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与中美社会动荡

很多深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的理科生认为文学对人生只是消遣,因为很多文科生找不到饭碗。反过来,很多人对数学在“断事”方面的关键作用不理解。事实上,在人类追求“求真、向善、唯美”的过程中,数学、文学、艺术都是同等重要的。因为数学代表着逻辑思维能力,文学熏陶着心灵感应能力,艺术是美的象征。

在10年前,润涛阎计算出中国的房地产大潮到2019年进入顶部,随后就是震荡期。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早已成为癌细胞,等于失控,走的是S曲线。根据当年的计算,到2019年中国的房地产就应该进入S曲线的第三期。所以,在中国有额外房地产投资的,理应在2019年或2018年出手,一旦进入S曲线的第三阶段,便是有价无市,接着便是下跌行情。为什么呢?因为到了S曲线的第三期,持续涨价的动力消失,整个经济都进入发展的震荡期。

经济发展,仅凭数学便可计算出兴衰过程。不论什么产业,都可以用金融数字表现出来。那就是:计算出各大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现金短债这三大指标是否踏入红线。踩了红线,就是进入危机前的信号。拿这三个指标为例,即使中国各大公司自己的报表,不考虑隐瞒吹牛意在抬高股价的因素,那在2019年也有三大公司全年都在红线下。到了2020年下半年,上半年的数据可以看到了时,这三大公司还是在红线下。它们是:

1.恒大;2.融创;3.富力地产。

恒大与富力地产都是房地产的顶级大企业。房地产在融创的份额也是踩红线的因素。王健林的万达广场出手的早,他可以卖掉。如果他在2018年前没出手,到现在就砸在手里,王健林就不仅仅是今天的“首负”了,而是公司倒闭了。也就是说,中国房地产业顶级的恒大六个季度其三大指标都是在红线下。如果没有政府印钱救,而且是以千亿元级别的救助,早就资不抵债呼啦啦似大厦倾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卖不出去的楼房占据着投资钱收不上来,变成鬼城;没建完的楼盘就是烂尾楼。当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也就无法买房的时刻到来,他们就不得不回到父母身边,即使父母有钱,他们也不敢在外地给孩子投资买房子。这就导致房地产供过于求,便是S曲线第三阶段的特征。靠卖地皮发财的各地贪官,便成了带头反对政府的不稳定因素。他们就少给维稳大军—城管发工资,城管就成了闹事因素。当年国民党到了无限制印钱给无官不贪的贪官们用以剿匪时,剿匪的前线人员都拿不到钱了(全部塞入贪官腰包),失业后便投共了。今天,中共又走到了无限制印钱以补缺地方贪官污吏们卖地皮(土地财政)延续其无以为继的口子。此时,手中有多余的房地产等着涨价的中产阶级便进入惶惶然地步。一旦房地产下跌过猛,这些有房子的人也成为不稳定因素,尤其是最近几年才购入第二套房准备发财的,赔钱都卖不出去。当今的国民脑子里只有钱,一旦失算,便怒火满腔。他们受不了被房产已出手了的人群甚至没投资房子的人群耻笑。

接下来说美国的经济状况。

以数学计算,任何经济都可以归为金融。就是说,任何经济危机最终体现在金融危机上。说到底就是:由于贫富差距太大,导致绝大多数人无钱消费,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的巨量财富只能用于继续投资扩大生产规模(在现代经济社会就是投资股市),公司产品销售不掉,因为绝大多数人无钱购买,股市就是泡沫了。今天,美国30岁以下的成年人近四成住在父母家中,既不买自己的房子也不租房。由于今年上千万人失业,很多人无钱交房租。政府为了社会稳定,美国CDC就提出不交房租的租户房产主也不能把他们赶走。可问题来了:房产主还需要交贷款利息、部分本息,他们也会导致无钱交给银行利息而成为银行坏账。这就很快走2008年次贷危机的金融危机老路。只是川普为了连任,还在给失业者补贴发钱,导致债台高筑。

不论是中共为了保护房地产大公司不能呼啦啦引发房地产崩盘,还是美国因上千万人失业交不起房租而引发银行金融危机,都是靠印钱。印钱,就是举国债。也就是说,用未来的债务危机取代眼前的金融危机。不论是中国的地方债还是美国的联邦债,都到了规模大到前无古人的债务危机水平。

在川普的四年内,美国联邦债务加上美联储负债表,多印钱超过了10万亿美元。而这些钱基本上都归了0.1%的亿万富豪。川普是加速美国债务危机的加速师。犹如习近平是加速中共走入历史的加速师。两个加速师,其共同点就是:中美两国殊路同归,基尼系数到了社会大动荡的前夜。比赛的是谁后倒下。

据报道,中共在加速建造航母、核潜艇、新战机、反导系统、航天等等。比如,计划建造6个航母战斗群。今天润涛阎预测:中共没有能力继续挥霍钱了。一带一路也会成为烂尾工程,也不可能建造6艘航母了,最多4艘(请大家记住这个数字,不是6艘,最多4艘航母。几年后我们就知道结果以验证润涛阎今天的判断)。因为印钱补贴房地产公司本身就是无底洞!如果不救,那就是呼啦啦似大厦倾的金融危机。房地产业崩盘,会诱发社会动荡。仅仅造芯片一项,就足以令中共高层痛苦不堪。为什么呢?

我们知道,经济发展总有瓶颈。在日本高速发展经济与军事扩张时期,美国决定不再出口日本石油,日本就感觉到死到临头,必须拼一下,这便是偷袭珍珠港的原因。今天,美国断供芯片,不仅仅会灭了不可一世的华为,给中芯国际断供,中共高层尤其是军方需要中芯国际的芯片迫在眉睫而且是海量,突然间断供,就跟当年日本遭受石油断供时的感觉一样。所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共高层还有“自力更生自己造芯片、有钱就能造出任何东西包括芯片”的梦,或者是被一些人忽悠。当中共高层发现自己造芯片赶不上趟的事实后,一样会跟当年日本也来个鱼死网破的挣扎,因为心理崩溃时的反应便是:拼一下命说不定还有机会。芯片的代工厂在台湾,尤其是台积电,能生产5纳米甚至3纳米芯片。打下台湾拿下台积电的想法便成为高层的共识。台湾就成了珍珠港。至少台积电也无法给美国军方提供芯片了。这是美国让台积电在美国设厂的最大考虑因素。台积电将在美国建立整套芯片加工厂,建成后,就不怕失去在台湾的台积电芯片加工厂了。这是美国战略长远考虑。当年幸亏只有三分之一的海军舰艇在夏威夷,珍珠港被炸了,还有三分之二的舰艇可以灭了日本太平洋舰队。

中共也不可能花钱在航天领域了,我说的是对军事没什么短期利益的航天项目,比如登月、登火星等不着边的烧钱项目都在美国开打贸易战那一刻就会被中共高层喊停的。至少从内心里决定停止这些烧钱的项目是早在开打贸易战那一刻。严格地说,是从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的对中宣战讲话那一刻中共高层就知道世道变了,美国公开以中共为敌了,战斗檄文已经发表了。彭斯的言论很快就被美国政府付诸实施了。川普越过三八线在北朝鲜领地见金三胖令习近平四次见金三胖。

综上所述,中美两国将会面临本国的“群体事件”风起云涌,因为两国的贫富差距都到了大动荡的前夜,而且无破解之略。把内忧转移到外部,便成对方的外患。两国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破灭对中共的社会稳定是定时炸弹;同理,美国的股市泡沫破灭对美国的社会稳定也是定时炸弹。这些都是金融危机的表现形式而已,真正反映的是社会贫富差距大到经济无法继续发展地步。从外表看,当你看到中国农民工买不起房而城市遍地烂尾楼与鬼城、美国股市冲天可大城市到处是帐篷,便是社会大动荡的能量所在。至于群体事件发生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样的名义,已经不重要了。但有一个规律,那就是:当既得利益集团大呼“法律与秩序”(英文Law and Order)时(比如1948年的蒋介石、今天的川普、中共的香港国安法),便是你应该判断出社会到了基尼系数高到发生社会动荡的前夜。既得利益集团喊的“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是维护既得利益集团搜刮民脂民膏的尚方宝剑与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不是维护人人生而平等现代文明社会的合理治国方略。

最后说一下川普连任与否对中共与台湾走向的影响。川普在国际上的形象就是大流氓。可我们这个地球人的特征是:有大流氓在,各地的小流氓就很收敛。这是习近平在联合国说出“不能谁拳头大就听谁的!”的原因。等于承认美国就是拳头大。也就承认:厉害国在美国大流氓面前就不厉害了。也就是说,如果川普连任,中共可能尽量忍气吞声。但如果拜登上台,那副总统可是印裔,根据“柿子捡软的捏”人性特征,中共就不会跟印度大打,反而对台湾进逼甚至开打的可能性更高。这与中共谁当政无关,也与民族、社会制度无关,没有美国大流氓的掣肘,小流氓就会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是。川普并不真的用兵,可他胡乱治国反而会令各国想当小流氓的领袖们提心吊胆。按常理出牌的拜登,怎么做,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能判断出来,也就没有了威慑作用,导致小流氓四处闹事,山中无老虎,猴子成大王。猴子的特征就是漫山遍野。那川普为何不用武力呢?因为他处处不服奥巴马,奥巴马得了和平奖,他就对和平奖趋之若鹜,拿不到誓不罢休。这和平奖,就成了川普的紧箍咒,令他跟美国军火商互骂。这就是一物降一物,盐卤点豆腐。川普经商也是败家子一个。他不敢公布税表,表明他把他爸留给他的亿万财富输得差不多完了,4次宣布倒闭,算是资不抵债。总有一天这件事会真相大白的。他吹捧他是成功的商人,可以把美国带入跟中国一样经济大发展的轨道。其实他是商业败家子,把他爷爷父亲两代人积累的财富基本上赔光了,才去到好莱坞当配角的。

一句话:“和平奖的效应:川普当政,世界和平。”虽然和平是暂时的。不论蓬佩奥怎么折腾,川普的政策是不会导致中共打台湾的。拜登就说不准了。他不羡慕也不嫉妒奥巴马拿和平奖。活着,是他最大的奢望。出来竞选,肯定是民主党大佬们劝说他的结果,他根本就不热心竞选,川普骂他他基本上假装听不见。美国开国元勋们费尽移山心力建立起来的民主政体,到今天是两个老人:一个谎话连篇的疯子,一个老年痴呆的呆子竞选美国总统,美国两党对不起先贤们哩。

 

 

订阅
提醒
165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