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美少女与木匠的疯狂爱情

(一)

当大多数人日日夜夜、轰轰烈烈地搞运动去的时候,只有他天天在家干木匠活。这木匠跟他的邻居关系特铁。虽然年龄相差10岁,但论辈份算是哥们。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两家和睦相处不让表兄弟。不知上几代的杰作,两家之间各有自己的院墙,而两院墙之间几乎空间不大。那年头突然天津市收购家兔,农村就掀起了养家兔热潮。邻居没钱买砖盖兔窝,就跟木匠商量把两层旧砖墙都拆掉,在中间重新磊一个砖墙,这就把省下来的材料一分为二磊兔窝,而且院里的地盘也大了。现在的话说这叫双赢。木匠没道理不答应,尽管不打算放下木工活去养家兔,可邻居没手艺也得让人家活下去呀。大跃进人民公社把农民整的太穷太苦了。那双层墙头多少辈子都没被拆掉,要不是太穷邻居也想不到用拆墙头的砖盖兔窝。农村里不管跟邻居关系好坏,都要磊个院墙,否则也得搞个篱笆。

两家的关系密切,只是两家孩子年龄差异太大而无法玩在一起。邻居家的大女儿都上高中了,木匠的儿子还上小学。仅有院墙之隔的两家鸡犬相闻但各忙各的。主要是木匠抽时间打个家具卖钱,根本舍不得时间闲聊。

这木匠不识字,但心灵手巧。没学过几何代数三角定理,但只用铅笔一画,打出来的家俱处处严丝合缝。他的语言能力极强,学什么像什么。什么相声他听一遍就能模仿而且非常逼真。不论河北梆子还是京剧、豫剧、黄梅,他都能唱得跟真的似的。二胡一拉,那二泉映月能让满村人当即放下筷子站在自己的院里摇头晃脑;黄梅戏一唱,能让树上的鸟儿立马到处乱飞去成双配对。

上了高中学完了几何三角的邻居女孩纳闷这木匠叔叔凭什么就能计算出木料的角度,你说这不是神人是什么?而最让她痴迷的还不是木匠的心灵手巧、满身的音乐细胞,而是他从来都不直接说出他要说的话,那叫幽默。别人听完后暗笑不止,可木匠说完了就完了,自己从来不笑。搞得邻居女儿从初中开始没事就坐在院墙边上偷听那边木匠叔叔的幽默语言。她手里拿本书,父母以为她在看书呢。

久而久之,当别人都把毛主席当神的时候她把木匠当成了神。更确切一点说就是“偶像”。偶像跟神是有区别的,能力比不上神,但比神亲近,似乎看得见摸得着。可姑娘的心声隔墙那边的木匠听不到,看来这偶像还真的不是神。这么大的心声他都没听到。要说他不是神的事还在后头呢,否则哪里会让痴情少女给整得锒铛入狱?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尤其是少女的初恋爱情,尤尤其是多年暗恋偶像的少女的纯真的初恋爱情,尤尤尤其是当这种爱情突然有机会爆发的时候。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一旦向着情人开火,就会让多年的偶像灭亡。

(二)

爆发的那天是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到来的一个夜晚。虽说酷暑算是过去了,但连阴天却无雨的日子比盛夏还难受。乌云把人压得透不过气来,大人小孩都不想呆在房间,树上的知了都不耐烦地闭了嘴。

前边一个村子演电影,那年头唯一的乐趣就是到处找电影看。至于演什么东西没人在乎。女孩本来没打算走4里路去看电影,毕竟在县城读高中,城里电影比农村多多了。但她听到了院墙那边木匠在喊:“你们不去,那我又要喝家乡的水了。”那是电影《南征北战》里胖墩的台词。女孩马上明白木匠叔叔要看电影去,她灵机一动,跟妈妈喊了一声“我看电影去了”也夺门而出。

按理说还不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但层层乌云拨动了时钟,天提前黑了下来。由于害怕遭雨淋,加上路途较远,这个村里的人大都没敢前行。木匠漫不经心地走着,毕竟弯腰干了一天木工活了,挺胸走路就是放松放松腰板肌肉。想到一个大立柜就要完活,设计新颖、造型独特一定能卖上好价钱,便哼起小曲,神意甚暇,优哉游哉。可对于每天走路上学的女孩来说,这多余的4里路算是累赘。要不是追随偶像,她自己都觉得走这么远去看已经看过无数遍的老电影是荒唐,简直无法容忍。

走在前边的木匠并未察觉自己身后还有一位姑娘跟着。小曲唱完了,一静下来听到后面似乎有脚步声。他回头一看,朦胧的夜色使他看不清后面的人到底是谁。反正是同村去看电影的,就等他一会,有个聊天的伴儿多爽快。女孩看到偶像停下来了,心里又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能跟自己崇拜多年的偶像并肩而行,这可是常常在梦中梦到的情景,今天终于梦想成真;害怕的是木匠要是大骂自己一通,以后这梦可就做不下去了。有梦总比无梦好,哪怕是单相思无结果的的白日梦。

等到女孩走上来,木匠定睛一看,有点吃惊。便问,你一个女孩黑灯瞎火地去看电影?

女孩点了点头,没有下文。木匠 “嗯?”了一声,便好奇地追问,城里的电影院不是常演电影吗?怎么跟我这不识字的木匠一样跑4里路去看露天电影?女孩不说话,只是跟随木匠起步后那缓缓的步伐向前走着。烧得通红的脸只有她自己能感觉到,她有点不好意思,便无意识地用手把脸遮盖起来。木匠偶尔回一下头,但天已经黑了,他看不到她脸上的红晕。跟她聊聊天吧,他想。毕竟是同路人啊,虽然跟她有代沟,有语言隔膜。不识字的人跟高中生谈天说地,话题本身就是个麻烦。他刚要开口,突然间前方一道闪电把前边的路照得明亮。这闪电是从天到地连下来的,就像一棵树的树根,到地面时有好几个岔。顷刻,“呱啦啦”的雷声刺耳地扑来。女孩立刻抱住了木匠的胳膊,她有点害怕黑乎乎的雷声。大白天的雷声再怎么猛烈也能容忍。

木匠跟吓坏了的女孩打趣说,这闪电离我们很远呢,别害怕,它要是真来到跟前,我那斧头就把它的根子给剁了!女孩说你那斧头在哪儿啊?你没带斧头我当然害怕了。木匠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发嗲,说着她还紧紧抱住木匠的胳膊不放。木匠倒是没多想,只是对女孩黑灯瞎火自己去看电影有点莫名其妙。

“没跟你父母生气吧?”木匠问女孩。女孩摇头,头碰在了木匠的臂膀上,索性就顺势把头贴在臂膀上不再离开。木匠此时有点发懵,说她是个孩子吧,毕竟17岁了,还是读书人;说她是个大人吧,可这辈份明摆着呀。他得出结论:这孩子有病。但到底是什么病,他不知道。他哪里晓得女孩能把身子贴近偶像如同坐山雕见到联络图一样,内心的激动难以抑制?她的内心像坐山雕那样拿着联络图在唱“我为你朝思暮想,今日如愿遂心肠。”

“你身体不舒服?”木匠问,他感觉到女孩的脸热得烫人。女孩把头紧紧靠在木匠的臂膀上,轻轻地摇了摇头,是滚动式的摇,脑袋在木匠的胳膊上画了半个圆。木匠觉得女孩似乎在喘气,又憋住不说话。这种状态他似曾相识,那是老婆新婚之夜高兴、腼腆、激动、恐惧、等几种状态的组合。他懵了,懵得头昏脑胀,不知自己在什么时候误导了女孩。他反复追忆着,一丝不苟地寻找自己的过错。寻来找去,就连跟她挤眉弄眼的玩笑也没开过呀,他觉得自责很难。

“要不我们回家吧,这天气还说不准真的会下雨呢。”头昏脑涨的他停下脚步劝女孩。女孩拉着木匠想继续往前走。木匠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了,他觉得这事有点荒唐,超出了他的想象力。毕竟那时他没听说过今天女粉丝舍命追偶像刘德华的新闻报道。

木匠害怕在电影放映的地方女孩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举动,那可就有风言风语了。说起来也是明摆着,放电影的邻村有几人不认识木匠的?女孩也有同学去看电影呀。木匠站住脚步,告诉女孩:“我带你去看电影可以,但你只能在我后边跟着我。否则,现在咱们就回家。要不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雷声了,你干吗抱住我不放?”

他还不知道女孩这时已经难以自已了。她突然蹦到木匠前边,用双手搂住了木匠的脖子。然后一抬脚,全身都贴在了木匠身上。女孩比木匠矮半个头,她把发烧的脸靠在木匠的脖子上,木匠感到像个火炉。就这样女孩分不清是无意识还是有意识地把自己认为已经发育成熟了的双乳贴在了木匠的心口。木匠要挣扎,但听到女孩吭吭地哭了起来。木匠觉得女孩可能受到过伤害,极可能是男女方面的伤害,便安慰女孩说,你有什么苦就告诉叔叔吧,叔叔给你做主。就是你亲爹,我也敢揍断他的双腿!

(三)

木匠觉得电影是不能去看了,首先要弄明白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说:“在路上这太危险了,说不定就会被路过的人看到。要不咱们到场房去聊聊?”女孩知道木匠说的场房就在两家房前不远,便答应了。木匠趁女孩松了手便大踏步朝回走。

生产队的场房在麦场的北边,那是两间简易平房。里边一间有个土炕,是看场的人休息的地方。外边一间是打场时放农具的。到了夏收的时候,宽阔的麦场是晒麦子、用磂轴石滚子把麦粒压出来的地方。到了秋收时节,玉米大豆高粱谷子花生芝麻都要在麦场脱粒、晒干。只有在这两个时节,场房才有看守保护着果实不被偷走。在其它时节,这个麦场就空着。白天有时有小孩子到场房里嬉戏打闹。过了收获季节,电工要把电灯泡拧走的,否则电灯泡会不翼而飞。所以到了晚上,这里漆黑一片。

木匠悄悄地推开了场房的门,女孩也跟着他摸到了里屋。掩上门,二人坐在炕边上开始了对话。木匠心里波涛滚滚,他万没想到邻居一家看上去幸福美满,事实上女孩竟然有着不幸的经历。女孩心里忐忑不安,她害怕她的真实心理告诉木匠后会导致偶像怒不可遏。被偶像抛弃,心理崩溃的后果不堪设想。就像鱼儿离开了水,瓜儿离开了秧,革命群众离开了共产党。因为木匠是她心中真正不落的红太阳。

“叔叔说话算数,说给你做主就给你做主,你现在大胆地讲出来吧。是谁欺负了你,你只要告诉了叔叔,以后的事你就别管了。”木匠给女孩打气,他在村里的正直甚至勇气与智慧可以说无人能望其项背,他知道自己在村里受人尊重,可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崇拜者。尤其被下一代年轻异性崇拜,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跟有文化的年轻人比,毕竟自己不识字。

“你让我说实话吗?”女孩突然问道。“那还用说!”木匠斩钉截铁。

“我没有受过伤害,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女孩还没说完,木匠立刻追问“那你哭什么?”木匠的问话与女孩接着说出的话 “很可能今天会受到伤害。” 重叠了。但双方都听清楚了对方的话语。

女孩的坦率使得聪明的木匠立刻五雷轰顶,他知道女孩说会受到的伤害必然来自自己。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天方夜谭甚至荒唐至极。“你别说了,你还小,读书读糊涂了,不知道怎么为人处世。我与你爸如同亲兄弟,我们虽然不同姓,但辈份是不能不讲究的。而且,我有老婆孩子,你是个未成年的姑娘,这这这。”木匠结巴起来就说不下去了。

女孩听到木匠的言辞教导后一点都不吃惊,她对于木匠这样的说辞在她心中早就为他准备好了。就像木匠在背台词,而她才是台词的原创作者一样。“可怜我吧,我这辈子不会喜欢上别的男人了。只要你不抛弃我,打我骂我都成。”女孩哀求着。木匠一听如同火上浇油,斥责女孩道:“哪里来的‘抛弃’?从来都没有过开始,怎么谈得上终结?”

“你没有开始,但我每天晚上都在梦中跟你幸福地在一起。白天隔着院墙我都要听你的声音,你那幽默的话语充满了智慧。每句话都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回荡。要是哪一天我没能听到你的声音,我的灵魂都出了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说着,女孩的泪水唰唰地流。宁静的夜晚,木匠听到了泪水掉在女孩腿上的声音。虽然木匠没有过单相思的痛苦经历,但凭他的智商与阅历,他能体会到女孩内心的痛苦。这种苦恼这种幸福加在一起所构成的煎熬,对女孩来说,可算是度日如年。他不能再斥责女孩了,斥责只能给她带来伤害。但该如何说服女孩呢?木匠冥思苦想起来。

(四)

木匠没料到单相思的力量是如此巨大。他循循善诱地开导女孩:“我都35岁了,比你大一倍呀。这这这也太离谱了吧?你们同学中就没有你看得上的?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知道后一定认为是我诱导了你。唉!”女孩慢慢地回答道:“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一开始只是崇拜你,久而久之,就常在梦中跟你在一起。梦醒了,可整天的眼前都是你的音容笑貌,老师讲什么都听不进去。每天回家就贴在院墙边上听你说话或走路的声响。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木匠听到这里,心里一振。预感到自己的麻烦大了。便决定告诉女孩的父母,大家携手帮助女孩摆脱困境。木匠的沉思导致的片刻沉默使得女孩立刻猜到了他要干什么,便带着哭音哀求道:“你要是告诉我爸,我就死给你看!”木匠一听惊呆了,这女孩连自己刚才想什么都知道了,莫非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看来这以后开导她算是没门了,自己想什么她都立刻猜到了,还怎么开导?木匠为自己的处境难堪。但时刻把握着他的心理的女孩得知,此时的他并不怎么痛苦,还为自己有这么年轻漂亮有文化的追随者而暗自自豪呢。女孩猜的没错,没上过学的人对读书人的景仰是发自内心的。而能让读书人崇拜,对于没读过书的人来说,实在是出乎预料,不自豪都不行。

女孩立刻抓住了这一瞬间,便把身子向木匠靠近。木匠虽然有温柔的妻子,但他还没谈过恋爱,农村娶媳妇靠的是媒婆,然后在别人陪同下相亲。双方同意了就找个良辰吉日结婚。眼前的女孩似乎要填补他这辈子没谈过恋爱的缺憾一样,当女孩用手搂住他的胳膊时,他感觉到一股电流嗖嗖嗖地浑身上下乱窜。他此时神志还清醒,没有表示要接受的意思。但对于女孩来说,不拒绝就与接受划等号了,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她终于一抬身子坐在了木匠的腿上。木匠发现女孩已经坐在了自己的怀中,想到后果,理智地把女孩推到了一边。“不不不行,”木匠结结巴巴地说。然后,他起身要走。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开导没有用,只好说自己的家庭不允许这么做。他认识到教训女孩说她不该如何如何,是对女孩智商的侮辱。

木匠的理智使他成了柳下惠第二—-坐怀不乱。

(五)

木匠以为自己拒绝了女孩,女孩就该罢手了。柔和的拒绝也算给了女孩面子,毕竟人有脸树有皮。女孩会慢慢冷却下来的;

女孩以为木匠并非是铁板一块:‘给他时间,他会分得清什么是土块什么是金条的。再说了,外人都说他们夫妻相敬如宾,我这邻居最清楚!他们吵嘴你们外人听不到而已。他老婆爱她哪里有我的万分之一?’

从此以后,女孩沉浸在理想的梦中。老天爷总是给有梦的人提供圆梦的机会的,只是有的人看得到机会,有的人看不到,差别就在这里。木匠的家就在生产队队部北边。生产队里需要更新农具,队里有自己的木匠,买木料总比买农具合算,队长便让木匠做农具。队部与木匠家是前后院,在队部房后面干活就等于在他家前院干活。队部前院牲口大车比较乱,队长说干脆你就在后院干得了。队长的决定万没想到成全了女孩。

木匠干累了就到家里喝口水,他哼着样板戏的调儿让邻居女孩听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其实她已经琢磨出木匠在前院干活一定会回家喝水、歇脚的。反正是挣工分,干吗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女孩便在中午提前回家。那年头高中生要“兼学别样”,就是常常到农村工厂去干活,防止走白专道路。女孩趁机回家跟木匠“兼学别样”去了。

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村里人即使有人看到女孩常常到木匠家串门也没有怀疑的。首先人家是邻居,别说还在上学的学生,就是寡妇到木匠家串门,也不能怀疑人家木匠的品德。木匠的妻子漂亮温柔,加上木匠为人处世堪称楷模,地地道道的君子,怀疑人家不是自己有病吗?女孩与木匠二人借着这一天然掩护屏障,在大白天别人都下地干活的时候,二人吃起了亚当夏娃的禁果。到底吃了多少回,后来的审查结果表明连二位当事人都说不清了。

一年过去了,女孩高中毕业当了农民。还没有恢复高考,高中生毕业的结局就是当工农兵。要说凭二人的智商预料不到这事迟早会暴露,那也太离谱了。木匠确实下过狠心与女孩分道扬镳,女孩也哭着答应了,可不知为何,二人藕断丝连,一个月的分离后竟然又走到了一起。可老天爷偏偏袒护木匠的妻子,她平白无故愣说家里可能着火了,干着半路活就跟队长说回家里看看。队长莫名其妙,但火灾可不是闹着玩的,也只好答应了。等到她回家一看,竟然捉奸在床。

至于这个架怎么打的,就不费口舌了。木匠双腿下跪,要妻子家丑不可外扬,可妻子不干。等到邻居放工回家,她便把真实情况通报了。本来女孩的父母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因为她气得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便劝她天底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如此爆发,难以控制。两口子闹别扭是人之常情,没必要怒不可遏。可等到邻居知道了真相后,发疯的就立刻改成邻居了。女孩的父母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女儿回家后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女孩的父母先找到书记,书记说由他来处理。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村里人一下子炸了窝。在那几乎是禁欲的年代,这样的女孩太少了。镇静下来后,乡亲们看在木匠的面子上都想办法劝女孩的父母把这事压下来。再怎么说,也不是强奸案。书记和村里人反复商量做出决定:给女孩找个主,最好远一点,以最快的速度出嫁。结婚证吗,由书记出面跟公社领导谈谈,这不是问题。女孩已满18岁,算成年人了。这么一来,村里的媒婆们到处走动了起来,那年头农村娶不上媳妇的很多,盖因这里离北京天津太近,女人能跑到城里的都跑了,郊区的姑娘嫁到市区,远郊的姑娘嫁到近郊。远郊的光棍就惨点了。全村帮忙的多了,很快就找到了邻县一位不错的男孩。

女孩的妈妈觉得木匠太缺德了,叔可忍,婶不可忍,便到县公检法报了案。那年头强奸犯最轻也是无期,强奸幼女就是死刑。女孩的妈妈说女儿当初还不到18岁。这一条最要命,甭管是不是强奸,只要是幼女,那最低也是流氓罪。所以,公安局给大队书记打了电话询问是否属实,书记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支支吾吾说是二人自愿的。甭管自愿不自愿,跟幼女通奸就是犯罪,先逮捕再说。木匠一生中第一次坐上了吉普车,第一次带上两个大银镯子,第一次由两位保镖持枪保卫进城。只是护送者们的目光五花八门,有遗憾的,有叹息的,有纳闷的,也有鄙视的,就缺羡慕的。

女孩也被邀请到了公安局,二人的招供表明木匠没有撒谎。审判员反复追问女孩是不是木匠引诱过她,女孩回绝了。她知道她的话能决定木匠的死活。那年头只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没有律师,法院说了算。虽然女孩的妈妈反复说是木匠引诱了不懂事的少女,但她给出的证据都是自己的猜测。说谎是要有本事的,她不具备这种本事。她的谎言先后矛盾,有时令审判员啼笑皆非。

大队书记和公社书记都出了面。法院内部对于女孩主动、木匠不构成诱奸罪意见是统一的。大队和公社书记的意思是最多判三年监外执行。至于聪明考上县高中的女孩为何如此放肆,公社书记认为恰恰是她聪明有文化有见识才有了大胆勾引木匠的自信。否则,即使她暗恋着木匠,也只能把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而法院院长认为,如果女孩是个没上过学的土妞,即使她敢勾引木匠,木匠也不敢答应,那样他就坐实了诱奸的罪名。木匠是钻了这个空子。没文化的诱骗了有文化的,有点说不过去。他还认为木匠判断女孩的妈妈不会告状的,他误判了女孩的妈妈。其实在妈妈眼里,再聪明的孩子仍然是不懂事的孩子,所以她坚持认为女儿是被木匠诱奸了。一个月不到法院就宣布了对木匠的判决。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立即执行。

木匠不知道为何那天妻子会突然回家,对担心着火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木匠在院子里搞得到处都是刨花木梢,抽烟极易引起火灾。木匠跟女孩有一个月没有来往了,怎么老婆突然就来了第六感? 其实,他还不知道女孩怀孕的事。木匠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后,也就不想多生孩子了,便用免费的安全套。跟老婆如此,跟邻居女孩也如此。只是事情暴露被老婆捉奸在床的当天,也就是和女孩的最后一次,他发现抽屉里没有套了,但还是跟女孩巫山云雨了。就这么一次侥幸,便导致了女孩受孕。

(六)

木匠判了刑,女孩也出嫁了。不是她忘记了当初告诉木匠这辈子不会跟别的男人的诺言,而是面对着舆论与目光,她没有选择。

女孩的爸爸有个要求:虽然嫁到外县对方不知道女孩的丑闻,但媒婆还是要告诉男孩本人实情,就是防止对方发现后退婚,那样女孩就可能自杀了。男孩相亲时看到女孩如此漂亮却要远嫁,就猜到了有事儿。当媒婆告诉他部分实情后,他一点也不吃惊,反正比打光棍强,没打听细节也就答应了。只是说别告诉他人就是了。结婚后,男孩对女孩非常疼爱,女孩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归宿。她似乎明白了偶像神人与普通百姓之间的差异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可结婚后肚子慢慢大起来了,生孩子按照天数算早产了两个月。等到接生婆看到孩子,便悄悄问小俩口:这么个大胖小子不会是早产两个月的孩子,你们决定是不是要他活下来,如果不要,我来处理。

丈夫一听懵了,接生婆紧紧盯着他,这决定无疑是由他来做了。虽然掐死个婴儿易如反掌,但那毕竟是条人命啊。他含着热泪,一字一顿的告诉接生婆和老婆:“我-要-把-他-养-大!”

“人言可畏呀!”接生婆提醒他。“能吃了我吗?吃了我就用我的命换他的命!”他的回答斩钉截铁。

没有不透风的墙。女孩生下了木匠的孩子的消息终于传回到了娘家村里。木匠的老婆也知道了。

10年过后,木匠刑期期满回家了。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了,可没有自己的新房,又是个流氓犯人的儿子,谁肯嫁给他呀?想到这里,木匠悔恨到了极点,唯一能做的便是亡羊补牢。赶上了邓小平改革开放,木匠还没有回家就下定了日以继夜大干实干加巧干,打立柜、做饭桌,赚钱盖房给儿子娶媳妇的决心。可他没想到的是他到家后老婆、儿子、女儿都不理他。老婆不让他进门。不论木匠怎么央求,她都装没听见。老婆发现经过10年的监狱生活,木匠看上去老了很多;丈夫看到历经10年的煎熬与愁苦,老婆已经过早的白发苍苍了。脸上的皱纹让他不忍看一眼。只是儿子成了帅哥,女儿亭亭玉立,木匠看着就想扑过去把孩子搂在怀中。

书记听说木匠回来了,猜到老婆不会原谅他,便风风火火赶到了。书记劝告她不论如何不能再闹了。她仍然不答应,要木匠远走高飞,愿意到哪就到哪,一辈子不想见到他。书记说这房子可是木匠他爸的遗产,没有道理把人家赶走。她听到这里只好说,那要答应两个条件:一是木匠自己做自己的饭住在东边的屋子里,另外两间属于她们三口,井水不犯河水;二是不能跟她说话。木匠立刻答应了这两条。

与以往不同了,此时可以随便到集市买回木料,堂堂正正地走资本主义道路发家致富了。大衣柜特别走俏,木匠便日以继夜、全力以赴地干起了本行。仅仅一年时间,他赚的钱就买好了给儿子盖房的砖和木材。房子盖好了,儿子娶上了媳妇。可结婚后的儿媳妇也同全家人一样跟木匠没有语言交往,如同路人。这也不能怪儿媳妇,她没有选择。

打从儿子结婚后,木匠发现县城里买转桌的特别多,便随行就市打制转桌出售。

木匠自己做饭倒不是问题,但儿媳妇发现公公消瘦的太离谱了。一家人除了她之外,对木匠都漠不关心。尤其是婆婆,早就把他当成陌路人了。

一天,儿媳妇看到公公干活时突然停了下来,嘴巴在咬牙,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脸上翻滚。她知道只有疼痛难忍时人才会这样,便猜测公公已是重病在身。她立刻去了赤脚医生家里,求医生去给公公看看病。医生似乎没听见一样。她恼怒了,说打狗还要看主家呢,公公又不是没帮过你的忙。听到这里,医生才唉声叹气。

看到她要告辞去找邻村的医生,医生才不得不告诉她说:“木匠的病是我最早知道的。他消化不良找我要药吃,我估计他得的是肝炎,硬拉着他去了医院。我陪他先后去了三次才确诊是肝癌晚期。手术已经没用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肠子和胃。你看他现在瘦得如同骷髅,只有肚子大,来日无多了。等到他的肝功能全部消失,身上的毒素就会把大脑神经细胞毒死而导致昏迷。我答应了木匠的请求,没有告诉任何人。”

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坐下来听医生继续说下去:“木匠不让我去给他打什么吊针。他说既然要死了,吊针延长的不是寿命而是痛苦。他感激老天爷的安排,能给他机会弥补损失,让儿子娶上了媳妇。他说他非常感激你不计较公公是犯人而嫁过来。他认为他也该走了。你可知道当年他享受着何等高的威望,受老乡亲们的尊重。现在大家都绕着他走,世态炎凉啊,也没个尽头。其实呢,这事也不能怪木匠,你们那个邻居女孩有病,而且是遗传病。她爸爸闹红卫兵那阵子就把毛主席像章别在胸前的白肉上,对毛主席顶礼膜拜,你说这不是病?要是木匠也印个像章,那女孩也会把木匠的像章别在胸脯上!这事出来后呢,他又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这位江湖骗子在他家转了几圈后说他家东边的墙头不对,应该跟西边一样是双层的,高高的。因为双层的隔音。说他家的房屋地势需要与邻居隔绝才能免灾。”

木匠的儿媳妇一听愣了,便问医生那风水先生知不知道女孩出事的事。医生说那老头子远道而来当然不知道。她一听便对那位老先生佩服至极,暗忖虽然你医生能诊断女孩有病,可你没有药给她治病而防止悲剧啊。人家风水先生就能根除灾难。她明白了为何邻居在自己那一方又磊了一层院墙,虽然太晚了。

儿媳妇得知公公即将离去,回到家后便做了一碗面条里边加了鸡蛋给公公端过去了。“爸,您吃碗面条吧。”听到喊爸爸,木匠激动地热泪盈眶。打从刑满回家,儿子女儿都没喊过爸爸。木匠看着碗里的面条,便制定了一个计划。他认为他能完成这个计划。此时的木匠拉锯的重活已经干不动了,但是现有的木料能给儿媳妇打一个大的衣柜。原来的那个太小了,而且样式也不好看。过去不敢巴结儿媳妇,毕竟自己有与年轻人不光彩的记录。现在快死了没什么可怕的了。

(七)

木匠用了几天时间,挣扎着把样式漂亮带有花边的大衣柜打好了,柱着棍把油漆上完,躺下后就再也没起来。昏迷前后儿媳妇一直在旁边伺候着。当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时看到儿媳妇还在身边,又看了看漆好的衣柜,笑了笑。看到儿媳妇一直在身边,他感动地要说什么,嘴巴张开没出声,眼里的泪水流出来了。等了一会,木匠用手指了指立柜旁边的一个箱子。他让儿媳妇打开。打开后看到里边有用线绳捆好的五捆钱,那是木匠最近半年卖家具赚的钱。全家4口人每人一捆,另外一捆不用问是给木匠姐姐的。

木匠死后,老婆哭得悲伤至极。三天后下葬,她一直哭个不停。从头到尾,她嘴里只喊一句同样的话:“你怎么就没有坚持住啊?”她说的是面对小妖精的诱惑与勾引,一开始他是挺住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坚持住,没有成为一千年后的柳下惠。她为他惋惜。在下葬时,她几乎昏厥。反复唠叨那句话似乎表明她对自己没有饶恕丈夫而悔恨?还是万没想到丈夫会突然死掉?

事后有人问她为何木匠出狱后还不能原谅他时,她说出的理由让人费解。她认为木匠不可能忘记那个小妖精。因为那个小妖精给他生养了一个孽种,木匠不可能不惦记着那个儿子。要是没那个孽种,她就原谅他了。其实,木匠临死并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木匠有一个姐姐,算是能告诉他实话的唯一的亲人。她问过姐姐他坐监狱之后的事,姐姐知道他要问什么,只告诉了他那个女孩没自杀,远嫁了,丈夫对她不错。没告诉他他那个儿子的事。

木匠的葬礼正好赶上我研究生暑假放假回家。听说木匠死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参加他的葬礼,因为当年我们学校没有板凳,要学生自己带。我爷爷找到木匠说后院的树砍一棵给我做一个凳子。木匠看了看,说这树还在茁壮成长,现在砍了可惜了。他说他家还有点木料,够给我做个凳子的。我扛着木匠给我的凳子入了学,直到初中毕业。到了县高中,学校里的桌椅板凳非常好,不用自己带了。我都念研究生了,对那条随我接受启蒙教育的板凳仍无法忘记。

在坟地我看到最伤心的是木匠的儿媳妇,比边哭边叨唠的婆婆还痛苦。她不说话,她也不能说话,太多的话憋在了肚子里而悲痛至极。她眼前闪动的是一组刻骨铭心的镜头:木匠到死的前两天用了最后的挣扎才油漆完了给她做的衣柜。忍受着癌症疼痛的煎熬,那是怎样的毅力呀?要不是这个大衣柜,他早就卧床起不来了。她甚至认为公公是给她们小两口盖房、攒钱活活累死的,是一家人不理他抑郁而死的。木匠从监狱回家后只笑过一次,就是昏迷后醒来看到给她做的衣柜油漆已干了,总算完成了临终前的计划。一个刑满释放的犯人,他没有更高的目标。

她后悔。她后悔因害怕家里人说闲话给公公造成更大的难堪而没有理他,她后悔没有多喊他几声爸爸。她后悔的与婆婆遗憾的有所不同。她不恨公公。她觉得公公是个好人,是个君子。

她似乎明白:对偶像崇拜的力量是无穷的;人世间有不少少女对崇拜的偶像痴起情来难以控制。

她似乎理解:成年人弥补谈恋爱的好奇心是巨大的;天底下没几个没谈过恋爱的男人能经得起痴情美少女的诱惑。

初稿,2007 年感恩节


网友点评:

无名小绿草 2014-12-14 00:23:50: 写得真好,木匠很有人格魅力,怪不得美少女迷恋他。

发条铁皮绿蛤蟆2014-07-31 16:03:28: 已阅!

葫芦娃爸爸 2011-07-28 14:55:13: 读润涛兄的文章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博学,睿智,精辟,幽默。真乃高人也。

我来自中国福州 2009-11-01 22:31:40: 可不可以多说说关于车的故事

老号纵横 2008-06-09 14:00:13: 那个儿子的故事怎么不交代叫代呀?

Redwest 2008-02-02 01:31:39: 这是真的吗?

Anning99 2008-01-12 01:24:14: 太好了!

Anning99 2008-01-12 01:05:05: “哪里来的‘抛弃’?从来都没有过开始,怎么谈得上终结?”—-这木匠也这么有文化?

lanlanmao772007-11-29 05:33:09: 仔仔细细重读了一遍(上次是在杂谈囫囵吞枣),真是好文!!

玉清清82 2007-11-25 14:27:37: 您的文章看着真是过瘾! 有故事有情节!最后还能讲出自己的总结! 让人读了文章后会有所启发。

我的读后感就是,人应该宽容些,对待那些犯了错的人,况且,感情的事情发生在每个人的身上的时候,谁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理性的像冰。。。

晴耕雨读 2007-11-25 01:49:58: 身有同感,小时候周围也有过基本相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