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VS傻龄儿

经网友推荐俺看了81集的《芈月传》,这81集的电视剧可是累死人不偿命的活儿啊,用了两周的晚上看完。本来想写个观后感,可在刚动笔时又有网友推荐电影《老炮儿》。看完《老炮儿》,勾起了我的回忆,干脆先写这个吧,把别的都先放下。没想到这篇成了2015年的压岁文。

说起《老炮儿》这部电影,必须谈一下中宣部影视作品审查制度。等有一天共产党灭亡,那时的人们包括共产党官员回想共产党被人民大众抛弃的原因时便猛醒:中宣部的审查制度下通过的作品,几乎都是为埋葬共产专制制度而精心设计的。这些作品包括上百部大清宫廷戏、大清以前的历史剧比如《芈月传》,都是告诉人们专制制度下的政权都是黑吃黑,都是尔虞我诈。这等于是告诉人们,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就是宫廷内斗,习近平所谓的依法治国就是忽悠,绞肉机下哪里会有什么公平的法治?而另一类反应痞子的作品是中共不许如实地把文革内斗场面展现在屏幕上,编剧导演们也不得不另辟蹊径,把被扭曲了的人性再扭曲一遍用另外的题材再现文革时的场面。《老炮儿》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出笼的。它再现了文革时的两派造反混混们的武斗场面和江湖作为。当然,这影片远没有文革时那么热闹。如果把文革时的两派武斗搬上银幕,那就好看多了,过来人一定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尤其是各地的武斗场面都不一样,比如四川就用真枪真炮,而我们那里就是切菜刀、弹簧刀、钢鞭、铁棍,跟北京差不多。比如,我恩师的腿就是被造反派的钢鞭给抽残废的。比如邓小平的女儿等红五类就是用类似的土兵器打死了女校长卞仲耘。电影《老炮儿》里的日本钢刀是那时部队大院里的红二代才有的高档兵器。

下面开始讲我经历过的故事。

先说规矩 。

《老炮儿》里边的规矩在我们那里都是很平常的。比如问路时如果骑自行车就必须两腿都在地面而不能跨在大梁上,如果赶马车,也必须下来。还要根据对方的年龄来个礼貌的称呼。

话说一位年龄比我大五岁左右的贫农社员,名字很好听,叫龄儿。一个童年就丧母丧父拉扯着弟弟活下来的老实巴交的智商不高的没机会念书只好打猪草放羊的可怜人。由于家里太穷,就两间土屋,无法娶上媳妇,书记就让他去当兵了。那年头当兵得走后门。他不是聪明人又没文化,名义上是当兵,事实上是去四川大山里挖隧道修铁路,比农民干活还累,复员后就回家当农民了。媳妇也没娶上。

一天,都在传出大事了,傻龄儿挨揍了。都纳闷谁揍老实巴交的傻龄儿干嘛?他是谁都不敢惹的胆小怕事的人。

傻龄儿去邻村找人,还没进村刚好有社员干活到了地头边的。由于是一人一条垄,谁先到头谁就先休息。

根据“规矩”,龄儿需要根据对方的年龄性别来定称呼。他看到的是两个人的后背,那年头男女都穿蓝色或黑色衣服,但根据头发从后面他看出来远处那一垄的是男的,近处那一垄的是女的。他便喊了一声“大伯”。一般情况下这么喊比较保险,哪怕对方是个年轻人,你喊大伯,人家也很高兴。男人都喜欢给他人当老子。可龄儿此时觉得这么干比较歧视妇女,对离自己近的女社员不予理睬,这不符合军人受训时的尊重妇女的教育,便在喊完“大伯”后立刻来了句“大妈”。当他还没来得急问“请问你村谁谁谁家住哪里”时,俩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喊声给吓了一跳,当即回头。这一下麻烦了!那男的跟龄儿年龄差不多(此人长得不咋地还穷,也是娶不上媳妇的光棍),可那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大妈”比自己还小!

这姑娘是非常漂亮的现在被称为“剩女”的村姑。这村姑由于漂亮出众,看不上农民,想找个至少是“背粮上班”(农村户口但在城里当工人)的有点前途的人。可这类事都是靠缘分,不是自己想找就能找到的。男方也一样,靠的是碰运气,有对两方都认识还得是热心人愿意当介绍人才成。本来到了“大龄女”阶段了,闲话就很多,碰上个喊“大姐”的都心里难受,喊人家黄花姑娘“大嫂”就等于骂人了,再来个“大妈”,那怒火中烧的程度可想而知。更不能容忍的是他刚喊完了那个“丑穷矮”光棍“大伯”再喊她“大妈”,等于给人家俩人配对了。这羞辱,大伯可忍,大妈不可忍!

此时吓得龄儿嘴巴打颤,本想说对不起,可他结巴得“嘀嘀嘀嘀嘀嘀”起来了。他要是奸猾点也行,当即跑掉也就完了,可他觉得跑了反而有故意戏弄人之嫌,便想解释。说时迟那时快,女孩不知道这个下三滥是要问路打听人而是在故意戏弄她,便怒不可遏,当即拿起农具铁耙就打。龄儿一把就把往他脑袋打下来的铁耙给抓住了,女孩当即腾出右手,啪一嘴巴就扇准了。

按理说打完了就完了,可这事令女孩村里的人对女孩说三道四起来了。觉得一个看上去文雅的美女原来是如此不温柔。闲话就很多。这一下麻烦了,本来就怕嫁不到在城里上班的,这口碑令谁都不想当她的介绍人了。那年头没有什么婚姻介绍所,靠的就是五里三村的媒婆们,口碑就非常重要。

这女孩也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一生的前途不能这么就给毁了。她去公安局告状,说那男的是流氓。等于告诉人们不是她不温柔,而是碰上了流氓忍无可忍。她说当跟他对打时他那“的确良”裤子支起了帐篷。如果属实,那年头光棍干这事就属于流氓罪了。流氓罪是十年徒刑,那时全国都一样的标准。

龄儿从小没妈,也没姐妹,就靠自己给自己和弟弟做针线活。自己买了的确良布,用剪刀剪吧剪吧用针缝合上就凑合了。为了省布料省钱,裆部就比较紧。的确良本来就非常单薄,说不定真的不是见了美女就有化学反应了,因为平时要是仔细看的话,他那的确良裤子在那地方也无法平下去。另外那个男社员不得不偏向本村人,开始说没注意,后来经不起审问也就点头了。龄儿经不住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后他不仅招认了女方的指控,还自己添油加醋,说自己把二当家的给掏出来让女孩看了。这样,在那没有律师没有争辩法院审判说你犯罪你就犯罪的年代,这流氓罪就成立了。十年徒刑,不多不少,符合那时的统一规则。 也有人相信法院的审判,认为龄儿真的耍了流氓。没有公平的司法,没有律师,连公开审问的程序都没有,谁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按照逻辑判断,润涛阎还是认为傻龄儿坐这十年监狱比较冤。

他十年期满从监狱出来时我还没出国,回老家探亲时看到他令我吃惊,他看上去是个老头模样了。他弟弟已经与一有点残疾的女孩结了婚。那两间土房就不能让他住了。靠他弟弟和他本家同姓的亲人帮忙,给他盖了一间房子。由于他在参军复员后还没来得及娶媳妇就被判了十年徒刑,出狱后就更娶不上媳妇了。这辈子就自己过了。种点儿地,有吃的,有空就找人下棋,日子还说得过去。

所以,几千年来的“规矩”,有好有坏。太讲规矩,有时还会给人带来麻烦。

电影里的《老炮儿》事实上是死于癌症,故事都是瞎编的;而真实世界里的傻龄儿十年牢狱早就不再被人提起。

再说茬架。

《老炮儿》里还有欠钱不还茬架论输赢一说。毛泽东思想培养出来的表现了文革一代流氓痞子在文革期间茬架的理由、方式无所不用其极。根据聂卫平的文章交代,三平(聂卫平、习近平、刘平)在文革时也跟另一派流氓痞子们茬架。一次,他们三人被对方包围了,聂卫平和习近平跑得快,留下了两条命,而刘平没跑成,被流氓痞子们给打死了。刘平要是活了下来,今天极可能是习近平的幕僚。

我们村文革时武斗的腥风血雨我见识最离奇的有两次。其中之一是“5-12 捆绑事件”(发生在1967年5月12日)。本来说是批判刘少奇邓小平走资本主义道路大会。我们学生在最前排。大会还没开始,两派就打起来了。就像润涛阎在前文里介绍的伊斯兰世界里逊尼派与什叶派、基督教世界里天主教派与东正教派都说对方是异教徒,我们村这两派都认为自己一派是真心保卫毛主席而对方是表面上保卫毛主席实际上是反对毛主席。5418战斗队(“我是你爸”战斗队)提前就准备好了动手的战术安排,而1452战斗队(“你是我儿”战斗队)那天傻了,没准备,空手入场。5418战斗队两人一组:一个拿着绳子,一个拿着一截粗钢条(农村里家家都有煤球炉子,需要一根粗钢条制成的“火筷子”从上往下捅煤球)。

别小看这“铁筷子”粗钢条,朝脑袋上不用大力啪的一下对手就得晕倒,然后两人扑上去用绳子捆好,待头脑清醒过来后游街示众。提前说好了,用力不能过猛,别出人命。但有的人不经打,有的人特经打,场面非常触目惊心。那些一下没被敲晕的,当即夺过铁筷子便朝对方猛揍,很多人脸上献血直流,看上去煞是壮观。要是没有文革,这场面只能在战场上看到了。至少我们那个年龄在战争年代里能上战场的机会也很少,不上战场就能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心里一揪一揪的,还得不时地眨眼。比这个《老炮儿》电影里的镜头惊心动魄多了。很多女生哇哇乱叫。那些被捆绑起来的一派被排成一队游街示众时,另一派敲锣打鼓,红旗招展,那叫一个威风飘飘。那鼓点和镲声,交织在一起,至今想起来就在我的耳边震荡:“噌-泵-沧,起-强-起,嚓……”。悦耳动听。遗憾的是,我们那里没有四川那种两派用真枪真炮开战的场面,相比之下太温柔了点。

想起来,毛泽东领导的流氓痞子运动从湖南农民暴动到文革,几十年的折腾,到后来让北京胡同串子和部队大院痞子、北大清华等全国高校学生也都过了一把流氓瘾。按照毛泽东的说法是“全民皆兵”,人人都有机会当痞子兵,如果你愿意的话。

《老炮儿》让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人回顾一下那个火红的年代,告诉现在的年轻人红二代富二代纨绔子弟们真要入黑社会欺压百姓,你也得先学学“盗亦有道”的江湖规矩。茬架,那大刀片是最低水平的。你们年轻人改了规矩,我们老红卫兵痞子们是不认同的。两代人相差的不是“代沟”,是“和平撅起”的“屁股沟”,充斥着恶臭。

老红卫兵痞子们老了,刚炮成了老炮,架起来了也不顶用了。电影最后也没暗示一下老刚炮死后,许晴那“和平撅起”的屁股属于了谁。比如去南海了,去俄罗斯了,去美国了,等等。

影片里的逻辑是非常混乱的,简直就是毛泽东的逻辑思维,所有的规矩都他妈的是给别人定的,自己是不遵守的(电影也只能是这样了,否则通不过审查。) 。

影评就到这里吧,再过两个多小时就2016年了。在此向网友们问安!

2016年就要来到了。给大家提前拜年!

衷心祝愿您和您全家新年快乐!

后记:

想起当年造反派起名字,里边的学问可大着呢。“红旗造反派”、“卫东造反派”比较早,接着就是“井冈山造反派”、“八一造反派”、“东方红造反派”出世。公社常常把各村召集在一起开大会,每村就有两个造反派,名字就重叠得厉害。每个造反派都把名字用黄色字体写在大红旗上面。公社决定改名字。名字不好找,就只好用数字,比如 同一个村的,你选“1893造反派”我就选“1226造反派”分别代表毛泽东生于1893年和12月26日。这两派都代表毛泽东的生日可要打个你死我活不清楚逻辑何在?一个公社有15个村,30个造反派名字,30面大红旗,选数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5418、1452这类造反派名字就出来了。好在那时政治思想觉悟都特别高,要是今天,那就直接开骂“我日你妈”、“你是傻逼”了。人生如戏,没生在那个年代的人看不到那样的傻逼互殴热血沸腾的壮观场面(全国到处都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人在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喊的时候青筋直冒,两眼放光),多少有点遗憾吧。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taoren2016-01-09 17:51:45回复悄悄话记得习大大在2014年的文艺座谈会上问过冯小刚在拍什么电影。冯领会了。编剧借“老炮儿”,主要是影射当今城管的野蛮执法,贪官的海外资产巨大,惩治腐败还得靠50年代的人,冯本身就是50年代人,那个最后在冰上单刀赴会的也许就是王岐山吗?腐败的大佬最后把鸵鸟赶到公共的大街上搅局,看你怎么办?其它情节只是电影娱乐而已。
Dalidali2016-01-08 03:57:20回复悄悄话”回复 ‘-j4’ 的评论 ”
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我注意到,那些生活在最低层的人,好象只有在祈祷时能和“老板”,“有钱人”平等在一起。
至于婚姻,欧美人如果从亚洲许多国家娶妻,可以娶更年轻点的,学历更高点的,更漂亮点的。。。。。
中东人的长相和身材更接近欧美人。 大部分穆斯林家庭有个条件,你得先变成穆斯林(很简单的事),才可娶他们的女儿。

coner22002016-01-08 02:29:55回复悄悄话阎兄是否想多了?一部老炮,其实主线也就是表现了那个环境下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社会底层一个小人物的做人原则而已。比如骂城管一节,六爷要灯罩儿乖乖让城管把车拉走,说回头我再给你攒一新的,同时跟灯罩儿说,赶紧去“起”个照(办个营业执照)。骂那帮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你跳去啊?!,,,跳下来砸死你王八蛋,什么人啊?!”遇见个失学女孩子,给人家200块钱,说“要是真的六哥积点福报,要是假的六哥也认了”。到了自己儿子被绑,六爷跟几个人喝酒商量的时候说“这事不占理儿,,,,先是睡了人家姑娘,就是不仁,后来划人家车,就是不义,,,”,,,,,到了最后把那瑞士银行单子邮给纪委,其实也就是这小人物简单的“你贪污就得告你”这么个普通的理儿。即使茬架单刀赴死一节,也并没有多少现代法治观念在里面,就是六爷生就的那个做派一直延续到他的老年的一种表现而已。所有这些表现,其实没有好多人说的什么官二代红二代阶级差别之类的意思,至少,不是电影要表现的主线。阎兄离开中国前看来经历不少,但那个年代可能和这些胡同串子大院子弟接触不多,电影的故事,在艺术性表现手法上总要稍有点夸张,这很正常的。如果阎兄认为这电影在这些故事情节上要展现出来的六爷的朴素、简单、原始,甚至带有点痞性的“规矩,理儿”上都是人性始恶的成分的话,还真的不敢苟同。
鸿爪雪泥2016-01-06 20:45:43回复悄悄话有人愿意找骂有人愿意骂人,愿打愿挨,认真就输了。
蓑衣翁2016-01-05 16:34:00回复悄悄话

《老炮儿》们的不懂之处

一帮“真假”老炮儿都以为自己是“赵家人”。流氓无产者“大傻逼”老炮儿们自以为是“天朝”拥护者,自认“精赵”。红二代“大撒币”也是老炮儿自认“赵家人”的血统,自谓“贵赵”。

于是乎“精赵”和“贵赵”互相“切磋技艺”“傻逼”厮杀。死了是白死,不死也蹉跎,文革是个逼,二“赵”都玩逼。

耄比鲁迅笔下的“赵家人”更不讲规矩,今天仍然有太多的“撒币”不懂。

 

eRandom2016-01-05 13:18:48回复悄悄话“想起来,毛泽东领导的流氓痞子运动从湖南农民暴动到文革,几十年的折腾,到后来让北京胡同串子和部队大院痞子、北大清华等全国高校学生也都过了一把流氓瘾。”
概括准确,凝炼清晰。
三人言2016-01-05 06:57:46回复悄悄话看了很多博主的文章,突然冒出一个感觉,博主曾经是真遇到那么多毛时代的“有趣故事”,还是特能编。我也曾生活在那个时代,咋就没怎么遇到甚至周边也很少听到类似的故事。这是不是海外网上恨毛批毛似乎应者很众,而很多国内老百姓并不认同的原因吧。有些事件还是仅仅发生在局部地区,少数部门和极少数人身边,而且各有因果,何必都拉扯到毛身上。即使在今天国外国内各种稀奇古怪,让人倍感不公,天理不存的事情还少吗?!
洞庭人家2016-01-04 14:21:38回复悄悄话回复 ‘巴乌力’ 的评论 : 文学城不是好像被收买了,而是肯定被收买了。阎兄在文学城已经由正国级连降十级到了副科级,会不会双开就要看以后阎兄‘妄议’赵家到什么程度。
zbs2016-01-03 21:17:37回复悄悄话所以,自以为不行的就找人当神,拜个够。自己以为可以的,就把自己造成神,大小不在乎,只要有人跟。哪里知道人,任谁,如果活着的时候没有烂点,死了也会烂。爱谁都行,就是别来不来就找个 人 拜。糊涂。
光头强2016-01-02 21:00:31回复悄悄话新年快乐阎大师
Sushi_Cat2016-01-02 20:40:36回复悄悄话拜年~~
好乐:“我是你爸”战斗队。。。片儿里老爸借酒教训儿子结果倒过来要叫爹又要给跪啥的,DNA都商量好了吧,王朔”我是你爸爸“那里就试图跟儿子扯朋友被儿子鄙视:你还是当爸爸吧,死别扭啊~~几千年了都。。。
新闻瞅到个这: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1/02/4839376.html
阶级制度好严格-_-
shuangbao132016-01-02 09:00:13回复悄悄话新年快乐!
颐和园2016-01-02 03:34:14回复悄悄话巴乌力:文学城好像被收买了,很多批评揭露中共的文章一贴出来就被删,反而许多毛粉共粉的臭不可闻的烂文长久地挂在城头。例如今天的“香港闹事,看看李嘉诚怎么说这一篇.
我想老阎的博客是文学城的一面旗帜,如果这面旗被拔了,本来好文章就越来越少的文学城就不会吸引人们来看了,所以老阎的文章还能登载保留,我来文学城就是因为还有几个老阎这样的博主的文章值得看,否则真是不值得来,太多脑残的烂文看了让人上火。
=====
同感,同感!巴乌力兄说出了俺的心里话!老阎新年快乐!
润涛阎2016-01-01 19:08:42回复悄悄话楼下各位:

Happy 牛爷!
flyingcamel2016-01-01 18:04:56回复悄悄话赞大师一如既往痛快,鞭辟入里! 问大师新年好!大家新年好!
Oona2016-01-01 15:43:31回复悄悄话阎大侠新年好!
乐当孩子王2016-01-01 15:08:00回复悄悄话京华人说:老阎这篇文章写得好!看到有人贴了一篇遇罗锦的文章,让我想起她的哥哥遇罗克,他是那个血雨腥风的岁月里,少有的保持清醒头脑的而且是有独立思考的人。

“那个血雨腥风的岁月里,少有的保持清醒头脑的而且是有独立思考的人” 有两类:遇罗克属一类,阎先生属另一类。大家都知道阎先生十四五的时候就已从对文革的分析中预见到高考必定恢复,而为此积极准备吧。思考这两类的区别很有启迪。
巴乌力2016-01-01 14:58:41回复悄悄话阎兄新年好。
文学城好像被收买了,很多批评揭露中共的文章一贴出来就被删,反而许多毛粉共粉的臭不可闻的烂文长久地挂在城头。例如今天的“香港闹事,看看李嘉诚怎么说“这一篇
我想老阎的博客是文学城的一面旗帜,如果这面旗被拔了,本来好文章就越来越少的文学城就不会吸引人们来看了,所以老阎的文章还能登载保留,我来文学城就是因为还有几个老阎这样的博主的文章值得看,否则真是不值得来,太多脑残的烂文看了让人上火。
GuoLuke22016-01-01 10:35:01回复悄悄话武斗是为了革命理想(虽然很多混混在里面)。老炮只是打群架吧?
乐当孩子王2016-01-01 10:11:26回复悄悄话感谢博主辛勤码字!祝阎先生新年健康快乐!
京华人2016-01-01 09:48:42回复悄悄话老阎这篇文章写得好!看到有人贴了一篇遇罗锦的文章,让我想起她的哥哥遇罗克,他是那个血雨腥风的岁月里,少有的保持清醒头脑的而且是有独立思考的人。
wavefly2016-01-01 08:32:29回复悄悄话谢谢阎大侠好文,祝新年快乐。
颐和园2016-01-01 04:08:09回复悄悄话我刚在首页读完中国新闻周刊为电影老炮儿而作的一篇有关文革期间平民子弟顽主与大院子弟红二代的茬架详情调查报告,随后就拜读了阎兄此篇大作。我觉着两篇文章的落脚点是一样的,老炮儿反映的是一个文革现象,要想闹明白老炮儿这部逻辑不通争议极大的电影讲的啥,就得回首50年前的文革。趁着经历文革的那批人还没死绝,中国是到了国家立项研究文革史的时候了。
yunong20122016-01-01 01:12:09回复悄悄话谢谢,新年快乐
yunong20122016-01-01 01:12:08回复悄悄话谢谢,新年快乐
-j42015-12-31 22:26:39回复悄悄话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作者∶遇罗锦

瑞士著名网站“20分钟”报道∶ 2015年在意大利,有4000名意大利居民改信伊斯兰教,而且,这个数字今后只会有增无减。

至于其它西欧国是否也有此现象,文中未提;虽未见过相关报道,但可以设想,其他西欧国肯定也有。为何如此?

一是因为失业。

意大利与其他欧盟国家一样,失业人数不仅未能减少,且逐年递增。人一旦失业,如同国家的废物,无论你过去的职业高低,无论年龄大小,

地位便一落千丈。 笔者在“共识网”连载至今的自传小说《给外星人的66封信》一书里,对于失业者的心情与境遇,未加掩饰地如实道来∶ 无论你过去所受过的教育及所从事的职业有多高,劳动局(现名为“职业中心”)分配的任何工作,只要你第一次不去报道,失业金立即减少30%;若如此三次,你便与劳动局彻底无缘了。甚至你也不属于与劳动局如双胞胎的“社会局”,因为你身体健康,没有可以不工作的医生证明,社会局照顾的是年老体弱不能工作者。

所以,在“流浪者之家”里,若有人说他过去是一家公司的老板,或说他过去是位医生或律师,别以为他是在说谎。亦因此,啃老族也人数大增。

二是婚姻没戏。

哪一个美貌年轻的女子,肯嫁给一位失业者呢? 如果有,也是极其少的。甚至因失业而离婚的倒是不少。改信伊斯兰教的很多意大利人,多数是未婚或是离婚者。他们对大量涌进西欧的女战民抱有幻想,因为很多女战民愿意通过婚姻,盼望顺利地得到居留。但男方若不改信为伊斯兰教,女方是不能与之结婚的。

西欧人在这方面比中国人想得开,遵从伊斯兰教的种种有关婚姻的规定,对于他们来说,都乐意从命。只要他们能有个温暖如春的家庭,无所谓信哪个教;何况欧盟各国对战民如此地博爱,自己也看不到前景有什麽不好。

甚至,万一将来能与太太一起勤劳致富,只要第一位太太同意,还可续娶。多生几个孩子有何不好,西欧各国对儿童的福利金都不低。学习阿拉伯语有何难?有个太太在家就是好老师。甚至,孩子从小就跟著父母学双语,比别的孩子还多了一样本事呢!何况,穆斯林妇女愿意生孩子,可不像西欧或俄国妇女那样太有个性就是不想生。想当爸爸的越想越乐,纷纷改信宗教,美丽的新生活就在眼前招手呢!

三是寻求温暖。

难道,那打儿时起就深植心中的天主教或基督教,那每年所有的节日都是与上帝有关才诞生的快乐,就那麽彻底地弃之一旁了吗?

其实,即使战民潮尚远未开始时,西欧人退出教会的就一年比一年多了。因为,只要你有职业,无论是哪种教,都要从你的工资所得税里,每月给教会上交10%。但,失业大潮改变了很多人的观念∶ 这个上帝到底能帮我什麽? 我每月给他钱,还不是照样失业?

一旦失业,再进入教堂去做祈祷,突然觉得别人因知道了自己是个失业者,那目光立即变得生疏了,而这感觉竟是如此地凌厉冷酷,直刺进自己的心里,深深感到一落千丈。

正是如此,还不仅是失业者因收入大减而不再去教堂、不想再上税,更大的原因是∶再也感不到原来熟悉的人们的温暖目光了。

而有人告诉你,在清真寺里,你感觉不到这种刺人的陌生,完全相反,他们见到你加入一起祷告,眼睛里流露的是欢迎的光,是热诚的光,不信,你去试试!

一传十、十传百,就像一条火线在流动,那信了新教的美好感觉真的是第一次。何况,多少人希望你与自己的姐姐妹妹结婚!

这,与原来老教友们感情的冷变,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呵。

至于是否每天去清真寺祈祷五次,因人而异。对于新加入者,要求每天祈祷并不严格。但是必须以你个人的经济条件,给教会随意捐款。

反正失业者在家里呆著也是烦,有的人觉得,不如去清真寺聚聚乐乐。

也有的,去参加了ISIS,甘愿去战场作战。

网站“20分钟”写道∶ 改信伊斯兰教的西欧居民人数,一年比一年多。在书店里,平均每天出售60本《古兰经》。有的买它,并非因为改了教,而是因为好奇,想知道书里到底都写了什麽。《古兰经》有全世界各国的语言译本。

至于西欧其他国家,为何对此改教现像闭口不谈,唯有瑞士予以报道?确实值得深思。此文很快转发到其他各国。

本小城,圣诞节那两天,涌进战民二万;其他天数,每天是三千或四千有时是七八千不等。

甚至,到底有多少战民已进入德国,官方公布的数字,似乎是缩小不少。

笔者想,人们所以改教,是否也有另一原因∶ 在战民每天汹涌进入西欧各国的现实中,越来越多的意大利(西欧)居民 ,从长久的眼光看未来,觉得还是变为穆斯林的身份更为保险?

2015年12月30日

——原载《共识网》
fanfu0022015-12-31 21:07:26回复悄悄话也谢阎兄,并祝您及家人新年安康!
todaytoday2015-12-31 21:04:59回复悄悄话谢谢阎大侠!祝你新年快乐!
todaytoday2015-12-31 21:03:02回复悄悄话沙发?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