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爷搞女人(万维读者)

(一)
八爷的爸爸哥俩。因为是大户人家,四世同堂。孩子们起名字就按出生先后排座次。20年代初,老二的小老婆又生了个儿子。在院子里是第八个男孩,就起名“老八”。

老八小的时候还被大伯可怜了一阵。老八打从懂事开始就被大伯的长子为首的七个爷欺负。老八一出世就成了雇工们的“八爷”了。因为雇工们是他唯一能依赖的朋友,也就发誓要带领雇工们讨还公道。雇工们对八爷的话信以为真,就特别喜欢八爷。盼着八爷早日当家。

日本鬼子进了村,把八爷一家能拿走的拿走,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烧了。八爷家的三个大院火光冲天,整整烧了一天一夜。穷人们平时嫉妒死了八爷家,救火的人真卖力的少,火中找东西的多。扛长活的夥计们从废墟中找到了一头烧熟了的乳猪,美餐了一顿。这还真不是他们家的错。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其精髓用八个字概括就是:“宁肯不富,不可不均。”穷人们从内心里感激小日本帮他们出了口恶气。

富人家变成了穷光蛋,全家四代人大打出手。八爷的伯伯看到内乱不止治家无望一气之下得了肝癌死了。伯伯的三儿子当了家,他早就看上了他爸小老婆的漂亮小妹妹。这样一来,全家内战频仍。

八爷算是尝到了事态炎凉,一气之下出走逃荒。风餐露宿浪迹天涯,马尿驴尿解渴野菜树皮充饥。男子汉要干大事需记得孟子的话: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半夜听到急行军的脚步声,八爷就跟在队伍后面。讨饭的日子终於熬到了头。就这样八爷加入了朱德的部队。

(二)
讨过饭的八爷吃得了苦。大家都知道他是讨饭的出身,思想又先进,很快入了党。为了壮大队伍,入伍仅仅三年的八爷被派往太行山区。临走时党组织有交代:保存自己,发展农民武装。

八爷到了一山村,立刻组织农会。斗地主,分田地。这村里只有一家地主,所以任务几天就完成了。批判几次后就把地主拉出去给崩了。地主老婆也是地主出身,也就一马勺烩了。地主有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她可是贫苦出身。地主家破人亡,这地主大院就成了小老婆的天下了。穷人出身的人愣是翻了身。

这是个四合院。北面的正房是农会办公室,南朝北的原来小老婆的卧室就腾出来给了八爷。小老婆住在东边的厢房。西厢房原来是厨房加仓库就让地主的孩子们统统挤在那里。

地主小老婆的名字很怪,叫大幸。年龄刚满十八岁。

穷人翻了身,铁树开了花;耗子上台批斗猫,枪毙大老婆不毙小老婆;这可不是梦也不是小说,是实实在在的真事。搞得被大老婆欺负的大幸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晕呼呼大白天愣是找不着北。太阳围着地球转的天理听说也要变了,改成地球围着太阳转,而且是一天要转八万里。果真如此,那地球上的人还不活活给转晕死?她这么担心着。虽然嫁给地主三年,她还没翻身转圈的体验。

小老婆穿着紧身旗袍出来了。咪呀-妈咪-妈呀!这算是女人的曲线还是魔鬼身材?八爷差点喊出了声。

十八岁不满的八爷看着地主的小老婆就象铁钉碰到磁石。极大的吸引力使八爷血管喷张但又动弹不得。八爷虽然早就发育了,可有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能转动自己的眼球。这一幕被有过男欢女爱经验的大幸看到了。她欣喜若狂,想到如果能嫁给八爷可是造化。等到地球围绕太阳转起来也有个依靠,莫非是女下男上。她见过俩刺猥面对面打滚。大不了地球转起来后她跟八爷就象那对刺猥。想着想着,她脸上开了花。

白天,八爷要组织农会开会,发展党员。吃饭时各家各户都抢着给他送饭。感激他领导穷人杀了地主瓜分了地主的土地。到了晚上,八爷躺在炕上眼前有个炙热的火球在晃动。那是大幸用她那柳叶眉下的丹凤眼暗送过来的一池秋天的波。她是否睡了?他这么盘算着。八爷考虑的不是她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把地主的小老婆搞到手是不是违反了党组织原则。

八爷设计出来了战略战术。第一步先考虑新发展的党员中让谁来当村党支部书记。八爷想来想去,还是已经结了婚的二傻子最合适。二傻子并不傻只是看上去块头大,特点是敢为朋友两肋插刀。

给地主当过副管家的二傻子对八爷感激涕零。只是他去大队部办公跟过去给主子当差感觉上有了天地之别。奴才相没变,但主子换了个年轻的党代表。过去对地主如花似玉的小老婆从来不敢正眼看。现在不同了,他要看个仔仔细细。定了定神,聚了聚焦,哇塞!这不是天女下凡吗?此时他已六神无主。不知不觉心里就唱起了小调:

小老婆美,
小老婆美,
小老婆呀实呀吗实在美,
美就美在那两条腿。
皮肤白又嫩啊,
眼睛里一汪水。
酥胸高耸支帐篷啊,
酒涡衬着那樱桃嘴。

她该属於谁?
属於我,
属於你,
属於我们30年代的新一辈、、、、、。

心里唱着,可缅裆裤变了形。这一幕让大幸看到了。大幸从地主大老婆那里学到了不少心计。便立刻打招呼让二书记进了东厢房。她开门见山提出让书记当媒婆。二傻子顿开茅塞。

有了党组织的“决定”,八爷也就“服从”了。

举行婚礼那天,全村人闹了洞房。吃了水果糖。八爷把糖放在嘴里甜在了心里,吃出了蜜。只是二傻子吃出了生葡萄:涩红了脸,酸倒了胃口。

洞房花烛夜,八爷只有发呆的份。看着新娘美貌绝伦,他试着要扑上去。有男子汉阳刚野性,着实让大幸兴高采烈了一番。待新娘宽衣解带,八爷再也忍耐不住,明白过来需要脱下自己的马褂。

就在这节骨眼上,“当、当、当”三声锣响。这是暗号。“当”一声“当”又一声是“有情况”;“当、当”两声是“鬼子来了”;“当、当、当”连敲三声是“十万火急,鬼子进村了!”

八爷听了三遍确是连三声便立刻穿上刚脱下来的马褂,提上枪就跑出门外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因为党的指示“保存自己”必须服从。

八爷就这样搞了一生中第一个女人。

(三)
根据党组织的交代,八爷保存了自己。日夜兼程去找大部队,向组织汇报日本鬼子渡过了黄河的重要情报。打听到老首长早已战死在疆场,便心灰意冷。最后终於找到了大部队,那是悍将刘伯承指挥下的铁旅。

在这太行山区里身经百战,八爷仍然是个大头兵。因为他每天忘不掉日日夜夜等待着他的新娘。虽然还不是事实上的夫妻,但毕竟拜了天地。有了驾照没开车,虽然那年头开车没有驾照一说。尤其是想到自己原来的肖政委死了连肖的妻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八爷也要活下来。

事实上八爷一直盼望着早日回到大幸身边,至少临死前也要完成那花烛夜的后半夜。这样,死了也不遗憾了。

八爷成了老兵油子。他绝不冲锋在前,也不落在最后。敌人一炮打过来,他就立刻跳进弹坑。因为八爷发现,两发炮弹落在同一地点的机会是零。

身经何止百战!然而八爷没受过伤。兵油子都说子弹长眼,其实那是鬼话。

日本投降的消息使八爷振奋不已。他盘算着见到媳妇时她哭成泪人的模样。他该怎么向她解释自己逃跑丢下她不管这“革命”的理由?八年了,她还等着自己吗?想到这里,八爷后悔没把美人带出来回老家过日子。

八爷以为很快就美梦成真了,哪里想到内战开始了。他跟着部队开进了大别山。

国民党称之为“徐蚌会战”;而在共产党口中的“淮海战役”就要打响了。八爷的部队住在徐州北几十里地的一个村里。老大娘家有一个女儿,娘俩的任务是做军鞋。八爷把草鞋脱掉换上了实捺邦的布鞋走起路来就象飞一样。那个叫痛快呀。

姑娘名字叫大翠,为人热情实实在在。大娘觉得八爷看上去城府太深,把独生女托付给他不太放心。大翠可不那么看,没心眼的男人跟傻子似的多窝囊。八爷为难的是他不能判定大幸是否还等着他。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炮火硝烟把自己的皮肤都熏得象猪皮似的,可万一人家还在等着咱这债一辈子也还不清了。八爷的城府远没有大娘想象的那么深。

大娘看到女儿在八爷面前脸上开了花是那么幸福,惭愧自己一辈子也没有过这种感受。就决定支持女儿的婚事。她估计八爷能找到这么体贴入微的年轻姑娘,肯定象赖蛤蟆吃上了天鹅肉一样激动不已。

大娘没有去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就把二人叫到一起,说你们俩的事俺同意了。就这么定了。大翠的脸涨得通红。她用眼角扫了一下八爷。八爷连忙点头:大娘,不!妈!

八爷琢磨着自己绝不能让大翠成为第二个大幸,就决定忘掉往事一心一意跟大翠走向生活走向甜蜜走向未来。战争就要结束了,蒋家王朝的覆灭就在眼前了。

不过这事还需要跟组织汇报才能决定。大娘一听,说党的好儿子别这么固执。先把婚结了,战争一结束就复员回来。到那时组织就改成了这当地村党支部了。

八爷觉得也是个理儿,反正自己又不想立功升官。

当天晚上就拜了天地,小俩口给妈磕了头。

洞房花烛夜,二人对笑两痴情。缅典的翠姑娘只是用热血把脸烧得通红,不知该干什么。这次该轮到八爷主动了,毕竟自己有过半个洞房经历。再说人家是个黄花姑娘,比不得地主的小老婆。

八爷帮着新娘脱光了上身,他着实愣了:这对平常看上去如同两个不起眼的苹果,露出峥嵘竟然是如此硕大。形状比地主小老婆那对还美。随着身躯扭动,活洒洒欢蹦乱跳两只大白兔。天啊–地呦!美女都给俺造的?八爷发愣,新娘心跳得咚咚直响。她不好意思地吹灭了灯。

待八爷回过神来,自己宽衣解带之际,“打嘀嘀打”部队集合号响了。军令如山,八爷立刻把刚脱下的军装又穿了回去。扛起枪就跑步去了集合地点。八爷的师要夜间转移阵地包围黄维兵团。
60万对80万的大战惊心动魄,战场上尸横遍野。大翠跟着民兵抬担架。死人堆里四处找寻,两眼滴溜乱转还怪自己只有两只眼。她害怕找到八爷。

战争结束后八爷没有受伤。但部队立刻南调,准备渡江直捣伪国府。八爷的部队打过长江后又直插西南。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四)
全国解放了,八爷盼望着这次可以复员找大翠过没有炮火硝烟的日子去了。大翠柔情似水,全身都是水做的。大幸容貌更迷人,只是她可能早已入了别人的怀抱了。无论如何,此二人得一人便可齐家养身,享受天伦之乐。

八爷正盼望脱下军装复员的时刻,部队接到命令北上。在轰隆隆的火车上,只有八爷睡不着。他眼睛盯着外面是不是到了大翠和大幸的家乡。火车没完没了的北上。到了东北后才知道南北朝鲜打起来了。

后来美国在联合国的名义下出了兵。八爷所在部队就志愿去了朝鲜。到底有多少不志愿的不太清楚,但八爷知道自己不志愿。

朝鲜战争烽烟滚滚,一片狼藉。八爷凭着他那久经考验了的兵油子战术始终让敌人的子弹长眼。上甘岭战役可苦了八爷,想活下来太难。八爷自认命好,命大。他说那是大翠感动了老天爷给他降了福。

上甘岭战役终於结束了。八爷饥渴加劳累,两眼昏花。下山到了一个村庄前,他看到了一个挖野菜的姑娘。此时天上轰隆隆的声音唤醒了迷迷糊糊的八爷:低空轰炸机来了!他连喊:“卧倒!”可怎奈语言不通。一个箭步跑过去把姑娘扑倒,把身子压在了姑娘身上。全过程被飞机上的敌人看个清清楚楚,一颗炸弹飞了下来。扒在姑娘身上的八爷不好意思地把右腿翘了起来想起身,扒在姑娘身上不自然。轰的一声,右腿被炸掉了半截。

姑娘喊来了村里人,八爷得救了。阿妈尼知道志愿军的半条腿换了自己女儿的命,就决定养他一辈子。姑娘名字叫金姬,白白的皮肤嫩得象带着花瓣的西葫芦,一掐一兜水;脸上粉里透红,映出情窦初开的柔光。八爷看着看着就想张开大嘴把这美人吃进去。

金美人成天伺候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她认为八爷太可爱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离开。金姬每天教给八爷朝鲜话,尽管没有语言交流照样可以表达爱情。

金妹子体贴入微。八爷慢慢地也就爱上了这位温柔善良的姑娘。八爷觉得缺了半条腿回去无法去找大翠,因为不能给她添半辈子的麻烦。想到自己要是走了金姬心里太痛苦,也就认命了。
阿妈尼做媒,婚礼很简单。乡亲们都过来祝贺。因为朝鲜战后,这一带未婚者女男比例是1比6,能嫁出去的姑娘是天福了。

婚礼刚一结束,新娘新郎入了洞房。左手搂着美女的细腰,右手捂摸着美女妩媚的乳房,八爷浑身七上八下颤抖个不停。

朝鲜人民认金日成将军为干爸爸,对他无限忠诚无限崇拜无限信仰无限热爱。干爸爸发了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回国。新娘帮着不方便的新郎刚脱下上衣,上级命令到了。根据命令,八爷必须立刻起身跟着接他的两位朝鲜人民军和一位中国人民志愿军到指定地点乘专列回国。阿妈尼和金姬哭着为八爷送行。比当年送郎送父上战场还痛苦百倍。八爷的眼泪滴答滴答砸在地上。然后,泪雨联成了串。金姬见状,昏了过去。

(五)
八爷这次真的复了员。安上了假肢,慢慢地就丢下了双拐。八爷被安排了工作,在沈阳一个机床厂当第一把手。

八爷因为隐瞒了自己的出身,就时时刻刻紧跟形势。左得出了奇。单位里出身不好的和读过书的都被八爷整惨了。八爷认为他这么做就没人怀疑他是地主崽子了。在八爷的领导下,工厂只扩大厂房不改善工人住房条件。工人们都觉得他脱离群众,提起八爷个个恨得直跺脚。也没有年龄合适的女人,八爷就一直单身。那年头离婚率几乎为零。

工厂里有一叫“平平”的女工丈夫得心脏病英年早逝,组织上就捏和成全了他们。当然是先恋爱后结婚。小寡妇倒也直爽,没领驾照就想开车。八爷觉得唐突,提出先建立感情。八爷的话愣使小寡妇“平平”害羞了一阵。

就在这时,轰轰烈烈的文革开始了。所有领导人人过关,八爷也不例外。必须交代所有历史材料、出身何处、当没当过叛徒。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诱惑、皮带钢鞭的毒打,八爷终於招了。得知八爷出身地主家庭,这批斗会就断不下来了。这门婚事也泡了汤。平平庆幸自己满身干柴没让八爷那把光棍火给点着了,内心里也佩服八爷能坚持得住女人玉体的诱惑。

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邓小平改革开放,平反一切冤假错案。八爷恢复了职务。随着改革的深入,八十年代中期深圳办了特区。65岁的八爷退了休,但壮志仍然凌云。八爷认识到过去“阶级斗争是纲,钱是目”现在改成了“钱是纲,其余都是目。”紧跟形势紧跟党,八爷去了深圳。毕竟见过世面,八爷看准了一块地皮。买空卖空三翻两倒腾,一大把票子就进了八爷的腰包。

有了钱,八爷的朋友可就多了。朋友们三杯下肚就劝八爷别舍不得那票子。连推带搡,八爷进了包厢。

进来了一位小姐,八爷一愣。“我是日本人,名字叫????千岱。”小姐微笑着自我介绍。八爷一听就知道这小姐是东北老乡,便用东北口音答到:“哈哈,东北淫!俺是老东北淫了。”小姐一愣,伺候老乡有点害羞。“您老的口音不是地道东北淫。”小姐给自己壮胆。八爷告诉她自己是从朝鲜战场上回来后留在了东北。

小姐不待分说就进入主题,把薄薄的上衣迷你裙脱了下来。小姐上下只穿一层,工作效率极高。这麻利的动作、坦荡的胸怀、爱你没商量的直爽让八爷觉得走进了另一世界而目瞪口呆。定神一看更使他惊叹不已:

这小姐开门见山的直爽跟平平没区别;
鼻子往上是大幸:柳叶眉下的丹凤眼炯炯发光;
鼻子往下是金姬:樱桃小嘴,嘴角有点上翘。薄薄的嘴唇粉里透红,小白牙整整齐齐;
身段是大翠:长腿细腰,尤其是那两个高高的乳房,大小形状与大翠那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小姐一个女人是“四个代表”,这不是天意?八爷要琢磨琢磨个中道理。

然而对小姐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她看着八爷发呆就着急,心里也纳闷。情场就是战场,小姐就是敌人。在小姐看来这事就该这么简单:刀出鞘子弹上膛,扬起炮管猛烈开火。战场上男子汉艰难痛苦的表情后面跟着就是胜利者的微笑。浪费时间看着敌人不冲锋,这是哪家子老英雄?

在小姐的引诱拉扯下,八爷爬了上去。他的耳边轰的一声,轰炸机投弹的一幕充满了脑海。身底下的“金姬”使劲摇晃着玉体想配合八爷早点进入战壕激战。八爷一动不动,只是把翘起的腿放了下来。当年就这点错酿成了大祸。脑子里的飞机飞来飞去,八爷屏住了呼吸。

身子底下的“金姬”推开八爷翻身坐起。她根本理解不了八爷干嘛来了。

小姐不高兴地穿上衣服开门要走,八爷立刻从提包里拿出一大把票子递给小姐。她没接,只说了句:您老就让“老干部”它老人家退休吧!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小姐走了。小姐留下的话八爷明白了,泪水唰的流了下来。这泪水是酸是甜是苦是辣?这泪水有酸有甜有苦有辣。自己哀叹这“老干部”一生就没有上过一次班。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老干部能忍,八爷不能忍。

(六)
八爷一直以为自己还年轻,该做的事还多着呢。经历这次失败,才突然认识到壮志凌云的自己也有老的一天。虽说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说完就要完了自己还是不能接受。

八爷回到了家乡。七个哥哥都不在世了。两个堂孙子大学毕业正在寻找出国的机会。八爷把一大堆存折交给了他们,让他们把这笔钱带到海外。自己留下了一些。然后到一块荒山上转悠了几圈。他发现了一块风水宝地,就花钱买了下来。侄子们问他干什么,八爷告诉他们:光棍死后是没资格埋入祖坟地的,骨灰就埋在这里。不然就要撒到江河里喂鱼去了。

原来八爷已经准备后事了。

村里小学校长请八爷给孩子们讲故事。尤其是他毅然加入八路军、打跑蒋介石、参加志愿军的豪迈之举。八爷的故事实在是多,但他不知道哪些该让后人知道,哪些则不能。八爷拒绝了,因为八爷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生是杀人时算英雄还是逃避杀人时算英雄;砸烂资本主义是伟光正还是建设资本主义是伟光正。就连这一辈子没沾污上女人是纯洁还是罪孽都搞不懂。八爷在准备后事时反思自己的一生倒是有了几分醒悟:一切的一切是因为自己的一切都属於了组织。女人也属於了组织。

校长不那么看。他认为八爷就是早生了二三十年。

八爷听后认了,同意这江山是变色了。只是变得太晚了。但对这变了色的江山未来的结局到底是领导玩死女人还是女人玩死领导,一辈子没玩成女人的八爷给不出答案。

后记:八爷戎马一生奖章勋章一大堆,也算风光过。可一生中竟然没过上性福的日子。

感慨之余为八爷写了这篇祭文。

 

作者:七少

发布时间:2006-02-17 00:45:45

拜读了润先生[八爷]后心中不觉感慨万千,竟有如此网络写手。我几乎是一口气看完了整篇文章。文笔流畅的恍如轻舟于微风中的湖面,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人物刻画如肉三分,无一不是画猪点睛之笔。一个孔乙己和阿q近亲结合的怪胎式人物跃然于纸间,且手舞蹄倒惹人怜爱。阅后不禁拍案称奇,好一篇旷世奇作。想必先生一定是破万卷书之流不然哪有如此神来之笔? 看先生只身于文坛间曲高无人合弦断有谁知,可见先生品格之高可比松竹。全不是那种胸无点墨之备可比。今日有幸观此墨宝, 实乃三生之幸事也[收藏了,呵呵]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