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玩左右逢源的无奈


(1) 两个三十年都不否定
经过三十年改革的机会腐败之芽在六四枪声的配合下朽木逢春,发展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到习近平接班时领导13亿人口的这棵树长得非常丰盛,经济规模达到了世界第一第二的高度,然而大树里面已经长满了蛀虫。习近平接的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从基层走到高层的习近平并不是对此一叶障目,而是非常清楚这部列车到了悬崖边,所以他在北戴河会议上说现在的共产党就是四八年的国民党。可见,他心里非常害怕他一不小心就成了亡国之君,最起码也是亡党之君。他不想当第二个崇祯,也不想当第二个被太上皇江泽民掣肘的胡锦涛,加上薄熙来倒台后无数薄粉对薄熙来的同情,习近平便不敢得罪毛左,他也需要重新挥舞改革开放大刀,就不得不提出了“两个都不否定”的和稀泥说法。其实,走公有制大锅饭的毛共与走资本主义的邓共是两条道上跑的车,而且方向相反。习近平最担心的是共产党这部车翻在自己任内,在刚上台不久,他只好来个两边都讨好至少不选边站的策略。事实上,专制制度下的政治,要么走左的一套以拉拢普通大众(毛泽东给出的名字叫贫下中农);要么走以改革为名的少数人发财的右路。方式上倒是走迂回道路比如形左实右(打左灯往右转)更具欺骗性。然而,直接提出左右两边都走的倒是比较新鲜,因为没人会相信这样能走得通,显然是买好各派的甜言蜜语。更多的是给人们一个“他到底往哪里走?”的疑问。这类模糊战略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倒是常识,而在治理国家时用这类讨好所有人的谋划要么反映出此领导的不知道路在何方的迷茫(等于摸石头过河摸到哪里算哪里),要么就是公开想来个左右逢源的弥天大谎。前者表明是蠢人,后者表明是骗子。所以,很少见到政治家公开提出“左右两条路我都走”的政治家。
然而,习近平的左右两条路都不否定的说法,不是简单的蠢,也不是复杂的骗,而是他的处境令他不得不把随时都可能引发动荡的社会矛盾高压阀门暂时按住。
(2)周永康案件虎头蛇尾
说来也是巧合,每当习近平想惩处大老虎时东边的三胖就来个示范。对高层包括第二把手的杀戮,令全世界的舆论都倾注在金三胖下一个要杀何人。习近平不想在国际舞台上成为金三胖的兄弟,他就不得不对本来他想杀掉的政敌放过一马。金三胖刚刚炮决了玄永哲,国际舆论哗然,习近平在此时不得不潦草地秘密审判了周永康,连死缓都没给,担心被国际舆论炒成杀戮同僚政敌的金三胖兄弟,需要跟金三胖划清界限。所以,周永康应该感谢金三胖。如果这个地球上还有人应该感恩金三胖的话,周永康等被习近平打掉的老虎们的确名列其中。从国内的舆论来看,习近平也是不得不对政敌刀下留人。在新四人帮被抓捕之后,国内国外的中文网络充满了“习近平只打平民贪官而对红二代一个不打”的指责。因为薄熙来这个红二代的倒台是胡温干的,与习近平尤其是王岐山无关。这也表明习近平对网络上的舆情还是清楚的。
虽然是秘密审判,中央台还是播放了周永康老老实实低头认罪的镜头,这些镜头是给提拔周永康的江泽民曾庆红看的。表明周永康为了活命早把他们都出卖了个干干净净。有太多的把柄握在习近平手中,江泽民曾庆红即使不认输,也失去了在19大话语权上的自信。
所以,根据习近平担心社会发生动荡而从各方面”压火“的特征来看,下一个被打的老虎可能会有一两个是红二代。这就需要找一个“代表”,至于是曾庆红家族还是李鹏家族甚至其它红二代大老虎家族,这要看各方面的互动了。对习近平的政权稳定来说,当然能打掉曾庆红这样的大老虎家族是最理想的。但考虑到民意,李鹏家族说不定会被习近平左右的人看中。当然,李鹏本人不会被逮捕法办的,最多是他的孩子与孩子的同伙。估计曾庆红的情况也一样,只要拿掉他的儿子,就平息了“习王只打平民出身的贪官”的波涛汹涌的舆论浪潮。到底是哪个红二代家族倒霉,要看以后的形势发展。习王打下一个红二代家族,是可以预见到的很快就会发生的举动,以平息习近平“只敢收拾平民贪官而对红二代家族网开一面的选择性反腐”的指责浪潮。

(3) 江泽民曾庆红不许参加乔石的追悼会
作为政客,不论江泽民曾庆红与乔石有多少摩擦,死后参加追悼会肯定是江泽民曾庆红梦寐以求的。如果让江泽民曾庆红出来,这就表明周永康被轻判是江泽民曾庆红的力量太大了,习近平王岐山不得不听从江泽民曾庆红的调遣才放过周永康一命。所以,习近平无法让江泽民曾庆红在此时露面。为了表明习近平并非无情之人,便安排胡锦涛出席。这就公开打脸江泽民。都是曾经的总书记,胡锦涛可以出席而江泽民则不可以。当然,为了不让人们过度关注此事件,其他曾经的政治局领导人也都不安排露面。诚然,绝大多数乔石的前同事会以私人的名义前去参加,只是报道时有选择而已。这就是为何专门提到江泽民在外地没有参加追悼会的原因。也就是说,江泽民曾庆红等人无缘参加乔石的追悼会,等于江泽民与曾庆红还是处在被习王围堵的环境下不许乱说乱动状态。至于是否被打成大老虎,目前还不能绝对排除。专制制度这部绞肉机,是非常无情的。

(4)习近平到底要定什么规矩
从心理方面讲,习近平最担心的也是最小目标便是共产党这棵里边都是蛀虫的大树不能倒在习近平任内。为此,他都忙不过来。他还要与江泽民曾庆红安排的4个不属于习近平阵营的常委们周旋。别看表面上风平浪静,背地里那些人也是时时刻刻在寻找机会反扑。这就是为何习近平有了三个主席头衔还要当11个小组组长的缘故。好在李克强与习近平配合,在“两军对垒处于胶着状态”的习近平王岐山的打虎战役中清算江泽民曾庆红嫡系算是硕果累累。李克强这么做是明智的,因为只有习近平独揽大权后,才有李克强的权力范围,哪怕该范围有限。如果李克强被江泽民曾庆红一派利用而与习近平开战,习近平王岐山一旦成为弱势,他李克强事后也会成为被江泽民派系待宰的羔羊。不论李克强对当年夺走他接班权力的习近平多么耿耿于怀,由于利益的共享,他也不得不跟习近平组成联盟。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三人会合作,共同对付想掣肘习近平的江泽民曾庆红等一派人马。所以,习近平必须在民意方面占据优势,尽量把群体事件压缩到一定范围。在利用红二代的情况下,找一两个家族打一下,是合乎常理的。
那么,我们要问,习近平到底要走什么路来解决共产党的接班人难题?薄熙来事件,说到底是让谁接班才能避免动乱的核心议题。这是专制制度引发动乱的根本所在。别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了,就是各级的班子由谁来干,凭什么是张三而非李四?没有标准,等于没有规矩,而没规矩就不成方圆。不论是什么标准,只要有就比没有好,哪怕是考举制,只要大家认同同一个标准,就有了规矩。习近平反复提出要守规矩,可他没告诉我们,共产党的各级接班人产生的规矩是什么、由谁来决定他的接班人、标准是怎么来的。这些最基本的也是事关共产党政权是否稳固的根本,也是无官不贪的腐败之源。真正的反腐,需要解决当权者的权力来源标准。否则越反越腐。你认为西方的民选不好,那你就定个标准,哪怕抓阄,谁抓着了就是谁的,大家也认输。比如买彩票,赢了几个亿,大家都没脾气,因为标准是提前公开了的。愿赌服输,乃人类能认同的不多的规则之一。不解决获得权力的标准,专制制度就走不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的无限循环。在这个循环圈里不论是反腐还是改革,都是折腾,是绞肉机里到头来人人遍体鳞伤的体制原因。他老爹习仲勋就有一次差点被共产党活埋一次坐共产党大牢十六年的绞肉机生活经历,其根本原因就是丛林法则绞肉机政治在起关键作用。习近平需要考虑的是:获得权力的标准是什么。没有标准,就没有规矩,没规矩就不成方圆,大乱是无法避免的。反腐、改革,只是把大乱往后拖而已。等到下一接班时刻,又会出现薄熙来了,而且下次就没有薄熙来周永康等四人帮延误战机束手就擒的好事了。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歡顏展卷林中坐2015-06-27 15:11:06回复悄悄话回复 ‘twbxw’ 的评论 :
沒有任何國家能夠經濟一直高速成長。
中國總有一天會碰到經濟危機,而且在我們有生之年就會發生。到時候又如何?
這是中國有錢人的共識,所以他們會轉移一些財產到國外。
twbxw2015-06-25 23:14:10回复悄悄话通篇都是扯淡。现在习的政治化改革是在一步步推进的,上台三年,工作做了无数,不仅是对内还是对外,一步步都在稳步推行当中。前几天,中共中央刚刚发出了对于各级党组织决策机制的改革方案,这是自从毛以来最大也是最深刻的一次政体机制改革,因为它影响到的是各地无数的党政机关以及国企和事业单位,前几天也废除了公务员养老金的双规机制,把公务员群体纳入到社会等同待遇体制当中来,这也是一次深刻变化。等等。类似还有很多。
习是非常有步骤和明确的思路在推行改革方案的,虽然人们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是想法和做法都是针对时弊,是有着成熟考虑的,这和他长期曾经呆在基层以及各级党政机关的丰富政治经历有关。能力有,经验丰富,想法也有。
如果把中国的问题都浓缩到一个高层斗争的小圈子上面,你是看不清中国问题的。中国的问题在于各级党政机关与市场之间的关系,而市场的发展是否又能够给人民群众带来福祉的关系。这几年中国的财政收入是蹭蹭往上涨,一点都没有减缓的意思,一般国民收入水平从2000年左右是日本的十分之一,现在已经贴近了四分之一,每年薪资上涨速度高达17%左右,具有中产阶级消费意向的群体已经大规模形成。中国不管采取什么主义,什么制度,最终要解决的是老百姓的收入问题,这是问题之本。
只要财政不崩溃,社会是不会崩溃的,这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幻想中国崩溃论,还是洗洗睡吧。老华侨们根本不了解中国
沈成涵2015-06-24 22:07:13回复悄悄话虽不能确定,但是从外面看去,确实很难得出习在左右摇摆搞平衡这样的结论。
满耳听到的都是“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和“某某用兵真如神”这样的左论,右呢?谁能告诉我,习的右在哪里?!
歡顏展卷林中坐2015-06-24 11:28:33回复悄悄话回复 ‘FLD289’ 的评论 :
中共執政六十多年,到現在還有左右之爭,就說明道路與體制有問題。
中共是中國崛起的障礙,因為它沒有解決中國長期問題的能力,
而是中國長期問題的來源。
哪天中國人對這一點達成共識,中共就該倒了。
中共想要不倒,就要在道路與體制上找到出路並且推動向它轉變。
目前沒看到這點。
old-dream2015-06-24 06:09:10回复悄悄话同意“无烟无尘”。
古三通2015-06-24 00:31:32回复悄悄话说习近平接的是一个烂摊子?奥巴马和普京都哭了。
无烟无尘2015-06-23 11:03:29回复悄悄话在平衡木上表演的最基本要求是不掉下来。而摇摆不定只要没掉下来,是容许继续表演下去的。习自己能在信任的班底薄,有水平又敢冲锋的先锋队人少。政客无雄厚又有文化的打手组成的班底来支撑,成功地机会微乎其微。江,曾两人支持他上位,看上就是他这两点都缺乏,当一发现他不如胡般好“管理”,又暗使薄周搞掉他,如此明显的阴谋错位,可看出江曾两位的惶惶。他自己上位后战战兢兢,又是换近侍,又是换掌枪的,压力山大可见。面对江曾势力遍布的咄咄逼人,红二代巩固已在碗里的羹而不可能分。民意对贪腐的不满,是唯一可以利用的机遇,他也只可选择性的打,做不做最后一任亡党亡国的君,恐非他的选项,时不待他而已。他平衡木上的表演,不得不为,但一时而为而已。权利的运用无非时机的利用。用的恰到好处,一两拨千斤。时机这玩艺,旁观者只能外观,行内人有口不能也不敢言。且走且看吧。
古三通2015-06-23 08:50:00回复悄悄话选举最高领导人的规矩当然有啦,除了有完整的履历及七上八下等硬指标外。还有以下几点:
1. 家庭和睦。王兆国、薄熙来不符此条,不用说。吴仪也不符,所以没入常。
2. 身世清白。(与共党没有血海深仇),刘源不符此条,所以没戏。
3. 相貌堂堂。李瑞环不符此条,不可能当最高领导人。
天天读2015-06-23 08:12:54回复悄悄话大奶辣妈 发表评论于 2015-06-22 20:41:15
干脆搞承包,谁把政府承包了,就要好好干,干不好杀头。这也是一个规矩。
———–

现在搞的就是承包,谁敢说承包商干得不好就砍头或坐牢。
FLD2892015-06-23 05:36:00回复悄悄话中国社会目前感觉越来越左是和国际上美国的压力成正比的,这种左消除了社会的部分戾气。这几年回国,明显感到官员眼界也开阔了,滥权的贪腐正在象美国那样转换成利益集团通过影响政治来达成目的。目前左转还是被控制在党政内部,假大空形式而已。对付假大空中国人都有一套,这也是一党专政的可笑之处。
FLD2892015-06-23 05:27:15回复悄悄话中国底层或中层人们只是有怨气和希望是并存的,怨气存在很正常,是推动社会变更的动力。老百姓对于政治和民主之类的认识很深刻,抱怨中国人奴性和愚昧的老华侨还是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吧,中国社会目前的戾气和低素质事件不断的在教育人们思考,中国社会长期的运行规则和逐步引入西方的规则产生的碰撞导致了很多问题,不过整体趋势是中国以惊人的适应能力接受和同化了现代西方社会的规则。回国多次感觉到目前社会结构已经是资本主义化很成功了,贪只是存在有政体中,可能一党专政是产生的主因,对整个社会经济结构影响没那么严重。崩溃论是扯淡。洗洗睡吧。总体趋势是中国崛起,美国衰落,改变不了的。
FLD2892015-06-23 05:11:43回复悄悄话中国是权贵阶层从滥权的贪转换成美国的权力庇护下合法的贪,中美两国仅此不同而已。中美还都存在下层向上层社会发展的通道,所以社会还有活力。社会体制上中美貌似不同,一党独裁和两党专政优劣也难说。中共党员谈不上一人独裁,而是集体独裁,和新加坡的精英独裁一个道理。
把酒论英雄2015-06-23 04:27:06回复悄悄话中国最大的祸根是没有规矩的规矩,不仅是权力的核心,就是其他诸多资源的分配也是如此,包括平时的小孩子上学,插队,招聘等等小事,没有获得权力的时候非常痛恨不公平公正,一旦权力在手却想着如何自己方便。
大奶辣妈2015-06-22 20:41:15回复悄悄话干脆搞承包,谁把政府承包了,就要好好干,干不好杀头。这也是一个规矩。
心泰可思2015-06-22 19:4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沈成涵’ 的评论 : 我也觉得是。总感觉包子是想回到帝制,就像闫老师前文说的,最有可能是找个中国的梅德韦杰夫,两人来独裁。
沈成涵2015-06-22 19:05:54回复悄悄话只看到越来越左了,没看到右!
ccn2015-06-22 12:27:55回复悄悄话下一次党魁之争,弱势一方决不会象薄周一样束手就擒。
蓑衣翁2015-06-22 08:32:29回复悄悄话

小习考举标准:1 擦擦脸、洗洗澡。2 鞋子适脚自己知。3 吃饭不可砸锅。4 要求是男儿。

问题是:他没有标准来衡量标准来评价标准来审视标准。

怎么来衡量,评价,审视标准呢?当然方法是蛮多的,但是必须有一基准是不缺滴,就是公开透明哦(绞肉机的特质就是让你猜,不是有句名言“你懂得”,还有领导干部的财产就是不告诉你)。

还要有监督决定标准人的标准噢,我们从来没有见证过这样的“奇迹”,是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比赛(党制定市场规则又参与市场竞争等等)。

王岐山说:苏联有个外科医生帮自己开阑尾炎,人类仅此一例(言下之意,党有这个“奇迹”)。问题是没人能为自己开脑癌之类的其他病症喔。

老毕“吃饭砸锅”被干掉了,可问题是以后人们“吃饭假装不砸锅”,时期到了众人“不吃饭一起砸锅”,哪怎办?

有先例哟:苏联不是没有男儿,而是“先吃饭假装不砸锅”,时期到了众人都成了“不吃你的饭却一起你砸锅”的真男儿。

不言有罪2015-06-22 07:07:40回复悄悄话说得在理。一直以为,中国现在这种体制,远远不如封建王朝合理。在封建王朝,老大(除了开国皇帝)是天定的(太子),大家谁也不要抢。文武百官是通过科举考出来的,下层有出路。现在呢?为了当老大,每次都是你死我活;文武百官,都是靠裙带关系,政治立场来决定升降。整个社会,一片乌烟瘴气。
needtime2015-06-22 04:08:29回复悄悄话只要是前任决定后任, 长远考虑就成了乱源。中华文化几千年都解决不了的难题, 想让现任解决,也太不地道了!

隔代培养,党团轮换,红朝子弟寒民各有机会,也是一个实验选项。
诚信2015-06-22 01:32:46回复悄悄话Typo: “哪怕是考举止” should be “哪怕是考举子”.
马样长2015-06-22 01:20:18回复悄悄话这文章说的还挺在理。
lio2015-06-22 00:23:27回复悄悄话恭喜阎先生新作,有新意,赞!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