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用途的女人卫生巾(来源于华夏文摘)

 

这是发生在八十年代的故事。

一位哥们刚到美国作访问学者时是我的邻居。离上班还有一周,他每天在家看电视补习英语听力。

我当时已经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比较清闲。考虑到他没有车,我中午回家吃饭刚好看到他在走路。打过招呼便问他是否需要开车去买东西,如果需要,别客气。他听后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说什么时候都可以。他说那就等你吃完饭就去一趟商店?我说行,等会儿我喊你。

吃完午饭,我便喊他去逛商店。先问他是买吃的还是买用的,他说吃的买好了,看看杂货。那时候最大的杂货商店就是k—mart,便朝那里奔去。

路上老兄就跟我谈起国内货物紧缺,来到美国才知道什么叫琳琅满目。我们的经历差不多,都感叹何时国内才能像美国这样想买什么就有什么。这一点现在的年轻一代是无法理解的。当聊天聊到鞋垫时,老兄便说美国的鞋垫那叫一个绝!一杯水倒上去都不会流出来的!而且无味odorless!

我好奇,便问他听谁说的,他告诉我刚看到的电视广告。我说美国的广告有夸张之嫌,跟国内的广告不同。那时国内刚有广告,比较诚实还不敢瞎吹呢。他说夸张倒是有可能,但美国的东西绝对比国内的先进。我虽然劝他别崇洋媚外,但也认同国内产品样式少质量差。

到了商店,我就去找修车的工具看有没有大降价的,反正他不买修车工具,个人买个人的比较省时间。他拿着一张纸,上面是他从电视广告上抄写下来的品牌。一进门他就问服务员纸条上的东西在哪里,那个服务员就把他带走了。我买了一把扳手后便去找他。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他了,他在货架子旁边正在左瞅右看呢。接近他后发现他在看货架上一包包的女人用的月经垫。

“哎,老弟,你说怎么没标尺寸啊?”老兄问我。我说这个东西没有尺寸,one size fits all.他听后不以为然,说这个东东尺寸非常重要,小了,乱跑;大了,放不进去。

我立刻告诉他,这个东东是放在外边用的!

他听后皱着眉头,大惑不解的样子。我告诉他放心好了,这个东东尺寸不重要。

塑料袋包的很紧无法扯开看尺寸,他缩手缩脚地拿了一个包装比较小的一袋子。我建议他拿大袋子,美国的东西跟国内的不一样,越是数量多的越划算。比如买袜子,一双2美刀,六双6美刀。他听后说那太多了。我说你看,小袋子跟大袋子差不多少钱。他犹犹豫豫地拿着一大袋子离开了。然后我们又买了一些其它杂货,什么东西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回家路上我断定这位哥们对老婆太好了。而且他是位有计划之人。那年头给老婆办来美手续要自己先工作半年,等银行有了点存款才能拿到银行证明表明存款数量足够办老婆来美用的。提前半年就给老婆买好月经垫,这丈夫没治了!俺自叹对不起老婆,有比较必然产生鉴别。

刚到家上完厕所,老兄就推门进来了。手中拿着扯开包装的那大包子和手里的两片月经垫,非常不高兴地跟我说:“你看,我说尺寸重要你说不重要!”然后,他把皮鞋脱了下来,忙说:“你看这怎么能用?放一个太小了,放两个会到处跑,而且这也太窄了呀!”

我吃惊地把嘴巴张到耳朵边上了,便告诉他:“老兄,这不是鞋垫,这个东东是女人用的!”

一霎那,他的脸色通红,耳朵根子都是红的。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何说那个大包太多了。他震惊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明白了电视广告上的画面不仅仅是个鞋垫的形状,而且广告里的女人总是来回扭动身子而非抬脚看皮鞋。

“你把发票给我,我给你钱就是了。”我告诉他。他明白了我的意思。但要求我给他保密。我答应他连我老婆都不告诉,这里的人不会知道的。心想,哪能不给哥们留面子。

我出于好奇,便问他国内的女人月经来了怎么办?因为我是在美国结的婚,在国内时是光棍,不知道女人用什么。他告诉我:“国内的女人农村的就用破布,然后洗一洗下个月再用。城里女人用月经带,或把手纸叠一叠用完就扔了,比较卫生。但没有美国这么高级的月经垫,所以,看到电视广告我想不到那里去。”

下午下班后我告诉老婆说:“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便把那包已经打开了的月经垫放入挂衣服的小间屋子。老婆看了一眼,本来听到我给她买礼物还是很高兴的样子,但看到我给她买的是这个东东,便纳闷了起来。然后说:“你上班时间给我去买这个东东,不大可能吧?而且还打开了。再说了,那个牌子我不用。”

老婆看到我买了修车工具便明白了事情原委,说:“你明明是买那个东东改装汽车零件的,你用剩下的,愣说是给我的礼物。这也算幽默?”我立刻争辩说这个东东能改装成汽车零件修车用,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突然想到了我们那部美国老爷车,开起来总是有金属碰撞声音从车底下出来,因为油箱倒挂铁板年头久了而变松了。现在好了,就用月经垫塞进去。想到这里,我立刻跑到外面把车子打起来,钻到底下,用铁丝把月经垫塞入油箱顶部,一共塞了两片。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金属撞击声音了。

毕业后搬家时发现那大包子月经垫老婆一直没用,她说扔掉算了,我说搬家后买了自己的房子这冬冬说不定还有用场呢。

买了只有七年新的房子,可是不几天就发现有时声音共振。仔细察看,声音是来自地下室。原来地下室的空调设备底下晃荡,地面不平造成的。我立刻想到了那包月经垫。把月经垫四片罗起来用螺丝刀塞到下边一角,一共塞了八片,从此,再也没有声音共振了。这要是找专家维修,说不定要花几百刀呢。

没过几天,一位朋友打电话说他们的房子有响声,能否帮他看看。我说马上就到。我又想到了那包月经垫,拿上扳手钳子,提上那包月经垫就去了朋友家。朋友的老婆仔细看了我手上的东东,纳闷的表情不言而喻。

经过检查,原来是一个热水铜管与另一空调的管子互相震动起来有碰撞。我把两片月经垫塞入两个管道之间便解决了声音问题。然后,我提着大包月经垫便告辞了。

过了些日子这位朋友家举行爬梯,七八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饭。我们一家是最后到的。我刚一进门,朋友的老婆就大喊:“今天我给阎润涛磕头,而且脑袋着地,你们可别拦我!”另一位哥们说,那我也要给老阎磕头,而且也是五体投地。另外一女同胞说你别瞎掺合,你们男人佩服老阎不是修车就是修房子。我们女人不想听,也听不懂。

朋友的老婆说:“我也是佩服老阎修房子的本事。”考虑到女人对维修动用扳手钳子的东东怎么会感兴趣,一定会有惊人的地方,大家镇静地听着。只有一位哥们觉得修房子没啥乐趣,便把手里的啤酒瓶口放入嘴中。

她说,“那天老阎左手拿着工具,右手提着一包子妇女卫生巾来修房子,我纳闷的不行。5分钟不到他就修好了,便打个招呼提着那包卫生巾就走了。他走后再也没有撞击的声音了。后来才发现,他真的是用卫生巾给修好的!两片卫生巾还在那里,而且永远在那里了。”

“扑哧”一声,那位喝啤酒的哥们把一口啤酒全部喷了出来。待大家清理完他喷出来的啤酒沫,便纷纷到地下室观看那两片月经垫。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东东名字还不少呢!还叫“妇女卫生巾。”我告诉大家,那是个临时措施,等有时间我会把那个铜管子切开,换个地方,重新焊接。

大家问我怎么会想到妇女卫生巾,我便把月经垫当鞋垫、修汽车油箱、两次修房子的故事全部讲了一遍。这下麻烦了,个个都笑得捂着肚子,谁也不敢喝啤酒了。

饭后,便是女士们讲解月经带的故事了。原来,女人的月经其中的文章可大了。不仅仅是笑,还有悲哀。甚至有人讲出的痛经经历让人听后简直要落泪。

真诚希望现在国内的农村妇女也有了一次性的月经垫。至于形状吗,最好别是鞋垫的样子。

猴子、小脚、内裤与婚姻 —论传统

(一)传统

谈论问题先要给出定义。就说“手”吧,那也得有个定义。在所有给“手”下的定义中,达尔文下的最好:“在通常情况下具有五个指头,其中任意两个都能捏在一起。”定义要简练,而且准确无误。达尔文给“手”下的定义就具备这两条。说它简练,因为再也无法减少字数了;说它准确无误,因为一句话就把手与人的脚和动物的爪子区分开来。

什么叫传统?不怎么伟大的社会学家润涛阎给出的定义:前者传给后者、后者对其合理性不再追究的行为。为了论证该定义的准确性,让我们先看看猴子的试验。

一位科学家研究猴子的行为传承性:把五只猴子编号ABCDE放入一大笼子里,每天让它们吃胡萝卜。然后在笼子顶部放一串香蕉。一旦猴子去取香蕉就会打开一个电动开关,从而打开了高压水龙头,使所有的猴子都被淋个痛苦不堪。猴子们等一段时间后当然不会放弃去取香蕉的冲动,它们以为取香蕉与遭水淋没有必然联系只是偶然巧合。但每当接近香蕉时,所有的猴子就会再次遭到水的冲击。

几次下来,猴子们就会放弃去取那香蕉的念头。到此时,科学家就把一只新猴子放入笼子并把编号A的猴子替换下来。这只新猴子看到笼子顶上的香蕉立刻就去取,当它还没接近香蕉时就遭到了另外4只猴子的痛打。然后再把另一只新猴子放入来取代编号B;这只新猴子还会重复同样的过程而遭4只猴子的毒打。等到最后一只编号的猴子E被新猴子取代后,这只新猴子试图去取香蕉时照样挨揍。

问题就出来了。打最后一只猴子的那四只猴子没有一只经历过遭水击的经历,它们根本不知道为何那香蕉不能吃。也想象不到吃那香蕉就会遭雨淋。这就是“传统”

(二)裹小脚
南唐有个妃子–睿娘,她成了李后主的宠妾,并非因为她貌压三千佳丽,也非她的床上功夫了得,而是她自创了“脚舞”。这个东西跟后来西方的芭蕾舞类似。就是舞动时脚尖能立起来。她把脚趾用绷带缠起来,再穿上特制的鞋。不过她只跳舞时裹脚,其他时候是不裹的。其他宫女们也当然要跟着学。大臣们得知宠妃跳舞时裹脚,就命令自己的女儿裹脚,以此表明自己效忠皇帝,而且发扬光大,不管跳不跳舞都要从小把脚趾裹残废。

这下可苦了天下的女人们,一裹就是一千多年。你要问后来的人们为何残酷地给你女儿裹小脚,10个有10个人不知道裹小脚的真实来历。甚至还会有人借题发挥,说成什么男人喜欢把脚裹残废了的女人,甚至还会有人猜测裹小脚的来历是怕女人跑掉。

我小时候就怕姥姥脱袜子,我看到她的残疾小脚惨不忍睹,便问姥爷他能否忍看姥姥的脚。他说,不忍看又有什么办法呢?天底下找不到不裹脚的老婆呀。可见,没有人能欣赏女人残疾的脚,就象没有人欣赏残疾的手一样。

为何要给女人裹小脚呢?而且一裹就是上千年?因为它成了传统。而“传统”的定义就是:自古至今传下来,后人对其合理性不再思考的行为。就象笼子里后来的猴子们,见到要取那串香蕉的猴子就要揍。你要问它们为何那香蕉不能吃,它们不可能去思考这个问题。当然也许有猴子琢磨其原因,得出的结论要么认为那香蕉有毒,要么认为那香蕉不是真正的香蕉,但肯定不会猜出一去取那串香蕉就会遭到水击。

所以,“裹小脚源于跳舞”的历史故事已经不再具有维持给“女人裹小脚”的意义了。因为它一旦成为传统,其原因以及合理性已经无人追究了。爷爷怎么教育爸爸的,爸爸就怎么教育儿子,儿子就怎么教育孙子,子子孙孙是无穷尽的。

(三)穿内裤
也许多数人认为,穿内裤是与生俱来的,至少是很久很久的习惯了。其实,在18世纪以前,这个地球上的人没有穿内裤的记录。穿内裤的传统是如何起源的呢?在18世纪,芭蕾舞在西方盛行。一天,在巴黎的一场演出,一位芭蕾舞女演员站在帷幕后有点太靠前了,结果当拉开帷幕时,她的裙子也被幕上的挂钩给勾起,直到台下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她春光乍泄时她才察觉。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巴黎。

巴黎市政府和司法机构反复研讨,最后作出决定:所有穿裙子的女演员必须穿个内裤才能上场演出,以防类似的尴尬事件发生。然而,穿内裤竟然风靡全球,商人广告把穿不穿内裤说成是人的档次问题。穿上内裤的女人就以为自己也是演员了。其实这是内裤制造商利用了女人的心理而赚一把。

女人为何要穿裙子?因为女人的生理卫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通风”,因为不通风会对厌氧细菌和真菌的繁殖有利。也就是说穿内裤对女人没有好处,除了上台演出的女演员防止万一裙子被勾起外。尽管如此,演出结束后也应该把裙子里边的内裤脱掉。然而,女人穿内裤已经成了传统,没有人再关心穿内裤的理由为何了。

你要是问今天的女人为何穿内裤,她会不假思索地认为你提这问题本身就是神经病。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不穿裙子的男人们也穿起了内裤!而且,也成了传统。从生理卫生的角度来看,男人的睾丸为何要长在体外?就因为睾丸的工作量极大,一个正常的男人每天要生产一亿个精子。睾丸如果时刻处在体内,它代谢产生的大量的热量就无法散开。而高温会对细胞分裂产生不良影响。所以,在体外的睾丸能够加速散热。当天气寒冷时,睾丸就会被抽进体内。所以,男人最科学的服装是绵裆裤。大裤裆松松垮垮,最适合睾丸的伸缩自由,通风散热。

西方的绅士们穿紧身裤还不过瘾,还要穿上内裤,把睾丸死死勒住。为了表示自己的骑士风度,从来不骑马的男人也要穿上牛仔裤。当然,穿牛仔裤确实对骑马的人有上下马的方便。但不骑马的男人穿牛仔裤摧残自己的睾丸道理何在?紧身内裤影响睾丸发育,导致不育症事小,高温还引发睾丸癌。睾丸癌发病率最高的是穿勒紧睾丸的西服、牛仔裤再加上内裤的欧美国家。西方男人的睾丸癌发病率增加了30多倍。由于中国男人从穿衣服西化开始,睾丸癌发病率逐年上升,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

中国历来晚上裸睡白天穿绵裆裤的好习惯被西方“自虐”服装取代了,就连晚上睡觉时也要自残自虐(穿上内裤)。

(四)婚姻
婚姻是制约人们幸福的最大的桎枯。这就是为何皇帝三宫六院美女上千。并非皇帝聪明百姓傻。而是婚姻成了传统,你必须遵守。怕你不遵守,还用法律的形式给这个传统枷锁再加一条锁链。人一生所经历的痛苦与烦恼的八成是婚姻造成的。因为婚姻成了传统,就象裹小脚、穿内裤一样成了理所当然,没有追问为何要有婚姻的可能了。

如同笼子里的猴子,如果有猴子要去取那串香蕉就要挨揍一样。 有人胡说八道,说婚姻是围城:在城里的人想出来,在城外的人想进去。其实,想出来的不可能想进去,而是因为不进去就没有性伴侣。没有其他选择,不进去怎么办?并非想进去,而是不得不进去。

(五)打破传统难比登天
一个封闭的系统最容易产生奇怪的传统。而打破不可思议的歪门邪道似的传统,必须要把系统开放。要是没有八国联军打进北京,给女人裹小脚裹了一千多年了,再过一千年仍然改不了。慈僖太后不可能也不敢下令废除给女人裹小脚。毛主席为何要闭关锁国?就因为他要建立自己的一套传统。

要知道,1949年国庆大典,美国驻中国大使不想离开中国,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伟大领袖毛主席高瞻远瞩,赶走了美国大使。“别了,司徒雷登!”这文章收在毛选四卷里。毛主席破四旧的同时要立四新。全国人们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要祝愿他老人家万寿无疆。这在那时就成了传统。象拜神一样拜毛主席。而且是“无限崇拜”,这还不够,还要“四个无限”包括“无限信仰,无限忠诚。”

毛主席他老人家知道:一个开放的系统这些传统就建立不起来。所以要闭关锁国。还有一个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的“传统”:买东西要喊毛主席万岁。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爷爷让我去买一把扫帚扫雪用。我跑到五金商店,喊“同志,同志”(那年头对所有人的称呼),“我买一把扫帚”。女售货员不答理我。原因是我还没把先喊毛主席万岁变成传统。听到别人的喊声才顿开茅塞。“毛主席万岁我买一把扫帚”,我喊。“万万岁在这里”她把扫帚递给我。“毛主席万岁多少钱?”我接着喊。“万万岁一块二”她告诉我。万万岁才一块二,万岁要除以一万。所以,那个玩意不值钱。但成了传统,你就没办法了。

所以,从文化层面上讲,邓小平改革开放中开放比改革重要得多。没有开放的改革,只能是换汤不换药。而开放了,改革是迟早的事情。所以,邓小平的主要功绩在于开放。把封建传统和毛泽东建立起来的假大空传统暴露在开放系统中。这些传统也就烟消云散了。诚然,开放的系统必然会引进糟糕的传统,比如:女人穿内裤、男人内裤外加牛仔裤的自虐自残西方传统。所以,什么事情一旦成为传统,就麻烦了。

更要命的是:在这个世界上你几乎找不到几个好的传统。那些所谓的“优良传统”基本上经不起推敲。只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化功夫推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