道能发现原来糖转运机理是怎样的 没有阎及后来的科学家们包括颜的工作怎么能知道糖转运机理和离子泵相似?
阎是第一个发表糖转运工作机理模型的人 后面很多科学家继续探索完善 要是有文章在阎之前画出糖转运机理模型图的请帖出来这个图 一个模型图即可 拜托别扯别的
SwiperTheFox2019-08-04 15:59:1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给你个Perspective 比较容易理解。 这里有从1966后逐渐进步的机理图。 我相信,还有更多文章有这样的机理图,我时间精力有限,就先找这么多了。

转运蛋白模型一日游 (一)转运蛋白的八卦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7252.html
SwiperTheFox2019-08-04 15:48:07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第一, 小颜得出的模型和老闫的模型在本质上一样。 小颜与老阎的模型在本质上都与1966经典一样。 1966有专利。 小颜引了专利的。 至于葡萄糖转运的蛋白证明是该模型的证据,从1966到1993之间也很多。

第二,她又宣称她的模型是开创性,首次等等。

这需要找出她的原话来才好评论。 因为我一开始看到的传言,似乎与事实不符。 有些话不是她说的,被别人说成是她说的。 比如”50年来首次阐明糖蛋白机理“这句话就很有问题。
1。(至少)据报道不是她说的(而是老卡说的)。 我没有其他证据,但也没找到反驳的证据。
2。 原话也不是这样:原话是“人们终于首次成功解析了人源膜转运蛋白在原子分辨率水平上的晶体结构,这是50年以来的一项重大成就” 这应该是正确的。

还有回答这个问题有点主观:首次造一辆汽车有开创性;首次造一辆燃气的汽车也有开创性; 首次造一辆燃气但能跑500MPH的汽车,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有开创性。

我对她模型的评价:
1。符合1966经典。
2。符合2006到2013年很多包括糖转运蛋白文章里已经阐述的“四象图” (比经典和老阎的更细致)。
3。展现人体糖蛋白的结构是首次
4。阐述人体糖蛋白glut的内门, 特别是内门对机理的贡献是首次, 有一定的开创性。
5。阐述人体糖蛋白glut所属第一家族的机理是首次。
============================================================================
在小颜得出的模型和老闫的模型在本质上一样而她又宣称她的模型是开创性,首次等等,那你同意/理解老闫的要求吗?
Wtp0032019-08-04 15:39:28回复悄悄话其实现在最最关键的就是大家原则上认同不认同老闫下面的这句话
若认同了下面才有的谈,若不认同那就将争论focus on在机制模型的异同上,在本质上是不是相同的。

小颜”用固定的晶体作为材料在高分辨率的条件下解构葡萄糖载体蛋白获得的机理模型跟1993年Yan&Maloney用在细胞膜上活体葡萄糖载体蛋白作为材料得出的葡萄糖转运机理一致。表明这个喇叭口模型是准确无误的。”
Wtp0032019-08-04 15:31:0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小颜得出的模型和老闫的模型在本质上一样而她又宣称她的模型是开创性,首次等等,那你同意/理解老闫的要求吗?

SwiperTheFox说
”如果颜宁博士读过了我们的两篇文章,那她一定会在她的论文讨论部分或引言部分写上:“我们用固定的晶体作为材料在高分辨率的条件下解构葡萄糖载体蛋白获得的机理模型跟1993年Yan&Maloney用在细胞膜上活体葡萄糖载体蛋白作为材料得出的葡萄糖转运机理一致。表明这个喇叭口模型是准确无误的。”
Wtp0032019-08-04 15:31:0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小颜得出的模型和老闫的模型在本质上一样而她又宣称她的模型是开创性,首次等等,那你同意/理解老闫的要求吗?

SwiperTheFox说
”如果颜宁博士读过了我们的两篇文章,那她一定会在她的论文讨论部分或引言部分写上:“我们用固定的晶体作为材料在高分辨率的条件下解构葡萄糖载体蛋白获得的机理模型跟1993年Yan&Maloney用在细胞膜上活体葡萄糖载体蛋白作为材料得出的葡萄糖转运机理一致。表明这个喇叭口模型是准确无误的。”
ft2019-08-04 15:18:45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的评论,
谢谢你的诚恳回复。在理解你坚持个人隐私的想法同时,我也想表达在美国生活也要遵从法规,学术界的从业人员更应如此。nature定的规则如果你不遵守就是对别人的不公平,意味着你躲在暗处和别人付出公布隐私的代价来参加同一个游戏,如果用政治正确的话说,同一场游戏对每个人的规则不一样这是不公平的。如果你不喜欢用一个规则想另搞一套,对不起,请退场。讲到此,我想已经明白到家了。
争辩到此,我仍然坚持我的立场即支持老阎的质疑,让历史和时间来说话。如果哪一天小颜能诚恳回应老阎,我会很高兴给小颜点赞。
基于有的网友包括你的诚挚提议,我也希望网友们不要积怨。文明和尖锐的争辩对人对社会都会有益无害,和稀泥反而会最终积累长成肿瘤。
祝你一切顺利。
***************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8-04 14:08:10
回复 ‘ft’ 的评论 :

关于这个问题, 我只回答这一次。 我在评论前不知道有非得实名这个guideline. 在美国各个网站发过帖子,还没见过要求实名制的。

我在Nature的网名是以前注册的时候就有的了。 所以发评论前,网站问是否用Superfox这个网名, 缺省就用了。

后来有人贴这个Guideline, 但是我不想放弃自己的隐私。 我问心无愧。 评论里都是有根有据有文献,所有人可以根据我引得文献一一核对我说的话对不对。 我没有说我是无条件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山丘-2019-08-04 15:07:09回复悄悄话其实说到底 挺阎的和挺颜的分歧在于三观 一方崇信科学求真 讲人品讲诚信 一方崇拜强势 无视规则
SwiperTheFox2019-08-04 14:51:14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这个贴说的更直接吧:

“她当然没引用我的文章。这还有争论???她不小心在她引用了的文章里有一篇引用了我的文章”
https://bbs.wenxuecity.com/rdzn/4007101.html
山丘-2019-08-04 14:49:11回复悄悄话一个有序有则的社会是由自觉尊守规则法则的人共同维系的 那个自然杂志的评论明晃晃的写着请写你的真名及联系方式 没看到可以原谅 别人反复告之了还以要保持隐私大言不惭的说这没什么不妥 那请问如果谁都象你 那这个规定不是形同虚没了吗?那自然杂志科学圣地的庄严和诚信如何维护?这就如同学术引文献时 为了一己之私该引不引同出一辙
真的拜托了 文明国家讲诚信讲信誉 你们这些为了一己之便的违规者们 别把我们这尚还有序纯净的学术界玩坏了
SwiperTheFox2019-08-04 14:41:4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阎在此事上的第一篇博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905/8695.html

如果颜宁博士读过了我们的两篇文章,那她一定会在她的论文讨论部分或引言部分写上:“我们用固定的晶体作为材料在高分辨率的条件下解构葡萄糖载体蛋白获得的机理模型跟1993年Yan&Maloney用在细胞膜上活体葡萄糖载体蛋白作为材料得出的葡萄糖转运机理一致。表明这个喇叭口模型是准确无误的。”
Stegy2232019-08-04 14:39:52回复悄悄话回复’嘎德’的评论 :
有嘎德大侠这样的负责做东事情可能总好办些。

辩论一大圈下来科学上的事探讨得大体有眉目了。这阎颜之争既己进了江湖,解决的方法也只有江湖之道。小颜送老阎一瓶好酒,老阎也给小颜继续攀登科学新高峰捧捧场,加个油…

此议会不会被指“捣浆糊?”
ans2019-08-04 14:39:21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换我是小颜,理都不会理他,更不可能自降身份见他了。老闫是什么,wxc的一个网红,除此什么都不是。缺乏基本科研知识和素养也就罢了,从他挑起操纵此次套磁的手法看,心理阴暗,人品低下。我相信老闫自以为以前做的东西是了不得的开山立派的,谁知几十年没人赏识,自己也灰溜溜地淘汰出了学术界。他一开始看到小颜的成果,估计也就想套套磁,显摆一下我以前也做过。小颜对这种即缺乏专业知识又不是通过正规学术讨论渠道的套磁,自然不会搭理。从此惹得老闫老羞成怒,开始恶毒攻击小颜剽窃造假。这早就远远超出了科研讨论的范围,越过了学术底线,和做人的底线。在学术圈混的人如果被别人说剽窃造假,还能混吗?学术声誉就是学术生命,wxc的闫粉恐怕是不懂的。和解?做梦去吧。最好的结果,小颜大人大量,没工夫搭理他这种小学生水平的胡说八道。

嘎德 2019-08-04 13:00:54 回复 悄悄话 狐狸老兄/美女,老阎老兄,还有小颜美女,各位都是成功人士,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庭外和解了吧?我在纽约,各位方便的话来纽约聚聚,尽释前嫌。
Wtp0032019-08-04 14:35:5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能用2-3句话概括说说争了这几个月争论的关键是什么吗?
我从第一天就说了浮浮而言一般没有引用文章根本不是什么大事。那为什么老闫这没完没了我这也一直跟着“添乱”(某一的话)呢?
估计你没这逻辑分析能力吧?要不试试?
SwiperTheFox2019-08-04 14:12:40回复悄悄话更正最后一句: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SwiperTheFox2019-08-04 14:08:10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关于这个问题, 我只回答这一次。 我在评论前不知道有非得实名这个guideline. 在美国各个网站发过帖子,还没见过要求实名制的。

我在Nature的网名是以前注册的时候就有的了。 所以发评论前,网站问是否用Superfox这个网名, 缺省就用了。

后来有人贴这个Guideline, 但是我不想放弃自己的隐私。 我问心无愧。 评论里都是有根有据有文献,所有人可以根据我引得文献一一核对我说的话对不对。 我没有说我是无条件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
回复Swiperthefox, 你下面的要和解的帖子说得虽然诚恳,但让我大惑不解的是你为何对nature故意违规用假名。如果你真是一个有诚信的人,你应该对此有个交代;如此,别人才能对你尊重。
SwiperTheFox2019-08-04 13:58: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谢谢您的信任。 我这篇博文特别是第一部分, 不需要多少生物专业知识,受过科学训练的人都不难follow。 所有文献都在文末。 您可以逐条验证。 如果发现错误,请明确指出来。 谢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8/2344.html
ft2019-08-04 13:53:51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你下面的要和解的帖子说得虽然诚恳,但让我大惑不解的是你为何对nature故意违规用假名。如果你真是一个有诚信的人,你应该对此有个交代;如此,别人才能对你尊重。
SwiperTheFox2019-08-04 13:38:03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你要是能请到颜宁,我一定去。 一开始看新闻,其实没什么感觉。 读了paper之后,佩服之至。
-----------------------------------------
狐狸老兄/美女,老阎老兄,还有小颜美女,各位都是成功人士,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庭外和解了吧?我在纽约,各位方便的话来纽约聚聚,尽释前嫌。

梁慎勤2019-08-04 13:12:1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声明。因为你声明你是独立的第三方,我会更加相信你的说明和解读的公正性。我知道有些人会昧着良心发虚假的声明,不过就目前而言,我还是选择相信你的声明。

我同意“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事实论据”,这是第一重要的。按理说,我应当尽量去好好理解相关的事实和论据,但是由于我自觉生物基础差,所以没有真的去做这方面的努力,这是不对的。不过留言者的身份也是重要的,否则Nature也不会要求留言者Be yourself:“If you have a personal connection to a story or topic, you should disclose your connection or, where appropriate, not comment at all.”

我同意在对一篇文章的一处内容提出一个质疑或者指控之前,首先要尽量准确地理解整篇文章的内容。而要做到这一点,往往需要去了解相应的领域,要读比较多的相关的文章。所以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之所以支持润涛阎提出他的质疑和指控,除了支持言论自由这个原因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知道润涛阎长期从事生物方面的科研工作,所以我选择相信他对相应领域的了解和判断。

总而言之,我自己缺乏生物基础,很难形成我个人独立的判断,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通过学习去形成自己的独立判断。所以,我希望能看到更多的生物专业的独立人士能发表他们的看法。我之前说过如果阎颜事件相关的机制的确非常重要的话,历史对于此次阎颜事件就会给出一个实事求是的判断,这里的历史其实就是很多的独立的专业人士(独立陪审团),他们每个人的独立看法就是一票,最终阎的指控到底有几分道理就是看他长期而言(比如三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的得票的比例。虽然这个得票比例不一定就会收敛到1或者0,但是,一般而言,不是收敛到1就是收敛到0。也就是说,一种共识会形成。
山丘-2019-08-04 13:04:21回复悄悄话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同意你说的有了结晶结构能更好的证实工作机理 我认为二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做结构的需要工作机理说明其结构是否具有生物意义的合理性 作机理研究的 结构可以作为参考辅助以及进一步的验证 小颜的结晶首创是很了不起的 但是她的工作机理模型图和博主二十年前的基本一样 所以她是进一步验证了博主的 别拿66年的经典来说事 66年的是钠离子泵机理模型 难道这不需要有人做实验来发现原来糖转运载体和钠离子泵是尊循相似的机制吗?糖转运机理在阎以前有谁发表了其模型图?如果有是谁?如果没有是否还是可以说是阎首次发现并发表了呢?
达姆TU2019-08-04 13:02:39回复悄悄话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最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同样颜宁单身这件事,你因为立场不同能说正反两套话。

开始你批颜宁的时候,说的是“不是看不惯独身。独身意味着和他人相处有困难。具体困难在哪里,很多种原因。是媒体在毁她,什么高颜值啊,破解世纪之谜。大家一看婚姻都解决不了,还解决世界之谜呢,自然胡说八道就来了。”这里你痛批颜宁单身。

后来你挺颜宁,批老阎的时候,又说“小颜到了科技进步的这个时间段了,就是靠新方法能够证实了这个机理模型。就是为了名誉不要家庭,不走偏路,一心一意奋斗十几年。” 又夸上颜宁单身了。

我真服你了。你是中国最常见到,也最可鄙的几类人之一。
嘎德2019-08-04 13:00:54回复悄悄话狐狸老兄/美女,老阎老兄,还有小颜美女,各位都是成功人士,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庭外和解了吧?我在纽约,各位方便的话来纽约聚聚,尽释前嫌。

到时候你们畅所欲言,我嘎德只负责请客,如有兴趣的话私聊我吧。

还有啦,cowwoman也欢迎加入。cowwoman说老阎“讨厌”,老阎你听好了,女人说你讨厌不外乎两种可能性,一个是你是油腻男真的很猥琐讨厌,另外一个可能性是美女特地穿得花枝招展想引起你注意却得不到关注。

到时候cowwoman也来聚餐的话,老阎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办的。
润涛阎2019-08-04 12:47:01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因为她总拿颜宁的婚姻说事,她认为是在帮我打架?我劝她,还有可能其它回复得罪了她。她从此180度转弯,由喜欢到死一下子调转枪口:恨我恨到咬牙切齿、千刀万剐都不解气地步,常常骂骂咧咧。
润涛阎2019-08-04 12:39:00回复悄悄话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他评价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

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以前的模型仅仅是基于kenetic transport data,没有无可撼动的证据。

上面的评价不是润涛阎自己讲的。Yan/Maloney 的 “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被广泛利用,无一人提出质疑。
达姆TU2019-08-04 12:35:37回复悄悄话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你这人性格非常变态。
在老阎才开始写颜宁这个话题的时候,你多次留言,但我看不出你是为科学本身讨公道。你大多数是针对颜宁的,纯粹的嫉妒心理,酸葡萄的意味非常浓厚,连颜宁单身你能都拿出来大说特说。
我给你留言回复过,告诉你“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婚姻和家庭,也不是每个人都看重家庭和婚姻。希望还科学一个真相,还润涛阎一个公道,但这跟颜宁单身与否无关“。
你不知道后来发了什么疯,反过来针对润涛阎了,但语言仍然不是从真相上出发,仍然是莫名其妙。
cowwoman2019-08-04 12:21:20回复悄悄话论文这东西,就是你写你的,我写我的,有时候都需要建立在一定基础之上。颜宁的贡献不在于她发现了模型,在于她用新的手段再次证实了模型。就这么简单。说颜宁抄袭,那么老卡不也是抄袭?自己拿不到某些名利东西,就凭固有的歧视过国人观念去凭空捏造人家。都快入土的人,积点德好不好。别跟个卢瑟似的丢人现眼了!真够让人讨厌的。
老泉2019-08-04 12:20:19回复悄悄话有了新晶体及构象,就更有资格提议working model, 这样的model会比前一年的model更深入,更有内涵, 文章就有意义. 当然谁都可以提议working model,人家杂志受不受是另一回事。

AAM模型理论研究进展在那里(1966-2013年结果),颜宁二零一四文中图五就是按理论画的 (predicted)。为了propose a 2014 version working model, 就需要更多于2013的内容。向内开口构象已经被颜宁拍到 (2014年),无争论,向外开口构象,待定,但是小颜在2014文中讨论部分从结构方面作了很好的说明(由于TMD及ICH作用,没有底物时的最可能构象是向外开,底物结合及分离则促进二个构象转换。这种model讨论不需要其他数据)。至于AAM机理要求两个occluded 结构,则需要借助XyLE, 那也是现成的(文献28,29),也是小颜的,且已经有结晶及生化数据。因此她在2014文中说了our… biochemical data (有参考文献28,29)。没什么看不懂的吧。
既然2014拿到GluT1的结构(other worked on this for decades),此时提出a working model,顺理成章。与老阎老板无关. 66-92年,92-2013年之间AAM模型早在那,内含逐年增加, 与老阎九三年模型无关。至于老阎九三文章,那个示意图根本没谈机理,只是标出了三个区域而异。文章写道:although we can identify a residual with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UhPT, we cannot yet comment on how this pathway may operate”. 对于这篇文章的贡献与局限性,可以作很多评论。

老阎九三文章 is about identifying a residue C265 and 3 domains. The famous graph he used in his blog is not about pathway mechanism, but about showing 3 domains with C265 in the core domain. As for pathway mechanism, Yan and Maloney did not know at the time and only suggested either mobile carrier (residual C265 as elevator to shuttle substrate in and out) or mobile barrier (gated pore) theory. These theories (mobile carrier or mobile barrier) are not related to outward open/inward open conformations Yan Nieng talked about in her graph (it is a simple graph used by many).
AAM theory is still just theory at this time (most viable per Mueckler in 2014 review) and more work is needed. Anyone can propose new techniques (crystal structure and x-ray or biochemical or both or other) or updated model for futur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SwiperTheFox2019-08-04 12:19:35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请以阎润涛楼下三贴为例, 回答我的问题:)

我以后尽量少来了(戒瘾)。 我觉得凡人, Stegy和老泉的三个帖子,虽然不能完全回答阎润涛的问题,但是能回答个七七八八, 就不“再造轮子了”

凡人: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3304.html
Stegy: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502/201908/2507.html?#comments

老泉:
: AAM模型理论研究进展在那里(1966-2013结果),颜宁二零一四文中图五就是按理论画的。为了提出2014working model, 就需要更多于2013内容。向内开口构象已经被拍到,无争论,向外开构象,待定,但是小颜在2014文中讨论部分从结构方面作了很好的说明(由于TMD及ICH作用,没有底物时的最可能构象是向外开,底物结合及分离则促进二个构象转换。这种讨论不需要其他数据)。至于AAM机理要求两个occluded 结构,则需要借助XyLE, 那也是现成的(文献28,29),也是小颜的,且已经有结晶及生化数据。因此她在2014文中说了our… biochemical data。没什么看不懂的吧。既然2014拿到GluT1的结构,此时提出working model,顺理成章。与老阎老板无关,66-92,92-2013之间AAM模型早在那,内含逐年增加。与老阎九三年模式无关。至于老阎九三文章,那个示意图根本没谈机理,只是标出了三个区域而异。文章写道:although we can identify a residual with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UhPT, we can not yet comment on how this pathway may operate”. 对于这篇文章的贡献与局限性,可以作很多评论。
Yan’s paper in 1993 is about identifying a residue C265 and 3 domain. The famous graph he used is not about mechanism, but about 3 domain with C265 in the core domain. As for pathway mechanism, they did not know and suggested mobile carrier (c265 as elevator) and mobile barrier (gated pore) theories. They are not related to outward open/inward open conformation Yan Nieng talked about. So older Yan started with a lie. Shocking?
嘎德2019-08-04 12:17:4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昨天不是说我英文是给老中看的吗? :) ”

哈哈哈哈,狐狸老兄/美女,老阎老兄,还有小颜美女,网上聊天费劲,各位都住在哪里呀?要不大家找个机会聚餐聊聊不就都讲清楚啦。
润涛阎2019-08-04 12:10:1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2006年老卡LacY的衍射结构图如此清晰,别说乳糖的结合点,就是质子氢的结合点都一清二楚,也提出如果发生变形那些离子会如何。可他在图9对朝里朝外变形的结论是:possible change

后来他用半胱氨酸扫描才确定了开口朝里朝外变形。

你说的都是老卡在LacY结晶里讲过的,但他依然不知道变形是否真的会发生。他才用半胱氨酸扫描活体载体蛋白以确定其变形。去给了你他的一篇论文,就是不需要结晶通过半胱氨酸扫描可以研究载体结构。你读不懂就算了。

你在把颜宁说成明明知道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开口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证据了她还在假设会发生变形的嫁接图就是欺骗了。明明知道了如何变形了还在假设。她真的同意你把她说成她在玩弄欺骗?
润涛阎2019-08-04 11:56: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发誓有何意义?狐狸又不是你的名字,就是你讲天打五雷轰那也是轰狐狸,又不是你的真实姓名。玩这套小孩子的把戏有何意义?邓小平实名发誓永不翻案呢。当然,让你发誓的人没考虑到你发誓的是假名字,又无法验证。

你缺乏的是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按照你说的,认同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到朝外的变形早在2014年发论文之前都搞明白了,那她还用嫁接假想图的方式解释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就是骗人的了。
润涛阎2019-08-04 11:48:1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胡搅蛮缠啊。如果在2014年发表论文之前就知道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那她的图5 “predicted” 的变形不是自欺欺人了?那是重复人家的论文结论了?还是否定人家已经证明了的她还在假设?

你连基本的逻辑都没搞清楚。
SwiperTheFox2019-08-04 11:41:18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都回答过很多很多很多遍了。 所有的问题都读懂文章后都可以作答。 以后质问前,请先做好自己的功课。

一。生化数据:小颜神秘的生化实验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4748.html

二 。Glut1的结晶的朝向:Schurmann, A. et al. Role of conserved arginine and glutamate residues on the
cytosolic surfac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for transporter function. Biochemistry 36, 12897–12902 (1997).

三 。如何推理从内到外的变形。就在前不久的回帖里。

1。XylE是Glut1 homologue. UhpT不是。

2. 通过XylE的homology modeling 可以推测Glut1 的构象,是Glut1朝外的Proxy.

3。文章的结果与图表里标识得清清楚楚: Glut1 碱基在哪个位置,跟谁形成氢键。 XylE Glut1 碱基在哪个位置,跟谁形成氢键. 两个蛋白同一个位置, 哪些碱基一样, 哪些碱基不一样。 虽然用XylE并不完美, 但是有什么没有什么都清清楚楚写在文章里。 审稿人看的明明白白。  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去找老卡问吧。

4。 从里到外的构象变化理论在引文 颜2010和 Iancu2013里都有。 没引的还有很多,

见:
转运蛋白模型一日游 (一)转运蛋白的八卦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7252.html

5. 说实话,Cystine scanning只是“符合”AAM. 只是说在跨膜第7区可以看成三个区域, 一个只跟细胞外有接触, 一个只跟细胞内有接触,一个两面都可以接触。

**实际上也没给出从内到外的变化。 **

并没有排出其他可能性。 比如

1。如果一个(即使不是转运蛋白的)膜蛋白也可以有这样三个区。
2。比如跨膜区7被其他的跨膜区所掩盖(保护起来)。 比如如果是Channel, 7与10的在外膜形成gate, 关上时,两个盖缠在一起,互相保护起来,也可以起到不接触细胞内物质的作用。

再对学数理的重复这句话: 生命科学实验需要 Preponderance 的证据。 阎润涛提供的证据[在当时]很重要, 但并不是一次性证明了AAM.

===================================
Fox你如果是颜宁的人就拿出data证据回答老阎质疑,如果不是颜宁的人,你又如何知道颜宁team的细节来否定老阎?! 你绕着扯其他的毫无意义
SwiperTheFox2019-08-04 11:34: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1。相信您是诚肯的, 那我也诚恳地发誓, 随您再能想出什么恶毒的誓言, 我都可以发:

我是独立的第三方,如有欺骗,愿接受来自上天以及一切其他神秘力量的一切惩罚

其实我有很多事做,也不想再花太多时间,但是研究这事有点上瘾,象打游戏一样, 希望这可以让您容易理解一些。

2。我在nature 网发了评论,除了老阎评论了一下答的是什么问题的,就没一个对内容评论的。 您不觉得大家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事实论据上, 而不是发言者的身份上吗? 我写的若干博客文章也包括有类似的情况。 只有少数几个人对内容进行了讨论。 特别是一个叫Stegy的网友,似乎不是生命科学专业的,读了我的博客的若干文章,又突击读了十天左右的论文,就有了自己的见解。 除一些细节我不敢苟同之外,其他大方向的理解都差不多。

3。 记得您说自己是做数理科研的,对于您的学科, 如果有人对论文的推理觉得理解不到,请问是
(1)再认真读论文及引文,看自己对哪方面的知识点与推理有遗漏。
(2)向生活中或网上的专业人士询问,讨论内容。讨论的方式是先说“我没看懂”“我不理解”,还是
(3)上来说“这篇文章这点做的不对", 没有引我的文章,剽窃?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拿过世的老板或其他人来当枪使?

就第3点举个例子: 一开始时, 老阎就询问2014图5哪来的。 老阎或群众去问颜宁。 颜宁回答是1966经典。 其实这是文章里介绍就引得文章,而且在图5下游叙述。 去问这种问题就是自己没做好自己的功课。 现在大家都承认[至少]应该引1966经典。 但是阎润涛当时得到颜宁的答复后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回答不对“又去追问,才有的碰瓷一说。 其实当时如果自己好好做做自己的功课,搜几篇综述和文章下来,很容易理解引用1966经典是MFS转运蛋白研究的定式。   自己不做好自己的功课, 还老是觉得他人的时间可以随便拿来回应自己,而且询问的态度是“你是抄袭“。 请问这合不合乎科学讨论之道?

我诚恳地回答了您的问题,请您也诚恳地回应我第2与第3点里的问题。
润涛阎2019-08-04 11:20:04回复悄悄话她在论文里介绍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还没结晶出来,英文原话: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更别说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了。

细菌木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没有证据,英文原话: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把两个载体嫁接,不论多么合理,照样无法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真的变成朝外了。没有证据,才在嫁接图下面表明:这是想象图predicted 从朝里变成朝外。而在文章里就变成了提出工作模型,靠的就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没有参考文献。

如果不需要证据,就根据载体的模型,那当初CFTR也是被认为是变形的!活体蛋白试验证明:变形并不会发生,因为CFTR是通道。

如果不需要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那她论文的 “根据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不就是废话了?何不直接说不需要证据证明它就是变形的。那文章的意义何在?花时间精力研究它的变形不就是多余的了?根据推理就完事,那当年CFTR的结论永远都是变形的!

如果变形的证据不那么重要,那她为何在电视上只提变形的图?

狡辩是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的。这与润涛阎是否质疑无关。历史真相迟早会被揭穿。
originall2019-08-04 10:57:59回复悄悄话Fox你如果是颜宁的人就拿出data证据回答老阎质疑,如果不是颜宁的人,你又如何知道颜宁team的细节来否定老阎?! 你绕着扯其他的毫无意义
ft2019-08-04 10:49:26回复悄悄话回复枕慎勤的评论,认同你的观点。探索科学的前提是诚信。即使是和小颜一个团队甚至是论文作者之一都没有关系,仍然可以参加争辩。但是公然违背nature杂志的规则,用假名贴评论,这是在贬损nature杂志多年来形成的公认的权威性。你Swiperthefox 是谁啊,谁给你的权利去站在nature之上违规? 你最缺的就是德,你是在给小颜的声誉减分。
老泉2019-08-04 10:42:02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AAM模型理论研究进展在那里(1966-2013结果),颜宁二零一四文中图五就是按理论画的。为了提出2014working model, 就需要更多于2013内容。向内开口构象颜宁已经被拍到,无争论,向外开构象,待定,但是小颜在2014文中讨论部分从结构方面作了很好的说明(由于TMD及ICH作用,没有底物时的最可能构象是向外开,底物结合及分离则促进二个构象转换。这种讨论不需要其他数据)。至于AAM机理要求两个occluded 结构,则需要借助XyLE, 那也是现成的(文献28,29),也是小颜的,且已经有结晶及生化数据。因此她在2014文中说了our… biochemical data (文献28,29)。没什么看不懂的吧。既然2014拿到GluT1的结构,此时提出working model,顺理成章。与老阎老板无关,66-92,92-2013之间AAM模型早在那,内含逐年增加。与老阎九三年模式无关。至于老阎九三文章,那个示意图根本没谈机理,只是标出了三个区域而异。文章写道:although we can identify a residual with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UhPT, we can not yet comment on how this pathway may operate”. 对于这篇文章的贡献与局限性,可以作很多评论。
Yan’s paper in 1993 is about identifying a residue C265 and 3 domains. The famous graph he used in his blog is not about mechanism, but about 3 domain with C265 in the core domain. As for pathway mechanism, they did not know and suggested mobile carrier (c265 as elevator) and mobile barrier (gated pore) theories. They are not related to outward open/inward open conformation Yan Nieng talked about
润涛阎2019-08-04 10:41:26回复悄悄话颜宁在论文里,明明讲的是: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翻译成中文:没证据证明细菌木糖载体从朝内到朝外的变形。
她在论文里讲了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结晶体。

二者都没有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这是她自己在论文里白纸黑字讲出来的。

她也没介绍她什么时候证明过这两个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试验。如果她做过,她就无法说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以及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的假想图就只能是predicted。

还辩护什么呢???
梁慎勤2019-08-04 10:31:35回复悄悄话关于Swiperthefox真实身份的分析。

第一种可能:他是颜系统的利益相关者,其论点论据都是来自颜团队。他只是一个发言人。颜觉得通过一个代言人与阎辩论,比起自己出面辩论,更有灵活性,也更有余地。对颜而言,这是一个比较高明的决策。
第二种可能:他是颜的高级黑,通过挺颜而损颜。他的目的是通过激烈的争论来刺激润涛阎,扩大影响,促使润涛阎采取更多更激进的措施来维护自己的科学发现权,最终让更多的人知道颜的学术不端行为,从而达到在最大程度上损颜的目的。
第三种可能:他是独立的第三方,生物专业,有能力有时间。他的确认为润涛阎对颜的指控没有道理,出于正义感而大力维护颜的名誉。

如果是前两种可能,Swiperthefox是一定不会公开自己的身份的。如果是第三种可能,公开自己的身份是一个选项。不过考虑到公开隐私后带来一些不便,选择不公开身份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说,我在阎颜事件中属于独立第三方,但是让我公开真实身份,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觉得还是有点变扭,恐怕会引起关于我个人的讨论,所以也还是会选择不公开自己的身份。

所以,我也不期望Swiperthefox公开自己的身份。不过,我觉得Swiperthefox还是应当声明一下自己的类别:是颜系统的利益相关者,还是独立的第三方。(估计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高级黑的。)如果Swiperthefox连这样的声明都不提一下,那么他就一定是颜系统的利益相关者或者是高级黑,他的留言的可信度就要大大降低。真心诚意地声明自己是独立的第三方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比如说我就敢声明:我是独立的第三方,如有欺骗,愿接受来自上天以及一切其他神秘力量的一切惩罚。

其实就算是颜系统的利益相关者,只要讲的在理,我想读者还是会接受的。不会是因为你是利益相关者就不接受。润涛阎就是阎的最大利益相关者,如果他讲的有道理,读者还是会接受。比如说,他要求颜说明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到底是什么数据以及相应的文献,我就觉得是合理的,所以会接受。

当然,这种分析和声明不仅仅适用于挺颜者,也适用于挺阎者。其实挺Yan本身没有错,但如果挺Yan者冒充第三方,那就是一种欺骗一种错了。
SwiperTheFox2019-08-04 10:29:56回复悄悄话还有你是给赞扬颜宁的大教授们写信了是吗?包括老卡吗?是电邮? 人家也该回了吧?
SwiperTheFox2019-08-04 10:26: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 这事想早点了結。 据凡人引用你的话, 自然杂志给你回信了。 是真的吗?

把信晒出来, 就不用再讨论了。 不是吗?
老泉2019-08-04 10:20:42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AAM模型理论研究进展在那里(1966-2013结果),颜宁二零一四文中图五就是按理论画的。为了提出2014working model, 就需要更多于2013内容。向内开口构象已经被拍到,无争论,向外开构象,待定,但是小颜在2014文中讨论部分从结构方面作了很好的说明(由于TMD及ICH作用,没有底物时的最可能构象是向外开,底物结合及分离则促进二个构象转换。这种讨论不需要其他数据)。至于AAM机理要求两个occluded 结构,则需要借助XyLE, 那也是现成的(文献28,29),也是小颜的,且已经有结晶及生化数据。因此她在2014文中说了our… biochemical data。没什么看不懂的吧。既然2014拿到GluT1的结构,此时提出working model,顺理成章。与老阎老板无关,66-92,92-2013之间AAM模型早在那,内含逐年增加。与老阎九三年模式无关。至于老阎九三文章,那个示意图根本没谈机理,只是标出了三个区域而异。文章写道:although we can identify a residual with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UhPT, we can not yet comment on how this pathway may operate”. 对于这篇文章的贡献与局限性,可以作很好评论。
润涛阎2019-08-04 10:04:03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因为回应不了才气急败坏的。

帮她洗地的花了无数时间在纠缠,就是介绍把找不到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人体葡萄糖载体结构就嫁接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外的结构其合理性。嫁接合理好啊,我没意见。

可问题来了:颜宁的论文承认两点:1. 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结构证据。2. 没有细菌木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结构证据。

也就是说,即使嫁接,也没办法用木糖载体间接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了,因为二者都没变成朝外的证据。

这是图5下面介绍的这电脑拼图是想象模型(predicted)开口可以从朝里变成朝外,而在文章里说成是“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了,凭什么呢?凭的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可她从来没搞出过人体葡萄糖载体或细菌木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生化数据”证明。那就是来自他人发表过的论文了。而又不给出参考文献!

白纸黑字,这如何辩护?
山丘-2019-08-04 09:53:25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一个是二十多年前就在顶端一流杂志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的前靠在讨论自己论文的专业 一个是三个月前还不知道啥是膜转运蛋白的连自然杂志都没有access 的“大拿” 谁专业谁不专业?你拿你写的文章来讨论 你肯定比谁都最专业的有发言权!
润涛阎2019-08-04 09:44:37回复悄悄话帮颜宁洗地的路,都被颜宁的论文给堵死了。我下面的五条讲得清清楚楚。
就好比那个例子:医生偷了古董,在法庭上辩护律师滔滔不绝什么医生救死扶伤,捐款巨大云云,人家一句:别扯别的!

就把证明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试验是哪里发表的说出来!或者把证明嫁接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细菌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试验证据拿出来!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从哪里来的交代清楚给出参考文献。其它的狡辩,毫无意义。
山丘-2019-08-04 09:43:02回复悄悄话搞科学的人最恨剽窃 剽窃的人最恨别人反剽窃
真理越辨越真 科学求真乐趣也存在于求的过程 没有剽窃就没什么好怕的 对于在同一领域前靠的质疑科学理性的回应是一个科学家的基本素养
润涛阎2019-08-04 09:39:3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自然杂志有明文规定,你公然违背规定骗自然杂志,是科学家能干得出来的?还好意思打着探索科学的幌子?

ans2019-08-04 09:35:08回复悄悄话试图从专业知识上说服闫与闫粉的各位可以歇歇了。还没看出来吗,老闫的专业水平之低下令人发指,根本没受过正规的科研训练。被学术界淘汰的一个渣子,连现在别人做的工作和专业上的进展已经是看不懂了。当然了,出于立此存照的目的,我可以理解继续在这里教育老闫的意义。
至于闫粉,擅长的就是wxc的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偷换概念人身攻击。跟她们讲科研呵呵。
作为吃瓜群众,为什么不让他她们去出丑显眼呢,看热闹多好玩啊
SwiperTheFox2019-08-04 09:30:0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文献看不出来为什么要用你的成果。

借用凡人的话回答为什么参与这件事

(三)“为何会有很多人披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 大阎说的这点完全是抹黑所有因为实事求是而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参与讨论的博友,搞科学的人最恨的就是剽窃和无端地指控人家剽窃。小颜被无端指控剽窃是我和很多博友替小颜辩护的原因,我想作为长辈的大阎是应该能理解这一点的。这不是洗地,是大家看不惯大阎无端地指控一位比自己有成就的科学家。

 

SwiperTheFox2019-08-04 09:30:0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文献看不出来为什么要用你的成果。

借用凡人的话回答为什么参与这件事

(三)“为何会有很多人披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 大阎说的这点完全是抹黑所有因为实事求是而和自己意见不同的参与讨论的博友,搞科学的人最恨的就是剽窃和无端地指控人家剽窃。小颜被无端指控剽窃是我和很多博友替小颜辩护的原因,我想作为长辈的大阎是应该能理解这一点的。这不是洗地,是大家看不惯大阎无端地指控一位比自己有成就的科学家。

 

润涛阎2019-08-04 09:24:1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的智商堪忧啊。人家在套你,你的“回答第二个问题:用不到老阎的工作。”表明你想说的是连当初颜宁团队怎么干的你都清楚。你凭什么判断她的团队只看某论文而没看另外的论文?你是怎么知道的?人家团队工作内情你都清楚。我可没反驳你的观点。从心理学角度,你的言论已经验证了人家的猜测:你是颜宁团队而且应该是2014年论文的作者之一。当然,这与我无关。我只是告诉你心理学常识。
ft2019-08-04 09:17:33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的评论,科学本是就是实事求是。你连在nature这样探索科学的杂志上都敢公然违规用假名不诚实,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wibblypig02019-08-04 09:14:28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我在老阎另一片博文里说了,很容易理解为毛这个SwiperTheFox花费巨量(不是大量)时间(从发的评论数和时间点分布看他/她比老阎花在这事上的时间还多),他是小颜论文的 “利益攸关者” 阿,比“利益相关者” 理应更关注此事啊,所以其人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
润涛阎2019-08-04 09:13:1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那你为颜宁辩护为何不用真名实姓?莫非你不认为帮她辩护是伟大的光荣的值得骄傲的事儿?
SwiperTheFox2019-08-04 09:10:41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不回答一句不礼貌。

感谢你的肯定。
昨天不是说我英文是给老中看的吗? :)

钱钟书说, 看见母鸡下的蛋, 不用去看下蛋的母鸡。

论文论科学, 重点看看事实推理吧,

SwiperTheFox2019-08-04 09:05:55回复悄悄话老阎: 不管是否科学界, 自己看不懂文章是怎么推理的, 第一反应是:我有哪点没看懂。 问问题时先说一句:“I don’t understand”, 而不是“你图5怎么来的, 是不是抄我的?”。 常理吧, 对不?
润涛阎2019-08-04 09:04:1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探索真理包括论文真相是伟大的事业、光荣的事业,你为何不用真名?在西方科学界,你能找到用假名谈论科学、交流科学知识的吗?你为何把探索真理当成特务间谍一样不敢用真名的黑暗勾当?你到底怕什么呢?人家怀疑你是颜宁团队的,可你说不是。那你就用真名实姓探索科学多好呢?人家猜测你是她论文的作者之一,你说不是他们就信了?你把真名实姓讲出来不就没有这样的猜测了吗?
SwiperTheFox2019-08-04 09:00:2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回答第二个问题:用不到老阎的工作。
她2014结晶时引的文献32就很说明问题。
SwiperTheFox2019-08-04 08:58:3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不是。
Wtp0032019-08-04 08:21:21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Fox狐狸老兄你是 Chao Xu 还是 Mingxu Hu? 这俩位都是小颜文章的联名作者,名字中带有Hu(狐狸Fox),或超Chao(Swiper/super)。

狐狸也有可能是Sorgen PL文章的联名作者Hu Y, 都是瞎猜的,还是狐狸老兄你自己说吧!”

这也算是闫颜之争继Nature涉入(不是support那一方,免的缺逻辑思维的乱想)后又一新热点,期待honest 回应。受此启发问问狐狸老兄小颖工作组设计结晶实验时是不是应用了老闫的实验数据和结果?

答案很简单是或者不是,再不就是不知道。
特此TIA
山丘-2019-08-04 08:20:15回复悄悄话狐狸应该不是在生命科学领域里工作的 因为他最早在中坛为这事上窜下跳时说他看不了小颜在自然杂志的文章 为此他自掏腰包花钱买了自然杂志的access 试问谁在这行的单位会没有自然杂志的open access 呢?当然了 对于一个没有诚信的人 也不知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也可能是撒谎了
润涛阎2019-08-04 08:13:4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好建议。帮她洗地的,如果不是她的团队人员,会在未来后悔的。事实胜于雄辩。颜宁的论文把所有帮她洗地的路都堵死了。
润涛阎2019-08-04 08:11:57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你承认她的论文剽窃了,剩下的是剽窃谁的。不论剽窃谁的,都是剽窃。

她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从Glut1来说,只能是华大教授的论文,可她没给出参考文献。如果是华大教授的半胱氨酸扫描生化数据,那就是Yan/Maloney的方法啊。如果颜宁“引用”(引用是应该给出参考文献才算,否则就是知识产权剽窃)的不是华大教授的生化数据,那是不是半胱氨酸扫描方法得到的?如果不是,是什么新方法?这是我们需要问她的。

关键是你承认了她论文剽窃了的事实,然后再说是谁发表过的。她没给出任何线索。
Wtp0032019-08-04 08:09: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帮她洗地的,必须承认基本事实,否则还谈什么?

基本事实是: 1, ,2, ….5.

这应该单发一文,简单明了。
嘎德2019-08-04 08:08:3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这位狐狸同学,大丈夫(也可能是大美女)敢作敢当,别不好意思说出真名了,我挺好奇的。

狐狸老兄(美女)你英文很棒,专业有攻,值得大家学习,说个真名也可以方便大家相互交流学习对吧。
JessAB2019-08-04 08:04: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现在还继续坚持指控Nieng”剽窃”你的吗?
润涛阎2019-08-04 07:59:14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所有的构象都不能证明不论是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还是细菌木糖载体xylE开口从朝里转向朝外。所以,她才拼图predicted想象图。她那些构象其实在她2014图5里都表明了出来。她没找到开口从朝里转向朝外的证据,不论是Glut1 还是xylE.她文章里也都承认了。这也有疑问???
嘎德2019-08-04 07:54:0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狐狸自称“二十多年前本科时学的了”,应该是40多岁,老阎你查一下Chao Xu,Mingxu Hu,Hu Y 这几位的年龄就猜个八九不理十了。

或者私下问问“挺颜的凡人,老泉,杨别青,脖子粗,Sensei”, 他们都是生化背景的,应该有人认识狐狸。
JessAB2019-08-04 07:41: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要不然说你没有完全看懂. 根据AAM, 需要4个构像来完成a transport cycle. 在2012 她有一个构像(文献28), 在2013 年有另一构像(文献29), 在2014年这篇文章她得到了又一个构像, 还有一个有待captured.
润涛阎2019-08-04 07:32:13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他不敢用真名,应该在颜宁团队里找。
Nekono_882019-08-04 07:30: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狐狸口口声声要你去读颜三篇,可其到目前为止只读了你1993的摘要。其它的所以论据都是来自其的“哥的不好”猜想。不过这些猜想,有无诚信就难说了。
润涛阎2019-08-04 07:28:14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用图表示工作模型,那不就是工作模型图???

如果她在2012年就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转向朝外的变形,那她为何没在2012年的论文里提出工作模型?为何到2014年还在拼图?

这是她的高级黑啊。

当然要抓住重点不放松。她把图5的拼图想象图开口从朝里到朝外的转换是“predicted”,变成文章里的“提出工作模型”就是靠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她没做过证明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明试验。
嘎德2019-08-04 07:27: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Fox狐狸老兄你是 Chao Xu 还是 Mingxu Hu? 这俩位都是小颜文章的联名作者,名字中带有Hu(狐狸Fox),或超Chao(Swiper/super)。

狐狸也有可能是Sorgen PL文章的联名作者Hu Y, 都是瞎猜的,还是狐狸老兄你自己说吧!
Nekono_882019-08-04 07:20:2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看出来了,原来你不用真名去自然杂志发言,是有难言的苦衷。很大可能被戳穿把戏,我深表同情,你继续。但是看客的同情和谅解,不代表自然杂志的规则可以无视。
JessAB2019-08-04 07:18:3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犯了一个明显不严谨的错误: 在图5 ,Nieng没有像你错误的说她”提出人体葡萄糖工作模型图”, 而是一个GLUT1 的工作模型.

你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图5里的解释. 请你仔仔细细去读Nieng2014和2012的Nature 的文章.

若是还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的人有想看Nieng在2012年Nature 文章的图, 我可以贴到我博客上, 否则就算了, 不再说了.
润涛阎2019-08-04 07:07:5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而且你根本看不懂我的文章。根本就不是“跟细胞内接触”的事。那是分子探针与半胱氨酸扫描,用“跟细胞内接触”说事表明是搞结构的,对分子生物学知识一窍不通。否则不会有这样的笑话。
润涛阎2019-08-04 06:53:24回复悄悄话看看老卡的文章:

An approach to membrane protein structure without crystals.

Sorgen PL, Hu Y, Guan L, Kaback HR, Girvin ME. PNAS 99: 14037-40
润涛阎2019-08-04 06:45:28回复悄悄话你这在胡言乱语了。看这段:“比如跨膜区7被其他的跨膜区所掩盖(保护起来)。 比如如果是Channel, 7与10的在外膜形成gate, 关上时,两个盖缠在一起,互相保护起来,也可以起到不接触细胞内物质的作用。”

地球人有谁找到过如此的Channel?在哪里发表过的?给出链接!
SwiperTheFox2019-08-04 06:42:43回复悄悄话补充一句:

只是说在跨膜第7区可以看成三个区域, 一个只跟细胞外有接触, 一个只跟细胞内有接触,一个两面都可以接触。

所以说是 Topological Model
Nekono_882019-08-04 06:42:1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问一句,让你心惊肉跳的问题,你有诚信吗?敢不敢回答?Yes or No, 简单吧。
润涛阎2019-08-04 06:41:52回复悄悄话帮她洗地的,必须承认基本事实,否则还谈什么?

基本事实是:

1. 颜宁在演讲时把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构图与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图放在了一个细胞膜上。那这细胞膜是细菌的还是人体的?这如何能发生?

2. 所有的听众都以为那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图。而不知道开口朝上的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图,开口朝下的才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图,听众不知道那是拼图。

3. 论文图5的下面介绍是(想象图)predicted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结构,不是真正得到的结构。

4. 即使嫁接拼图“合理”,可事实上她没有找到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内转向朝外的证据,木糖载体开口从朝里转向朝外的证据也没有。这是她文章里承认的。所以,无法借助木糖结构图间接证明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转向朝外,因为木糖的此转变证据也没有找到。

5. 在她论文里从图5下面的假设图就变成了“提出人体葡萄糖工作模型图”,靠的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而她没给出参考文献。她自己从没做过证明葡萄糖载体从朝里转向朝外的生化试验,否则她就不需要开电脑拼图predicted的想象图了。
山丘-2019-08-04 06:40:03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Nature comment那里那么明确的规定一定要用真名是很有必要的 要保持科学圣地的严肃和诚信 就象法庭上作证人要宣誓一样 在文明国家没有诚信的人就不配得到别人的信任 无视nature 的规定 用假名去那丢人现眼的 本质上就是不尊守规矩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就如同他为了他的立场 东拉西扯移花接木狡辩同出一辙 他所引的所谓证据全是胡搅蛮缠歪理神逻辑 跟这样的人讨论学术没有实际意义 看大家跟狐狸讲理我看着都累 整个一个鸡同鸭讲永远讲不清
SwiperTheFox2019-08-04 06:32: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既然说错了,造成自己的反复讲,能怪别人吗?

你 仍 然 是 没 看 完 看 懂 文 章。

1。XylE是Glut1 homologue. UhpT不是。

2. 通过XylE的homology modeling 可以推测Glut1 的构象,是Glut1朝外的Proxy.

3。文章的结果与图表里标识得清清楚楚: Glut1 碱基在哪个位置,跟谁形成氢键。 XylE Glut1 碱基在哪个位置,跟谁形成氢键. 两个蛋白同一个位置, 哪些碱基一样, 哪些碱基不一样。 虽然用XylE并不完美, 但是有什么没有什么都清清楚楚写在文章里。 审稿人看的明明白白。  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去找老卡问吧。

4。 从里到外的构象变化理论在引文 颜2010和 Iancu2013里都有。 没引的还有很多,

见:
转运蛋白模型一日游 (一)转运蛋白的八卦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7252.html

5. 说实话,Cystine scanning只是“符合”AAM. 只是说在跨膜第7区可以看成三个区域, 一个只跟细胞外有接触, 一个只跟细胞内有接触,一个两面都可以接触。

**实际上也没给出从内到外的变化。 **

并没有排出其他可能性。 比如

1。如果一个(即使不是转运蛋白的)膜蛋白也可以有这样三个区。
2。比如跨膜区7被其他的跨膜区所掩盖(保护起来)。 比如如果是Channel, 7与10的在外膜形成gate, 关上时,两个盖缠在一起,互相保护起来,也可以起到不接触细胞内物质的作用。

再对学数理的重复这句话: 生命科学实验需要 Preponderance 的证据。 阎润涛提供的证据[在当时]很重要, 但并不是一次性证明了AAM.

============================================================================
上面我说错了,我想说的是:既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转向开口朝外的证据,也没有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转向开口朝外的证据。

….这么简单的逻辑,还得反复讲。
润涛阎2019-08-04 06:24:26回复悄悄话别说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不是一个东西,木糖载体需要木糖与质子氢一起进入才能转运木糖。就算葡萄糖载体与木糖载体比亲哥俩都亲,他们也不是一个分子,干的也不是同一个活。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不仅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也没有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证据。即使把两个载体嫁接,也照样做不到开口朝里变成朝外的科学证据。唯一的证据来源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人家发表的,而不给出参考文献。白纸黑字,铁的事实。无法靠狡辩就能改变事实的。

那些废话毫无意义。别谈医生如何救死扶伤,如果捐款,就谈他把古董店的古董装入自己的提包不交钱就拿走的事,废话少说。
润涛阎2019-08-04 06:15:27回复悄悄话另外,狐狸昨天讲:如果把图5的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嫁接拼图是马身与驴头的嫁接,那uhpt 就是狗。

这句话我承认啊。我研究的狗,那可是从狗身子到狗头都是自然的一条狗,不是跟猫的嫁接。这比驴唇对马嘴强太多了,否则,图5就没必要说成是predicted了。

谢谢你提供这个比喻。太好了。
润涛阎2019-08-04 06:12:24回复悄悄话她的2014年的论文图5是电脑拼图。这个拼图不论多么合理,照样需要“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以证明葡萄糖载体朝里变成朝外的确发生。

细菌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到开口朝外的证据也没有啊。这是论文里承认的。我给出了论文的原话。两个载体即使拼图在一起,照样无法得知开口从朝里转向朝外的确发生。文章了没有证据,唯一给出的解释是predicted想象图,加上“发表了的生化数据”提出开口从朝里到朝外变形的工作模型。但她不给出在哪里发表的生化数据。

所有的辩护都无法回答我这两个关键疑问:

1. 拼图再合理,不论人体葡萄糖载体还是细菌木糖载体,都没有开口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证据。
2. 唯一的证据在“发表过的生化数据”里,可她不给出。
润涛阎2019-08-04 06:02:59回复悄悄话上面我说错了,我想说的是:既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转向开口朝外的证据,也没有木糖载体从开口朝里转向开口朝外的证据。

你们下面给的所谓的生化数据就是指把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拼图在一起的合理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什么方法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到朝外变形的?这是根本,是她论文里提到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的核心内容。她应该引用华盛顿大学教授的论文,可她清楚,那也是Yan/Maloney的方法。

如果她早就知道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转向开口朝外的生化证据,那她还用拼图predicted 的图5做什么?这么简单的逻辑,还得反复讲。
ft2019-08-04 05:58:54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在西方社会,如果没有诚信和撒谎,就立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这是一个知耻的社会。你懂吗。
ft2019-08-04 05:55:20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网友指出你在nature上用假名贴评论,明确违法nature的规定。
你在把假名换上真名之前,你在这里的评论已经没有任何可信度了。nature是一个正规的科学杂志,你连真名都不敢贴,这是瞪着眼睛说瞎话撒谎,你懂吗。你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相关利益冲突吗。如果有,先公示出来,然后再挺颜。作为一个从业人员,如果连这都不懂,你是没有资格挺颜的。
你如果还知撒谎是属于无耻范畴的,就先在nature上先换上真名,然后再继续你在wxc上的侃侃而言。
Nekono_882019-08-04 05:46: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若是在法庭上,一方表现的毫不诚信,这案子如何了结,在美国的各位看官,应该是心知肚明吧。请继续。
SwiperTheFox2019-08-04 05:35:09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这事早就回答过了, 二十多年前本科时学的了。 告诉你:挺颜的凡人,老泉,杨别青,脖子粗,Sensei 都是生化背景的。

挺阎的CNG不知道是不是生化背景的。 其他人不知道了。

不过从讨论方式一般看的出来。
Wtp0032019-08-04 05:35:03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有关膜蛋白不方便回答没关系,可否回答下要做小结上来就说
,”很可能阎没有”怎么怎么地有些不妥?之所以犯这种低级错误就因为先预设立场之故
Wtp0032019-08-04 05:30:3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若方便回答下这事之前听说过膜蛋白吗?不方便也没关系
Wtp0032019-08-04 05:28:41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何必不断变化说法呢,回去读读自己的文章要不(不断章取义)贴在这,比较下你刚刚贴的小结怎么说法差别那么大呢?
有句俗语怎么说来的?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Nekono_882019-08-04 05:28:01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你还忘记了一条很重要的总结,狐狸公然无视自然杂志要求真名实姓发表Comment规则,毫无诚信的用假名去撕扯真名实姓的大阎。这可是挂在网上,抹不去的记录。
SwiperTheFox2019-08-04 05:25:59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1。对于机理的认识是要引到正文的(上限50篇)。 难道要把老阎的Cystine Scanning引到方法论里? 但是小颜用的是晶体和其他生化实验啊。

2。在老阎前面还排着至少Mueckler等人的12篇更相关的。 老阎排不上号。

阎润涛没看懂paper, 昨晚问的都是看懂paper自己就能解答的问题。 让老阎自己静下心来好好读懂颜的文章再说,不管科学事实是怎样的, 无条件支持老阎的阎粉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Wtp0032019-08-04 05:23:4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您对其它几点挺颜方错错错的小结有不同看法吗?
JessAB2019-08-04 05:20:35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在我的博文和评论正是举几个例子要说明用不同结构的化后物作相似的机理, 根本不存在”剽窃”一说, 所以case closed.

你的回复理由1a不恰恰证明我的”不是剽窃”的说法吗?
Wtp0032019-08-04 05:18:3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不好意思您的老毛病又犯了,什么毛病?缺乏逻辑思维的毛病。您对我学雷锋帮你理解内在逻辑关系的贴子没回应,可以理解为默认?
这次因为你说的是我,就不学雷锋说说你理解不了的我论点的逻辑关系。
是的
”原文规定最多引50篇。 具体方法可以再引”
But so what? 对具体争论的为什么小颜没引用老闫的文章有一毛钱关系吗?exactly 小颜的文章就引用了超过60了。
您老还是静下心来平常玩玩脑子急转弯的游戏可能有帮助。
Wtp0032019-08-04 05:08:49回复悄悄话挺颜在这事之前都没听过”膜蛋白”(有不同意的吗?),所有的论点全不在点了上,要不逻辑混乱,要不错的离谱(如上面几条),要不就是自说自话鸡同鸭讲,要不就是挑英文的刺…
怎么这些都发生在挺颜的呢
SwiperTheFox2019-08-04 05:07:0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https://www.nature.com/nature/for-authors/formatting-guide

又jump the gun. Nature 引文规定:

Articles
Articles are original reports whose conclusions represent a substantial advance in understanding of an important problem and have immediate, far-reaching implications. They do not normally exceed 5 pages of Nature and, as a guideline, allow up to 50 references. (One page of undiluted text is about 1,300 words.)

原文规定最多引50篇。 具体方法可以再引。

If further references are included in this section, the numbering should continue from the end of the last reference number in the rest of the paper and the list should accompany the additional Methods at the end of the paper.

重申:阎润涛与阎粉说花前请先做了自己的功课再来
Wtp0032019-08-04 04:58:18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竟然做小结总要拿出些实打实的事说说也好让人信服,像这一开头”很可能阎没有下载Nieng2012和2014Naure 的文章”.很可能好像就是猜的意思吧?我试试用挺颜的也举手同意事实小结下怎么样?
1。第一个您常挂嘴边这次小结忘提的”二个蛋白不同,case closed”
错!
理由;a/用不同材料研究同一课题再常见不过. b/老闫指出小闫的关键点其实就是二个不同材料的混合物。 c/若就是这么直接了通怎么可能小颜Nature不一句话就打发了老闫?

2. 小颜不引用老闫文章因为有规定不能超过50篇
错!
理由;大家正看这篇巳引用超过60。

3。碰瓷
错!
理由;Nature会在与老闫交流过基础上让他在nature上碰瓷吗?其实估计这词几乎可以反过来给挺颜的用了。

4。小颜在号称其世界第一首创的成果在nature网站被质疑”copy”不回应,因为没时间。
错!
理由;有正确思维的人需要吗?

5,..
Stegy2232019-08-04 04:57:27回复悄悄话与此点相关想说的话在这豆腐干大的地方写不下。欢迎批评指正拙文
“三脚猫看阎颜之争 – 简评颜宁2014工作模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502/201908/2507.html
樱叶2019-08-04 04:48:23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你的可信度多高呢?
JessAB2019-08-04 04:11:24回复悄悄话对这一段时间对阎和顔的事的跟踪, 做个小结:

1. 很可能阎没有下载Nieng2012和2014Naure 的文章, 他没有完全仔细读懂她文章的内容(大概阎的英语能力有限).

2. 阎润涛没有做科研的应有态度应该通过自己首先去完全理解Nieng的文章,拿取第一手资料,反而是通过道听他人说,再段取他意, 再加上他基本没有独自亲笔和经过写能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过程的亲身经历, 导致他非常门外汉和添油加醋去指责Nieng没有引用他20多年前的文章.

3. 即然一开始连指责Nieng不引用他的文章都不成立, 哪来Nieng的剽窃一说??

4. 但是阎非常自负, 人品低下, 转用纠结什么”published biological data”从哪来, 在他博文直接指控Nieng”剽窃”.

5. 因为阎的英语能力有限, 他没能很好理解(或者根本没有读完)Nieng的整篇文章, 他不能理解Nieng在图5里说什么, 居然说什么’不同的图拼凑出来’. 图5是Nieng用现有的资料proposed 一个GLUT1的工作模型. 图5显示了可预料的四种构像,根据AAM它们是一个完整的transport cycle所需要的. 其中的俩种构像来源于已经发表的文章(文献28,29).

6. 阎没有好好去读和理解Nieng的文章就和他的那些”unconditional support”的人在WXC一起抹黑和毁謗颜宁,这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7. 以后凡是阎写有关科学和需要事实依据的文章,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信度了.
SwiperTheFox2019-08-04 03:51:53回复悄悄话从昨晚到现在,我给阎润涛解释了:

1。XylE与Glut1的相似性与可比性, 特别是相对于阎润涛的蛋白UhpT。
2。为什么Glut1是朝里的构象。
3。为什么XylE是朝外的构象。

解释这些是要花不少时间的。 然而这些问题都是一个有生化背景的科学家仔细读文章应该自己可以解答的问题。

**颜宁来也不是几分钟一句两句就能给阎润涛解释清楚的。**

阎润涛:请你先把颜宁的三篇文章读透了,做了你自己的该做的功课再质疑。 在此之前最好是先把你对颜宁的各种指控撤了。 谢谢。
SwiperTheFox2019-08-04 02:57:25回复悄悄话得给吃瓜的解释清楚:这个 拓 扑 性 质 不是阎润涛发现的。  是在阎润涛之前就有了。 属于膜蛋白基本知识。

===========================
N断 C端都是面向细胞内的,根据这一 [拓 扑 性 质]
SwiperTheFox2019-08-04 02:48: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N断 C端都是面向细胞内的,根据这一 [拓 扑 性 质] 所以拿到了晶体结构就知道了是朝里还是朝外的。 如果还不明白的话,我在这里画了个图:

给阎润涛解释为什么XylE是朝外的: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8/2951.html

并同时解释了为什么颜2014要根据文献做个朝里的。 与拿到手的XylE互补的构象。

------------------------------------------
再说了,你就算把glut1看出是马,XlyE是斑马,你有过证据证明XlyE开口朝里朝外变形的生化数据吗?glut1没有,XlyE 也没有啊。两个都没有,那你们把两个拼图放在一起就行了?
润涛阎2019-08-03 23:44:32回复悄悄话再说了,你就算把glut1看出是马,XlyE是斑马,你有过证据证明XlyE开口朝里朝外变形的生化数据吗?glut1没有,XlyE 也没有啊。两个都没有,那你们把两个拼图放在一起就行了?

在论文里,明明讲的是: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翻译成中文:没证据证明细菌木糖载体朝内朝外的变形。

这是2014年的论文里讲的。就是说:既没有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朝外的证据,也没有细菌木糖载体朝内的证据。两方面都没有。如果有一个有证据,那把两个图拼在一起的科学性就高很多。可事实上,二者都没有。到2014年发论文的时候,还没有任何生化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细菌木糖载体xylE朝内朝外的变形。

你找出来试试看???
润涛阎2019-08-03 23:32:3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这是讲生化数据吗?

老卡的生化数据是靠半胱氨酸扫描和链接得出来的LacY。那么多文章你不去读。

生化试验证明,bond与是否被转移是两码事。pCMBS 也可以结合Glut1,uhpT,但它背转移的Km是葡萄糖的1000倍。所以,它就不算被转移的底物。葡萄糖能结合xylE,XlyE 就跟葡萄糖载体是一个载体了?

老卡就是用半胱氨酸扫描证明了一个载体的工作模型,就是LacY,他什么时候用生化方法证明了Glut1的开口转向了???

如果XylE 跟Glut1是同一个东西,那为何她结晶的Glut1 开口是朝内的,而XlyE 开口是朝外的??

你就提供谁和哪篇生化数据的论文证明了Glut1 的开口朝外朝里变形的,就这。说别的都不是关键。就说怎么证明Glut1开口朝内朝外变形了的。
ans2019-08-03 21:00:49回复悄悄话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我理解以老闫的科研水平已经看不懂这些工作的意义。
老泉2019-08-03 20:48: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AAM模型理论研究进展在那里(1966-2013结果),图五就是按理论画的。为了2014working model, 就需要更多于2013内容。向内开口构象已经被拍到,无争论,向外开构象,待定,但是小颜在2014文中讨论部分从结构方面作了很好的说明。至于两个occluded 结构则需要借助XyLE, 那也是现成的(文献28,29),也是小颜的,有结晶及生化数据。因此她在2014文中说了our biochemical data。2014拿到GluT1的结构,此时提出working model机理,顺理成章。与老阎老板无关,66-92,92-2013之间AAM模型早在那,与老阎九三年模式(非常简单的示意图,比九二年相关文章少二个中间状态)无关。
SwiperTheFox2019-08-03 20:17:3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还是读Paper! Intro里有讲。

Notably, the structures of XylE bound to D-xylose or D-glucose enabled
homology-based modelling of GLUT1 (ref. 28)
SwiperTheFox2019-08-03 20:15:0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用图5legend里的话:
ligand-free,occluded one are predicted from two XylE structures in the outward facing, partly occluded and ligand bound state,…..

2014颜宁与老卡合作了一篇文章 (Madej 2014 文献45), 具体讲了怎么predict:

Homology Modeling. To draw functional conclusions with respect to the GLUTs, homology models of GLUT1, -5, and GlcPSe were generated based on the crystallographic coordinates of XylE

你要是觉得用XylE做Porxy有问题的话,去问老卡吧。
Nekono_882019-08-03 19:42:28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看到这只狐狸走火入魔的样子,我就在想在这桩公案之前,是不是其就在大阎这里,以前就曾经丢过很大的脸。否则就无法解释了。你可能不知道狐狸用假名去自然杂志发了Comment,公然无视杂志要求以真名实姓发言的规则。一点诚信都没有的人,你认为会真的为科学问题认真讨论吗?明摆着就是要无理搅三分来的。
山丘-2019-08-03 19:24:44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就是的 本来人家博主没想怎样 人家一位老前辈 都已远离了学术界了 不为名不为利的 我想本来阎老是英雄惜英雄 不打算质疑小颜的 因为开始在第一篇科普里对小颜是盛赞有加的 要是小颜能解释一下 没有这帮添乱的高级黑 博主早就放下了
润涛阎2019-08-03 19:23: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朝里的晶体我没说没有啊。我是说Glut1朝外的晶体她没有。你在说什么呢?
润涛阎2019-08-03 19:21:33回复悄悄话她在电视上讲的就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图,没说那图是细菌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拼图。听者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朝外的是木糖载体,朝里的是葡萄糖载体。她从来没找到过开口朝外的葡萄糖载体,就拿细菌的木糖载体朝外的图嫁接。这就是移花接木的玩法。
润涛阎2019-08-03 19:16:50回复悄悄话她在电视里专门讲的就是开口朝里朝外的重大发现,根本就不提木糖载体。在教科书引用她的论文,只提图5开口朝里朝外转换把葡萄糖带入细胞。其它什么都属于打酱油的,是掩人耳目的。她真正推销的就是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其它的都是玩弄障眼法。她在电视上介绍的就是工作模型,介绍给教科书作者的也是只有工作模型图。事实胜于雄辩。
润涛阎2019-08-03 19:12:02回复悄悄话颜宁论文的结论用的仍然是开口朝上的木糖载体与开口朝下的人体葡萄糖载体的拼图想象图,根本就没有另外一个单独的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图。图5的下面讲的是predicted 开口转向。在文章里,她才用根据她的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用的又是图5)。这样,看图,是假设的predicted的转向电脑合成图,而在文章里就提出是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了。这是偷梁换柱。把电脑合成的想象图变成了论文里边的“提出来的工作模型”而非“假设”的了,把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不给出出处就暗示是她搞出来的了。她在玩弄三十六计的招数。
SwiperTheFox2019-08-03 19:07:5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朝里朝外早知道了,这在当时都是常识了。 但是知道朝里朝外就完了吗?

1。 知道哪个跨膜区跟哪个跨膜区相互作用吗?
2。 Default的状态是朝里还是朝外?
3。 有没有Extracellular gate? 如何实现?
4. Intraceullular gate 是怎么发现的。
5. uniporter 与symporter的分子水平的结构变化机理到底是怎样的?Proton Coupling到底怎么触发构象变化的?

你还是没看懂文章。

告诉你去看Introduction 有文献32这句话前后写了三遍。
山丘-2019-08-03 19:06:5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大家都早看出来了 狐狸是怎么回事 虽然善狡辨 但是尾巴都露出来多少回了 就那么几个三脚功夫 小学生水平装大拿 到处东扯西扯copy一堆文献跟你绕 呵呵 谁都没他时间多!
润涛阎2019-08-03 19:0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她论文的高级黑!她如果早就知道了Glut1从朝里转向到朝外的证据,她还用电脑拼图干什么呢?那些都是根据载体的动态模型提出的假设。生化论文证明转向是华大的教授干的。可她并没引用。华大教授搞了很多半胱氨酸扫描,但没完成系统的转换模型,因为他对此不敢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局部的构造。这才是颜宁提出Glut1 工作模型的原因。如果早就有了,她搞这论文干什么?她的图5被教科书引用,说的就是Glut1朝里朝外转向是颜宁搞出来的。其实,她没搞出来,只是示意图,就是把细菌木糖载体的朝外的结构跟朝里的Glut1拼图.论文里提到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可她没说来源。
Nekono_882019-08-03 18:58:35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这就是高级黑,粪不顾身,弄巧成拙。
SwiperTheFox2019-08-03 18:55: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读Paper! 读Paper! 读Paper! 看来说了三遍是没用的。

教你这个学生真费劲, 告诉你读哪篇还不行,还得帮你贴过来。

颜宁引文32。1997年的 告诉你Glut 有朝里朝外的变化。 根据这个做了朝里的晶体。

Role of Conserved Arginine and Glutamate Residues on the Cytosolic Surfac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for Transporter Function
Annette SchürmannHolger DoegeHartmut OhnimusVolker MonserAndreas BuchsHans-Georg Joost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 conserved arginine and glutamate residues at the cytoplasmic surface of the glucose transporter GLUT4 are essential for its appropriate conformation, and that it is the interaction of charged residues which mediates the oscillation between outward and inward facing states.
山丘-2019-08-03 18:53:37回复悄悄话哪来的狐狸这么没有礼貌?看他这么一天24小时七天不停的在这上窜下跳 大家有没有觉得奇怪 这世上竟有这样的人对一件事如此上心 不用上班不用生活了吗?他曾在中坛为这事几天发帖上千条!我看这里旺也有他的贡献哈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呢?不如大家探讨一下哈 哈哈哈
润涛阎2019-08-03 18:47:3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们在谈论她的论文,开口朝里朝外的变形,是靠两个不同的载体拼图得到的想象图(predicted开口变形)。这与Glut1 跟xylE多么亲近无关,因为她没结晶出开口朝外的Glut1,就拿开口朝外的xylE的图拼在一起。它们不是同一个基因,也不是同一个蛋白,更不干同样的活。一个是需要质子氢,一个不需要。她不知道Glut1是否真的会发生变形,才说出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加在一起,表明它就真的动起来了。可她没做过证明Glut1真的发生开口转向的生化试验,那她就是用别人的结果成了她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的。你再怎么狡辩,都改不了她论文白纸黑字的事实。
SwiperTheFox2019-08-03 18:45:0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什么时候说ICH能证明开口朝里朝外。 Biochemical data demonstrated the importance of ICH.

至于朝里朝外:

1。朝里朝外的基础模型在很多文章里有。 颜2010, Iancu2013都有。 这都是2014 引用的,没引用的还有Forrest2011综述

2。这个Glut1朝里的构象是1997年就确定了。 已经告诉你了:去看Introduction 引了 文献32 那句。

读Paper. 读Paper. 读Paper! 不知道说三遍有没有用。
润涛阎2019-08-03 18:39:4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ICH就能证明开口朝外了?是你读不懂还是我读不懂?她从来都没结晶出来过开口朝外Glut1的晶体,如何证明它就朝外了?她的哪个生化试验证明了开口转向的?是用的与半胱氨酸不同的方法吗?发表在哪里的?

她的整篇文章就是在说开口朝里的Glut1 和开口朝外的xylE,她在论证这两个载体结构很像,就暗示可以发生开口转向。这是她把两个载体的结构图拼在一起说事的基础,在图5说的是想象图。然后她在文章里她说根据结构图加上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提出工作模型。
SwiperTheFox2019-08-03 18:33: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木糖载体是需要跟质子氢一起进入的。 你如果以此否定了与Glut1的可比性的话, 我提醒你: UhpT可是anitporter, 转运同时是要放出反向输出磷酸的。

如果XylE与Glut1没有可比性,UhpT与GLut1也没有可比性啊,你凭什么要说人家剽窃你的呀?

对于XylE与葡萄糖转运的关系,请看:2012 图3a。 这也是个[生 化 实 验]

你自己能不能把文章彻底读懂了再来啊??????????????

==========================================================================
细菌的木糖载体是需要跟质子氢一起进入,而人体葡萄糖载体单独进入载体,不需要质子氢。就好比斑马与马再近,那也得说斑马是斑马,马是马。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做过Glut1的生化试验证明开口转向发生真的发生了?如果她证明了,那还拿细菌的木糖载体开口朝外跟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的两张图拼在一起暗示开口方向可以转向?
SwiperTheFox2019-08-03 18:25:2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生化实验证明了ICH的重要性。 2014图5的中的橘黄方块加一点你看不见啊?

至于朝内朝外: Introduction 里引用了文献32那句, 你先读懂了再说。

自己读不懂文章, 贸然说别人剽窃。

润涛阎2019-08-03 18:18:3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她的生化试验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了???

她是怎么做的试验?

细菌的木糖载体是需要跟质子氢一起进入,而人体葡萄糖载体单独进入载体,不需要质子氢。就好比斑马与马再近,那也得说斑马是斑马,马是马。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做过Glut1的生化试验证明开口转向发生真的发生了?如果她证明了,那还拿细菌的木糖载体开口朝外跟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的两张图拼在一起暗示开口方向可以转向?

她的结构图,一个是朝里的Glut1,一个是朝外的xylE,的电脑拼图。在文章里她才说:根据结构(Glut1 朝里,xylE 朝外)加上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她是根据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才能提出Glut1真的能开口发生转向。在解构图片上,她只能靠拼图。因为她没结晶到开口朝外的Glut1载体蛋白。

到你这里,她发表过证明开口朝里朝外转向的生化数据了?用的是公用的半胱氨酸扫描吗?否则她是怎么证明Glut1的开口发生转向了的?如果她已经证明了,那她还拼图假设它会转向干什么呢?

Wtp0032019-08-03 18:12:3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这逻辑思维能力不适合搞研究,更别说辩论了”
人不错,是真心觉得自己对。可惜逻辑思维能力与读文章没关系。估计他现在文章都能背下来,说不定比你都熟。
SwiperTheFox2019-08-03 18:07: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了,还有一句话没说, 收不了手还有一个原因:你居然拿你过世的老板当枪使, 说什么颜宁等到你老板2012年去世才在2014公布机理图。 颜宁2010年就有类似的机理图。 Iancu 2013年也有类似的机理图。 你是不是也要去找Iancu算账?!

你没有证据的阴谋论, 瞎指控。 你老板在天之灵。。。。真是替他伤心。
Wtp0032019-08-03 18:03:13回复悄悄话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图里说的是predicted,文中说的是propose? ”
怎么感觉你是英专毕业的,一天到晚拿着英文说事,能不能来点与大家说的专业有关的?不过对这之前连膜蛋白都没听说过过的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OK, seriously, 你真的不觉得争论自己完全不????的东西,连别人讨论的实质都没整明白是个挺有意思的事吗?我看的都累.
SwiperTheFox2019-08-03 17:59:3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本来想收手了,你还在说人家在剽窃。 自己不仔细看文章或者看不懂,不知道人家做了生化实验,别人告诉你, 你自己捂着耳朵听不见。

至于XylE 与 Glut1 的相似性,自己去2012年的文章里找去。 颜宁在2012选XylE是有目的的。 表示蛋白质结构重合率的根方差自己到2014的文章里找去。 XylE与 Glut1的叠加图在Figure 3b. 两者有什么差别一清二楚。 读Paper还要手把手教。

退一万步, XylE 与 Glut1的差别,审稿人看不出来啊。 审了通过,就是推理是合理的, 你是看不起审稿人智商是吧? 全世界就你牛, 堪比严复。

别人剽窃没有实锤,你碰瓷是有实锤的。本来是不想贴过来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8/2344.html

润涛阎2019-08-03 17:41:10回复悄悄话两张图用电脑拼图在一起,这与是马和驴甚至是马与斑马都没关系的,反正不是马与马,对不?只要她用电脑拼图,就表明她没发表过证明马头与马身子的全景图的生化数据,她才拼图的。这就证明了她利用他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作为自己论文的依据,那她就是剽窃实锤。
润涛阎2019-08-03 17:37:1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马驴猪狗都没关系啊。这是说:1. 她用马的身子驴的头两张图杂,等于她没发表过生化数据的论文啊。就是等于堵死了她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是她自己曾经发表的路,就是她无法反驳她剽窃他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的路。与我的文章没关系的。

2.在她剽窃实锤的基础上,我们再谈她剽窃了谁的。

明白不?你这逻辑思维能力不适合搞研究,更别说辩论了。
Fanreninus2019-08-03 17:1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为何在图5下面写的是predicted,而在文章里就逐步变成了conclusion了? ”

你英文写的不怎么样,读应该没有问题吧?文里那里说是结论了?图里说的是predicted,文中说的是propose? 你又想转移焦点了?

像个男人好不好?别一会怪洗地的逼你写信,一会又怪洗地的不想认错。这事情从头到尾唯一错的是你自己。
SwiperTheFox2019-08-03 15:39: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1。请你先说清楚, 如果Glut1马, XylE驴,那UphT就是条狗。 你说马和驴不能摆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说马和狗是一会事,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

2。结晶是门艺术,不是象突变那样有标准方法, 照着方法做就行了。 你以为你那时做突变做得多困难。 你到底看完了颜2014的文章了没,(你总嚷嚷说颜宁没做生化实验,人家是做了的, 都告诉你多少遍了!!!) 你连人家文章都没看全看懂, 就说人家抄你的,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2014 把介绍跟方法一块看:”Extensive cyrstallizatoin trails were performed for GLUT1 proteins purified in various detergents and in lipidic cubic phase. MOST OF THE EFFORTS FAILED TO YIELD CYRSTALS.

然后得找第一个突变体,思考研究, 再读文献, 再找第二个突变体, 但是又保持活性功能的。 最后才成功的。

不是像某博士说的就是个“批量生产”。 随便找朝外的不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要不谁都做得出来了。

找个近似体相互比较,承认有缺陷,但是仍然可以得出Insight和有用的东西也是科学难的并分辨杰出与平凡的关卡之一。

你不也是把好几个半胱氨酸都突变了, 才scan的,按理说也不是原来的UhpT了。

你要是觉得这么做有问题,去找老卡问吧。老卡跟颜宁后来合作了好几篇了。 他要是觉得有问题,会跟她合作吗? 看除了粉丝,哪个圈子里的人理你。

润涛阎2019-08-03 15:33:34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她这人还是不错的。我们看到这事会越来越大,就是因为帮她洗地的还不想认输。
润涛阎2019-08-03 15:04:12回复悄悄话把两个不同的载体蛋白搞图像嫁接就可以证明开口朝下的就可以朝上了?那如果二者是如此接近,为何同一个实验室能结晶到开口朝外的细菌木糖载体,而结晶不了开口朝外的人体葡萄糖载体?所以,她说那嫁接的结果是predicted的,就是假设是那样子的。

既然是假设,那就需要证明。她唯一的证明就是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可她需要给出参考文献。因为她没发表过这样的文章记录。证明载体开口变形的生化方法非常有限,她没发表过用半胱氨酸扫描或半胱氨酸链接封口等论文。那就是他人的生化数据,她当成自己的论文结论依据,就不行。审稿人当然误以为是她发表过这样的论文,西方科学家建立的互信机制二百多年了,审稿人不会去查她是否发表过这样的论文,因为文责自负。
达姆TU2019-08-03 15:03:5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看一下颜宁几个小时前发的微博,人家也是讨厌虚假,吹虚的,所以老阎有理有据的质疑她,和她的信念是一致的。下边我把颜宁的微博贴出来。
————————————————
回答一个什么问题的时候,本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原则,我几乎是用喊的:“细节,细节,细节”。我经常跟学生说的是:当你能够考入某某大学的本科,进了某某实验室读博,其实智商估计没太大差别(印象里施老大也曾经说过智商是最不重要的素质,但他的演讲对象是清华学生,可别无条件引申[坏笑]),最后能够决定成败的在付出的力气上可能不过就是1%的差别。是否用心,是否关注细节,是否有精益求精的习惯,却能造成100和0截然不同的结果。

我喜欢看这一类讲背后死磕的故事,当各行各业的每个人都更有职业精神敬业态度,让作品、产品、成果等等都真正的以质取胜而不是靠虚假的吹嘘与营销,整个领域才会更强大,实现良性发展。
润涛阎2019-08-03 14:43: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驴是驴,马是马。否则她为何要写上是predicted?你还是搞不清楚最基本的逻辑:如果她早就发表了Glut1 的生化数据证明了开口朝下朝上的变形,她有必要找另外的载体嫁接图像吗?这就否定了她自己发表过证明Glut1开口变形的生化数据。明白不?

为何在图5下面写的是predicted,而在文章里就逐步变成了conclusion了?
不就是因为她在文章里加上了“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吗?是谁发表的?你给出的那些大科学家们有一人曾经把他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当成自己结论的依据而不给出参考文献的吗???

别忘了,是她在论文里自己说的:“i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i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Glut1 working model (Fig 5)”

白纸黑字啊。你这也能抵赖不成?

A + B = C
嘎德2019-08-03 13:18:1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哈!”

狐狸不但能用中文和中国人交流,用英文时也照顾到中国吃瓜群众的思维习惯,厉害呀……
SwiperTheFox2019-08-03 13:11: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是说颜宁和自然杂志审稿的逻辑有问题吗? 这不是我“发明的”, 是清清楚楚写在文章里的。

XylE在细菌蛋白里与Glut1同源性最高, 结构最接近, 保守序列差不多重合。 并且颜宁在该文里也讨论了XylE 与 Glut1 有差异的地方。

你的蛋白UhpT是第四家族的, XylE与Glut1都是第一家族的。 如果照你说到,XylE要是不能跟Glut1合起来做研究的话, 你凭什么说你们两个结果一样, 模型一样?

Dalidali2019-08-03 13:07:23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哈哈哈哈哈!
怕得罪您, 我没敢哈哈! 您先哈哈了. 就让我哈哈个够吧.

确实, “SuperFox”在NATURE的评论的英文用词和写法更适合中国人看, 或者说, 我们这些讲中文的人知道SuperFox 为什么那样用英文表达. 🙂

 

润涛阎2019-08-03 12:57:13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他逻辑思维有问题。

比如:(1)如果颜宁早就发表生化数据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开口朝向的变形,那她还会在图5把两个物种的两种载体的结构图用电脑嫁接在一起吗?就好比她结晶“拍照”的没头的马跟结晶“拍照”的一驴的头嫁接在一起说那是马,她如果早就得出了有头的马的生化数据,她还用得着借用驴的头安在马身上做想象图吗?

(2)为何图5在下面介绍的是“猜测的”或“假设的”(英文:predicted),而在论文里一步步变成结论(英文原文:conclusion)了?不就是在论文里加上了“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吗?参考文献在哪里?是用哪种已知生化技术搞出来的?还是自己发明创造出来的新技术?

回答不了这质疑,就想把一大堆搞衍射的科学家拉入。可人家什么时候用开口朝上的和开口朝下的两种物种不同的糖载体结晶图用电脑拼在一起说事的?那评论给他们的印象似乎是我们搞生化的跟他们搞结晶的过不去一样。玩这把戏就能反驳质疑?说说那些大科学家们哪个在发表论文时不给出参考文献就把人家的成果当成自己结论的证据?在当今还真极难找到这样的科学家。

再狡辩也没用。
嘎德2019-08-03 12:44:23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狐狸Fox”的英文用词更适合中国人看.”
哈哈那狐狸太有心了,写评论时还注意到中国观众的口味。
Dalidali2019-08-03 12:42:5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那个在NATURE文章下先写了”Test”, 又写了评论的”SuperFox”是您吗?

🙂
Dalidali2019-08-03 12:33:47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但看上去狐狸Fox的英文写作水平要比老阎高。”
—————-

您确定您不是在高级黑”狐狸Fox”吗?!
确实, “狐狸Fox”的英文用词更适合中国人看.
🙂
Wtp0032019-08-03 12:11:5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估计你要明白也难,我就学次雷锋解读一下(其内在逻辑关系)

“润涛阎”以实名写博克, 现在公开称”颜宁剽窃”!
这句话说完了!这里只有老闫一人称剽窃,

”现在已经有3位作者, 写了5条评论就在颜NATURE 2014年的文章下面. 以颜的个性, 还没有雇佣律师告阎? ”
这句话潜在含义及逻辑关系是都已经在nature被称剽窃了而且引起关注了,不是像二个月前只有老闫一人在那嚷嚷,影响极大极坏,按理应该有所反应才对,这不哼一声是?
嘎德2019-08-03 12:02:18回复悄悄话谁有道理咱不评论,但看上去狐狸Fox的英文写作水平要比老阎高。老阎你还是让女儿帮你把把英文关吧。
有兴趣的可以到自然杂志的评论区看看:http://disq.us/p/23h9586
Wtp0032019-08-03 12:01:5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请问你看了那5条评论了吗? 都是说颜宁剽窃的?  ”

再读一遍别人说了什么,首先弄明白别人的意思就知道你的问题都……………
都根你的以前论点差不多。
Wtp0032019-08-03 11:56:3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下面话原因?(我猜猜,不对请指正)

“但一旦颜粉或阎黑把这事搞大,搞热闹了, 最终他/她们会成为颜的高级黑(润涛阎语)“.
帮的不在点子上越描越黑,连小颜没时间都算上了。

“搞大搞热闹当然是NATURE求之不得的事. “
这事难办,一边是单身离职讨说法一边是…..

“按理也是润涛阎求之不得的事! “. 真理越辩越明。

“润涛阎”以实名写博克, 现在公开称”颜宁剽窃”! 现在已经有3位作者, 写了5条评论就在颜NATURE 2014年的文章下面. 以颜的个性, 还没有雇佣律师告阎? ”
没时间?:)
SwiperTheFox2019-08-03 11:33:3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请问你看了那5条评论了吗? 都是说颜宁剽窃的?

说自己是阎粉, 无条件支持阎的算吗?

连test也算?  连回答阎润涛问题的也算?
=================================================
现在已经有3位作者, 写了5条评论就在颜NATURE 2014年的文章下面
Dalidali2019-08-03 11:00:23回复悄悄话以颜的个性, 还没有雇佣律师告阎? 但, 似乎将NATURE拉下神坛的”号角”已经由中国人吹响.

看到NATURE网站, 颜2014文章下面的评论, 让我想起不久前,有报道国内有人为了升职或评”士”,把在NATURE或SCIENCE的评论列入”发表的文章”目录里.

但不会象中国人把宋祖英等的”维也娜金色大厅”拉下神坛, 或把王立军等的”专利”拉下神坛那么快. 但如我前几天说过的, Nature , Science, 早晚会被中国人玩坏!

我仍然认为, “’blue6albion” 的评论 : “看好真相水落石出,大侠维权成功。” , 将是非常难, 非常难! 非常非常难! 除非颜以这项成果(或文章)获得大奖如诺贝尔奖! 否则, 做做学术报告,提提职称, 甚至评院士等等都很难引起轰动, 变成丑闻, 达到撤稿,道歉. 最大可能是不了了之.

但一旦颜粉或阎黑把这事搞大,搞热闹了, 最终他/她们会成为颜的高级黑(润涛阎语). 搞大搞热闹当然是NATURE求之不得的事. 按理也是润涛阎求之不得的事! 但搞大搞热闹到一定程度后, NATURE不得不出来干预.

“润涛阎”以实名写博克, 现在公开称”颜宁剽窃”! 现在已经有3位作者, 写了5条评论就在颜NATURE 2014年的文章下面. 以颜的个性, 还没有雇佣律师告阎?
润涛阎2019-08-03 10:17:37回复悄悄话David Baltimore,诺贝尔奖获得者,MIT校长,因为《细胞》论文造假是日裔女科学家干的,但他是署名的。那论文被审稿人通过的啊。

那故事非常精彩。日裔科学家跟他合作一起发表论文。有一篇发给了《细胞》,被审稿人接受登出来了。这事就麻烦大了。因为第一作者是个美国白人女孩举报老板日裔科学家造假。

故事过程是这样的:论文里有一段结论来自于一个试验的图表,这个第一作者是博士后,她搞不出来,老板也亲自搞,也搞不出来。但老板认为她推理出来的结果一定是那样的,只是还找不到办法得出结论而已。她就在论文里编造数据,提出结论发表了。发表前MIT校长读完认可了就投了《细胞》,审稿人当然接受了这么大的贡献。

这女博后认为这样的造假是对科学的亵渎,无法容忍。便说要告状。老板赶紧亲自做试验,最终找到了方法,得出的结论跟她预测的一模一样。可女博后认为这照样是作假无疑。万一结论不是这样的呢?她就状告到NIH,NIH派调查组调查。日裔教授的笔记本数据跟发表的一样,证明不是造假。女孩继续告,美国政府部门先后派了四个调查组,都是美国科学院院士级别的带头调查。都站在日裔老板一边。女孩需要找工作,因为老板要她走,她找MIT校长写推荐信,校长是诺贝尔奖得主,恨死她告状了,就拒绝写推荐信。这就彻底惹怒了女博后,她找到美国国会告状NIH调查组不讲公平,隐瞒造假。

国会派出调查组,这次就不同了,由法律方面的人调查。不管你科学结论是否对还是不对,就调查试验记录本和女博后、日裔老板、MIT校长的说法与表现。纯粹从司法程序调查。老板在发表论文前的笔记本的记录没留下空间就搞了别的试验。到后来补证据的笔记本就是造假的证据。司法调查跟科学家调查的重点不一样,不考虑结果是真是假,只专注于在发论文时是否试验结果都做出来了。最终日裔教授承认是发表论文后补的试验,就等于在发表论文时作假了。此时MIT校长依然拒绝撤稿,他的理由是结论是正确的。但他的校长就被开掉了。加理工大学就聘用他当校长,认为日裔教授造假他不知情,就是太固执了点。

国会调查组给日裔教授的条件很好:不欺骗国会调查组,就不追究法律责任。她就招供了,并提出撤稿。唯一的处罚是:N年内(记忆是5年)不许政府部门给她科研经费,女博后被该大学聘为教授。

此结论发生在大约1994年上下加减两年吧。那时美国各大报纸的科技版纷纷报道,还有日裔教授的照片和MIT校长的照片。我就是在报纸上没找到那女孩的照片。故事凭记忆大概如此。
润涛阎2019-08-03 09:43:19回复悄悄话Kaback教授有一篇论文,题目就是”不用结晶蛋白就可以研究载体的结构“。他的方法就是半胱氨酸扫描,因为他搞的是乳糖载体,用的分子探针跟我们用的不一样。他是又搞结晶衍射又搞生化研究的,二者都用。他的结晶论文是说开口可能变向:possible change。通过半胱氨酸扫描的论文证明了乳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去读他那么多的论文。他还用半胱氨酸把开口处链接上以提供更多变形证据。

谁埋汰过结晶技术的贡献了?别枉顾左右而言他。

颜宁团队什么时候搞过半胱氨酸扫描等类似的生化数据?什么方法无所谓,只要证明了开口变形的方法即可。
JessAB2019-08-03 09:37:4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不会被你绕着转. 不知你有没有亲笔独自写过写文章怎么引用文献,到发出文章,到response to reviewers’ comments, 最后到文章被结受发表的程序?
润涛阎2019-08-03 09:30:21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我们不怕时间花费多少的。这事我们合作,一定能有个结果。
ft2019-08-03 09:27:23回复悄悄话回复fereninius, 我说你抓不住重点,是根据你的回应,这个读者有目共睹。我不再重复了。
你这次又跑题了,不要把焦点往别处转。
润涛阎2019-08-03 09:27:16回复悄悄话如果她在2012年的生化数据证明了葡萄糖载体的开口变形,那她为何在2012年的文章里没提出变形的模型?何必到2014年还用木糖载体的图嫁接?

而且,她2012年的论文作者群跟2014年的也不一样啊。那她的2014年的论文就对2012年论文的部分作者侵权了。明白不?她为何不把自己的作品标出参考文献?而且不占据参考文献总数,因为她已经引用了2012年的论文,就在论文里给出数字标号就好。她为何不给出?

她的论文把帮她洗地的路全部彻底堵死了。她为何干出这种事?你们去问她本人。
润涛阎2019-08-03 09:18:51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2012年的文章为何没给出working model?

那文章提供了葡萄糖载体变形的生化数据了?是半胱氨酸扫描?还是半胱氨酸链接?
ft2019-08-03 09:16:52回复悄悄话回复jessab,老阎一直坚持质疑,一定有他的根据和自信。
你反反复复说哪天小颜要打官司,你这是又把小颜往阴沟里带。小颜的文章是在清华时发表的,你以为清华能替她打官司还是普林斯顿还是nature能替她打官司?官司一来,小颜的知名度就更高了,有些和你一样愤愤不平,另一些也会纳闷为何别人要质疑她。是因为酸? 那么比她名气大声望高成就辉煌的学者大把抓,为何没被质疑呢。你以为官司一打旧账一翻小颜会作为一个科学家教授从胜利走向胜利更加辉煌吗!老阎说过几次几次仅要一个道歉而已,不为别的道歉也要”碰瓷”一说道歉。这哪是一个科学家教授应该回应的。
所以我说小颜的粉丝们智商堪忧啊。因为这些粉丝的智商,我甚至都开始纳闷小颜究竟如何。
JessAB2019-08-03 09:03:4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这一次又转到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

有没有仔细读Nieng2014 Nature 的文章, 在124页图5给出文献28, 查一下这文献28正是Nieng2012年Nature 文章. 你们这些这一次是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的人有没有继续追踪读 Nieng 2012的文章, 在那发表在2012Nature文章中从Fig. 2到Fig. 5, 好好去看看有没有biochemical data.

摘段和图5从Nieng 2014 Nature paper在我的愽客里因为贴不上来.
Nekono_882019-08-03 08:52:1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网友,我想狐狸网友在自然杂志,这神圣的科学殿堂之上,是不屑用假名来发Comment的,这种欺世盗名的勾当,决不会发生的。你如果偶尔看到,碰到,一定是统计学上的小概率事件,在正常的人群中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Nekono_882019-08-03 08:36: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就告诉时不时来看看网友SuperFox是你的真名实姓,你没有违反自然杂志的规定发Comment,你是有诚信的人,根本就设有想要欺骗杂志和吃瓜群众的意思。看看其还有什么话好说。
润涛阎2019-08-03 08:28:43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只要她不给出她论文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的来源,她就等于把他人的成果归于自己。即使是她的团队发表过的,除非她原来的作者跟2014年论文的作者100%一样,而且排名也必须一样,否则就是对以前的作者之一的知识产权的侵权。如果后来的论文作者没有在以前的论文里,那等于该作者对以前论文作者的侵权。这在法律上知识产权是这么规定的。何况她根本就没发表过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变形的论文。即使发表过,也需要给出来源,因为发表过的论文是否已经足以的证明了人体葡萄糖载体变形的全部条件,读者需要了解。她从未发表过有关半胱氨酸扫描之类的生化数据,就把这作为她论文结论的主要依据,读者就误以为那是她已经发表过的论文。
JessAB2019-08-03 08:16:3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你是在帮阎的倒忙, 你们写下的东西还是小心为好, 没准哪天他真收到起诉, 虽然我不愿意看到这样.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8:04:28回复悄悄话Fox:

您在实名给Nature注册以前,您今后的发言甚至不如一片鸿毛重。
SwiperTheFox2019-08-03 08:04:2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城里律师请留意.
============================================================================
时不时来看看 2019-08-03 08:01:12 回复 悄悄话 JAB:
博主在任何公开场合说颜宁剽窃,他都必须对此负责,包括WXC, XYS甚至WB。我都有点糊涂了,您是怕博主说错出丑担责任吗?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8:01:12回复悄悄话JAB:
博主在任何公开场合说颜宁剽窃,他都必须对此负责,包括WXC, XYS甚至WB。我都有点糊涂了,您是怕博主说错出丑担责任吗?
SwiperTheFox2019-08-03 08:00: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1. 就是因为阎润涛诽谤别人剽窃–这不是不同人有不同理解的问题, 我才非得把这事说清楚的.
2. 更有甚者, 老阎还拿他过世的老板当枪使. 这是不可以容忍的. 他非说颜宁等到2012年他老板过世以后才敢发表机理图, 颜宁2010年一文就有类似的机理图.

真为他过世的老板在天之灵悲哀!!!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7:55:07回复悄悄话ans, fox:

博主给Nature的信有个”copied”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真心该消停了,静等博主出大丑。博主明确说颜宁剽窃,无论在给Nature的信中,还是博文中,你们一直而且还在左顾言他。
JessAB2019-08-03 07:53:4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Please don’t take thing out of context. What R. Yan wrote was “could have copied” not just “copied”. Don’t you know what does “could” mean? Did he officially accuse Nieng of “plagiarism” in Nature website?

If you are one of his fans like “unconditional support “, then that is your problem.
ans2019-08-03 07:47: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这个你可是冤枉我了。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我是极力鼓励老闫靠状的。只是老闫表现的太业余了,科研圈子里办事的方式似乎一无所知。以为像wxc和微博里一样灌水就要人家回应,哈哈。再强调一次,建议老闫投稿不要羞羞答答地说什么没有引用他的文章。wodedongxi 已经讲了这样被送审的可能性无限接近0。一定要旗帜鲜明地说小颜剽窃我老闫的,才有可能引起关注。这些都是科研的abc,闫粉们不懂丢人显眼也就罢了,老闫也不懂,科研素养堪忧。
SwiperTheFox2019-08-03 07:45: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请问我有阻挡老阎写信吗? 老阎信已经写了, 看凡人的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1675.html?#comment_2089 似乎老阎自爆 杂志高级编辑早也给他回信了. 看样子那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如果相他说的那样他在杂志网站上的评论是编辑贴上去的话) .

老阎不是说真理越辩越明吗?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7:44:00回复悄悄话我个人认为,Nature的comment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考虑发文,任何有DOI的正式刊物估计都行,与刊物排几流关系不是太大。
SwiperTheFox2019-08-03 07:36: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再看看你老板对晶体是什么态度: 你老板虽然不是通信作者, 毕竟得sign off吧.
“Until the recent arrival of high-resolution three-dimentional (3D) structures of the MFS, the field relied on indirect mothod, such as phylogeny and sequence analysis, as a guide to structure of functions.”

“The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the 3D structure of GlpT (Figure 1a) has been invaluable to efforts to unravel general principles of substrate binding and protein architecture in the MFS. But when considered together with the structures of two other MFS antiporters – the O.formigenes oxalate/formate transporter OxlT (30, 32) and E. coli drug/H+ antiporter EmrD (83) – it is also possible to derive important clues as to the conformational change that MFS antiporters undergo during the transport cycle.”

Law, Maloney, Wang (2008) I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s
冥王天蝎2019-08-03 07:36: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也可考虑跟你找的一位(或者多位)合适的同行共署名写一篇。当然也可以自己写。wodedongxi说的就是发一篇正式Comment型文章(具有DOI)的基本过程。需要补充的是,被评论的文章作者一般要写一篇Response随后出版,也是具有DOI的。这样的Comment和Response的稿件一般还需要其他审稿人评审,所以都属于正式出版。现在的主要问题是timely这一条不太满足,说服编辑恐怕难度不小,看你怎么说服。

如果上述方式不行,建议写一篇该领域的综述性文章,例如介绍某一模型的背景知识、模型提出的历史、发展、研究现状、模型的重大意义、每个研究组所作的工作、研究展望等等,由此可以发挥你写作的功底,同时可专门拿出一个section或者一个段落来描述你们的模型与颜宁组所作相关工作的联系及来龙去脉。完成这样的工作需要搜集所有相关文献,一般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亦可跟一个或几个同行合作,选投适合的杂志,亦可先跟某合适杂志约稿。

第一种方案简单,但成功率不高。第二种方案费时费力,但意义非凡。两种方案亦可同时进行,没有矛盾。关于插图的版权问题,综述文章都有标准做法,不难找到相关信息。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7:35:33回复悄悄话ans, fox, JAB:

你们纯粹在浪费时间。博主言出必行,已经给Nature正式写信说颜宁“copied”,fox也匿名给Nature回复了.对那个回复我在他/她的博客提了些文字意见,希望他/她认真用实名注册后做做修改,稍微好看些。

博主已经准备进一步自己或请同行科学家写清楚这个事实正式发表,你们不顾一切反复阻挡能有用吗?这个问题本质上是个科学问题,你们也是一直希望博主动真格的呀。怎么还在纠结呢?颜宁剽窃就是核心问题嘛,绕不过去的。
SwiperTheFox2019-08-03 07:26:5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你就别埋汰晶体了. 别说是拍不同构象的晶体, 就是1953年,DNA 一个构象晶体获诺贝尔奖, 不光是因为拿到了结构. 光拿结构有什么意义? 意义在于揭示了DNA复制的机理.

这种基本知识, 不应该让我为你复习了.
ans2019-08-03 07:24:37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难以想象老闫是搞过科研的人,连网页上的comments和认真投稿质疑的matters arising都不懂。贴几个任何人都可以贴的comments就要坐等小颜回复, 让人笑掉大牙。 真以为是在wxc胡扯惯了还是水军灌水吗,丢人显眼啊
SwiperTheFox2019-08-03 07:23:3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膜蛋白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老泉,凡人, Sensei, 杨别青都是同行.

挺阎的有几个生化背景的? 更重要的是,有几个读了双方的论文?
JessAB2019-08-03 07:10:31回复悄悄话从五份月开就已经说了很多次是否引用文献是作者的自主权(偶尔reviewer 会推荐某个文献因为我自己就经历过), 但是阎就是纠结不下,现在还上升到指控颜宁”剽窃”. 不知道他是不是道听别人说,段章取其义,没有完全仔细去读懂Nieng在Nature 2012 和2014 的文章?

他这种在WXC 网上肆意对颜宁抹黑的作法很可耻. 请不要用追求“真理” 作晃子.
润涛阎2019-08-03 06:58:36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我很快会介绍当年苏联最伟大的最高产的科学家升为苏联科学院副院长的李森科是怎么搞科学的,是怎么把苏共中央从政治局到斯大林骗得跟傻子似的。故事非常有趣。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李森科的故事。一开始帮李森科洗地的,也是枉顾左右而言他,而且也是从两头入手的。很快就写出来。稍候!
Wtp0032019-08-03 06:54:02回复悄悄话请教一个问题;
若二个人争论一件专业的事,一个人研究了十年或更长另一个人也勍十天半个月却一定坚持自己正确,怎么办?
这里挺颜的有一个是这事之前听说过膜蛋白的吗?
wodedongxi2019-08-03 06:40:1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如果投稿的话, 编辑部会让彦宁在读了你的comments后, 写个reply, 然后一并发表. 你仔细琢磨琢磨再说. 我早前说了, 引用完整有否是reviewer的责任, 不是编辑部的责任; 一个发现的credit归属科学community自有公论, 也不是编辑部能左右的. 所以你如果要写matters arrising, 要回避开这些理由, 提升到理论高度才有点希望. 另外说句实话, 你的英文写作不太灵光, 语法都是其次, 你的英文写作不够犀利有趣, 你要投稿可以找你家英文写作好的人给你改改再说.
Wtp0032019-08-03 06:27: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所谓集思广议,真理越辩越明。本案可成经典啊。以后写大作又有素材。以前看你文章老是你经历了这又经历了那,还想有那么多稀奇古怪事都让你赶上了吗?
别说,不信还不行。:)
Wtp0032019-08-03 06:19:0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一方面希望别在Nature那看到我下面例出的,让人笑话(借用某人专利)
”一边是求真精神另一边就是糊搅;什么碰瓷,蛋白不一样,结晶技术多现进,60年代就有类似模型了等等等等,”
另一方面又觉得能证明我的预言也不错。

来美国有机会从台湾人那学了一词
鸡同鸭讲
So far 我所看到的所有挺颜的论点和老闫要争的根本不是一会事。各说各的
鸡同鸭讲
润涛阎2019-08-03 06:13:06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有道理。如果我写一篇文章发表出来,把这问题讲清楚,是最简单的事。我想想是否写一篇,还是请在这个领域的另外的科学家写一篇。谢谢提醒。
润涛阎2019-08-03 06:09:07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X光衍射解构没问题。我百分之百赞成该技术的重要性。我没质疑过这一点。何况我根本就不在那个领域,从不谈文章贡献的事。

然而,任何一个外行人都要问:

如果一个人找到了一匹死马有身子没头,她又找到了一死驴的头,她就把两张照片拼图在一起,说那是马!

这跟X光衍射技术没关系,就好比照相机的像素多少与这结论毫无关系一样。你自己告诉大家那头是驴的,身子是马的。不是人家猜测的啊。你颜宁自己介绍的图5就是驴头与马身的拼图,然后说马就是那个样子的。至于马的头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可没结晶出来呢,你找不到这样的结晶体,就用驴头代替了。这本来作为示意图没关系,但你在文章里最后讲的是“结论”(英文:conclusion),等于马的头就是那样的。证据呢?证据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不给出参考文献,自己又没发表过生化数据以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确发生开口朝外朝里的变形,那就等于是他人的结果被你剽窃了。帮她洗地的,你说这是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别讲她的贡献,一码归一码。
Wtp0032019-08-03 06:04:22回复悄悄话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的意思是什么要你像现在这样说出来大家才能明白。心里想的(我还是客观吧,没说你心里面想的是别的意思)和写出来不match让人误解,好像该道歉是你吧。
Anyway,你愽文也发了不止一篇了,期待着在Nature处看到你的professional 论点
wodedongxi2019-08-03 05:59:43回复悄悄话我还真的去彦宁的文章nature页面去看了看, 网页上的comments那是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间去贴的, 没有时限. 而我说的matters arising这种comments是nature 的一个文章类比, 需要投稿、送审、如果发表了是有DOI号的, 可以写入CV的, 那算正式的文章发表. 博主可以尝试写个matters arising然后投稿给nature, 我觉得送审的可能性无限度接近于零, 主要是nature编辑部不认为undercited是质疑一个文章的理由. 如果要写的话, 博主要somehow spin your story away from an accusation of undercitation. 然后说明自己这篇文章+彦宁的文章才能对当代生物学的理论建构起到巨大的作用. 以我对自然子刊的了解, 内部的操作是, 如果这篇comments足够有趣, 我们会立刻转给原作者, 先征求她的意见, 再作出是否送审的决定.
Wtp0032019-08-03 05:55:43回复悄悄话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看看他的论点
“Let me conclude with a quote from Forrest on the importance of crystal structure in elucidating the transport mechanism: …”
看看我下面专门例举可笑论点其中一个就是结晶的重要性。真是…..只能无语。让我想起你和仙人争论。现在回过头来看你能有更好的方法说服仙人吗?
樱叶2019-08-03 05:55:16回复悄悄话现在是坐等颜宁自己出来回复的时候了。下面是取自颜宁5月15日微博的内容:

任何人要是真有底气,正儿八经在学术期刊发篇评论,作者们自然正儿八经写回复,这叫做学术争论。否则给您做广告,让吃瓜群众免费看戏么?
Nekono_882019-08-03 05:54: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觉得只是在Super和Fox之间少了一个空格而已,还不至于公然欺骗杂志和吃瓜群众吧?生活在美国这样重视诚信的社会,这点最基本的党悟还是应该有的。否则如何安身立命,生活下去。
润涛阎2019-08-03 05:47:15回复悄悄话如果是颜宁论文的利益相关者,就不想用实名,这个可以理解。如果只是探索真理,那当然喜欢用实名。探索真理是伟大的事业,所以在西方发表科学论文探索真理辨别论文真相的都用实名,不用实名的到哪里去找?丢人丢到海外了。
Nekono_882019-08-03 05:23: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说不定,这只狐狸在改变国籍时就是用的现在挂在网上的全名。其没有理由用假名去欺骗自然杂志和吃瓜群众。我想其这点基本的诚信还是有的。当然,看到其的发言,可以推理其是能够理解杂志对发言者的第二条要求的。西方喜欢用狐狸作为个人、公司的名子的数不胜数,既然身在西方,入乡随俗也未必不可。就是颠三倒四,假充内行,令人百撕不得骑姐。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3 04:25:28回复悄悄话博主:

狐狸先生/女士到Nature文章去回帖,他/她应该遵守以下规则,尤其第二条用实名。狐狸先生/女士明显没有使用实名。麻烦您替我举报给Nature,让他/她遵守这一规则,完成实名注册。

https://www.nature.com/info/community-guidelines
2. Be yourself
Use your real and full name when creating a profile and posting comments. Never impersonate another person. If you have a personal connection to a story or topic, you should disclose your connection or, where appropriate, not comment at all.
rickgg2019-08-03 03:29:38回复悄悄话很多人主张不要辩论,此事就此过去。 我觉得西方文化一个好的值得学习的就是议会,公司辩论。英国,以色列都在决定前辩论。 中国古时也是百家争鸣。 我希望看到双方的辩论。
SwiperTheFox2019-08-03 03:08: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说: 颜宁的模型跟你的是一模一样的 (identical), 唯一的区别是左右上下的关系. 从此推论就是颜宁没有你没有的东西–> 颜宁没有自己独特的东西. 这句话不但在你的这篇Nature 评论里,还在你的若干博客的文章里. 写颜宁独特的贡献就反证了你这句话

The model she showed is identical to Yan & Maloney topological model as shown in Fig1 above. The only difference is the left-right direction vs up-down direction.”
Fanreninus2019-08-03 02:53:47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我的意思不是说英文不好,请别误解或者误导,我说的是professional一点,别动不动就assume and accuse!不过,英文好也不会hurt了。:)
Fanreninus2019-08-03 02:50:41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首先,我这个留言并没有偏离主题。其次,我是想给大家看看如何把comment写的professional一点,别动不动就assume,譬如说导师在世的时候人家不敢提模型,这个在科学界是个大忌。
最后,老阎是被小颜的粉丝逼的不得已写质疑信给nature吗?俺有专文分析,请看看吧。别一天到晚unconditional地支持一个人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1675.html
润涛阎2019-08-03 02:42:30回复悄悄话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在科学上,一万句赞扬也堵不上一个疑问的窟窿:“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从哪里来的?”

他试图解释图5“把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外的结构图” + “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的机构图” = “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开口朝外了”

既:当驴唇与马嘴(不对,是驴唇与猫嘴)对上,就是驴嘴了。

任何有科学素养的人一看就明白我的两大质疑他回答不了。何况他根本就绕开“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是从哪里来的这关键剽窃疑问。他连碰都不敢碰。对回答科学上的疑问,读者没一个人会计较什么歌功颂德,而是回复质疑你剽窃的证据你回答了没有?你把两张不同载体(一个是人体葡萄糖一个是细菌木糖)的图用电脑拼在一起,只有开口朝里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就可以开口朝外了?那不是科学试验证明,那是电脑拼图。

我根本就没提她论文的贡献大小。就好比你把张果老倒骑毛驴的驴唇嫁接到吕布赤兔马的马嘴上,就说那是驴的嘴巴,不论如何引经据典地夸张果老的毛驴和吕布的赤兔马,都改变不了“驴唇对马嘴”的笑话。在科学史上,还没有任何人用两个不同物种的不同载体通过图片嫁接在一起就说那是其中一个的工作模型,这给人类科学史留下了非常好看的标本:当年无法得知人的大闹是怎么思考的,就把人的大脑跟蚂蚁的大脑图片嫁接就可以了。

nightrider2019-08-03 01:27:22回复悄悄话Is Swiperthefox SuperFox in the Nature comment section http://disq.us/p/23h9586?

Would 润涛阎 care to respond to SuperFox’s comment under Nieng Yan’s Nature article?
lostman2019-08-03 00:00:13回复悄悄话关于这件事老阎写了有10篇以上了,还是等等有点苗头再写吧
ft2019-08-02 21:58:42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你总算记住”抓要点”这个关键词了。脑子最像一锅粥的当数你并列第一。并列第二第三的还大有人在。你怎么会蠢到去nature网站跟贴试验。笑到腹痛。不管你在哪打工,good luck to you:)
ft2019-08-02 21:49:10回复悄悄话老阎被小颜的粉丝逼的不得已写质疑信给nature。昨天直呼老阎没本事给nature写信,等把老阎信的链接打开后,又开始埋汰老阎自己贴上的。小颜的粉丝们,千万不要再给小颜帮倒忙啊。
Wtp0032019-08-02 21:48:5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少打个字”不”
连当事人都找不到辫解的理由
Wtp0032019-08-02 21:47:3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给你个赞。

连当事人都找到辫解的理由 因为非常清楚问题的要点在那。不知道听说过一个词没有;无知者无畏。
Wtp0032019-08-02 21:39:23回复悄悄话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一边是求真精神另一边就是糊搅;什么碰瓷,蛋白不一样,结晶技术多现进,60年代就有类似模型了等等等等,在这说起来都是铁嘴钢牙真理在握,真有信心到公认的专家地盘上去显摆显摆。先不预设立场就想想为什么二个月了连当事人都不露个面。
SwiperTheFox2019-08-02 21:28:48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Seems to me you jumped the gun again:)

以后说话之前,请先调查清楚
Wtp0032019-08-02 21:23:52回复悄悄话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英文不好“不仅没有说服力,而且让人笑话”。
英文好的只在这挺颜不敢去Nature那更让人笑话。若敢去Nature那用你们自以为是的理由像什么二个蛋白一看就不一样,case closed.倒不会让人笑话,因为都惊奇死了。不信,试试。
入怀2019-08-02 21:09:54回复悄悄话支持涛哥的求真精神。
ft2019-08-02 20:59:36回复悄悄话Fanreninus,你太无聊。稍有点智商的人看评论都知道怎么抓主题。有几个想你那样杀鸡用牛刀。
************
Fanreninus 发表评论于 2019-08-02 20:41:08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8/1741.html
大家在去Nature.com做评论之前先看看这个博文学习一下如何用英文写评论吧。光说自己是RTY的fan去那给他unconditional support是不够的,不仅没有说服力,而且让人笑话!:)
Fanreninus2019-08-02 20:41:08回复悄悄话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8/1741.html
大家在去Nature.com做评论之前先看看这个博文学习一下如何用英文写评论吧。光说自己是RTY的fan去那给他unconditional support是不够的,不仅没有说服力,而且让人笑话!:)
leisure2019-08-02 19:54:33回复悄悄话ans 2019-08-02 19:14:02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又加上一篇,就看阎与阎粉在nature上尽情表演哈哈

不过老阎你写的太温柔太羞羞答答了,建议你直接把你在wxc这写的放到nature上:小颜剽窃我老阎的!这样才会引起注意 🙂

========================================
就写个评论而已,你至于这么上蹿下跳吗?博主文章题目里都说了颜宁剽窃实锤了,也没见颜宁的三个微博,两个博客里有个回应,难道你不该替她着急吗?
ans2019-08-02 19:14:02回复悄悄话老阎又加上一篇,就看阎与阎粉在nature上尽情表演哈哈

不过老阎你写的太温柔太羞羞答答了,建议你直接把你在wxc这写的放到nature上:小颜剽窃我老阎的!这样才会引起注意 🙂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2 18:30:43回复悄悄话Nature如何处理评论是有点意思的事,过些时候看看那个Test贴会怎么处理。

博主发信发博就一个事实:颜宁剽窃。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些都挂在Nature和文学城,至少有一篇在知乎。从5月1日到现在刚4个月,大戏才开幕。
SwiperTheFox2019-08-02 17:58:20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哈哈哈哈! “As a fan of ,… unconditional support…..” 以为是中国好声音啊,一点也不掩饰对科学的无知. 简直是对阎最有力的rebuttal.
冥王天蝎2019-08-02 16:51:12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这就是xxxxx.com和yyyyy.org的区别。
com = commercial businesses
org =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or organizations of a non-commercial character
ans2019-08-02 16:45:18回复悄悄话哈哈有闫粉上nature挺闫了
SwiperTheFox2019-08-02 15:41: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我有这个感觉很久了,就是学数理与生命科学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

数学物理一个公式证完就完了, 一个实验证伪就差不多证了, 生化虽然原则上证伪,但实际上很多是需要大量的证据。(preponderous evidence). 一般不是一篇文章搞定的。

这一思维差别也造成了(就我的观察)学数理的挺阎的较多的现象。
zhonghuaren2019-08-02 15:34:34回复悄悄话看了老阎的Nature Comment、老阎为何不将原文加图贴到这里?图不要重编号、用原论文CellFig.1, PNASfig, NatureFig.更好读
Wtp0032019-08-02 15:20:21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长见识了。风气在变,好坏不论也算与时俱进吧。
wodedongxi2019-08-02 14:57: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专业不一样, 我这专业也对表述的要求很高. 你自己看看nature网站上对自己的介绍, nature要求研究 新、重要、大家都关注、与时代同步、优雅、惊人! 这些都是主观的、没法量化的、有很大操作空间的形容词.

Nature is a weekly international journal publishing the finest peer-reviewed research in all field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n the basis of its originality, importance, interdisciplinary interest, timeliness, accessibility, elegance and surprising conclusions.
梁慎勤2019-08-02 14:52:04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我是做数理类科研的,从来没有意识到可以oversell。读博士的时候,总的一个感觉是导师会把一些大词改小,把文章改地谦虚一点,可能就是怕审稿人觉得我们自我吹嘘。可能不同专业的风气有所不同。
wodedongxi2019-08-02 14:50:29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一: 是的这事不新鲜. 二: NATURE送外审的文章只占投稿量的15-20%. 可以说绝大部分投稿是编辑desk reject的. 文章本身大家基本还是很规矩的, 最夸张的是cover letter, 因为cover letter的内容不刊登, 而且编辑很多要读cover letter. 我觉得彦宁的文章如果编辑事先知道了有引用不完整的嫌疑, 只会提醒她改, 而不会据. 因为彦宁这个课题组已经建立了很好的track record. 当学者做到一个地步的时候, 就是客大欺店了, nature和science有可能会争一篇稿子, 都是可能的. 我们需要打破对NS的迷信, 毕竟绝大多数的诺奖发现都不是发表在NS上的.
Nekono_882019-08-02 14:47:1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去把你的高见,论点贴上去试试?看看编辑怎么处理你。
SwiperTheFox2019-08-02 14:44:45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我是删了,看你真的想看,就又贴回去了。 不信你自己试试。

别以为所有人都跟阎润涛一样信口胡吹(做了455个突变)
Wtp0032019-08-02 14:44:3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贴回去也不通知我一声:)
好,就等着周一看大作了
Wtp0032019-08-02 14:42:35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真以为阿猫阿狗都可以去贴comment”。
不是以为而是宣称已经贴了,我说没看到上面只有老闫的一个comment.他说又删了:)
SwiperTheFox2019-08-02 14:37:3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什么意思? 我后来又把test贴回去了–现在还贴在那儿呢。不信你自己去看–如果你有access的话。
======================================================================
他今天已经够出丑了。真以为阿猫阿狗都可以去贴comment。

Wtp0032019-08-02 14:35:49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多谢科普了。若没理解错下面的话二个意思;
1.被老闫指质小颜干的事不新鲜,常有人做。
2.被老闫指质小颜干的事是不对的事,若被发现了文章都可能发不了。

“学者本身在写文章的时候, 尤其是投到CNS, PNAS这种杂志, 往往夸张的表述研究的创新性、突破性. 现实是如果不这么oversell, 文章可能送审都困难. 为了表述研究的创新性, 学者经常刻意忽视已有的研究, 如果被编辑发现了, 很可能立刻就据了”
Nekono_882019-08-02 14:33:28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新闻界,在发表重要报道之前是要请被采访对象过目稿件的,尤其是比较专业的话题,以免出现任何偏差。当然,我可以负责任地说,SwiperTheFox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不知者无罪,放他一马吧,他今天已经够出丑了。真以为阿猫阿狗都可以去贴comment。
ans2019-08-02 14:28:52回复悄悄话你就别给自己找退路了。等着学术界给你真相吧,只怕真相出来了可别找借口说整个学术界都愚蠢地瞎了眼,就你是哥白尼布鲁诺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8-02 13:32:13
科学是探索真理的。拿输赢的利益看待科学,那科学就失去了它的最大特征。那位诺贝尔奖得主是自己决定把那位印度学生的论文全部撤稿的,又不是杂志干的。韩春雨的论文也是韩春雨自己撤稿的。再说了,我绝对反对什么撤稿之类的话题,因为历史就是历史,就好比当年我一听华主席决定给毛主席修纪念堂时我坚决认可,因为那更加提醒后人别忘记毛主席,也就会找历史资料他到底干了什么。这对历史的研究有正面作用。那些天天盯着自然杂志如何谁输谁赢的,都不是真正喜欢科学的人,只不过把弱肉强食谁强就巴结谁的群羊效应继续放在科学上。科学论文发表了,就留给后人,不论什么内容,都对后人的评论与探索新的科学有好处。

科学的最高价值不在于利益,而在于真相。帮她洗地的,去读她的图5是怎么把开口朝下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变形到开口朝上的;她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在哪里给出的这些真相。这是科学精神,与利益好不相干。是谁说的也好不相干。哪怕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认可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也丝毫影响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事实迟早会被接受。
wodedongxi2019-08-02 14:26: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不知道你是不是做科研的, 如果是的话, 你应该明白这个问题真的太常见了. 这个在学术界我们叫oversell, 学者本身在写文章的时候, 尤其是投到CNS, PNAS这种杂志, 往往夸张的表述研究的创新性、突破性. 现实是如果不这么oversell, 文章可能送审都困难. 为了表述研究的创新性, 学者经常刻意忽视已有的研究, 如果被编辑发现了, 很可能立刻就据了, 但是很多时候, 编辑并不具备专业知识作出这个判断. 尤其是CNS, PNAS这种杂志, 追求的是general audience, 追求的是读者惊叹的WOW, 所以文章的reviewer 很可能是大同行而不是小同行, 也不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 如果这样的话, 文章也就发表了. 但是到这个时候, 绝大部分的学者还是很规矩的, 没有胡说八道. 真正到了媒体那里, 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我自己的研究被媒体报道后, 有时候我都想揍这个记者一顿, 中外记者都一样, 新闻就是为了追求关注度.
Wtp0032019-08-02 14:25: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颜宁引用的一文:Iancu 2013年就结晶了一个细菌葡萄糖转运蛋白”
不错,挺有力的证据。建议您也给nature写信同时强烈要求撤下老闫的碰瓷言论。你不是说你可以加comment 吗?正好赶上周未,估计您再忙也比不上小颜,下周一就等着看你的大作了。
SwiperTheFox2019-08-02 14:23:18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当然也包括颜宁2012年结晶 XylE一文
=======================================
颜宁引用的一文:Iancu 2013年就结晶了一个细菌葡萄糖转运蛋白,而且有阎润涛说成“剽窃”的图5 (Iancu 图7)
Wtp0032019-08-02 14:19: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您消停些吧。整篇文章都是采访小颜出来的。那些专用术语记者可编不出来。小颜不说第一首次记者那来的idea?
SwiperTheFox2019-08-02 14:19:25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颜宁引用的一文:Iancu 2013年就结晶了一个细菌葡萄糖转运蛋白,而且有阎润涛说成“剽窃”的图5 (Iancu 图7)

Wtp0032019-08-02 14:15: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有意思的发现。更有意思的见下
”但此前研究仅止步于细菌的葡萄糖跨膜转运。…”颜宁说。

这不就是指的老闫的工作吧?说漏嘴了?
SwiperTheFox2019-08-02 14:12: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先说:记者写的文章, 不能都算在颜宁的头上。

其次, 这个“其”是指Glut1, 指人体糖蛋白。 如果我们说某人初步揭示糖蛋白转运机制,不会造成“这个人初步揭示了蛋白转运机制”的印象。 同理,这句话应该给人“初步揭示人体糖蛋白转运机制”的的印象。

最后一段还特别强调了: ** “但此前研究仅止步于细菌的葡萄糖跨膜转运”,** 颜宁团队从2009年开始人体GLUT1的研究,此次成功捕获GLUT1的晶体结构,对于理解其他具有重要生理功能的糖转运蛋白的转运机理提供了重要的分子基础。

–也就是颜宁的突出贡献在人体糖蛋白。
梁慎勤2019-08-02 14:12:28回复悄悄话Youtube上有颜宁在2016年9月10日的《开讲啦》的视频。从6:40至6:50左右,颜说:“…..也就是我的葡萄糖转运蛋白……”。注意这里的“我的”,这给人的印象也是颜对葡萄糖转运蛋白具有某种所有权。其动画演示了转运蛋白的运行机制,给人的印象也是他们可能首先发现了这种机制。所以,就算是做科普,也还是要尽量用词准确,不能有意无意地夸大自己的贡献,否则一旦被人追问,就要尴尬了。

视频链接如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pTBjY-TuUg
梁慎勤2019-08-02 13:55:16回复悄悄话在《 光明日报 》(2014年06月06日第01版)有一篇题为《我科学家首次破译人体能量转运通道》的文章,其第一句如下:“本报北京6月5日电(记者邓晖)清华大学5日宣布,由该校医学院教授颜宁领衔的年轻科研团队在世界上首次解析了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晶体结构,初步揭示其工作机制以及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这句话给我的印象是颜宁团队初步揭示了葡萄糖转运蛋白工作机制。而从润涛阎的博文和大量的留言中, 我的印象是润涛阎和他的导师首先揭示了葡萄糖转运蛋白工作机制,否则润涛阎也不会为他的灵光一现式的发现而感到兴奋。如果我上述的印象是正确的话,我只能说要大力提高报道科学发现的文章的质量,否则很容易夸大科学家的发现。学术文章要实事求是,报道学术成果的新闻也应当实事求是。而作为被报道的对象,如果看到自己的学术成果被夸大了,其实也应该致信报社要求更正,力求实事求是,否则最后可能会给人一种不实事求是喜欢自我吹嘘的感觉。

文章链接如下: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4-06/06/nw.D110000gmrb_20140606_5-01.htm
润涛阎2019-08-02 13:32:13回复悄悄话科学是探索真理的。拿输赢的利益看待科学,那科学就失去了它的最大特征。那位诺贝尔奖得主是自己决定把那位印度学生的论文全部撤稿的,又不是杂志干的。韩春雨的论文也是韩春雨自己撤稿的。再说了,我绝对反对什么撤稿之类的话题,因为历史就是历史,就好比当年我一听华主席决定给毛主席修纪念堂时我坚决认可,因为那更加提醒后人别忘记毛主席,也就会找历史资料他到底干了什么。这对历史的研究有正面作用。那些天天盯着自然杂志如何谁输谁赢的,都不是真正喜欢科学的人,只不过把弱肉强食谁强就巴结谁的群羊效应继续放在科学上。科学论文发表了,就留给后人,不论什么内容,都对后人的评论与探索新的科学有好处。

科学的最高价值不在于利益,而在于真相。帮她洗地的,去读她的图5是怎么把开口朝下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变形到开口朝上的;她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在哪里给出的这些真相。这是科学精神,与利益好不相干。是谁说的也好不相干。哪怕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认可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也丝毫影响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事实迟早会被接受。

Wtp0032019-08-02 13:12:40回复悄悄话对几个月前不知道膜蛋白是何物,现在写评论一句话二个蛋白不同,case closed, 是否应该放弃立场重新考虑下。为什么真正的专家大拿并没简单的一句话就打发了老闫而是在与老闫交流了几次后放在Nature网站上让大家评论?而还认为这是碰瓷现在不批老闫而是应该批黑后台Nature.
Nekono_882019-08-02 13:08:25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学界的回复会很快到来,起早的事,你要等的不耐烦,你就先发自己的comment好了。
ans2019-08-02 12:59: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所以说,如果学界同意你是小阎剽窃的话一定会回复你,一定会质疑小颜的。 如果没人理你,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先说清楚了,不要以后再找借口什么过了期限,整个学界都被小颜收买了。。。

而且你需要交代清楚了:你到底是指控小颜剽窃你的模型, 还是没引用你的文章?别退缩啊

 

润涛阎 2019-08-02 12:37:49 回复 悄悄话 一辈子碰上几个造假的一点都不新鲜。

在美国的一位印度学生,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造假好几篇被发现。发现的人是发现论文的跑胶照片是倒过来的才能得到那样的效果。跑胶的特征就是:样品在电泳里也有扩散的特征,也就是说,越往下带谱越宽,而他发表的论文带宽只能是倒过来才能解释。这是常识,因为刚发表就被人发现了造假,立刻给杂志写信,杂志编辑一看当即就明白了。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就决定把这个印度人在他实验室发表的论文全部撤稿,在美国报纸科技版都登出来了。这事大概有七八年了吧?我当时就觉得好玩而已,没在意他搞的是什么东西。造假把跑胶的照片倒过来,也太胆大了点。
润涛阎2019-08-02 12:59:16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我根本就没想要跟她过不去啊,我写故事,好表扬感谢她呢。没想到帮她洗地的逼我去写信给自然杂志,公开骂我不敢写信。我才不得不写信的。帮她洗地的,就不看看她论文的图5是怎么来的?那是细菌在木糖载体跟人体的葡萄糖载体的两张图拼在一起的,就说人体葡萄糖载体可以把开口朝外了。在文章里讲这些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加在一起获得的图5结论。又不给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是哪里来的。

未来的同行们会如何评价这科学态度?

我不需要杂志做什么啊。我只是告诉实情而已。我没任何要求。我的信全文照登。就是介绍事实是怎样的。其实是想给审稿人看的,因为我猜测审稿人是晶体领域里的对生化这方面不了解。这当然只是猜测,详情不知。我也不知道科学杂志还有评论一说。以前真的没注意过这事。
ft2019-08-02 12:47:36回复悄悄话回复ans评论,原来你在学术界做事。不清楚你是否有才,你的评论爆露你无德。
ft2019-08-02 12:42:55回复悄悄话老阎,看了你的叙述,nature能把你的质疑贴在那里已经很不错了。让它留在那里,迟早会被同行专家评论的。
学术剽窃和造假不同于其它行业。那里是一个教育摇篮,怎样的风气会影响到无数学苗。
润涛阎2019-08-02 12:37:49回复悄悄话一辈子碰上几个造假的一点都不新鲜。

在美国的一位印度学生,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造假好几篇被发现。发现的人是发现论文的跑胶照片是倒过来的才能得到那样的效果。跑胶的特征就是:样品在电泳里也有扩散的特征,也就是说,越往下带谱越宽,而他发表的论文带宽只能是倒过来才能解释。这是常识,因为刚发表就被人发现了造假,立刻给杂志写信,杂志编辑一看当即就明白了。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就决定把这个印度人在他实验室发表的论文全部撤稿,在美国报纸科技版都登出来了。这事大概有七八年了吧?我当时就觉得好玩而已,没在意他搞的是什么东西。造假把跑胶的照片倒过来,也太胆大了点。
Nekono_882019-08-02 12:36:46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大阎怎么可能跟你混一起?
ans2019-08-02 12:25:18回复悄悄话看来老阎你混的学术界跟我们混的不是一个啊,你这是wxc的学术吧,剽窃造假都无所谓呵呵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8-02 12:15:49
讲一个《科学》杂志的故事。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一位大教授在《科学》发表了一篇重磅大作,被一位哈佛年轻女教授发现论文里的问题,那是两三年后她当上助理教授后给《科学》杂志写信揭穿论文的错误。杂志回复说这是历史故事了,杂志什么都做不了。她就想写一篇综述文章,《科学》杂志说可以,但需要经过同样的审查程序。结果发现她写的全部内容都是批判那篇论文的,就不去审了。她到处发,哪个杂志也不愿意跟科学死拼。她后来就真的发出来了,是在专业杂志。她的文章把霍普金斯大教授的论文一条条批判,把造假的方法都猜测了一遍。

大约二十年后,这女教授在顶级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几年后被同行重复时发现造假。在一次年会上,有十几篇论文指责女教授造假的事,大会不给他们演讲机会防止引发混战,都给了poster,而且放在一起。那天乌泱乌泱的读者去看热闹,我也去看了。发现霍普金斯那位老教授也在,那女教授竟然也去看了。二人见面时我刚好在那里,因为那些Poster都在一起。她自己主动到他眼前伸手握手。他的脸色红透了那种,嘴巴在动,可就是啥都说不出。我在旁边真想拿出我的加农相机拍下来。然后配图:“你也有今天?你个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也叛变了!” 老教授跟她握手后二人一句话都没讲。我猜想当年在《科学》发表那篇论文后的老教授也遇到了此时的尴尬局面吧?我那时还在中国呢,就是猜想应该是这样子的。我刚才查了,那老教授不在世了,那女教授还在。

再说一个在《细胞》发表论文的华人同胞的尴尬。那是在科罗拉多的大山里的小型专业会议上,那位华人同胞也去了。会议上她发言后立刻引发“动乱”,因为质疑她在《细胞》杂志上造假的论文者排队很长很长到走廊里的麦克风那里等着发言质疑她。主持人就说时间没有了,下一个演讲。然而,Poster有指名道姓揭发她造假的四张,她也去看了,因为会议人数少,在大山里开会,等于根据时间安排大家不去看也得去看。那几个人就拉着她辩论她造假的来龙去脉是否是这样的是否是那样的,造假的过程。她脸色通红,就想离开。我在旁边不知道如何能帮上她快速离开吧,就说我们去外面看看,拉着她离开了。因为论文发表几年后才被逐步在重复时发现造假,杂志也没办法了。我刚才查了,那论文还在呢。也没有评论。这位华人不是来自大陆。
ans2019-08-02 12:22:26回复悄悄话看来老阎你混的学术界跟我们混的不是一个啊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8-02 12:15:49
讲一个《科学》杂志的故事。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一位大教授在《科学》发表了一篇重磅大作,被一位哈佛年轻女教授发现论文里的问题,那是两三年后她当上助理教授后给《科学》杂志写信揭穿论文的错误。杂志回复说这是历史故事了,杂志什么都做不了。她就想写一篇综述文章,《科学》杂志说可以,但需要经过同样的审查程序。结果发现她写的全部内容都是批判那篇论文的,就不去审了。她到处发,哪个杂志也不愿意跟科学死拼。她后来就真的发出来了,是在专业杂志。她的文章把霍普金斯大教授的论文一条条批判,把造假的方法都猜测了一遍。

大约二十年后,这女教授在顶级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几年后被同行重复时发现造假。在一次年会上,有十几篇论文指责女教授造假的事,大会不给他们演讲机会防止引发混战,都给了poster,而且放在一起。那天乌泱乌泱的读者去看热闹,我也去看了。发现霍普金斯那位老教授也在,那女教授竟然也去看了。二人见面时我刚好在那里,因为那些Poster都在一起。她自己主动到他眼前伸手握手。他的脸色红透了那种,嘴巴在动,可就是啥都说不出。我在旁边真想拿出我的加农相机拍下来。然后配图:“你也有今天?你个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也叛变了!” 老教授跟她握手后二人一句话都没讲。我猜想当年在《科学》发表那篇论文后的老教授也遇到了此时的尴尬局面吧?我那时还在中国呢,就是猜想应该是这样子的。我刚才查了,那老教授不在世了,那女教授还在。

再说一个在《细胞》发表论文的华人同胞的尴尬。那是在科罗拉多的大山里的小型专业会议上,那位华人同胞也去了。会议上她发言后立刻引发“动乱”,因为质疑她在《细胞》杂志上造假的论文者排队很长很长到走廊里的麦克风那里等着发言质疑她。主持人就说时间没有了,下一个演讲。然而,Poster有指名道姓揭发她造假的四张,她也去看了,因为会议人数少,在大山里开会,等于根据时间安排大家不去看也得去看。那几个人就拉着她辩论她造假的来龙去脉是否是这样的是否是那样的,造假的过程。她脸色通红,就想离开。我在旁边不知道如何能帮上她快速离开吧,就说我们去外面看看,拉着她离开了。因为论文发表几年后才被逐步在重复时发现造假,杂志也没办法了。我刚才查了,那论文还在呢。也没有评论。这位华人不是来自大陆。
润涛阎2019-08-02 12:15:49回复悄悄话讲一个《科学》杂志的故事。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一位大教授在《科学》发表了一篇重磅大作,被一位哈佛年轻女教授发现论文里的问题,那是两三年后她当上助理教授后给《科学》杂志写信揭穿论文的错误。杂志回复说这是历史故事了,杂志什么都做不了。她就想写一篇综述文章,《科学》杂志说可以,但需要经过同样的审查程序。结果发现她写的全部内容都是批判那篇论文的,就不去审了。她到处发,哪个杂志也不愿意跟科学死拼。她后来就真的发出来了,是在专业杂志。她的文章把霍普金斯大教授的论文一条条批判,把造假的方法都猜测了一遍。

大约二十年后,这女教授在顶级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几年后被同行重复时发现造假。在一次年会上,有十几篇论文指责女教授造假的事,大会不给他们演讲机会防止引发混战,都给了poster,而且放在一起。那天乌泱乌泱的读者去看热闹,我也去看了。发现霍普金斯那位老教授也在,那女教授竟然也去看了。二人见面时我刚好在那里,因为那些Poster都在一起。她自己主动到他眼前伸手握手。他的脸色红透了那种,嘴巴在动,可就是啥都说不出。我在旁边真想拿出我的加农相机拍下来。然后配图:“你也有今天?你个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也叛变了!” 老教授跟她握手后二人一句话都没讲。我猜想当年在《科学》发表那篇论文后的老教授也遇到了此时的尴尬局面吧?我那时还在中国呢,就是猜想应该是这样子的。我刚才查了,那老教授不在世了,那女教授还在。

再说一个在《细胞》发表论文的华人同胞的尴尬。那是在科罗拉多的大山里的小型专业会议上,那位华人同胞也去了。会议上她发言后立刻引发“动乱”,因为质疑她在《细胞》杂志上造假的论文者排队很长很长到走廊里的麦克风那里等着发言质疑她。主持人就说时间没有了,下一个演讲。然而,Poster有指名道姓揭发她造假的四张,她也去看了,因为会议人数少,在大山里开会,等于根据时间安排大家不去看也得去看。那几个人就拉着她辩论她造假的来龙去脉是否是这样的是否是那样的,造假的过程。她脸色通红,就想离开。我在旁边不知道如何能帮上她快速离开吧,就说我们去外面看看,拉着她离开了。因为论文发表几年后才被逐步在重复时发现造假,杂志也没办法了。我刚才查了,那论文还在呢。也没有评论。这位华人不是来自大陆。
Wtp0032019-08-02 12:14:56回复悄悄话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小颜自己宣传的世界第一成果,在世界科学界数一数二的杂志上且被官方在讨论后认可的情况下被质疑有剽窃行为。
已经有的在社交网站上的回复瓷啊砖的够不够?
Nekono_882019-08-02 12:11:02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哈哈,你真以为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去贴comment?

请看:
润涛阎 2019-08-02 10:14:13

我都不知道有评论一说,是自然杂志帮我贴上去的,告诉我图片不能贴,因为那需要跟Cell、PNAS要版权,就把我发给他们的图片删掉了,其它原文贴上去的。是否随便贴评论,我没问过。

Wtp0032019-08-02 12:09:14回复悄悄话大家都focus on 老闫稍稍从小颜角度考虑一下。
小颜有时间发微博做宣传她的世界第一成果,现在被认可在官方网站被质疑“copied), 保持沉默是好选择吗?
Wtp0032019-08-02 12:06:07回复悄悄话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说的有道理。既然巳被杂志认可作为小颜方按常理应该怎么办?信里的结论可是

”If this is the case, It is apparent that they could have copied the Yan/Maloney topological model in the 2014 Nature paper.”

小颜有时间发微博做宣传她的世界第一成果,现在被认可在官方网站被质疑“copied), 若永远保持沉默意昧着?
北佛风光2019-08-02 12:02:1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请注意一下阎博主在Nature 发的评论是 “Edited”:

Runtao Yan ? 2 months ago ? edited
Dear Nature,

Nature 不会允许把它的评论栏变成垃圾场, 很多毫无意义的跟帖评论都会被删除, 只不过Nature 小编还没有腾出手来删除这些跟帖。
Nekono_882019-08-02 12:01:03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我没觉得SwiperTheFox丢人显眼,他完全是为了探明真相,才去试的。我觉得应该鼓励。
ans2019-08-02 11:57:4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谁愿意丢人显眼谁去,让世界学术界见识见识闫粉水军的厉害,别辜负了吃瓜群众呵呵
Nekono_882019-08-02 11:55:46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你把Nature Community Guidelines贴上来,是不是意思说Nature的编辑认为大阎没有违反任何规定,所以把他的comment贴了出来?
ans2019-08-02 11:55:12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谁愿意丢人显眼谁去,别辜负了吃瓜群众
北佛风光2019-08-02 11:55: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了阎博主在Nature 2014 颜文后面发的评论, Nature 编辑能同意收录你的长篇评论, 说明Nature 编辑知道你是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方面的专家, 对你的看法很重视. 尽管Nature 对于你的评论不做评判, 能收录你的评论立此存照已经很不错了。

你和颜之争,是专家之间的学术争议, 正确的途径是通过学术机构做个评判, 通过Nature 或Pinceton 都是正确可行的途径。 大家劝你通过学术机构评判不应该在文学城里连续发文争辩, 不是在为颜洗地而是给你的正确建议。 你在城里发文说是科普, 引来几位民科和你缠斗不休有啥意思?
Nekono_882019-08-02 11:50:42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鉴于你的愤愤不平,我建议你去学学SwiperTheFox,到NATURE去,在大阎comment后面再加一条你的comment。SwiperTheFox已经把路都探好了,刚试着发了个test 的跟贴,可以贴上。 证实是随便贴的。不用气的手发抖,一个回帖发两遍。
ran1682019-08-02 11:49:41回复悄悄话建议阎老重写评论,自己附上“自然”。在这博坛里的支持阎老维权的评论亦跟随附上。如评论较多,”自然”的编辑们不会不重视的。
JessAB2019-08-02 11:42:15回复悄悄话Nature Community Guidelines:
9. No libel or other abuse
You must not make or encourage comments which are:
? defamatory, false or misleading;
? insulting, threatening or abusive;
? obscene or of a sexual nature;
? offensive, racist, sexist, homophobic or discriminatory against any religions or other groups.
ans2019-08-02 11:32:4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闫你搞搞清楚。你是指控小颜剽窃。这在学术界是非同小可的事情,绝不可能有期限之说。一个月前剽窃是剽窃,100年前剽窃也是剽窃。如果人家认可你的指控,无论如何都会回复你的。不过,没人理你的话,你最好也像骂小颜傲慢懒理你一样去骂自然和所有相关领域的科学家教授们 🙂

润涛阎 2019-08-02 10:55:3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不论是三个月还是六个月,我这都5年了啊。她的论文是2014年,我知道的时候还不清楚有时限一说呢。就是知道了,那是2015或2016年的事了。她在电视上讲的时候早就过期限了,何况我都不知道有期限的事。到了2019年才写信给自然,而且是帮她洗地的逼我去写的,否则也不会写信,被杂志贴在评论里。从时间上看这也算是破天荒了吧?这我就不知道了。《科学》只给三个月?那如果她是发表在《科学》杂志,这么多年了,贴评论那是不可能的了。其它杂志的情况我就更不了解了。
ans2019-08-02 11:32: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闫你搞搞清楚。你是指控小颜剽窃。这在学术界是非同小可的事情,绝不可能有期限之说。一个月前剽窃是剽窃,100年前剽窃也是剽窃。如果人家认可你的指控,无论如何都会回复你的。不过,没人理你的话,你最好也像骂小颜傲慢懒理你一样去骂自然和所有相关领域的科学家教授们 🙂

润涛阎 2019-08-02 10:55:3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不论是三个月还是六个月,我这都5年了啊。她的论文是2014年,我知道的时候还不清楚有时限一说呢。就是知道了,那是2015或2016年的事了。她在电视上讲的时候早就过期限了,何况我都不知道有期限的事。到了2019年才写信给自然,而且是帮她洗地的逼我去写的,否则也不会写信,被杂志贴在评论里。从时间上看这也算是破天荒了吧?这我就不知道了。《科学》只给三个月?那如果她是发表在《科学》杂志,这么多年了,贴评论那是不可能的了。其它杂志的情况我就更不了解了。
Nekono_882019-08-02 11:31: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大阎,看看这位可爱的网友很快就证实是随便贴的。
对他这种一丝不苟,追求真相的精神,我们要大加表扬和提倡。
*********************************
SwiperTheFox 2019-08-02 09:25:34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我刚试着发了个test 的跟贴,可以贴上。 证实是随便贴的。
冥王天蝎2019-08-02 11:20:10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Timely”额外之意其实就是留有余地,时间可长可短,视具体情况和内容的有趣性等酌情考虑。如果能说服编辑,即可通过。
润涛阎2019-08-02 10:55:36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不论是三个月还是六个月,我这都5年了啊。她的论文是2014年,我知道的时候还不清楚有时限一说呢。就是知道了,那是2015或2016年的事了。她在电视上讲的时候早就过期限了,何况我都不知道有期限的事。到了2019年才写信给自然,而且是帮她洗地的逼我去写的,否则也不会写信,被杂志贴在评论里。从时间上看这也算是破天荒了吧?这我就不知道了。《科学》只给三个月?那如果她是发表在《科学》杂志,这么多年了,贴评论那是不可能的了。其它杂志的情况我就更不了解了。
润涛阎2019-08-02 10:45:35回复悄悄话关于我写给《自然》的信如此柔和,是因为我认为她的稿件全部是X光衍射的,那审稿人就应该是该领域的。我只是猜测。只要审稿人了解了我们搞生化的文章,就明白了真相,我没必要尖刻指出她论文的两大缺陷,他们自己就明白了。当《自然》杂志高级编辑写信告诉我决定把我给自然杂志的电邮贴到评论里告诉我不能贴图时,我坚持了一下,他说因为版权不能贴,说也没必要贴图,读她论文的去读我两篇论文就看到图片了。我就说那就这样吧。我后来又写信给他谈及此事,没效果也是预期的。就这样留给历史了。如果我当初知道本来是想让审稿人看的其结局是贴在评论里,那我的写法就不一样了。这是明摆着的事,看到贴出来的评论,我也不好意思提出修改了。人家高级编辑必然很忙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都是历史故事了,何况内行学者会自己做出判断的。外行人也不去读她的论文。
心戚然22019-08-02 10:39:43回复悄悄话看着模型感觉葡萄糖载体是变化的。不应该是一种模式。当有离子通过时,一前一后两种模型结合起来看就像葡萄糖是选择性透过膜,把所需的离子输送进细胞里一样。以晶体照片来分析葡萄糖输送离子的模型,好比拿死人研究活人。如果可能,应该直接观察输送过程而不是结晶测试。
wodedongxi2019-08-02 10:37:58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仔细看了看, nature用了timely这个模糊的字眼, 没有说具体的时限, “Matters Arising are exceptionally interesting and timely scientific comments and clarifications on original research papers published in Nature. ” 但是我所了解的子刊确有半年这个规则, 也许是个潜规则. 最重要的是以引用不到位为原因的rejoinder是不考虑的, 因为引用到位不到位是reviewer的责任, 编辑部没有能力做这个判断. 最终这个发现的credit归属是有社会来公论的, 编辑部也没有能力左右.

science倒是很明确, 3个月过了就不考虑了, “Letters (up to 300 words) discuss material published in Science in the last 3 months or issues of general interest.”
ft2019-08-02 10:34:18回复悄悄话难道以理以据质疑叫insulating吗?这帽子够黑的。
达姆TU2019-08-02 10:32:34回复悄悄话借老阎宝地转一篇文章,来自知乎:

本人美国生命科学在读博士生,大学排名world top 20,专业排名top 20,总有资格从专业角度分析一下结构生物学的工作了吧?之所以写排名前20,是因为这样范围稍微大一些,免得有人猜出来。毕竟学术圈很小,本人以后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发展。我身边有很多做结构生物学的组,用的就是冷冻电镜 (也有NMR,X-Ray) ,可以算的上是圈内人了。

与国内的结构生物学家不同,我所知道的美国的PI几乎没有人只解结构的,更没有人不停地换不同的蛋白去解结构的,他们往往专注于一个蛋白或者同一个家族的蛋白,深入研究这些蛋白发挥功能的机理。所以,解析蛋白的结构只是研究工作的第一步,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很多。对于一个被认为比较重要的蛋白,只要得到它的结构就几乎肯定可以发一篇CNS,但是后续的工作,尤其是往哪个方向去做往往挑战性很大,完全研究清楚一个蛋白可能要耗去一个人毕生的精力。如此一来,如果比CNS的数量,美国的很多PI都没法跟颜宁11g比的。也正是因为11g和颜宁换了很多很多蛋白(或者改改条件),才有了如此数量庞大的CNS。

接下来我讲讲解析蛋白结构的大概流程。首先是需要得到这个蛋白的cDNA序列,接着选择合适的表达系统表达蛋白,然后是长晶体(这步现在也可以没有了),拿到晶体就可以送到专门的core去解析了。后续的工作都是由专业人员帮忙做的,至少在我们这里我们是不需要关注结构是怎么算出来的。相信看到这里有些人已经明白了,对于不同的蛋白,流程基本是一样的 (1. 蛋白表达纯化;2. 准备电镜Sample; 3. 做电镜;4. 处理数据;5. 发文章),需要改的就是实验条件,当然膜蛋白会麻烦不少。据我所知(听说啊,并不是百分百确定),在颜宁和11g的组里,学生都是流水线作业的,学生只做自己那部分的工作,甚至都不用读什么文献,只要照着protocol做,不同的蛋白改改条件、不停地试就可以了,概括起来就是:费那劲看文献干嘛?直接干不就完了?这样的好处自然是效率很高,对老板来说是好的,可对于学生而言就不那么好了。因为phd阶段重点要训练的是critical thinking,需要读很多文献,最终的目标是把学生培养成independent researcher,而不是熟练的technician。虽然11g和颜宁都是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接受的教育,但到自己当了PI之后,还是充分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集中力量解结构,而不是像很多美国PI那样,让学生接受全面系统的科学训练。真正的科学家,除了发发paper,另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给人类培养新的下一代的科学家。很遗憾,在这方面,施一公和颜宁基本做到了一将功成万骨枯。

也许有人会问,美国人难道看不出来这种精明的科研策略么?我的观察啊,他们还真看不出来!美国学界精英层大都出身良好,内心单纯善良,把人都往好处想,所以他们其实“傻乎乎”的,对于我们中国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许多心机完全看不透。只有中国人最懂中国人。

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11g和颜宁老师文章的title。把蛋白的名字换一换,就是另一篇文章了,想必申请经费的时候也是不需要动脑子的。考虑到美国的人工成本(养一个phd平均一年要5万美金),可以负责任地说,颜宁老师和11g取胜的关键在于中国对结构生物学不计成本地投入和中国大陆廉价且吃苦耐劳的博士生。

无论颜宁老师还是施一公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科学家。但是,他们不是大科学家。也远没有达到国内很多根本不懂怎么评价科学工作的媒体宣传的那个高度。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最后分享一个故事,我曾经问过身边的一个美国PI,为什么只盯着一个蛋白研究,解完结构再换下一个蛋白,这样不就可以有很多CNS了么?她吃惊地对我说:“还可以这样?” 看的出来,那份吃惊是发自内心的。

对于颜宁老师当选外籍院士,我不做评价。

转一个答友的评论:“我记得施一公颜宁上过央视的《大家》和《开讲啦》,其实他俩最应该上的是一部叫《大国工匠》的纪录片。论工艺,绝对冠绝地球。” 把我都给逗笑了。

施老师颜老师喜欢背靠背发文章,可惜咱们国家不能制造冷冻电镜,要不然还能背靠背地去纪录片《大国重器》里客串一把。

有人觉得我是在否认yn的贡献甚至歪曲为我认为她没有贡献,她不该当选院士。我真的没有。“科学巨匠”怎么就贬低他们了?

说羡慕嫉妒酸的,麻烦先搞清楚嫉妒产生的条件。我和11g颜宁不是做同一工作的同行,甚至都不是同一代人,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我有酸的理由和必要么?要酸也是酸我身边跟着天牛、早早就发CNS的同学,对吧?

其实我想说明的概括起来就是:解析蛋白结构且只解析蛋白结构,是一项复杂的简单工作,是一件体力劳动远多于脑力劳动、重复性极高且成功率不低的技术工作。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工作,就不要再把自己包装成具有深邃思考的科学大家。

一句话概括施老师颜老师的 Research:基于电镜技术的热门蛋白质三维结构的解析工作。

科学大家可能会有很多CNS,但有很多CNS的,不一定就是大科学家。细分到生命科学领域,如果一个PI有很多CNS,一般都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但如果是做结构生物学的,那就要看看再说了。

我们的媒体喜欢造神,民众乐于拜神。归根结底,还是双膝骨骼缺钙,喜欢跪地仰望强人。

一问三知2019-08-02 10:27:15回复悄悄话再说那个图5。那是GLUT1工作原理的假想的, 示意图。不需要复杂的生化数据。所以,文章中划掉“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没有任何问题。也就是说,“已发表的生化数据”这句话有点画蛇添足。其实她们可以把这个working model放在前言部分,说我们将做晶体结构来test我们的working model。然后,发现内开口构象。Good story! 图5的示意图甚至不需要她们自已的结果。
ft2019-08-02 10:26:06回复悄悄话我也不认识阎和颜,今对事发表个人看法。

估计老阎不会得到任何回复,时间太长了。我在最开始的跟贴说过,让时间来说话吧。但是质疑还是会在那里,不会消失的。
冥王天蝎2019-08-02 10:15: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Nature》不清楚。《Physical Review Letters》(这也是个世界最顶级物理学杂志,无数诺贝尔奖级别的工作最初就发表在这个杂志)是可以长时间允许评论的。例如,我们团队在2010年刊登了对一篇2007年的文章的Comment。该评论目前被他引大约40次,这在本研究方向引用率算是比较高的了。
润涛阎2019-08-02 10:14:13回复悄悄话我都不知道有评论一说,是自然杂志帮我贴上去的,告诉我图片不能贴,因为那需要跟Cell、PNAS要版权,就把我发给他们的图片删掉了,其它原文贴上去的。是否随便贴评论,我没问过。
JessAB2019-08-02 10:09:04回复悄悄话I think it is not appropriate for others to write comments on this matter at Nature’s website.

Hope R. Yan can stop insulting Nieng.
润涛阎2019-08-02 09:57:49回复悄悄话她发表论文的时候从题目到摘要都是讲衍射的,我不在那个领域就不会去读内容,也就发现不了她的图5。是她在电视上讲出来后,又传到文学城,我才知道她的论文图。那是2015年还是2016年的事了。我也不知道杂志的质疑期限的事。杂志不为我给规则,这没什么可说的。我写信也没用,也是可以预期的。那留给历史就好。历史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
SwiperTheFox2019-08-02 09:55:30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I message was verbatim “test”. did not contain any comment.
SwiperTheFox2019-08-02 09:53:2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yes I deleted. It should show “deleted”
Wtp0032019-08-02 09:51: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刚试着发了个test 的跟贴,可以贴上。 证实是随便贴的。”

Where is your comment, I just checked only one comment there. don’t tell us you deleted it.
雨女2019-08-02 09:46:36回复悄悄话回复 ‘一问三知’ 的评论 : +1
一问三知2019-08-02 09:40:37回复悄悄话本人两个Yan都不认识,即不是谁的粉也不是谁的黑。两三天前注意到这个话题,关心了一下而已。觉得老阎需要想好要什么最后结果。要Nature或小颜撤稿可能性不大。那篇论文说到底是关于晶体结构的, Fig. 5的working model只是讨论部分的假设而已。要小颜道歉吗?小颜回复了,但是没道歉。要让大家都被说服也不容易。再在这上面花太多精力好像不太值得。觉得自己的文章没有被引用,气不过,可以理解。但是,这种情况不是个别,也不罕见。
润涛阎2019-08-02 09:32:41回复悄悄话回复 ‘wodedongxi’ 的评论 :

期刊对剽窃以及任何misconduct质疑的时间限制是有道理的。已经成为历史的,就留给历史评判。
ft2019-08-02 09:30:02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说得对。她完全可以说: on the basis of …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是笔误,在published 前面应该有个the 并给出参考文献索引,然后在references 里面加上数据来源。这件事就圆满结束。
这个数据来源必须列在参考文献里面,因为它举足轻重是模型的基础。

根据她的原句英文,这些数据是她们团队发表的。真是天壤之别。

论文最后真有个Correspondence to Nieng Yan。你是否可以把你给nature的信再给她寄一次,寄给她是可以的。

我昨天回Swiperthefox 时没有看到Correspondence to Nieng Yan。在此向Swiperthefox 道歉,直接写信给小颜是可以的。
雨女2019-08-02 09:29:5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何必呢。
SwiperTheFox2019-08-02 09:25:34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我刚试着发了个test 的跟贴,可以贴上。 证实是随便贴的。
wodedongxi2019-08-02 09:08:1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这不可能是博主写的吧, 语法不说了, 写的太干撇了. 哪怕就是博主写的, 就算发给nature, 刊登的可能性无限度接近于零. 我是某nature子刊的编委成员, 这种质疑类的文章的在不同的nature刊物里或者叫rejoinder 或 matters arising, 但是这种文章需要投稿时间在原文章发表的一定期限内, 大概半年. 而且涉及的问题应该是: 实验设计错误、数据解读有误等等更技术性的问题. 博主提出的引用不到位肯定不会被考虑的. 规则就是这样.
Wtp0032019-08-02 09:07:4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News and Comment
These sections are written and commissioned by Nature’s editors. They do not contain unsolicited material. Information for use by Nature for these sections can be sent via e-mail, with the title of the section in the subject line. Please provide full address and contact details.
https://www.nature.com/nature/for-authors/other-subs

“谢谢提供信息。 明白了,老阎自己的跟贴, 不是杂志筛选的评论。”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2 08:41:05回复悄悄话估计下面该找老阎英语语法的茬了:)
无论如何找,也无法掩盖颜宁剽窃的事实
ft2019-08-02 08:37:35回复悄悄话回复ans, 自己好好看看你下面的评论然后对你说的话走走脑子。实话说,你说的这些和之前说老阎在小颜眼里什么都不是一类的话真丢人。懒得驳你了。

****************
ans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21:48:10
那你怎么解释是西方人选小颜当了美国科学院院士;西方人评审小颜的文章发表在顶级专业期刊上?注意,不是一篇两篇,也不是十几篇,而是几十篇如果不是上百篇的话。怎么解释西方人没有捧你的文章呢?相反只有wxc你才能找到粉吧。
SwiperTheFox2019-08-02 08:26:38回复悄悄话回复 ‘一问三知’ 的评论 :

谢谢提供信息。 明白了,老阎自己的跟贴, 不是杂志筛选的评论。
Wtp0032019-08-02 08:25:10回复悄悄话Runtao Yan ? 2 months ago ? edited
Dear Nature,
I would like to provide evidences to show that the mechanism and the topological model of glucose transporter was not first identified by Dr. Nieng Yan’s team reported in this Nature paper (2014,Nature 510:121). Rather,Yan&Maloney; had reported the findings published in Cell (1993, Cell 75:37 ) and PNAS (1995, PNAS 92:5973). The Nature paper did not mention the Yan&Maloney; model at all, nor in references.
1. The two teams studied the same family transporters, belong to MFS family or uniporter-symporter-antiporter family,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34) and two glucose transporters share the same 12 transmembrane helix structure.

2. Evidence 1: the glucose transporter working model….

3. Evidence 2. The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4. Yan/Maloney model is the earliest experimentally identified sugar transporter working model….

5.5. Is it possible that the topological working model could be only identified by using active protein, not by crystal protein?….

Summary;
Principally and logically, If they could not figure out the glucose transporter working model based on the structure in the 2012 Nature paper, they should not figure out the model based on the similar structure in the 2014 Nature paper either. If this is the case, It is apparent that they could have copied the Yan/Maloney topological model in the 2014 Nature paper.

一问三知2019-08-02 08:21:49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8-02 07:38:09
希望我没有理解错:Nature发表了老阎给nature的信?  请问,有题目, 有链接吗?是小颜的文章?

链接在这里。老阎的Comment在最下面。发表两个多月了。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3306
Wtp0032019-08-02 08:14:28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老闫把你写的信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玩闹的东西贴了这么多,没理由不给大家看正经的东西吧。贴出来鼓舞一下闫粉的士气 ”

Link below, not sure public can access it. it is long letter. just paste firs part;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3306
Runtao Yan ? 2 months ago ? edited
Dear Nature,
I would like to provide evidences to show that the mechanism and the topological model of glucose transporter was not first identified by Dr. Nieng Yan’s team reported in this Nature paper (2014,Nature 510:121). Rather,Yan&Maloney; had reported the findings published in Cell (1993, Cell 75:37 ) and PNAS (1995, PNAS 92:5973). The Nature paper did not mention the Yan&Maloney; model at all, nor in references.
1. The two teams studied the same family transporters,…….
润涛阎2019-08-02 08:02:29回复悄悄话科普文章是知识的传播,质疑是让大家对真理的追求高于名利。科学无法在中国诞生,中国创新的瓶颈不是技术设备不行,最大的瓶颈是:利益远远高于真理。创新需要的是默默无闻的基础研究,那跟眼前利益甚至谁胜谁负没有关系。探索真理、对知识的渴望、对新技术新发明的挑战乐在其中的天然爱好,才是中国知识分子们普遍缺乏的核心内容。

当然,对那些拿科学精神当玩物的所谓科学家,给出警告,是对科学本身的负责。如果我们只限于如何争名求利而违背科学精神,那对未来科学求知者们来说就是坏的榜样。

我一直就没停止写科普,因为那是不容易干的事,大众的知识参差不齐,写科普文章往往费力不讨好。可我还是写了不少。如果网上没出来顶着马甲帮她洗地的,我连介绍她论文内容的兴趣都没有。她又不是爱因斯坦牛顿,提到她还是表扬她来着。没想到竟然碰到了无知的帮她洗地而胡言乱语,我只好写她的故事了。看不透她文章关键内容的高级黑们不知道颜宁会多么恨他们呢。

真理还怕辩论不成???

你如果用嫁接两张图的方法就能证明开口朝里的就真的能朝外了,那你还提“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干嘛?读者以为那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就是你自己搞出来的,而事实上不是,你这本身就是蒙人啊。这与是不是润涛阎发表过的无关,其他人就可以随便被你利用了而不给出credit?

碰瓷也没啥不好,搞得盲目迷信你的人也追求你论文的真相了。大部分也慢慢地哑口无言了,因为他们逐步搞清楚了你论文的真相了。你不说碰瓷不就啥事没有了吗?我都退休了,跟你又素不相识,也感谢你来着,对你提出点警告也是对你未来负责。你想想看,纸最终包不住火对不对?就一句道歉感谢的话不就完事了?何必用碰瓷这样的话对待表扬你的人?我退休了的老人跟你年轻人有什么可争的?你的高级黑建议打官司,那太好了啊。你给出“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证明Glut1的开口的确是变形了的文章是你在哪里发表的才能上法庭啊,这与是否是我们在霍普金斯发表的论文没关系,任何人发表的都不行,只能是你自己发表的而且还必须是你在《自然》2014年那篇论文里所有的作者发表过的才行,否则在法庭上哪怕原来你的团队发表那论文的人中有一人在2014年的论文里没有,你照样是侵权了那人的知识产权。你明白不?还上法庭呢!你的团体每次发表文章的人员都是一个不差吗?何况你的团队就没发表过证明葡萄糖载体Glut1 开口变形的生化数据论文。即使发表过,你没给出参考文献,就是对那篇发表论文里在这篇作者里没有的人的司法侵权。
Keyo2019-08-02 07:55:49回复悄悄话支持博主科普。网友中不管是支持阎的还是为颜洗地的,都在为科普做贡献。那些只为反阎而反阎的胡言乱语也是娱乐大众的一部分。

其实不用担心这件事只是在城里热,还有博主陷入“困境”啥的。博主的出发点不是这些。
冥王天蝎2019-08-02 07:41:36回复悄悄话说几句这几天刚发生的审稿故事。几周前我接受了欧洲杂志《应用表面科学》的邀请审了一篇稿子。作者来自法国。审稿过程中,我发现此稿件内容跟最近他们的另一篇刚投到美国《物理快报》的稿件内容有关键部分的重合。对这种情况,我通知了编辑,并最后决定了拒稿。一稿两投,浪费人类资源,也是件很恶心的作为。
ans2019-08-02 07:38:29回复悄悄话老闫把你写的信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玩闹的东西贴了这么多,没理由不给大家看正经的东西吧。贴出来鼓舞一下闫粉的士气

有用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的建议润涛阎去找《自然》杂志揭发颜宁剽窃一事。我写信了,也给当初在媒体上赞扬颜宁在2014年论文的大教授们写信了。就是问他们颜宁论文里的内容,他们能否帮她找到反驳的理由。如果能找到,告诉我。我还在等回音。
SwiperTheFox2019-08-02 07:38:09回复悄悄话希望我没有理解错:Nature发表了老阎给nature的信?  请问,有题目, 有链接吗?是小颜的文章?

==============================================================================
一问三知 2019-08-02 06:14:39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两个月前写给杂志社的信就在小颜的文章的后面。没有任何评论。这事可能就在城里热!!!
Wtp0032019-08-02 07:17:54回复悄悄话回复 ‘一问三知’ 的评论 :
“老阎两个月前写给杂志社的信就在小颜的文章的后面。没有任何评论”

Nature 杂志社 did good thing, Now 小颜同学 no excuse not to response or she can simply say “碰瓷”?!
一问三知2019-08-02 06:14:39回复悄悄话老阎两个月前写给杂志社的信就在小颜的文章的后面。没有任何评论。这事可能就在城里热!!!
ft2019-08-02 05:22:26回复悄悄话认同网友说的理越变越明。老阎可以考虑遍野无尘的建议,写一篇与颜宁商榷的文章寄给杂志社,杂志社会转给专业评委或颜宁,或同时转给二者的。即使它不刊登你的文章,也应该单独给你回复的。杂志社和颜宁如果能回复不但无损于颜宁的声誉,而且还让人能看到她对科研的一丝不苟。这样沉默下去反而让人更增加质疑。
如果你之前给自然杂志社写的稿子包含了这些商榷的内容,那就继续等待回音。
有人说你在坛子里人文方面的博影响远大于对小颜质疑一事。我倒认为如果小颜始终不回复,这质疑的系列博已经转化成人文博了。学者和教授的ethics是对社会大众甚至家庭负责。回应对她的质疑是这些责任的一部分。
枕寒流2019-08-02 03:17:26回复悄悄话读老阎文章可知其逻辑严密,眼光长远。该做的事估计已经按部就班地做了。有空时顺便在城里科普一下,答疑解惑。支持老阎为科学界的公义,质疑小颜。
Nekono_882019-08-01 22:27: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大阎,你是钓鱼执法呀,胜券在握的情况下,你还捂着。让高级黑们粪涌而上,顶风都能臭上十万八千里。你忒不厚道了。
冥王天蝎2019-08-01 22:20:14回复悄悄话一方面,博主讲的西方哲人不等于西方人;另一方面,发表在国际著名杂志上的论文被读者投诉之后被撤稿的例子比比皆是。

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审稿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尤其是当稿件中的叙述故意含混不清甚至造假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在正常不过了,并且审稿人一般不会对这种情况负责。这是因为,我能给你审稿已经就是义务劳动了,是你编辑信的着我来求我才送给我审稿的。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审稿人本身就是作者的熟人或者利益相关方,这种情况也是业界众所周知的。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稿件既能接受且作者的工作又能被吹捧几句了。就这样,以讹传讹,给作者弄个美国院士之类的虚衔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当然,我这么说不一定是指颜宁,我说的是科学界一直存在的问题。
Nekono_882019-08-01 22:16:5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大阎,真正碰瓷粪涌向前,粪不顾生冲上来了。这才是碰瓷的最高境界。不过是真臭。
ans2019-08-01 21:48:10回复悄悄话那你怎么解释是西方人选小颜当了美国科学院院士;西方人评审小颜的文章发表在顶级专业期刊上?注意,不是一篇两篇,也不是十几篇,而是几十篇如果不是上百篇的话。怎么解释西方人没有捧你的文章呢?相反只有wxc你才能找到粉吧。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20:57:58
还是那句话:

不能令反对你的人心里诚服,那就表明你的科普能力不够。绝大多数人都是群羊效应,看后台。然而,科学有其独特的地方,那就是真相的力量是无穷的。绝大多数人会逐步从强权即真理中走出来,认同真理是无法战胜的。

西方哲人认可:Truth is thruth and thruth naver fails.
cawan2019-08-01 21:27:18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 不过也要看开点啊。出来混的。。。走着瞧吧。
sensei3212019-08-01 21:21:12回复悄悄话五谷不分:之所以小颜能蒙混过关,就因为Nature给她审稿的人全是傻子,或者她买通了Nature的编辑和审稿人。还有其它解释吗?
Fanreninus2019-08-01 20:58:59回复悄悄话恭喜大阎又出新闻,虽然没有新意,也可以让大家热闹热闹,我也来凑凑,借下宝地贴张小字报!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671.html
润涛阎2019-08-01 20:57:58回复悄悄话还是那句话:

不能令反对你的人心里诚服,那就表明你的科普能力不够。绝大多数人都是群羊效应,看后台。然而,科学有其独特的地方,那就是真相的力量是无穷的。绝大多数人会逐步从强权即真理中走出来,认同真理是无法战胜的。

西方哲人认可:Truth is thruth and thruth naver fails.
paris_echo2019-08-01 20:17:00回复悄悄话老阎,香港要戒严了,就在下周

消息从贵贵那里传出来的,貌似真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1 19:02:26回复悄悄话这个问题颜宁是无法科普的,用别人的东西冒充自己的来科普,等于先要把黑洗白,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山丘-2019-08-01 19:00:53回复悄悄话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人家小颜很接地气的 有微博会帖些小鲜肉的照片 有非常多的粉丝还是网红呢..所以并非是高高在上的科学家 有做网红的时间 就没有几分钟回答一下前辈的质疑?
时不时来看看2019-08-01 18:55:30回复悄悄话博主把这个问题讲得越透彻,对科普越有利。凡是反对博主科普这个问题的人,不是气急败坏就是别有用心。这些人别忘了,文学城人少,能看懂中文的人可不少。

Wtp0032019-08-01 18:53:35回复悄悄话“你似乎应该写篇文章,或者发表于nature, 或者其他有影响的期刊上。 ”
不错的建议。不知道有没有讨论膜蛋白的网站或group,中英文都行,英文的更好
HBW2019-08-01 18:50:15回复悄悄话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人生能得几回搏”“时不我待”。上就上了。
遍野无尘2019-08-01 18:33:01回复悄悄话你整天在文学城上说道,小颜想回答你,也是不可能。人家科学家来这小地方太那个。
因为文学城没有专业气氛,场合不对呀,特别是其他行家不会来这里参加争论(老美看都看不懂)。
打官司要去法院,学术争论要在期刊上公开,武术功夫要在比赛场论高低。如果一个大夫给你误诊了,在家里村里说事没有用的,只能找其他大夫重复诊断。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写文章在期刊(特别是nature)公开(刊登)讨论此事?如果nature不登你的文章,可以找其他期刊呀。
遍野无尘2019-08-01 18:19:02回复悄悄话既然公开了这个分歧, 就应当有个结果。或者是你碰瓷,或者是她剽窃(工作模型/原理)。
这场争论,必须有几个行家涉入,才能见分晓,不仅仅需要或限于 nature 的回答。
有时候,科研文献中,一个数据的不正确(一个实验条件的不确切),当事作者可以更正,其他人也可以质疑。 这样原作者才会回答(或者致谢)。

文学城的范围有限,很多是唠嗑的大妈,和退休的大爷。你似乎应该写篇文章,或者发表于nature, 或者其他有影响的期刊上。
五谷不分2019-08-01 18:13:59回复悄悄话讲得很清楚。那么请问为何小颜同学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呢?
榕城狮城2019-08-01 18:11:11回复悄悄话精彩。
不准害人2019-08-01 17:30:53回复悄悄话假的,一定要打到底!

润涛阎:颜宁的论文是只研究人体葡萄糖载体的? (缺图片)

 

 

给颜宁洗地的不给出颜宁得出结论所依赖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从哪里来的,而是说颜宁搞的是人体的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发表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洗地的原话)。

 

 

 

那么,我们看看颜宁这篇在2014年发表的葡萄糖载体论文,里边的图3就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构。她的图5得出的结构部分,是二者的杂合体:人体的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木糖载体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图。按照给颜宁洗地者的说法: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葡萄糖载体都是想差十万八千里了,那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相差多少里?

 

 

 

那为何把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木糖载体放在一起画出一个图得出的结果能被她论文的审稿人通过呢?根据帮颜宁洗地者的说法,那可是人体与细菌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两个蛋白质搀和在一起的结果(对此话题,润涛阎从未涉及,借用邓小平的话:不讨论。只是为了回答双重标准洗地者的说法,才不得不提及。)。

 

 

 

在这一点上,凡是说“颜宁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 发表的是细菌葡萄糖载体,双方想差十万八千里”的,都是颜宁论文的高级黑!那将彻底否定了颜宁的论文结论。

 

 

 

颜宁看到这些看上去帮她洗地,而事实上是她论文的高级黑,应该哭笑不得。还有帮她洗地的属于低级红,啥都不懂。但低级红比高级黑好点,毕竟说的不是生物学领域里的话,而高级黑就彻底否定了颜宁的论文。

 

 

 

不论是颜宁本人,还是帮她洗地的,还是回到她的结论(C) 来自于(A) 和(B)方面上来:

 

A:她的论文里细菌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混合)结构;

 

B:发表过的生化数据;

 

C = A + B 

 

 

 

(A)论文水平不讨论,因为与润涛阎无关;其中(B)是她自己发表过的吗?如果是,给出论文链接;如果不是,那就是他人发表过的,她拿来当成自己的成果。其它的洗地,到目前为止都是高级黑。低级红说的都是外行话就不值得讨论了。

 

 

 

回答这个问题简单不?就回答是还是不是。是,那就给出她自己在什么地方发表的即可。

 

 

 

有人帮她洗地说(B) 来自于其他人的生化数据,不是来自于Yan/Maloney的论文。那就给出其他人的“生化数据”来源。那“其他人”的生化数据就可以随便剽窃了?何况没有“其他人”让颜宁可以提供出来。

 

 

 

当然,搞GLUT1的生化数据她可以用,比如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他可是研究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颜宁论文里载体的其中之一)的开山鼻祖级别的膜蛋白生化权威,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他利用 Yan/Maloney 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 + 放射性底物”的方法对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研究发表了超过10篇论文,验证了Yan/Maloney 方法提供的生化数据对葡萄糖载体研究的广泛适用性。

 

 

 

他的评价表明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Physical evidence 是用在司法方面的。在司法方面的定义:Physical evidence may consist of all sorts of prints such as fingerprints, footprints, handprints, tidemarks, cut marks, tool marks, etc. 用在这里就等于“无可置疑的证据”。中文:“铁证”前边还要加上“compelling”(中文大家都明白就是了)。

 

 

 

这也就是说,颜宁论文里提到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只能是Yan/Maloney方法提供的,哪怕是Glut1的生化数据。如果颜宁能提出她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来自于与Yan/Maloney 方法无关的生化技术,那给出来就好,让读者也学到大家都还不知道的方法与新技术和该方法是如何用在载体的研究上的。这就是给出参考文献的意义之一。

 

 

 

加州大学的Dr. Milton Saier, Jr. 在他长达34页的综述里给出Yan/Maloney的研究结果是该家族(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 研究的载体家族)“最详尽的动态模型”,英文原话: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第90,91就是我们分别发表的《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此综述得到了1281次引用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1-34)。

 

 

 

最重要的还是颜宁本人认可的她的工作模型来自于两项:(A)她自己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分析(混合体)和(B)“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其中“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是在哪里发表过的?不需要讨论谁的贡献大小,这里没人比论文贡献因为那将进入胡搅蛮缠地步。这是我上文提到的例子:医生偷了古董店的古董不付钱就溜出了店被抓获,法庭就让他的律师讲偷古董的事,别谈他救死扶伤、捐款的无关话题。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paris_echo2019-08-11 10:22:47回复悄悄话顶老阎

Attractivewl2019-08-11 09: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同感!

Attractivewl2019-08-11 09: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同感!

Dalidali2019-08-10 05:23: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2019-08-09 08:56:02: 目前的感觉:真理还是越辩越明的。阎的论点和论据都非常清楚。如果阎所言为真,那么颜的贡献主要是在结晶技术,在机理方面没有实质性贡献。我觉得颜真的应该及时和阎联系,该认错就认错,该解释就解释,否则就是一错再错,可能会实实在在地影响到个人的科研前途了。最后一个感慨,写文章还是不要oversell比较好,否则一旦有内行认真查看,就要露馅,就会尴尬。”

——————–

 

晶体结构的检测/鉴定, 是属于”分析化学”或”仪器分析”大范畴. “搞分析的人”(不指颜)可能有个通病, 或容易犯的错误是说过头话, 做跨行业的解释或陈述, 以显示自己的学问.

(博主关闭了最后一篇的评论,就贴到这里了)

Attractivewl2019-08-02 03:52:36回复悄悄话自从五月份阎润涛博士在文学城里披露出大Yan(大阎,阎润涛)与小Yan(小颜,颜宁)关于糖通输运机理谁先提出之争,我一直跟踪。大阎的一系列发表在文学城里的文章论点清晰而到位。反过来,小颜只在五月份在其微博中说大阎“碰瓷”,就再无下文了。大阎给”Nature”杂志去了信,但还未有回音,可能需较长时间才收到回复,也可能没有下文。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我建议大Y阎与双方有关的Princeton 和John Hopkins联系一下,赢得他们的参与与调查,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我本人在国内的硕士论文以及在美国的博士论文都是关于化学反应动力学与机理研究的。当然也做过合成,也长出过晶体,虽然不是生物大分子。尽管所研究的反应体系不一样,但原理是相通的。只培养出晶体并分析其结构,没有动态的数据,是推不出反应机理的。另外一点,作为一位作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在科研项目立项时,大规模、全方位的有关前人的研究文献之学习、钻研并归纳、总结成综述报告是必须的一环。难以置信,怎么小颜就露掉了大阎的两篇重要文献呢?

山丘-2019-08-01 19:10:04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可笑的是 这些几个月前还不知道膜质白的人 竟然就好意思写有关糖转运蛋白机理的科普了

Wtp0032019-08-01 18:34:47回复悄悄话这些翻来倒去抓不住要点挺颜的,意识不到就算把文章倒背如流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Wtp0032019-08-01 18:31:24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跟这些几个月前连膜蛋白都没听说过的人讨论专业不是难为人吗?

Wtp0032019-08-01 18:2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是看了他和老板后面两篇文章就能推测出来他这一篇不可能做455个突变…”

你的理解水平也就能专注于数数。

 

精神可嘉继续努力

Nekono_882019-08-01 18:1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以前反复说只读了摘要,看不到全文,但是你还是发了许多“哥的不好”猜想来否定大阎的贡献,现在又说读了全文。你又反复说没有大阎模型,一会又说你认错,说有大阎模型。你昨天又说大阎没有给《自然》写信,似乎你连中文都看不懂。我真不明白你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是"哥的不好"猜想。看你摆出的阵式,好象在什么上档次的科研机构高就,可是我一点也看不出你有受过科研训练的素质,实在是让我百撕不得其姐,拜托能不能不要颠三倒四,前言不达后语,和你这种精神状态的网友交流,真累。

SwiperTheFox2019-08-01 18:07:1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阎润涛自己是吹牛还是不会数数, 说自己做了455个突变?

 

我是看了他和老板后面两篇文章就能推测出来他这一篇不可能做455个突变. 象脖子粗说的那样, 多少个突变其实并不重要, 我也说过,用少的工作量做大的成就是好事.

 

无奈我不给阎粉数清初,阎粉就揪着这事不放,还反过来怪我数清楚了.

 

当然我应该知道粉丝就是这样的, 怪我对粉丝认识不足.

Wtp0032019-08-01 17:55:2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读了!还数了数了。真能干。除了数数还看懂了什么?一个专业难过现烧香现拜佛几天最多十来天就自以为是掌握了。你们几个的论点就是鸡同鸭讲

SwiperTheFox2019-08-01 17:22:4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Smart兄告诫过我, 不要跟粉丝谈科学. 真是这样,被否定还不认错.

 

你怎么知道我没读全文?

 

阎的所谓模型跟经典模型到底有什么区别? 除了他自己起了个”ping-pang”的名字以外?

Nekono_882019-08-01 17:18:0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大阎的就是运动机理模型,你到现在连1993的全文都没有读,怎么好意思开口让别人告诉你?告许你也没用,你又不想去读全文。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想有你这样不懂装懂学生。问你两个简单问题,1)是不是孟德尔用香碗豆,摩尔根用果蝇证实的遗传三大定律不适用于人类遗传学?2)组成病毒的DNA和人类的DNA是不是都是由相同的四个碱基成?你要回答不上来,就别再扯什么膜蛋白了。洗洗睡吧。

SwiperTheFox2019-08-01 17:04:4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再明确告诉你一声, 我读了阎1993, 确认阎没有作455个突变:

 

介绍一节写: "我们分析了6个半胱氨酸." 

表1标示了这6个突变; 文末方法里说:用了5个寡核糖酸做突变. 这是不可能做455个突变的.

 

请问您满意了不?

 

请问您读了几篇小颜的文章?

 

SwiperTheFox2019-08-01 16:58:1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ok 用词更准确一点: 没有自己的机理模型.

 

你能说出阎1993所谓机理模型与经典机理模型有什么区别吗?

wibblypig02019-08-01 16:31:08回复悄悄话看了很久swipertheFox在这个话题上跟网友的“对话”,很明显,这人跟小颜是利益攸关者。

Nekono_882019-08-01 16:17: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送一遍给你:1998发的,被引1000多次的综述中的原文“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90,91就是大阎1993,1995的两篇论文, 你还是不承认有大阎模型。 在这个问题上你记得这是你第几次被打脸了吗?当然时至今天你也没有去阅读大阎1993的论文,但是你却立场坚定反复地否定大阎模型的存在。如果不是心理和精神上有问题,何至于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假装看不懂英文。这里的models难道指的“毛豆”?

 

*******************

SwiperTheFox 2019-08-01 12:20:5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基本同意这一点. 但是老阎是没有自己的模型的. 目前能引证到的最有利的证据是他为1966模型提供了最早的生化证据. 在他之前有大量的动力学证据. 在他之后还有很多人从各个方面提供不同的证据,很多都没引他的.

SwiperTheFox2019-08-01 14:20:39回复悄悄话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谢谢提供资料。 我需要花一点时间读,想清楚。

SwiperTheFox2019-08-01 14:15:11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2012有生化实验, 做晶体的文章也做生化实验这一事实都说了很多遍了, 人家蒙着自己眼睛不看你有什么办法?

blue6albion2019-08-01 14:05:15回复悄悄话其实纠结颜的数据和方法已经对她客气了。更关键的是结论。

 

如果她用完全独立而不受阎/马启发的方法得到同样糖转运的机制,那也得在自己文中承认前人的贡献。如果方法也雷同甚至偷引别人的数据蒙混过关,那就更离谱了。

 

除非阎和颜虽然结论一致,但研究对象不同。这是很多洗地者想表达的。但如果本质是都发现了铁轮子和橡胶胎运作的关键是其扁圆形状,那火车迷用铁和汽车粉用橡胶说事就没本质区别了。

 

虽算外行,我还是明白糖转运这样基本的生命现象于细菌和人是没大差别的。所以既然颜在阎/马之后,就得引人家。

 

如果用人方法得人结论,请锁抽屉里别发了,就当练手。

 

如果用不同方法得同样结论,那就请知趣发一般杂志。

 

如果得不同结论,那请发自然细胞科学之类的,还可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嘲笑老阎。

 

如果对阎/马作大范围推广,譬如发现轮子形状跟所在星球的关系,或把牛顿定律推广到高速也适用的相对论,那是可以期待维京海盗发请贴而没老阎啥事了。

达姆TU2019-08-01 13:49:24回复悄悄话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 那反过来嘛,小颜告老阎诽谤,粉丝也可以捐钱啊。

紧跟着学2019-08-01 13:48:58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你们就相信老阎的智慧吧,他有办法拨云雾见青天。我们在静等的过程中,看老阎的科普文章,娱乐小说和政治评论系列。不过看到这里的华人出钱出力的心,真让人感动!

sensei3212019-08-01 13:47:35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哈,只怕他本人不敢。

达姆TU2019-08-01 13:35: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 我一样,只要老阎打官司有需要,我肯定捐,支持老阎。说到底,支持的是说真话,要是非。

紧跟着学2019-08-01 13:31:51回复悄悄话居然还有一部分读者没看出来 “Fanreninus” 和 “SwiperTheFox” 就是来老阎这里打广告的。我还曾经上当去看这两位的博客,一篇都没法看完。这里谁想恶心自己或者看这两位有多恶心的,可以去瞧一眼。 “Fanreninus” 和 “SwiperTheFox”到老阎博客撒泼好久了,强词夺理到了没法自圆其说的地步,最后的裤衩都快遮不住了唉。求二位快别来了,脏了老阎的宝地,污了读者的眼睛。

ft2019-08-01 13:30:38回复悄悄话回复仙南渡: 我告诉你一个普遍规律,你用它去观察一段看看如何:蠢人都是出奇地自信,比聪明人自信百倍。为什么? 因为他们蠢不知蠢,所以就一蠢再蠢,蠢到自信无比,会一直蠢下去,也一直自信下去。

聪明人有时反到不自信。怎么讲?因为聪明人会反省自己,他们蠢一次就会更聪明一次,因为他们能认识到自己的蠢。

你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

************

仙南渡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11:48:59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sensei3212019-08-01 13:29:15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完全同意。为了给阎讨个公道,最合理的办法就是请个专业律师打官司,控小颜剽窃。老闫应该不必担心费用问题,众多阎粉每人捐一点就够了。我先捐,我不是阎粉,但很希望他给城里读者一个交代,用他的话说“寻求科学真相”。

老泉2019-08-01 13:2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下面这篇文章有点意思:1。 与老阎更接近。2。 未引老阎。3。老阎93年的结果(a residual, C265?)此文没有提。也见文献15,16。 文献15及16是老阎老板的文章。

 

Published in final edited form as:

Mol Genet Metab. 2009 Jan; 96(1): 32–37.

Published online 2008 Nov 12. doi: 10.1016/j.ymgme.2008.10.00

此文没提C265。见下:Both G6PT and UhpT are Pi-linked antiporters,Mutagenesis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in UhpT, R46, R275, D388 and K391 are essential residues [15,16]. 他们不认为C265重要。不知道另有别人证实老阎93结果。 想了一个比喻。找通道就象走迷宫。66年一文指明了大方向(内外开口等)。93年老阎从内外开口走了他的迷宫,还说遇到过美女C265。(a residual in 93 文)。但他老板在99年还在走老阎同一迷宫,更没提C265是重要残基。有谁证实老阎的93结果?另外有人2009走了与老阎看似相近的迷宫(G6PT), 发现内面实在大不相同(不知是多么公里不同),小颜则走了不同的迷宫(GLUT1), 差不多走通了, 把里面描述得绘声绘色,还从迷宫中带出了宝贝(指导新药研发?)。 老阎老板99文献见下:15. Fann MC, Davies AH, Varadhachary A, Kuroda T, Sevier C, Tsuchiya T, Maloney PC. Identification of two essential arginine residues in UhpT, the sugar phosphate antiporter of Escherichia coli. Membrane Biol. 1998;164:187–195. [PubMed] [Google Scholar]

  1. Hall JA, Fann MCPC. Maloney, altered substrate selectivity in a mutant of an intrahelical salt bridge in UhpT, the sugar phosphate carrier of Escherichia coli. J Biol Chem. 1999;274:6148–6153. [PubMed] [Google Scholar]

紧跟着学2019-08-01 13:20:25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你这个铁轮子和橡胶轮胎的比方太有说服力了,外行人一下就明白了阎/颜研究的不同和相同之处。老阎讲要写一个小学生都看懂的科普系列,建议这个例子可以参考引用,并注明出处来源于’blue6albion’的原创,呵呵

——————-

譬如火车的铁轮子和汽车的橡胶轮胎,你可以说出它们很多不同点。但就它们扁圆形状导致它们帮助载重运输这点来说。机理是一样的。如果有前人指出铁轮子的形状是它好用的关键点,那后人再指出橡胶轮胎好用的同样原因,哪怕还给出橡胶轮胎的更多特征,那意义还是比第一次指出关键点小多了。

JessAB2019-08-01 13:17:53回复悄悄话唉, 一些人怎么又被阎带进了他绕着的圈子, 这一次是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

 

那些纠结的人有没有读Nieng2014 Nature 的文章, 在124页图5给出文献28, 查一下这文献28正是Nieng2012年Nature 文章. 那些这一次是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的人有没有继续追踪读 Nieng 2012的文章, 在那发表在2012Nature文章中从Fig. 2到Fig. 5, 好好去看看有没有biochemical data.

 

对一个工作繁忙的科学家, 完全没必要回复无理要求.

The bottom line, 不管阎怎么绕, 他对顔宁的指控/指责是无理的!

 

达姆TU2019-08-01 13:13:19回复悄悄话另外小颜和老阎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小颜差的太远了。老阎碰她的瓷?荒唐。小颜在她的专业领域有些成就,仅此而已。老阎是真正的才高八斗的智者,全才。最让人佩服的是老阎看问题(看大问题)的角度,深度,严密的推理能力,让人佩服。如果文学城在中国大陆未屏蔽,老阎至少有几亿读者+粉丝。

达姆TU2019-08-01 13:08:14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最烦的就是你这类人。只要有人讲个是非,要个真假,较个真儿,你这些人就跳出来了。一会什么窝里斗,一会什么太偏激,一会又什么该let go,你们最可悲,知道吗?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的混沌就是你这样想法的人太多造成的。

 

如果是开玩笑,无关紧要的小事,真一句假一句,吹吹牛,大家也就是一笑而过,没人在乎。到了科学问题上,就得计较,是怎样就怎样。看一些留言的小人都好笑,什么老阎碰瓷,什么老阎为了自尊心才杠上小颜,那是你们自身的小人之心,自身的低级做人准则,收好行不行?我可以替老阎说一句,他对小颜绝没有私怨,纯粹就是要个真相,要个科学意义上的公道。

 

—————————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ft2019-08-01 12:29:09回复悄悄话仙南渡,我不是卖弄英文,我是不忍心翻译过来惹你再charging 一次。你一定看了charging的中文意思,是不是对你猛冲出来的样子描述地很贴切啊。尊重都是相互的。

ft2019-08-01 12:25:06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的评论,你又扯没用的,到现在还不明白老阎质疑的关键点。挺简单的质疑让你给东扯西撤卖弄自己。你的智商真不配做小颜的粉丝。

ft2019-08-01 12:21:31回复悄悄话回复blue6albion的评论: 你的3点完全说到了点子上! 所以我说,小颜回复老阎5分钟就搞定。

这么简单的质疑,回应也会是如此简单。可让我大惑不解的是,小颜的粉丝一直在花九牛二虎之力替小颜证明和比较二者的研究如何如何不同。有的甚至把小颜的论文都译成了中文。小颜的粉丝智商堪忧。

SwiperTheFox2019-08-01 12:2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基本同意这一点. 但是老阎是没有自己的模型的. 目前能引证到的最有利的证据是他为1966模型提供了最早的生化证据. 在他之前有大量的动力学证据. 在他之后还有很多人从各个方面提供不同的证据,很多都没引他的.

 

还有包括MFS超家族的Secondary Transporter 基本上是用的同一[基本]原理. 阎颜的蛋白不属于同一家族. 进一步的转运机制也不一样:

 

1.  阎:antiporter 颜:uniporter: 从这个角度看,阎蛋白与非葡萄糖转运蛋白的GlpT更接近. 颜蛋白与其它非葡萄糖转运的uniporter 特别是第一家族的转运机理更接近.

 

  1. 阎:第四家族. 颜: 第一家族--第一家族都有自己的特定结构,这个特定结构执行了特殊功能.这也是颜宁的特殊贡献.

 

=============================================================================

因为阎和颜研究的是地球上生命的糖输运这样非常基本的早该进化稳定了的机制,具体对象是细菌还是人关系已然不大。

冥王天蝎2019-08-01 12:15:48回复悄悄话科学就是要经得起质疑,无论通过何种形式。如果质疑后经过科学界论证的确没有问题,那不更能说明被质疑者的成果经得起考验吗?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你的成果越重大,就越需要准备别人来质疑。并且质疑方式及问题会是多种多样,经常是你不喜欢的方式或问题。做科研就是这样,尤其是好的科研。这才是一个正常社会。

山丘-2019-08-01 12:14:39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哈哈哈 话糙理不糙 爽!

赞科学求真!

仙南渡2019-08-01 12:09:15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本来想无视你的,但是想想好像有点不尊重。在中文网站就说中文好了,何必混进几个二把刀的英文单词?

SwiperTheFox2019-08-01 12:04:25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请移步:

 

小颜神秘的生化实验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4748.html

 

最后加一句: 完全不重合. 虽然蛋白都是同一超家族,但不是同一家族, 蛋白序列也是不同的. 不可能重合. 并且, 阎颜生化实验的目的原理也是不同的.

ft2019-08-01 12:01:18回复悄悄话回复仙南渡:你的自信除了charging还有别的吗。说出几条道理来让大家服你,这才叫自信。不管怎样还是对你鲁莽的charging点赞,勇气可嘉。

 

***********************

仙南渡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11:48:59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blue6albion2019-08-01 12:00:00回复悄悄话作为外行说两句,不靠谱请指正。

 

因为阎和颜研究的是地球上生命的糖输运这样非常基本的早该进化稳定了的机制,具体对象是细菌还是人关系已然不大。

 

譬如火车的铁轮子和汽车的橡胶轮胎,你可以说出它们很多不同点。但就它们扁圆形状导致它们帮助载重运输这点来说。机理是一样的。如果有前人指出铁轮子的形状是它好用的关键点,那后人再指出橡胶轮胎好用的同样原因,哪怕还给出橡胶轮胎的更多特征,那意义还是比第一次指出关键点小多了。

 

颜能反驳阎的关键在提供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的索引,不外几种可能。

 

  1. 不但是自己做的而且和阎/马文基本不搭界。那就是谦虚或一时疏忽,老阎就歇一边去吧您。

 

  1. 自己是做了但数据和阎/马文高度重合。我的理解这是最大可能。那当然可以被质疑是否受前文启发,为和不引领路人的文章,心里有什么小九九,等等等等。

 

  1. 其实自己没做,data指的是阎/马文或前人的贡献。这当然是大大的不对了。

ft2019-08-01 11:53:25回复悄悄话仙南渡,你在不读别人的博和帖子的情况下就charging, 老阎连质疑都不能在公众媒体提出吗? 按你的逻辑,如果杂志社一直不回复(这种可能是有的,希望你不要纠缠why。想知道why就去读跟贴),老阎就要闭口不说? 这怎么能和华人窝里斗扯到一起?

 

这些就是你的高见?

仙南渡2019-08-01 11:52:51回复悄悄话既然老阎给《自然》去申诉了,何不等它的调查结果和回复?如果《自然》说颜教授剽窃了那我一定向老阎道歉。

仙南渡2019-08-01 11:48:59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冥王天蝎2019-08-01 11:46:53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I concur.

冥王天蝎2019-08-01 11:44:14回复悄悄话下面又来一个加柴的。

达姆TU2019-08-01 11:44:13回复悄悄话这些蠢话能不能少说些??什么都扯到“窝里斗”。 不要说颜宁只是个华人科学家,哪怕她是华人天王老子,科学上求真,就得跟她斗到底。如果说这叫“窝里斗”,那是斗少了,应该多一些。这样的“窝里斗”多了,毒奶粉,假疫苗才会消失。

 

——————————————————-

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呵呵,谁急了是个人都看的出来。说个事实:我不是谁的马甲,注册好几年了,很少冒泡,只是看不惯华裔窝里斗。

Nekono_882019-08-01 11:3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紧紧地握一下你的手。欢迎,欢迎。

sensei3212019-08-01 11:38:00回复悄悄话见过碰瓷的,还没见过你这样碰瓷的。不仅让人赔你医药费,还说这车也是你的。以后那些碰瓷见到你都要喊爷爷。申明一下哈,我是你的生物界同行。

仙南渡2019-08-01 11:36:4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谢谢平反

仙南渡2019-08-01 11:35:33回复悄悄话我本来还挺喜欢看老阎的博客的,因为觉得有娱乐性,现在看来也就是娱乐而已。

Nekono_882019-08-01 11:34:16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奥,看不惯,你还斗得这么凶?给你平反,你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好网友。一个脱离了酱缸文化的智者。

仙南渡2019-08-01 11:32:45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既然“还在等回音”,为何不等到有了回音再来唧唧歪歪?

冥王天蝎2019-08-01 11:31:31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I see now.

ft2019-08-01 11:30:43回复悄悄话你还好意思问你的问题是否reasonable。答案都在博文和跟贴里,自己去读。

 

隔空喊话小颜: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成就的研究员和教授,可你的粉丝的智商实在实在是堪忧啊。我希望成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此对你不适用。

Nekono_882019-08-01 11:29:44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你还把SwiperTheFox当作一个身心,精神正常的网友和他交流,你就大错特错了,希望你能理解他痛苦。

仙南渡2019-08-01 11:29:1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呵呵,谁急了是个人都看的出来。说个事实:我不是谁的马甲,注册好几年了,很少冒泡,只是看不惯华裔窝里斗。

仙南渡2019-08-01 11:24:57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我的问题reasonable吗?你要有答案不妨提他贴上来。

冥王天蝎2019-08-01 11:23:55回复悄悄话凭经验推断,用“颜院士”这种称呼的,一般为墙内的,或者刚来墙外不久的,因为在美国这么多年了,没听说谁这么称呼一个人的。如有误,请见谅。

Nekono_882019-08-01 11:23:37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你好象是才刚刚注册的网名,立刻气势汹汹,出来发难,是不是以前的网名已经臭大街?不知道是换了谁的马甲,似乎你已经有了立场。大阎给NATURE写了信,在昨天的帖子里,早就说过了,你换个马甲就来装疯卖傻,你真是拚了。鼓掌鼓励一下。

ft2019-08-01 11:17:16回复悄悄话楼下的仙南渡,你又是一个不读别人的贴就在那哇哇说个不停的主。

 

拜托,这类人平时在公司打工也是这样不听别人说自己哇哇不停吗?

 

老阎的质疑简单明了。小颜回应老阎的质疑5分钟就搞定。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去慢慢看慢慢想吧。

仙南渡2019-08-01 11:09:24回复悄悄话我就问两个问题一个要求:

1)你去颜院士发文章的顶级杂志申诉了吗?

2)如果申诉了有没有得到回应?

3)如果得到了回应请把原文贴出来。

如果连申诉都还没有去做,就请不要在娱乐嚼舌网站诽谤攻击颜教授了!

冥王天蝎2019-08-01 11:08:41回复悄悄话目前似乎争论焦点在于是否Nieng做的human GLUT和阎做的UhPT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个问题需要行内专家论证。按照博主的说法,如果是“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Nieng的结论就是错的;如果不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而本质上是一回事,那么Nieng就是剽窃了博主等人已出版的工作(因为Nieng没有引用这些工作)。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ft2019-08-01 10:55:57回复悄悄话回复jessab:

你和Swiperthefox 有一拼,不仔细看老阎的文章和跟贴,就在那不停地说自己想说的。

老阎昨天和今天的两篇文章你仔细看并走脑子了吗? 这两篇文章里哪里说小颜不引用他的两篇论文了?

评论之前,先仔细读读,走走脑子,这和be a good listener 是一样的道理。

 

我都懒得重复了,请你看看我在下面发的这个贴: ft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7:28:38

SwiperTheFox2019-08-01 10:4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问审稿人这两个问题没有不客气吧? 虽然Mueckler的12篇终归来说是我先提的, 但是昨天主动引证Mueckler的还是审稿人。 并鼓励博主继续找Mueckler的后续文章。 我早已知道了这些文章所以就直接回答了问题。 现在审稿人对我这一条线上的问题是这个态度,让我为科学界担忧。

 

我今天的问题。

=============

审稿人是否可直接回答一下: Mueckler 2002到2009, 若干篇同样的工作,不再引阎有没有问题? 

 

审稿人是科学认士,是否通读了颜三篇, 是否可以得出如阎所述"结果一样"的结论?

 

=========================================================================

审稿人今天的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典型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你替她洗地得话越多,漏洞就越多。你说的几乎每句话在逻辑上都有问题。更是让人觉得你是个顽冥不化之人,所以不值得再回复你了,这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

 

冥王天蝎 2019-07-31 15:08:27 回复 悄悄话 “Yan and Maloney (21), using a cysteine substitution experimental approach, have defined three distinct regions within putative transmembrane helix 7 of the bacterial glucose 6-phosphate antiporter, UhpT. They discovered that amino acid residues were either accessible to pCMBS only in intact cells, accessible only in inverted membrane vesicles, or accessible in both circumstances, depending on their relative location within the transmembrane helix. Residues close to the ex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first category, residues close to the cyt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second category, and residues near the middle of the helix fell into the third category. They interpreted their observations in terms of the classic single-site membrane carrier model (3, 4), where one would expect amino acid residues involved directly in substrate binding (in the middle of helix 7 in the case of UhpT) that become exposed to both aqueous compartment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transport cycle. Residues that lie on the exofacial side of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exoplasmic compartment, and residues that lie endofacial to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cytoplasmic compartment.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Vol. 272, No. 48, Issue of November 28, pp. 30141–30146, 1997

 

博主不妨也直接联系Mike Mueckler和Carol Makepeace以及更多直接引用Yan and Maloney的工作的论文作者试试。

JessAB2019-08-01 10:35:29回复悄悄话看了一些评论, 不得不说因为阎的愽文的误导已经造成了对颜宁名声的损害. 因为他的误导让有些人从一开始就认为Nieng没有引用他的俩篇文章是不地道, 继而误导人们认为是Nieng用了他的idea和他自认为他的”model”, 再进一步上升到非常严重的指控Nieng “剽窃”.

 

可以说阎对Nieng的指控/误导是故意的诽謗, 污蔑(为了他那可怜的自尊心). 我和其他的博主已经写了一些愽文陈述了Nieng没有必要引用阎的文章因为所做工作没有很大相关性. 我查了阎的那二篇paper总共大概被引用了170多次, 几乎没有被做GLUT方面研究的引用, 因为他做的是UhpT. 而做和GLUT相关研究的结构和推断机理的其他作者却引用了很多Nieng?的文章包括她的2012和2014的Nature 文章.

 

做科研的都会有做相似的工作, 但不可能和别人做的完全一样否则 就不可能被任何杂志发表. 就和开发新的抗癌药似的, 很多不同公司都在做相似的药但肯定是不同的结构, 比如目前热门免疫疗法抗癌药, Keytruda 和Opdivo. Opdivo 先于Keytruda被FDA批准. 难道说做Keytruda 的是抄袭做Opdivo 的? 那决对不是, 大槪只有fools才会认为是.

冥王天蝎2019-08-01 10:09:4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典型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你替她洗地得话越多,漏洞就越多。你说的几乎每句话在逻辑上都有问题。更是让人觉得你是个顽冥不化之人,所以不值得再回复你了,这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ft2019-08-01 09:10:03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你从昨天到今天发了许多替小颜辩护的帖子,只有下面这一个说在点子上了。给你点赞。

我就不再重复你说的小颜忙于科研没有时间一类的傻话了。

如果一个项目或工作交给你来lead, 你会把钱都花个精光项目才开个头。

 

小颜之前回应了。那么她就能偶尔继续跟读老阎的文章,你真的相信她没有看到这么热烈的争辩吗? 如果小颜一直沉默下去,无论nature是否给老阎回信,小颜的声誉一定在减分。她虽然科研方面有所成就,但在思想意识方面仍然停留在一个落后的状态。在西方社会,任何一个专业人员都要具备两要素: professional skills 和 ethics。这个ethics,就包含了对社会,公众甚至家庭承担义务和责任。回应公众的质疑是小颜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尤其是一个在科研界享誉的研究员和教授。

也许小颜把数据来源信息公布出来后自己就把自己洗白了呢。这么简单的回应假装没看见,对她的质疑会永远在那里不会自动消失的。

 

*******************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7:41:23

回复 ‘ft’ 的评论 :

 

请问老阎直接写信给小颜要数据来源了吗? 如果没有的话, 为什么别人要回答?

 

(假设老阎上一篇说写信是写给Nature的)

绝对运动2019-08-01 09:09:18回复悄悄话通读留言。“二,颜宁的雇主是普林斯顿, 接受grant那也是给grant的机构(比如NIH) 的雇员。 有义务为普林斯顿和NIH花时间, 没有义务为这种无理取闹花时间”。

这一段,老阎说是高级黑。老阎还是应该给这些机构写信。

凡事就怕认真二字。老阎当年若是认真,多走一步,也就没有今天的故事了。所谓心无旁贷。老阎暂缓科普,把这事认真搞清楚再说。虽说美国也讲脸面,也有政治正确,当让所有stakeholder 明白院士到底是什么货色也很重要。

山丘-2019-08-01 08:44:34回复悄悄话也是醉了 这么多来这打广告的 讲真 写科普这种事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写的 起码得是写自己熟知的专业领域的东西才靠谱吧 外行或通过几个月为了胡搅蛮缠而突击来的小学生水平的叮铛响小桶水们 就不要凑这个热闹啦 误人子弟很不道德的 好吧?

Fanreninus2019-08-01 08:08: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如果让小学文化的人都看得懂,要来这样的!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83.html

SwiperTheFox2019-08-01 08:05:31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审稿人是否可直接回答一下: Mueckler 2002到2009, 若干篇同样的工作,不再引阎有没有问题? 

 

审稿人是科学认士,是否通读了颜三篇, 是否可以得出如阎所述"结果一样"的结论? 

 

至于推掉院士的选择, 我相信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做,这是颜宁的自由. 不推掉既守法也遵守道德标准,也不违反科学界的常规. 我不会对她的这个选择质疑. 

SwiperTheFox2019-08-01 08:00:36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我相信这个没有技术细节的大家都看得懂. 高度赞扬了阎工作的Mueckler在1997, 1999共三篇文章里引了阎. 

 

从2002年到2009年的若干篇就不再引阎了. 这若干篇用的是老阎的方法, 做的是与1997 和1999 三篇同样的工作, 研究的是小颜的蛋白. 以下两点:

 

1. Mueckler明明知道老阎的工作,做的也是一样的,不引老阎有他的道理. 老阎要找茬也该先去找Mueckler.  再去找引了Mueckler的Iancu.

 

2. Mueckler与Iancu比老阎的工作更接近颜宁.  颜宁引了Iancu, Mueckler排不上号--差距实在太大. 老阎喊冤得先替Mueckler喊冤,把Mueckler2009年那篇排上, 再说自己.

冥王天蝎2019-08-01 07:55:36回复悄悄话“院士”的评选,带了太多的非科学因素,例如:政治的、商业的、各种利益相关的、。。。等等。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冥王天蝎2019-08-01 07:52: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建议你有空时好好打听下那些真正做科学的人是怎么评价这些所谓的“院士”的,尤其是厉害国的。据我所知,美国的院士整体情况要好些,但很大数量真的不咋的。这些都是常识了,不需要我在此啰里啰唆。

山丘-2019-08-01 07:50:2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赞这句话:科普能让大多数人明白就好了 对于早已有立场的胡搅蛮缠的人就不要理了

SwiperTheFox2019-08-01 07:41:23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请问老阎直接写信给小颜要数据来源了吗? 如果没有的话, 为什么别人要回答?

 

(假设老阎上一篇说写信是写给Nature的)

润涛阎2019-08-01 07:38:41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这你放心。等我把这个系列介绍清楚,任何一个有小学文化的人都会明白了来龙去脉。不能让反对你的人心里诚服,那表明你的科普能力欠缺。当然,屁股决定脑袋的人肯定胡搅蛮缠,那我们就不管他了。科普能做到让95%的人清清楚楚就可以了。

ft2019-08-01 07:28:38回复悄悄话在别人的基础上添砖加瓦并有创新不能说是弯道超车,科学一路上都是这样发展成型的。但是你在添加和创新的同时要有严密的逻辑,延此逻辑别人能追根溯源。老阎强调要小颜给出已发表的数据的来源信息正基于此。

有人问这些数据小颜是否用上了,答案是肯定用上了,根据英文原句”on the basis of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不仅用上了,而且还是小颜提出model的重要基础。

这些数据对她的model举足轻重,她居然在论文里不给出数据来源,为什么?

有人说小颜在图5给出了。老阎要的不是对数据的复述和理解,老阎要数据的来源。这句话难懂吗? 数据来源指的是数据在哪里发表的,谁发表的,何时发表的,以什么题目发表的。

SwiperTheFox嬷嬷叽叽又讨论细节又贴自己写的东东的链接。甚至回我的贴子说小颜没时间给出数据来源,时间都用在科研上了。真是笑喷了。

SwiperTheFox浪费时间在这显摆自己是专家,不如好好思考明白老阎质疑的要点和简单高效的解决办法。你可能是一个努力刻苦砖研的研究员,但在总体管理上,你绝对是一个垃圾leader,因为你分不清主次,对简单的问题搞不出简单的解决方案,总是over do,over think。

Swiperthefox 甚至还说老阎应该一开始的时候私下跟小颜联系,看了这话我更笑喷了。

 

老阎,,估计nature最终也不会回信,如果nature不回信倒是好事,说明他们左右为难。西方人也讲面子,他们的面子叫政治正确。

三颗松2019-08-01 07:21:54回复悄悄话外行也有兴趣,究竟很重要。相信博主人品。支持。

润涛阎2019-08-01 07:01:59回复悄悄话这个系列还很长很长,要让文科生也能明白阎/颜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坐好板凳慢慢听就一定能听明白。科学研究的结果都没那么神秘,都能用文科生也能搞明白的科普方式介绍清楚。

 

我会加快写。把科学的精彩让文科生也能享受其中的奥秘与乐趣。绝对值得科普的内容。且不谈糖尿病这些话题,就谈生物大分子的奥秘与探索的乐趣在哪里。跟精彩的故事相比,名利就是一根鸡毛。这里边的精彩故事会令你难以忘记。

危言2019-08-01 06:56:53回复悄悄话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这位写的通俗易懂,看了长知识

Fanreninus2019-08-01 06:38:16回复悄悄话写了一拙文替“洗地人”鸣个不平,借用宝地贴一下,谢谢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9.html

一问三知2019-08-01 06:32:18回复悄悄话“雨女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6:17:42

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弯道超车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攀爬。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的人梯。”

 

确实如此! 不知道润涛阎有没有借鉴1966年的离子通道模型才想出自己的模型的?看前面的博客和讨论,是自己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雨女2019-08-01 06:17: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弯道超车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攀爬。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的人梯。

SwiperTheFox2019-08-01 06:16:47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也同时回雨女

 

看来这是根源。 但是从客观的角度看有两个命题:

1。主观上觉得颜宁高调。

2。客观上颜宁是否抄袭了老阎的成果。

 

颜宁的高调引起了群众对她结果的怀疑。 在中国人泉里,人怕出名猪怕壮。 袁隆平住个“豪宅” 也要被批评。 吃瓜群众由于命题1影响对命题2的判断, 可以理解。 作为科学家的老阎处于命题1而发起命题2 不可取。 其他科学家被命题1影响对命题2的判断也不可取。

 

美国科学院给的院士为什么要推掉? 如果不接受院士这个头衔恭良简让是科学家的道德标准, 那中国美国就没有院士了。

 

==============================================================================

颜宁作为一名科学家,做事显得太过高调了,尤其是少年得志而显傲慢,此乃人生之大忌。不过也不排除有人有意或故意捧杀或利用颜宁,虽然概率不高。如果我是颜宁,什么电视邀请、什么院士头衔,一概拒绝

雨女2019-08-01 06:09:55回复悄悄话就算一个是人的,一个是细菌的。也不可能差十万八千里。照这个说法,科学家都用老鼠作动物实验。那老鼠跟人也差那么远呢。其实老鼠的基因不是跟人几乎一样吗。

虽然,葡萄糖转运蛋白的来源不同,但是用来做的生化实验是一样的。

就是老阎用的桃子。颜宁用的橘子。都是用来研究怎样把它们转运到细胞膜的对面去。然后,老阎发现了一个通道。打开一个门,桃子进去,把门关上。另外一侧在打开一个门,把桃子放出去。我们根据你的解释称其为第10通道.

颜宁也发现一个一个通道。也是把门打开,桃子进去。门关上。桃子送到对面。这个成为第40通道。不同的是,颜宁的工作更细致,因为她不仅发现了这个通道。还测量出了通道的高,宽,和角度。

其实这个通道的说法,在1966年就有人提出。但是这个人1966年提出来的时候,不是用在葡萄糖转运蛋白机理上。但是这个通道也在细胞膜上。也是运来转运物质的。只是那时候,只知道这个通道用来转运Na离子。

 

后来有人使用这个概念研究了葡萄糖的转运机理。但是都在老阎以后?还是在老阎以前?老阎和颜宁不是唯二的。

 

到此为止,可以给个结论了。老阎和颜宁的研究是平行的。结果是一样的。是互为支持的。但是,颜宁的工作更漂亮。证据更直接。

 

再以此来推出,如果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的研究,未来某一天获得诺贝奖的话。老阎和颜宁都有份的。当然还有其他人。只不过颜宁的分量大。

 

颜宁如果继续在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继续研究下去。把它论文里提到的那些还没搞明白的东西都做出来。慢慢的,老阎就和其他人一样成了真正的人梯。如果,颜宁就此罢手,去做其他的。因为颜宁的强项在结构。她可以选择任何其他方向。或者任何其他蛋白。也可以借鉴任何其他的机理模型。不一定非要在葡萄糖转运蛋白这一棵树上。也就是说,是只做一个领域,或者遍地开花的问题。至少可以多做几个方向。

 

老阎的第一篇博文,就是感慨一下。就像我在烦人那里讲的那个故事。教授喝醉了酒。感慨自己当初没有做。结果一个年轻人发了nature。一个退休了的科学家。无论是为了信仰,还是为了生计。看到有年轻人,做出了这么好的,和自己相近工作。感慨以下。太正常了。老阎感慨的同时,也是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吧。我现在也有时候,想写出一些东西来。记录一下那些过往。

 

可是事情为什么就发展到了现在的局面呢。很多人说过了。老阎自己也说了。

 

老阎,把这事放下吧。等着你的cape游记。

 

雨女2019-08-01 06:00: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这个说我赞同。

雨女2019-08-01 05:58:5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赶紧帖cape的故事。明白的人,早就明白了。不明白的,永远不明白。

SwiperTheFox2019-08-01 05:4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这要是在到处有天眼的地方,”

 

虽然说不上到处有天眼,但是几十年来的众多科学家前仆后继写的文章都是证据, 而且都摆在那儿。 比一般交通事故明了得多。

 

在文学城里知道的有生化背景的检查了这两辆车, 可以断定: 老阎的皮卡无恙,小颜的宝马也没有被擦的痕迹。 (我不知道当初支持老阎的CNG是不是有生化背景)

 

一问三知2019-08-01 05:47:18回复悄悄话除了“发表过的生化数据”这句话,润涛阎能不能具体说一下:你的数据是怎么被利用的?没有这些数据结论是不是一定不成立?如果没有直接使用你的数据或者copy-paste你的句子,剽窃怕是不能成立。

游海儿2019-08-01 05:39:15回复悄悄话楼下举撞车的例子很好,相信吃瓜群众都能理解。不过故事的情节应该是这样的:

老阎开着一辆他老板的粗大的美国皮卡在路上风尘仆仆地行驶,后面一美女驾一新型宝马一路疾驰。说话间来到老阎车后,美女急于超车,无奈只有一条线路,咋办?于是立刻灵机一动弯路超车。可惜美女技术欠佳,超车时刮了老阎皮卡的车帮。这要是在到处有天眼的地方,判断是非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可惜是在美国,又无证人,是非难辨。老阎看看自己老板的皮卡无大恙,再加对方又是美女,惜香怜玉之心大发,决定不报警,只是回家后发了一篇博文说起此事。网上读者立刻议论纷纷。这一来二去就传到了美女耳里,美女立刻发博怼回俩字,碰瓷!更有好事者添油加醋,恣意发挥,对老阎出言不逊,于是老阎也被激起奋起反驳。一场网络口水大战就此开始。。

Wtp0032019-08-01 05:19:23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无语

”总之不管阎润涛怎么绕来绕去, 他对顔宁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俩做不同的东西, GLUT和UhpT是不一样的蛋白尽管它们有相似的地方.”

润涛阎2019-08-01 05:16:36回复悄悄话由于一直在cape cod度假,刚回来,看到了很多电邮还有文学城的QQH,有时间再回复大家了。对没回复的,抱歉!谢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不胜感激!我一切都好。在cape cod 那里凉快。吃惊地发现,那里几乎都是白人,见到很少其它族裔。虽然常常夏天去那里度假,可以前没注意这事。用airbnb找房子,很好的,我有机会贴图,介绍那里的玩法。当然比不上佛罗里达海滨。加州的就没必要夏天到北边度假了。说起来还是加州好。就是担心地震,否则就搬过去了。唐山地震给吓坏了,心有余悸。

Wtp0032019-08-01 05:16:06回复悄悄话借此热点传个消息;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辞世。

JessAB2019-08-01 03:25:55回复悄悄话总之不管阎润涛怎么绕来绕去, 他对顔宁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俩做不同的东西, GLUT和UhpT是不一样的蛋白尽管它们有相似的地方.

cowwoman2019-08-01 03:16:46回复悄悄话撞车向群众告状属于心虚耍赖,典型中国农民思维模式。以为声势造大,道理就站自己一边了。不着警察,不找保险理赔去,就是心虚的表现。一般中国老百姓同情心都强,容易倾向大声嚷嚷耍无赖的人。中国农村真是磨练人啊!中国人出了国,换了护照,素质一千年都变不过来。话语掩盖不了本相。网友不给你发科学界认证,更不给你发钱。别在这找心里安慰了。

leisure2019-07-31 23:32:08回复悄悄话作为外行人,我也能从博主的文章和内行人和所谓的“内行人”的评论和讲解中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从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真理越辩越明”,这次从博主的博文和文章底下的评论中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感谢博主!事后如果有人要博主删评论的话,希望博主不要删除,把文章和评论完整的保留下来,供更多的人学习。

 

再次感谢!

冥王天蝎2019-07-31 22:58:5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加的这第四点我基本同意。但感觉博主开始在这里发的贴子似乎很给当事人面子,后来显然是被激怒了,尤其是什么“碰瓷”之类的词。另外,还是回到我早先跟你提到的,颜宁作为一名科学家,做事显得太过高调了,尤其是少年得志而显傲慢,此乃人生之大忌。不过也不排除有人有意或故意捧杀或利用颜宁,虽然概率不高。如果我是颜宁,什么电视邀请、什么院士头衔,一概拒绝。在美国生活,不需要这些虚名。

SwiperTheFox2019-07-31 22:28:33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有话请直说, 我认为我很明确地阐述了为什么说是无理取闹,特别是第三点。

 

再加第四点, 老阎要是真觉得自己有理,特别是涉嫌抄袭这么严重的事, 谨慎科学的做法是,应该是先私下与颜宁沟通, 询问你看过我的文章没? 我的文章这么重要, 你是不是应该引用?

 

如果未果,再象楼下“危言”说的,找权威找杂志。 而不是现跟文学城看不懂他文章内容的大众抱怨,先公之于众。

 

冥王天蝎2019-07-31 22:02: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恕我直言,你列的三条逻辑上都存在问题的。给人一种“王顾左右而言他”之嫌,你自己不觉得吗?

危言2019-07-31 21:47: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其实我想说明的是,老阎的这个做法有方法论的问题。既然在这里发帖子,就包含了让公众来评判的意思。这里我想讲讲从外行角度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如果单看老阎的文章,好像老阎有道理,再看批评的文章,好像也有道理。不过,作为外行,不可能深入去读,也没有这个能力。外行主要看你们专业权威是怎么说的,如果老阎真的有道理,专业杂志应该发表意见,普林斯顿大学大学也应该采取行动。如果他们都不做声,那就无法证明颜不对。也许颜真的不对,但是这不能靠群众大会来决定。换个角度想想好了,如果你在街上和别人撞车了,你应该向周围的路人控诉对方,还是应该找警察

SwiperTheFox2019-07-31 21:42:58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审稿人明鉴:

第一, 科学界质疑一般是客客气气的, 上来先说,“我不明白”“我不懂”。 不是气势汹汹地说“你2014图5哪来的”, 是不是看了阎两篇而不引? 这么说不离谱吧? 

 

第二, 我不记得谁说的了,陈景润出名后,很多业余“数学家”写信说“我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一般是被置之不理的。 

 

第三,换个角度,如果您发一篇文章,用到牛顿定律,被质疑。 您回信说, 这是根据牛顿定律。  再被质疑,“你有抄袭的嫌疑”。 而且这个人是学物理的, 那我觉得这是无理取闹。 

 

冥王天蝎2019-07-31 21:42:06回复悄悄话回复 ‘ahhhh’ 的评论 :

他们是科学家,并非文人。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对人类的重要性和归属都应该是明确的,跟文人写风花雪月文章相轻完全不同,不宜混为一谈。

冥王天蝎2019-07-31 21:35: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感觉不是“无理取闹”,应该是专业科学专家的合理质疑。请注意,博主也是是美国著名大学科学研究学者,并已在国际最顶级杂志发过极高水平论文。当事人绝对应该认真回复,并接受所有科学家的评判。这个是不能回避的。恕我直言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5:27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2019-07-31 21:34:50 借宝地又喊一声,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请移步 批阅拙文。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二)--蛋白质的四级结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784.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1: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 关注一下你的阅读能力,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

你偏偏说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我搞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山丘-2019-07-31 21:31:3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这样说 颜院真的是非常之傲慢无礼啊!完全没有一个科学家应有的基本素养 希望你说的不是真的

润涛阎2019-07-31 21:30:1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显然暴露出来你是高级黑了。你不仅仅要我一步步揭开她科学上的flaw,还要我踢了她的饭碗。用激将法去毁掉她。你缺乏善良。

 

你明明知道她的论文是把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的葡萄糖载体杂交做出的图,你偏偏说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我搞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你就一步步把我引到揭发她的论文是怎么回事的地步。这里的高级黑太多了点。你让我给《自然》写信,还要给她系主任甚至NIH写信,太狠了吧?我已退休,与世无争。她如果不说我是碰瓷,高级黑们的激将法是无效的,我还表扬感谢她来着呢。

ahhhh2019-07-31 21:19:04回复悄悄话文人相轻

SwiperTheFox2019-07-31 21:17:21回复悄悄话回答一下这句话:

 

一,颜宁也许一开始以为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才会了个微博,贴了1966经典图–这可是基础知识。 吃瓜的不懂可以理解,起个科普的作用。 行内的博士,自己能看懂文章的不懂不可以理解。 结果还是不断受骚扰,不是吗? 几句话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话。

 

二,颜宁的雇主是普林斯顿, 接受grant那也是给grant的机构(比如NIH) 的雇员。 有义务为普林斯顿和NIH花时间, 没有义务为这种无理取闹花时间。

 

==============================================

“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

润涛阎2019-07-31 20:57:23回复悄悄话我没用专业知识啊。看不懂?

 

就是颜宁的论文是把大肠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杂交在一起的图,作为科学解释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这样说看懂了吗?

 

细菌里,科学家用的最多的是大肠杆菌,就是粪便里最多的细菌。

 

我不谈及她论文水平的话题。就是介绍一下帮她洗地的高级黑彻底推翻了颜宁的论文结论,因为细菌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杂交的图,在帮她洗地的人眼里那可不止相差十万八千里了吧?

 

如果没帮她洗地的,我不会介绍她的论文。你说她对帮她洗地的高级黑是喜是恨呢?

危言2019-07-31 20:40:20回复悄悄话你们这些专业讨论我们外行看不懂。不过,如果老阎是对的,为什么不在有名望的专业杂志上发文章呢?一个人是否犯罪要法院判,专业上的争论要专业杂志来判

Wtp0032019-07-31 20:39:44回复悄悄话关于《自然》杂志及媒体上赞扬颜宁在2014年论文的大教授们回复问题,只会有二种可能;有回复或没回复。若有回复当然情况会清楚许多。若都沒有回复解释也有二种;1,这事小提大作完全不值得回复。2,心知肚明但不好回复(若是认为老闫无理取闹,估计回复很快)。那种可能些更大估计吃瓜群众也是心知肚明。

Wtp0032019-07-31 20:27:0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大都数无专业背景的网友,涉及太多的专业效果不会好,反而一些符合常理的推理更有用,如下

”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比如:我颜宁研究的只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没细菌什么事!你搞的是细菌的,跟我搞人体载体的搀和什么呢?

 

一句话就把我给憋死了。 ”

上一篇就简单要求给出data来源也简单明了。

 

俗话说真理越辨越明,看看现在反应,”碰瓷”一说还有市场吗?

润涛阎2019-07-31 20:21:50回复悄悄话这世界上还有任何人必须在任何地方都引用某文章的说法?这不是“枉顾左右而言他”的另一种高级黑???

润涛阎2019-07-31 20:13:55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这位楼下帮颜宁洗地的也说颜宁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而Yan/Maloney搞的是细菌葡萄糖载体,想差十万八千里。我才写这篇介绍颜宁的论文的。否则,我不打算谈她论文的水平话题。因为那不关是否剽窃的事。因为帮她洗地的高级黑们自己的无知而帮倒忙,我不得不告诉他们实情。

 

颜宁的论文那可是把细菌的木糖载体跟人体葡萄糖载体混合在一起画一张图的!!!想差十万八千里还是几万几千里?其实那不关我的话题。颜宁的论文把所有想给她洗地的路都堵死了。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比如:我颜宁研究的只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没细菌什么事!你搞的是细菌的,跟我搞人体载体的搀和什么呢?

 

一句话就把我给憋死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20:07: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2014图5引了2012的生化数据。 2014 讨论里也引了其他做晶体结构文章里的生化数据。

 

颜在2010年FucP的晶体结构一文里早已画出了类似2014的机理图。 2013 Iancu葡萄糖蛋白Symporter里也有。 Iancu也没引你的,其实类似的机理图至少可以追溯到200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7262.html

 

Mueckler 2004年以后做的Glut1好几个跨膜区都没引你的。

 

Wtp0032019-07-31 20:06: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说颜宁搞的是人体的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发表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若不用十万八千里可能还认识不到这是挺颜的主要论据之一而且也是最易迷糊无science background 的人。如现在城头文章”在回到阎和Nieng的事, 难道Nieng做的human GLUT 和阎做的UhPT是一样的东西?? 当然不是, 不是一样的结构!! That is it, 就这么简单, case closed”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1907/74410/33894.html

 

By the way, 那个贴是正话反说。不过效果不错。

润涛阎2019-07-31 19:57:2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别胡搅蛮缠好不?

 

她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里不提出工作模型???就因为Maloney教授还活着。

 

她哪个生化试验能证明动态模型?证明动态模型属于载体而非通道,必须具备两点:类似于被转分子的探针可以从载体的两方面到达通道里的氨基酸(这是不论是载体还是通道都具有的特征);二:探针只能从膜的一面进入。这是通道无法做到的。也就是说,必须用探针证明三个区域。她用的是什么探针?她是如何证明不是通道而是载体的?CFTR的例子在那摆着。去读LacY的论文,那可是Kaback院士的论文,他的图9跟颜宁的图5是一样的,但他的结论是:”possible change”,就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载体分子变形真的发生。只能是推测。

 

被转移的分子或离子与载体蛋白结合处的证明不说明每次只通过一个,CFTR就是氯离子结合后打开阀门,后面的离子就不需要再结合就直接过去。这是为何Kaback找到了糖与质子氢的结合部位都没讲变形一定会发生的原因,他依然说“可能发生”。

SwiperTheFox2019-07-31 19:37:43回复悄悄话小颜的文章里有没有生化实验,我已经回答过了,不知你是不是看不见。

=====================================================================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那些没有专业知识,没看过paper的粉丝就算了,你到底看过颜2012没?

 

谁说做结构晶体的文章就不(可以)做生化实验了?

 

颜2012 图2b, 3c, 4d, 5c 是晶体,是结构实验还是生化实验? 她这一篇用于生化实验的突变数量就跟你1995那篇差不多。

 

她在2014年讨论里引了一篇Iancu的结构的文章,但是引得生化实验的结果,你是没看见还是没看懂?

枕寒流2019-07-31 19:26:35回复悄悄话世界上就怕认真两个字。静待美女院士的回复。别让为您

坚守阵地的拥趸失望嘛。

ft2019-07-31 19:08:23回复悄悄话颜宁如果能回复:给出发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的题目,作者,发表日期,在哪里发表的,阎的质疑自然有了答案。也就是花几分钟的事。

行道堂主2019-07-31 18:55:03回复悄悄话颜宁到底回应过没有?

Flyonwater2019-07-31 18:33:53回复悄悄话支持润涛兄正本清源。

[1][2][3][4][5][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润涛阎:颜宁剽窃实锤与中国政府应该调查此案

润涛阎:颜宁剽窃实锤与中国政府应该调查此案 (2019-07-29 12:11:34)

 

(一)颜宁2014年《自然》发表的葡萄糖载体论文剽窃他人成果的实锤

 

有用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的建议润涛阎去找《自然》杂志揭发颜宁剽窃一事。我写信了,也给当初在媒体上赞扬颜宁在2014年论文的大教授们写信了。就是问他们颜宁论文里的内容,他们能否帮她找到反驳的理由。如果能找到,告诉我。我还在等回音。

 

颜宁团队剽窃他人成果的证据全部在她们的论文里。根据法律用语,颜宁在该论文里对剽窃他人成果供认不讳。证据确凿,实录如下:

 

1.论文剽窃的实录原话是(The original sentence of her Nature paper(p.124) is quoted here:)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Where does the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come from?

 

为了防止翻译的不公平,那我用谷歌翻译,把颜宁的论文剽窃实锤翻译成中文:

 

颜宁团队如此明显地剽窃了他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作为自己论文的科研成果。道理很简单:

 

A + B = C; 

 

A = 颜宁团队的结构资料; 

 

B = 颜宁论文剽窃来的“生化资料”;; 

 

C = 颜宁论文的成果—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Fig. 5  in the 2014 Nature paper). 

 

B = C (请看我以前的博文图片,颜宁的图5 与Yan/Maloney 发表过的一模一样)

 

颜宁博士无法反驳她自己的论文,帮她洗地的无外乎以下几个说法。详情如下:

 

  1. Yan/Maloney 研究的葡萄糖载体与颜宁团队研究的葡萄糖载体不是同一个蛋白。那么,我们看看颜宁的论文里是怎么说的:

 

 “Conclusions derived from such analysis may be generally applicable to other uniporters and proton-coupled symporters.” 

 

 

 

Uhpt, Glut1 和 “other uniporters and symporters” 都是同一家族的载体(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1-34), 颜宁说她们的研究结论(注意是结论,不是假说)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其它载体,也就是说,Glut1 的结果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Uhpt,那同一家族Uhpt 的结果也同样可以用于同一家族的Glut1. 除非颜宁发现在同一家族的载体里,还有不同的工作机理与模型。地球人连这样的预测都没有,她也没说过她是这样预测的。

 

 

 

颜宁自己论文的内容,完全彻底堵死了任何反驳她剽窃了他人成果的路。

 

 

 

  1. 颜宁论文剽窃 “发表过的生化资料”可能不是来自于Yan/Maloney 两篇论文,而是来自于另外的论文。

 

 

 

到目前为止,只有Yan/Maloney 找到了一个生化途径:“分子探针+半胱氨酸扫描+放射性葡萄糖分子底物”一步步探索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是唯一能给颜宁团队提供的“生化资料”来源,令她得出葡萄糖载体Glut1的工作模型。这其实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即使有另外的科学家找到了另外不同的办法获得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模型,那丝毫不影响颜宁论文剽窃了他人成果的结论。

 

 

 

其差异只在于:她要么剽窃了Yan/Malony的科研成果;要么剽窃了Yan/Maloney + 另外一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因为如果还有另外一家,那这三家的结论都是一样的,Yan/Maloney 发表在前,她无法绕过去。

 

 

 

  1. 杂志对参考文献的总数限制不是剽窃他人成果的理由,因为颜宁可以减少自己论文的引用。

 

 

 

我的信只问他们一个简单的问题:颜宁博士自己论文里的“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谁发表过的?在哪里发表的?我还在等他们的回应,如果他们能找到帮她反驳的理由就告诉我。

 

 

 

下面的介绍并不重要,那是内行才能明白的科学细节。最重要的是:颜宁认可她的结论是靠“发表过的生化资料”而得出来的。她只需要给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谁的就完事了。如果是她自己发表过的,那当然不属于剽窃。可她没给出她在哪里发表的,也搜不出来,她也拒绝回答这一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疑问。

 

 

 

Dr. Nieng Yan knows that “biochemical data” should be required to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Structural analysis is based on crystalized protein so that there is no way to confirm that the conformational change really happens. For example, CFTR was believed by the field that the inward- outward-facing conformational change should happen as it was a carrier. In 1992, scientists published a paper and showed that the conformational change should not happen, because the biochemical data obtained from active CFTR protein confirmed that CFTR is a channel (Cell, 1992, 68:809-18). 

 

 

 

The first model prediction (outward- inward-facing conformational change) came from the Na+ pump study by Jardetzk in 1966 (Nature 211, 969-970). However, it must have scientific evidence to show that the sugar transporters really work the same way as the Na+ pump prediction. There should be at least one amino acid (aa) 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an active form protein which can be approached from both sides of the membrane by a sugar analog probe, and at least one aa can be approached from only one side of the membrane. That’s what Yan/Maloney did and the results were published in Cell and PNAS. 

 

 

 

英文大字典给剽窃的定义:plagiarism definition: 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s own. 就是说,把他人的结果或想法搞成是自己的行为就是剽窃。

 

 

 

(二)为何中国政府应该对此剽窃案进行调查?

 

 

 

在所有的论文不当行为里,剽窃是最需要胆量的,因为那是自己白纸黑字写上去的,一旦被揭穿,毫无反驳的可能。而造假就很难被揭穿,尤其是公开表明其技术登峰造极,他人难以做到的论文。这给想重复的科学家造成心理上的恐惧:你重复不出来,那是因为你的技术不行。那就需要很多人重复,最后证明所有的人都无法重复,造假才会被揭穿。可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人去重复他人的研究成果,除非是可利用的技术工具,比如韩春雨的“第四代”。

 

 

 

颜宁博士在论文里公开讲她的结果是靠“发表过的生化资料”得出的,除非其“生化资料”来源于她本人的实验室发表过的论文,否则,她就无法反驳她剽窃了他人成果的实锤指控。那么,一个连剽窃都敢为的科学家,其科学态度是极其令人担忧的。

 

 

 

人类历史上有过惨痛教训,比如上世纪里的苏联最著名的科学家李森科。他的成果就好比润涛阎家的水果树:硕果累累,压断了枝条级别的。他有斯大林和苏联政治局的强力支持,加上他扬言他的论文技术要求极高,都是他人没办到的他办到了。就等于给想重复他试验的人巨大的心理压力:你花精力和时间重复我的试验,你重复不出来,那是因为你笨,水平不够。

 

 

 

那高产大科学家李森科的科学骗术是如何被揭开的呢?因为他的成果具有强大的利用价值,无数科学家们就跟着他的结果继续搞下去。然而,任何结果都不会有。久而久之,就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怀疑他的试验结果是伪造的了。当权者总误以为自己才是玩弄政治手腕的,而事实上,苏联政治局包括斯大林都被李森科玩弄于股掌之上,为他站台,给他无数资金,被他骗得跟傻子似的。

 

 

 

科学研究,能想到新的方法,或开辟出新的学科,是最难的。重复出来他们的试验结果则是不难的。当你听到某科学家反复表白自己搞出来的是他人由于技术水平低的原因而搞不出来,你如果不继续投资下面的研究,你无所谓损失。如果你想根据这样的结论继续搞下去,你需要想想这里边的猫腻。

 

 

 

我这阵子在查看颜宁团队的研究结果在中国媒体的报道,结果发现有数万条搜索出来的她的蛋白结构研究结果与造新药有关。我用“百度一下就可知道”搜索:“根据颜宁论文,造出的新药”,看看有没有在这方面的结果,搜出来的数以万计的媒体报道, 逐条查看特别耗时,到现在也没找到任何新药上市了,就是说新药是根据颜宁博士发表过的论文作为靶点造出来的。当然,这不是说就真的没有,只是说还没搜出来。搜不出来不等于没有。我不是在造药领域,只能靠网络搜索,上万条地查。中国政府就简单多了,有审批新药上市的机构,哪些药是根据颜宁团队的解构论文造出来的新药,政府部门清清楚楚。

 

 

 

中国政府的媒体包括电视台都为颜宁、施一公的解构能造新药站台过,这在西方是绝不会发生的,因为这样的宣传会令无数投资人看准了能赚大钱造出新药的机遇而不惜血本也上马,到头来如果是巨资打了水漂,那电视台就会被告。

 

 

 

那么,中国政府是否投资了?民间是否有人根据电视台的宣传而不惜血本依照颜宁团队的论文而从事造新药了?我查不出来情况到底如何。如果颜宁剽窃他人成果的事都敢干,那对她总是说她们技术高到顶级的言论其目的值得怀疑。这当然不是说她们的技术水平不是超一流,这很可能是真的。然而,作为在生物技术领域干了几十年的我认为,生物技术就是生物技术,是应该很容易被掌握的。就算中国只有清华那三台昂贵的千万元级别的冷冻电镜仪器,可世界上还是有超过200台这样的仪器在使用。我的意思是说:中国政府应该调查颜宁博士的2014年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是否是剽窃=“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否出自她早前发表过的论文,对她的科研道德与遵守规则的定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剽窃都敢干,那在投巨资造新药开始前就应该找到另一实验室就用清华昂贵的仪器重复一下用于造新药的论文,以防止血本无归。如果颜宁博士能给出她2014年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论文里“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来自于她自己的论文,那她的科学态度是毋庸置疑的,即使搞不出新药,那她发表过的论文也是不需要怀疑其真实性的。

 

 

 

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如果“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她自己的论文,那她一定在参考文献里标出来,让读者对她以前的贡献更认可:“她并非只在解构领域成绩斐然,也在生化领域有杰出贡献。”那她为何不这么做???据她自己的回应抱怨有很多人电邮给她,她反而不回答简单的问题:“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从哪里来的?

 

 

 

用马甲帮她洗地“挺颜恨阎”的,无外乎是说那“生化资料”不是来源于 Yan/Maloney,而是来源于他人。这对Yan/Maloney来说的确有差异,但对中国政府来说,没有丝毫差异:不论你是从哪里剽窃来的,是张三的还是李四的,其性质是一样的。

 

 

 

别说那篇论文还有结构的成果。润涛阎没指责过结构的部分。在她电视演讲时,她拿出来的是她的图5: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既工作模型。在美国大科学家最近出版的教科书里介绍的是颜宁的图5,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没有图3图4的结构内容介绍。

 

 

 

读者都以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是她以前自己发表过的论文成果,不敢相信她胆敢把他人“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作为自己结论的来源而不给出参考文献。这是最典型的剽窃案例。中国政府有责任调查此案,因为此论文的研究经费来源根据她自己在论文里的介绍是:”was supported by funds from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rant number 2011CB910501), Projects31321062-20131319400,  31125009 and 91017011 of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and funds from Tsinghua-Peking Center for Life Sciences. The research of N.Y. was supported in part by an International Early Career Scientist grant from the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这是她论文给出的资料。为了防止翻译偏见,用谷歌翻译资金来源如下:中国科技部(拨款号2011CB910501),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31321062-20131319400,31125009和91017011,以及清华生命科学中心。N.Y.的研究部分资金来自霍华德休斯医学院国际早期职业科学家。

 

 

 

那么,中国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清华大学都有责任对此剽窃案是否属实进行调查。

 

 

 

(三)为何会有很多人披马甲在网上帮颜宁洗地?

 

 

 

人类的人性中最大缺陷就是群羊效应,这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进化结果。多数人不看真相,而是根据谁后台硬就跟随谁。如果当年汪东兴联手四人帮逮捕了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四人,人民大众照样敲锣打鼓庆祝一举粉碎“四人帮”。这是科学不可能在中国诞生的原因。

 

 

 

西方人在这方面就好很多,科学家们的求真精神打从烧死布鲁诺后就井喷式发展壮大。因为科学家们终于明白了:当时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在教皇一边谴责哥白尼布鲁诺的说法是错的,即使烧死布鲁诺,照样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最终被接受的事实。这是我给当时赞扬颜宁论文的大科学家们写信“如果他们能找到帮颜宁反驳的理由立刻告诉我”的最根本的支撑,因为他们当初自然认为“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颜宁自己发表过的论文。他们不可能跟中国人一样披上马甲就认为只要用力洗、只要洗的人多,煤球就可以被洗白。

 

 

 

颜宁又不是第一次写科学论文,非常清楚用“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以推理出自己的结论时必须给出该“生化资料”来自何处。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必须给出参考文献。不给出,遇到质问,就得给出自己发表过的论文并对质疑者道歉说当时文章里没给出。如果不是自己的成果,那解释与不解释都是一样的:剽窃。这就是科学的规则,是科学家们都必须遵守的道德和法律。你不能拿中国传统文化里三十六计那一套来对待科学。是你自己发表过的,就是你的;不是你自己发表过的,就不是你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这就是科学的特征。

 

 

 

有一个案子非常说明这件事:一位医生在古董专卖店里看到了一件小古董,一看四下无人就悄悄放入自己提包里最底下,不交钱就悄悄溜出去。由于店里有隐形摄像头,保安到门口等着他。当他在出了付款柜台迈出店门的时刻被保安挡住,让他在摄像头的监视下打开提包。后来法庭上他的辩护律师滔滔不绝,讲这医生救了多少人,每年捐款的钱就比这古董价钱多云云。原告律师让他停,回答一句简单问话:这古董是不是医生偷的?少说废话,就回答这一句。辩护律师说不仅仅这家古董店有这东西,其它地方也有。原告律师让他拿出哪个店里还有这东西,因为根据古董店的资料,这件就这家有。辩护律师滔滔不绝也没用,因为医生偷盗的视频在那摆着。别说你忘记了交钱,你一开始就没打算交钱,否则凭你医生的智商和经历,根本就不会忘记付钱。

 

 

 

颜宁的剽窃实锤就是她自己论文里白纸黑字写的内容,用小学生的说法就是:A+B=C,A是她自己的,B是剽窃他人的,C是她论文的结论,C跟B是一样的,也就是B=C。对此指控,唯一的反驳就是拿出B来源于她自己发表过的论文。否则,剽窃实锤,一锤定音。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Dalidali2019-08-08 03:14:01回复悄悄话”剽窃”!

同行,内行之间, 瞟一眼就明白了. 根本用不着大段的Copy/Paste.

 

这和同班同学的期终考试一样, 一个自己不会的题, 有时只要瞟一眼同桌的就明白了!

 

cowwoman2019-08-07 12:07:34回复悄悄话小颜文章当然可以被质疑,但老阎的质疑没有什么道理。难道微积分推导不许人用阿拉伯数字?现在转运蛋白已经被行业推到这一步了,小颜又在这里迈进一步,有什么可叫抄袭的?老阎歇歇干点别的吧。

枕寒流2019-08-05 03:23:01回复悄悄话南侠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20:46:42

见过争作者排名的,没见过非要让别人引用自己文章的。

 

不要捣浆糊。相关度是关键词。俺还没见过假装没看见Cell,PNAS近年文章,然后吹自己是半世纪以来首次发现XX机理的呢。此事是关乎学术界所有科研人员如何引用相关文献的严肃话题,怎可听之任之?

Fanreninus2019-08-04 16:28:37回复悄悄话还有就是人家在那么说以后,从此再也没有那么说了,不信看看我介绍他写的这篇综述吧?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5/24210.html

oceanblue22019-08-04 11:36:47回复悄悄话颜没有给前辈credit,不应该,因为无论如何不影响她自己什么。老阎的论文是间接推理,结论仍然是假想。而颜的结果是实实在在看到了,不再是假想,而是证实了。

Dalidali2019-08-02 13:34:47回复悄悄话回复 ‘Attractivewl’ 的评论 :

同感!

南侠2019-08-01 20:46:42回复悄悄话见过争作者排名的,没见过非要让别人引用自己文章的。

 

老阎你到图书馆看了Oleg Jardetzky的文章,然后硬说是你发明的交变结构模型?别闹了。

Attractivewl2019-08-01 20:13: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自从五月份阎润涛博士在文学城里披露出大Yan(大阎,阎润涛)与小Yan(小颜,颜宁)关于糖通过膜传输进入细胞的机理谁先提出之争,我一直跟踪。大阎的一系列发表在文学城里的文章论点清晰而到位。反过来,小颜只在五月份在其微博中说大阎“碰瓷”,就再无下文了。大阎给”Nature”杂志去了信,但还未有回音,可能需较长时间才收到回复,也可能没有下文。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我建议大Y阎与双方有关的Princeton 和John Hopkins联系一下,赢得他们的参与与调查,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我本人在国内的硕士论文以及在美国的博士论文都是关于化学反应动力学与机理研究的。当然也做过合 成,也长出过晶体,虽然不是生物大分子。尽管所研究的反应体系不一样,但原理是相通的。只培养出晶体并分析其结构,没有动态的数据,是推不出反应机理的。另外一点,作为一位作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在科研项目立项时,大规模、全方位的有关前人的研究文献之学习、钻研并归纳、总结成综述报告是必须的一环。难以置信,怎么小颜就露掉了大阎的两篇重要文献呢?

oceanblue22019-08-01 07:57:35回复悄悄话不能说剽窃,因为颜确实分析的自己的数据。但她确实没有给前辈作出的贡献以credit

Stegy2232019-08-01 03:29:11回复悄悄话回复’Keyo’的评论: “不知为何在你那里无法评论,将我的意见贴在这:”

谢谢专门在此留言。Good points. 回头俺在自己贴下细谈。

Nekono_882019-08-01 00:22:4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别不好意思,直接投稿去Nature吧。说不定上封面呢。说你要看精神医生,你还不相信。真是没治了。

山丘-2019-07-31 21:58:06回复悄悄话艾玛 真是网络时代了呀 小学生也好意思写科普了 还到处一遍遍的打广告 哈哈哈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6:24回复悄悄话不好意思, 下面这贴本来不是想贴这儿的, 说明一下。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4:50回复悄悄话借宝地又喊一声,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请移步 批阅拙文。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二)--蛋白质的四级结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784.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Keyo2019-07-31 20:23:16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不知为何在你那里无法评论,将我的意见贴在这:

 

有道理,提两点意见:

 

  1. “俗称喇叭口朝外”和“俗称喇叭口朝里”两构相似无比要,去掉这两个构相就会形成一个完整循环。

 

2.循环应该是顺时针方向。严格一点的话,顺时针方向为长箭头,逆时针方向为短箭头。

SwiperTheFox2019-07-31 19:06: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都来这儿做广告:)

 

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读者请移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Stegy2232019-07-31 18:48:44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的评论: “颜2014图5所依据的基本模型(注四构象循环)是行内“路人皆知”的”

 

基本同意Fox这一说法。拙文也从一个角度对此做了一点解析。“三脚猫看阎颜之争 – 俺也有个构象转换模型”。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75502/

欢迎光顾敝舍并指正。

ft2019-07-31 17:16:25回复悄悄话回复ans 的评论:

阎说已经写信给自然杂志了,正在等回信。说明阎对自己的质疑是很严肃认真的。如果出版社不回复,阎仍然有权利质疑。

 

你说在小颜眼里,润涛阎什么都不是。请问此话怎讲? 为什么?谁赋予小颜这样蔑视别人的权力?这话是你代表小颜说的吗?

有理说理,如果你也是所谓的科学家,说出这样泼妇骂街的话你不觉得无耻吗! 一众数不胜数的著名科学家们,比如居里夫人,爱因斯坦,牛顿等等等等,他们对科学和人类的贡献巨大无比,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说出这样无耻傲慢的话。颜有你这样的支持者真是丢脸啊。希望你这无耻的话仅出自你的口,不是代表颜说的。

 

*************

ans 发表评论于 2019-07-31 14:33:47

小颜不需要回答你任何问题。在她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就像物理学家需要回答自称造出永动机的民科吗?要闹,你去找发表她文章的专业期刊,找评审她工作的同行教授科学家,找评她院士的美国科学院。别扯没用的,把回信拿出来。

冥王天蝎2019-07-31 16:12:5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不得不说,目前我没有发现博主说的在逻辑上有任何问题。颜宁的工作的确应该受到质疑。感觉你的反驳都较牵强,不过反驳精神可嘉,值得鼓励。所以,我建议更多科学家参与论证评判此事,不仅仅限于某个窄的行业圈,也不仅仅限于文学城博客。

SwiperTheFox2019-07-31 15:51:4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还有一点必须受清楚: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这句话,说该模型以前是有动力学实验提供的证据。 也就是说模型存在于阎文之前。

 

阎这篇提供了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证据再Compelling, 模型也不是阎润涛的。

SwiperTheFox2019-07-31 15:48:53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认同你对阎润涛文章贡献的评论,但是你的评论与阎润涛的Claim是不同的。

 

早想说这句话: 如果阎润涛说: “我为颜宁的工作,特别是为AAM模型,第一提供了重要的生化证据“。 我们大家都为他欢心鼓舞, 表示佩服。 但是他非说

 

1。 这模型是他的 –与事实不符。

2。 做出葡萄糖模型的只有他与颜宁两家–这与事实不符。 早有1973年动力学实验,后有2013年Iancu和 Madej两篇论文,都基于与颜2014相同的基本模型。

 

而且这是回答了阎润涛的吹毛求疵。 至少四五个实验室, 研究的相似的蛋白:LacY, GlpT 等等等等,都是用类似的模型。 颜2014图5所依据的基本模型是行内“路人皆知”的。 怎么就成了阎润涛的了? (注: 颜在2014图5中加了自己重要的贡献, 所以称为”working model” 。 )

 

1966年经典都不可以与牛顿定律比肩, 更别说阎润涛提供了证据。

 

冥王天蝎2019-07-31 15:43:41回复悄悄话以我个人的审稿经验和经历,一般来讲,使用“compelling”来评价一个人以前的工作是非常少见的,除非被评价的这个工作的确做得非常好,基本上就是最高水平了。“general”也是一个非常高的评价,也这是一个“model”所最应追求的。

冥王天蝎2019-07-31 15:34:5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compelling”意指“引人注目的”、“令人信服的”、“紧迫的”等,不仅仅只“重要的”。“for a general model”确有建立自己模型的含义。一个已经建立的模型没有所谓“过时”一说,只有对与错,就好比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建立不会使得牛顿三定律过时一样。但错误的模型就不同了,例如,早建立的地心说是错的,而之后的日心说是对的,就太阳系来说。

Wtp0032019-07-31 15:21: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里指的是实验材料,所以支持颜的就想当然。

正话反说而已。

自然杂志连收到信的回复都没有吗?

SwiperTheFox2019-07-31 15:20:01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请看人家的用词说: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阎润涛为模型提供了重要证据,不是说阎建立了自己的模型。

 

Mueckler从1999到2009年发了12篇GLut1的论文, 加这一篇13篇。 1999两篇还引阎,2004后的好几篇都没引。 为什么: 阎的贡献已经“过时”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15:1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那些没有专业知识,没看过paper的粉丝就算了,你到底看过颜2012没?

 

谁说做结构晶体的文章就不(可以)做生化实验了?

 

颜2012 图2b, 3c, 4d, 5c 是晶体,是结构实验还是生化实验? 她这一篇用于生化实验的突变数量就跟你1995那篇差不多。

 

她在2014年讨论里引了一篇Iancu的结构的文章,但是引得生化实验的结果,你是没看见还是没看懂?

冥王天蝎2019-07-31 15:08:27回复悄悄话”Yan and Maloney (21), using a cysteine substitution experimental approach, have defined three distinct regions within putative transmembrane helix 7 of the bacterial glucose 6-phosphate antiporter, UhpT. They discovered that amino acid residues were either accessible to pCMBS only in intact cells, accessible only in inverted membrane vesicles, or accessible in both circumstances, depending on their relative location within the transmembrane helix. Residues close to the ex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first category, residues close to the cyt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second category, and residues near the middle of the helix fell into the third category. They interpreted their observations in terms of the classic single-site membrane carrier model (3, 4), where one would expect amino acid residues involved directly in substrate binding (in the middle of helix 7 in the case of UhpT) that become exposed to both aqueous compartment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transport cycle. Residues that lie on the exofacial side of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exoplasmic compartment, and residues that lie endofacial to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cytoplasmic compartment.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Vol. 272, No. 48, Issue of November 28, pp. 30141–30146, 1997

 

博主不妨也直接联系Mike Mueckler和Carol Makepeace以及更多直接引用Yan and Maloney的工作的论文作者试试。

ans2019-07-31 14:33:47回复悄悄话小颜不需要回答你任何问题。在她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就像物理学家需要回答自称造出永动机的民科吗?要闹,你去找发表她文章的专业期刊,找评审她工作的同行教授科学家,找评她院士的美国科学院。别扯没用的,把回信拿出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9-07-31 13:45:24

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去读颜宁本人在2012年《自然》发表的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细菌homologue是如何详细描述葡萄糖载体从细菌到人体的保守性的。我就用她自己的观点堵死替她辩护的路。说别的没用,她就需要回答一句话:她论文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哪里来的?是她发表过的吗?

 

我没提她论文其它内容,就需要她回答这句话。简单不?

润涛阎2019-07-31 14:31:4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他就是颜宁的高级黑啊。都是抹黑颜宁的。颜宁把结构的分析结果与生化数据是平行表达的,中间用And连接。颜宁什么时候发表过生化数据研究葡萄糖载体的论文?那她用的是谁发明出来的方法?

Nekono_882019-07-31 14:22:4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看过心理医生了?小阎2014文,图5里提到两篇参考文献(28,29),是结构,不是biochemical data,你还好意思跟在Fanreninus后面乱喷。

润涛阎2019-07-31 14:15:30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论文里就提到她的人体Glut1 的结论适用于proton symporter,细菌的LacY就是啊。外行在这里胡言乱语,给颜宁抹黑。

 

她文章就有D-xylose transporter,细菌的xylE,不就是细菌的?

儒子牛2019-07-31 13:56:55回复悄悄话在这件事上我相信闫先生。抛开闫先生的政治观点,这么一把年纪想来不会像颜宁说的碰瓷这么简单。闫先生也算子女成功事业有成,犯不着趟这趟混水,稍微想想就应该能想到。

颜宁用碰瓷这个词,也忒没水平了。

科学界的事,我不懂,但脑子稍微过一点逻辑,里面的水还是挺深的, 支持闫先生较这个真。

润涛阎2019-07-31 13:45:24回复悄悄话细菌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去读颜宁本人在2012年《自然》发表的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细菌homologue是如何详细描述葡萄糖载体从细菌到人体的保守性的。我就用她自己的观点堵死替她辩护的路。说别的没用,她就需要回答一句话:她论文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哪里来的?是她发表过的吗?

 

我没提她论文其它内容,就需要她回答这句话。简单不?

SwiperTheFox2019-07-31 13:15:32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颜宁的原文. Fanreninus把颜宁2014整篇论文翻译成了中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7/34528.html

Wtp0032019-07-31 13:10:59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此事的是非曲直显而易见啦”

什么意思?你是说显可易见老闫发失心疯,明明自己用的细菌小颜用的人材料 差的十万八干里还脑子进水要求credits?

 

奇怪的是这么显而易见的证据都是外行反反复复说起来没完没一个真懂行的看出来??!!

Wtp0032019-07-31 13:0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英文原话:“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这里general model 翻译成一般模型没有完全表达其含义。general 这里有普遍,一般性,通用的意思。也就是说其数据任何(做这种)模型的都有用。

山丘-2019-07-31 12:49:18回复悄悄话打错字了 是“博主”不是“博士” 更正一下

山丘-2019-07-31 12:47:10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首先先不要那么激动 你心平气和的看下博士提到的为啥他觉得中国政府应该介入调查此事 你就明白我为啥这样说了

ans2019-07-31 12:23:47回复悄悄话这就是闫粉的水平????。发表小颜文章的是国际专业杂志,评审她的是国际专业学者,选她当院士的是美国科学院,跟中国政府中国学术界有什么关系!!!这种泼污水的伎俩太弱智了。祥林嫂让人同情,闫与闫粉手段让人厌恶。还是那句话,别扯没用的,老闫把专业杂志和专业科学家的回信拿出来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祝一切安好!支持您的求真执着精神。相信您会从自然杂志社得到公正合理的回应

不过 我对中国政府学术界是不抱希望的 一是中国学术界已经非常腐败了 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 二是中国政府现在维稳意识到了一个新高度 好象网上给维权的帖子点赞都要被约喝茶 大家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尽量不惹麻烦…. 这种气氛下 给他们写信可能是浪费时间

山丘-2019-07-31 12:08: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祝一切安好!支持您的求真执着精神。相信您会从自然杂志社得到公正合理的回应

不过 我对中国政府学术界是不抱希望的 一是中国学术界已经非常腐败了 这种事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 二是中国政府现在维稳意识到了一个新高度 好象网上给维权的帖子点赞都要被约喝茶 大家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尽量不惹麻烦…. 这种气氛下 给他们写信可能是浪费时间

ans2019-07-31 11:55:50回复悄悄话别扯没用的,老闫把专业杂志和专业科学家的回信拿出来

山丘-2019-07-31 11:53:19回复悄悄话回复 ‘康霖’ 的评论 :

“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赞!

同相信!

 

康霖2019-07-31 10:24:16回复悄悄话

Yan/Maloney模型不光是Yan/Maloney的成果,也是John Hopkins的成果,应该知会John Hopkins相关部门,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NATURE现在正以XX速度高速扩张,旗下新杂志几乎覆盖了大多数领域,鱼龙混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ft2019-07-31 10: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你的质疑十分简单明确,就是让颜提供她论文中引用的数据的来源,这个数据是她论文中所建立的model的基础,没有这个数据,她的model也不可能建立起来。对这样决定model的数据她在论文中不给出引用的来源实在是让人wonder why why why! 根据你引用她的英文原句,那个句子给人的信息是这个数据是她们提出的,即便如此,也应给出数据出处。

支持你追下去,采纳枕寒流的建议。

在此,也建议颜公开回应阎的质疑,几分钟几句话给出数据来源和出处,如果数据完全是颜自己团队的,到那时,阎公开诚挚道歉。

康霖2019-07-31 10:22:55回复悄悄话

 

Yan/Maloney模型不光是的成果,也是John Hopkins的成果,应该知会John HopkinsJohn Hopkins,相信正直较真的学者专家们会鼎力支持老阎的正义求真精神,以保学界不被剽窃捷径所污染,以公道鼓励后辈们努力工作,真正为科学发展作出贡献,并得到应得的认可和回报。

 

NATURE现在正以XX速度高速扩张,旗下新杂志几乎覆盖了大多数领域,鱼龙混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ENTP2019-07-31 08:39:59回复悄悄话联系中国政府好,有了反独裁和推广民主价值

在网上联系广大网友更好,妥妥的民主实践

这下好了,民主和反独裁都有了,一定成功,没跑

润涛阎2019-07-31 08:38:49回复悄悄话研究Glut1(也是颜宁论文的材料)权威,第一个提出由12个穿膜螺旋组成的Glut1葡萄糖载体蛋白的Mike M. Mueckler,利用Yan/Maloney的方法对Glut1的研究发表了超过10篇论文,验证了Yan/Maloney的“生化数据”对葡萄糖载体研究的广泛适用性。他论文的评论:”Yan/Maloney的数据为完全基于动力学机理数据得出的膜载体的一般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物理证据。”

 

英文原话:“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这也就是说,颜宁论文里提到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到目前为止只能是Yan/Maloney的方法提供的。包括Glut1 的生化数据。

 

别扯没用的。看葡萄糖载体生化领域顶级权威专家的评论。

Nekono_882019-07-31 06:32: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阁下,你的认知(Cognition)和短期记忆(short-term memory)已经有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大阎此贴的第一段已经清清楚楚表明,他已经给写信Nature了,正在等回音。如果你是真的有精神问题,而不是假装看不懂中文的话,我要向你表示歉意,因为此前我一直认为我是在和一个身心,心理都正常的网友交流。

SwiperTheFox2019-07-31 04:21: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我支持阎润涛上书给自然杂志,普林斯顿,和美国科学院。也恳请阎润涛不管对方回信是什么内容都公之于众。

 

再陈述一个事实: 阎润涛喊着给自然杂志写信是5月份的事了。 到现在也没告诉大家他写了没有, 发出去没有。 希望见到老阎的行动。

枕寒流2019-07-31 03:55:11回复悄悄话支持学术打假。现在国内对学术腐败不像先前了。没有谁能一手遮天。对颜宁的质疑若是一追到底,应该直书普林斯顿大学和美国科学院了。此事的是非曲直显而易见啦。

城头还有一篇JessAB的评论文。我没有点击。根据其以往立场,也不值得怀着好奇心增加其点击率。

ft2019-07-30 19:00:11回复悄悄话回复newgarden246:不要偏离阎在此文中的关键点,即请颜给出她论文中所提及的”published biological data”的来源,直接针对阎的这个问题回答就行了,这是个极易看懂的问题。

Keyo2019-07-30 16:28:47回复悄悄话没有觉得博主是在网上吵,要讨个公道。

阎文和颜文白纸黑字放在那,就意味着结论已经有了,所有的争论,包括阎和颜的,实际上都改变不了什么。曲解,胡乱引申颜文来洗地不但与事无补,反倒使护颜方面更被动 (博主文中的“实锤”是取自洗地言论的吧?)。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是颜在她下一片有关综述(或论文引言)中,给阎文credit.

 

至于跟贴中提到的“打假”, 实在是不恰当。博主只是提到“剽窃”,而且并没把话说死,目的是要看颜那边如何反应。颜文中作假不太可能吧?不给阎文credit, 也不是完全不留余地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争论。

zhonghuaren2019-07-30 15:39:34回复悄悄话对不起、错点了两次。这要是最后能达到一个有利的结果那就算是拍案惊奇的传世经典了

zhonghuaren2019-07-30 15:31:27回复悄悄话老阎打假、有理(论模型)有(实验根)据有节(奏)、希望最后结果是正本清源有利于科学道德规范

zhonghuaren2019-07-30 15:31:23回复悄悄话老阎打假、有理(论模型)有(实验根)据有节(奏)、希望最后结果是正本清源有利于科学道德规范

newgarden2462019-07-30 15:18:07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从5月 份到今天, 颜宁对相关的问题的回答是”碰瓷”, 解释是: 她是以钠泵的模型作为推理动态模型的…..这样的素养再加上这么长的时间, 这答案不是很明显的吗? 还能指望她怎么解释呢? 那不是为难她吗?

 

而这个答案就是:

 

“ 如果不是自己的成果,那解释与不解释都是一样的:剽窃.”

北佛风光2019-07-30 14:28: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阎博主你这么在网上吵没啥用, 这么隔空要求中国政府介入调查没人会理你。 你给 自然杂志 写了信, 也许杂志社会给你有个回复。

 

你要是心里真的没法接受颜说你碰瓷, 建议你把这篇博文转成英文直接寄给颜宁的系主任(Bonnie L. Bassler, Chair, Department of Molecular Biology, Princeton University), 事关学术声誉系里和Princeton校方自然会过问这这事儿, 会由系里或校方成立一个委员会审查一下。 不过这样做你得考虑承受后果, 就是颜也可以在美国法庭告你诽谤罪。

ft2019-07-30 12:34:30回复悄悄话我并不是阎的粉,也没有马甲。

 

如果颜不能给出”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出处并且有已经发表的论文证明这些数据是颜自己团队做的,颜着实有剽窃的嫌疑。没有数据做基础一切成果都是空谈又怎么会发展出model。所以让人纳闷不解,这么简单的问题颜为何不答阎。

嘎德2019-07-30 12:12: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就往坏了说,这事在学术界不了了之。”

 

为什么最终结果是不了了之?

 

这还要从张益唐的故事说起,张益唐是混数学界的,数学界是出名的没啥油水,就是没钱,数学教授的工资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和人讲,所以业内都是一帮书呆子nerd,是真爱数学的人,所以数学家才会追求真理以及诗和远方。

 

老阎所混的生化界就不一样了,是要砸大把钱才能做实验的,做出来的成果如果可以做成药物等等那更是不得了了,换句话说是在金山银山滴干活懂吗?做生化的科学家也许有真爱,但是很大部分已经钻到钱眼里去了。所以每个生化的山头都是一个涉及巨额金钱的利益集团,任何人想动他们的cheese不是明明白白地找抽吗?

 

人性在海量金钱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脆弱,真理等等值几个钱?明白不?

sensei3212019-07-30 12:00:28回复悄悄话很奇怪:剽窃这么大的事,还有实锤,怎么他本人不想,也没有闫粉建议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她?

唐西2019-07-30 11:34:54回复悄悄话真笑喷了,老阎来打假,方舟子不来都给老阎面子了。

ft2019-07-30 11:15:04回复悄悄话更正:

问网友一个英语问题: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句英语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我理解为”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即是颜团队自己发布过的生化数据。即使是她们自己的,也应该给出出处,因为她们是在这个已发布的数据基础上搞得此项科研成果。

如果是别人的数据,是否应该这样写:”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the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我在此加了一个 “the”。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颜都应给出数据的出处。如果是别人的数据,就更应该给出数据出处。

如果该数据是她们自己从前发布的,那就不是剽窃。颜只要公开澄清回答阎即可。回答有那么难吗?

自然杂志审稿专家睡着漏看了。

ft2019-07-30 11:12:21回复悄悄话问网友一个英语问题: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句英语里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我理解为”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即是颜团队自己发布过的生化数据。即使是她们自己的,也应该给出出处,因为她们是在这个已发布的数据基础上搞得此项科研成果。

如果是别人的数据,是否应该这样写:”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a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我在此加了一个 “a”。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颜都应给出数据的出处。如果是别人的数据,就更应该给出数据出处。

如果该数据是她们自己从前发布的,那就不是剽窃。颜只要公开澄清回答阎即可。回答有那么难吗?

自然杂志审稿专家睡着漏看了。

lostman2019-07-30 11:12:01回复悄悄话中国政府绝对不会管这个事,除非满世界都知道是颜宁剽窃,这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政府抢着干,像杨振宁的诺贝尔,政府赶紧去监狱看望他老丈人,调查颜宁剽窃这种往自己脑袋上扣屎盆子的事,政府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

绝对运动2019-07-30 10:43:24回复悄悄话十亿人民九亿骗,总部就在驻马店。历害国里最不缺的就是骗子。

历害国老科学家还亩产万斤呢。

blue6albion2019-07-30 10:42:25回复悄悄话就往坏了说,这事在学术界不了了之。那颜美女总还有机会上电视,总会有好事者问起2014年解决50年一遇的雄文吧?

 

颜美女要理直气壮并怒斥无耻碰瓷之辈,俺就服了她。要是她象韩寒被问到三重门那样顾左右而言它,那对俺来说这就证明大侠有理了。

 

估计大部分人跟俺一样,对洞察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肢体语言是有点信心的。譬如新中国好不容易拿得出手的文艺作品“梁祝”号称是陈刚、何占豪合写的。但有次看完有他俩和于丽拿参加的电视节目,俺就偏向功劳太半应归陈刚,而何和于责说了亏心话。

嘎德2019-07-30 10:4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而颜稿, 记得有说审稿人是搞晶体-X-射线的.”

 

审稿都是匿名的,你上面说法是怎么推断的?

喜洋洋20142019-07-30 10:31:14回复悄悄话非常贊同梁慎勤兄的評論!

通過这這件事我們也了解到潤涛博士除了有冷眼觀世界的锐利視覺,也有與世界頂級科研成果相類比的科研論文,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生,值得欽佩。

名利雖是過眼煙雲,但是名誉還是要維護的。自從「碰瓷」回覆之後,這個爭論己經不僅僅是科學的是非之爭,也是雙方的名譽之戰,争戰的方式不限于文學城內外,爭戰的地點不止于中國美國。所以此爭不會停止此戰終會有結論。

嘎德2019-07-30 10:22:30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阎用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质疑颜,颜不会不看的”。

 

要我来猜,小颜不光是看了老阎的质疑,包括你我的评论小颜也看了!

 

所以小颜你听听我的最佳建议:不回不回打死也不回,风头自然会过去的,小颜你将来飞黄腾达吃香喝辣的时候不要忘记请我吃饭哟。

Dalidali2019-07-30 10:22:09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张益唐的审稿是同行审同行.

而颜稿, 记得有说审稿人是搞晶体-X-射线的. 而阎-颜之争是模型-机理. 请高手”科普”!

 

嘎德2019-07-30 10:16:36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为验证张益唐证明的正确性,普林大教授烧了一理拜多的脑。”

 

说句实话,我很佩服数学界的实证求真精神!

 

老阎的生化界嘛就不好说啦,过几年后我们看看结果就知道了。猜猜最有可能的是什么?是不了了之没有结果!

ft2019-07-30 10:13:55回复悄悄话嘎德,我澄清一下关于政治家和科学家的评论。我指的是他/她们各自的理念而不是人际关系。科学家的理念最终可能会成为科研成果。对于这些成果,无论是抄的还是发明的都是像黑与白那么分明。即使抄也要抄成功和认可的东西。基于这个前提,颜回应阎的质疑是很容易的,尤其作为一个生化专家。阎用了这么大的篇幅来质疑颜,颜不会不看的,为何不回应。

阎的问题也不是刁难性的问题,就是要事实:引用的数据出自哪里。

搞科研的人在读有关论文时,通常也会根据作者引用的论文去进一步阅读追根溯源,这是常识做法。这么简单直接的问题颜为何不回应呢。

blue6albion2019-07-30 10:07:59回复悄悄话恰恰相反,为验证张益唐证明的正确性,普林大教授烧了一理拜多的脑。

 

理清B=C,生化界大佬只怕沉思半晌可以搞定。我就不信这些人里没人会觉得说真话是上选。

Dalidali2019-07-30 09:56:06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看好真相水落石出,大侠维权成功。”

—————-

 

非常难! 非常非常难!

除非颜以这项成果(或文章)获得大奖如诺贝尔奖! 否则, 做做学术报告,提提职称, 甚至评院士等等都很难引起轰动, 变成丑闻, 达到撤稿,道歉. 最大可能是不了了之.

 

Nature , Science,也没那么神圣. 早晚会被中国人玩坏!

想想当年宋祖英的维也娜金色大厅的演唱多么了不起啊! 后来中国歌手成群结队去金色大厅去演唱, 原来给钱就行啊!

可口可乐的”秘方”, 国外的”专利”多么神秘,多么让中国人仰视! 结果王立军一年就搞了几百个专利! 用某无毛的话说:”中国目前的专利比美国,日本,欧洲加起来还多”(大意). 原来也是给钱就行啊!

同样, Nature , Science,也没那么神圣.早晚会被中国人玩坏! 指望Nature, Science,主持正义? 太难了!

 

也许这次不一样! 两个”YAN”! 这么巧? 也许出来混, 这次真得还了!

Justness2019-07-30 09:50:01回复悄悄话不去光明正大的地方仅在无人光顾的偏僻小巷讨公道,光腚拉磨转圈丢人。

嘎德2019-07-30 09:37:53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其实就是黑道也有良心发现”。

 

好,我就等着看德高望重的黑帮元老(自然杂志)出来主持公道,把油麻地大佬(小颜)这样占了中环(发现机理)而不给元朗小混混(声称最早到中环)抽成(引用老阎文章)的“骗吃骗喝”之辈绳之以法,鞭刑五百下,花枝乱颤……残酷的现实是你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人家油麻地大佬(小颜,混普林斯顿的)多有风光,元朗小混混(老阎,混哪个不起眼学校?)也就是在元朗穿着白衣服偶尔殴打黑衣人解解闷了(来博客隔岸鞭策)。

 

说起张益唐逆袭是有原因的,数学界证明对不对是一清二白的,是最不黑的帮派,老阎的生化界嘛我只好呵呵了……

SwiperTheFox2019-07-30 09:36:17回复悄悄话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1. 我是指颜宁回答过阎的质疑, 不是说颜宁有新的质疑。

2。 颜宁看没看过阎的文章,我觉得我直接回答了,我说不知道。 但假设她看了也无妨。

 

3 一个晶体的构象不容易推机理(不是不可能), 但是颜宁与其他人做了几个类似的蛋白,每个蛋白做了两三个构象的晶体结构。 这是现在标准的推机理的办法。

 

blue6albion2019-07-30 09:17:28回复悄悄话有人的地方必有政治是没错,可硬把学术界往黑帮上套也未免太以偏盖全了。

 

总有人自以为什么都看透了,什么都是黑道白道阴谋阳谋。其实就是黑道也有良心发现,也可以有真善美,只是相对难得些而已。

 

相信学术界讲理的人多。张益堂的审稿人难道不是认理不认人?看好真相水落石出,大侠维权成功。

嘎德2019-07-30 08:41:44回复悄悄话接着上面的讲。

 

小颜相当于混油麻地的黑帮,是大帮派,人多势众,地盘庞大,相互提携引用文章。

 

老阎相当于是混元朗的黑帮,是边缘地带的小帮派,人少有谁也少,当然在黑道上没有地位名气,老阎文章引用的少也是没办法。

 

现在元朗小混混(老阎)想挑战油麻地大佬(小颜),还去找老黑帮德高望众的头子(自然杂志)讨回公道,你觉得会有戏吗?

嘎德2019-07-30 08:41:42回复悄悄话接着上面的讲。

 

小颜相当于混油麻地的黑帮,是大帮派,人多势众,地盘庞大,相互提携引用文章。

 

老阎相当于是混元朗的黑帮,是边缘地带的小帮派,人少有谁也少,当然在黑道上没有地位名气,老阎文章引用的少也是没办法。

 

现在元朗小混混(老阎)想挑战油麻地大佬(小颜),还去找老黑帮德高望众的头子(自然杂志)讨回公道,你觉得会有戏吗?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30 08:35:36回复悄悄话颜宁自诩新发现的蛋白质转运进细胞膜的机理就是博主之前发现的,是剽窃。

博主果然不食言,给Nature及一些相关知名科学家写了信说明这一事实,相信那些科学家判断这个事实犹如判断1+1=2。

这个求真过程本身就是科学的一个重要部分,结果也是可预见的:颜宁必将耻辱地跌下神坛。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她的帮助,拿别人的不对,认错改正并物归原主才是正道。

嘎德2019-07-30 08:29:30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科学家和政治家不能相提并论”

 

你象老阎一样混迹过科学界的话,你就不会这么天真了。

 

科学界比政治界还黑,科学界就象黑社会,也是需要拉山头的!新来的混混(博士)先拜见老大(博导),老大先给你一条街道(科研课题)管管。小弟在街道上混的时候都要按黑帮老大的规矩办事(要吹捧博导以前的工作),如果小弟以为自己了不起想独立出来(不安博导思路做研究或推翻博导以前的理论),那肯定是被黑帮大卸八块尸首不全(拿不到博士或不推荐工作,前不久大出风头的数学家张益唐就是例子,当然张益唐后来算逆袭了,苦尽甘来自己混成了老大)。

 

小弟混成黑帮干部后(当上tenure教授)还必须继续给黑帮老大上供(引用主流文章),这样老大才会叫你来参加黑帮大会(科学年会),在分赃的时候赐你一份(审批通过你的科研经费)。

 

你说,科研界黑不黑?

blue6albion2019-07-30 08:07:14回复悄悄话某叔表现真轻浮低俗,怪不得被卖帮人数钱还自鸣得意。

雨女2019-07-30 07:30:0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哪里?我非常想看她是怎么回答的?不是碰瓷那一次。彦宁有新的回答了吗?

 

另外,你上次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你:你觉得彦宁读过润涛阎的文章吗?同样的问题我也问了凡人。凡人回答我:肯定读了,因为彦宁是一个很好的科学家。你的回答是:无论彦宁读没读,都不需要引用润涛阎。其实我只需要知道,读了,还是没读。你也许跟我一样不知道。但是我猜她读了。

 

最后我有一个新问题:对于一个蛋白质,如果只做晶体结构,没有机理部分。那么他的意义是不是就像做DNA序列分析一样。我们搞清楚了身体里的所有DNA的序列。再原始一点,就是我们搞清楚了人体的结构。我们有搞清楚了DNA序列。现在我们又搞清楚了蛋白质的晶体结构。我们搞清楚了这么多结构,序列以后的目的是什么?

 

最近天气炎热,顺祝夏安!

 

lilywanda2019-07-30 07:04:25回复悄悄话@firstuncle: 你调侃得太过了, 老阎是认真的。对待学术科研严谨的态度是应该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和毅力做科研的。

firstuncle2019-07-30 06:36:58回复悄悄话老闫啊,我真有点同情你了。如果你没有100%的把握扳倒对方,干嘛撅着屁股给蹭你热度的小虾米机会?人老了健康第一,气大伤身。写写小说,到世界各地转转多好啊。你反复纠结,不但心理受损,菊花还不断被闻屁的骚扰何苦呢?

firstuncle2019-07-30 06:36:56回复悄悄话老闫啊,我真有点同情你了。如果你没有100%的把握扳倒对方,干嘛撅着屁股给蹭你热度的小虾米机会?人老了健康第一,气大伤身。写写小说,到世界各地转转多好啊。你反复纠结,不但心理受损,菊花还不断被闻屁的骚扰何苦呢?

lilywanda2019-07-30 06:36:49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是颜的托;fanreninus 是趁机提高自己的关注度。

ft2019-07-30 06:05:55回复悄悄话回复Wtp003,科学家和政治家不能相提并论。政治是一个模糊和黑箱作业的东东,此处不是讨论政治,本人止步于此。而科学的东东大多和黑与白一样分明。如果一个享誉科学界的科学家不能用科学的态度和言辞来回答质疑,扔出一句”碰瓷”,这难道不是和市井骂街一样吗。

如果除了回答碰瓷外,她的另一个选项就是像神秘的木大人一样一问三不知,哈哈,这质疑就更大了。

Wtp0032019-07-30 05:57:18回复悄悄话预言一下若真有一天真相出来,颜的experiment 就是在闫的基础上designed.

理由?

走过Maze的应该知道最困难的是什么?若有人指明方向意味着什么?

颜的工作可以说做的又快又好,不是一般的快可以说整体工作出奇的顺利没什么弯路,只能有二个可能;

1.颜是天才,不仅这个是这样,其它工作也差不多。

2.前人工作就是指路明灯

SwiperTheFox2019-07-30 05:45:06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这个我也早已回答过了: 四象图不是颜宁的发明, 颜宁也没说四象是自己的发明。 在四象的基础上加上门闩与大门是颜宁对机理的贡献。

 

颜宁杰出的原因不是因这四象图,而是结晶Glut

Stegy2232019-07-30 05:38:21回复悄悄话有一个事实好象还没人提及。俺也是最近才读到,感脚应该拿出来,至于如何解读恐怕仍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小颜2013 三月己发一篇综述。“Structural advances for the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MFS) transporters”. Trends in Biochemical Sciences 2013. 38:151-159. 文中一节专门讨论了”Alternating Access”. 图3a画了四象循环图 (名为schematic diagram to illustrate the alternating acc as mechanism)。这是MSF大家庭的共同属性之一,当然包括了GLUT. Nature2014’工作模型中的四象循环图实非首次发行的惊艳之作。

Wtp0032019-07-30 05:35:47回复悄悄话“ft 发表评论于 2019-07-30 04:32:11

当初用”碰瓷”来回答实在是太low了,真有损于她在科学界享誉的形象。有理说理,科学家不更应如此吗。”

 

不用”碰瓷”回答用什么回答呢?真要讲道理就只能像Mueller 一样一问三不知了

https://m.youtube.com/watch?v=lYgKrDMPHm8

当被问什么时候知道用的政治对手提供的假材料?只好装糊涂,可惜不知道”碰瓷”一词

同样当被问到什么时候认识到通俄们根本不存在(因为第一天就知道),怎么回答?不回答是唯一选择

Stegy2232019-07-30 05:21:45回复悄悄话回复’Tang71’的评论 :

  1. 实指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ur as well as others)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那样的话此处应该列出具体引文来。
  2.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thers)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此处应该列出具体引文来。

Stegy2232019-07-30 05:19:33回复悄悄话回复’Tang71’的评论:

关于“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目前己知有数种解读法:

  1. 实指 Based on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our)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2. a) 按英文很好的网友JessAB 第二个“our” 就是多余的了,去掉就是了。
  3. b) SwipeTheFox有篇博文指出过这biochemical data 指Nature2012’中关于ICH 的突变和生化测定实验结果。ICH 确为工作模型中的第二点。如果完全是这样,Nature2014在此处应列出自己的Nature2012( 前面己引了,不会增加引文数目)。

ft2019-07-30 04:32:11回复悄悄话当初用”碰瓷”来回答实在是太low了,真有损于她在科学界享誉的形象。有理说理,科学家不更应如此吗。

SwiperTheFox2019-07-30 04:31:54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颜宁已经回答过了, 不止一次。 时间用来做研究,比用在澄清已经澄清过的事实更有用

Tang712019-07-30 04:22:17回复悄悄话Maybe the language was meant to be “On the basis of our …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 …”.

ft2019-07-30 04:18:38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即使阎的结果与颜的不是最相关的,阎质疑了颜这么多次,颜至少可以回答阎的问题。如此视而不见岂更增加了别人对她的质疑。

ft2019-07-30 04:12:45回复悄悄话Fanreninus和阎是一个政治战壕里的战友,尊敬你们对颜阎有关科研结果一丝不苟和认真争辩的态度。

 

此处调侃一下。因为坛子里也需要轻松的气氛啊:)

SwiperTheFox2019-07-30 04:10:48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老阎的论证很核心的内容是颜宁与他做的结果一样,所以用客观事实比较他们的结果非常必要。

 

退很多步讲, 由于杂志对引用数量的限制,只能引最相关的。Muckler 2009一文以及前面发的11篇都比老阎的更相关。 Mueckler排不上号,老阎的更排不上。

ft2019-07-30 04:03:26回复悄悄话认同梁慎勤的评论。我坚信颜在写论文甚至研究过程中绝对做了大量的有关文献检索和review,这是所有科学家们的必经之路。基于这些review,在她发布的论文里,完全可以一笔点到和带过她是在那个基础上添砖加瓦并有所创新的,这是很容易做到的也是对有关科学家的尊重。颜显然是在有意淡化和不提前人的研究成果。这件事让时间来说话吧。

有人反复比较颜和阎的研究结果有多少不同,这是毫无意义的。每一篇论文都有自己的创新,它的创新都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创新的而且无一例外,空中楼阁是不存在的。颜至少可以回答阎的质疑:她已发表的生化数据来自哪里,是自己的还是引用别人的还是在别人的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

Dalidali2019-07-30 02:59: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我突然有一个感慨:搞清楚一件事情的真相真的很不容易。”!

—————–

 

没错! 记得阎先生以前就写过一篇”梦鸽要还原真相是多么艰难”(大意)的文章或短评.

 

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觉得是上帝就设计了两个,”YAN”和”YAN”.

唐爽粉丝团2019-07-30 02:52:28回复悄悄话老阎怼小颜,肯定有点儿咸。

sensei3212019-07-29 21:48:40回复悄悄话标题党!实锤呢?那句话你拿来当实锤,贻笑大方。剽窃可是大事,小颜可要告你诽谤的。不过,这正是你想要达到的目的:碰瓷。借小颜来扬名老闫。严重怀疑你的人品。

wodedongxi2019-07-29 21:03: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回复, 我赞同. with history the final judge of our deeds. 时间会给两人一个公道的.

Nekono_882019-07-29 21:01:5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读了大阎的故事(一)后,不是反复表示“看了这么多文献,没有一篇文献用模型一词来提阎的两篇论文”吗?怎么又说大阎模型了,能不能不要颠三倒四,自打嘴巴。

Nekono_882019-07-29 20:52:1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开始转移话题,看过就说看过,没有就说没有。不敢回答吗?

SwiperTheFox2019-07-29 20:37:54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我评价的是:大阎在“润涛阎的科学故事(一)Yan-Maloney模型“一文中他自己描述的模型。

 

请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 大阎在“润涛阎的科学故事(一)Yan-Maloney模型“里准确地描述了Yan Maloney模型?

 

如果不准确的话,那么的确有必要拿原文来读一读。

Nekono_882019-07-29 20:32: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就简单一句话,你看没看过大阎1993的全文?你已经对大阎的模型发了这多了的议论了。如果还是没看过,是不是有点搞笑?

山丘-2019-07-29 20:29:50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这就是“stand for yourself” 的意义所在 一方面为己寻求公道 另一方面为别人维护创造一个好的社会环境。

引一个别人说的:It’s important to stand up for yourself because if something is wrong it should be known and brought to the light. It’s good for the soul because no-one should live the wrong. Standing up to anything that’s wrong is showing strength in the character. By doing so creating a better life for yourself and others.

五谷不分2019-07-29 20:28: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认同!

SwiperTheFox2019-07-29 20:23:3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既然你提我读他老师2011年那篇文章, 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要读这一篇. 这一篇用了老阎同样的方法做了第11个跨膜区的研究.

 

  1. 这篇文章里, 他老师两次引用了阎Cell这篇文章: 第一次在介绍阎和另一组做的实验时说: has provided a way to probe the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signifcance of specific amino acid residues in LacY, UhpT, and the oxalate…. 第二次在讨论中说的是细节, 不必在此详谈。

 

重点是: 没有评价说,根据阎润涛发明了Yan/Maloney模型.

 

  1. 这篇文章与阎1995年那篇一样, 做了二十几个突变,如果象阎说的那样他1993年就把整个蛋白455个氨基酸都突变了,那1995与2011两篇文章就不用发了。

梁慎勤2019-07-29 20:20:47回复悄悄话我突然有一个感慨:搞清楚一件事情的真相真的很不容易。阎颜事件是有白纸黑字的文章的,从原则上来说,我们只要从文章本身出发进行判断就可以了。然而,就目前的争论而言,似乎人们对文章内容和字句的理解也是有所不同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在短时间内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结论,很可能在两三年内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过长期来看,如果阎颜事件所涉及的研究成果的确非常重要的话,那么历史一定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而且这个结论一定是实事求是的。在网络不发达的时期,润涛阎基本上没有任何维权的可能。而现如今网络已经足够发达,加上润涛阎已有的人气,从他实名指控颜宁有学术不端行为的那一天起,历史就一定会给这个指控一个说法:要么润涛阎完全有理,要么润涛阎完全无理,要么润涛阎有部分道理,而且这一部分道理也会被厘清。有人说润涛阎不应该在博客中对颜宁进行指控,而我觉得这是润涛阎的一个选择,我们要尊重他的选择。润涛阎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其实也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因为如果他的指控失实的话,那么将来颜宁是可以告他诽谤的,搞不好润涛阎要付出巨额经济赔偿。我想润涛阎也是明白这样的风险的。不过不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这件事本身就有意义:做学术研究,在声称自己有一个重大成果之前,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前人的工作成果,尽量避免有意或者无意地夸大自己的贡献,当然更不能将前人的任何工作成果占为己有,不可存任何侥幸的心理。

五谷不分2019-07-29 20:17: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回复。我记得閻先生说过是他和他的老板提出了葡萄糖传输喇叭口模型并用实验证明了这个机制。这个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

Nekono_882019-07-29 20:07:4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我把你5月23日和网友 -达姆TU辩论时说的话,贴出来。

 

? 你所有的信息都是从阎的博客得到的,兼听则明,你先读懂了颜三篇论文再来发表意见。我是看了阎的所有博客和阎和他老师的两篇论文的。  -SwiperTheFox- ♂ (0 bytes) (10 reads) 05/23/2019 postreply 07:11:48

 

5月里就说“看了阎的所有博客和阎和他老师的两篇论文的”,7月里又说,只看了摘要,你有诚信吗?网友达姆TU表扬你“戏精”,看来还是合适。不过话说来,你也有自知之明,也自称过“街鼠”。不好意思,打扰了,祝夏安。

 

对我以上的提问你的回答很奇葩,你说你读了1995大阎的文章和他老师2011年的一篇论文, 加起来两篇。但是我们都知道大阎的摸型是在1993和1995的两篇文章里提出来的,为了支持自已的说法,这里你又来个移花接木。

Zucker2019-07-29 19:53:46回复悄悄话最近在乌友之乡上看到一篇非常长的文章叫《毛泽东与文革大起底》,觉得写的非常好推论非常准确靠谱,把我对建国以后到文革结束所有的疑惑尤其是林彪事件的疑问全部有了答案,真不象乌友之乡风格的文章,不知阎兄是否看过有无看法?

山丘-2019-07-29 19:53:3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后面接下来的第三点到第六点我的理解就是:阎是首创 后来的后人继续进一步验证了这一机理

山丘-2019-07-29 19:46:2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接着一条条说说 这些其实以前也都说过 老阎也都给过详细的详细。

1966年Jardetzky总结了前人的研究, 提出/“标准化”了转运蛋白的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AAM)。

这个是钠离子泵机理 主体讲的是钠离子如何在膜上转运的 与大分子糖不同 因为糖与小分子不同 需要糖转运载体的协助 在阎糖转运载体机理模型出来以前 谁知道这两者机理的相似性?这个是靠阎做了大量的分子生物生化实验做出来的 是首创

2。从1966年到1992年, 为数不少的科学家为这个模型提供了大量动力学实验的证据, 其中包括红细胞葡萄糖转运蛋白。 

对的 前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不过还是回到阎问质的重点来:分子生物生化实验数据!!! 动力学实验证据是动力学实验证据 两码事 还是代替不了

SwiperTheFox2019-07-29 19:35:42回复悄悄话

回复 ‘Keyo’ 的评论 :

 

对不起,我上一个回答没有答到要点上:做晶体的不是看不起生化实验。  颜三篇与Iancu这篇都做了生化实验。并且Iancu在结果一节里说: The glucose-binding site was identified by comparison with the XylE structure (13–颜宁2012) and was corroborated by biochemical findings with GLUT1 (31-33–即Mueckler从1992 到2009年的三篇生化实验文章)。

 

小颜引Iancu的主要原因是讨论中讨论:Symporter与 uniporter转运机制的不同,而引的证据也是Iancu 的(和颜宁自己的)生化实验:。。。the mutation D27N in XylE or D22N in GlcP led to abrogation of proton-dependent active symport, but not the counterflow activity.

 

晶体结构用不同构象提出的蛋白质的运作机理,的确是生物化学无法比拟的。 比如Forrest 2011 文中几次提到, 仅举一例:Currently, the most stimulating contribution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secondary transport is the fast growing amount of structural data on transport proteins. This impact is particularly significant when crystal structure are available for a given transporter in different states.

 

=======================================================================================

有点好奇:Mueckler组和 Iancu组都是做晶体结构的吗?我觉得Iancu组是做晶体结构的,所以得到颜宁引用。读过并掌握论文内容的可做解答。

 

虽然不能令人信服,对晶体解构领域以外的生化实验结论不屑一顾很可能是颜宁被困的原因。目前看来各种洗地并不能为颜解套。

Nekono_882019-07-29 19:35:2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回复 ‘山丘-‘ 的评论是说:

“我没有看不顺来老阎,从没有攻击他的个人。 在这里只讨论科学事实, 不知道什么叫挑衅。” 然后在7月25日你又说,“阎润涛把这么多科学家几十年来辛苦工作”据为己有”, 说自己第一个阐述了葡萄糖转运蛋白机理. 欺世盗名, “偷窃”别人成果的不是颜宁, 而是阎润涛.”,你这难道不是攻击他的个人?

Nekono_882019-07-29 19:23: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在大阎7月8日帖子“颜宁博士无法反驳的第五个事实”下面,你有反复发言,我相信你是看了帖子再发言的。帖子中大阎清清楚楚写着“在葡萄糖载体领域,Yan/Maloney 模型早被广泛接受。比如,Dr. Milton Saier, Jr. 在他长达34页的综述里给出Yan/Maloney的发现是该家族(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 研究的载体家族)“最详尽的动态模型”,英文原话: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第90,91就是我们分别发表的《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但是你选择是无视,或装看不见,在7月15日的帖子“转运蛋白模型一日游 (五)总结”的最初版本中,我和你讨论,你说“目前看过的文献来看, Yan_Maloney模型只出现在阎的博客里,没有出现在科学杂志里,就是说在科学界不存在”。我只好问你“‘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这是被引用了1281次的综述“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1998)”文章里的原话。其中文献90, 91分别是大阎1993和1995的文章。队友阁下,在这里”models”是啥意思?”。我再说“这就是你‘看了这么多文献,没有一篇文献用模型一词来提阎的两篇论文’。反证”,到这时你才无奈地承认有大阎的模型。

山丘-2019-07-29 19:20:5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就你下面的逻辑关系反驳你一下 你说“Iancu在颜宁2012做的一个细菌糖蛋白晶体结构以后, 做的是另一个细菌的葡萄糖糖蛋白晶体结构, 这是与颜宁的工作直接相关的,也被引了” 这跟阎问质的没有关系 阎不做晶体结构 做的是生化机理模型 颜引多少晶体结构的文章都替代不了研究工作机理模型的生化数据

SwiperTheFox2019-07-29 19:12:53回复悄悄话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在问为何老阎的贡献没有得到重视之前, 要先问老阎的贡献到底是什么?

 

我为了这件事, 前后细读了5篇文章,浏览了不下二十篇的文章,其中有不少引了老阎的。 觉得给老阎工作的正确评价是:

 

老阎对一个跨膜区的氨基酸“穷举”的办法, 第一给转运蛋白的Alternating Access Model提供了分子生物学的证据。

 

这个评价是Mueckler 1999 年的文章里给的。 我觉得比较中肯,但也同时说明Mueckler给老阎应有的肯定,但同时也说明,模型不是老阎发明的。

 

至于老阎是否应该获得更大的评价? 给读者一点非常粗糙的历史:

1。1966年Jardetzky总结了前人的研究, 提出/“标准化”了转运蛋白的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AAM)。

2。从1966年到1992年, 为数不少的科学家为这个模型提供了大量动力学实验的证据, 其中包括红细胞葡萄糖转运蛋白。 

3。1993和1995年阎润涛发表了他的两篇论文, 用一个细菌的葡萄糖转运蛋白的一个跨膜区为AAM提供了分子生物学证据。

4。从1999到2009,Mueckler用同样的方法研究了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12个跨膜区的拓扑结构与底物结合位点。 

5。从2006到2013,至少四个实验室为MFS家族的转运蛋白提供了晶体结构,并推动了机理的研究。 这四个实验室分别是:Kaback, Forrester, Wang, 颜宁, 

6。2014年,颜宁第一个结晶了人体葡萄糖蛋白, 并进一步阐述了机理。 

 

老阎的贡献得到的承认也许稍显不够,原因之一是他的摘要没有象Mueckler给他的评价一样说出“我为AAM第一个提供了分子生物学证据",  而背后的原因也许是(象老泉说的),他老板当时不认Jardetzky的AAM.

 

但是老阎的贡献远没有他说的那么大。 一个构象的晶体是死的,但多个构象的晶体推的机理原比他的实验详细得多。 最重要的是,他第一篇里写的“喇叭口”专利是Jardetzky的。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好像是这行的。说说为何老閻的贡献没有被重视。

SwiperTheFox2019-07-29 18:50:49回复悄悄话回复 ‘Keyo’ 的评论 :

 

Mueckler做的不是晶体, 用的是跟老阎一样的方法,也给了老阎credit.

 

Iancu在颜宁2012做的一个细菌糖蛋白晶体结构以后, 做的是另一个细菌的葡萄糖糖蛋白晶体结构, 这是与颜宁的工作直接相关的,也被引了。

Keyo2019-07-29 18:37: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Mueckler 做的是glut,颜宁做的跟他更近。 Iancu引了Mueckler, 颜宁引了Iancu. “

 

有点好奇:Mueckler组和 Iancu组都是做晶体结构的吗?我觉得Iancu组是做晶体结构的,所以得到颜宁引用。读过并掌握论文内容的可做解答。

 

虽然不能令人信服,对晶体解构领域以外的生化实验结论不屑一顾很可能是颜宁被困的原因。目前看来各种洗地并不能为颜解套。

Wtp0032019-07-29 18:27:34回复悄悄话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这 Nature 杂志的editor 们也够糊涂的。”

 

editor多半是搞结构。

Wtp0032019-07-29 18:22:1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挺颜需要用谎言本身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不言有罪2019-07-29 18:21:16回复悄悄话看来,小颜确实有些做贼心虚。那么重要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居然不给出出处?

这 Nature 杂志的editor 们也够糊涂的。

Wtp0032019-07-29 18:14:24回复悄悄话对真关心这事无立场同时不具备专业知识的人一个建议;

谁能没有个亲朋好友没直接的间接的找个搞生物作用机制(糖转运最好只要是关于作用机制的都行)

私底下!

问一下看法。

 

fonsony2019-07-29 18:01:53回复悄悄话古狗的翻译,?

Wtp0032019-07-29 17:54:35回复悄悄话我前面提到

”只要不是别有用心,挺颜的对具体争论问题的(scientific)实质完全无idea.”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看到一些写慱文的好似知道事情或是分析蛋白结构具体位置或是什么什么其他模型怎么怎么样,可是都没got the point,不知道争论事情的本质是什么。下面就说二点为了好理解可能不够精确但绝对(要点上)正确。

1。做蛋白结构,用的技术无创新能发Nature?门都没有,(早几十年可能可以),颜的文章能发是因为其Biological significance!

2.什么是Biological significance? 第一一个发现糖转运机制转which actually is excatly the same 老闫早就发表过了。事情本质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这里多说二句,”第一”很关键,若沒这第一估计发自然也难。,若颜不张扬这个估计也没现在这热闹。有人否让这个。除了宣传上这是亮点(颜不说写文章怎么知道)而且nature论文本身也是这个意思。另一个常见挺颜的是什么一个用细菌一个人材料…只好说不????专业一时半会也教不会。

Nekono_882019-07-29 17:38: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就知道你会跳出来,说生化资料是小颜自己做的。你已经其它地方说过多次了。估计你到现在也没有读过大阎1993的全文,但是你却发了成百上千的质疑大阎的机理模型。一开始你说没有任何文献承认大阎的模型,当我指出你假装看不见时,给你看文献原文时,你又改口说是,拓扑模型,不是机理模型。大阎明明白白告诉你做了455突变,你又选择无视,在后来贴子说大阎只做二十几突变。我说在1993年的论文中还有多个突变的详细说明。你又说你的“哥的不好”猜想只根据1995的文章和1993的文章摘要来推测。你说小颜用自已的生化数据,也是你的“哥的不好”猜想。看看你,明明看到了,读到了,为了狡辩,你可以矢口否认。你说过的话都挂在网上,看到你这样,全然不顾前面自己说过的话,只为了找理由支持自己后来说法,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不知道你平日和周围的人如何相处。

五谷不分2019-07-29 17:28:48回复悄悄话如果小严有数据,她不提高文献出处是不是认为行业的人都知道,所以不必写明出处?

五谷不分2019-07-29 17:25: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好像是这行的。说说为何老閻的贡献没有被重视。

Fanreninus2019-07-29 16:59:34回复悄悄话大阎,恭喜又出新文了!不过这次好像也没有新证或新意,是想转换一下焦点吧?我有话说,请看拙文,一条条回复您那几点,借光了,谢谢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7/33278.html

warara2019-07-29 16:43:57回复悄悄话好,接着干仗老川能耳根子清静几天

SwiperTheFox2019-07-29 16:37:51回复悄悄话老阎还在追这件是事? mueckler从1999到2009发了12篇论文,用的是你的方法,。1999年两篇跟你更接近,可以说结果跟你“一样”,也引了你。 2004后来也不引你了。

 

你做的是UphT。 Mueckler 做的是glut,颜宁做的跟他更近。 Iancu引了Mueckler, 颜宁引了Iancu. 你只做了一个跨膜区的拓扑。 颜宁做了与其他实验室做了三个构象的晶体,推理哪些跨膜区中的哪些残基础与哪些跨膜区的哪些残基的相互作用,实现AAM. 这些结果你文章里有吗?

 

GoBucks!2019-07-29 16:37:06回复悄悄话让中国调查?太搞笑了。可能吗?方舟子有可能,给他吧。

 

看了审稿很马虎,你说的地方的确应该注明来处。支持你!总感觉这个颜宁不大靠谱。

Wtp0032019-07-29 16:25:26回复悄悄话“颜宁又不是第一次写科学论文,非常清楚用“发表过的生化资料”以推理出自己的结论时必须给出该“生化资料”来自何处”;不同的思路。

 

“杂志对参考文献的总数限制不是剽窃他人成果的理由,因为颜宁可以减少自己论文的引用。”

据说自然杂志有规定引用文献最多50篇,若没记错那篇论文引用的文献有60多篇。

Wtp0032019-07-29 16:13:31回复悄悄话自然杂志是完全没有回应还是没有结论?

凡是对具体(专业)问题有基本了解而且做过科研的,这事再明显不过。只要不是别有用心,挺颜的对具体争论问题的(scientific)实质完全无idea.

嘎德2019-07-29 15:33:27回复悄悄话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老闫您要不要招方舟子入队?”

 

你这不是害老阎吗?方舟子不是被人打过了吗?老阎这把年纪经不起摔打了,放过老阎吧!

 

老阎“事业有成”,网上有一大群阎迷大妈大叔,子女也很有出息,好好地怡享天年,犯得着和方舟子这样的“被打人士”为伍吗?

wodedongxi2019-07-29 15:25:52回复悄悄话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找方舟子也许是个好办法, 毕竟这个博客不是做科研讨论的, 受众也有限. 找方舟子可以引起更大的讨论, 倒逼彦宁回复, 倒逼相关机构做调查.

嘎德2019-07-29 15:13: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如果她的文章真有问题,首先应该找《自然》杂志”

 

你太天真了,老阎当然是写信给自然杂志了,要求自然杂志当包青天大人,主持公道,吧剽窃犯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哦等等,你真以为自然杂志要趟这滩浑水?你太天真了!自然杂志有各种方法拖延时间捣糨糊打太极磨洋工推卸责任等等等等……老阎等到黄花菜都凉了也是白搭……

smithmaella2019-07-29 15:11:25回复悄悄话老闫您要不要招方舟子入队?他干过宁颜,可惜,他一人力量太soft,所以不了了之。现在证据看起来非常充分确实。清华大学人渣多了去了。希宁颜不是。

五谷不分2019-07-29 15:08:52回复悄悄话能不能说一下为何您的数据和提出的运输模型为何没有引起关注?这个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听上去就是您的唯一贡献。引用数据出处是必须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为何要往自己身上挪或故意回避。利欲熏心。太丢人了。

wodedongxi2019-07-29 15:06:20回复悄悄话回复 ‘危言’ 的评论 : 这和打假有啥关系? 连博主自己都不怀疑彦宁的发现, 博主气的是彦宁忽视了他的credit, 没有引用博主的文章, 没有承认博主是第一个发现这个模型的人. 这个属于学术不严谨的范畴, 不是作假.

危言2019-07-29 15:03:01回复悄悄话政府本身不是专家,政府调查也要专业领域的权威发言之后才可能开展。《自然》杂志发表她的文章,就说明她的研究被专业权威认可,如果要否定她的文章,也要先从《自然》杂志开始。历史上,被专业杂志打假撤稿的文章很多。如果她的文章真有问题,首先应该找《自然》杂志。

wodedongxi2019-07-29 14:58:37回复悄悄话不知道彦宁看不看这个博客. 根据博主的表述, 我看她顶多是学术不严谨, 谈不上剽窃. 学术届这种不严谨多的很, 最终不是剽窃与否的问题, 而是这个credit的归属问题. 比如有一天诺奖要发给这个结构, 这个奖和credit该给谁的问题.

嘎德2019-07-29 14:53:45回复悄悄话老阎穷追不舍,一定要讨个说法,可以理解。

 

小颜那边呢?是完全不理不睬吗?

 

不过小颜打死也不回是最高境界,当初“碰瓷”这样简单粗暴的回复是下下策。不回不回打死也不回,估计老阎也没有办法:科研界是以捣糨糊为己任的,老阎死心吧……

 

小颜挺过这段风头后只会更风光,吃香喝辣,前途无量,我先祝贺小颜了!

润涛阎2019-07-29 14:38:49回复悄悄话颜宁的论文是中国政府部门资助的研究项目,不是普林斯顿大学资助的。

 

美国专家我在慢慢找,联系。这不着急。倒是中国政府更应该调查她对科学的态度,对数以万计的媒体报道根据颜宁发表的论文造新药负责。我退休了,离开了科学界,又不投资造药,没损失。

 

不能因为她离开了中国,中国投资人或政府部门投资造新药就停止了。政府的钱,可以用于精准扶贫。私人企业的钱可以投资其它领域。过几年后,看看造新药的结果是怎样的。不是因为她到美国了,就跟中国投资人没关系了。去百度搜索,就会发现那是多么的热门。

润涛阎2019-07-29 14:29:56回复悄悄话她找不到任何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生化数据,去读LacY的文章,依然坚持衍射结晶蛋白得出的结论是“假说”,英文原文:“possible happens”。她的回复只能找到的生化数据是1966年的钠离子泵,那时候基因克隆还没开始呢,基因克隆始于1973年。连任何载体分子的氨基酸构成都还不清楚,如何给她生化数据?在这领域的权威都找不到其它生化数据帮助证明载体的动态机理。她如果找到了,那她就必须给出参考文献,否则就是剽窃人家的成果。

 

三星状告苹果剽窃了三星的知识产权,就因为除了三星外还没有他人申请了那个专利的知识产权。苹果律师再怎么反驳也无效。科学比公司专利更黑白分明多了。公司专利往往可以用钱解决,而科学则不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最后科学界都会一清二楚。

危言2019-07-29 14:25:54回复悄悄话再说,颜宁现在在普利斯顿大学,又刚当选美国院士,要打假也要找美国。而且,科学界打假要在正规杂志上投稿,由专家内行来定,网上写作是不算数的。

actigraph2019-07-29 14:18:30回复悄悄话biochemical data是生化数据,不是生化资料,资料范围更广,可以包括数据,信息和知识。利用公开数据并不构成剽窃,当然要注明引用。只是凭这一点就指责剽窃,没有说服力。

playnice2019-07-29 14:11:37回复悄悄话打假要支持。

达姆TU2019-07-29 14:08:43回复悄悄话回复 ‘iced91030’ 的评论 : 白痴,科学上求真,就得追到底,跟祥林嫂无关。关于祥林嫂,再免费教你几句。祥林嫂是封建礼教的的受害者,她受 够了命运的欺辱,心里的苦楚不靠絮絮叨叨,你给她找找第二条路?

blue6albion2019-07-29 14:06:26回复悄悄话相信大侠的人品和做事的分寸:能抛出剽窃和B=C这样的狠话,肯定是胸有成竹了。乐见真相最后水落石出。

达姆TU2019-07-29 14:04:24回复悄悄话你这类白痴能不能少发言?

是不是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你老母被强奸你也let go? 哪怕这两件事你都let go,这件事也不能let go,科学上抄袭剽窃比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和你老母被强奸更严重,科学上就得求真,白痴。

 

—————————————-

iced91030 发表评论于 2019-07-29 13:43:39

Let it go, man. Just let it go.

 

You are getting to be a “祥林嫂” now.

满池娇2019-07-29 14:03:49回复悄悄话骗子 真的是太多了。

遍野无尘2019-07-29 13:58:19回复悄悄话建议去找在这个领域的同行评论这事, 除了《自然》以外。

不仅仅是找那些赞扬过她的科学家(估计不会回答你。)

润涛阎2019-07-29 13:53:30回复悄悄话我是最不需要着急的。

求真,需要时间。尽量把支持她的大科学家们都查出来,让他们帮她的忙找到反驳我的理由。

邓小平厉害不?他把英明领袖华主席变成不英明还需要好几年呢。

 

最需要调查真相的是中国政府。我不知道有没有投资人根据宣传而投资造新药?如果早就有,那是否血本无归了?要知道,即使那些聪明的投资人也是科盲,也有崇拜基因,说不定下大赌注造新药,最后血本无归而跳楼。对我来说,我又不投资造新药,没影响。

 

搜不出来她发表过的葡萄糖载体机理的生化资料论文,可搜索引擎也不是丝毫不差的。需要继续搜。

 

支持她的大科学家们也会搜索的。万一发表在PubMed都不列入的杂志上了呢?据一位印度人跟我说印度就有私人科学杂志不被世界上的任何搜索搜到。详情不知。美国有私人大学没房子就一名字。信不信由你。这事真有。这世界什么事都可能有例外,所以,我们不能着急。说不定帮她洗地的就能搜索到她发表过的葡萄糖载体的生化资料论文。再过两三年,就可能接近真相大白了。你去百度搜索一下颜宁论文造新药,你会震惊那是多么热的热门啊。到时候就知道结果都是怎样的了。历史,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我们个人最多是看热闹而已。如果她胆敢剽窃的指控属实,那她的科学态度是靠不住的。我才不着急呢。

iced910302019-07-29 13:43:39回复悄悄话Let it go, man. Just let it go.

 

You are getting to be a “祥林嫂” now.

危言2019-07-29 13:42:12回复悄悄话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使用公开的数据构造一个模型,模型才是她们的研究成果,为什么说这是剽窃呢?

lin135902019-07-29 13:19:50回复悄悄话确实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处没给出文献索引确实有点不可思议,作为严谨科学家不管文献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都应该给出索引。

wodedongxi2019-07-29 13:15:54回复悄悄话博主你这事也有几个月没解决了吧. 这事说实话, 外行也不好评价对错. 你在博客这里说, 也很难得到解决. 我建议你投诉给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 国内的基金委只怕也不会真正有兴趣去处理. 投诉给大学, 他们应该会组个调查组的, 找几个小同行, 最后给你和彦宁一个公正.

远在他乡19972019-07-29 12:46:42回复悄悄话看过老闫几乎所有的博文。坚定支持老阎打假,相信老阎一定能拿回公道。

[1][2][3][4][5][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颜宁博士无法反驳的第五个事实  

 

 

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与动态模型不是颜宁团队首先发现的,而是由Yan/Maloney发表在1993年《细胞》(1993,Cell 75:37 ) 和1995年《美国科学院院报》(1995, PNAS 92:5973)。颜宁团队在2014年《自然》发表的文章只字未提前人同样结论的文章。然而,事实胜于雄辩。让我们逐一解剖:

 

1.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研究的葡萄糖载体蛋白是同一家族,属于MFS family,亦称 uniporter-symporter-antiporter family,都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参见权威综述分类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34。在这个地球上,不论载体有多少家族,揭开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只有两家,而且研究的都是在同一家族,得出的结论也是同样的。就好比哺乳动物的血液循环系统,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因为都是由一个心脏和血管构成。同理,所有的葡萄糖载体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如果哪天某人发现了另一机理模型,那他就是在我们的研究基础上的再次突破。

 

2.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与机理

葡萄糖分子以及其它糖分子如何进入细胞膜?喇叭口朝外-朝里转换模型是1966年从钠离子泵的工作原理推理出来的(Jardetzk,1966 ,Nature 211, 969-970)。然而,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是否真的与钠离子泵的工作模型一致,需要科学证明。就好比CFTR根据蛋白质二级结构判断不是离子通道,而是载体;而在1992年在《细胞》发表的论文用活体蛋白科学试验证明它就是个氯离子通道。葡萄糖载体到底是怎样把葡萄糖载入细胞,必须有试验证据证明才能确定。

 

Yan and Maloney 找到了与6磷酸葡萄糖分子在大小、形状、电荷都类似的探针:PCMBS 分子。根据逻辑推理,如果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与钠离子泵一致,那这个探针便可通过“半胱氨酸扫描”的方法测得:至少有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里的半胱氨酸突变可以从细胞膜的两边被探针接触到;同时必须有至少另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里的半胱氨酸突变只能从细胞膜的一边被探针接触到。我们用活体蛋白试验证明:葡萄糖载体蛋白的工作模型属于“喇叭口旋转一次带入一个葡萄糖分子”的工作机理,亦称“乒乓模型”,这与通道开关一次便有1000-1百万个底物进入的模型完全不同,而是与钠离子通道的工作原理一致。

 

颜宁团队2014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图5,看上去比Yan/Maloney 模型似乎复杂了一些,其实是一回事。就是来回都多了个中间型。在颜宁博士新闻直播上的截图可看出二者是一模一样的:

 

3.葡萄糖载体分子详细的动态模型

我们扩大了“半胱氨酸突变扫描”技术的应用范围,把一葡萄糖载体蛋白(uhpt)的氨基酸逐一突变。发现第VII螺旋最具代表性。根据探针扫描,我们得出了“螺旋轮”—葡萄糖载体详尽的动态模型。这个模型表明:葡萄糖载体蛋白在细胞膜里的部分分为三个区域(A、B、C). 区域A和C,探针只能分别从细胞膜的一边接触到;而区域B,探针可以从细胞膜的两边穿过。该B区域的长度是17A(埃),就是葡萄糖分子与载体的结合部。这就像一个跷跷板,当喇叭口朝外时,细胞膜外面的葡萄糖分子进入到此区域,立刻引发载体分子的变形,变成喇叭口朝内,葡萄糖分子进入细胞。这是通过活的蛋白测出来的结果。而颜宁团队无法用活体蛋白任何方法测得活的蛋白是如何变形的,只能是靠结晶了的蛋白通过X光衍射解构然后推理出来其动态模型。

 

下面是图片比较:

 

 

4.Yan/Maloney 模型是最早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

在葡萄糖载体领域,Yan/Maloney 模型早被广泛接受。比如,Dr. Milton Saier, Jr. 在他长达34页的综述里给出Yan/Maloney的发现是该家族(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 研究的载体家族)“最详尽的动态模型”,英文原话: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第90,91就是我们分别发表的《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我们的试验是用活体蛋白做出来的,虽然其方法是我们自己首创专门用于探索载体蛋白的工作机理,然而,其结果是任何实验室都可以重复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报道批评过我们的论文,更不存在否定我们的结论,包括颜宁团队在《自然》发表的结论也跟我们的结论完全一致。

 

以上的内容,润涛阎在旧作里谈论过。今天介绍的是颜宁博士忽悠了她论文审稿人的第五个事实:

 

5.到底颜宁团队通过X光衍射结晶蛋白能否推理出动态工作模型

我们通过逻辑判断可以得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只能靠研究活体蛋白而得出,通过结晶了的不动的蛋白无法推理出其动态模型。这从颜宁团队在2012年发表在《自然》杂志的论文所证实: “Crystal structure of a bacterial homologu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GLUT1–4. 2012,Nature, 490:361”.

 

在这篇论文题目里,我们得知,其研究对象就是人体葡萄糖载体在细菌细胞的“同系物”homologue,用文科生的说法就类似于“双胞胎”。在该论文里,通过X-光衍射得出了该葡萄糖载体的结构图。然而,并没有从解构过程中推理出动态的工作模型。

 

然而,在一年多后投给《自然》的论文里,颜宁团队解构了同一个蛋白在人体的“同系物”,用同样的方法,得出的结构也一样,最大的不同是:推理出来了动态的工作模型。此论文的题目是:“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human glucose transporter GLUT1”不仅内容一样,得出的结论一样,就是题目也一样,研究的是同一个蛋白的“同系物”。可2012年的研究表明:通过解构结晶了的蛋白没推理出其动态工作模型,2014年的研究表明:通过解构结晶了的蛋白推理出来了其动态工作模型。

 

是否能推理出动态的工作模型,可不是小事,因为它揭开了“半个世纪之谜”啊。这么重要的大事,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里就没有呢?如果这是纯粹的科学问题,那在2014年发表的论文里应该给出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里就没有推理出动态工作模型的解释。不给出解释,必然有隐情,那必然已经超出了科学范围了。

 

那我们就有必要探讨:“在这两篇论文期间发生了什么?”

 

在2012年颜宁团队发表论文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 Peter Maloney 教授还活着。

 

如果通过X光衍射的方法给结晶蛋白解构便可推理出葡萄糖载体的动态工作模型,那在2012年的论文发表前,颜宁团队就推理出来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工作模型。只是不能发表出来,因为Peter Maloney教授看到颜宁团队发表了的葡萄糖载体动态工作模型跟Yan/Maloney 模型一模一样,那就导致Peter给《自然》杂志写信讨还公道的结果。害怕此事发生,颜宁团队在论文参考文献里就必须给出 Yan/Maloney 发表了的论文。那就等于颜宁团队用不同的方法验证了Yan/Maloney模型的正确性。如果这么做,颜宁团队觉得吃亏,所以,就忍痛割爱干脆不发表这个模型了。

 

如果上述逻辑推理与事实不符,那就表明通过晶体解构无法推理出葡萄糖载体的动态工作模型,那2014年发表的结论就是照抄剽窃了 Yan/Maloney 模型的知识产权。

 

那到底二者哪一个是真的?颜宁博士能否给个解释?

 

站在颜宁团队的立场来辩护,唯一的解释是:颜宁团队在2012年发表论文时没想到“破解半个世纪之谜”(颜宁博士的自评价)这一重大发现—推理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而是在第二篇《自然》论文的研究阶段突然间想到了这一重大课题,也就推理出来了其工作模型。

 

从科学上讲,此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就涉及到颜宁团队在清华大学时能否看到 Yan/Maloney 发表的模型。根据国内网友提供的资料,润涛阎早期的预测:“由于防火墙的原因,颜宁团队在国内无法读到《细胞》和《美国科学院院报》文章”是错的,在国内能读到PUBMED上所有的论文。而且颜宁团队发表在《自然》的文章参考文献里基本上都是国际刊物发表的文章,表明颜宁团队在研究葡萄糖载体的那一刻就读过Yan/Maloney 模型,只要智商不是只有80的天生低能儿,那他就一定想到根据自己的解构结果推理一下此方法得出的结论是否与 Yan/Maloney 模型一致,毕竟研究的对象属于同一载体家族,揭开的是同一世纪之谜,而研究方法不同。如果结论不一致,那就推翻了 Yan/Maloney 模型,意义同样重大,甚至更重大,就没有不揭开谜底的道理。

 

事实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Peter Maloney 教授去世于2013年12月12日,颜宁团队第二篇《自然》论文寄给杂志时是Maloney教授去世后。颜宁博士第二个可能的解释是:这是巧合,因为颜宁博士从未在约翰霍普金斯学习工作过,不会了解Maloney教授的身体状况。这解释是否与事实相符?我们只看事实,那就是:在Maloney教授活着身体健康的2012年,颜宁团队发表的文章没有推理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对工作模型只字未提。只是在Maloney教授去世后,颜宁团队用同样的方法解构了同一蛋白的“同系物”便得出了工作模型,而且与 Yan/Maloney 模型一模一样。这一现象被网上看不惯“害怕洋人,只对自己人下手”的网名“淡黄柳”给予了严厉谴责。他谴责的对象可不是颜宁博士,而是润涛阎。本来润涛阎一直给颜宁女同胞留着面子,看到“淡黄柳”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帖子,润涛阎才决定把真相写出来,让读者清楚到底谁害怕洋人、只对自己人下手。

 

网上有“爱国同胞”指鹿为马,站在颜宁博士一方,理由是:站在颜宁一方就等于站在中国政府一方。这假设是错的。中国政府绝不会愿意付巨资资助这类欺骗政府欺骗人民大众的所谓的“破半个世纪之谜”的旗舰级科学家。不信?哪位网友把我这篇文章发给清华大学领导层,看看他们会不会罔顾事实而为颜宁团队辩护。

 

在全国直播的电视专题节目上,颜宁博士对她的一位学生公开羞辱,说那位学生如果不退出“破解半个世纪之谜”(而事实上葡萄糖载体如何把葡萄糖载入细胞是远超过一个世纪了的疑问,属于世纪之谜。而颜宁博士自降身价,意思是说:X光解构有半个世纪了,而只有通过X光衍射得出的结论才算数,暗示她读过润涛阎的论文,但不算数)重大发现的研究课题,便是2014年发表在《自然》论文的第一作者。她的意思是那位学生对该研究的重要性没看到,等于目光短浅。而在润涛阎看来,那位学生明白“正义从不缺席,只是时间早与迟”的道理,没被眼前的名利所迷惑,而做出了宁肯退出来去它处谋生也不参与此项“研究”的决定。当然也有另一可能:该学生通过翻墙读过润涛阎的文章,了解润涛阎的为人,便不愿意“专对同胞下手”宁肯放弃在科学方面的前程。道理很简单:就差几个月的时间就成为“破解半个世纪之谜”的论文第一作者,如果不是有被揭穿的忧虑,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不能判断出此论文的重要性,是不合常理的。总有一天,被颜宁博士在电视上公开羞辱过的那位学生会讲出真相。

 

Maloney教授在2013年夏天身体感觉不适,最后确诊得了胰腺癌。这是“癌症之王”,只有几个月的存活时间。

 

润涛阎讲一个非洲大草原上的故事:

 

草原上有一头狮子。她看到了早已离开此领域二十多年、在水边优哉游哉的一头老水牛,便想吃掉这头牛。有一个障碍:在此狮眼中有一老虎,是这头牛的保护者也是利益共同体。要等到这老虎死去才能吃掉这头牛。问题是:此狮从未到过该老虎所在的虎山。然而,有一种可能:这狮子并非想过要吃掉这头水牛的事,而是身后有一公狮出谋划策,这一公狮在虎山待过,时时刻刻打探着这老虎的身体状况。“虎视眈眈”这个成语在此不适用,可也没有“狮视眈眈”这个词可以借用。其战略眼光和“恰似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的耐心还是值得称赞的。润涛阎这头水牛善良的一面你可以利用,然而,你我都没想到水牛也会在网上被狮子的拥趸们激怒。

 

真理越辩越明。我们有的是时间。因为正义从不缺席,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科学家搞的是科学,那就是求真。享受求真的乐趣,是科学家的本能。如果把三十六计带入科学领域,那是对科学的亵渎。想玩“老虎不在了便可吃掉水牛”的把戏,又前后自相矛盾,被揭穿是早晚的事。想当狐狸就无法不露出尾巴,何况这么大的漏洞,能骗得过润涛阎?你我搞的是同一家族的葡萄糖载体蛋白,这你无法重新定义;你我搞出来的结论是一致的。如果不一致,那你一定引用我的论文而把我彻底批倒批臭。你不能今天用另一方法证明了牛顿二项式,你就指着黑板上的公式对小学生说那是你首先推理出来的。哪怕你的审稿小圈子里的科学家们,迟早也会弄明白你在2012年的论文里推理不出来而在一年多后就推理出来了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合理解释:与Peter Maloney 教授是否在世吻合。

 

因为在逻辑学领域,最害怕的便是自己前后互打嘴巴。你给不出到底“通过X光衍射膜晶体蛋白能否推理出其动态工作模型”的准确结论,因为你自相矛盾。前后不一,必有隐情。你颜宁博士说我是碰瓷,那你说说你前后两篇文章对同一蛋白的homologue解构的方法与蛋白结构都是一样的,为何在Maloney教授活着时你就推理不出来其动态工作模型,为何他一去世你就推理出来了?

 

最后,认识颜宁博士半路退席的那位学生的国内读者,请转达润涛阎对此学生的钦佩之意。历史会站在此学生一边。在名利面前坚持公正原则,是我对此学生半路退出的判断。当然,润涛阎对此只是判断,未必是事实。假如是事实,那历史会给该学生机会以还原被颜宁博士在电视上公开羞辱半路退出的真正原因:不是学生目光短浅看不到这一“研究论文”的价值;而是人家看得远,毕竟公道自在人心。你可以糊弄所有的人一时,也可以糊弄一部分人永远,但你无法糊弄所有的人永远。

 

这精彩故事会在未来被搬上银幕的,告诉后人当代所谓的旗舰级科学家是如何把三十六计用于科学领域成功忽悠了西方科学家们的。

 

网上那些判断中国政府会站在颜宁一边的,才是不懂政治为何物者。当权的人最恐惧的是自己被聪明人玩弄与欺骗,浪费政府的经费倒是其次。这与谁当权无关,与阎颜二人现在都在美国也都是华人无关。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Dalidali2019-08-11 11:33:33回复悄悄话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我只是把 “”lostman” 和 “格拉斯哥流浪者“, 两位的评论Copy/Paste 到这里,
希望能引起阎先生的兴趣!

old-dream2019-07-27 10:47:44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有道理!给中国留下个数一数二的贪腐大家族,周演技高超,绝大多数人民至今没能识破。

青海2019-07-26 00:28:15回复悄悄话老阎对清华简的真伪有什么看法?

Dalidali2019-07-25 02:47:00回复悄悄话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lostman: “如果是顾顺章的儿子,那李鹏应该为父报仇,怎么反而认仇人为父?李鹏就是周邓之子,周长期地下工作,杀人无数,怕报复在子孙后代,甚至不惜假装收养诸多养子女,以混人耳目,表示自己没有亲生的,周对养子女毫无感情,孙维世说杀就杀,周其实是真影帝,温家宝学得一二”””
————-
“格拉斯哥流浪者: 瞎扯淡,那泡眼那嘴巴,随小超多,周邓之子无疑。周强王毅,和他同父异母那眉眼神似周。”

old-dream2019-07-23 18:44:28回复悄悄话希望看到老阎写一篇李鹏身世滴博文。

Stegy2232019-07-19 04:55:46回复悄悄话回复’aussier’的评论: “论坛里有毫无逻辑和判断力的愤青,有捣浆糊的和事佬,有支持理解你的拥趸”

还有一抓一把的硕士博士们和偶而进来溜一溜看一看的教授编辑审稿们-…

aussier2019-07-18 05:39:31回复悄悄话很高兴重新看到润涛重新开博,无论什么事情请不要影响自己的判断和决定。

论坛里有毫无逻辑和判断力的愤青,有捣浆糊的和事佬,有支持理解你的拥趸,

出现这样的事情,无须低调含蓄,一次写邮件自然期刊不成功,扩大影响继续呼吁申诉,要个说法,讨回公道。

solo12019-07-18 03:44:57回复悄悄话阎文的主要问题是太简洁。重要的东西机理的东西可能需要一定的篇幅来铺垫解释。比如,达尔文的论文1858年发表了,但当年林奈学会的主席的年终回顾是今年没有什么革命性的发现。《物种起源》与论文是同样的内容,却引起轰动。
所以,这个科普系列还是有意义的。

Hill_982019-07-16 16:48:35回复悄悄话阎先生
我一直以为您是奇才 还奇怪为什么您没有去申请那些奖项 现在才明白您的成果被小人窃取了 希望您千万不要再关博客 公道自在人心 我们坚决支持您 不要和那些人一般见识 可以问一下律师解决办法

Nekono_882019-07-15 14:14:2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的评论 : “哥的不好”猜想,I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s Christopher J. Law1, Peter C. Maloney2, and Da-Neng Wang1,他们引用Jardetzk,1966的经典文章了吗?

山丘-2019-07-15 13:16:1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下面那个关于为啥综述文章里没有阎的这两篇文章 阎作了解释 原因就是又给人阴了一道呗 阎老板给那个写综述的老板提供的文章里包含阎的这两篇的 可是那个老板为了某种目的(利于自己申经费)私下删了几篇包括这2??篇…你看又一龌龊事 这世界上有这种事是因为总有追求名利不要道德底线的人 就怕有土壤让这种事越来越多 希望那些是非不分为他们辩护的助纣为虐者好好想想 是否要留给自己的孩子们一个充满龌龊事的世界

山丘-2019-07-15 12:43: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让你focus 省得你扯得太远

山丘-2019-07-15 12:40: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以免你又不明白我指的是哪一段话 copy给你如下
“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研究的葡萄糖载体蛋白是同一家族,属于MFS family,亦称 uniporter-symporter-antiporter family,都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参见权威综述分类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34。在这个地球上,不论载体有多少家族,揭开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只有两家,而且研究的都是在同一家族,得出的结论也是同样的。就好比哺乳动物的血液循环系统,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因为都是由一个心脏和血管构成。同理,所有的葡萄糖载体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如果哪天某人发现了另一机理模型,那他就是在我们的研究基础上的再次突破

SwiperTheFox2019-07-15 12:40:07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就是不管对错,铭记语录?

山丘-2019-07-15 12:37: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牢记“时不时来看看”网友对你下面说的几句话 理解不了就多读几遍 省得你到处扯 看着都挺累的

SwiperTheFox2019-07-15 12:21:5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第一,这与我说的无关。 在老阎老板心中, Yan-Maloney模型, 如果存在的话,在2008年时不应该在综述里引,。

第二,这个在事实上不符. 比如下面这篇植物葡萄糖转运的文章,重点是:既没引阎也没引颜。 按顺序说一下put into perspective: 老阎做了一个细菌的。 小颜做了另一个细菌的。 下面这篇是植物的。 小颜做了人体的。
Molecular Basis of the Glucose Transport Mechanism in Plants
Balaji Selvam,? Ya-Chi Yu,? Li-Qing Chen,? and Diwakar Shukla*,?,?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5 12:10:12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您写下一个相关回贴或博文之前,试试记住下面这段话,能做到倒背如流则更好,中文写的。

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研究的葡萄糖载体蛋白是同一家族,属于MFS family,亦称 uniporter-symporter-antiporter family,都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参见权威综述分类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34。在这个地球上,不论载体有多少家族,揭开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只有两家,而且研究的都是在同一家族,得出的结论也是同样的。就好比哺乳动物的血液循环系统,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因为都是由一个心脏和血管构成。同理,所有的葡萄糖载体只有一个机理模型,如果哪天某人发现了另一机理模型,那他就是在我们的研究基础上的再次突破。

SwiperTheFox2019-07-15 11:59:56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我只看到老阎兴奋地与老板讨论, 老阎老板很低调. 但低调不等于不给credit. 不能低调地连引都不引.

如果还有别的关于他老板的话,请指出. 我关注老阎的文章的主要是文中的机理模型结构.

山丘-2019-07-15 11:54: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这个老阎已经解释了 我都看到了 你对这件事这么关注 不会没看到吧

SwiperTheFox2019-07-15 11:49:15回复悄悄话实在不好意思,希望这是我在这个贴最后一个跟贴了.

下面这篇综述, 老阎的老板是第二作者, 总结MFS Antiporters的机理,Antiporters就包括阎润涛所做的UhpT.

1. 总结了Alternating Access Model的机理. 没引老阎的.
2. 该文引了老阎的老板15篇文章, 没有引老阎的.

对于老阎的老板来说Yan-Maloney模型存在吗?  在相关文章里(综述)老阎老板都不引,能说是独创革新的模型吗?  为什么要其他人引?

I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s
Christopher J. Law1, Peter C. Maloney2, and Da-Neng Wang1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5 08:27:59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 那请问您这句话是怎么来的:“老阎的结论是颜宁剽窃”

这与颜宁骂人碰瓷,神经病在本质上是同一个出处,您去问问颜宁她骂人碰瓷,神经病是哪里来的,您就知道这个“剽窃”是哪里来的。

我贡献了3个回复了,您可以交差了吧?:)

六弦三品2019-07-15 08:22:07回复悄悄话美女不需要翻墙就可以看到国外各类科学杂志,各位可去清华图书馆网页查一下,有从创刊到现在的所有细胞杂志.我以前就说过,国家每年花费大把的钱买几乎所有的重要科学杂志.其中以中科院图书馆,清华北大为最.

SwiperTheFox2019-07-15 08:21: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那请问您这句话是怎么来的:“老阎的结论是颜宁剽窃”
其实我也没想让老阎收回他的话,就是想把事实呈现出来,不想在这些想象出来的结论上花时间。

还有老阎欣赏的老卡,跟颜宁已经合作了不止一篇论文了。 据清华网站的报道(您也许不信), 50年一说也是出自老卡。

===================================
颜宁剽窃我是第一个说出口的:)您可以去前面的老阎第一或第二篇博客翻。

SwiperTheFox2019-07-15 08:15: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说了我的结论都提供证据, 这就给你下面这第4点的证据 (我记错了不是老卡说的), 是下面这篇综述:

Forrest Kramer Zielger: The structure basis of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 mechanisms. 对于晶体结构对机理探究的重要性反反复复地说:
.
1。 Loack of atomic structural data has, for many years, created a frustrating divide between concepts of secondary transport and a molecular understanding of its mechanisms.
2. In general, a molecular mechanism of transport should be based on structural data of, at least, the two alternative open conformations.
3. In the absence fo a struture of the Ci stat of BtAAC1, the structural changes required for the translocation of the substrate also remain speculative.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5 08:14:57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颜宁剽窃我是第一个说出口的:)您可以去前面的老阎第一或第二篇博客翻。

SwiperTheFox2019-07-15 08:02: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您还是讲理的, 所以耐心讲一讲:
老阎认为小颜剽窃,这是老阎一个人说的。这是一面之词,不是吗? 您说老阎的文章提供了证据与逻辑, 那前提是老阎提的证据是正确的,是吗?

那看看老阎的论据, 好几个问题到都一个个被debunk,比如
1 小颜在文章里就没说她解释了葡萄糖转运机理, 我是因为这才非得看原文的。
2 1966是转运蛋白的通用机理
3 颜宁做了生化实验。
4 他说晶体推不出机理,然而他欣赏的老卡就在综述里说,就是因为缺晶体给机理更近深入的研究造成了障碍

Nekono_882019-07-15 07:56:3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简单说我相信第一作者,你继续根据论文摘要,发你的“哥的不好”猜想,请继续。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5 07:47:40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 楼下这么多群众, 有多少人看读了颜宁的论文? 有多少人不但批评其文章,而且不提供根据地批评她的实验依据, 更批评她的人品?

您是对的,我就只浏览过颜宁的摘要。不过,读懂她的文章只有两个人是必须的:老阎和颜宁。其他人懂不懂都其次,包括您。老阎的结论是颜宁剽窃,就列在上面。您要他撤掉估计不太容易。

颜宁的人品嘛,她剽窃,骂人碰瓷,神经病。您如何断定她没骂您神经病呢?

您发帖已经是您近期的工作,我回复您是对您工作的支持。我也去看了您的博客,

SwiperTheFox2019-07-15 07:3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重复一遍:我只评价了我读过的东西。 所有的结论都有出处可循。 如果没有根据的,就明说我是猜的。

楼下这么多群众, 有多少人看读了颜宁的论文? 有多少人不但批评其文章,而且不提供根据地批评她的实验依据, 更批评她的人品?

山丘-2019-07-15 07:19:36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这事刚出来的时候 他在中坛短短几天就发帖上千条 一般人是很难有时间耗得过他的

Nekono_882019-07-15 07:06:1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一个是辛辛苦苦做了多年试验,整理,总结发表论文的第一作者,另一个是只看了论文摘要就已经大发议论两个月,到现在还不读全篇论文的喷喷,让你来选择,你相信谁?

SwiperTheFox2019-07-15 06:13:0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我不知道你是没看懂脖子粗的话

脖子粗的意思是: 从 C108 到 C438 一共 6个半胱氨酸。 老阎这篇文章只关注办半胱氨酸。 因为实验的原理是利用半胱氨酸对试剂的敏感性测量碱基是否在转运过程中暴露于细胞内或细胞外或两测都有。

有了细胞杂志的基础, 才发展到PNAS的29个突变。 不可能1993年的细胞杂志先做了从101到438的突变(或者整个蛋白的455), 1995年的PNAS 再回来重复做其中的1/10, 还能发表的。

SwiperTheFox2019-07-15 05:57:49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脖子粗的表1表2贴的都是6个突变。 脖子粗也认为只有6个突变。

事实上,你说的跟阎润涛说的也有矛盾。

我也回答阎润涛了,在有更进一步的证据之前,我只能相信脖子粗贴出来的表1表2里的6个突变。

Nekono_882019-07-15 05:48: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不是审理《细胞》论文的专家,我告诉你干嘛?“大阎早就回答过你,”,而且脖子粗已经将1993的表一和表二帖出来。你也看到了,还要装傻冲愣,让我再告诉你一遍从一百零几到四百多少。是不是让我送一份1993全文的pdf文件给你?你是什么人?我的学生吗?不收你。

SwiperTheFox2019-07-15 02:32:01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如果是说老阎的“模型”, 他自己在他第一篇博文里用中文描述得很清楚, 我相信他描述准确, 不会出错, 以他自己的对模型的描述为准评论,不是猜的, 我觉得是正当的。

SwiperTheFox2019-07-15 02:2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我已经回答过的问题,请针对我的回答问问题与评论。

1 我博文中只提了自己读过的PNAS, 没提细胞杂志一文。本身是没问题的。 而且老阎细胞杂志到底做了啥, 也跟颜宁一文里到底有没有生化实验无关。

第二, 如果细胞杂志象你说的那样,做了包括PNAS的突变并向象他说的那样做了符合实验原理的实验, 他也不用做后面PNAS的跟进了。

第三,至于后来为了回答你的问题不得不去猜老阎的思路, 该说猜的时候就说猜,没有说过分的话。后来又引用读过的网友的帖子更正猜错的内容。 更重要的是,这些是符合阎的实验原理的。 你既然可以看到全文,可否告知到底从哦你一百零几做到四百多少吗?

Nekono_882019-07-14 23:2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搞科研的吗?怎么只是看了大阎1993的摘要就发了那么多的质疑和结论?如果搞科研都象你这样不求甚解,胡乱猜测推理,其不是都乱了套了。赶紧去学习学习大阎1993的全文。不要再乱喷了,要吃一堑,长一智。

Stegy2232019-07-14 19:09:24回复悄悄话SwipeTheFox 先生前面挺低调地邀请过大家去看看他的最新博文- “小颜神秘的生化实验”。俺来替SwipeTheFox 高调喊一声。

游海儿2019-07-14 12:25: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阎粉非粉”,说得好。那些张嘴闭嘴阎粉大妈大叔的真该问问自己哪里蹦出来的。

山丘-2019-07-14 12:14: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人生 阅历境界不同 风景感悟不同 感觉博主是个淡泊名利之人 大家不必太过代入

嘎德2019-07-14 10:38:35回复悄悄话回复 ‘leisure’ 的评论 : “你觉得博主是在发牢骚吗?我看未必。”

老阎不光是发牢骚,而且是对科研界极度的失望,我们来看看老阎文章刚发布后的期待:“等文章在《细胞》登出来后,他就天天等着《自然》新闻版报道我们的文章。等到第三期还是没有”,老阎表面上说是他老板“天天等着《自然》新闻版报道我们的文章”,其实老阎自己才是“天天等着《自然》新闻版报道”,不过事不如人愿而已。

估计老阎心里有埋怨自己老板文章题目写得太低调,追悔莫及也于事无补。还是我前面说过,其实问题关键是老阎的研究方法是野路子,不是小颜的那种主流方法,野路子得出的结论再好也是小三二房丫鬟生的“野小孩”,得不到主流的青睐,引用老阎野路子文章的人自然不多。

小颜成了网红美女科学家杰出海龟再归海,老阎落魄地种种花草在文学城和一帮大妈大叔发发牢骚,心里不好受,嘴上硬也只好说是“真理越辩越明。我们有的是时间”,聊以自慰而已。

天地行者2019-07-14 10:28:57回复悄悄话推荐不明白的人去读一下这篇解读,即使不懂专业也容明白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1905/71475/17036.html

leisure2019-07-14 10:01: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你觉得博主是在发牢骚吗?我看未必。
我亲历过博主对韩春雨的打假,也看过博主对韩寒的打假,深深佩服博主的求真精神。这次也类似,只不过当事人换成了博主本人,正因为这次打假当事人是博主本人,所以才有很多人出来质疑博主的动机。还有,有些人也提出学术问题不应该在通过发博客的方式来处理。之前就有一位澳洲的网友提出可以集合很多科学家一起签名上诉,那样的话可能处理起来会快很多,但是博主当时不理会,而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说明情况。我还是相信博主在这篇文章中说过的这段话:
“真理越辩越明。我们有的是时间。因为正义从不缺席,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科学家搞的是科学,那就是求真。享受求真的乐趣,是科学家的本能。”

山丘-2019-07-14 06:53:00回复悄悄话打漏了几个字 重写下:求真求善是大多数支持阎的人的动机所在

山丘-2019-07-14 06:50:33回复悄悄话转帖一个我在我博客里对一个网友的回复 我想求真求善应该是大多数支持阎的动机所在

给一个网友的回应:你质疑的这些所有问题阎的博文都给出了详细的解释 我的判断基于阎给出的非常详实的资料加上我自己在生物领域多年的工作经历 非常希望颜能从专业角度上也解释反驳一下 我可能会看到不同的信息从而也许改变我的判断看法 可惜颜除了碰瓷之外就抛出了个66年的钠离子泵 此离子泵机理解释的是钠离子钾离子如何在膜上转运的 而糖是大分子需要糖转运载体 后来阎开创性的得到了糖转运载体机理模型 才发现其和钠离子泵机理相似 目前为止 研究出糖转运载体工作机理的就俩yan 所以基于这些认知 我选择相信阎 颜引66年的可以 但不能以此忽略二十年前和她作出同样结果的阎的工作 这种做法是不对不道德的 我顶阎是基于我的是非观 是对真对善的维护 希望世界不要那么黑暗 是对事不对人的

SwiperTheFox2019-07-14 05:22:57回复悄悄话经仔细阅读,发现”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小颜自己的,所以不用引文。 详见: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4748.html

old-dream2019-07-13 21:56:24回复悄悄话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一个是通过艰苦的实验数据得(或推)出了模型.
另一个是看了模型, 设计了漂亮的实验”。补充:而且还剽窃霸占了模型成果。

old-dream2019-07-13 21:39:19回复悄悄话回复 ‘lilywanda’ 的评论 :
“”一个是通过艰苦的实验数据得(或推)出了模型.
另一个是看了模型, 设计了漂亮的实验”。补充:而且还剽窃霸占了模型成果。

lilywanda2019-07-13 19:51:55回复悄悄话
实在太专业,不了解太多,但感觉下面这个网友的发言有道理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2019-07-09 06:34:35
实在太忙, 没时间仔细读原文.
粗略的印象是:
一个是通过艰苦的实验数据得(或推)出了模型.
另一个是看了模型, 设计了漂亮的实验.

枕寒流2019-07-13 19:24:01回复悄悄话小颜情商高? 是指她能把文章写得天花乱坠吗?文章诚然要紧,危机公关更考验人的素质啊。诸位对比一下任正非的态度。人家说什么? 美国没有对华为不好。经过不到两个月,美国的供货商反倒在想办法绕过禁令给华为供货。如果有任总这般统战的本事,小颜在阎师第一篇出来后,就可以放低身段,私下沟通,化敌为友,把淡泊名利,且怜香惜玉的阎师搞定。如此,哪里会有后面的网友大战,博客关闭? 每一行的大师都不应仅是技术咖。人的综合格局决定其了高度。经不起烈火考验的还不能算是真金啊。

枕寒流2019-07-13 18:53:21回复悄悄话阎粉非粉。阎师的博文超然物外,不持立场,只追求真理。喜欢他文章的人也是愿意探求事物真相的一群人,有道理,才会支持。有一天,阎师说得不对,我也不会像粉丝对偶像般盲从。

Stegy2232019-07-13 09:27:29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的评论: “>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而不是投书专业杂志, 为什么?”

我也从另一个角度来加个原因。国内聪明的小学生都对这人葡萄糖转运机理略知一二,文学城里硕士博士一抓一大堆,为啥不能文明地讨论任何发表的文章?

嘎德2019-07-13 09:14:32回复悄悄话回复 ‘leisure’ 的评论 : “所以当初博主不用主流的方法,而是走“野路子”。我想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了没人对这点提出疑问,或者有人提出了没得到重视?”

“野路子”虽然有道理但得不到重视在科研界是正常现象,“正路子”主流思想统治一个学科很多年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利益相关者相互引用文章,相互邀请对方参加学术会议,申请科研基金的时候相互推荐吹捧,不一而足,然后在科研经费充足的情况下培养出一堆博士和博士后,所以主流“正路子”可以生生不息长生不老

“野路子”是二房丫鬟小三,没有引用没有经费没有tenure,象老阎这样的野路子投书专业杂志Nature也可能被人家捣糨糊拖时间假冒中立暗中打黑拳,人家Nature也是主流嘛对不?

老阎也只好来文学城发发牢骚,发泄发泄,在家种种花偶尔以子女进入藤校高兴半天,也不容易啊是吧?

游海儿2019-07-13 08:50:01回复悄悄话youtube上曾经有个评论老阎的视频,竟然一边评论,一边说不知老阎是男是女。与楼下说阎粉大妈的同出一辙。

天地行者2019-07-13 08:33:57回复悄悄话只要是写过学术论文的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不用是一个专业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3 08:32:41回复悄悄话ans:

> 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而不是投书专业杂志, 为什么?

科普是博主尽到了做科学家的职责,他的这系列科普博文是自洽的,结论是明确的即颜宁剽窃,科学的是非已断,一直就没有让你我他她来做裁判。博主答应了会给Nature写信,他不会写观点和结论与博文不一致的信吧。

这些事实摆在您面前了,您睁着眼胡说博主让大家判断也算个爷们。

FYI本人爷们一位,纯的。

天地行者2019-07-13 08:31:20回复悄悄话小燕应该学学韩氏不管你们怎么揭露我,批判我,我低头不语,就此躲过这一劫,照样吃香喝辣。自己做了亏心事还高调攻击老阎,这可是找。。。

山丘-2019-07-13 08:30: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怪我不该这么开玩笑 不好意思了啦这里的各位 一出现在这我就对狐狸表现得这么冲动情绪化是有原因的 我与他在中坛为这事交过几次手 很清楚他的立场和手段…算了 不说了
总之 我本不是凶悍之人 在这有些失态 见到谅了各位!

嘎德2019-07-13 08:28:41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而不是投书专业杂志, 为什么?”

第一,你怎么知道老阎没有投书Nature要求“伸张正义”?Nature给不给说法就不好说啦,这个还是请老阎出来给大家说道说道。

第二,普通人为什么不能评论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譬如北京人谈论起国家大事就好像出席过政治局常委会议一样,其实也就是皇城根普通百姓对不?吃瓜群众一面吃着瓜一面谈论国际风云,明星绯闻,以及科学界是非,其乐融融有啥不可?况且还有象老阎这样低情商的当事人给我们以身作则当反面教材,比看好莱坞大片还过瘾。

樱叶2019-07-13 08:26:15回复悄悄话博客是博主的私有地,我们都是不请自来。觉得不爽就走呗。

嘎德2019-07-13 08:06:55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你这么说得姐姐我都想原谅他了”

大家都是来讨论问题的哟,不需要原谅或被原谅,犯错误的人才需要被原谅是吧?

好吧,看在你是无心的,我决定原谅你了。

ans2019-07-13 07:44:42回复悄悄话领教了这里阎粉大妈的逻辑, 能明白为什么老闫在文学城挑起了对小颜的攻击了吧。按时不时来看看大妈的话: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而不是投书专业杂志, 为什么?老阎情商EQ出奇地高,圈粉利器。 想当老阎类网红的要好好学习,哥几个就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山丘-2019-07-13 07:09:10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哈哈 你这么说得姐姐我都想原谅他了

Stegy2232019-07-13 06:33:39回复悄悄话作为“旁观者”忍不住说一嘴本期讨论质量高。很想点赞一下每个人。

SwiperTheFox 忙忙碌碌搬资料做辩护,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这个问题上东指指西点点,虽说是无厘头,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这场讨论也是种贡献。

重复网友已说过多次的了。真理越辩越明。求真求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8:32:30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我的专业与这个讨论没有啥关系,所以恕我不多言。您所做的努力我们都看见了,我很理解。回归到科学,真相或真理是科学家的目标。这个是相通的吧?

SwiperTheFox2019-07-12 18:24:22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不是站队问题, 我喜欢不同意见的探讨,一言堂没劲。 但是喜欢用实证的思维与讨论方式。 所以看到您是搞科研的,以为是实证, 有点惊讶。

不是实证的话,也许是类似理论物理一类??不是人肉, 就是想理解一下不是实证的科研是什么样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8:16:56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不是,我不在这行,属于吃瓜群众。他们说过做过的逻辑摆在那。

您试图用您的专业知识说服我等吃瓜群众有点搞偏了,您该直接说服老阎。从您的所有跟帖及您的博客,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还是老阎的博文有理有据充分。

不好意思哈,现在还无法选择站到您那边。

SwiperTheFox2019-07-12 18:10:33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实证科学?

Keyo2019-07-12 18:08:23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老阎文章的摘要贴在下面,以作为反教材。一句话:低调害死人,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篇刚刚及格的博士论文摘要!哪里像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阎氏机理大纲?

反过来讲,小颜就知道怎么包装自己,值得所有有志之士学习!”

引用次数第不是问题,怕的是为了吸引眼球吹过了头,这种情况下一般连文章都过不了审稿,侥幸过关被揭破就是身败名裂,爬得越高跌得越狠。

从文学城里的帖子里看到颜宁的部分包装,觉得没什么过分的的地方,“三人行必有吾师”,可以借鉴。

不过在忽视阎在机理上的贡献这件事上,目前颜的行为是反面教材。阎在专业上可谓做到仁至意尽。至于后面被激起来的八卦,有些被带偏了,不过以饷大众,也没什么不好,说到底还是颜提供的材料。

leisure2019-07-12 17:54:51回复悄悄话博主文章中介绍的第五点,由于X光衍射解构的技术缺陷,不能推理出动态的结构。这点博主在《润涛阎科学故事(二):一瓢冷水一个巧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905/12538.html这篇文章中也提到过,所以当初博主不用主流的方法,而是走“野路子”。我想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了没人对这点提出疑问,或者有人提出了没得到重视?

山丘-2019-07-12 17:53:19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侮辱谈不上 简单陈述一个事实 理解不了就算了 不要必追究 呵呵

leisure2019-07-12 17:50:37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EQ高我看倒未必,个人觉得她擅长包装而已。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7:39:38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我搞科研,但不是这个行业。

您觉得哪有问题吗?

SwiperTheFox2019-07-12 17:30: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看底下的回贴, 请问您真是搞科研的吗?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7:27:13回复悄悄话ANS:

老阎上面的小结:机理是我们发现的,只有一个,颜宁的机理就是我们的机理,是剽窃。并给出若干证据及推理。

颜宁:碰瓷,那个模型是1966的,根本不是你的,所以我没偷。别蒙吃瓜群众了。

吃瓜群众:对,老阎无理。

ANS:在颜宁眼里,您也是吃瓜群众一枚。她的逻辑老阎在博文中已经揭露,您还在鼓里。

被指认为剽窃的颜宁,能自证清白的逻辑是:我这个模型不是您那个。

嘎德2019-07-12 16:48:37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还是那句话,情商EQ最重要,智商IQ只能作为参考,科研界也这样。

小颜情商EQ出奇地高,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

大阎被低情商害死在沙滩上,是前车之鉴。

嘎德2019-07-12 16:42:28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你是在侮辱这个行业近30年以来所有科学家的智商吗?”

科学家的智商?我只好呵呵啰,有时候脑袋是跟着屁股走的,大部分时候是屁股坐在哪边决定一切。

ans2019-07-12 16:30:05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你是在侮辱这个行业近30年以来所有科学家的智商吗? 所有科研工作者都拙眼不识珠,就是因为题目内容简介里都写得很低调? 你以为科研文章是在文学城写博客要靠博眼球蹭热点耸人听闻+碰瓷?

山丘- 2019-07-12 15:38:1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第一 他老板认为金子总会发光的 在题目内容简介里都写得很低调 有点清高的没写抓眼球的东西
第二 送了当时分数更高分的Cell, 此刊没有象Nature 一样的新闻报道
第三 第二篇文章他的图没有请专业电脑绘图人士 而是自己手绘 Again他老板认为本质最重要 不需要花哨 此文章送的刊物有些低了 可以送更好的
第四 最重要的一点吧 文章着笔的可能是他老板 写得相当专业简练 好象一字未改通过发表 但没有考虚到作结构的人对生化研究的东西会有些小隔行 读他们文章可能会觉得太深奥难懂 不能体会到其精髓奥妙
大概是这些原因吧 我也不是太记得清了 原文就是顶上他的有关此事的第一篇博文 上去点开看就是

山丘-2019-07-12 16:14:09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看了下你下面帖的 写得不是一般般的实诚!叹一声这世道“老实人就是吃亏!”

嘎德2019-07-12 15:53:33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我把老阎文章的摘要贴在下面,以作为反教材。一句话:低调害死人,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篇刚刚及格的博士论文摘要!哪里像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阎氏机理大纲?

反过来讲,小颜就知道怎么包装自己,值得所有有志之士学习!

小颜EQ明显强于老阎,人道是:长江后前浪推后浪,后浪死在沙滩上,与老阎共勉之。

Identification of a residue 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a membrane carrier.
Yan RT, et al. Cell. 1993.
Show full citation
Abstract
Preliminary work using directed mutagenesis proved that cysteine is not required for operation of UhpT, the anion exchange protein responsible for glucose 6-phosphate transport by E. coli. We then made a detailed study of C143 and C265, because these cysteines impart sensitivity to p-chloromercuribenzosulfonate (PCMBS), a sulfhydral agent resembling glucose 6-phosphate in size, shape, and charge. We showed that C143 was exposed to the cytoplasm, as expected from hydropathy analysis, but we found no sidedness for C265. Rather, C265 was accessible to PCMBS from both membrane surfaces. And since the attack at C265 was blocked by glucose 6-phosphate, position 265 must lie directly on the pathway taken by the substrate as it moves through this membrane carrier.

冥王天蝎2019-07-12 15:50: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多吃点亏,就理解了。只要还年轻。

山丘-2019-07-12 15:42:14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哈哈 你比我还快!
同意呀 这世道就是看颜值的世道 更要死劲吹

山丘-2019-07-12 15:38:12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第一 他老板认为金子总会发光的 在题目内容简介里都写得很低调 有点清高的没写抓眼球的东西
第二 送了当时分数更高分的Cell, 此刊没有象Nature 一样的新闻报道
第三 第二篇文章他的图没有请专业电脑绘图人士 而是自己手绘 Again他老板认为本质最重要 不需要花哨 此文章送的刊物有些低了 可以送更好的
第四 最重要的一点吧 文章着笔的可能是他老板 写得相当专业简练 好象一字未改通过发表 但没有考虚到作结构的人对生化研究的东西会有些小隔行 读他们文章可能会觉得太深奥难懂 不能体会到其精髓奥妙
大概是这些原因吧 我也不是太记得清了 原文就是顶上他的有关此事的第一篇博文 上去点开看就是

嘎德2019-07-12 15:23:50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大概看了一下,老阎文章引用率低主要是两大原因:
1,“题目越低调越好”, 看来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是要吃亏滴,发文章一定要使劲地吹,最好开个新闻发布会啥的,最不济搞个绯闻上个头条也好。
2,坏在是“野路子”,不是主流。这个就不好办了,很多非主流科学家艺术家是死后才红的,期轻的是潦倒一生偶尔来文学城宣泄宣泄,重的如梵高发疯割耳朵,惨不忍睹。

嘎德2019-07-12 15:03:13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能给个中心思想摘要就更好,谢谢!

嘎德2019-07-12 15:01:21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哪篇?给个链接好吗?

山丘-2019-07-12 14:59:50回复悄悄话回复 ‘嘎德’ 的评论 :
为啥引用率低 他在他的第一篇科普博文中有解释 可以去看看

嘎德2019-07-12 14:41:47回复悄悄话老阎会不会是自己很看重的文章引用率不高,在业界没有引起反响,心灰意懒一怒之下离开了自己的专业领域呀?老阎可不可以给大家交交心呀?

老阎是不是觉得科研界特黑暗呀?还是文学城更可爱是吧?没事,老阎说说心里话吧,我给你准备个沙发。

嘎德2019-07-12 14:27:20回复悄悄话回复 ‘ans’ 的评论 : “他的文章发表了近30年了,为什么没人在乎? 为什么这么多做GLUT研究的作者没有引用老阎的文章?? ”

我也特别好奇,为什么老阎的文章引用率不高?是老阎的老板和学校在业界名气不够大?还是老阎的老板和其他更有势力者有竞争关系遭到了故意打压?还是老阎的文章的综述Abstract写得不够给力不够抓住眼球?

老阎能给我们大家讲讲个中原因吗?也给其他引用率不高的作者敲一个警钟,不犯类似错误,也算功德无量了。

ans2019-07-12 14:12: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哈哈, 明明是老闫在文学城挑起了对小颜的攻击,小颜懒理老阎,斥之为碰瓷。 你说是谁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 颠倒黑白莫以阁下为甚!

时不时来看看 2019-07-12 13:59:08 回复 悄悄话 也就是感觉被带偏的那个时候:)

想了两天,在我之前的结论上该加两句:
博主一个值得尊敬的地方在于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把人指向真相;
颜宁一个不值得尊敬的地方在于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3:59:08回复悄悄话也就是感觉被带偏的那个时候:)

想了两天,在我之前的结论上该加两句:
博主一个值得尊敬的地方在于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把人指向真相;
颜宁一个不值得尊敬的地方在于把火烧到吃瓜群众身上,把普通人卷进来判断顶尖科学问题的是非。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13:44:51回复悄悄话善意提醒ANS;

您问的那些问题挺关键的,还有别的类似问题,博主都在博文中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提出来了,给了证据和逻辑推理。

这个我到昨天才幡然醒悟:)

ans2019-07-12 13:23:32回复悄悄话阎粉们应该问老阎的两个问题:
1. 为什么他自己不引用50年前发表的1966 Allosteric Model?而小颜引用了?
2. 他的文章发表了近30年了,为什么没人在乎? 为什么这么多做GLUT研究的作者没有引用老阎的文章?? 老阎为什么不去质疑那些作者重复做了他 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老阎要么看不懂小颜做的东西的重要性,高估自己做的没人引用的东西;要么别有用心。参见这篇: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410/201905/27550.html

SwiperTheFox2019-07-12 12:28:06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的确没有注意到这个用词,也确实不是很理解。
也许我知道的宣传不过多? 那是她的事。我在博文里针对她回复阎润涛也评价“修养有待提高”

我知道她也是通过看新闻。 直到阎润涛写博文,我都没有特别注意。 后来读了她三篇论文,才由衷地佩服。

在此真心感谢阎润涛,让我有这个机缘对此课题如此深入地学习了解。

冥王天蝎2019-07-12 12:16:2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注意我的用词:“这种高调”。不知你能否理解,点到为止。

SwiperTheFox2019-07-12 12:06: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个人认为
1。 主观的地讲:高调不一定不好, 特别是在美国。
2。 我不知道上综艺节目是否算高调, 我个人主观认为走出象牙塔让群众与科学家见见面,科普挺好。 如 费米, Brain Greene,tyson都积极拍片写书.
3。 客观地讲: 我不知高调宣传是否是颜宁本人的意愿。 也许她本人也是出于在国内(被了)过度宣传也是要搬到美国来的一个原因?我不知道, 所以保留她是否本人(被动参与)宣传的可能性。

冥王天蝎2019-07-12 11:50:1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至少颜宁对这种高调还没认识到对自己的危害。大智,若愚;大器,晚成。

SwiperTheFox2019-07-12 11:37:36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接受关于反问句的建议。
对于宣传的建议,我跟颜宁或搞宣传的没联系,所以无法转告:)

冥王天蝎2019-07-12 10:31:3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建议回复别人尽量别用反问句。大量使用反问句,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礼貌。

对人类大的贡献,不用自己去宣传,一定会有一天,你会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屠呦呦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反之,不合事实地夸大宣传,只会造成自己的被动,例如:贺建奎、韩春雨、Dr. Pons and Dr. Fleischmann等等。

山丘-2019-07-12 10:24:17回复悄悄话没有机理的晶体蛋白结构 既使是膜蛋白 没有生物学意义 发方法类文章比较适合 属于方法技术创新 名致实归

SwiperTheFox2019-07-12 09:57:54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请注意,(被)高调宣传的是不是机理。。
而是结晶人体糖蛋白, 这是史无前例的。

至于机理的适用范围, 见讨论的那部分, 我现在没时间码字。

冥王天蝎2019-07-12 09:51:0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如果是在前人模型的基础上做了些改进,并且这种改进相较于前人的模型是significant甚至本质性的,那么你说propose是合适的,例如,在核物理学中,Mayer听取了Fermi的建议,在哈密顿量后加了一个自旋轨道耦合项而成功解释了原子核的壳结构,因此Mayer获得196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如果仅仅是做了一点非本质性的修正,修正后的和修正前的模型都能解释所研究对象的基本特征,建议还是加“develop”这类词并且明确引用修正前的模型要好些。

另外,你的解释似乎给我这样的印象:颜宁的工作是对前人已有模型的改进,但适用范围是有限的。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工作是不错的,但不值得高调宣传。学术界作的不错的工作太多太多。

SwiperTheFox2019-07-12 09:12:09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第一, propose working model是指模型里一点前人的东西都没有吗?我的确读过propose working model 就是在前人基础上加了东西的。 颜宁加了ICH, 对整体机理有了独特深入的理解。

而且,颜这个模型还真只适用于她做的这个家族的蛋白。

第二,你审稿是单提一句话出来看还是整篇看?特别是介绍中提到基本模型与图5本身的说明? 还有讨论中具体提到的那些文献的诸多文献?

第三,审稿是否需要背景知识? 比如早已进入课本的基本模型?

第四,相信你作为审稿人会有嗅觉,哪些claims过分。 我在没有了解该领域前都有这样的嗅觉。 我相信编辑与审稿人比我嗅觉灵敏得多。

当初阎润涛在中坛说,颜文里写她发现了葡萄糖转运蛋白的机理。 我就嗅到这个claim过大, 好奇,就问阎要原句。 问了好几遍问不到,才亲自下文章读。 您觉得nature编辑和有领域背景的审稿人会摘不出过分的子句吗?

冥王天蝎2019-07-12 08:47:3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在我们本行业(物理、化学、材料等)做审稿人也十几年了,就我们本行业来讲,如果看了Stegy223贴的那个“原文”句子,立即的感觉就是:是文章作者基于自己的数据以及分析提出了一个新的模型,并且该模型前人没有想到过,这是因为你用了“our”、“and”和“propose”三个词,而且在单词“data”后没有引用任何文献。你回复的那些上下文解释不能让人消除这种感觉。

Nekono_882019-07-12 08:24:25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其说话的口气,俨然将自己当作法官加判官的位置,喋喋不休,死缠烂打,似乎学术权威一样。却不知其本人有没有发过任何有价值的学术论文。博主让其尽情表演,留下累累证据,待若干时日后,有知情者暴料,说出真相时,大概恨不得删了所有帖子。

山丘-2019-07-12 06:12:0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是的 可惜就有人东扯西扯偷换概念不停的胡搅蛮缠 理性的科学探讨是从事实求真 从证据推结论 如果反过来 在已有既定立场的结论下找证据就有违科学的求真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是在中坛受够了狐狸的所谓“探讨“ 才一上来就强烈指出这种探讨没有意义

Nekono_882019-07-12 06:11: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作为旁观者,感觉其是来博主这“碰瓷”的耶。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2 05:45:44回复悄悄话善意提醒:跟帖中许多争论的科学问题博主已经在博文提出来了并给出了证据或逻辑推理。

SwiperTheFox2019-07-12 04:50:56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先不看上下文,for glut1 是什么意思?
包括所有糖蛋白吗?
包括MFS第一家族吗?
包括所有葡萄糖蛋白吗?
包括所有人体糖蛋白吗?
特别是,包括阎蛋白吗?

再谈上下文
上文:提出uniport symport的具体机制的问题
中文:图5第一句话。。。。according to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什么意思?
图中的桔黄色原件其他文章里是没有的。
还有其他差别在此不详谈
下文: 1 谈uniport,
2 symportor
都是自己的东西

Stegy2232019-07-12 03:51:32回复悄悄话从老阎前一个博文学到了“旁观者”一词。活学活用声明一下。俺是个旁观者。对老阎小颜各有尊重的地方。自认为是客观的旁观者。因为对这一话题的兴趣远超对老阎一个男人与4个女人故事的兴趣,有时间就爱来看一看,忍不住了也凑一凑。提二个小建议:

1. 是的。这是老阎的自留地。看谁不顺眼了,招呼一声。当事者当自觉点离开。
2. 山丘大姐和SwiperTheFox都各有各的智慧。只要老阎不赶人,不同观点能充分表达 是件interectually stimulating的好事。

Stegy2232019-07-12 03:48:3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的评论: 我引的这句确是Nature2014 原文。加上这句又沒带上任何文献,确实留下了让人提问的地方。谢谢分享。

Stegy2232019-07-12 03:31:00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的评论: 我引的这句确是Nature2014 原文。加上这句又沒带上任何文献,确实留下了让人提问的地方。谢谢分享。

冥王天蝎2019-07-11 23:16:26回复悄悄话“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如果这是原文,读者(包括审稿人)读完此句后的感觉就是:该文作者提出了一个前人从未涉及的新的模型。其中的三个英文单词:“our”、“and” 和 “propose”,很难不让人不这么感觉。如果前人已经涉及过类似模型,用“propose”一词就不合适了,应该用“develop”之类的词,并明确引用相关文献。

山丘-2019-07-11 20:57:5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们光明正大的 什么叫统一口径?你以为谁都象你一样玩阴的 我们都有正经工作 有家有小的 不可能七天二十四小时泡在网上东扯西扯堆一堆文献扮大拿 老阎岁数也不象你这么年轻 没有精力挡你的刀 你就作吧 但请摸摸良心 看看它还会不会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了 有什么用呢 能说的都说了 你还在这胡扯蛮缠 也只能无语了
好自为之吧!

SwiperTheFox2019-07-11 20:42:30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第一, 你最好跟楼下某位先统一口径。 当说到阎颜蛋白不是来自同一家族时,同源性很低时,你们可是说的是一通百通。 1966的模型的确是一通百通。 目前所有转运蛋白都用该模型。

第二, 没有人抹杀阎的贡献,就是没有突出贡献。 他自己的题目与摘要都没提有关机理的话。 引他的1998综述同等对待了十篇以上的论文, 就是提了一句, 不,只提了三分之二句 因同一句里还引了别人一篇论文。 谈机理只谈了Jensen一文。 阎要是对机理有重大贡献,不可能在引他的综述里不提。

3 颜宁引的另一篇跟自己更近的文章就有比阎更详尽的模型图。 “ 阎的模型”盖不过别人的。

山丘-2019-07-11 20:33: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人家院子里扮小白兔阴着找茬挑衅 我实在是看不过眼 在中坛我后来理你了吗?我去过你博客踢馆了吗?跟你说了 你在人家院子里找主人恶心很不礼貌 我替主人挡几刀算几刀

山丘-2019-07-11 20:24: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太能扯了太能扮大拿了 什么叫具体名称不重要 搞科研的人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 你就不怕66年的作者被你气活过来找你 有点科学的严谨好吧 66年的讲的就是细胞膜离子泵机理 钠离子钾离子 所以提到血红蛋白 离子泵的这些主体都是小分子 和大分子糖是不同的 当时作者想要解释的是小分子钠离子在膜的转运好吧 压根没有糖是怎样转运的什么事 糖转运需要糖转运载体 所以才有后来阎开创性的发观糖转运蛋白载体机理模型 也才知道机理是相似的
“如果搞的是钠离子泵的论文,那你当然引用前人发表的钠离子泵的文献;可你搞的是葡萄糖膜载体的机理,你应该提供给审稿人前人研究出来的葡萄糖膜载体的机理文献” —这难道对你就那么难以理解接受吗 颜引66年的是她的自由 但她/你不能以此否认阎的工作和贡献

SwiperTheFox2019-07-11 20:14:16回复悄悄话回复 ‘Keyo’ 的评论 :

Pao1998的综述里引了阎, 然而谈机理却说的是另一篇生化的文章。 Pao也没谈晶体。

原因就是阎在机理上没有 独 特 的 突出贡献。他画的图1966就有了,中间二十多年,得有多少在这个机理上做文章的?

枕寒流2019-07-11 20:11:26回复悄悄话善哉善哉,无视前辈工作成果,自吹”解决半世纪不解之谜”的声誉的确需要小心维护。谁敢”碰瓷”?

Keyo2019-07-11 20:03:51回复悄悄话颜和颜的支持者们的底气来自:只有晶体结构才能说明机理。所以他们极度轻视晶体解构领域以外对生物大分子作用机理的贡献。对于晶体解构者来说,生化实验是小菜一碟,他们可以做到最好。不过再怎么轻视蔑视,阎文中的机理对于颜和支持者来说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儿,顾左右言它没用。

言多必失,何况在轻视蔑视刺激之下。博主的狮虎牛之说很难得到证实,收视率会很高,但与科普就没什么关系了。

SwiperTheFox2019-07-11 19:56:49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你看你不想让我在这儿说话,但又不断挑衅,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说是转运蛋白: “…point out that transport contingent on a chemical reaction…..”

文章说pump需要三个必要条件

1 蛋白内有容纳分子的空间
2 能有两种构想象
3 必须有运输分子的结合位点

而且画了图, 该图跟阎的图本质是一样的。
这些南侠在他的文章里都写得很清楚,我现在也看到文章了。 你到现在都还不懂,又不肯虚心学习,并且还无端挑衅。

福森人2019-07-11 19:56: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油烟不进,还怎么说呀

SwiperTheFox2019-07-11 19:45:36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这篇文章没有自己的实验,总结了前人的模型与研究,举了血红蛋白的例子,又用钠离子做了示意图。

蛋白的名称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是公认的转运蛋白机理。

你要认为颜宁依据这个有问题的话, 请给自然杂志写信纠错, 如果这个错了的话,很多文章都得改。

山丘-2019-07-11 19:29:4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中坛那么酌定的扮大拿反驳我说66年讲的不是钠离子泵而是转运蛋白 我一直追问你说出具体蛋白名称 你后来恼羞成怒说不知道并让我不要再跟你帖 我当时真是醉了 不知道研究什么主体的机理模型也敢拿来作令箭 再重复一万遍给你听66年的讲的是钠离子泵 你也不会听的 因为你的立场为了你早已定下的结论 它必须是讲转运蛋白的 可惜你一直说不出这个具体的蛋白名称 我替你说吧 这个蛋白叫“unicorn”

SwiperTheFox2019-07-11 19:22:41回复悄悄话还是请老阎说句话吧, 你想就此了结,我们等你给自然杂志写信, 然后我们大家等回信,大家节省精力时间, 这最好。

你要想继续讨论呢, 我奉陪。 以后对没有基本科学知识与素养而且态度不是很好的粉丝,我就不一定回答了。

山丘-2019-07-11 19:09:30回复悄悄话千万拜托别写了 这里的人都很善良 人家“时不时来看看”真没抬举你 怎么看怎么都是委婉的讽刺 你自己知道自己“臭名昭著”就别来人家博主院子里恶心博主了 人老阎也不容易 被人阴一道还被你们这些瓜喷 还有没有公理?想想我都难过 你能否给人一点尊重 要写到颜或自己博克去写 姐姐拜托你了成吗?

SwiperTheFox2019-07-11 18:48:23回复悄悄话对于1966年的模型是否转运蛋白,是否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南侠早就讲清楚了。 这个是不能再基本的问题了。 不想车轱辘地重复。

接受“时不时来看看”的建议, 如果对此有异议的请举个是手。 超过5个id要求,我写一篇博文解释。

山丘-2019-07-11 18:09:21回复悄悄话突然想起麻花 我家小朋友画麻花也是双螺旋图唉 我小时候画喇叭花也很象喇叭口基本模型图唉 哈哈????

山丘-2019-07-11 17:32:58回复悄悄话看你说的这话
“颜宁在视频里的黑板画的模型就类似于这个模型。 但行内都知道,模型基础不是颜发明的,而是Jardetzky. 不知道的话,不是颜宁误导,而是自己知道的不够专业。 就像有人画了双螺旋,你会以为是画得人发明的一样。”
好搞笑唉!有人画了双螺旋 要看这人画双螺旋时想的是什么 想着核酸就是核酸双螺旋结构 想着声波震动就是双螺旋声波电动图 想着桥梁建筑就是双螺旋桥梁设计图 主体不同什么都不同 Jardetzky在画面嗽叭口图时想解释的是什么?是钠离子泵吧?千万别说是糖蛋白转运哈 否则两yan还忙什么劲呀!

山丘-2019-07-11 17:16:2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扯来一堆文献扮大拿 人家质疑的是导出图五的biochemical data文献在哪 你扯一堆别的结构文献 结构文献也有做生化实验的没错 但也别把做了一点生化实验的结构文献拿来凑数 那个47 别是有个chemical字就被你用来唬人吧 还有是做的什么蛋白的生化实验很重要 主语主语主语 重要的事说三遍 就象你老拿66年的机理模型当令箭一样 66年的模型图解释的是钠离子通道或泵 两yan的图解释的是糖蛋白转运机理 主体很不同好吧 噢 对了 你说了66年讲的是转运蛋白 再请问一下大拿 是哪个转运蛋白呀?就几个字 千万别扯一大堆

SwiperTheFox2019-07-11 14:00:1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这个也太抬举我了:) 我没那水平。 我要是颜宁,不会慢一拍才把文献调出来。
我在文学城待了10多年了, 可以说早就“臭名昭著”了。  颜宁应该没我这个闲心。
=========================================
>老阎在这儿问2014图5怎么来的,我如果不回答的话,就代表我不知道,或者心虚,所以必须回答。

对2014图5如此清楚,您让我觉得是颜宁在用您的这个ID在发帖。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1 13:53:22回复悄悄话>老阎在这儿问2014图5怎么来的,我如果不回答的话,就代表我不知道,或者心虚,所以必须回答。

对2014图5如此清楚,您让我觉得是颜宁在用您的这个ID在发帖。

SwiperTheFox2019-07-11 13:18:37回复悄悄话象阎润涛说的, 真理真的是越辩越明:

阎问2014图5怎么来的, 其实这个文献的图7也可以给图5提供素材。这些图5的基本框架,在颜发表当时早就是”背景“。 颜宁在视频里的黑板画的模型就类似于这个模型。 但行内都知道,模型基础不是颜发明的,而是Jardetzky. 不知道的话,不是颜宁误导,而是自己知道的不够专业。 就像有人画了双螺旋,你会以为是画得人发明的一样。

这也否定了阎这句话”只有两家阎/颜用试验证明了载体动态模型。“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16430/

SwiperTheFox2019-07-11 13:07:46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先说搞结构的文章也有生化实验, 比如28就做了生化实验。

再请仔细读了一下讨论一节的讨论生化实验的第二段:
47. Mitchell, P. David Keilin’s respiratory chain concept and its chemiosmotic consequences. In Nobel Lectures, Chemistry 1971–1980 (ed. Forse?n, S.)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 1978).

48. Sanderson, N. M., Qi, D., Steel, A. & Henderson, P. J. Effect of the D32N and N300F mutations on the activity of the bacterial sugar transport protein, GalP. Biochem. Soc. Trans. 26, S306 (1998).

30. Iancu, C. V., Zamoon, J., Woo, S. B., Aleshin, A. & Choe, J. Y. Crystal structure of a glucose/H1 symporter and its mechanismof ac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0, 17862–17867 (2013). [
(这篇结构的文章也做了很多生化实验)
特别并且看图7。 也是类似于2014图5的模型。 可做依据,比阎的细胞杂志的画得清楚多了。

45. Madej, M. G., Sun, L., Yan, N. & Kaback, H. R. Functional architecture of MFS D-glucose transporter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1, E719–E727 (2014)

康霖2019-07-11 12:52:50回复悄悄话
Nature哪能这么快就有回应。大佬们都在度假呢,大夏天的,又不是什么急事儿,等九月开学了再说吧

真理越辩越明, 支持求真!

山丘-2019-07-11 12:18:4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人家跟你说了多少遍了 是要biochemical data生化数据文献, 跟你说的那些conformation结构文献扯不着

SwiperTheFox2019-07-11 11:54:19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而且图5本身的描述也引了:

Figure 5 |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Shown here are the predicted conformations—outward-open, ligand-bound and occluded, inward-open, and ligand-free and occluded—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ansport cycle according to the 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The inward-open conformation of GLUT1 is reported in this study. The ligand-bound, occluded conformation and the ligand-free, occluded one are predicted from two XylE structures in the outward-facing, partly occluded and ligand-bound state28, and the inwardfacing, occluded state (29), respectively. 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The ICH domain is illustrated as a latch that strengthens the intracellular gate in the outward-facing conformations. The extracellular gate comprises a few residues from TM1, TM4 and TM7 that are illustrated by the red brick in the ‘inward open’ cartoon.
========================================================================
颜Nature2014`p124 引出”图五”working model” 的关键一句“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里没有引文。所以引起这关于到底是那家的那些生化数据的问题。 在这里按通常做法引几篇相关的文献会好多了。

SwiperTheFox2019-07-11 11:5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文献28 29 见discussion 第一段。

Stegy2232019-07-11 11:39:1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的评论 : “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提而不引的”生化资料“具体指的是哪个知识点。”

颜Nature2014`p124 引出”图五”working model” 的关键一句“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 5.)”, 这里没有引文。所以引起这关于到底是那家的那些生化数据的问题。 在这里按通常做法引几篇相关的文献会好多了。至少按老美爱说的cover your asx.

山丘-2019-07-11 10:37: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不用这样装了 我在中坛看得够够的啦 你一直扮小白免 打着虚心好学的旗号讨论学术 实则早已立场结论 你所有的七扯八扯的大段大段的文献所谓证据都是为你的立场结论服务的 开始大家都被你骗了 我还给你点过赞呢 可惜呀 再哪啥时间长了都能见真心 你在这件事上的立场之坚定就不要再装了

SwiperTheFox2019-07-11 10:05:47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我没有看不顺来老阎,从没有攻击他的个人。 在这里只讨论科学事实, 不知道什么叫挑衅。

山丘-2019-07-11 10:05:1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太搞笑了 66年的 pump就是离子泵呗 再怎么叫 也是讲钠离子泵机理 跟糖转运蛋白差十万八千里 噢 对了 你不是说66年讲的是蛋白转远机理吗 再请问一下 具体是哪一个蛋白呀?别扯别的 就告诉咱们一个蛋白名 几个字 千万别给我扯一大堆文献 姐姐没时间看
1966论文的题目是 simple allosteric of a membrane pump。

山丘-2019-07-11 09:54:46回复悄悄话狐狸 还有一点想跟你说一下 无关学术 关于礼仪
这个世界上有你欣赏的人和事也有你看不顺眼的人和事 我父母从小是这样教育我的 对欣赏的人说赞美的话怎么都不怕多 但对你看不顺眼的人 你在自家院里或别地说说可以 跑到人家院里找茬挑衅就非常不礼貌了 你完全可以去颜博客里唱赞歌呀 就象我来这支持顶老阎一样 你说是不是呢?

SwiperTheFox2019-07-11 09:47:37回复悄悄话更正一下题目: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SwiperTheFox2019-07-11 09:43:52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1966论文的题目是 simple allosteric of a membrane pump。

Pump什么意思啊? 阎粉基本科学概念没有, 别告诉我这跟channel是一个意思。

Allosteric model 就是颜引的alternating access midel。 我早就说了, 如果不是的话,这是真正应该给nature写信去纠正的, 而且好多文章与综述都得纠正。。下面其他阎粉已经承认该引1966了。

再说一遍,你们先统一了口径,要不总是出自相矛盾的错误。

山丘-2019-07-11 09:25:32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又来偷换概念了 都是机理模型 但请拜托注意一下机理模型研究的主体 66年的讲的是钠离子通道 不是糖转运蛋白 老阎开创性的发现糖转运蛋白机理和钠离子通道机理有相似之处 并不等于66年的就是糖转运蛋白机理模型 老阎回答你的一点毛病没有
不好意思哈各位 我本不是冲动之人 在中坛见了太多次这位狐狸的尾巴 有些hold不住 见谅了

SwiperTheFox2019-07-11 08:56:56回复悄悄话回复 ‘山丘-‘ 的评论 :

对分不清通道与离子泵的阎粉只能用阎的原话回答:

这是阎的原话(虽然也跟他博文矛盾): 直到我们发明了新的方法在活体蛋白中证明了葡萄糖载体也遵循着离子泵的机理。

===================================================================================
山丘:

66年的是钠离子通道机理模型 俩yan的是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模型 中间差的十万八千里了!抓着这个鸡毛当令箭的都别装了 明着来论理 实质上是来找茬踢馆的 在别的地胡扯也就算了 到人家的博客里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

山丘-2019-07-11 08:47:10回复悄悄话我们选择相信真的善的 半桶水装大拿的选择相信假的恶的-都是虚假的人 所谓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SwiperTheFox2019-07-11 08:11:37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坦诚, 明白大家是“选择”相信:) 我选择写我认识的事实,他人想不相信是他人的事。

老阎在这儿问2014图5怎么来的,我如果不回答的话,就代表我不知道,或者心虚,所以必须回答。
Stegy223读懂了事实,有了跟进的问题,也需要回答。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1 07:59:06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建议您把自己定位在Nature/Cell审稿人的位置,系统地对阎颜相关文章进行比较,或写博客或投稿到相关杂志发表为好。那样除了吃瓜群众,对相关的学生研究人员也是个借鉴。Nature/Cell对作者的稿件要求就是审稿人评价稿件的标准。

这里大家选择相信原作者老阎,无论您多么不愿意,您也该多体谅。颜宁的微博我也去了,不忍心再去第二次,因为无关科学的内容有点多。

写文章比写贴难,比读文章更难,您把观点放在自己博客,可以节约不少在这里发重复帖的时间。

游海儿2019-07-11 07:47:23回复悄悄话老阎真是太有耐心了。不过对于装睡的人你是叫不醒的。那个公狮子的比喻太形象了,其实自然界的母狮子往往比公狮子更善于捕猎。公狮子基本就是坐享其成。

SwiperTheFox2019-07-11 07:34:52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首先,感谢你认同2014图5的构建

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提而不引的”生化资料“具体指的是哪个知识点。

为什么不引阎有操作性与相关性两点。

1。 操作性: Nature 杂志要求引文不超过50。 直接引了阎,就得把其他文章踢出去。 请问您觉得应该把颜现在引的哪篇文章踢出去?

2。 顺着说相关性。 颜引了Pao 1998综述作为背景。综述引了91篇论文。 其中提了一句阎对 Topology的贡献,但是没有提机理的贡献。 同等对待的有十多篇。 综述里详细描述了另一篇Jensen对机理的贡献。 就是说业内认为Jensen对机理有突出贡献, 至少比阎的贡献大。 要直接引也引Jensen。 但是Jensen 也排不上号 (相关性超不过其他50篇)。

随便列几篇颜的引文, 请各位看看,能踢出哪一篇 ? 着重说明一下:阎的两篇文章题目与综述都没提根机理有关的术语,文字及描述。

1。Shi Y. 2012 Common folds and transport mechansim of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s :对转运蛋白转运机理的综述。
2。Radastop 2011: The alternating-access mechanism of MFS transporters arises from inverted-topology repeat. J. Mol Biol. MFS蛋白的的转运机理研究。
3。Dang2010 Structure of a fucose transporter in an outward-open conformation. 转运蛋白一个构象的结构。 (Nature)

===========================================================================

提而不引所谓“生化资料”干嘛? 自家的“生化资料”,旁人的,老阎的? 还是七七八八都有点? 那就多引几篇文献。这是比较常规的作法。

山丘-2019-07-11 06:53:30回复悄悄话老阎啊 那些铁心来恶心你的 你跟他辩个什么劲呀?说十万遍都没用 跟他没理可讲

山丘-2019-07-11 06:47:07回复悄悄话66年的是钠离子通道机理模型 俩yan的是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模型 中间差的十万八千里了!抓着这个鸡毛当令箭的都别装了 明着来论理 实质上是来找茬踢馆的 在别的地胡扯也就算了 到人家的博客里这样真的很让人讨厌

Stegy2232019-07-11 05:56:1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的评论: Nature2012图五确实很有意思,值得说几句。
1. 这里小颜把来自MSF大家庭的6个构象结构放在一起谈结构与功能,可见是不分葡萄糖正宗与其它旁枝,很好!
2. 上面这点解决了,同意你说的Nature2012’图5基本摆在那儿了,再根据这66经典模型4个构象一个圈就出来。提而不引所谓“生化资料”干嘛? 自家的“生化资料”,旁人的,老阎的? 还是七七八八都有点? 那就多引几篇文献。这是比较常规的作法。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苦思多日,做个yoga. Bingo! 4个构象一个圈,出来了。记得苯环结构是这德国科学家马车上做了个梦。这蛇头尾一接。苯环结构出来了。

cowwoman2019-07-11 05:35:44回复悄悄话喇叭门的前世今生。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464/201905/25948.html

SwiperTheFox2019-07-11 04:11:5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这个问题问了好几遍了,我也回答了好几遍了。 图5的注解里有写。 这里给吃瓜的补充一点。

你看图5 画了四种构象:inward open, ligand-free occluded, outward open, ligand-bound occluded. 都是在描述Alternating Access model时的 常 用 术语。 颜宁是先做了ligand bound outward facing的构象

加上2012 图5 (不是2014)。2012 图5同时揭示了其他蛋白的其他构象, 也用的是outward open , inward open的这种术语。 其实根据2012图5就可以大概推出2014 图5。

再加上其他实验室的跟进对颜2012的跟进, Quistaard 2013,2014图5的4个构象的晶体结构都出来了。 难道画不出示意图吗?

见下面这篇文章。 请问阎文有描述这些不同构想的概念吗?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004247/

Here, the structure of the sodium-benzylhydantoin transporter, Mhp1, from Microbacterium liquefaciens, has been determined in three conformational states; from this a mechanism is proposed for switching from the outward-facing open conformation through an occluded structure to the inward-facing open state.

注这篇文章描述了三种构想,不是四种,但是一个不容易搞错,颜宁对机理变化的描述都是从对经典模型构想变化的基本知识来的。
=========================================================================
就说颜的图5是怎么来的,是哪里的生化资料。就这一条,其它的与我无关。为何LacY的working model是假设,颜的不是假设。扯其它的都是偷换概念

山丘-2019-07-11 02:37:43回复悄悄话刚知道老阎重开博客 上来顶一下老阎!
提醒一下 狐狸擅狡辩 我领教过 不必跟他浪费时间

leisure2019-07-11 02:17:31回复悄悄话歪伯 2019-07-10 12:18:16 回复 悄悄话 虽然隔行如隔山,但很多功能原理都可以一通百通。老阎掰开了揉碎了反复说明,有些人是真看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人的善良只能对无辜者,无助者施舍。对于作恶的人不能有任何恻隐之心,反而会让这种人侥幸心爆棚,恶性膨胀!套用一句时髦的语言就是:“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
说得好!

润涛阎2019-07-11 01:38:11回复悄悄话就说颜的图5是怎么来的,是哪里的生化资料。就这一条,其它的与我无关。为何LacY的working model是假设,颜的不是假设。扯其它的都是偷换概念

润涛阎2019-07-11 01:31:5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在玩弄偷换概念。我讲的是topological working model 用英文就没问题了。你找出来哪家提供了detailed topological working model

cloudhk2019-07-10 22:23:49回复悄悄话博主呀,连科研论文不能引用教科书都不知道的人,你还跟他辩什么劲呀。居然还有人替他找借口,说引用规范里有关于书的引用规则,所以教科书也可以。那些规则是针对专著和论著的好嘛!专著跟教科书是一回事吗?再说了,引用规则是要尽可能详细的,连怎么引用私人信件,词典都写好了,这不代表论文里引用了词典不low好吗?

lostman2019-07-10 20:29:11回复悄悄话俺是个俗人,闫宁怎么就是美女了,刚看了YouTube,嗯嗯实在太一般,再加上英语口音,不知道老阎的英语口语如何,有人听过闫润涛讲英语吗

SwiperTheFox2019-07-10 19:35:51回复悄悄话回复 ‘Keyo’ 的评论 :
别人这篇1995年的文章比阎更相关,阎的所谓机理别人都有.阎没有在机理方面有比别人更突出的贡献.  加上自然杂志只允许引50篇. 颜只能引最相关的. 1995年这篇排不上号,阎的就更排不上了.

================================================
这是典型的转移话题。 先不说95年这篇文章该不该引用阎文,别人不引用就说明颜不引用没问题?

SwiperTheFox2019-07-10 19:31: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再说说你的文章在Pao 1998 综述里的地位. Pao就提了你一句.然而同等处理的有不下十篇文章. 分属不同的家族. Pao对Jessen-Marshall 1995 年的文章里机理模型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你的没有. 可见即使在当时,你的两篇文章也不被认为在机理方面有突出贡献. 再加上你的两篇文章的题目摘要里就没有阐述机理的语言, 凭什么叫别人承认你对机理的贡献?

Family 4. The best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Family 5. An experimentally verified 12-TMS topological model for LacY has been published (10), and extensive data provide evidence for the nature of the substrate binding sites within the transmembrane region of the permease (8, 12, 23, 27, 43, 57).

Family 6: An experimentally documented 12-TMS topological model has been proposed for this permease (76).

Family 7: The first sequenced member of the FGHS family to be characterized was the FucP fucose permease of E. coli (31), and a 12-TMS topological model for this permease has been presented (32). Subsequently, a galactose/glucose permease of Brucella abortus (20) and a glucose/mannose permease of Bacillus subtilis (61) were characterized and shown to be members of the FGHS family (Table 7). The Bacillus protein, like the E.
coli FucP protein, is believed to be a sugar:proton symporter (61).

Family 13:Topological studies leading to a 12-TMS model have been reported (65).

Keyo2019-07-10 19:28:3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看这篇1995的文章, 蛋白质与颜的XylE是一个家族,也就是与Glut1比你的UphT更近. 图3不是比你的细胞杂志的示意图更详细? 而且也没引用你的. 要说这篇比起颜宁2014年从时间与相关性来说都跟你更接近”

这是典型的转移话题。 先不说95年这篇文章该不该引用阎文,别人不引用就说明颜不引用没问题?

Keyo2019-07-10 19:19:0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博主是非常辛苦, 但观众里不都是牛。

SwiperTheFox2019-07-10 19:09: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再看这篇1995的文章, 蛋白质与颜的XylE是一个家族,也就是与Glut1比你的UphT更近. 图3不是比你的细胞杂志的示意图更详细? 而且也没引用你的. 要说这篇比起颜宁2014年从时间与相关性来说都跟你更接近.

http://www.jbc.org/content/270/27/16251.full.pdf

SwiperTheFox2019-07-10 18:59:0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XylE所述的第一家族早在1988年或之前就被证实是H Symporter了:
Maiden, M. C. J., M. C. Jones-Mortimer, and P. J. F. Hendersen. 1988. The
cloning, DNA sequence, and overexpression of the gene araE coding for
arabinose-proton symport in Escherichia coli K12. J. Biol. Chem. 263:8003–
8010.

综述的引文是这么说的: A representative well-characterized example of the SP family is the arabinose:H1 symport permease (AraE) of Escherichia coli

SwiperTheFox2019-07-10 18:51:4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说CFTR是什么目的? 你的意思是说在你之前不知道UhpT是transporter还是channel吗?

这与你自己的文章不符. 你细胞杂志的题目是Identification of a residue in the translocation pathway of a membrane carrier.  而摘要就说的是membrane carrier, 而不是channel. 也就是是说你的研究就是把UhpT当成carrier来研究的.如果你证明了UhpT是转运蛋白而不是通道,题目和摘要都不该这么写.

你PNAS一文说;… The antiporter portein allowing E. Coli to accumulate external G6P in exchange of internal phosphate (6.7) 也就是说引文的6,7(也是你老板的文章)至少已经证实或者默认机理不是通道了.

==============================================
在1992年之前,所有的膜蛋白专家都认为CFTR也是一次一个地进啊。直到1992年活体蛋白的研究证明了那是个筒子通道。在这之前,所有的文章、论文、书籍都说那是一次进一个的载体来着。跟你讲一百遍都无效?

Nekono_882019-07-10 18:12:5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牛弹琴,累不累?赶快写连载,等着看呢。

润涛阎2019-07-10 18:08:50回复悄悄话在1992年之前,所有的膜蛋白专家都认为CFTR也是一次一个地进啊。直到1992年活体蛋白的研究证明了那是个筒子通道。在这之前,所有的文章、论文、书籍都说那是一次进一个的载体来着。跟你讲一百遍都无效?

游海儿2019-07-10 18:03: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歪伯’ 的评论 : 您说得太对了,外行都能看明白的逻辑关系,有些自以为内行的人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润涛阎2019-07-10 17:55:4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还是外行。去读刚才你发给我的老卡院士的论文。他确定了底物结合点,但他依然说朝里朝外是假设可能会发生。他的动态模型也说是假设模型。因为科学需要证据。一个结合点可以打开筒子的门啊,然后就进去很多而不需要继续结合了。照样说得过去。老卡早就知道LacY的一个质子氢的结合处一个糖的结合处。他照样说他的模型是假设。

润涛阎2019-07-10 17:49: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给我的链接刚好是老卡的研究。他现在应该八十多岁了。我跟他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以前每年开会可以看到他。他研究一辈子LacY,因为发现了这个系统而当上了院士。他至今仍然不说LacY的喇叭口朝里朝外转换真的会发生,其他人在载体领域也没试验证明喇叭口朝里朝外转换是真的。因为没有办法用试验证明其发生过程。这是Yan/Maloney 的方法独一份的原因。等到庄小威那套仪器进化到可以录像分子的动态就彻底解决了这个难题。LacY是载体里研究时间最久的膜蛋白,是院士老卡一辈子的心血,他还是把朝里朝外转换说成是假设会发生,可能会发生。这是他聪明的地方,万一有一天有人用活体蛋白证明了它不变形,是个筒子通道,跟CFTR一样,那他照样不尴尬,毕竟他一直在说那是假说而非事实。

Nekono_882019-07-10 17:46:20回复悄悄话被拉黑了,转贴到这来吧: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大阎好象退休了,所以没有什么academic title了。不知提出申诉能不能被接受。跑到文学城里变相发牢骚,竟然掀起轩然大波,但愿也就是文学城里多些笔墨官司,不要影响到小颜的学术声誉和研究成果。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Nekono_882019-07-10 17:46:15回复悄悄话被拉黑了,转贴到这来吧: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大阎好象退休了,所以没有什么academic title了。不知提出申诉能不能被接受。跑到文学城里变相发牢骚,竟然掀起轩然大波,但愿也就是文学城里多些笔墨官司,不要影响到小颜的学术声誉和研究成果。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SwiperTheFox2019-07-10 17:41:2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一次一个进了课本了,这课本是2006年的。 它有引用你吗? 没有的话你是不是要去找课本说清楚? (注:颜的XylE就是个H Symport) .

**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 mechanism. On its exterior side the transport protein has 2 binding sites, one for sodium and one for glucose. **

Symport or “Co-transport” means that a molecule is allowed to be transported from high to low concentration region while moving another molecule with it from low to high concentration. It in fact is pulling the other molecule with it into the cell.

Examples:

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 mechanism. On its exterior side the transport protein has 2 binding sites, one for sodium and one for glucose. When both of these bind to the protein there is a conformational change allowing the electrochemical gradient to provide the energy needed to transport both of these molecules into the cell.
Sodium-Amino acid co-transport occurs in the same manner as for glucose, except that uses a different set of transport proteins, however its mechanism is the same.
These transporters occur especially through the epithelial cells of the intestinal tract and the renal tubules of the kidneys to enable absorption of these substances into blood.

https://www.wikilectures.eu/w/Secondary_Active_Transport
这个站揭示了不同的transporter但总体机制是一样的。

课本: GUYTON, Arthur C – HALL, John E. Textbook of Medical Physiology. 11th edition. 2006. ISBN 0-7216-0240-1.

福森人2019-07-10 17:40:49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连我这个外行都替你着急,66年AAM是假设,不是实验结论

润涛阎2019-07-10 17:2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这样的颜粉,我都觉得颜宁应该为你脸红才对。你拿1966年的经典说事,那是生理学的经典,不是分子生物学的经典。在分子生物学角度,根本都还谈不上假说呢。基因克隆是从1973年才开始的,而且只有几个实验室开始搞。膜蛋白基因克隆出来基本上是八十年代的事了。葡萄糖载体的基因克隆出来是在大约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如雨后春笋。

当膜蛋白基因克隆出来后,让科学家们吃惊不小。12根穿膜螺旋柱子,可以构成一个筒子,中间有一根很长的带电荷的链,加上两头的链,可以构成一个在筒子里来回拉着糖分子进出,看上去就是那样子。根据结构来看,葡萄糖载体和CFTR都是同一类才对,如果葡萄糖载体是喇叭口对外对内变形,那CFTR也是。到了1992年,有科学家把CFTR的蛋白质纯化了,并在细胞膜上研究其动态机理,结果发现它不是个喇叭口朝外朝内变形,而是不变形的通道。发表在《细胞》上,令所有的膜蛋白领域的人吃惊。那葡萄糖载体是否也是个筒子通道?无人证明或证伪,因为找不到办法研究活体葡萄糖载体分子是怎么动的。靠衍射结晶了的蛋白是不动的,无法证明动态机理模型(或叫工作模型、拓扑模型)。

如果颜宁讲实话,那她就说参考了我们的论文,得出同样的工作模型。否则,要么给出参考了另外谁的生化资料,要么就跟LacY一样,只给出葡萄糖结合部位,把工作模型说成是假说,把朝里朝外的变形说成是假说。就没问题了。你自己找到的LacY论文,其实就应该是颜宁论文的模板。否则就给出活体蛋白的研究证明试验。总之,不能靠瞒天过海(不给出“加上他人的生化资料”)就蒙混过关。

你现在明白过来了吗?你给出的链接恰好证明颜宁的论文没给出动态工作机理的资料来源,靠结晶了的蛋白无法证明真的发生朝里朝外转换。LacY的论文就非常诚实可靠。人家说朝里朝外转换是假设会发生的事;载体的工作模型是假说阶段。第13页的总结和图9的介绍就是这么说的。你现在如果还假装不明白,不拿LacY而是拿连分子是啥样都不知道的1966年的假说就是自欺欺人了。

如果你读过我的两篇论文,就知道我们把我们的动态模型称为“乒乓模型”因为只有“乒乓模型”才真正表明一次就一个分子进入。这以后我会详细介绍。我们的乒乓模型的说法也被同行接受,没一篇论文批评过我们的论文。

如何证明LacY一样的载体工作模型不再是假说?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等庄小威那套设备发展到能给分子的动态扫描录像,到那时,X光衍射就走入历史了。在这之前,只有用Yan/Maloney 发明出来的探针+半胱氨酸扫描+放射性 这套方法进行动态模型的证明研究。但这太艰难也太费时间。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还没有人发明出另外一种办法比我们的更省事。我估计是庄小威那套仪器的进化能超过科学家们冥思苦想出来另外一种简易些的办法。

SwiperTheFox2019-07-10 16:25: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重发一下,改两个错字)

针对你下面这句话,难道你对1966是AAM还有怀疑吗? 如果还有的话,那请自行脑补吧,我都引了那么多文了。 1966不是AAM的话,多少论文与综述得重写啊。

==================================================
下面这几句话是您之前布置的,似乎您据此认为66模型就是一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AAM). 仔细读这段话理解不出来这个结论吧?第二句的主语Principle表明,66模型给AAM提供的是principle,即膜的一侧在捕捉,另一侧释放,而没有说66模型就是一个AAM吧?您觉得呢?

SwiperTheFox2019-07-10 16:24:1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针对你下面这句话,难道你对1966是AAM还有怀疑吗? 如果还有的话,那请自行脑补吧,我都引了那么多文了。 1966不是AAM的话,多少论文与总数得重写啊。

==================================================
下面这几句话是您之前布置的,似乎您据此认为66模型就是一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AAM). 仔细读这段话理解不出来这个结论吧?第二句的主语Principle表明,66模型给AAM提供的是principle,即膜的一侧在捕捉,另一侧释放,而没有说66模型就是一个AAM吧?您觉得呢?

SwiperTheFox2019-07-10 16:17: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终于承认颜该引1966了, 是个进步。

我得回去看老阎的文章里有没有“一次一个”的概念. 就算有,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前人已有的发现? 说是老阎的首创? 我引的1973年文里的图也是一次一个啊。

再请评价一下老阎在《颜博士的回应》这句话的智商?

葡萄糖载体membrane carrier变成membrane pump 了?这不是橘子跟苹果比,而是橘子跟核桃比了。如果颜博士认为葡萄糖转运蛋白属于钠离子泵一样的膜泵,那为何你在视频里讲50年都没解决的机理?根据1966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细胞膜泵的机理模型早就知道了啊,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的?是你自己发现的,对不?如果前人发现了,那你的论文里为何没给审稿人介绍?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5:59:12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抱歉,我结论中已经明确说了66模型提供了原则,但不足以解释葡萄糖运转进细胞的机理。老阎的机理与颜宁剽窃的老阎的机理都符合66模型,但有“一次一个”的超越。

您再问那个问题就是侮辱您智商了。

恕不再答。

SwiperTheFox2019-07-10 15:42: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钠离子穿膜既有ion pump (carrier–Alternating Access) 也有ion channel.
1966的模型是转运蛋白是不会错的。 见 https://quizlet.com/127175350/2-membrane-ions-channels-and-pumps-flash-cards/

倒过来想: 如果转运蛋白用的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不应该引1966的话, 那么颜宁的文章不是漏了引文的问题,而研究的基本依据就错了。 她的和我今天给你的文章,以及其他文章都引错了。 老阎拿这个去跟自然杂志讲,100%的胜算,所以这点没有争辩的余地。

你还是先跟老阎统一好口径,到底他的模型是否符合1966年模型,颜的是否符合1966年模型。 我还等他的答案呢。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5:39:12回复悄悄话这瓜我就吃到这里了,做个自己的结论供其他吃瓜群众参考:
1. 被颜宁及颜粉捧为经典的1966喇叭口模型提供的是细胞膜两边的捕获与释放原则,原文作者用的也是小Na+做的示意图,作者没有提及“一次一个”的工作原则,因此并非颜宁及颜粉所”强调“的Alternating Access Model(AAM),也就不足以解释大葡萄糖分子运送进细胞的机理。
2. 大葡萄糖分子转运进细胞膜的过程机理是老阎发现并证实的
3. 颜宁2014“阐释”的是同一机理
4. 颜宁及颜粉的故意隐瞒真相,混淆视听表明他们是有目的地剽窃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5:08:26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下面这几句话是您之前布置的,似乎您据此认为66模型就是一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AAM). 仔细读这段话理解不出来这个结论吧?第二句的主语Principle表明,66模型给AAM提供的是principle,即膜的一侧在捕捉,另一侧释放,而没有说66模型就是一个AAM吧?您觉得呢?

Many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work by an alternating access mechanism. The principle of this mechanism, which was first proposed in 1966 (Jardetzky, 1966 ?), is that a substrate binding to a cavity on one side of the membrane should trigger a conformational change of the protein to allow the substrate to dissociate on the other side. This process should go through at least one intermediary state in which the substrate binding site is occluded from both sides and there should never be direct access from one side of the protein to the other as is observed in channels.

润涛阎2019-07-10 14:40:01回复悄悄话事实上LacY的论文,他只知道质子氢和糖的结合部,不能肯定是喇叭口朝里朝外的转换,因为没有证据。就假设是这样的。这跟1992年前的CFTR类似,都假设是载体而不是通道。最后证明是通道,那是通过活体蛋白的研究。颜宁的图5是根据结晶蛋白加上前人的生化资料得出了动态模型,她哪里找来的生化资料?为何不给出?这才是隐情。她如果不说“加上他人的生化资料”单从晶体是无法得知她的工作模型的。谁做出过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模型的生化资料?你去问颜宁博士。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4:27:22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 强调一句: 1966年的模型不是通道。

您这一强调,吃瓜的我又一哆嗦,赶紧细读了1966文一遍。

1966文章中仅有的两幅图,都标的是Na+通过喇叭口的示意图。请问Na+和glucose 一样一个一个被转运蛋白送过去的吗?也用的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这篇文章有句话,似乎不支持您这个强调哦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22454/
13.1.1第2段,第三句话
Sodium ions pass through specific channels in the hydrophobic barrier formed by membrane proteins.

所以麻烦您帮忙搞清楚Na+究竟是一次多个的通道传输还是Alternating一个一个来?1966的文章究竟有没有区分通道channel还是alternating?

润涛阎2019-07-10 14:14:0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这文章我读过。

这个你没读懂啊。第13页,你看他最后的结论是: a working model for the
mechanism that involves alternating access of the binding site has been postulated.

他找到了binding site,但因为是结晶蛋白,无法得知动态模型,就只能postulated.对动态模型来说还是在假设阶段。

看他的图9的说明:Possible structural changes between inward- and outward-facing conformations.

“可能的从喇叭口朝内朝外的转换”这就是假设的模型,还需要用活体蛋白证实他的动态模型。

SwiperTheFox2019-07-10 13:43:11回复悄悄话再举一例证明阎的错误: “只有两家阎/颜用试验证明了载体动态模型。”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802108/pdf/nihms156903.pdf

SwiperTheFox2019-07-10 12:46:51回复悄悄话阎润涛:你先把你自相矛盾的地方解决了:

你的模型到底符不符合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你在颜宁的回复一文里说不是,在下面回答里又说你证明了糖转运蛋白用了与离子泵相同的机理。

对于吃瓜的:离子泵是消耗ATP的转运蛋白。  葡萄糖及其他转运蛋白都是用这个模型一个一个转的。
1966年的经典就是这个模型。 区别就是是否消耗ATP。 强调一句: 1966年的模型不是通道。

歪伯2019-07-10 12:18:16回复悄悄话虽然隔行如隔山,但很多功能原理都可以一通百通。老阎掰开了揉碎了反复说明,有些人是真看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人的善良只能对无辜者,无助者施舍。对于作恶的人不能有任何恻隐之心,反而会让这种人侥幸心爆棚,恶性膨胀!套用一句时髦的语言就是:“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1:51:29回复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们称为乒乓模型,就是一次转换,带入一个分子。就是一个一个地过。而通道则是打开一次进入1000到1百万个。

嗯,我被带偏了.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2B/K%2B-ATPase描述离子泵先制造Na+浓度梯度,然后才能转送glucose进细胞.

梯度出来了,葡萄糖分子是一窝蜂过隧道一样地过细胞膜,还是一个一个被领着过,之前不知道.博主证实是一个一个被带着过的. 彦宁也推出是一个一个带着过的,与博主结果一样.至于是Gluts带的,还是别的蛋白带的,过程都一样.

嘎德2019-07-10 11:50:0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你最有利的结果大概是Nature让你发一个Comment,Nature本身不做裁判。

嘎德2019-07-10 11:47:3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十分好奇Nature有没有给你回复?要是我猜的的话,Nature估计会捣糨糊拖时间打圆场置身事外,科研界也是人组成的,有人就有江湖!

嘎德2019-07-10 11:38:53回复悄悄话科研文章引用谁不引用谁是个很大的坑,看似公正,其实作者的小九九算的很深的。有的只是随大流,有的却是抱有私心,不一而足。如果有心人把大阎小颜之争写成剧本,拍个好莱坞大片,再加上一点R限制级的剧情和刺激镜头,肯定卖座!

润涛阎2019-07-10 10:55:16回复悄悄话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家发表过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那颜宁就与我无关,那就是审稿的人的责任了。可就只有我们两家发表了葡萄糖载体模型。根据颜宁认可的规则:所有的载体,不论是否是葡萄糖载体,只要有一个证明了出来,就全都证明出来了,因为都遵守同一模型。当然,事实上也可能不是这样的,而是还有例外。如果她证明了的跟我们的不一样,那她论文的价值就大了,等于否定了前人们的假设。

润涛阎2019-07-10 10:48: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们称为乒乓模型,就是一次转换,带入一个分子。就是一个一个地过。而通道则是打开一次进入1000到1百万个。

看上去是载体的CFTR,竟然是离子通道。所有,必须用试验证明到底是什么样的机理模型。颜宁的图5跟我们的图是一样的。她还在图5的解释上说是根据她们自己的结果和参照前人的生化结果推理出来的。前人的生化结果是谁的?她不给出。就是这样剽窃的。

给她洗地的,都是恨润涛阎的,或根据丛林法则哪个地位高后台硬就跟着哪个。这可以理解。然而,历史是无情的。我们这个世界上,只有两家发表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模型,就是阎/颜。而且用的还是同一家族的载体。结论一模一样。她现在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0:36:19回复悄悄话单单用离子泵的机理是不能完全解释蛋白质如何运送葡萄糖进细胞膜的,这个您是真不懂还是故意吓我?

颜宁给出图5就是要说明不同于离子泵的那部分啊,这个图5就是博主的图4嘛. 文章能发表是因为有与前人不同的的新发现嘛,您用66模型完全替代yan模型是啥意思啥?

润涛阎2019-07-10 10:35:57回复悄悄话难道我就不能借用网友的观点???

你还是搞不明白载体是否遵守离子泵的模型啊。跟你说,1966年的是离子泵,也就是说,分子载体也可能遵循离子泵的模型,也许不是,必须有试验证明。离子泵模型,我们的论文成为乒乓模型,说的都是一回事。假说离子泵模型也适应于葡萄糖载体和CFTR。但事实证明:CFTR就不是离子泵模型,而是通道。葡萄糖载体是否遵守1966年提出的离子泵模型,需要科学证明。目前只有两家证明了这一点:阎/颜。

颜承认她引用的27参考文献,就是所有的载体都是同一模型,只要证明了一个载体是什么模型,所有的载体都是此模型。也就是说,我们证明了的葡萄糖载体模型就是所有的载体模型,不论是不是葡萄糖载体。明白不?

SwiperTheFox2019-07-10 10:09: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你先跟阎润涛统一了意见再来发言。

他自己在底下的回答里承认葡萄糖转运用的是离子泵类似的机制。  当然这也跟他自己当初回应颜宁引1966年时的回应是矛盾的。

===================================
“直到我们发明了新的方法在活体蛋白中证明了葡萄糖载体也遵循着离子泵的机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10:04:54回复悄悄话您别说还不知道glycolysis这个过程哈,其他从喇叭口顺梯度输送的离子需要类似的化学过程吗?

SwiperTheFox2019-07-10 10:03:3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从以下这句话看, 原来“诚信”说的是真的, 那个“比哭笑好”真的是你.....

4. 你反复给我看的链接,是国内媒体的报道,有三位美国教授对颜宁2014年论文的评价。而你找不到这三位教授的英文评论来源。等于是三位教授私下里跟颜宁谈的?根据西方的文化,私下里的言论不能作为公开的评价。大家都搜索不到这三位美国教授的英文评论。你一直用这三位教授的评价挺颜贬阎,可你连这三位教授讲的出处都找不到。

=================================
诚信 2019-07-10 05:14:56 回复 悄悄话
这里需要澄清一下, 这位 “比哭笑好” 就是 老阎 本人。

很明显, 很多人不知情, 又被他成功骗了。

SwiperTheFox2019-07-10 10:00: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核心问题不是1966的模型是否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吗?  这篇文章是引用时说1966年的模型是Alternating…. 就足够了。

转运蛋白有耗ATP的有不耗的,有伴随氢离子的, 有不伴的。 葡萄糖转运蛋白是其中一种。

颜2012年的是H-symporter, 2014 是uniporter用的都是同一模型。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09:53:00回复悄悄话您确信读懂了那篇文章?Abstract第一句您再读读,看看是说glucose大分子逆梯度anti-gradient输送的吗?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s move molecules across cell membranes by coupling this process to the energetically favourable downhill movement of ions or protons along an electrochemical gradient.

SwiperTheFox2019-07-10 09:49: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你看过几篇文章, 就敢说1966不是Alternating? 随便给你找一篇文章看看,请你认真学习: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004247/

“Many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work by an alternating access mechanism. The principle of this mechanism, which was first proposed in 1966 (Jardetzky, 1966 ?),”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004247/

SwiperTheFox2019-07-10 09:43:3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不起,我什么时候拉黑你了? 我都不知道技术上该怎么操作。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09:40:41回复悄悄话您关注了这么久,发了辣莫多高技术含量的文章,长贴,到现在还没搞清楚:

喇叭口,不是重点,重点是Alternating,这是老阎琢磨出来并证实的。

颜宁用Gluts静态的结晶结构去解释Gluts载体 alternating运送glucose是个大胆的尝试,但解释的结果和老阎的一模一样却不引用就变成了剽窃。这如同她看到张着嘴的死鱼去推测鱼没死的时候呼吸频率,而推测的结果和唯一的别人发现的一模一样是一样的道理。她的目的就是故意张冠李戴,把1966的钠离子喇叭口替代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以上是老阎博客中提到的,您明白问题所在了吗?

润涛阎2019-07-10 09:37:04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拉黑了我,却来我这里评论。

你如何spin也改变不了以下事实:

1. 在这个地球上,只有两家阎/颜用试验证明了载体动态模型。

2. 颜承认了在她引用的27参考文献里的假设:所有的载体都是同一个机理。也就是说,不论用拿个载体,证明了其动态机理,就是通用的载体动态机理。这就堵死了你以前说的阎与颜研究的载体不是同一蛋白。而事实上,二者是同一家族的载体。

3. 颜在2012年的论文里就没推理出工作模型(动态模型、机理模型,叫法不同),而在2014年同样的方法同一载体的同系物就推理出了工作模型。刚好我老板死于2013年。

4. 你反复给我看的链接,是国内媒体的报道,有三位美国教授对颜宁2014年论文的评价。而你找不到这三位教授的英文评论来源。等于是三位教授私下里跟颜宁谈的?根据西方的文化,私下里的言论不能作为公开的评价。大家都搜索不到这三位美国教授的英文评论。你一直用这三位教授的评价挺颜贬阎,可你连这三位教授讲的出处都找不到。

5. 你总拿1966年钠离子泵说事。我跟你讲过多次了,分子载体是否遵循钠离子泵的机理,一直是假说。有两个系统一直被认为都是遵循离子通道机理:一个是葡萄糖载体系列,一个是CFTR。发现CFTR不是离子泵机理的是在1992年《细胞》发表的论文,震惊了整个膜蛋白领域。直到我们发明了新的方法在活体蛋白中证明了葡萄糖载体也遵循着离子泵的机理。你说什么其他人一直在研究葡萄糖载体的机理,你找到了哪家发表过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的论文?完整的一套科学试验证明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是我们首先发表在《细胞》、《美国科学院院报》上的。

6.颜宁的图5跟我们的图6是一回事,而她没给出参考文献。她在图5的解释是:根据我们的资料和已发表过的生化资料,我们提出该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她没给出她参考了谁的生化资料?谁发表过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

你的意思是她没说她首先搞出了葡萄糖工作模型,可她的图5就是啊。她又没给出她参考了谁的生化资料,那不就等于图5就是她自己的结论了?她越是只提1966年离子泵的模型,她越是暗示从1966年到她这里,葡萄糖载体的研究等于空白,只不过有点“生化资料”而已。而事实上,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早就搞出来了。这评价是权威葡萄糖载体专家的综述所说。你从不提这样的综述,反复讲的就是那三位美国教授的评价,可你找不到那三位教授的评价英文来源。

SwiperTheFox2019-07-10 09:35: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看了好几篇论文与综述, 并复习了网上的课本。 100%确信1966就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 (当时叫Allosteric Model). 南侠也在他的文章里详述了。

而且阎也不是第一个用这个模型解释糖转运蛋白机理的,随手就找到了1973年这篇文章,里面图1就是阎描述的喇叭口。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165857/pdf/biochemj00597-0167.pdf

我不知道怎么能再说清楚,颜没有发现这个机理,阎也没有。 还能有什么不理解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09:24:47回复悄悄话> alterating access model

是alternating access model,即一次一个,轮着来。您确信这个alternating access model是1966年发现的?并且用来解释葡萄糖如何被各种载体送入细胞膜的?

您这是间接回答颜宁并没有发现葡萄糖是如何被转运进细胞膜的吗?这个是与不是的问题真那么难直接回答吗?

SwiperTheFox2019-07-10 09:11: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不知道话说得这么清楚, 还没看懂是谁的逻辑有问题?

1. 颜没有发明Alternate Access Model 喇叭口 (她也没说是自己发明, 有人说她是50年来结晶人体葡萄糖蛋白的第一人)

在2014图5的说明里明确指出: “….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ansport cycle according to the alterating access model”. 这就是指引文27。

2. 关键的是阎也没有,至少不是第一个发明这个喇叭口模型。 他晚了近三十年。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07:43:13回复悄悄话您逻辑真成问题,那一步一步来:

颜宁发现了葡萄糖转运进细胞膜的机理吗?

是还是不是?

SwiperTheFox2019-07-10 07:42:52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再把“一样”的一说也说清楚。 我问了好几遍, 阎对机理的 独 特 贡献在哪里? 哪些是与颜一样的? 这个问题阎一直回避。

颜对机理最重大的贡献是对门闩 ICH 的功能的阐述。 阎的蛋白根本就没有ICH。 怎么能说发现是一样的?

冥王天蝎2019-07-10 07:39:02回复悄悄话在自己要出版的文章中运用恰当的、符合客观事实的词汇去引用任何密切相关的前人已有的假设、模型、结论,甚至猜测,是一个做科学家应有的道德底线。做不到这一点,建议改行。这一点对尚年轻的科研工作者尤为注意。

SwiperTheFox2019-07-10 07:39:01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不是在第一点已经说明了吗? 完全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1. 阎不是基础模型的首创,首创是1966年经典. Alternative/Allosteric Model 即阎说的喇叭口.

加两句的话.
2. 阎画的模型符合1966年经典.(这里特别强调一下这不是阎发现的模型)
3. 颜画的模型也符合1966年经典

2 + 3 不难解释为什么阎颜的模型是相近的, 那颜是应该引用1966年经典还是阎文?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10 07:24:55回复悄悄话>3. 颜2012年着重讲晶体结构,没有过多讨论机理,所以没有引用1966. 2014年有了2012年的基础,加上其他实验室跟进的结果, 阐释了机理所以引用了1966, 并且阎特别注意的图5人家明确说这是Alternate Access Model.

事到如今,您又如此专业,且一直知道事情的本质所在,您有责任回答一个关键问题:

您在上面第3条的总结中,仅仅提到颜宁在2014中阐释了”机理“,这个机理是还是不是老阎已经发现的机理?

您回避这个关键问题,到了现在而今眼目下,是非常让我等吃瓜群众费解的。

老阎明确说了颜宁那个机理就是他们发现的就是一样。再重复一遍:葡萄糖转运进细胞膜的机理颜宁发现了吗?老阎发现了吗?这两者是一样的吗?除了二Yan,还有第三者发现了同样或相似的机理吗?

SwiperTheFox2019-07-10 06:51:45回复悄悄话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这个问题已经解释了很多遍了: 这个第一原理/原则/模型/机理, 不是老先生首创,是比老先生早近30年的模型。 颜基于并引用了该模型。 一点也没错。 首创这个大前提不成立, 没有什么好争论的。

老先生放之四海皆准的第一原理/原则/模型/机理/随你怎么称呼吧 是不可能”活灵活现”地推导出萄萄糖载体那个把萄萄糖转进细胞的“机理”。

Stegy2232019-07-10 06:42:37回复悄悄话毫无疑问也毫无争议小颜的主要贡献是获得了人葡萄糖载体蛋白的一个3维结构。这人萄萄糖载体蛋白3维结构算不上皇冠上的明珠(否则要正儿八经谈诺贝尔大奖了)但也确是金枝玉叶。这结果上Nature是没啥可多说的。小颜在Nature2014’讨论部分谈了一个“working model”也是中规中矩。本身没太多可指责的。引文上作者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度。比较不同寻常的是这里颜文引文超少。从后来的博客回应也可看出,小颜强调一切源于老先生66年一篇放之四海皆准的第一原理。在颜的视频中又加上个玄乎乎的“ rational design”. 总之前人对糖转运机理的认识几乎不存在。在大众中能不得出50年来第一次发现了/建立了/阐明了/…人葡萄糖载体转运机理的印象吗?

虽不认同老阎的一些说法观点。但值得指出老阎 “通过X光衍射结晶蛋白能否推理出(葡萄糖转运进细胞的)动态工作模型?”是个站得住脚的问题。 就小颜的二个静态的晶体结构(Nature2012和Nature2014)加上老先生放之四海皆准的第一原理/原则/模型/机理/随你怎么称呼吧 是不可能”活灵活现”地推导出萄萄糖载体那个把萄萄糖转进细胞的“机理”。

SwiperTheFox2019-07-10 06:08:04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这是我写的总结,里面有对各个讨论的链接. 请特别注意南侠的文章的连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5/37482.html

趁这个机会总结一下这两天的讨论
1. 阎不是基础模型的首创,首创是1966年经典. Alternative/Allosteric Model 即阎说的喇叭口.

2. 阎不是第一个用该模型解释并用实验验证糖转运机理的, 见下面这篇1973年的论文. 里面的图一就是喇叭口. 而从1966到阎文得2多年, 到2012的近50年间, 可以推想,有众多科学家发表了几十,上百,甚至上千篇有关论文. 这一篇应该只是沧海一粟. 这里要特别给学数学或物理的特别解释一下. 生物模型的验证通常是这种一个文章一毫米地往前蹭, 几十年不断补充机理的步骤与细节.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165857/pdf/biochemj00597-0167.pdf

3. 颜2012年着重讲晶体结构,没有过多讨论机理,所以没有引用1966. 2014年有了2012年的基础,加上其他实验室跟进的结果, 阐释了机理所以引用了1966, 并且阎特别注意的图5人家明确说这是Alternate Access Model.

4. 颜的视频. 我昨天特别复习了颜的以下视频. 颜在介绍背景时说”We know that….” 我们知道葡萄糖转运是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就跟我们知道转运蛋白有12个跨膜区一样,是背景知识. 并说我们的研究 “reviewed the model”, 在后来总结自己的研究的贡献时说, “Update the model”. 颜这里的英文用的不是很地道,我不在这里追究,但意思很清楚–基础模型是Alternate Accessing Model. 这是背景. 没有把模型的发现权据为己有.

远在他乡19972019-07-10 02:08: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樱叶’ 的评论 :
完全赞同你的评论(为什么在自己的博客里都不能说自己的事呢)!
再加上 “时不时来看看” 网友的建议:建议颜宁自己发帖或文驳斥老阎的“机理一样”
老闫的做法没毛病。

枕寒流2019-07-10 00:04:46回复悄悄话这个去世时间的细节是旁人所不知的。此文一把撕下追名逐利的学术骗子那道貌岸然的面具。小颜院士堪忧啊。该来的还是来了。那位有操守的学生如果现身,定会为阎颜之争议敲上棺材板的钉子。。

Dalidali2019-07-09 23:58:4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纠正一下你印象里的错误,基本模型1966年就有了”.
————————–
给个连接吧. 我有时间拜读一下. 谢谢!

SwiperTheFox2019-07-09 21:42:12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纠正一下你印象里的错误,基本模型1966年就有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20:48:36回复悄悄话rz:

如果没有任何背景,就一旁观者,您缺了点自己的判断:博主让真相大白,究竟是害颜宁还是帮颜宁?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20:38:10回复悄悄话真希望颜宁的父母能尽快明白自己闺女的青春毁在施一公身上。

颜宁渴望爱,她追帅哥哥表漏无遗。她不是同性恋,从她和李一诺女士的对话看得出。她是一枚正常的美女。

施一公推了她15年,唯独不推她嫁人,没有私欲也该避嫌。50几岁了,还给她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张艺谋对巩俐还狠。

以上纯属本人的八卦想法,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rz2019-07-09 20:36: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清清楚楚得告诉你我就是一旁观者,没有任何背景。 我到要提醒你气大伤身。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20:32:33回复悄悄话rz:

您的目的大家都清清楚楚: 博主停止发关于这件事的博客,我们停止讨论。让颜宁永远据别人的发现为己有。这个您做不到。

有两件事您可以做:1.建议颜宁自己发帖或文驳斥老阎的”机理一样“;2.建议她彻底远离施一公。已经外院了,应该有自己幸/性福的后半生。

樱叶2019-07-09 20:30:31回复悄悄话为什么在自己的博客里都不能说自己的事呢?不想看的人可以离开呀

rz2019-07-09 20:27: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隔行如隔山。 不是科普能解决问题的。 你想想到这个博客来的都是什么人。在美国这个社会里有什么分量。 觉得不公平就走正规渠道,打官司到杂志社要说法随便。 争取这里的人的支持就是竹篮打水。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20:17:05回复悄悄话博主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科学家,几年前即使和韩春雨八竿子打不着,也为大家从科普的角度解释了为什么韩春雨是骗子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701/27877.html

现在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更有责任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现在博主明确指出:颜宁的2012, 2014两篇Nature文章中关于葡萄糖如何运转进细胞膜的机理就是他们20年前发现的,一模一样。在这用科普的形式让所有感兴趣的人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是一样的,功莫大焉。

一些人自称教授,医药工作者要求博主不再发关于这个问题的博客,不再讨论,存心让颜宁据他人的发现为己有。这种做法名义上息事宁人,实际上助纣为虐。

让博主继续他的科普吧,颜宁如果没做亏心事,即使鬼敲门也不会怕。

timlz702019-07-09 19:52:17回复悄悄话博主因这事关了一段时间,重开之后我以为这事儿已经过去了,没想到又开始热论起来,应了老阎较真的个性。同一件事儿,也可以看到双方的态度。两方面都不会认错,道歉,和好等等。老阎在这方面做了一些成绩,可惜当时没注重卖点,太低调。正像陈列平发现PD-L1一样,虽然是同一个蛋白,他的机理假设是反的,所以诺奖不会考虑的。颜与公狮近年来的所作所为,已经没有科学家的影子啦。完全用自己的工作来追求名利的,这类人会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的,什么事儿都可以干出来的。搞生物的人都清楚他们的工作,没什么创造性,属于蓝领。他们自己不吹不忽悠,怎么可能啊!像老阎和踏实做学问的人,完全可以嗤之以鼻。小丑出来混,蹦达蹦达,风光一时,但终究要还的。

rz2019-07-09 19:51:07回复悄悄话都说医生是最差的病人, 此言不假。
润涛指点江山,纵横古今,分析中美形势, 是何等的了得。 我是非常的佩服,也常来博客看看, 今天一来, 看还在纠缠此事,觉得非常不明智。
现今科研,所有成就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跑马古荒是不可能的。你和你导师做的东西,也是在当时的条件下的成绩,不可能没有前人的东西。现在小颜做的东西,是你和你导师做不到的, 要承认别人的努力。况且你导师已经不在了,以你一己之力能争取到什么。
你关博了一段时间, 正规渠道你肯定走了,没有好结果,就认命算了。个人名利之事, 要看开。你好像已经退休,争论这些事有啥意义。
我也在医学实验室干了十多年,也遇到过自己做的东西被别人发表,自己写的文章被别人要求共同第一作者。 当时也生气,但我想老板肯定有他的道理。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事就是个零。
就像红歌星, 王菲啥的,人家就红了,你也是歌星,你觉得比她唱得好,那没用。
想开算了。科研做为一个谋生的手段,应该是一个过去时了。
声明个人绝没有个人利益在里边,觉得有理就想一想,没理就拉倒。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19:26:48回复悄悄话> 这个不是这里的人可以评论的

who cares?

davidinchina2019-07-09 19:25:12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确实啊 who cares? 我也不care。 这个问题关键是博主的文章是不是对彦宁的研究是essential 的基础,这个不是这里的人可以评论的。说实话,who cares.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19:22:24回复悄悄话您支持谁不支持谁,who cares?

davidinchina2019-07-09 19:10:0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你自己去看看我的评论,有没有前后矛盾的对方?我从来都是中立,没有偏向博主,也没有偏向彦宁。我只是希望这事能由学术圈去解决。这场争论我知道,但是不曾跟踪博主的更新。如果这事一开始能在学术圈里争论,早就应该有公论了吧。我们吃瓜群众支持谁,反对谁,也不顶用啊。

davidinchina2019-07-09 19:04:23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对啊。这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还以为早就解决了。今天看到还在闹,当然惊讶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18:25:18回复悄悄话davidinchina 2019-05-17 15:09:56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大学教授、做科研的,虽然不懂争论的课题,但是如果彦宁没有引用一篇重要的相关文献的话,确实是学术不严谨。虽然撤稿是谈不上,但是到底是谁先发现了什么,确实应该有个公论。我相信如果公正的去谈论的话,不管结果如何,博主和彦宁都只能可以接受结果。

您厚道点,说过的话都有记录的。

福森人2019-07-09 18:13:56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

davidinchina2019-07-09 18:11:55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再加一句;我看到了Fanrenin文章的标题,也仅仅是因为这篇文章在文学城的首页。我没有首先去看博主的文章,仅仅是因为他的文章不在首页。说实话,这种文案官司,除了事件中的几个人以外,who cares? 该留给学术圈的问题的就给学术圈吧。

davidinchina2019-07-09 18:11:55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再加一句;我看到了Fanrenin文章的标题,也仅仅是因为这篇文章在文学城的首页。我没有首先去看博主的文章,仅仅是因为他的文章不在首页。说实话,这种文案官司,除了事件中的几个人以外,who cares? 该留给学术圈的问题的就给学术圈吧。

davidinchina2019-07-09 18:06:50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其实 Fanrenin的文章我也没看,因为我压根不关心博主和彦宁的争论。虽然我也知道博主是文学城的名博,但是很少看博主的文章。今天我是看了 Fanrenin的标题《阎欠颜一个道歉》,一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才来博主的主页来看看的。当然我也没有仔细看博主的文章。你也无法说服我。我就是坚持:这种学术的争论,真正能解开真实情况的,还是只能靠学术界,而且是学术界的小同行才行。博主当然可以科普了,但是并不具备公信力和权威。我建议博主还是在本专业的同行里,引起关注和争论,才能最终得到公正的结果,如此而已。

榕城狮城2019-07-09 16:57:35回复悄悄话老阎的文章真是试金石

紧跟着学2019-07-09 13:15:33回复悄悄话老阎这篇文章里的母狮,一公狮和水牛的故事最精彩,情节合乎逻辑。

originall2019-07-09 08:55:08回复悄悄话回复 ‘davidinchina’ 的评论 :

没空看,你怎么有空看反驳老阎的文章?“就有个反驳楼主的。太专业了”还说太专业了,
你没看老阎说的,就可以说反驳的专业吗?那不就是一面之词了。联系nature,不耽误博客科普呀。要说吃瓜群众,就是nature的评审一个领域的不了解另外的领域都可以是个吃瓜人。吃瓜群众要是用心也总能理解的更多一点儿。世间总有相对更真理的东西存在

歪伯2019-07-09 06:58:46回复悄悄话老阎把你在Fanreninus那边的留言转贴过来吧。感觉你在与牛弹琴,有些人是认知问题,有些人就是“屁股”问题。那个写综述的龌龊华人,在生活中比比皆是,各个行业都有,

davidinchina2019-07-09 06:39:11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说实话,没空看。就是瞟一眼,也没有足够的兴趣去仔细研究双方的观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事目前有很大的争议,应该留给学术界去争论就行了,楼主有疑问完全可以直接联系对方的学校,也可以联系nature, science,在这里讨论没有意义啊,我们这些吃瓜群众说谁对谁错,也没有权威性啊。对不?

Dalidali2019-07-09 06:34:35回复悄悄话实在太忙, 没时间仔细读原文.
粗略的印象是:
一个是通过艰苦的实验数据得(或推)出了模型.
另一个是看了模型, 设计了漂亮的实验.

既然上帝设计了两个YAN. 估计会有更精彩的片段, 慢慢看.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9 06:19:00回复悄悄话> 我在文学城上看了看,就有个反驳楼主的。

反驳大阎的可不止一个,骂人贴的,轱辘贴的,比较原文贴的,不一而足。颜宁自己也发帖了,除了骂吃瓜群众神经病外,还贴了张钠离子喇叭口,而没有吼吼:

本老姑娘的结构模型运转机理和你老阎说的不是同一个!根本就是相对论和牛2定律的区别!

她是最有权威说这句话的,留着干啥?自己最能说清楚的事,留给一帮支持她自己的吃瓜群众来说干啥?她不是口口声声要科普吗?这个都涉及到自己剽窃了,还不科普一下?

老阎在这里是科普,给Nature的就不是简单的科普了。

紧跟着学2019-07-09 06:15:39回复悄悄话回复 ‘davidinchina’ 的评论 : 老阎被你说的话伤到所以关博,不可能!使足劲吹捧老阎他会自鸣得意,也不可能!
——————————-
大阎关博,我还以为是我护颜说话太直伤着他了,向他喊话道歉,真是“不知人不知面更不知心”。

originall2019-07-09 06:00:27回复悄悄话回复 ‘davidinchina’ 的评论 :

你还是看看老阎在这片文章下面的回复再质疑吧!老阎已经都解释了!

davidinchina2019-07-09 05:24:52回复悄悄话回复 ‘originall’ 的评论 :

我在文学城上看了看,就有个反驳楼主的。太专业了,大多数这里的人并不具备专业知识判断谁说的对。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907/73963/7931.html

阎欠颜一个道歉

前段时间,大阎因为在谁先发现细菌糖转运体机理问题上对小颜先赞扬后攻击引起了一场大辩论,我觉得他那样是对小颜不公平的,因为小颜研究的东西和他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还有,没有引用他那文章的人不只小颜一个人,在她前后都鲜有人引用他的那篇文章,我这么说不是说他的那篇文章不重要,恰恰相反我在好几篇文章里,专门提到了他那发现能被《细胞》杂志发表,肯定很了不起,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和尊重,但是,了不起并不代表小颜要引用他的,原因就是没有相关性。

大阎当时为了证明小颜理亏,说要给《自然》杂志写信,我当时就说如果他写信,要么不会被理会,要么就是被礼貌地告知他的研究和小颜的不相干,完全不会影响小颜发现的新颖性和影响力。现在快两个月了,如果当时信誓旦旦说要给《自然》写信的大阎真的那么做了的话,应该得到回信了。不管得到没有,作为城里受很多博友尊重的大阎都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明。

可是大阎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再次写文重复自己以前说过的不能令人信服的观点,再次对小颜进行抹黑(第一次用这个词,忍了很久了!),不能不说这种做法很令人失望。如果我在他出这文之前对他还有一点尊敬的话,那现在一点都没有了,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专业了。而专业是一个科学家最起码的品质或者道德操守,可是大阎没有,你说不让人失望吗?

我觉得大阎这样做,不仅是对小颜不公平,而且是在毁谤她,错的不是她,而是大阎。所以,大阎,你欠小颜一个道歉!

为了方便大家破解大阎最新的一篇长文,我这里简单狡狡他的阎五点:

一,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研究的葡萄糖载体蛋白是同一家族。对的,但是一个是大房的,一个是四房的。即使是同一个蛋白,不同的课题组都可以研究,别说是两个不同的蛋白了。而且,不仅蛋白不同,两个组使用的手段也不同。

二,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与机理。这个在大阎他们之前和之后都有人提出个不同或者类似的模型和机理,但不管怎么样,都只停留在模型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的证实。再说,小颜研究的是另外一个东西。而且有专家在大阎发表他的文章后,依然说如果人们要了解葡萄糖载体的运糖机理,就必须获得处于不同构象状态的葡萄糖转运蛋白的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小颜做的正是这个。

三,葡萄糖载体分子详细的动态模型。大阎不停地说“活体”和“动态”这两个词,其实他所用的方法也不是什么活体,只不过是做了些突变,再连猜带测做出的假设模型。到底是不是那样,还要得到结构上的证实。而且他做的不是小颜做的那个蛋白。小颜用晶体不仅直接观察到了她所研究蛋白的结构,而且是和单糖结合的,这个比突变方法间接得出的模型更真实。就像黑洞理论和黑洞照片一样,前者是推测的,后者是直接看见的。

四,Yan/Maloney 模型是最早的葡萄糖载体蛋白工作模型。不是一个蛋白,而且是一个有待证实的模型。

五,到底颜宁团队通过X光衍射结晶蛋白能否推理出动态工作模型。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被同行认同。这是因为,小颜团队用晶体法对该蛋白和不同糖结合的不同构象进行了拍摄,就像是拍一个人在动时的系列成像一样,一张看不出如何动,但多张放在一起就成了一个能看见如何动的小短片了,所以不仅可以得出动态,而且比突变得出的更为真实,更为直观。

如果还觉得自己有理,请把《自然》的回信拿来给大家看看,不然就别再胡搅蛮缠地来这么对一个清白的晚辈!

注:见我以前写的相关博文,其中虽然主要是为小颜辩护的,但也有歌颂大阎的,特别请看最后一篇,写该文时,大阎关博,我还以为是我护颜说话太直伤着他了,向他喊话道歉,真是“不知人不知面更不知心”。

originall2019-07-09 05:06:46回复悄悄话以前老阎博客有个 澳洲的 书剑泯恩仇 网友,好像好久没上来文学城了,希望有时间能上来文学城看到老阎博客

originall2019-07-09 05:04:3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vidinchina’ 的评论 :

美国政府部门办事效率也低,学术圈也很腐败,nature未必真心重视,总有同行业的网友可以看看。颜宁自己也可以说她的观点,不用微博光迷明星,正事儿就只会说“碰瓷”,吓唬谁呢

originall2019-07-09 04:59:21回复悄悄话早就说过,本科就几年给同学当跟班,科研也难独立思考有创造力。被公狮子拿来当枪使,公狮子没什么实质成绩,也不敢自己吃,因为这个内幕吃相很难看的。这点儿道理,但凡脑子有点儿逻辑的都没脸说出“碰瓷”这个词,公狮子听了都要觉得找了个扶不上墙的猪队友

davidinchina2019-07-09 04:43:05回复悄悄话这事太专业,我想应该留给专业内人士来做具体评价。在这里我们只能听到楼主自己的想法,很多评论也过于情绪化,不利于厘清事实。我支持楼主写信给nature,公道自在人心。

Arnold22019-07-09 03:06:12回复悄悄话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1. 老阎在博客这个江湖也行走经年了, 任何时候都不要被激怒, 要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我生活着2019-07-09 01:39:48回复悄悄话有些人根本就不是出于正义感而是为了蹭话题的热度,不用理会这种小人。有分辨能力的人会从字里行间中读懂,明白。祝好!

lostman2019-07-09 01:13:22回复悄悄话一公狮,哈哈哈哈,施一公,不过支持闫润涛打假,什么爱国不爱国,少来这一套,真理必须辨明白

hkhawaii2019-07-09 01:00:55回复悄悄话坚持支持老阎!

Dalidali2019-07-09 00:04:11回复悄悄话X光衍射测结晶蛋白结构, 是分析领域, 是”死”蛋白.
“动态工作模型”, 是生物领域, 是”活”蛋白.

从X光衍射测结晶蛋白结构, 推到”动态工作模型”? 中间隔了十万八千里!

天地行者2019-07-08 23:13:51回复悄悄话玩完了,这会羊院士只能在国内和狮子一块混了

天地行者2019-07-08 23:12:08回复悄悄话玩完了,这会洋院士只能在国内和狮子一块混了

游海儿2019-07-08 20:36:45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求真!

leisure2019-07-08 18:19:22回复悄悄话支持博主的求真精神。另:狮子的故事很有趣,而且还是一公的狮子。

lin135902019-07-08 16:06:40回复悄悄话一如既往支持老阎博士,但学生退出的猜测只是一种可能,未必是事实。

Arnold22019-07-08 15:45:06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

tanjiang102019-07-08 13:19:10回复悄悄话老阎不为名利,只为真相,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加油。

blue6albion2019-07-08 13:17:48回复悄悄话时间点再清皙不过了:2012年没推出机制,2013年大老虎马老爷子仙逝,2014年用雷同的方法却推出了机制.个中猫腻肯定大着呢.更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忌讳外族老虎,却妄图无视本族大侠的存在.这事得整出眉目,给他们颜色瞧瞧.

时不时来看看2019-07-08 13:01:54回复悄悄话一个正常的人,当别人说你误拿了我的东西,第一反应是立即去确定那件东西是不是自己的。如果确定是搞错了,肯定是原物奉还,外加万分的歉意,以求谅解。

一个合格的科学家,最担心的是自己的结果经不起检验而误导同行,误导社会。

利欲熏心,靠剽窃别人的科学想法哪怕还没有公开发表,也为人所不齿。颜宁和骗子一样,被指认骗人剽窃后,做的却是混淆视听,指鹿为马,倒打一耙。客观上,这样的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并不比一个重罪犯轻。

施一公一手把颜宁从本科推到外院,却迟迟不推她的婚事,让她整天yy各路小哥哥。施一公乃是颜宁人生中的最大恶人。

紧跟着学2019-07-08 12:34:31回复悄悄话看明白了,支持老阎!下面写写你当年和Maloney教授做科研的精彩片段吧,你以前文章提到但轻轻带过,精彩在细节处 :))))

歪伯2019-07-08 11:59:47回复悄悄话谢谢科普,职业素养,科学规范。国内的科技公司太热衷“自主知识产权”,孰不知这个“自主”有多大水分是copy来的。在虎山待过的“公狮”也该出面讲讲“内情”了。

远在他乡19972019-07-08 11:51:25回复悄悄话绵里藏针,够两人喝一壶的了。

远在他乡19972019-07-08 11:49:08回复悄悄话还是太专业,看不很懂。但是相信老闫站在真理一边。

Nekono_882019-07-08 11:00:23回复悄悄话大白。

Nekono_882019-07-08 10:59:18回复悄悄话真理越辩越明,相信真象终会大败天下,宜将剩勇追穷寇!

old-dream2019-07-08 10:09:09回复悄悄话板凳!

吴友明2019-07-08 09:55:12回复悄悄话沙发!

[1]

[2]

[3]

[4]

[5]

[下一页]

[>>]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