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猪狗的待遇判别昏君明君与暴君

点击数:388


1976年唐山大地震虽然我家房子没事,但我自己把自己搞得头破血流,成了我一生中最难忘记的惊心动魄的流血事件。大约十天后余震越来越小到了人感觉不到的地步了,人们还是不敢进屋睡觉。我大姐已经出嫁,晚饭后妈妈和二姐弟弟妹妹们在院子里的防震棚里聊天。我从屋里拿出象棋便打开防震棚里的电灯要跟弟弟下棋。他说干活太累了,躺下了就坐不起来了。二姐说:“润涛你是说牛家与黄家所有的人都被砸死了?”我说是的,太惨了。二姐说:“爸爸回来会不会说他没去唐山当官算命大?”弟弟唉声叹气地说:“我宁可砸死在市委大楼也不愿意累死在农村!”

说曹操曹操到。我爸推着自行车进院了。我立刻跟他一起去屋里,说是跟他下棋,其实那是幌子,就是想听他给我讲讲到底他为何拒绝牛勇甚至姜汉民的一再央求而选择当农民。这可是个机会,毕竟唐山市第一把手牛勇和第二把手黄肖都死于这次大地震了,可以从这里谈起。

看到爸进屋后坐在高桌边上的椅子上沉思,我便把象棋在大炕上的桌子上摆好,然后喊他过来下棋。他说:“你真的是想下棋还是想听我聊天?”
“当然是下棋。不过,聊天也不错。如果聊天,我先去烧水,来一壶茶,边喝边聊。”说着我便起身到外面的凉棚下烧水。很快一大壶茶水就烧好了。
“你今天想听我聊什么话题?”
“跟大地震有关的就行。”
“我早就知道你们最近在议论牛勇一家死了,感叹我命大。对不?不过,今天我不谈这个,因为天灾是人无法预测的。我要跟你谈我当年不出去当官而选择当农民的根本原因。这与命运的推测无关。”
“爸,您一点都不信命。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跟共产党员似的。”
“谁说我不信命?只是信不信都没用,自己主宰不了命运。能做的只是在十字路口的选择。”
“您是否后悔过您当初的选择?”
“我先不回答这个问题。我问你,明君、昏君、暴君这三类帝王,如果分成两大类,你怎么分?”
“当然是昏君与暴君属于一类,就跟乌龟与王八属于一类一样。”
“这是绝大多数人的看法。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所以,这个归类是错的。正确的归类是:明君与昏君属于一类,而暴君属于另一类。”
“道理?”
“治理国家,要么用贪官,要么用清官。纵观历史,明君与昏君都是用贪官治国,而暴君才有能力用清官治国。先说明君与昏君为何不能用清官治国。天下虽然是你的,可你不能自己亲自去收税,去收粮,去招兵。你不让干这些活的官员贪污受贿,他们就不给你干活。这是下面的小官。上面的大官,不让他们发财,他们的老婆孩子就会抱怨。这些大官们就会把所有的能量都用在争权夺势上,一旦有民变或外敌入侵,他们就趁机夺皇帝的鸟位。只有打天下的开国之君才有资格令大官们不敢问鼎皇帝宝座,想都不敢想,因为他们是跟着皇帝打下的天下,对皇帝佩服地五体投地才为皇帝抛头颅洒热血的。所以,敢用清官的都是开国皇帝。然而久而久之,皇帝也是人,也会犯错,一旦治国出了大错,绝对权威便受到质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杀掉这些大臣。由于这些被杀的大臣家徒四壁,没有贪污受贿,杀他们的唯一理由是谋反,证据又不足,皇帝死后便有了历史上的暴君名声。”

“这么说来,明君与昏君的区别在于治国方略的差异?”

“那倒不是关键,治国方略只能说是一部分原因。区别一个帝王是明君还是昏君,关键看他对贪官是怎么控制的。明君和昏君都是把官员当猪养,猪是不考虑怎么干掉主子的,想的是如何吃得肥肥胖胖,也就是如何为家庭敛财,鸡犬升天。皇帝就没必要害怕猪夺权了。皇帝唯一害怕的是遍地肥猪后,老百姓再也没有生活下去的条件了,官逼民反。所以,明君养猪,不停地杀猪。捡肥壮的、民愤极大的杀。关键是要不停地杀,这样,百姓看到皇帝是明君,在为他们杀猪,政权就稳定了。不停地杀猪,没被杀的猪也就有所收敛。而且要限定猪的总头数。昏君则不同,遍地肥猪,无官不贪,也不杀。或者只杀那么一两次就罢手。到此地步,百姓也看明白了,这是个昏君!本来皇帝是替天行道的,就是要帮百姓杀掉那些贪官污吏。你不杀猪了,百姓就替你杀。有政治抱负的就出来,乱世英雄起四方了。这就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由来。你看汉灵帝不仅不杀猪,还亲自卖官位,立刻就发生了黄巾起义。汉灵帝一死,天下就乱了,开始了三国乱世。宋徽宗不杀猪,还搞自欺欺人的歌舞升平,方腊起义水泊梁山就闹起来了。别以为金人一下子就敢跟大宋大动干戈,其实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的。到底谁是家贼,很难被发现。就是打仗,人家也是慢慢摸着石头过河的。一发现大宋的士兵根本就不为腐败的朝廷卖命,才越打胆越大的。北宋就这么被20万金人给玩惨了。明朝亡于万历,他不仅不杀猪,还二十多年不上朝。遍地贪官他不管,他死后那个木匠就更离谱了,谁能贪多少就贪多少吧,反正他忙着木工活呢。到了崇祯上台,改革整治腐败为时已晚。他此时发现,朝廷里再也找不到跟他一起志同道合治理国家的人了。本来一朝天子一朝臣,也就是说一个皇帝用自己的一套人马,可崇祯换了首辅五六十个。崇祯是明白人,他知道要杀猪,而且还要减少猪的位子,精兵简政。然而,太晚了。最后上吊自杀。晚清也是一样。慈禧就是一个不杀猪的浑人。她以为只要给洋人钱把洋人摆平就可天下太平,面对八旗子弟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她竟然搞了个八旗子弟联姻。不杀猪的结果便是无官不贪,八旗子弟为所欲为。她一死,大清也就玩完了。”

“那么,历史上暴君少于开国皇帝,这该如何解释?”

“接着跟你谈对待狗的态度。官员盼望的是升官发财,在搜刮民脂民膏的同时,他们也有能力让百姓认为得到了点父母官的恩。对不能干实事的读书人,皇帝也有安排,就是让他们当狗,给皇帝歌功颂德。明君如此,昏君如此,暴君亦如此。所不同的是:明君和昏君除非万不得已都不杀狗。明君把狗当饿狗养,不能让他们吃饱喝足,不能有干实事的猪的待遇,只是在他们饿得骨瘦如柴时给点屎吃。昏君则不同,给狗的待遇跟猪差不多。有些暴君呢,就更混蛋了,虐待狗甚至杀狗。他们不想想,历史是文人写的。秦始皇焚书坑儒、朱元璋大搞文字狱、毛主席的反右、文革,这样的整肃,历史不可能不给他们暴君的名声的。不虐待狗不杀狗,很难被文人称为暴君。那为何在明君治理下,读书人还给皇帝当饿狗?因为这些人往往自幼不参加体力劳动,长大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能干体力活。在他们眼里,能舞文弄墨便是人上人了,能写歌功颂德的文章哪怕吃屎也比干体力活的人强,因为在他们眼里,干体力活的人是当牛做马。”

“怎么看曹操?他是暴君还是明君?”

“曹操在对待狗的态度上属于先昏君后暴君。孔融祢衡这类人本来就不是干实事像许攸荀彧这类能出谋划策打天下治理国家的人才,只能是当歌功颂德的狗。可曹操呢?把他们看成是亲兄弟一样,地位比猪都高。狗要是不吃屎,他就认为他比你还厉害。曹操把他们轰走就完事了,可非要杀了孔融才解气。这就是为何千年后的罗贯中写三国演义时也不敢把曹操当成正面人物来写,否则读书人不会给他的书出版的。”

“可我的问题来了。您当初毕业于教会学堂,全国招生,就因为战争把牛勇姜汉民等你们这批学生给耽误了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共产党打下天下后,牛勇姜汉民他们立刻被招入干部队伍,那时高中毕业生太缺了,因为绝大多数高中生都被国民政府拉去当官了。跟共产党走的人数有限,您是贫农,根红苗正,为何您就不去当官?莫非在那时您就猜到毛主席是暴君?凭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

“说来话长啊。当初加入国民党的同学都是公开的,加入共产党的虽然属于地下,但大家都清楚谁的观点是什么。牛勇姜汉民还有黄肖他们都是共产党,也就拉拢我。我跟他们辩论,他们不服啊。那时候有共产党的活动,散发油印的传单,就是从中华月报上摘编的。可以知道延安的情况。”

“那时您判断毛主席打下天下后就会当皇帝?而且是暴君皇帝?”

“你这问题跟当年牛勇他们问我的一模一样。我的判断是,毛主席就是第二个朱元璋。牛勇找我跟他去唐山,他当唐山市委书记要我帮他忙一起干,我拒绝了他,他最后的一句话是:你当时说毛主席打下天下后就是第二个朱元璋,可朱元璋分给农民土地了?毛主席说话算数,耕者有其田,现在实现了!你还有何话说?我告诉他:如果五年后农民的土地不被毛主席用某个招数收回,我给你磕头后心甘情愿跟你干革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可哪等五年,就什么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

“您这是蒙对了。反正蒙对蒙错各占50%。因为毛主席可能不当暴君啊,他可以是为了信仰而打天下的,不是为了当皇帝。”

“你这说法跟当年姜汉民说的一样。姜汉民说共产党是靠信仰而打天下的。可我告诉他,区别是信仰还是政治骗子,要看是否对信仰忠贞不二。共产党里可能有靠信仰而打天下的人,比如李大钊。在所有宣传李大钊言论的油印材料里,李大钊都是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毛主席在延安会见美国人时就说他要搞美国的民主。他跟民主人士也谈论民主。这明显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骗人把戏。为了阻止美国对国民党的支持,他就告诉美国人说他将来要搞美国式的民主。他为了骗取民主人士的同情,便提出将来搞民主。说好了耕者有其田,不得不把地主的土地分了。然后很快就想方设法给收了回去。实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国家的每一寸土地都属于主席的,因为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您不爱财,就算毛主席是第二个朱元璋,他也杀不到您的头上啊。”

“如果毛主席是第二个朱元璋,那与是否贪污腐败无关了。朱元璋杀贪官是真的,但他干的最残酷的则是对清官的杀戮。比如李善长案,罪名是谋反,凡是被李善长提拔的或者李善长提拔的人提拔的人提拔的人,统统被杀,从朝廷到县官,一万多人。胡惟庸案也一样,被杀的根本就不管是否是贪官,只要是胡惟庸一拨的,从上到下,下面那些根本就不认识胡惟庸的人也被划线,杀掉了3万官员。后来还有蓝玉案,又杀了有名有姓的一万五千人。三大杀戮,被杀官员多达六万人。那时当官的很少,一个县里就一个县太爷,比现在的县里官员少一百倍。如果是今天,就等于杀掉六百万官员,基本上被杀了一遍。不过,总有人想当官,所以,杀了一批再提拔一批就是了,然后再杀。”

“那万一毛主席真的搞民主而不当暴君呢,您不耽误了前程?”

“毛主席怎么可能搞民主?这都是天方夜谭。别说他不可能不想当一言九鼎的皇帝了,就是他想搞民主,他也办不成啊。势比人强。五七年打右派时批判民主人士章伯钧罗隆基提出轮流坐庄,其实人家原话是说民主党派组成一个党,与共产党平等竞选。这就是毛主席在延安时说的民主。假如毛主席认同章伯钧罗隆基的观点,把江山交给章伯钧或罗隆基,毛主席答应了,他手下的人会答应?你毛主席不想当权了,也不能让他们竞选。你不干了,我刘少奇可以干。刘少奇不干,周恩来可以干。即使他们都认同毛主席搞民主,那些跟随毛主席出生入死的将军们也不答应的。林彪会大闹,凭什么我们死了百万烈士换来的江山你白白送给他们?没人干,我来干。这个道理太简单了,我那时跟牛勇吵架就说,蒋介石不可能搞民主的,就算他想搞,他也办不到。蒋介石把政权交给共产党?一天都不行。李宗仁不杀了他,阎锡山冯玉祥也得杀了他。为了夺权,他们与蒋介石兵戎相见,拼个你死我活。怎么可能让蒋介石把江山交给外人?跟外人平等竞选?就是蒋介石手下的嫡系等到蒋介石下台后也会把蒋介石给杀掉。这些道理,毛主席周恩来当初是一清二楚的,他们就是以这个为旗号鼓动百姓起来跟他们打天下。”

“我还认为您当初是误判。如果您当初就出来当官,未必就真的多么惨。”

“那是因为毛主席比朱元璋好太多太多了。”

“就是说毛主席虽然胡乱治国饿死无数农民,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他还是比您当初想象的要好?”

“好太多太多了。比斯大林都好很多呢。这主要是因为朱元璋有二十多个儿子,把功臣们杀了,他二十多个儿子可以去各地当政。”

“那当您听说毛岸英死了,就出来当官也不晚啊。我大姐说她被牛勇一家接去唐山,是朝鲜战争结束后吧?”

“牛勇质问姜汉民为何不能把我拉出来干活,而浪费在农村,姜汉民说他找我三次了。三顾茅庐还不行,就没办法了。牛勇不信,他就把你大姐给拉走了,跟他孩子一起玩。有糖果,有好吃的白面大米鸡蛋。我为了孩子,也会离开农村去干革命的。时间长了,你大姐想家,就给送回来了。我那时想去,可一打听,毛主席还有一个侄子。我猜想,大的杀戮运动要比镇压反革命杀掉70万人还恐怖的大事在后头呢。所以,我早就预见了文革的腥风血雨,只是不知道名字是文革而已。所以,我没去。”

“怕死?”

“不是。我不认为干体力活有多么痛苦。我自己死了没什么,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不是随便都可以死的。要记住我爷爷传给我的规矩,今天我传给你,那就是:在暴君当政或预测暴君将当政时,宁可当牛做马;在明君当政或预测明君将当政时,可以出山。但绝不能当贪官。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昏君当政时尽量当个教书先生或者有一门手艺。不论在任何朝代,都不能当为朝廷歌功颂德的狗。”

“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的县长焦旭臣文革自杀了,为何县委书记姜汉民反而活了下来?焦旭臣也没贪污吧?”

“我跟牛勇姜汉民定了一条约定:在他们俩退休后我们三人要见一次面。我有话跟他俩说。他俩答应了我,虽然他俩当时猜不出我要跟他们说什么。可他俩在文革时应该知道我的用意了。那就是不论经历什么灾难,哪怕是韩信钻裆的羞辱,只要能活下来,就不自杀。否则,就没有退休一说了。焦旭臣的确是姜汉民的同学,那是他小学同学,我并不认识他,因为他缀学打鬼子去了。姜汉民在被红卫兵打掉门牙后被强行压着去茅房让他舔茅坑的砖时,他会想到我那时的用意:一定活下来。他们俩都是非常聪明的人。现在,牛勇死了,姜汉民倒是出来了,去廊坊地区了。但他没必要找我问我要跟他说什么了。”

“要不要下盘棋?”
“不。明天你还得上工呢。早睡。我就在这屋里睡了。”说着,他把脸盆放在高桌上,把一个空酒瓶子倒过来放在脸盆中央。他说:“大地震后来的余震越来越小,说明不再有大地震了。不过,门还是要开着。”
“下次换我来主讲。”
“题目?”
“我的命运。”
“你是说大地震会改变你的命运?”
“今年特别。周恩来死了,朱德死了,又这么个大地震还在北京不远的地方。这是先兆啊。命运一直不佳的要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了。我就不信他老人家就真的像红卫兵传说的那样活二百五十年以上。”
“他不死,你也得考虑你自己的前途命运啊。”
“如果下次还让您谈,题目是什么呢?能不能现在就透露一点?”
“功名的两重性。”
“历史或现代人物例子?”
“周总理与彭德怀。”

—–

后记:姜汉民文革后被平反,当上了廊坊地区第一把手,很快就升为河北省委常委兼农业厅厅长。很不幸,文革遭难太多,身体不行了,一检查才知癌症晚期,不久就离世了。现在算来他比我爸早走了三十年有余。那时还没有家庭腐败,他家依然家徒四壁。从此失去了他家的信息,不知后来他的孩子们是否也升官发财了。

一转眼老爸一周年祭日到了。开始写这个系列,因为很多往事应该写下来,给自己一个交代?他毕竟曾经是全国招生的教会学堂里文理科都是第一名的才子。他的故事很多。我有幸在童年就跟这样的人一起生活,一起思考,一起交流。算是这辈子没白来吧。后面有精彩的地方,但多数是平民生活的平凡事。

祭日也没回去给他老人家上坟。在梦中的童年时代,父母都还是那么欢声笑语,给孩子们在那贫穷艰难的岁月围起了一个温馨的小窝,宛如汪洋里的一个渚岛。在梦里,风花雪月一直在轮流抚摸着他们的坟头。看着窗外的西风已从东方刮回来了,便问西风是否把儿子思念父母的感情带到了大洋彼岸在坟头上替我喊一声爸妈?可西风答复道:“此情难寄。倒不是说没帮你这个忙,而是到了他们的坟头才发现此情难以转达。要不你去问问表情多多的云?”这倒是个好主意啊。云的确比我本人更能表达游子的情感,何况去世多年的妈妈今日看到我,她也认不出我来了吧?一转眼我都老了,虽然在父母眼里儿女永远是孩子。想到这里,填一首词,以记下这段泪迹。

【苏幕遮】父亲周年忌日感怀

古村边,肠断处。
梦里坟茔,秋月春花抚。
问过西风情难抒。
便托飞云,寄泪丝丝雨。

旧时恩,一缕缕。
母爱如流,淌作温馨渚。
遇子而今还识否?
霜鬓森纹,不似当年孥。

词谱:
●○○ , ○●▲
⊙●○○ ,⊙●○○▲
⊙ ●○○○●▲
⊙●○○ ,⊙●○○▲
●○○ ,○●▲
⊙●○○ ,⊙●○○▲
⊙●○○○●▲
⊙●○○ ,⊙●○○▲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胡小海2016-08-25 21:07:44回复悄悄话怪不得看神马都洞若观火啊,原来还是祖传的。
(发自神马的文学城离线浏览器)
yunong20122016-01-09 05:55:30回复悄悄话最后一段感人,真情流露
renewdecember2015-04-26 01:15:08回复悄悄话感人!人生太不如梦远不似戏。
胪峰猎人2015-04-23 15:39:27回复悄悄话看了老兄这篇文章让猎人想起杨度老师的帝王之学来了,这文章写的非常好让猎人茅塞顿开!心情激越!
结尾老兄的诗词很让人凄凉伤感呀,这千古相遗恨,秋草独寻人去后,它乡复行役,云山况是客中过,人生在世走一圈也就这么回事.保重!
ccn2015-04-06 12:10:42回复悄悄话谢谢涛兄慧眼识尘世。可叹我天朝还在那里循回。
CBA72015-04-05 15:08:50回复悄悄话博文读后感一则,以表对博主令尊令堂的敬意以及对本人九泉下父母的怀念。

先人先知,

清明复活?

一问一答,

言传身教。

好文好词,

遥寄九泉。

xuemei-ky2015-04-04 21:04:25回复悄悄话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那是遗传。
颐和园2015-04-03 11:02:41回复悄悄话日子过得真快,阎兄的父亲已仙逝一周年。如润涛言:“此情难寄”,唯写文寄托哀思。
mikewang2015-04-03 05:26:10回复悄悄话赞30次,至少看过您的三十篇文章。
taoren2015-04-02 19:00:48回复悄悄话给润涛做文章参考:

习近平:如何统一的看待毛邓,关键是民主二字!

同志们:

我们过去的意识形态工作是成功的,而现在在一些领域是比较被动的。特别是随着信息时代新传播技术的出现,我们就不可能和以前那样,充耳不闻了,因为老百姓的意见也能够通过现代技术公开传播了。特别是微博技术,出现了点对面,再到更多点和面的几何级的社会信息传播途径,这一点,我们单纯不可能回到过去两报一刊时代了,我们也不可能把互联网和电子信息技术全面禁止。这一点就是朝鲜和伊朗都做不到嘛。这也不符合我们改革开放和和平崛起的政治形象。

因此说,我们如果仍旧用过去的思想政治工作方法,去面对这些新挑战,我们就可能越来越失去意识形态的阵地,也会让越来越多人的因为信息审查而不满我们的党和政府。这会进一步加剧我们的政治被动。

如何摆脱目前的理论被动,不是单纯靠我们自己说说理论自信就能实现的。

避免理论被动导致政治被动,是我们目前在党建和党的理论建设方面的急迫任务。

而这个任务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先统一我们的两个三十年。 而统一两个三十年,就是要找到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之间的共同点,和我们当前党建、改革开放道路的契合点。

目前不但党外一些人,要用两个三十年互相否定我们的理论、道路,甚至要进而否定我们的政治体制。

而一些党内的同志,要么是因为自身的政治理论水平局限,要么是因为各种官本位主义,官僚主义意识,而也在故意分裂两个三十年,试图切割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有机统一。

我今天要讲的,就主要是这个问题,特别是党内,要先有这一个理论的统一,思想认识的统一。

这不仅仅是在做的文宣系统、社科系统、中央党校的人物,而是必须全党统一。党内思想不统一,党外就会思想纷争。我前不久讲过,如果否定毛泽东思想和历史地位,就会天下大乱。

如果否定邓小平理论和改革开放,也一样会天下大乱。

党的理论建设,要和党的组织建设结合起来。

有什么样的理论,就会决定我们走什么的道路,坚持什么样的制度。

现在啊,有些人,有些党内同志,就要反对毛泽东思想。打着维稳的旗号,压迫那些批评党员干部和党的群众。这很不好。
就是因为,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的后半生,对我们的党的建设,党的性质和政权的性质,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他是担心我们的党蜕变,蜕变成一个骑在人民群众头上的反动政党,官僚资本主义政权。

今天人民群众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不少党员干部有意见,甚至发生了不少群体事件,个人报复社会的事件。比如自己的厦门公交车纵火案就是一个例子。

而这些,不能都认为老百姓是无理取闹,也确实存在各种各样让人民群众不满的问题和矛盾。

毛泽东同志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很多问题,不是老百姓无中生有的折腾,而是有些党员干部和党政组织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做法导致的冲突。

我们最近提出要建设平安中国,就是准备逐步改变过去的维稳模式。要承认一些问题的根源在党内,在一些领导干部身上。因此,我们也提出要反腐,要整风,甚至要清党。

我们过去的一些发展挫折和曲折,也是一笔政治财富,比如文革问题,不能避而不谈,那会让社会上的相关心理更加被暗示,老百姓会进一步认为我们就是个官僚资产阶级,权贵资本主义政权了。

要承认文革的出现,不是几个造反派,不是几个中央文革成员就能造成的,而是确实存在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一些做法的不满。

打什么旗帜,走什么道路、就首先要树立我们相应的理论。

这个理论,就是我们党的政治体制和民主的关系,是有机统一的,不可分的,还是对立的。

我们就要先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里找答案。

答案是明确的。不是有些人认为的,毛泽东就是独裁专制就是当代秦始皇。毛泽东同志是反对官僚主义、反对党的蜕变、警惕我们的政权变质的。这是好事,今天仍旧有高度的现实意义。

当年有些人害怕毛泽东思想,禁止老百姓评论文革,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也促使了老百姓进一步的思念毛泽东,人民群众对文革的评价,也越来越和我们党的官方评价背离了。这很问题。

这个事情,遮掩是遮掩不住的,打压也打压不了的。所以,我最近就公开提出,要统一的看待两个三十年的问题。就是希望大家重新认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相同同一性。

这个同一性,关键还是在民主问题上。

民主问题,是个大问题,决定了我们是人民民主体制,还是官僚专制体制,也决定了我们党的色彩和社会性质。更是关系到我们党的建设和存亡安危。

这个方面,党内阻力很大,我个人压力也很大。因为我们的一些同志,长期以来,是公开反对民主的,长期对老百姓灌输专制有理,民主罪大恶极的那些说法。

但文革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下去,我们还是要吃二茬苦,遭受二茬罪的。

这也让我们自己坐实了我们是个专制政权的名头,这对我们党的建设,我们的政治合法性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

文革是个经验教训,大跃进也是个发展的曲折,但要作为我们的一笔财富,我们从中应该认识到什么呢?

那就是需要科学化决策、民主化的建设。否则问题还会出现,悲剧还会重演。我们党还能经受的了再一次的这样折腾吗?

毛泽东同志和邓小平同志,包括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都在党的民主、和科学化建设方面,提出了很多好的意见。

我们要认识到,其实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包括我们的三个代表思想、科学发展观其实都是有机统一的。

主要就是集中在党的民主化和科学化建设问题上。

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号召人民群众踢开党委闹革命,曾经试图用革委会取代各级党组织,用人民群众的大民主,三结合,来防止我们的党变质。

当然,他的这些尝试,不少地方是失败的。我们没有通过文革而建立一个真正的人民民主新模式。

但这个曲折和教训,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他们实质上同样认识到了。这就是邓小平同志非常重视民主和法制建设的原因。

文革的这些做法,是我们党的一笔经验财富。所以,邓小平理论实际上也是承认和面对这些问题的,就是党面临蜕化,政权会变质的问题。

80年代的改革是卓有成效的。邓小平支持胡耀邦同志和赵紫阳同志改革,重点提到了党政分开。这个是试图解决毛泽东发动文革,所没有解决的问题。

就是领导干部和党垄断权力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也会阻碍我们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

邓小平同志首先通过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做了个好的表率,这是我们党内民主建设的一大成就。

1945年,毛泽东同志就阐述道:“新民主主义的政权组织,应该采取民主集中制,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大政方针,选举政府。它是民主的,又是集中的,就是说,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只有这个制度,才既能表现广泛的民主,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高度的权力;又能集中处理国事,使各级政府能集中地处理被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所委托的一切事务,并保障人民的一切必要的民主活动。”

1979年,邓小平同志也指出,“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这就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民主集中制的中心是民主”

因此,我们要坚持党的领导,要树立中央权威,但这些都要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我们希望能通过良好的党内民主来带动人民民主、社会民主的发展。

现在的现实是,我们只有集中,缺乏甚至是没有人民的民主。

有些党内同志,甚至用领导干部个人去代表党,用党代表我们的人民民主政权。这就和我们的政体和党的性质是违背的。

这样也会造成对人民群众的权力迫害。过去的维稳做法里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

那些党员干部不去折腾老百姓,老百姓会去折腾你们,会折腾我们的党和国家吗?文革不就是有力的证据嘛。

因此,我们一定要先统一思想认识和理论。认识到毛泽东和邓小平、包括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中国梦都是统一的。

都脱离不开保持我们党的纯洁性,维护我们的人民民主政权本色的根本问题。这就是人民民主的问题。

马恩列和毛泽东创立好实行人民民主、 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扩大和完善了人民民主,丰富和发展了人民民主。而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不是走的对,是不是旗帜扛的稳,就是看人民民主问题能不能正确认识,能不能真正落实,能不能直觉的建设和维护。

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在理论的开创、社会的实践方面给我们奠定了基础,留下了不少经验,也有一些教训和曲折。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扩大和完善了我们的这些思想理论。

但一些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需要在党的组织建设,和社会建设、经济、文化建设方面进一步认清形势,狠抓落实。

如果继续像一些同志那样反对民主,那就是要否定我们的人民民主的这个性质,就会从根本上动摇我们的政权合法性和发展道路。

老百姓不但看我们做什么,也同时看我们说什么。如果我们连民主都反对了,老百姓会怎样看我们的政权和党的领导呢?

这些出自官本位,官僚主义思想的做法是一定要坚决抵制,公开抵制的。这会破坏掉我们党的根本性质和整体利益。也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政治被动和舆论被动。

我们讲人民民主专政,但不是对人民群众专政,而是专政是为了,而且落实人民的民主。

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理论,已经确定了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已经要放弃过去的阶级斗争路线。

但不意味着我们放弃毛泽东思想里的人民民主,和要防止党蜕变变质的重要内容。

也不意味着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就放弃了我们党的阶级性――我们是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而不是代表官僚权贵集团的利益的。

如果脱离了这一点,我们的党和政权会变质,社会也会变质,问题首先要从党内建设和理论思想建设上解决。

全党一定要认识到,无论是毛泽东用革委会代替党组织的思想,还是邓小平理论里的党政分开、民主法制建设。其实都要纯洁我们党的性质和色彩,要巩固我们的人民民主性质。而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都是在扩大和完善这些革命前辈的意志。

而关键就是要让人民群众真正的当家做主,民主二字最关键。关键就是要人民群众满意。人民群众有最后的一票否决制。

我们统一的看待两个三十年,就是要统一认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就是要认识到,他们本质上是要解决掉同样的问题――防止党蜕变,防止政权变色的问题。

无论党内,还是党外,有意无意的要割裂两个三十年,要割裂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思想、做法,都是有问题的。

这只能有利于党内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我们的改革开放道路,阻碍我们党的健康发展。也会给党外的反对人士和势力提供借口。

因此,党内首先要统一这个认识。民主不但要讲,而且要逐步坚决的落实。

离开了民主的旗帜,我们就会更加被动,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就会举步维艰。

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毛泽东思想,还是包括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理论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其实都是要坚定和维护我们的人民民主性质。

人民是社会发展的主体,坚持民主是我们取得人民群众真心支持的基础。

统一了这个理论问题,我们就能全面的、自信的面对两个三十年的历史。

我们就能知道我们真正应该如何发展,如何有这个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制度自信。

这个理论、道路和制度,就是人民的民主。

离开这一点,我们说自信就只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我们也不能指鹿为马,说一套做一套,我们的自信应该是:真正为人民群众做实事、做好事,这样的话,老百姓会不衷心支持我们拥护我们吗?如果鱼肉欺压老百姓,那还怎么自信?那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到时候我们就会连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一起被人民群众臭骂甚至唾弃的。

统一理论认识,端正思想、坚定道路、自信的发展下去,我们的党主要通过民主来取得人民群众的支持,我们才能真正久远,才能真正的战无不胜。

民主不但要讲,而且要公开的讲,更是要高高的举起。如果反对民主,我们还搞什么人民民主专政?

民主的旗帜和发展道路不能确定,不能坚定,就会出问题。扬汤止沸要不得,击鼓传花要不得,负薪救火更是毫无理智,只能葬送掉我们的党和我们的政权。

因此,这些大问题,一旦我们理论上“拨乱反正”了,统一了,我们如何发展就有了主心骨。

思想解放,首先要解放掉我们一些同志的脑袋。

要专制不要民主,那是不是帮我们的党发展巩固,而是会从根本上破坏掉我们党的理论和社会根基。

当然,目前党内的各种既得利益,官本位主义,地方主义,和旧的思想框框约束还很大,阻力也非常大。

有时候我也不得不说些委曲求全的话。甚至被一些部门一些党内势力“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的一些讲话甚至都不能公开在国内党媒发表。

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很多党内会议的内容是无法保密的,外界很快就会知道。

那么,我希望大家明白,这些是我习近平真实的态度,真心话,如果我以后说了自相违背的话,那说明是迫不得已。

大家要以我的这些讲话内容为依据,如果我们党内民主搞不下去了,我们的改革开放深入不下去了,说明我是受到了党内既得利益的阻碍牵制。

那么,任何爱国的中国人,都应该高举民主的旗帜,帮助那些试图扭曲人民民主人端正态度。

过去毛泽东同志试图发动人民群众用阶级斗争的路线来实现这一点,邓小平同志试图用民主法制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今天我们就要结合这两点,既要支持人民群众正义的、合理的呼声和要求,也要进一步依靠民主法制建设来实施。

我们既要坚持党的领导,也要尊重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和时代呼声,自觉捍卫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能害怕人民群众,更不能在用维稳的名义打压人民群众。离开了人民群众,我们的党还如何存在?我们又如何能巩固和完善我们党的领导?

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实现我们的人民民主,才能真正在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实现我们党和社员主义建设正本清源,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蓑衣翁2015-04-01 21:33:30回复悄悄话

读“阎父说” 有感,而跟一词。

【苏幕遮】 by 蓑衣翁

事平凡,言智理。

难测风云,预料春秋示。

探未来天朝岂识?

读父涛说,天道人仁至。

父恩泽,背影伟。

母爱涟涟,润蕊涓涓惠。

游子如今他乡寄。

人处悠悠,魂系亲情慰。

 

蓑衣翁2015-04-01 21:26:17回复悄悄话

阎父的“帝皇猪狗论”堪称一绝,是许多雾霾笼罩下的真实写照,历史与现实交错似看不透,不过一点便通畅了。

比如:阳里夸秦始皇,阴里做得就是朱元璋(有过之而无不及),明里骂得孔老二,暗里就是像孔子一样成为“百帝之师”(至今还没有一个其后继任者敢独立于耄,包括习都高举耄大旗)。

然而,今天的中国特色已经不仅仅是猪就是猪,狗就是狗了,而是猪的变异和狗的异化,甚至是猪狗混搭。不同时空猪狗角色还得互为转变, 而常常二者同体。迫使“明君、昏君、暴君选择性地杀和不杀。

又比如:薄熙来,贪腐一单就五百万(猪),按照中国大陆法律十万以上就可以死刑,但他绝对不会死,太难杀啦,因本是一狗异化成猪或猪狗同体(包括他老婆过开来都是猪狗变异或同体)。

还有特例:徐才厚,被抓是在一年前的“今天”,徐死的时候真好是一年后的“今天”。关键是他一死,最高法院院长第一时间就宣布,徐案不审理了(或不予起诉),因为在徐案的调查中有太多太强的猪狗混搭。

这真是人们对当下和未来中国政治忧虑?!

Alabama2015-04-01 17:57:23回复悄悄话真是龙生龙, 凤生凤, 老鼠生儿打地洞啊!聪明的老子生出个聪明儿子来! 哈!
雨滴2015-03-31 22:39:31回复悄悄话读来惊心。 三十年没有杀猪了, 朝廷里已没有足够跟他一起志同道合治理国家的人了吗? 还是阎兄从对狗的待遇上看到了暴君已成定局才有新春话驾崩一说?

唉,不为君忧为民愁呀。
Yenze2015-03-31 18:34:35回复悄悄话明智,但不一定正确。怕的太多,只为自己着想的太多,就会错过大世面。成人才必须智商情商都强。否则就如草木一生。从此可见知识分子不可成事。
生在这大民族800年一遇大光复期,才子当发挥。在中国混就要经得起大起大落,象老邓一样。留下成就给这大民族。皇帝是临时的,民族是长久的。

明智者可避过风险。如文革后头个北京市长焦偌愚,文革一来就跑去伊朗当大使,倍国王吃美食。一过就回国当市长。
他一老部下因历史知识太多太明智发现林彪危险而去揭发,被斗。本应被打死。抄家群众发现三千块钱,但查明是保姆的。他只有几箱书,架起两块板成床。在市委传的人人皆知:部长钱还不如保姆多。批斗大会上个个被打的很惨。他维一无人打,因舆论公认好人。清政公明自有民意保护。于今日比,他和他们在当年为中国廉政立下了标杆。

 

不准害人2015-03-31 17:59:37回复悄悄话潤濤兄,你說蔣經國算是明君呢?還是暴君?他當政直到死,也應該算是個帝王了。
習近平又當怎樣劃分呢?
老田3212015-03-31 13:47:31回复悄悄话有点类似令计划的家庭背景。
mpc82402015-03-31 10:46:34回复悄悄话难怪润涛阎老洞见不若常人,原来有老爹的遗传。
FLD2892015-03-31 04:51:20回复悄悄话老舍《断魂枪》
TerracottaWarrior2015-03-30 22:04:58回复悄悄话如果习算明君,涛哥打算出山吗?
alwaysnice2015-03-30 21:58:43回复悄悄话孝子真情!
沈成涵2015-03-30 21:10:32回复悄悄话文章中有许多精辟的论述和对历史、现实的点评。感谢分享。
guitarmanzw2015-03-30 20:06:56回复悄悄话惯例,从万维到文学城给老阎顶帖!

谢老阎大哥大作!
flyingcamel2015-03-30 18:51:55回复悄悄话精彩绝伦!为您和您父亲喝彩。普通人的思维不过是活在当下,得过且过,是为安身,是三维模型。您父亲是四维的,不仅安身,同时立命。穿越历史给自己定位,大大大大赞!期待您的更多大作。

flyingcamel2015-03-30 18:50:07回复悄悄话精彩绝伦!为您和您父亲喝彩。普通人的思维不过是活在当下,得过且过,是为安身,是三维模型。您父亲是四维的,不仅安身,同时立命。穿越历史给自己定位,大大大大????!!
石假装2015-03-30 18:18:35回复悄悄话一直等着看您写父亲呢。等续。
gagaga2015-03-30 17:34:42回复悄悄话好文章。
过平实的生活,智慧看待名利权力和金钱,方可保平安,造福后代。。。
蓝靛厂2015-03-30 16:34:48回复悄悄话听过明朝那些事的人应该不会对这些论点论据陌生
叮叮当当2015-03-30 16:14:58回复悄悄话简直不敢相信真有这样看清时局的高人
Suting2015-03-30 15:40:31回复悄悄话精彩,感动! 谢谢分享!
老煤OldMike2015-03-30 13:43:00回复悄悄话您老爷子虽然聪明,却为啥当年没有想到要避之则吉?离开中原去香港或跑去台湾,否则以您老爷子之才,成就一定非同小可也,
dq512015-03-30 11:49:32回复悄悄话楼主是不是想说 XI 是暴君?
kiwisepp2015-03-30 11:38:12回复悄悄话涛哥就是一昏君;蛤蟆既是昏君又是大号肥猪
shidou2015-03-30 10:41:45回复悄悄话老阎是借老爹的口发自己的声吧。
不言有罪2015-03-30 10:36:47回复悄悄话老阎的令尊,智慧高超,远超诸葛亮(在我看来,诸葛多智谋,少智慧)。可惜碰上个暴君当道,只能独善其身其家。对蒋介石和毛共不可能民主分权的分析很到位。即使一号人物想民主,二号三号等人物绝不会答应的。但蒋经国就能做得,因为政权到他手里时,大家都认同那是蒋家的天下了,党内的外姓没有资格来争了。蒋家人想放弃,其他人想反对也没有借口了。所以,希望习走蒋经国的道路,先高度集权,然后放权。虽然只有1%的概率,还是心窃窃也。
asiancarp2015-03-30 09:28:25回复悄悄话如此说来,习近平很可能是明君,“杀”的都是猪。现在几乎遍地都是肥猪了,也不知道他会杀多少头猪。如果他真是明君,那周带鱼之流就惨了,只能饿个半死还得吃屎才能活命。
Dalidali2015-03-30 09:27:59回复悄悄话””不论在任何朝代,都不能当为朝廷歌功颂德的狗。””
这种气节应当是”民国”那段时间培养出来的.

想当年徐世昌,黎元洪,冯国章,段其瑞等那一段时间,我认为可能是中国近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里的一小段相对民主时期. 中国近代大家几乎都是那一小段时间里培养出来的. 可惜,那一段民主的萌芽夭折了.
其实,回想起来,清末和抗战前后十几年, 也是中国相对民主的时期. 那段时期,文人”百花齐放”, 结社, 组党, 出版,等等, 相当自由. 可惜,那一段民主的萌芽夭折了.

阿留2015-03-30 09:07:17回复悄悄话
老爷子真是明白人+正派人,看得透彻,高手在民间啊!
Dalidali2015-03-30 09:06:30回复悄悄话”转眼一周年”? 我觉得也就几个月前的事!
令尊算是大隐隐于市,高手在民间吧!
润涛阎的弟弟2015-03-30 08:39:13回复悄悄话涛哥码字辛苦。多谢
xp@windows2015-03-30 06:58:01回复悄悄话令堂在世时要是有机会写作就好了。
alexdq2015-03-30 06:45:53回复悄悄话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 鬓如霜。
笑看人间1062015-03-30 06:45:35回复悄悄话原来你有这样一位父亲,明白了
紧跟着学2015-03-30 06:25:23回复悄悄话你爸爸是有大智慧的人,从古看今,预测未来。 老公以前在一个小地方的职业中专工作过,有个牛人,将近40岁参加第一届高考,就被一流重点大学录取,结果他不去,为老婆孩子有一个城市户口留在小地方。老公讲他人品好,极端的聪明,鼓励年轻教师走出去,他玩起学校那些政治是尽在他掌握之中。很多能人隐居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的清清楚楚,聪明是肯定的,但这样的人是有大智慧的人。 佩服你爸爸,也佩服你洞察人生和看问题的独特角度,不带偏见。 你的文章篇篇都读,啥时出第二本书。我买了两本你的书,给朋友看看而已,都舍不得送出去。 希望你多锻炼身体,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多上网码字。静待你的续篇有关你爸爸的好文,一定很精彩。
紧跟着学2015-03-30 06:24:14回复悄悄话你爸爸是有大智慧的人,从古看今,预测未来。 老公以前在一个小地方的职业中专工作过,有个牛人,将近40岁参加第一届高考,就被一流重点大学录取,结果他不去,为老婆孩子有一个城市户口留在小地方。老公讲他人品好,极端的聪明,顾虑年轻教师走出去,他玩起学校那些政治是尽在他掌握之中。很多能人隐居在不起眼的角落,看的清清楚楚,聪明是肯定的,但这样的人是有大智慧的人。 佩服你爸爸,也佩服你洞察人生和看问题的独特角度,不带偏见。 你的文章篇篇都读,啥时出第二本书。我买了两本你的书,给朋友看看而已,都舍不得送出去。 希望你多锻炼身体,有强壮的身体,可以多上网码字。静待你的续篇有关你爸爸的好文,一定很精彩。
谣言2015-03-29 23:12:44回复悄悄话首次抢到沙发, 您家老爷子英明啊,前一段有个朋友还问我你为什么不参政, 我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您必有原因,这下有答案了。
谣言2015-03-29 23:08:56回复悄悄话谢谢老阎大作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