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伪君子

点击数:11

伪君子,顾名思义就是以君子的面目出现,而事实上的卑鄙小人。

历史上最大的伪君子非舜莫属。舜几千年来被人们崇拜为君子。其实他才是开伪君子之先河的鼻祖。舜给尧当义子,篡权夺位后竟然把尧软禁。舜当权后干了得人心的事,目的就是让人们忘掉他干的伤天害理事。人们至今还认为他是个君子。

李世民也是个比较大的伪君子。李世民窃取了李渊和大哥小弟的信任后,先下手为强,杀死长兄小弟,又逼老父让权自己当皇帝。然后,在治理国家中如同舜一样,给人树立了“应该受到衷心爱戴”的明君形像。

相比之下,周恩来也是一个不小的伪君子。秦始皇敢做敢为,算不上伪君子。毛泽东自己也自称是当代秦始皇。周恩来同意打倒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等同事,同时又表现出他是好人,助纣为虐杀了人还让人们认为他是君子。

历史上还有比他们小一点的伪君子们。但这些伪君子还不怎么太淫。又伪又淫的当属道学家亚圣朱熹了。他那套要求人们道德高尚的道学被称为伪道学,原因之一就是他言行不一。他在杭州著书立说时为了一个妓女,竟然跟当时的杭州市党委书记大打出手。

伪君子们有两个特点:一是口头上以人为善,但常常率先大打出手。二是八面玲珑到处占便宜。

识别伪君子并非易事。绝大多数人会被伪君子花言巧语骗得心花怒放,哪里还会有能力揭穿其伪善面目?

当我们看到君子们表演时要问一句:真君子乎?伪君子乎?还其历史本来面目。

作者: 润涛阎 应该这么翻译“天下” 2004-03-24 07:32:00

“天下”有两个意思:一是接近“天”和“世界”的意思,应翻译成:the land under heaven;
另外有“天赋权力”的意思,应翻译成:emperor.

把这两者加在一起:应翻译成:Tianxia

英文里有一个词叫:kowtow就是从汉语“磕头”翻译过去的。

作者: 润涛阎 请教樊弓先生 2004-03-24 17:26:00

首先表明:
1:很欣赏先生的文笔。这是我读的您第一篇文章。
2:先生反对台独,本人也反台独。

有几个小问题:

1。先生说:“台湾政府为什么非得去挑战中共政权合法性?中共合法也好,不合法
也好,对台湾人来说,要有切身利益才怪了。”

即使台湾是与大陆早就完全独立的国家,中共政权的性质本身肯定会影响台湾人的切身利益。更何况台湾与大陆还没有相互独立了。大陆政权确确实实、时时刻刻都与台湾甚至世界各国利益息息相关。在大陆没开放之前,台湾人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大陆发财。大陆一旦动乱,台湾人的切身利益就受到影响。这怎能说“要有切身
利益才怪了?”事实上,台湾人时时刻刻在关心着大陆政权,哪怕一丝变更台湾人就会关注。洪哲胜是台湾人吧?他天天在关心大陆政权的合法性。因为这跟他这台湾人有切身利益。

2。先生说:“中共独裁与否,台湾人恐怕并无切肤之痛。台湾人如果出于道义加入反独裁,那是台湾人的高尚。咱大陆人只有感激涕零的份。 作为大陆人,我等凭什么要求台湾人替咱反独裁?”

事实上是:台湾人主动帮助民运反大陆的独裁。本人并不认为这与道义有关。而是利益使然。洪哲胜来此论坛并非是道义,而是因为他和台独们知道13亿人口的大陆一旦搞台湾式的民主大选,必然大乱一阵甚至军阀混战,在此时就给台湾独立提供了机会。这是洪先生拼命支持大陆民运的原因。反大陆独裁并非台湾人“替咱”们
干。

3。先生最后一段的意思是大家都是自私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俺同意。大陆不让台湾独立是自私的,台独是台湾人的自私行为。那么高寒等民运们利用台湾而达到民运们的自私目的错在哪里?按先生的逻辑反正人都是自私的。洪先生利用大陆民运搞台独可以,但能否成功那就说不准了。同样,运运们利用台湾搞垮共产党达到运运们的目的,但能否利用的上那就不是由运运们来决定了。政治本身就会相互利用。这里并不存在先生所说的道义问题。利用的目的是不同的。洪哲胜利用大陆民运是为了台独;王希哲利用台湾搞垮共产党,从而实现他当乱世英雄再创杀万人的辉煌;高寒利用台湾搞垮共产党至少能报杀父之仇。谁能利用上谁,那就看本事与时事了。在这方面,谁也不该受到道义上的谴责。

以上是本人学习先生大作中看到先生的三个主要论点后提出的三个小问题。如果对
先生大作的理解有误,望赐教。

能有机会跟樊先生探讨问题,万分荣幸。

作者: 润涛阎 再与樊弓先生商榷 2004-03-25 07:40:00

今早看到先生给我的回贴,十分高兴。可一抬头看到导读上好几篇与先生文章有关的帖子。心中便有别围攻樊先生的考虑。

故在感谢先生诚意探讨问题的同时,再跟先生聊两句。

先生提出的“自私与利益”的关系,本人毫无疑问完全同意。只是本人回您的贴中谈到的是不仅仅是大陆人要求台湾人关心大陆的政府合法性,而是台湾人无时不在关心大陆的政府合法性。本人两次提出洪哲胜先生不是大陆人要请他来关心大陆的政府合法性,而是他自私的表现。他的自私并不与他的利益相矛盾,也没有道德问题。

当您在写那篇文章前如果问自己一句:为什么大陆人要求台湾人帮大陆做什么,而大陆人从不要求越南人为大陆做什么?那么您就明白其中必有原因了。

另外,高寒他们只是口头文字上对台湾提要求。除了寒树帖子中说台湾在跟大陆谈判时以大陆民主为要求。寒树的观点是您文中批判的对象,尽管他说同意您的观点。高寒在口头上的那句话只是评论而已。不涉及“让台湾人”为他干什么。所以不违背您文章中的超出应该的自私范围的问题。

您说台湾人该做什么应由台湾人自己做主。别人不能代表台湾人。斗胆问先生一句:您怎能代表台湾人反对关心大陆的政权合法性?比如洪哲胜先生同意让您代表他吗?如果让台湾人(如洪哲胜)自己做主,洪先生就会关心大陆政权合法性。他天天就是这么干的。

又看到先生另一大作。是有关乾隆事迹展。大约在10年前也碰到类似情况。那是在DC拿破仑事迹展。一位教师问主办人为何只SHOW老拿的英雄事迹,而她在给学生讲课时英雄、过失都讲。她刚一开口,主办人立刻明白就说这是展览不是教室。先生是否去过华盛顿故居?那里展览介绍的都是他的光荣事迹。您要是上前去问工作人员:为何不谈华盛顿嫖妓之事?您让人家说什么好呢?

给学生上课与社会上有政治目的的展览是不同的。本人对先生的书生气(公平之气)给予肯定。可见您的为人很公正。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