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的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

点击数:20

引言

曲啸是中国1949年以来的三大演说家之一(当时的排名顺序是:曲啸,李燕杰,彭清一) 。八十年代中后期成为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人物。有一部电影《牧马人》,故事里的主人公就是曲啸先生(这是曲啸演讲前刘中海先生告诉我们的,后来得知其中有误)。但曲啸属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至于早一点来美的留学生不知道曲啸何许人也。当时留学生能否按时回国,是政府担心的大事,便考虑曲啸先生来美国给大家做思想工作,提高大家的爱国热情。

曲啸由国务院刘中海先生陪同来到美国给留学生做巡回演讲。但出乎他本人所料,在美国第一站就发生了令他不得不中断演讲计划的场面。这个事件导致了曲啸教授立刻心理崩溃。曲啸教授回国后也没有休养过来,不久就大脑出了毛病。几年后半身不遂,躺在床上达十好几年,直到去世。国内几乎没有人知道曲啸到底为何突然间大脑出了毛病。而润涛阎本人亲自经历了这个事件,有必要交代一下,虽然有点迟。

(一)曲啸求我讲故事

“老阎吗,我今天求你一件事,而且很急。你今晚在家吗?”

这是我们学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在跟我通电话。当知道我没有出门的打算后,他接着说:“今天晚上你包饺子吃行不?”我听着有点纳闷,会长不会关心我吃啥吧,便问他是不是馋我做的水饺了。他说他当然想吃,但今天有客人来,是大使馆教育处刚给他打来的电话,说国务院派来到美国到各大学巡回演讲的二位因为吃不惯西餐,提出要求到同学家里吃饭。他问大使馆教育处的领导这二位想吃哪类中国饭,二位说当然水饺最好了,其它也行。只要是中国饭就可以了。另外,二位提出招待的人最好是性格开朗的、好客的,千万别是书呆子类型的,这样,大家可以边吃边聊。

这位会长想了想,还是润涛阎符合这几个条件,尤其是他做的水饺最棒。他就打电话跟我商量这个事。我说,不论是谁,更不管他的观点、党派,只要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就高兴。所以,热烈欢迎。但需要告诉我时间,尤其是吃不吃肉、虾米、白菜、韭菜等具体要求。会长说他再打电话过去问一下,如果没问题就不打电话给我了,我就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设计而为了。时间是下午3点半到机场,估计4点多一点就可到我家一起包饺子了。

会长没再来电话,我就去采购一些包水饺的猪肉、虾米、韭菜、白菜等原料。 4点刚过,面也和好了,馅也准备好了,会长便带领二位看上去非常精明的仪表堂堂的风度翩翩的穿着西装戴着领带蹬着皮鞋拿着文件包的领导模样的年龄属于中年晚期的国务院赴美演讲团团员到了我家。会长说他有急事不能作陪,便离开了。

我的任务是包饺子,就立刻忙着包了起来,还问了一下他们二位是否也愿意一起动手,边干活边聊天。至于他们姓甚名谁,什么职位,对我无关痛痒,也就没问及,只要饭后他们喜欢我的水饺就够了。

倒是二位觉得应该来个介绍,然后再包饺子。所以,其中一位就说:“会长告诉了我们您的名字是润涛阎,在读博士研究生,因为您这名字比较不常见,我们就记住了。我们也介绍一下吧。我叫刘中海,在国务院工作。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曲啸教授,是心理学教授也是法学院教授,著名的演说家,还出版了犯罪心理学专著。这次国务院派我来,主要是陪同曲教授来美国给中国留学生们做巡回演讲,我只是陪同,做个伴而已。曲教授是中央宣传部调研员。你们出来的早,没听说过他的大名,但在国内,他和李燕杰齐名,是青年人的良师益友。”

刘中海先生滔滔不绝地介绍了曲啸教授的名气,但我还是满头露水,不明白一个法学院教授怎么会全国出名,刘中海介绍的比我现在能回忆出来的还多很多,印象中他说曲啸是中国政法学院(有没有这么个学院?我不大敢绝对保证一字不差)的副教授,这个副字在前,我敢保证我不会记错。因为我当时想:一个副的,怎么那么出名?还到美国来做巡回演讲?我在国内,别说研究生了,就是上大学时就有两个一级教授非常喜欢我,那时的一级教授全国也不过百人,可他们也没有成为什么全国人民的良师益友。他一个副教授怎么这么厉害啊?当然,要是看气质,曲啸教授身材魁梧,模样酷似将军胜过学者,一米八几的个头,典型东北汉子形象。

曲啸终于听完了刘中海的介绍,然后他也介绍了刘中海,说刘中海同志可是周恩来总理的秘书,工作经验丰富。

刘中海先生的言谈举止跟周总理还真有那么一点像,是不是近朱者赤,我就不知道了。

刘中海立刻说:“阎同学啊,我读书读不过你,但包饺子你就不行了。总理和邓大姐就喜欢我做的水饺。总理总是夸我是包饺子快手。”然后,我们就进入了紧张的包饺子程序。我借助这个机会,便想听听刘中海这位周总理的秘书讲讲周总理在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而这些故事是在银幕上报纸上看不到的,就是属于名人轶事一类。透过这些跟凡人打交道的小事,才能窥测到伟人的另一面。刘中海还没开口,曲啸就不干了,跟我说:“我们来到美国可是不容易的,国家外汇很少,拿出来让我俩到美国,我们就要尽最大可能了解美国才对。所以,还是你讲给我们你们在美国看到的听到的故事,这样我们才有收获。”

看到刘中海也认同般地点头,我说:“您是法学院教授,那我就讲两个最近发生的案件吧。一个是我们这所大学的校长被法院判决败诉的案子,另一个是北卡州州长败诉给了一个混子的案子。”

曲啸立刻追问:“两个案子的最后结局是怎样呢?”我告诉他:“结局都是一样的,就是赔偿损失后辞职。”曲啸愣了一下,然后说很想知道细节。我就把我们大学校长因为开除了橄榄球教练而吃了官司的案子大概说了几句。本来都认为那次比赛一定能赢的,结果那个教练心理压力太大导致胡乱指挥瞎来,结果输得很惨。因为这个教练的合同期还差两年,所以他就拿着校长的开除信找律师告状了。法院当然判决校长败诉,因为合同上没有必须赢球的前提啊。结果,校方赔偿教练100万美元。

曲啸毕竟是学法律的,也是心理学教授,他立刻发现这个案子不合逻辑,因为校长不会明知故犯啊。我告诉他:“您说得对,但校长有他的算盘。他的名声非常好,深受教职员工和学生的好评。大家都看了那场球赛,他认为把教练开除,是符合民意的,为大家出气。大不了法院判给那个教练一笔钱,他滚蛋了,那笔钱也就是小事一桩了,因为捐款的人不缺。可万没想到,法院判决赔偿100万美元后,判决书上标明校方不能开除该教练!这下可就麻烦了,本来校友们决定捐款这笔钱的,可知道赔了钱后还是不能开除那个笨蛋,那不等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校长也太无能了,比那个笨蛋教练还笨啊。忍两年,那个教练不就完了吗,这么干还是等两年。这样就没人捐款了,这100万美元就找不到出处,校理事会开会决定换校长。”

曲啸教授立刻给出评论:“从这个事件可看出中美两国的文化心理差异。中国人比较讲究案子是否公平。可美国人更崇拜强者。校长败诉了,反而得不到大家的同情。典型的成者王侯。”从曲啸教授的评论中我发现他是个非常精明之人,喜欢总结规律的人。

曲啸说还想听下一个案子。我就把北卡州发生的大案讲了几句。就是有一个河,河边上本来有个牌子上书《禁止游泳》。可那个牌子被人拔走了,一个无赖无所事事没有工作,就到河里游泳,脚被扎破了,他不看医生,直到脚丫子烂了,才告到法庭。因为他每一步都有照片,照片上有日期,算是证据确凿,法院判决州政府败诉,没及时检查牌子,赔偿那个无赖120万美元。

曲啸一听愣了很久,他说:“那州长就不上诉?就查不出那个牌子就是那个无赖拔走的?”

我告诉他:“州长当然上诉了,但市中级法院维持县法院的判决。他上诉到高级法院,就是州法院,州法院也是维持原判。他就没辙了。另外,即使那个牌子是那个无赖拔走的,也不能免除州政府没有及时发现这一条。”

曲啸一言不发,苦苦思索。过了一段时间,他告诉我:“阎同学,你今天给我上了一堂司法独立的法律课。虽然法院判决太过分,但这个司法独立对政府的约束力太大了。”

刘中海先生听着有点不大乐意,觉得这不符合党的原则。他虽然没有立刻表达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他几次欲言又止。他在猜测我们这些留学生在这样的大染缸里泡几年,回国一旦掌握权力,就有和平演变的必然。他在思索着这个道理。当我提议让他讲点周总理的故事时,他似乎脑子没有空间思考往事,继续眯着眼睛思索,没有答复我的问话,可能他根本就没听进去我说什么。诚然,刘中海先生包饺子的速度还是可以的。水饺包完了,我在厨房煮,他们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悄悄谈论着什么。吃饭的时候,刘中海先生就问我一些有关留学生奖学金的数目和开销,访问学者们的生活情况。我便一一作答。

吃完了水饺,在刘中海先生去厕所的空间,曲啸教授悄悄跟我谈:“阎同学,我这次来其实压力很大的。我回去后必须给我的听众们一个交代。但我这么到处演讲,对美国也就是走马观花。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一听立刻明白了,便告诉他绝对没问题。他说:“那太好了,散会后你到我们的旅馆,我们俩谈谈。你把你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美国哪些方面不如中国的例子告诉我一些。我来的时候有个想法,就是说美国的物质生活比较发达,但精神生活不如中国。但我没有例子啊。你给我讲点这方面的例子。你看行不?”

“绝对没问题。你要听多少美国不如中国的例子?”

“越多越好啊,要是很多,那就救了我的命了。”

“那这样好不,反正今天是周六,明天是周日,闲着也是闲着,咱俩就来个通宵。我保证给你讲一夜,而故事没有重复的。”

“真的?那太好了。我还担心找不到同学帮我这个忙呢。不是说不想帮,而是大家找不到例子。咱俩还真是有缘,什么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这就是了。”

“你一夜不睡身体顶得住?”

“哈哈,阎同学,论身体我可是不会败给你的。我啥毛病都没有,当真是健壮如牛啊。咱就来个通宵达旦,只要你给我讲我就听。不过,咱俩可是说好了,讲的内容必须是美国哪些地方不如中国。”

“一言为定!”

看看表还有时间,曲啸教授就让我先讲一点美国哪些地方不如中国。我就慢慢地谈了起来。比如,美国虽然没有世袭制度,但个别家族还是代代为官的,比如肯尼迪家族。而中国早就在毛泽东时代结束了世袭制,毛岸英即使活下来毛主席也不会把江山交给他的。我敢肯定,未来的江山决不会交给高干子弟的。这一点,你回国后可以大胆宣传美国腐朽的变相的世袭制。此时刘中海先生从厕所里出来了也参加了我们的讨论。刘中海先生说:“周总理多次讲过,我们的政权永远是工农大众的。”曲啸教授立刻让我接着讲。我说,美国虽然科学发达,可还是有矿工到地下挖煤的,你看,去年就发生了矿难,有两人被埋在里边,政府出动了力所能及的力量,连夜打洞,挖出来的俩矿工还是死了。这在中国不会发生的!过去没有过矿难的报道,现在没有矿难,将来也不会有的(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国内从没报道过矿难的事)。曲啸教授说这个很重要,可以告诉国内。刘中海先生说:“周总理一直要求安全第一,所以不会有矿难发生。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追逐利润,怎么会管矿工死活?”曲啸教授很高兴说他回国后要讲这一点。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永远都不会有像美国这样不顾矿工死活的矿难。然后他让我继续讲。我告诉他俩最近报纸上登载了一个案子,是一个保姆遭到了雇主的性侵犯。这种事,在我党领导下根本不需要法院解决,党组织就彻底解决了。把保姆当成第二个老婆,就是变相多妻制,这在我党领导下是不可想象的,这种糜烂现象将来也不会发生。曲啸教授点头赞同,对我对未来的预测非常认同。

看看表,时间到了,我们就开车去听曲啸的演讲了。

(二)曲啸心理崩溃的前前后后

我开车把二位拉到会议室,令曲啸教授心理崩溃的事件就开始了。

联谊会会长通知大家去听国内来的曲啸教授演讲,但几百人的留学生中只有二三十个人去听了。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曲啸在国内很红,但来到海外的人没几个知道他是何许人也。另一原因是大家都厌烦了几十年的政治说教,对爱国教育的说教不怎么感冒。但有两位“爱国华侨”教授参加了。这两位教授是从台湾到美国留学并留下来当教授的,由于他俩恨透了蒋介石的国民党,也就非常热爱共产党。这样,他们俩不参加台湾的联谊会,而专门参加大陆(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学生学者联谊会。由于他们俩的热情,其中一人便成了联谊会的顾问,仿照当时邓小平给胡耀邦当顾问的头衔办理的。也就是说,不论谁被选为会长,他都是深受大家尊重的长者和领导。他的名字就是大名鼎鼎的近代历史学家汪荣祖教授。

事就出在了汪荣祖教授的幡然醒悟。

虽然大家从刘中海先生的开场白里知道了曲啸教授的名字在国内已经响彻云霄,但一开始也觉得刘中海先生在讲大话空话,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可能成为全国人民妇孺皆知的人物?估计有点忽悠。

曲啸教授的演讲非常精彩,第一句话就说:“当年我也有跟你们一样出国留学的机会,虽然那时只能是去苏联。可是,我却被打成右派,还进了监狱。”听到这里,大家立刻聚精会神地倾听他的遭遇。曲啸先生绝对有演讲天赋,那声音时而抑,时而扬,时而顿,时而挫,时而高亢,时而柔和,时而激愤,时而婉约,时而高山流水,时而天地含悲。

比如当他讲到当时如果他有200块钱,他就可以给他心爱的女人治病,他的女人就不会离他而去的时候,演讲进入了高潮。高潮一过,他又开始讲一些小事。突然间,又有了更令听者心理震颤的故事,就是因为在劳改农场里一位当地女孩给他送大饼,他后来就娶了那女孩当老婆,也就是他演讲时依然在任上的妻子。 他爸爸让苏军卡车压死了,非但没有给一分钱赔偿,反而把他定为反革命,因为他爸爸被苏军卡车压死了,猜测他心里必然恨苏联,反苏就是反党,就是反革命,坐牢22年。

曲啸的演讲由于是亲身经历,又经过了无数次演讲锻炼早已熟记于心,几乎找不到哪怕一点点破绽和前后逻辑不符的地方,甚至连一句病句都很难找到。

对于经历过三年大饥荒、文革动乱的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他的故事虽然震颤,但毕竟他没有我们当年亲自看到的被活活打死的地富反坏右那么悲惨,我们听起来也就是赞叹他的演讲能力,对得起他那法学家兼心理学家的头衔。

坐在我旁边的汪荣祖教授受不了了,他几次想打断曲啸教授的演讲而提问题,可是当时不是在教室演讲,是一个小屋子,汪荣祖教授在曲啸教授的右边靠后,他没看到汪荣祖教授举手提问。汪教授也就不再提问了,也许他要问的问题曲啸教授在他后面的演讲里很快就逐一给出答案了。

当我们听到故事的最后,那就是他被胡耀邦同志平反一切冤假错案而得到昭雪了,我们以为他的演讲也就结束了,突然间,但听曲啸教授一个“但是,”才知道他的演讲还没完。他后面的演讲应该不算是演讲了,而是对年轻人的教育了。“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

听到他这句话,大家沉思着。也就明白了曲啸教授来美国巡回演讲的目的了。这也是他开始演讲时我本能地预料到他最后要说的话。我看了一眼刘中海先生,他此时的眼睛仔仔细细观看留学生们的表情。

本来会议到这里也就该结束了。可突然间,汪荣祖教授说他要发言。大家对汪教授要说什么早就知道了,反正每次大家开会他都发言,告诉大家国民党蒋介石是何等独裁何等残忍。对他的发言大家也没有啥反感,早已习惯了,再说了,只要大家有难处的时候,他会尽力帮忙的。

汪荣祖教授脸色通红,跟过去判若两人。他非常震惊的内心世界在他的发言中表达得淋漓尽致。他说:“我过去只知道蒋介石国民党是如何独裁,如何玩政治,不诚实,专门欺骗台湾人说共产党毛主席是多么独裁,多么血腥,多么残酷地对待不同政见者。对国民党的宣传我从来都反着读,绝不相信国民党的骗子把戏,而真心相信大陆共产党的报纸,因为那些报道都是跟国民党的说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啸教授的演讲,当真是血泪的控诉,句句血,声声泪!一个青年学者平白无故就坐牢22年!而这些,我在台湾时也看到过类似的报道,但报道的事件没有这么邪乎,没有这么真切,没有这么令人愤怒。”

听到这里,我看了看刘中海先生,他已经坐不住了,他的脸色苍白,表情显示着后悔、吃惊、恐惧与遗憾。我忍不住去看曲啸教授,他的嘴唇在颤抖,他的腿也在颤抖,突如其来的打击如同晴天霹雳打得他晕头转向。他不知道是该坐下听,还是继续站着等待问问题的讲完后给出回答。

相比之下还是刘中海先生比较镇定自若,在汪荣祖教授停下来的一刹那,便立刻站立起来,想停止汪教授的评论。可汪教授摆手给他往下压的手势,意思是他还没有讲完。他继续着他幡然悔悟的评论:“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汪教授如此愤怒令我震惊。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他的愤怒,也不是他的表情,而是他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怎么可能如此无知。想来想去是他的偏见造成的。当真是: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但这也表明,汪荣祖教授的内心是真诚的,他是个想说实话的历史学家,而非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政客。

联谊会会长一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汪荣祖教授的继续发言,就在汪教授间歇的一刹那,他立刻站起,说二位刚下飞机,匆匆忙忙从国内来到美国,十分疲劳,明天他们还要赶路呢。会议到此结束。

按照跟曲啸教授谈好了的计划,我还是去了他们的旅馆。把二位送到旅馆后,我有心想离开,可觉得还是需要跟曲啸教授谈谈,看他还需要不需要我给他讲他想听的故事,毕竟言而有信乃做人的基本道德,便跟随着他们进了屋。

刘中海先生把门插好,便看着我和曲啸。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曲啸的脸色还是苍白得像白纸,似乎眼球都不转了,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痛苦地挣扎着。

“阎同学,以你的看法,那位所谓的爱国华侨是真的痛恨国民党?而非潜伏到我们留学生内部拉拢同学,在关键时刻不惜暴露了身份?”刘中海先生警惕地探问汪荣祖先生的用意。我实话实说,告诉他汪教授绝对是可靠的历史学家,不是什么特务,他对大陆的不了解产生的误会被突如其来的真实报告给打醒了。

刘中海先生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然后他说:“我认为曲啸先生的巡回演讲不能继续下去了。这个后果是没有预料到的,但可是在情理之中的。我刚才在车里想,即使在国内也未必没有人跟汪荣祖的观点一致,只是没人说出来而已。所以,曲啸教授的演讲如同一把双刃剑,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实难预料。你认为呢?”曲啸看着刘中海一句话也没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看得出来曲啸教授内心的痛苦已经到了极点。这表明他的演讲生涯结束了。刘中海先生回去后一定会向上级如实汇报在美国发生了什么,因为终止曲啸的巡回演讲他需要跟大使馆教育处商量的。曲啸教授明白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对这一点,曲啸教授刘中海先生和我三人当时的想法应该是一致的。

我知道曲啸教授此时再也没有必要让我给他讲一夜美国哪里不如中国的故事了,便想跟他们告辞,毕竟下一步他们该如何不是我应该参与的。别把自己太不当外人。“你们好好休息,我回去了。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立刻打电话给我。”我便把电话号码写在桌子上电话旁边的小本子上。刘中海先生问我:“你知道在美国可以更改机票吗?”我便问他更改机票是退票还是更改日期,他说可能要终止巡回演讲,就得把定好去各地的机票退掉。我不知道详情,便提议这个事最好跟大使馆有关人员联系。我便告诉他如何从旅馆里往外打长途,然后我就离开了。跟曲啸教授握手道别时,他还在苦苦思索。

我回家的路上开始担心起曲啸教授来了。按理说他是经历过监牢炼狱的磨练的,应该经得起任何打击的,但文革开始时我们县的县长焦旭臣的例子在我眼前晃动。焦县长可是经历过战争的人,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人,可文革一挨斗就自杀了。

人,包括焦旭臣甚至很多将军,为何在战争中屡屡受伤竟然挺了过来,而经不起文革挨斗而自杀呢?其实,懂得“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就不难理解了。在战争年代或监狱里,他们是一步步走的,慢慢就有了面对死亡的思想准备了。人,不论是谁,包括死人堆里出来的和炼狱里出来的,都无法战胜没有思想准备的突如其来的打击。

我当时担心曲啸教授的心理崩溃会导致精神崩溃而使身体垮掉是有道理的,他那极端心理崩溃的眼神在苍白的脸上折射着死人般的昏暗,令你感到寒冷和哀凉。那已经不是失望,那是绝望。想必他在来美前已经计划好了回去后大展宏图,继续红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然后便是中央委员?由“中央宣传部调研员”升为宣传部部长?这个,可是润涛阎的话,曲啸教授可没这么说。但他在汪荣祖教授没发言前的兴高采烈和对我给他介绍“美国哪里不如中国”故事的期待,可以看出他对此次赴美巡回演讲是何等志在必得。

曲啸回国后基本上不再参加活动了,不久就大脑里得了病,1991年到南通演讲,病倒在演讲台,从此半身不遂,也失去了说话能力。一直靠他“一张大饼换来的婚姻”故事里的妻子(他讲这段故事的时候说,他跟她毫无感情基础更无共同语言)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十几年如一日,直到他去世。俺估计那卧床不起的十多年里,他又感受到了他们之间是有感情基础的,是有共同语言的。从他妻子的角度来讲,曲啸教授突然心理崩溃而导致大脑得了病而卧床不起,对她的婚姻来说也许是好事一桩呢。

(三)后记

希望大家转贴这篇短文,故事里的主人公只有曲啸教授不在世了,而刘中海先生和汪荣祖教授都在世。希望他们能看到此文,尤其是刘中海先生,我离开旅馆后曲啸教授是如何度过那段时光的?彻夜未眠?你们二人是立刻回国了?还是在美国旅游了一段时间散散心?曲啸教授在美国是否已经由心理崩溃转成精神崩溃了?还是回国后经历了被冷落的打击才大脑出了毛病?希望刘中海先生能补充一下后面的故事,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曲啸教授那么健康突然就大脑出了毛病,最后导致半身不遂。毕竟曲啸教授成了那一代知识分子的三个代表,而他早期的经历已经由电影《牧马人》详细介绍了,后边的故事我只能写这么多,剩下的由刘中海先生补充,便是对当年“全国青年人的良师益友”、“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曲啸教授的崇拜者们的一个交代,也解答了他们对“曲啸热”突然冷却下来了的历史疑问。

曲啸教授的故事毕竟拍了电影,平心而论他的经历和演讲能力比李燕杰毫不逊色,但李燕杰就比他幸运多了。下面看看国内网站的名人介绍,李燕杰走遍世界都没有遭遇到一次曲啸经历过的尴尬局面。文章对曲啸也曾到过美国做演讲的历史只字未提,表明国内很少有人知道他曾来到美国。难道曲啸教授就是悲剧的命运?他干嘛要碰上爱国华侨汪荣祖教授?

我跟曲啸教授只有几个小时的接触,但无论如何也认为他是一个喜欢听别人讲话的人,一个历经磨难的人,一个不抱怨只感恩的人,一个性格柔软到没有骨头的人,一个可以利用的人,一个可以交谈的人,一个可以交往的人,一个吃了我的水饺后说润涛阎做的水饺好吃的人。同样,汪荣祖教授也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作为著作等身的历史学家竟然如此天真,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图一:曲啸书法

图二:曲啸(右一)与王光美、李燕杰(左一) 、彭清一(军人)

图三:李燕杰(右一)范曾(中)(老太太是谢觉哉的妻子)

图四:汪荣祖(左一)唐德刚(左二)李敖(右一)

李敖最佩服的人就是汪荣祖。

与汪合著《蒋介石评传》的李敖对汪荣祖如此评价:“台大历史系老同学汪荣祖是我最佩服的历史学者。在我眼中,成为历史学者除了对历史在行外,还得有伟大的正义感——两者兼备者,荣祖要列前茅。”

今天回想起来事态发生后,曲啸对我是冷淡的,可能原因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他还有两位台湾教授参加。他要是早知道有两个统战对象,他绝不放过这个机会,他会改变演讲内容,他是宣传系统的人,知道内外有别,他会大讲辉煌40年,痛斥蒋介石的独裁,引起两个台湾人的当场共鸣,他就立了一大功。他心里会问:润涛阎,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这一点?

关于网友的提问,简答如下:

1。曲啸回国后谈到的美国司法不公,杀里根总统的犯人竟然无罪释放了。这个当时我跟曲啸教授谈了。

2。曲啸教授回国说:“我们中国的车开上路,都是限制车速的,为的是怕你出事,而美国的高速公路,竟然是要求你必须时速80公里以上,低于这个速度就不行,这简直是催你快死,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啊!”有人问这句话是不是我告诉曲啸的。我不记得告诉过他这个。因为我计算了一下,80公里最低速限差不多50迈了,我没见过这么高的最低速限,一般是40迈很少高过45迈的。所以,可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

3.回复马悲鸣:
从网站上我得到了后来发生的故事。可以推断如下:

那天晚上刘中海决定去另一所大学演讲,看看效果如何。不许他再谈坐牢的事,只是谈国家需要留学生回国,报效祖国。发现效果不好,就结束了全美巡回演讲的计划。
回国后,也就是从1987年,曲啸就不再讲他坐牢的事了,而且基本上被李燕杰取代了。很少出面,也没有再出国。

那么,我的文章里为何谈到此事影响到了曲啸的身体和退出讲坛?因为我问及事件发生后,来美国的留学生,他们告诉我说曲啸已经过时了,基本上不出来了,被李燕杰取代了。可能是身体原因吧?
我立刻明白了。

曲啸由于不能继续讲坐牢的事了,也就没有了什么要讲的了,而李燕杰就不同了,他没有受过整肃,不恨党。比较靠得住,所以,从此不许曲啸出国,而李燕杰到很多国家演讲。
曲啸和刘中海都说刚从国内来,所以,我讲的是对的。但他们后来又去了其他学校,没有引起轰动,也就没有按照他们告诉我的要在全美巡回演讲。

我有你表哥—汪荣祖的照片,他太太胖乎乎的很热情。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
其实,我跟你说,国民党蒋介石不需要关押李敖也没必要折腾汪荣祖这帮反对国民党热爱共产党的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就把他们捆好,空降至解放区,剩下的就等着看他们哭鼻子吧。当年去延安的那帮人,什么储安平、丁玲、胡风,都被我党收拾得惨不忍睹。把汪荣祖李敖他们空投过去就完事。文革戴高帽游街的活少不了他们。

国内网站的资料看有了新的内容:

刘中海先生是国务院公安部的正军级警衔,可他说他是周恩来的秘书!没说是周恩来的警卫。武功可能有两下子。

为何是他陪同曲啸来美,国内网站有人认为是害怕他叛逃。曲啸那时在国内如雷贯耳,要是叛逃了,笑话大了。这是国内网站的评论,我当时无法证明刘中海不是周恩来的秘书,而是武警。但他说他给周总理常常包饺子吃可能是真的,也许偶尔干过。他告诉我,邓大姐特喜欢吃饺子。今天我也无法证实是否如此。有没有人看到过那些私人回忆录说过邓颖超喜欢吃饺子?

周恩来的秘书叫刘振海。刘中海应该是周的警卫。周在世的时候他的身份是国务院公安部警卫局局长(正军级),是保卫周的没错。跟周一起吃饭应该不是吹牛。当然,在那阶级斗争非常残酷的年代,警卫要比秘书更加重要。他不暴露他的武警身份,而说是周的秘书,这个可以理解。害怕大家明白他是监视曲啸的,武警到美国看望留美学者有点滑稽。国内网站有人说曲啸如果想叛逃,他的武功就有了用场,当场打死。

我认为主要是给曲啸心理压力:你别想叛逃复仇。

不是信不过他,而是防止万一。

刘中海后来是邓力群秘书兼国务院副秘书长,是邓力群当“业余总书记”的时候。邓力群怕遭别人暗害才找个正军级武警当秘书?这我就不知道了。

下面的介绍来自国内网站

李燕杰

“共和国四大杰出演讲家之一、北京华夏管理学院荣誉院长、世界华人教育促进会副会长、世界华人教育艺术家委员会总干事长、世界华人演讲艺术家联合会总干事长、《教育艺术》杂志社社长。

曾代表国家教育艺术界,出访一百多个国家,演讲3800 多场次,轰动海内外。在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庆典大会上的演讲,受到了国家有关领导人的高度评价,并载入了中华史册。多年来,应中共中央党校邀请,经常出入中南海为国家高层领导集体演讲,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扬。他于1977 年1月25日率先走向社会演讲,迄今已讲过280个专题,到过海内外680个城市。曾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为海外留学生演讲包括:耶鲁大学,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莱顿大学、新老鲁汶大学演讲,被誉为中国跨行业演讲第一人,真善美传道士,铸魂大师。青年良师益友,迄今共在海内外演讲4300余场,创造中国当代演讲史高新记录。

著述有60几种,包括《塑造美的心灵》、《铸魂艺术魅力》、《演讲美术》《思想教育艺术概论》《毛主席诗词祥注》《爱与美的追求》《爱心慧语》最近由清华大学出版社为他出版四部专著:《生命在高处——李燕杰诗文选》《走近智慧—李燕杰智慧语录》《大道有言——李燕杰演讲选》《总有一种方式让你脱颖而出》。他的《塑造美的心灵》《自强者笔记》被评为全国首届优秀读物一等奖,《塑造美心灵》,不仅在中国大陆受奖,而且在台湾获奖,他的演讲报告集销售量逾一千万册,创造演讲报告销售量最高记录。”

曲啸

“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人。1957 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教育系。1982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辽宁省营口市教育学院讲师、副院长,中共中央宣传部调研员。1985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是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从事心理学研究,注重对青年进行理想教育。著有《理想·信念·追求》、《理想与情操》、《罪犯心理学》等,合著《青少年犯罪心理学》

1991年,曲啸在江苏省南通市演讲时,病到在演讲台上,从此半身不遂,失去说话能力。2003年7月22日,曲啸老师在中国棋院参加演讲艺术研讨会;没想到半个月后,2003年8月6日17时52 分,曲啸老师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

由此得知,曲啸得病后不能说话,成了哑巴。三寸不烂之舌竟然烂了!这可是对曲啸的最大羞辱,让我想起司马迁“只要三寸不烂之舌在,就不愁没有荣华富贵”的张仪受笞的故事。

张仪从师鬼谷子,完成学业之后就去游说天下诸侯,诡辩演讲能力超过苏秦。当他在楚国相国手下做事时,相国丢了一块玉璧,其他人认为张仪生活贫穷,品德低下,一定是他偷的玉璧。于是大家一起把张仪抓起来,暴打几百棍,张仪死不承认,最后只好把他放了。

到家后老婆说:“哎,要是你不读书到处游说,怎么会被打成这样?” 张仪问老婆:“你看我的舌头还在不?” 老婆说:“浑身都被打烂了,唯独舌头完好。” 张仪说:“那就够了!”

见司马迁《史记》中的《张仪列传》:张仪已学而游说诸侯。尝从楚相饮,已而楚相亡璧。门下意张仪,曰:“仪贫,无行,必此盗相君壁。”共执张仪掠笞数百。不服,释之。其妻曰:“嘻 ! 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 张仪谓其妻曰:“视吾舌尚在不?” 其妻曰:“舌在也。” 仪曰:“足矣!”

评论

Johnson_ca2015-06-26 23:08:37 几年前某日,突发奇想google “曲啸 骗”,结果从此发现阎博的大作,绝大部分博客已拜读,新出的更是每篇必读。
关于曲老的传奇,一直想请教阎博一事:您文章提到2个案例,真是您当年这样给他讲的,还是后来凭回忆加了些调料进去?虽然我99%的倾向认为2个案例就是当年您讲的,但有1%的倾向是您后来加的调料,因为坐冤牢22年的曲啸,他从您列举的案例中都嗅没出点“讽刺”的味道来(阎博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还要把它们带回天朝做题材?如果真是这样,曲啸同志的智商真有点不敢恭维,或者是他已给自己真的成功洗脑了–传说中修炼“葵花宝典”的前提条件。
“我说,美国虽然科学发达,可还是有矿工到地下挖煤的,你看,去年就发生了矿难,有两人被埋在里边,政府出动了力所能及的力量,连夜打洞,挖出来的俩矿工还是死了。这在中国不会发生的!过去没有过矿难的报道,现在没有矿难,将来也不会有的。曲啸教授说这个很重要,可以告诉国内。刘中海先生说:“周总理一直要求安全第一,所以不会有矿难发生。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追逐利润,怎么会管矿工死活?”曲啸教授很高兴说他回国后要讲这一点。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永远都不会有像美国这样不顾矿工死活的矿难。然后他让我继续讲。我告诉他俩最近报纸上登载了一个案子,是一个保姆遭到了雇主的性侵犯。这种事,在我党领导下根本不需要法院解决,党组织就彻底解决了。把保姆当成第二个老婆,就是变相多妻制,这在我党领导下是不可想象的,这种糜烂现象将来也不会发生。曲啸教授点头赞同,对我对未来的预测非常认同。”
race20102010-08-15 21:46:58 很有意思的文章。
为什么你认为“而中国早就在毛泽东时代结束了世袭制,毛岸英即使活下来毛主席也不会把江山交给他的。”?
你现在还认为“我敢肯定,未来的江山决不会交给高干子弟的。“?
smm2010-06-17 10:48:08 回复dakan的评论:
回复dakan的评论:

徐良近况, 再给个链接: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0D7vlREDCIkJ:blog.zhong5.cn/space.php%3Fuid%3D151732%26do%3Dblog%26id%3D93832+%E5%BE%90%E8%89%AF%E8%BF%91%E5%86%B5&cd=4&hl=zh-CN&ct=clnk&client=firefox-a
smm2010-06-17 10:30:59 回复dakan的评论:

徐良现状
http://baike.baidu.com/view/190546.htm
木头口琴2010-05-30 13:20:58 原来老阎是我们VT出来的。久仰久仰。虽然我更喜欢芦笛,但老阎的文笔是我在国内的时候就领教过的。
kissofwolf2010-05-16 10:57:35 怪不得不见更新,原来腰疼。
老阎名中两个字都有水旁,是否五行缺水才用名字补?水主肾,肾气弱要好好保养才是哦 🙂
老黑堡2010-05-15 15:14:17 好像李燕杰也来美巡回演讲过。。。
gonewithwindatl2010-05-13 13:42:15 恩, 还记得曲啸这个人, 那个年月.
润涛阎2010-05-10 19:33:09 回复dakan的评论:

曲啸跟我说了他是第二次来美。“上一次只是去了几个学校,这次来要来个巡回演讲。”
dakan2010-05-10 18:16:36 From CND.ORG

一九八三年的春节,在领事馆听曲啸的报告的,可以读一读林晓的“岁岁重阳”:

。。。。。。

一九八三年

。。。。。。

春节那一天, 中国总领馆打电话来让我们去开春节招待会。 我是和王向一块去的。 宴会之前是总领馆的一位二秘给大家训话, 接着放了胡耀邦和邓颖超给留学生的录像讲话。 随后是总领事接见留学生。 总领事亲切地对大家说, 留学生牵动着中央领导的神经, 你们的每一件小事, 中央的最高领导都想知道, 都是新闻。 再下去是两段讲演, 讲演者中的第一位是北大请来的政治思想工作专家李燕杰, 另一位是一名平反的右派叫曲啸。 李燕杰不愧为铁嘴, 虽然他说的东西一听就是在做宣传工作, 但他寓严肃于生动, 偶尔还会来点幽默, 引得哄堂大笑。 曲啸的报告就让人笑不出来了, 他讲了当年如何因为比较开放一点的言论和爱上了大学里团支部书记也喜欢的女生, 再加上出身不好而被打成右派, 后来被发配到新疆将近二十多年, 一直到七九年才获得平反。 当然他的主题除了忆苦思甜, 主要还是说他在平反后如何对党保持信念和忠诚。 他的经历让人同情, 又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这种事在国内多着呢, 至于他在平反后的积极要求进步, 让人感动, 却又觉得有点怪怪的, 不太自然, 加上这时肚子有点饿了, 心里开始嘀咕: 这倒霉的讲演能不能早点结束。

终于开饭了。 领馆的宴会是自助型的, 摆满了精美的菜肴, 还有各种名酒, 包括茅台, 竹叶清和五粮液, 这都是过去只在小说里读到过的酒。 我那天的感觉就象孙悟空到了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 各种玉液琼浆都想尝一尝, 一顿饭还没吃完, 已经喝得晕呼呼的了, 于是开始找人胡说八道, 和不认识的人乱聊一气, 好在人群中喝多的人也不止我一个, 其中一位是哥大生物系的于勉。 于勉的穿得非常时髦, 又古今中外无所不晓, 指着对面的一位老太太说, 知道吗, 那就是物理系的吴健雄, 吴佩孚的侄女儿, 旁边的是她的丈夫叫袁家骝, 在布鲁克海紋实验室工作, 是袁世凯最宠爱的孙子。 他说那才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然后开始评论起两位讲演者, 说李燕杰也就罢了, 这曲啸不是明摆着给人当猴耍吗, 被流放了二十多年, 回来还要为人家唱赞歌。 于勉说曲啸不久前到深圳去讲演, 那边的小青年问他, 曲啸你养得那么发福, 象猪一样, 一点也不象电影里的牧马人, 据说把他给气坏了, 所以现在只到环境比较好的地方来讲演。 领馆教育组的一位三秘看我们谈得投机, 饶有兴趣地走过来, 问我们说什么来着。 于勉回答说, 主要是觉得今天上午的报告比较生动。 三秘耸了耸肩, 有点不相信地走开了, 不知是不相信于勉的话, 还是不相信报告的魅力。 我对于勉咋了咋舌头, 让他换一个话题。
润涛阎2010-05-09 18:15:27 回复老黑堡的评论:

不是在international student center, 是在students square里边靠东头的一间屋子。挨着图书馆。
dmqpw2010-05-08 14:40:22 咳,
毛虫儿2010-05-07 18:43:06 我认识一个老外,一个中医把他儿子的敏感症治好后,只看从中国来的中医,连台湾人的中医都不看,西医更是不看了。
我的好朋友结婚5年怀不了孩子,看了中医,扎几次针就好了,但是好的中医得从朋友处介绍来。
dakan2010-05-07 14:46:24 废话。老阎才不会相信中医这种伪科学。读老阎的文章,要领悟阎的思想 (Runtaoyanism)。
比哭笑好2010-05-07 06:23:35 润涛阎的文章常常影响《维基百科》,把 汪荣祖 三个字打入google搜索,可看到介绍王荣祖的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已经根据润涛阎的评论重新介绍了王荣祖。速度购快的。
晓仁悟2010-05-05 20:20:22 ‘马悲鸣’,这名字看着眼熟。是那个”强奸做爱论“的发明者吗?
比哭笑好2010-05-05 18:55:50 数以千计的转载,网上的评论太多了,但基本上都是对曲啸的评论,也有对作者本人的评论。看看这个:

05-03-2010 11:48 AM 编辑 引用

鸿雁

难得的好文字,很有意思。在一个很集中的时间内,通过一个事件,就把一群人的个性特点活灵活现地托了出来,表现手法也很灵活。但我觉得最有意思却不是作者着力刻画的曲啸,而是作者自己,那种双重个性,那种天然的,在各类人际间游刃有余的功夫,我说不出是吃惊还是佩服,还是犯迷糊。

05-03-2010 01:09 PM 编辑 引用

秋塘居士

看来作者才是过来人,汪荣祖是只过来一半,曲啸是以为自己过来了!

老黑堡2010-05-05 15:48:09 润涛,你还记得当时是在什么地方作的演讲吗?是INTERNATIONAL STUDENT CENTER还是其他地方?
谷语20102010-05-04 21:29:33 润涛阎:自从你开博起,我就是你的忠实读者。后来常在“万维”蹓跶,也在你的万维博客留过言(另一个笔名)。
桦树2010-05-04 15:15:42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还有一张黑白的,更好。
桦树2010-05-04 15:01:30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好多年前死了,这不可能,我去年还收到过他的邮件,不过后来就没有音信了。我离开万维的五味斋,就是因为这两张照片,所以才出版和发表这照片,留个永远的纪念,希望他也能看到。尽管我没有能力让他的照片在五味上导读,但我可以把它印在纸上,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就是支持他勇敢地朝前走,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像我这样的人,会关注他,并支持他。
比哭笑好2010-05-04 13:15:27 回复桦树的评论:

some one said that 孤亡魂 died many years ago. so that you don’t need to worry the copy right. he is a nice person and he would be happy if he is still alive. i got the picture from his post. i don’t remember who said that he died long time ago. i love this sunflower picture too.
桦树2010-05-04 10:53:20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我之所以问那个哭比笑好是谁,是因为我写了一篇关于孤亡魂那两张向日葵照片的评论,也发表在书中,我找不到孤亡魂,很想知会他一声,因为牵扯到版权问题。万维版主当年把这篇文章无故删掉,我屡次呼吁都不理睬,这次我把它发表印刷在白纸黑字上,表达一种永久的反抗。

说这些只是想表明,曲啸的现象并不只是共产政府的特有,任何权势都有虚假压制的层面,哪怕只是在虚拟的网络上。国共是一块布的正反面,其实是很接近的。
桦树2010-05-04 10:26:21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有愿意读的当然很好,可是文学称我不熟悉呀,谁都不认识,可能不会有人想看。

另外,你不能形容曲啸玉树临风,那么魁梧的东北人不像是玉树啊,呵呵。
润涛阎2010-05-04 06:35:08 回复谷语2010的评论:

谢谢你还有楼下那位潮阳沟等数位也是新人,一并欢迎到寒舍做客。

我写文章是老农民的口味,虽然离开农村三十多年了,土包子气息依存,表现在文章中的天马行空和土里土气。
润涛阎2010-05-04 06:27:58 回复桦树的评论:

网上谁谁是谁没法知道。
我跟你商量一件事:能不能把你出版的书在文学城公布一下?你说不想卖钱,那只收工本费、邮寄费行不?大家可以欣赏大作,也可留个纪念。文学城不多见的才女之作,错过了很多人会遗憾的。你再想想。你要是同意了,我写一篇介绍文章贴到原创坛。这也是文学城的骄傲。
谷语20102010-05-04 06:01:50 润涛阎的文章口感好,逻辑性强,幽默,注重主题背景,我非常喜欢。
桦树2010-05-03 23:52:13 我刚读到,有意思。

另外,那个哭比笑好是谁呢?你的老朋友吗?他用了一张孤亡魂的向日葵的照片。
润涛阎2010-05-03 19:31:44 发现下面有很多评论和问题我还没有回复呢。

比如确实有个政法学院。关于文章内容,我肯定是如实道来。我对政治上的预测从不失误。这个没有啥说的。博客文章里有不少记录。都是马前炮。关于蛇口风波,我当时就从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看到了。那是宣告李燕杰的生命即将结束。人民日报对蛇口风波的态度给方厉之等人壮了胆子。学潮也就不可避免了。
还有别的评论。下次有时间再回复了。
dakan2010-05-03 19:17:26 我个人喜爱的网站是华夏文摘,其次是文学城。前者雅,后者通俗。其中,方励之,万润南, 润涛阎的文章,都是大师级的。启迪人生,充满智慧。
润涛阎2010-05-03 17:33:20 回复马悲鸣:

从网站上我得到了后来发生的故事。

可以推断如下:

那天晚上刘中海决定去另一所大学演讲,看看效果如何。不许他再谈坐牢的事,只是谈国家需要留学生回国,报效祖国。发现效果不好,就结束了全美巡回演讲的计划。

回国后,也就是从1987年,曲啸就不再讲他坐牢的事了,而且基本上被李燕杰取代了。很少出面,也没有再出国。

那么,我的文章里为何谈到此事影响到了曲啸的身体和退出讲坛?因为我问及事件发生后,来美国的留学生,他们告诉我说曲啸已经过时了,基本上不出来了,被李燕杰取代了。可能是身体原因吧?

我立刻明白了。

曲啸由于不能继续讲坐牢的事了,也就没有了什么要讲的了,而李燕杰就不同了,他没有受过整肃,不恨党。比较靠得住,所以,从此不许曲啸出国,而李燕杰到很多国家演讲。

曲啸和刘中海都说刚从国内来,所以,我讲的是对的。但他们后来又去了其他学校,没有引起轰动,也就没有按照他们告诉我的要在全美巡回演讲。

我有你表哥—汪荣祖的照片,他太太胖乎乎的很热情。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

其实,我跟你说,国民党蒋介石不需要关押李敖也没必要折腾汪荣祖这帮反对国民党热爱共产党的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就把他们捆好,空降至解放区,剩下的就等着看他们哭鼻子吧。当年去延安的那帮人,什么储安平、丁玲、胡风,都被我党收拾得惨不忍睹。把汪荣祖李敖他们空投过去就完事。文革戴高帽游街的活少不了他们。

马悲鸣2010-05-03 17:11:54 关于润涛阎《“共和国三大演说家之一”的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一文的两点说明。

马悲鸣

因为润涛阎该文中涉及到的两个人,曲啸和汪荣祖,我都见过,故说明两点。

一,曲啸在美国巡回演讲时也曾到过我所在学校的“中国屋”,和留学生座谈。故其不应该是一下飞机便去黑堡,或是一离开黑堡就当即回国。记得座谈那天,我正好坐在他身边,戒备心理没变,仍是故作一付假天真的样子。结果他聊得上瘾,不经意间伸手拿起我的一条胳膊,另一只手在我小臂上胡掳了起来。我虽非哪咤三太子,不是鲜藕做的手臂,还是被个老男人摸得直起鸡皮疙瘩。好在我不是大姑娘,当着众人的面,也没好当场让人下不来台。现场可有几个当初追时髦的留学生后来又追时髦成了民运分子。我们在中国屋时还曾请到过五连冠的中国女排和冀朝铸座谈。

二,汪荣祖教授是中国近代史专家,在大陆刚开放时曾去访问。我那时正在上大学,曾在北京给他当过向导。同学问我去陪什么人?我说是陪我表弟的表哥。有同学便反诘我说:你表弟的表哥不就是你自己么?

这当然不错。但我是表弟的姑表哥。汪荣祖先生是我表弟的姨表哥。后来我自费留学需要的财产保证还是这位表表哥出具的。但同时有个抗战时期血撒长空的美国飞虎队飞行员的弟弟也给我出了一份担保。后来我用了这位出生在山西省汾阳县的美国老医生的担保来美。荣祖哥的担保没有用。

来美国后我还一直和荣祖哥保持每年互通一封圣诞信的联系,直到他退休回去台湾。荣祖哥是李敖的朋友,为人正直,曾送给我一本他写的《章太炎研究》,我通读了,写得非常好。我曾看到过他当年回国访问章太炎故居的照片,应该是章太炎专家吧。
比哭笑好2010-05-03 14:15:15 回复UCI的评论:

1991年9月3日,曲啸应江苏省南通市总工会的邀请,在南通市完成了他的第 2501 场演讲报告,也是他人生最后的一场精彩演讲。当天夜晚突发大面积脑梗塞,导致全身瘫痪,从此半身不遂。

UCI2010-05-03 12:58:23 回复草庐的评论:
Only I care is that I told the truth. Do I care what you think? no.

Do some research to see how many universities Mr. Qu gave speeches in the 80s in China? Many people mentioned Xu Liang, and I also heard this guy’s talk.
dakan2010-05-03 11:24:06 老阎的最大特点是:思想深刻,用心写,会讲故事。华文圈子里,老阎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大腕,大佬级的!
润涛阎2010-05-03 07:32:30 把“曲啸在美国遭遇滑铁卢”copy/paste到google,发现此文已经铺天盖地,数百家网站转贴。在国内一个网站,目前已经盖到600多楼。

从国内网站的资料看,有了新的内容:刘中海先生是国务院公安部的正军级警衔,可他说他是周恩来的秘书!没说是周恩来的警卫。武功可能有两下子。

为何是他陪同曲啸来美,国内网站有人认为是害怕他叛逃。曲啸那时在国内如雷贯耳,要是叛逃了,笑话大了。这是国内网站的评论,我当时无法证明刘中海不是周恩来的秘书,而是武警。但他说他给周总理常常包饺子吃可能是真的,也许偶尔干过。他告诉我,邓大姐特喜欢吃饺子。今天我也无法证实是否如此。有没有人看到过那些私人回忆录说过邓颖超喜欢吃饺子?

周恩来的秘书叫刘振海,刘中海充其量是周的警卫。周在世的时候他的身份是国务院公安部警卫局局长(正军级),是保卫周的没错。跟周一起吃饭应该不是吹牛。他不暴露他的武警身份,而说是周的秘书,这个可以理解。害怕大家明白他是监视曲啸的,武警到美国看望留美学者有点滑稽。国内网站有人说曲啸如果想叛逃,他的武功就有了用场,当场打死。

我认为主要是给曲啸心理压力:你别想叛逃复仇。不是信不过他,而是防止万一。

刘中海后来是邓力群秘书兼国务院副秘书长,是邓力群当“业余总书记”的时候。邓力群怕遭别人暗害才找个正军级武警当秘书?这就不知道了。

下面这个就是一家国内网站,这个估计是文学城的网友从“人在狮城”转贴过去的,因为题目不是我博客的题目。第一次知道文学城还有个“人在狮城”论坛。不知道为何把我的题目改了。改了后倒是简单多了。

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385008

比哭笑好2010-05-02 18:07:52 回复jyang1的评论:

1.你既然承认他是“高人”,你又反对他“居高临下”,好比上山,你看到他在高处,那他如何不居高临下?让他虚伪?你不喜欢看居高临下人的文章,那就只好去读八卦。

2.你说“曲老”很可怜,润涛阎要是早生,也是第二个曲啸。请问根据在哪里?

3.关于毒藤,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样的中毒是毒藤中毒,跟蚊咬区别在哪,怎么治疗。很多人受益的文章,你一句话,他删掉了。一开始他是问大家怎么治疗的,后来告诉大家治疗过程。到你这里就成了腿腿了。

你拜你那“曲老”为师去吧。现在还有很多曲啸类的走狗,比如王兆山“纵做鬼,也幸福”就是你们这伙的,曲啸的弟子。
jyang12010-05-02 15:17:58 闫兄,中国知识分子(包括我,如果我配称为知识分子的话)有个通病,希望您能避免,因为您真的是位高人。我把你的这个页面放在favorite bookmarks里面,天天看!所谓通病,就是我执太重,ego太强。大家佩服您是因为您的见地。我觉得您在文章中多谈客观,少谈自己,效果会更好。象被毒藤所伤还要把腿腿照片贴上来,我觉得有点过了。大家并不知道可能也不关心你这个人,关注的是你的思想的光芒。你需要的不是盲目的“粉丝”。文章的侧重点似乎放在客观事实和理性分析上比较好。不错,“我的博客我做主”,但是只要是放在网上的东西,就谈不上什么纯“我的”了,应该是种公共资源了,是要夺人眼目的。象这篇写曲老的文章,说实话,他也是受害者,(精神更甚于肉体,洗脑了,焊死了),挺可怜的,但是您字里行间表现出来的那种中国知识分子喜欢的居高临下的轻蔑,我个人是不赞同的。我可以肯定的是,你跟他同龄的话,也明白不到哪儿去。

我相信你其实只是无心,那要么是兄弟度君子之腹了,也可能是你的行文风格让人产生了误解。
light2010-05-02 12:28:08 汪荣祖当时对共产党没有认识啊
润涛阎2010-05-02 10:53:30 我被毒藤害惨了。没心思写上网。以后再回复各位了。抱歉。
润涛阎2010-05-02 05:35:16 今天回想起来事态发生后,曲啸对我是冷淡的,可能原因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他还有两位台湾教授参加。他要是早知道有两个统战对象,他绝不放过这个机会,他会改变演讲内容,他是宣传系统的人,知道内外有别,他会大讲辉煌40年,痛斥蒋介石的独裁,引起两个台湾人的当场共鸣,他就立了一大功。他心里会问:润涛阎,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这一点?
润涛阎2010-05-02 05:25:41 李敖只佩服一个人,他就是汪荣祖。

历史学家汪荣祖跟我说过: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从来没有认为火烧圆明园只是一场惩罚统治者个人的行动;他们认为,这座巨大的皇家宫苑是他们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这一疯狂的毁灭行径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jyang12010-05-01 20:48:02 另外据我所知曲老师和李老师是到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演讲时被当地具备新思维的青年难为了一把而知难而退的。
jyang12010-05-01 20:46:39 大哥,你为什麽贴文章前不会Google一下?政法学院即今政法大学,在北京西外,邮电大学对面。
草庐2010-05-01 15:39:52 回复UCI的评论:
which college please be specify,please be real.
comeonce2010-05-01 14:46:51 回复海客瀛洲的评论:
回复hljs的评论:
那个时代,确实是有很多投机分子。但是也有很多人是真心的相信那些东西。如果没有群众基础,共产党就不会错误的道路上走那么远。一个国家发生问题,绝对不是少数坏人或者某一政党的错误,而是整个国家的全体人民都出了问题。我们今天批评前人的得失很容易,可是我们自己也同样深陷在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中不能自拔,后人看我们,也是一样的感叹。

这位的头脑更清楚。
犬友2010-04-30 07:22:46 哈哈,世袭,矿难,变相多妻,够搞笑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当时你是不是真的这么说的?
比哭笑好2010-04-30 04:51:31 回复紫萸香慢的评论:

很震惊曲啸还讲黄段子。他们当时属于德育老师啊。
UCI2010-04-30 00:02:09 I recalled his speech while I was in college about ~85
UCI2010-04-30 00:00:46 Great article!
UCI2010-04-29 23:59:52 阎兄told a good story. Let me recall the speech that Mr Qu gave at my college. Otherwise, I totally forgot this speech. I was pretty excited to hear that. Now look it back, it is very good to hear it that time and think about it today.
Thanks, I like your articles–
myuz2010-04-29 16:33:48 笑死我了, 好故事.
草庐2010-04-29 16:12:56 一个曲啸倒下去,千万个曲啸站起来,中国人是死不光杀不绝的。
GOD BLES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fatguy732010-04-29 12:23:34 既然曲啸的父亲早已被苏军的卡车压死,那么,《牧马人》电影里,从国外回来的他的那个爹又是谁呢?
westernblot2010-04-29 11:34:21 要不是您提到他是跳舞的出身,我还真忘了我确实听过彭清一的演讲。但讲的是啥内容早就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说有一次他给中央首长表演的时候,翻一个空翻动作时,地上的地毯滑动了,导致他一个倒栽葱,大头儿朝下“扎”在了地上,我听到这儿噗地笑出了声儿,现在回想当时自己真没人性,太不严肃了。。。
solo12010-04-29 09:39:30 “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汪教授’s key point is that the law should prohibit such action.
明月天山2010-04-29 07:00:42 曲啸演讲的目的, 无非是让全国人民继续爱党, 甭管党干了什么, 是怎么干的.

不知阎先生注意到了没有, 过去这十几, 二十年中国已经成功转行了: 从爱党转到了爱国.

从前如果有人不爱党, 不管是真心还是被诬陷, 那就有灭顶之灾; 现在如果你不爱国, 有被无数爱国青年 “死磕”, 遭爱国唾沫淹没之嫌.

您开博客这么多年, 一定深有感触吧.
TAXFILE2010-04-29 02:49:36 曲啸俺没听说过.那位姓李的到是知道.当年(80年代初)到俺们大学演讲.把一大帮青年人忽悠的热血沸腾,都有点儿找不到北了.
山寨省港旗兵2010-04-29 00:54:47 那现在水均益白岩松敬一丹之流呢?
紫萸香慢2010-04-29 00:50:26 我们新生第一年时好像听过曲啸演讲,当时我这么小的年纪阅历都觉得他很假,我记不请他的痛诉革命家史那段,他好像讲了美国如何如何不好,而且好像还讲了不少黄段子,我们那时还真不习惯。
★火眼金睛☆2010-04-29 00:22:02 汪教授的反应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哈哈,笑死我了。
843112010-04-28 22:59:51 我是营口人,曲啸,当年在我们那有名气–大忽悠,大骗子。他说得好多事儿都是假的。不过大家还是挺羡慕他的”瞧人家,都忽悠到中央去了“。到我读书的大学去演讲,哥们都不好意思说是老乡。
感觉特丢人。
晓仁悟2010-04-28 21:49:11 一个在中国风风雨雨几十年的人,居然由于受到当众反驳而精神崩溃?恐怕难以令人置信。中国人,尤其是文革的过来人,很难相信任何说教。

曲啸、李燕杰等人实际上属于人格分裂状态。他们自己都不见得相信自己在公众面前说的话,因为这些话根本经不起推敲。当年,这些名嘴的报告都听过。反正是一面听,一面冷笑。
下一个捞一把2010-04-28 20:53:08 这是哪年的事? 国内是这三个活宝88年下半年在珠海遭遇特区青年”围攻”后就玩完了.
vwbeetle2010-04-28 20:35:04 半真半假,
调味料太多了!

聊斋故事而已…
哈哈!
海客瀛洲2010-04-28 19:56:29 回复hljs的评论:
那个时代,确实是有很多投机分子。但是也有很多人是真心的相信那些东西。如果没有群众基础,共产党就不会错误的道路上走那么远。一个国家发生问题,绝对不是少数坏人或者某一政党的错误,而是整个国家的全体人民都出了问题。我们今天批评前人的得失很容易,可是我们自己也同样深陷在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中不能自拔,后人看我们,也是一样的感叹。
海客瀛洲2010-04-28 19:48:21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我也认为曲啸本人非常清楚他们的演讲是骗青年人的”, 我看未必。曲也许对此有一点不明确的认识,但是他心中确认和维护自己判断和信念的意识模糊了此种认识。一个人活在世上,无论是做忠臣孝子还是奸臣逆子,都有他自己的世界观出发。象曲那样半生坎坷而建立起来的世界观和信念,他潜意识中是要全力去维护的。他的演讲并不是完全是故作姿态地骗人。如果要说骗,那他首先是要骗自己相信他对世界的看法是正确的。一旦他自己骗不过自己了,他就会崩溃,精神和肉体一同消亡。 就象你们焦县长那样。焦县长恐怕并不是抗不过温水煮青蛙,他的死是因为他一生的信念被现实打破了,他找不到在这个世界上的精神寄托,也就无法再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了。
老黑堡2010-04-28 19:48:04 我记得当时是在D位于UTCH VILLAGE公寓里老苏的家里做的演讲(还是学校附近的一个学生会里?)一共就20-30人左右。

记得王荣祖是说了一些话,但觉得没有那样戏剧性(可能我当时没太注意)。开完会后记得在走廊还和曲啸等唠了一会儿。

当时是85年末还是86年初?

会长是不是陈刚?
hbw2010-04-28 19:42:21 回复毕凡的评论:
如果是外国人,拿GCD当笑话看待可以理解。如果这中国人,就不会仅仅停留在笑话这个层面了,还会有一丝为中国着想的心思。您的评论很到位,可以说是某个不完善的理论下社会走向极端的病态反映。苏联和中国可以说是吃猛了错药,形成了癌变的政权体系。早晚会有了结。GCD在的时候做错事让人当笑话看,亡的时候被翻旧帐时会让人倍感冲击和震惊。
啼笑皆非2010-04-28 19:37:17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zt/维基百科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又称为人质情结,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据心理学者的研究,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若遇到类似的状况,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通常有下列几项特征:

1. 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绑匪(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2. 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会出绑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举动。
3. 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讯息)。
4. 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而通常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会经历以下四大历程:

1. 恐惧:因为突如其来的胁迫与威吓导致现况改变。
2. 害怕:笼罩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皆受威胁。
3. 同情:和挟持者长期相处体认到对方不得已行为,且并未受到‘直接’伤害。
4. 帮助:给予挟持者无形帮助如配合,不逃脱,安抚等;或有形帮助如协助逃脱,向法官说情,一起逃亡等。
唐城2010-04-28 19:36:30 阎兄讲的故事太有意思了。我听过曲啸的演讲。真的太感触了。

你是少有的我很敬重的海外留学生。有良知和理性,觉得和你很多观点非常一致。 好了。以后就是你blog 的粉丝了。

qquito2010-04-28 19:13:35 回复solo1的评论:

That’s quite to the point! The practical values of motivational speeches are next to nothing except making the immature ones feel good—often falsely—about themselves or about their future.
落梅如雪乱2010-04-28 19:07:01 糟糕了。一不小心逛进来,看了这篇又看其他的,两个小时就这么没有了。罪过
qquito2010-04-28 18:34:33 多谢润涛的好文章!
曲啸去美国演讲的时间是哪年哪月呢?
solo12010-04-28 18:34:30 Motivation speeches appeal to the emotion of human, but often are not rational. Strictly speaking,they manipulate the weakness of human nature, just like TV commercials.
润涛阎2010-04-28 18:26:35 回复楼下各位:

看来绝大多数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我也认为曲啸本人非常清楚他们的演讲是骗青年人的,但为了利益,投资要有回报。我突然想到,曲啸他们这些人应该到党校去给贪官污吏们上德育课。只是现在找不到曲啸这号人了。突然想到了他,也就把这段历史故事写出来了。
心灵泉2010-04-28 18:22:14 我早就同情曲啸,但他说“党就是妈妈,妈妈打错了孩子,孩子是不会也不应该记仇的!” 这话太恶心了。让人只能更恨那当妈妈的。
润涛阎2010-04-28 18:21:26 回复北邻居的评论:

当年曲啸可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他还和阎哥有此渊源,你当时没从面相上看出他有此一劫?

回复:曲啸面相上属于苦相无疑,这个只有在他笑出声的时候才显示出来,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不是那么悲凉。他晚年有个善良的老婆伺候,命运还算可以了。22年牢狱换了个好老婆,对他来说算是值得。他要是娶个跟他“有共同语言”的老婆,那晚年就惨了。
毕凡2010-04-28 17:42:21 共产党在中国的存在是历史的弯路。

“第一次世界大战“造就了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造就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都
是历史发疯后生出的癌症。苏联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会完。只不过可能形式 不
同, 因为从长远看,历史总会摆动到正常的规迹。v
dakan2010-04-28 17:36:59 回复润涛阎:
1987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坐在轮椅上的对越战争“一等功臣”徐良深情高歌,一夜之间,这首《血染的风采》红遍大江南北。
后来,徐良参与打架、致人死亡,被部队关了一年多禁闭,在此期间,和妻子陈燕离婚。
经此一事,徐良彻底被抛弃,在公开媒体上销声匿迹。
不默而生2010-04-28 17:11:18 共产党的喉舌,五,毛,党,的祖师爷。不过那时候待遇比较好。不像现在,收入低不算,整一个过街老鼠。中国人民算是学乖了。
懦夫2010-04-28 16:51:27 支撑人站立的就是那么一个信念,可当有一天,你一直坚持的那个信念突然被人拆穿是一个别人编制的谎言,你突然意识到你一直以来以被骗为乐,甚至还在为骗你的人输钱,要不崩溃也难。
hljs2010-04-28 16:21:23 曲啸,李燕杰,彭清一都是名嘴,这些文革后为了仕途的浮夸一族是那个年代的三个代表,是性格柔软到没有骨头的人
dakan2010-04-28 16:21:07 李燕杰,张海迪,曲啸等都是团中央,中宣部豢养的木偶,洗头师,雷锋也是,他们被利用的价值就是用于给年轻人洗脑子。
nicenut2010-04-28 16:15:45 我老爸老妈当年逼着我读《塑造美的心灵》, 当时全国提倡心灵美.

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 那本书里面说教和空话连篇.
PFWL2010-04-28 15:55:04 李燕杰的讲演我听过,现在记不大住他讲些什么了,不过印象深刻的还是有的。记得在一个著名杂志上看过他写的一篇文章,说的是他的一次演说。他在演说中讲过一个故事,大致是这样的:他说他曾遇到过一个年轻人,脖子上挂着个十字架。聊了一会谈到当时非常受欢迎的评书《岳飞传》,他就问这个年轻人:“如果苏联象金国那样打进来,你会是那个角色?”年轻人说他去做个“马前张保”。他立刻说:“不,我看你一定是那个福将牛皋”。年轻人自然很高兴,这时他话锋一转,一指年青人胸前的十字架说:“难道你不会戴着这个十字架跑到苏联那边去?”。他说那个年青人听了他这话红了脸,表示再也不戴这个十字架了。
现在想想这个故事,不能不佩服他的诡辩能力。
wangcongxiale2010-04-28 15:28:51 我听过曲啸演讲(1985年?),很有感染力。记得经过二十年监狱折磨,他身体垮了。他后来在深圳大学演讲时,同学们起哄。
润涛阎2010-04-28 15:26:23 回复dakan的评论:

据说最惨的是《血染的风采》那位演说家,参加了抢劫案还是啥案子,坐了禁闭。被开除后给一有钱的人看大门,他也就闭嘴不嚷嚷爱党爱国教育别人了。

社会就是个舞台,演员们有不同的脸谱,你方唱罢我登场。有爱哭鼻子的,有演悲情的,也有动枪炮的。我们是看热闹的观众。

说白了2010-04-28 14:48:32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不是说你老阎说的事情本身有什么演绎成分,而是说曲啸的生病和死和美国一趟没有那么直接的关系。他回国后不是也还一直在到处讲么?也没有幡然悔悟。生病也就是突然中风而已。另外关于那个台湾教授,他反对老蒋洗脑也并不意味着他天真到一切都要逆向思维(凡是老蒋宣传的一定就是错的),美国的信息来源也不光是来自老蒋。说不定这台湾教授对所有愚民的言论都具有强烈的反感,以至于那么不给人面子。
dakan2010-04-28 14:29:19 俺当年听了李燕杰的报告,豪情万丈,激动不己。李燕杰的晚年也是中风,半身不遂。
dakan2010-04-28 14:22:57 老阎的脑袋反映迅捷,又是一篇思想深度的好文。
无名男英雄2010-04-28 14:11:09 李燕杰和曲啸的演讲听过,没什么特深的印象.好象曲谈自己的遭遇没楼主说的这么惨.楼主的故事有没有演义的成分啊?
润涛阎的弟弟2010-04-28 14:04:58 回复legacy的评论:
可能你是对的,就记得那时候作报告成全了那么几个人
闲人Filiz2010-04-28 14:03:45 一边读,一边回想这个名字……没错,当年是有包括曲啸这么几个名嘴。
居然还有这事发生!
润涛阎2010-04-28 13:50:12 曲啸教授回国说:“我们中国的车开上路,都是限制车速的,为的是怕你出事,而美国的高速公路,竟然是要求你必须时速80公里以上,低于这个速度就不行,这简直是催你快死,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啊!”

有人问这句话是不是我告诉曲啸的。我不记得告诉过他这个。因为我计算了一下,80公里最低速限差不多50迈了,我没见过这么高的最低速限,一般是40迈很少高过45迈的。所以,可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我倒是告诉过他比这个好玩的。
htscorpio2010-04-28 13:32:45 我根本没听过这几位演说家的名字, 惭愧一下.
全方位2010-04-28 13:29:36 喜欢听老阎摆活,虽然不能确定曲啸后来的病是不是由美国之行的不利导致的
毛虫儿2010-04-28 13:24:04 我上中学的时候流行琼瑶,三毛,冬天里的一把火,好象和这曲啸是同一个年代,但我就没听说过,同学们也没谈起过,老师不让我们读课外的东西,所以根本不知道。
他们都是时代,某个执政党的牺牲品。
legacy2010-04-28 13:21:10 回复润涛阎的弟弟的评论:

曲教授的名言是“心底无私天地宽”吧?原来在国内听报告真是听得腻歪, 曲啸, 李燕杰,张海迪,等等。。。
随意风信子2010-04-28 13:19:44 曲啸,李燕杰,彭清一都是名嘴,也在文革后为“练嘴皮子”的浮夸一族树立了榜样,开拓了仕途。
其中李燕杰更为“出色”是因为他很审时度势,每每因听众而剪裁修订其讲稿。例如,对学生多侃老师/教授们的因循守旧和对年轻人的压制;对老师/教授则强调学生的狂妄,不踏实,只想投机取巧等;故处处场场博得喝彩。李原本是教中国古代文学史的讲师,平心而论讲得挺动情,就是知识面不够广博,因演讲出名后就专攻“演讲”学;并由“上面”特批不教课了。中国教育部还特为李燕杰设立了“德育”教授的头衔。其女也颇得乃父之风,能说会道,就是不练活儿,不肯用功,故考大学屡不中第,很让其中国第一德育教授之父很头痛。

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们这些以演讲而名声大噪的“学者”终会归于误人子弟类(谓之误国误民余恐怕言重)-虽然他们是由“时势”造出的。
xiaozhang2010-04-28 13:08:51 Can’t 100% trust anybody alone. Qu Xiao, Li Yanjie and their ilk are propaganda tools for the polititians at that time. But then who are not? Can you trust 100% that the news/movies/reports/values in US have no bias?
润涛阎2010-04-28 12:58:49 回福大家

文章没有半点演绎,请汪教授自己出来说。你们可以把此文发给他。参加会议的有二三十人,可以作证。这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真实的历史故事常常比小说难以令人置信。

同意马悲鸣的看法:在历史上,共产党就是个笑话。中南海都安装过小高炉,大炼钢铁的笑话。刘少奇他们都给小高炉加过碳,吹过风。很多回忆录里都有详细记载。好笑不?但不是演义,是真的历史。
qunide2010-04-28 12:14:22 回复qunide的评论:
因为我的化学老师自己掏钱给买的书,作为奖品。
qunide2010-04-28 12:12:05 我在高中一年级时因为化学总结写得好,化学老师奖励我李燕杰的《塑造美的心灵》。那个时候觉得写得挺好的。不跨出国门,你是不会打破那个光环的。(后来化学老师成就了我的职业选择。这是后话)。
雪花漂飘2010-04-28 11:58:31 润涛你可太有意思了, 你写的故事可读性很强, 虽然有时演绎了一点, 但读起来太有意思了。也有很多人生哲理。
天涯食客2010-04-28 11:40:04 被愚弄了一辈子的人,可怜,可悲.为了最后的那点光环和自尊,还是心甘情愿当成喇叭换来的.但是,他们的良心,比今天座在台上的贪腐们强多了.
波大才是人2010-04-28 11:19:16 我觉得他们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我们在北美的, 都没有脱离低级趣味.
clothtiger2010-04-28 11:17:30 回复天涯食客的评论:
哈哈,我还记得那时大家私下里说这事的情况,神神秘秘的,总体上就一感觉:终于听到一个小孩说了:皇帝,你啥衣服也没穿吧…:)
anniesky2010-04-28 11:07:31 呵呵呵呵呵。。。。
比哭笑好2010-04-28 11:05:39 这证明了马悲鸣的名言:

在历史上,共产党就是一个笑话
clothtiger2010-04-28 11:02:39 曲啸在演讲时肯定知道自己是在忽悠.别人又不傻,他说:我被整的这么惨,我还感谢那整我的!整得好!整的伟大!听的人打哈哈:讲得好…好:)…可谁真信啊?…多年的政治斗争早都让人条件反射似的在政治问题上说假话而不形与色,他的演讲就象每星期的政治学习,组织上安排的,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反正不出票钱,由它去吧…
为啥那么不合逻辑的段子,曲啸还要讲?很简单,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有名有利!有势力出钱让他做宣称,就象今天有人出钱做广告.:)
他的演讲在一个自由的环境里被挑战,这太正常了.他们后来在蛇口也被挑战过,当时蛇口只是刚刚开放自由了些.:)
天涯食客2010-04-28 10:59:07 曲啸,李燕杰,在1989年还是1990年,在蛇口闹出了”蛇口风波”,也是沸沸扬扬.李燕杰在主席台上对持不同意见的到会者声嘶竭力的吼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单位工作?”没想到,那人大大方方的走上主席台,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主席台上几位当场目瞪口呆.
icebear2010-04-28 10:53:21 当年有幸看过他的演讲录象,感觉是在鼓吹个人奋斗,因为它的成功跟党根本没有关系,反而被党关了20多年。因此,我的思想就和党组织发生了分歧,一直没有入党!看到这篇文章,感觉他被点了穴!
人生真长2010-04-28 10:51:23 谢谢分享这个故事,但是曲啸并不是回国后就不再演讲了,这次经历对几年后的生病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
tmp329902010-04-28 10:51:08 润涛阎是个小丑,尽给我们讲笑话.
long63682010-04-28 10:44:24 我当初就怎么不认识这么个曲啸?看来大学是白上了.惭愧.理工科害死人了.
L12010-04-28 10:19:09 李燕杰是我刚上初中是的名人,我努力地看他写的书,看了好几遍,就是记不住。曲啸倒是没有印象。

政法学院(后来叫中国政法大学)在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是挺有名气的,在学院路上的一串学院之一,在北邮的对面。沿着学院路由南往北:北邮、政法、北影、北航、北医、北钢等。

政法是第一个发展扩大到要走出学院路去别出开新校区的。
润涛阎的弟弟2010-04-28 10:08:43 还记得曲啸的报告里的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当时在国内是挺火的。
谢涛哥好文
qiqi0072010-04-28 10:06:06 周总理的机要秘书叫刘震海。
fuhaijuyi2010-04-28 09:59:56 原来阎老师是在VT念的书。
bpc20012010-04-28 09:50:09 老阎未必是对的吧,看你的说法,应该是89年以前的事情了,否则不可能不提64。曲啸在64以后全国各处演讲为我党不平,我有幸听了一次,讲得相当震撼。曲啸在你那里可能受了打击,但也未必有你想像得那么严重。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身体看起来越健康的人越容易得这种脑出血半身不遂什么的,不是每件事都直接导致某种后果。
北邻居2010-04-28 09:01:06 当年曲啸可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他还和阎哥有此渊源,你当时没从面相上看出他有此一劫?
s.d.m.2010-04-28 06:31:48 敢问涛哥,曲啸访美是哪年的事?在网上无意中发现,有网友回忆,曲啸在其演讲中提到过他的美国之旅:

“我记得有次学校组织看他的演讲,他说去美国,看见资本主义黑暗面就用照相机咔嚓下来,为了说明美国的落后和制度残忍,他说,我们中国的车开上路,都是限制车速的,为的是怕你出事,而美国的告诉公路,竟然是要求你必须时速80公里以上,低于这个速度就不行,这简直是催你快死,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啊!”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3256160

这个揭露美国不如中国的实例是否也拜涛哥所赐?:-)
callmesir2010-04-28 02:31:55 大连金州出了很多名人啊
毛虫儿2010-04-27 23:09:06 有个烦人的伴侣的人不会得脑溢血,因为早就练就了一颗遇何等烦恼的事都保持冷静清醒的大脑。
毛虫儿2010-04-27 23:05:05 我觉得是执着的人,个性鲜明的人,容易成功也容易走极端。人到一定阶段要学学佛,学会如何化解人间忧愁与烦恼。保持内心平静。
fayefayechen2010-04-27 23:04:12 我以一个“副”编辑的身份表扬老阎同志,好文章应该是一种行为艺术,讲究一气呵成,文思如泉涌的时候谁还那么啰嗦去在乎错别字?
润涛阎2010-04-27 21:03:11 回复fayefayechen的评论:

初稿有错字,看到你介绍说你是编辑,我立刻看了一遍文章,我改写了一些错字。如果发现还有错字,就告诉我一下。我是个马大哈,写文章不愿意回去看一遍检查一下错字啥的。所以,我当不了编辑。当编辑的您还能看我大量错字病句的初稿文章,表明您的忍耐力很高。
fayefayechen2010-04-27 20:46:58 我生活在中国大陆,家里网站无法登陆,所以只能在公司看老阎(允许这么随意+亲切的称呼)的文章。把它复制到Word文档,发给我的挚友。我是公司内刊的副编辑,虽然从小好点文墨,可惜在我这里没有办法如此分明的表达我的爱憎,如此舒坦的表现我的喜怒哀乐。所以,今生要是不跳槽还在公司工作,我还读老阎的文章,直到称呼您阎老都还读。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