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科学家的悲哀

科学产生于西方,由于近代中国科学的落伍遭到了西方列强船坚炮利的欺辱,中国人从上到下得到了共识:科学是伟大的,把一生献给科学事业是值得自豪的壮举。那么,如何成为伟大的科学家呢?用两个字概括就是:钻研。

所以,即使到了海外,中国科学家当然也包括工程师、电脑编程师就像钻井的钻头,头朝下猛钻下去。由于现代科学需要更加广泛的知识,这些中国“钻头”们要是早生几十年那一定会有很多李政道丁肇中等诺贝尔奖得主。

当看到没有机会拿到诺贝尔奖的“钻头”们不得不承认现实后只好把“钻研”当成一个饭碗。幸好有了网络,他们可以到网上打发业余时光。由于这些人从小学开始直到中年,从来就没有在文学领域涉足过,文学细胞在脑子里根本就没发育出来,上网也只是看看八卦新闻,林志玲了范冰冰了。所以,在中国特色的考试、升学、以及“钻研”精神的教育引导下,这些人的大脑被严重狭窄化,他们成了“钻井的钻头”后,脑子里只知道 100 米深的地方是沙子, 500 米深的地方是岩石, 1000 米深的地方还不太清楚。您要是跟他们讲其实离他们的“洞”不远处就有一棵大榕树,树上的鸟儿在雀跃,树下的松鼠在嬉戏,天上的燕子在穿过云层,他们一听便堵耳朵,不理解你说的那些东东有何价值。甚至你告诉他们离他们一米处就有一棵蒲公英,他们立刻大怒:你胡说八道!我这里都是沙子和泥巴!

然而,性荷尔蒙倒是照样分泌,所以,他们一生只干一件事:打洞。在办公室“钻洞”美其名曰“钻研”;另一件就是在床上。

他们在网上不会读什么文学作品的,根本享受不了优美文字对心灵的触及和诙谐幽默对精神的提振。只有当看到你写一点与科学有关,你接近了他们的“洞口”的时候,他们才精神大振,立马披挂上阵,磨刀霍霍。由于西方科学已经发展到了中国历史上的“八股文”地步,他们每天看到的论文都是“科学八股文”,一下子看到你用文学作品谈论科学 — “洞”里边的事,他们便理所当然地认为你大逆不道。你必须用他们那“洞”里边习惯了的八股文方式写,比如,必须给出文章出处、不能有诙谐幽默文字、必须说明材料与方法、结果与讨论、文献索引。

您别以为润涛阎在调侃,这可是最近发生的真实故事!我写了一篇诙谐幽默的文章,由于调侃科学“洞”里边的东东,就是把洞里边的岩浆跟外面的石子掺和一下,但考虑到毕竟是在“文学城”贴文章,属于“文学”范畴,不能写成“科学城”的文体。然而,几位钻洞的“洞人”一看,立马火冒三丈!非让我不得不写出第二篇文章。等第二篇文章写了出来,“洞人”立刻给出一点点认同:“你终于给出了文献链接!”令你哭笑不得。对第二篇的谴责声几乎立刻消失了,剩下的杂音还是对我第一篇的耿耿于怀,尽管我第一篇已经删掉了。可这些钻洞的“洞人”们最后也没搞明白:其实他们要是承认了第二篇,第一篇的文章内容是一回事!哪怕第二篇里没有谈妓女的故事,其理论基础是一样的。所不同的地方只是第二篇再也不应该在“文学城”贴出了,我自己都认同那文章不应该被导读,因为那不是“文学城”的文章了,而是“科学城”的文章了。

还有一个话题。有不少钻洞的人愣是搞不明白:润涛阎你为何花功夫写博客?一分钱的稿酬都没有啊!

其实这部分人不知道:对于第一代移民华人来说,多一个少一个教授、工程师、电脑程序员甚至商人都无关紧要,而大家或多或少要迷恋中文网络。给第一代移民华人贡献一点精神食粮,其作用是巨大的。虽然自己没有报酬,但人生不能看得那么浅薄。钱,是很重要的,但这个世界上也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

业余写作,毕竟让很多第一代移民有了很好的精神食粮,有的人读了文章,说不定还有生活方面的收获呢。知识是力量,也是提高智慧的源泉。有的人读了好文章获益匪浅,比几十年读的书本知识收获还大。所以,这种为很多人做奉献的网络作家对第一代华人移民来说,已经构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是很多人花钱都买不来的。

要说所有的钻洞的人都不懂得这个道理也不是真的。有的人就愤愤不平:我比你润涛阎发表的科学论文多,我挣的钱比你润涛阎多,为何你有那么多粉丝?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您把您的业余时间放在了您的个人利益上了,而润涛阎把业余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贡献给大家了。诚然,如果说美国前几百名大学里都有不少中国人的话,那可以大致这么说不太离谱:在美国前几百名的大学里,你几乎找不到一所大学:在这个大学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润涛阎的。

原因很简单:这么多年来,每个大学里总会有一个两个的中国人读过润涛阎的文章,毕竟润涛阎的文章所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那些钻洞钻的很深的科学家,即使发表了很有价值的科学论文,也不会有多少人去读,就英语发表的科学论文统计结果表明,每一篇正式发表的论文其引用率低得吓人,连 3 篇都不到。但您的论文毕竟使您得了利益上的好处。甘蔗没有两头甜。

至于有的人对无私奉献写博客的人不感恩,比如天天都在读我博客的人,不仅对我的无私奉献不感激,还要骂骂咧咧,说穿了,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

提到教育,必然涉及到一个严肃的问题:这么多天天“钻洞”的“洞人”怎么还不如上一代留学生在科学方面的成就大呢?比如,李政道 32 岁获得诺贝尔奖,可 30 年来的留学生多如过江之鲫,有的都快退休了,依然没有几位这样的杰出人才冒出来呢?我对这个问题有过探讨。我把一篇旧作附在后面。其原因之一恰恰是因为我们的教育过度狭窄化了我们的大脑。

我曾经在一网站开玩笑说,等我死后,会有润涛阎文学研讨会。说完,一位网友跟贴说:不用等你死了,我们麻省理工已经成立了“阎迷会”,有会长和秘书。大家探讨的内容就有:“哪篇文章是润涛阎的代表作?”“润涛阎是怎么成为多面手的?”

对第二个问题,我自己思考了很久。对照那些“钻洞”的洞人,他们的大脑的过度狭窄化使得他们失去了“生活”的涵义而获得了“生存”的本能。也许他们可以挣很多钱,也许他们在科学上把洞钻的比较深,但社会的发展表明:中国人,不论是这一代还是下一代,都应该考虑“生活”、“生存”、“存活”这些问题了。

朋友问我:“润涛,听说你俩孩子都学文科,老大学的竟然是政治经济学,在美国她们能找到工作吗?她们的数学很好,干嘛要她们学文科?”我听后无言以对。孩子,学什么是他们自己的事。当父母的,连建议权都没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在美国,即使学医学、法律,都要先读大学,然后再进入“洞里”深造。中国人常常抱怨这样多么浪费金钱与时光。我的前后左右几个邻居,有医生、律师、工程师,周末在湖边上画画,个个都非常棒。谈起话来,诙谐幽默。人,不应该是一个挣钱的机器。华人科学家,大多数人等到老了,回想一生,除了那些早已过时的论文,什么都没有,当然,有豪宅名车。精神上什么都没有享受过,尤其不能在精神领域给别人作出奉献。这不仅仅是遗憾,也是一种悲哀。因为这种人即使在网上看别人写的文章,也很少有精神享受,脑子里第一个要知道的不是文章的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而是其观点是否对自己有利。对自己不利的,甚至不合自己口胃的,立刻怒火中烧。这样的“钻头”科学家,他们存在的本身,难道不是社会的悲哀吗?

附旧作:《存活、生存、生活—–如何教育孩子

评论

五次郎2014-07-22 10:39:05 “科学产生于西方”是典型的台湾人的脑壳才有的观念。

mister9862010-02-21 19:47:42 科学产生于西方???太自卑了吧。

长空熊鹰2010-02-12 08:24:28 非常钦佩你以前的一段文字:

“连上网写文章的中国人用真名的除了润涛阎外,你能找到几位?”

“综上所述,中国的男人经过几千年的负筛选,有点骨气的个体都被灭了九族。鲁迅这样的硬骨头都用笔名写文章,说到底就是害怕被杀死。到今天,就连上网写文章的中国人用真名的除了润涛阎外,你能找到几位?有胆量的个体太少了。这是为何文革中人人举报、个个与亲人划清界限的根本原因。溜须拍马的马屁精遍地都是,根本不认同良心的价值了。很多被毛主席整死的人,临死前高喊“毛主席万岁!”如同几千年来被皇帝灭九族的朝廷官员临死前大喊“皇恩浩荡”一模一样,奴性基因表达到了超量地步”

长空熊鹰2010-02-12 08:11:53 喜欢你的文章,非常感谢!

westernblot2010-02-08 13:36:32 “给第一代移民华人贡献一点精神食粮,其作用是巨大的。”说的好!

润涛阎2010-02-01 08:03:34 不会有什么新的观点了。此文的评论到此结束。

祝大家春节快乐!

雾水2010-01-31 23:45:27 博主:请千万不要关博,我跟读5.6年了,在文学城唯一让我留恋的是你的博文,虽然有时不赞同你的观点.

rurounisxw2010-01-31 06:46:13 作为国内的普通大学生,对此深有体会,润涛阎先生所言极是

五谷不分2010-01-31 00:29:01 回复明月天山的评论:
国内教学上出现的问题是谁作的孽? 是教育部,老师,家长,社会生活压力。 如果社会富裕了,生活压力就少了。估计健康的教育方式便会占主导地位。 目前的现状应该说没有出现出类拔萃的领导体共识去健康的引导社会。这些精英领导体大都应来自精英大学。请问国内的最有名的大学是否带好头了?相比之下米国小学中学的教育方法确实是发挥配养孩子们的潜力。当然上大学的考试标准不一定合理。文科占的比例太高。 对女孩更有利。 reading 是本。 可男孩子生来好动。坐不住。
涛哥粉丝团团长2010-01-31 00:13:59 帝只是传说,孟德尔已成历史,赵本山正在老去。涛哥永远站在制高点上,一切的怀疑的乌云都被科学驱散。
我们的口号是:大胆博出位,信涛哥,得永生!耶~~~~
wangbadanzhiyi2010-01-30 22:06:27 我说润涛啊,别怪俺老哥说,这天下个干个的事,你在床上打洞,别人在地里打洞,个有个的打法,你咋一股脑上纲上限到了某一国吃食分子了呢?你把洞打到了别人地里,还大骂别人悲哀,俺读了所有评论没见有谁这般骂过你,除了那个别有用心的中央四台,所有评论都是毁你老兄的,每句话都作用极坏,就连俺这铁杆粉丝都快变面条了。别怪俺老兄说你,咋打洞把咱心眼都打窄了?你看历史上打洞成功者那个没被别人骂过?这叫啥来着?奥,言论自由。米国兴这个,你咋不知道?俺替那些地里打洞的人把那个“悲哀”还给你。也省了他们骂你了。 咱还是回家写床上打洞的故事。老哥打不了洞,就等这看你的打洞专集呢。
明月天山2010-01-30 21:25:23 阎先生的文章我几乎每篇必读。 又是好文一篇,顶!

但有的人就能把人家的文章, 人家的本意读偏了。 这不,昨天我在文学城跟了个贴子,因为有人讲到在国内办厂,有名牌大学生表现反倒不太好。 我就讲,国内有些名校的,给惯坏了,常常觉得高人一等。 有些还把坏习惯带到外面,一见面没两句话,就问你是国内哪个学校毕业的。 全然不知到了这里,我们已是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国内哪毕业已经意义不大。

谁知,马上就有名校生反驳,说名校生就是如何与众不同,贡献有多大,还引经据典,给出一大堆link;更有跑题的,说Ivy League 好,就是好;更有人发出了“难道读书越多越反动吗”的反诘.

有些人, 专业不可谓不精,书不可谓读得不多,但是,不少人就像老阎说的,大脑给窄化了。 阎先生文章要说的主题是什么都搞不清,文中的幽默都品不到,反驳时随意扩大别人论点的内涵和外延,讲出来的话,按小沈阳的话说,就是“妈呀,跑偏了!”

向阎先生致意!

另及:
这两年常回国,和国内同事,朋友多有交流。得知: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做功课竟然做到凌晨一点钟! 初三的学生,晚饭只给三十分钟的时间,紧接着就是晚自习。 小学生一个新生字,要重复抄写几十,甚至上百遍! 阎先生的文章,切中中国教育的时弊。

我在第一时间将先生的文章转给了国内的朋友们。
千山愚公2010-01-30 21:23:53 回复CCTV-4的评论:
真不懂你想表达什么,缺乏逻辑,思维混乱,你开头所说的二字用于你自己最合适,但感觉上你更蛮横无理。阎作家有你这样的人背书,我觉得不是他的福,倒是他的悲哀。假如我是阎作家,我一定会远离你这样的无赖。
CCTV-42010-01-30 21:00:50 回复一生喘息的评论:
几篇文章就让你怀疑阎兄进而怀疑人生
你的空想主义怕是严重了些
回去好好反省自己
不要把自己的缺陷作为借口来责备阎兄
什么掩卷长叹
不过掩人耳目模糊视线罢了
阎兄就是阎兄
不是要装来像你想象中的那个什么长者风范

你还不算太糊涂
读了不少书
不过只是读进去
还没有读出来罢了
读进去容易
要读出来可就难了
过十年二十年如果你还觉得自己有资格评论阎兄
那时候再来过招不晚
一生喘息2010-01-30 20:46:37 早前的评论得到几位网友的呼应。其实发评论之后心中也有点儿惴惴,毕竟我与老阎素不相识,评论中所写多只是本着文如其人的揣测,从这点上讲也是不严谨的。在我的印象里,老阎是位童年早慧,目光深邃的智者,是位历经沧海,心胸豁达的长辈,是位外表目空一切,内心充满理想主义的文人,虽然老阎最近让我大失所望,但哪怕老阎只是装模作样的一展智者长辈的风范,我也会对自己所写的有所怀疑,甚至汗颜。但老阎就是老阎,老阎不会装模作样,虽然我看得出老阎已经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老阎的回应,仍给我的评论做了最佳注脚。
掩卷无语,唯有一声叹息。
CCTV-42010-01-30 20:35:18 回复37213824的评论:

对错是非是你自家说了就算的吗?
希特勒也没有这个权利

玩大了又怎样?
阎兄自娱自乐顺便娱人
我等小辈高兴还来不及
凭什么你有资格来批评他?

叫我看
就是一群蚂蚁无所事事来啃啃骨头解闷
阎兄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跺跺脚蚂蚁就都落地了
你去注意他们
他们反而高兴的很
以为自己伸出条腿就让大象摔了个跟头
CCTV-42010-01-30 20:24:42 回复千山愚公 等 的评论:
放屁!
世上当然也有喜欢闻那种特殊的硫化氢味道的人啦

阎兄把自家窗户敞开透气
怎么还要受到旁人指责?

难道非要摆出来客气谦虚的态度
大家说几句礼仪之邦的屁话
皆大欢喜

那样的阎兄何以为阎兄?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30 20:24:00 回复CCTV-4的评论:
觉得中央四台一语中的,没看老阎总是落款一句话吗,“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谈中”,那些挑刺的就此打住吧
CCTV-42010-01-30 20:08:59 只要不犯法
爱看就看
爱删就删
争过来夺过去的
妄自浪费了这许多时间
请大家还是给阎兄多一些自己的空间
让他有心情写出来更多独具风味的文章
叫我说才是正经

一边又要费劲批评
一边又没有自家之言
那便落了下品
真有见地的不妨另辟山头

一个城市有那么多餐馆
不喜欢川菜的朋友
就请换一家馆子
不要抱怨厨子做不来粤菜
372138242010-01-30 19:36:26 回复毛虫儿的评论:
3*7=21,3*8=24,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对美要褒,对丑要贬,每个人都在魔鬼和天使之间。阎兄,因为人家对他科学问题有质疑,接着整出两篇东西,这篇是两篇中的第二篇,直接到深出挖这些反革命的文化教育基础。
这里有一篇关于“杨欣事件”的,不单给中国人泼污,还以捏造、诬陷和人生攻击的手法直捣儒释道的老巢。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1001&postID=39090

这位阎兄显然玩大了。人的能力和知识是有限的。我是物理类的,从阎兄科学类文章的风格看,我没看到优秀科学家的素养。科学崇尚简洁,一流科学家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三流科学家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我有个朋友,是个我见过的奇才,领域很广,职称不高名气大。现在他在商界说自己是科学家,在科学界说自己是生意人。这人懂得避免尴尬。

出奇论不意味着奇才。人不要欺软怕硬,有功夫跟我们科普一下恐怖主义的根源,鞭笞那位摸哈摸得。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30 19:08:12 回复人在路上的评论:
按理高手之间盘道,就像武林高手之间过招,旁人是近不得身的。
我只是好奇,人在路上仁兄是如何得知“芦迪从不干这种删除对立意见的事情”,还请务必指教。
毛虫儿2010-01-30 18:57:11 回复37213824的评论:别人写得不好你不看就是了,非得说些话来伤害别人,并且还喜欢读他的某些好文,一点感激之心都没。用心不良!
372138242010-01-30 18:04:11 不过,阎兄想把释迦、孔老打倒,自己取而代之。玩笑开得大了点。
372138242010-01-30 17:59:27 记得单位一同事,突然从科提到副处,一下就变了,见到弟兄们故作毛式庄严相。不知什么时候,这位仁兄开的悟,现在是单位很好的副司级。人有时轻狂一下是可以理解的。
千山愚公2010-01-30 17:46:46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通常是没有文明底蕴的人才会说别人的评论是垃圾,这是无赖的一种表现,阎作家不会原来就是个无赖胚子吧?通常是没有科学底蕴的人才会妄下结论,请问阎作家你那儿来的统计数据来支持你所说的“那些垃圾占着版面让想看评论的人眼睛受不了”?我就是个想看评论的人,你所指的垃圾就没有使我的眼睛受不了,相反倒是使我的眼睛很好受。再仔细看过大多数评论,对你所指的垃圾叫好的人还不少,就是说他(她)们的眼睛也没有受不了。阎作家如知道这些事实,就不能被叫作妄断了,而是要叫作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润涛阎2010-01-30 16:32:18 回复人在路上的评论:

我不是怕骂,而是那些垃圾占着版面让想看评论的人眼睛受不了。我自己不在乎。
piétondeparis2010-01-30 16:28:16 好,少见的好。
372138242010-01-30 15:34:26 我好像悟到了点什么。这写博就象玩麻将,你想赢得多,也要承担有时输的多。看了google,感觉阎兄多了浮躁;看了“被砍头的杨欣是个坏女人”感觉阎兄在赌大牌,都骂到释迦、孔子那里了。其实,这与他们不想干。
人在路上2010-01-30 15:06:06 回润涛阎:“所以,不论您使出何招,也没办法让那些不喜欢我文章的人不看我的文章。”——干吗为此烦忧和恼怒?老阎你当局者迷了,这正是阁下的魅力所在啊,多少人求之不得呢。你就别无病呻吟瞎哼哼了。
人在路上2010-01-30 14:59:31 对老阎说几句。

老阎是我喜爱的文学城的写手之一。他的文章,我虽然没能做到逐篇追读,但我是他博的常客。我一直以来都很为老阎在博文中表现出来的勤奋、知识、幽默和文笔所折服。可巧的是,我对最近发生在你博客的这场争执和围攻以及你的舌战群儒却并不知情。

今天匆匆补了一下课,对这场纷争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十分大致的了解。

我之所以在大致前面加上十分的限制,是因为我发现你确实如人诟病的那样,删除了一些网友在对你有争议的那篇博客(《羊的大脑里有了人的大脑细胞会怎样?》)下面的留言。你的做法,直接影响了我对这番争议的了解。对此我表示很遗憾。
这不象是你老阎的风格。

按我对你的了解(或者说一厢情愿的揣摩),你应该是一位具备大将风度的海量之人。

经受过那么多的艰难曲折,具备着这么好的文笔修养,居然容不得一点异见和偏激?

你夸下海口,唯有那些干得过“网霸”芦迪的人才具备与你交手(辩论)的资格。吹牛了吧?据我所知,芦迪从不干这种删除对立意见的事情。
你在这一点先就输了人家,还靠什么高人芦迪一筹呢?

老阎,打起精神来,不要小家子气,别让人看了笑话。
对于不同意见,可捡值得回的回。
扯不清的,故意胡搅蛮缠的,置之不理行不行?

网络上的很多东西很多人,你看不上,但你又杀不完斩不尽,这是一个普遍的存在。令其自生自灭好了,你何必因此而大动干戈?

372138242010-01-30 14:53:30 也要对阎兄说,” 死里逃生者传奇”, “钻错了被窝的新娘”等等,我我的阅读增加不少乐趣。

润涛阎2010-01-30 14:46:29 回复人在路上的评论:

羊羔再美,众口难调。

不论你写什么、怎么写,一定会有人觉得你的刀子是扎向他的而痛苦不堪。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些人去咬牙切齿算了。教给我怎么写文章的人从来都没有断过,但你要是求他写一篇“范文”让咱也学学,他就逃之夭夭了。到最后该怎么写你还得怎么写,倒不是说“听蝼蛄叫唤你就别种豆子”了,而是他属兔子的,咬你一口豆苗后就无影无踪了。多数是根本就看不懂文章的又不好好读三遍就胡乱建议的主。 有人大言不惭地建议我写什么不写什么。我写什么都无法把这类人赶走。有人恨我恨得牙根疼,告诉我:戒烟难,我成功了;戒酒难,我办到了。但不看你的文章,我竟然办不到。

所以,不论您使出何招,也没办法让那些不喜欢我文章的人不看我的文章。
372138242010-01-30 14:45:29 回复人在路上的评论:
老兄不要介意,我指出了阎兄犯的错误,其实这是人类都有的共同的错误。不只是气球会膨胀,人类也会膨胀。错误是阎兄的,也是3721的。

虽没阎兄那么幽默,做点评论,自认还是属于“贡献”。
人在路上2010-01-30 14:37:16 看样子老阎在线。请恢复37213824的留言,要不然我的留言就成空穴来风了。

那种留言不要删,留着,是很好的反面教材。它可以帮助人们了解美丑不同的风情。你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你以为你删了,人家就不以苍蝇逐臭的姿态生扑你了吗?
372138242010-01-30 14:34:13 hehe,阎兄还是落俗套了。别人一反对,就是低俗。指出低俗还不算,还找出低俗的原因。跟文革一样一样的:你反对我,你就反动。你为什么反动,因为你爷爷是地主。

阎兄是否看到,这么多的质疑,是不是使更多的读者对这问题有了更丰富的理解。

人在路上2010-01-30 14:33:01 回37213824的评论:我也曾被人拿捏,讥笑我孔雀开屏缘何让人看到了屁股。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
孔雀开屏也好,不开屏也好,它的屁股始终都在那里。至于有人即使在孔雀开屏的美丽时刻看在眼里的,依然是孔雀的屁股,那不能怪人家孔雀为啥长了个屁股如此不雅的东西,只能怪抱怨的人在欣赏人家的时候缺乏选择,选错了关注的焦点。
拿人家既有的生理存在作为嘲笑的理由,却无力欣赏对方人无他有的优长,说起来,这究竟算是谁的损失和过错呢?
我觉得这不能怪孔雀的屁股,要怪只能怪欣赏者的眼力和心态。

听你对老阎【死里逃生者传奇】那样的故事说谢谢,这让我很替老阎高兴。
至于说专挑那种比较适合某某网站或故意迎合某类读者喜好而为的写作,则大可不必。
开博写博,这是个人写作,又不是卖身投靠,何必曲意奉承?更不必战战兢兢。
能恣意汪洋纵横捭阖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最好,做不到这一点,也万万用不着勉强委屈自己。

我手写我心,诸位看客爱看不爱,悉听尊便。你喜欢与否与作者何干?谁是谁的御用文人?谁又为谁承担着开心解闷的义务?真是的,开玩笑也不分个场合!
比哭笑好2010-01-30 14:29:45 回复马甲飘飘的评论:

杨老?还是别提他了吧。整个一媚俗。诺奖的“宇衬不守恒”是李政道发现的,他当初都不信。是李政道慢慢把他说服了的。

民国初的教育是非常开放的,这才有那么多大师出世。后来就再也没有了。大家只认钱。
372138242010-01-30 14:09:25 孔雀开屏的时候最好看,但这时候把屁眼露了出来。别人批评你了,于是别人就鄙俗,你还为别人的鄙俗找到原因。

还是谢谢死里逃生那样的故事,那比较适合WXC,我也喜欢。
马甲飘飘2010-01-30 14:07:44 回复一生喘息的评论: 同意你的看法。博主的文章是建立在“专就不能博”,“生存就不知享乐”,“中国式教育不能出大师”等假设之上的,然而没有一个假设是真,是经得住推敲的。关于专与博的关系,中式教育的问题其他网友已有反驳。关于享乐和生活的乐趣,观察周围的老中,业务好“钻”得深的往往更有条件享乐,兴趣更广泛,精神生活更丰富,为人更自信风趣。“杨老”就是一个蛮好的例子,不光拿了诺奖,也关心社会,关心政治,生活上也焕发青春。
梅青玉2010-01-30 12:42:39 回复新方鸿渐的评论:
罗卜白菜各有所爱,唐诗宋词各有所好;有人对花落泪,有人对雪伤情;不好意思,实话实说了:润兄有点强迫症.
nightrose2010-01-30 12:31:52 同意以上不少网友的评价,中国出华人诺贝尔奖的主是早晚的事,不能以此来断定中国的教育比美国的差,或是中国的学者做得不对。事实是美国人对他们的基础教育也有颇多抱怨,称他们的孩子在各种国际竞赛中屡屡输给中国和印度的孩子,平均语言,数学能力也不过关,应该多反思。而美国科学家虽然得诺奖人数众多,其中不乏其他国家的人才内流,就像李政道杨振宁这样的。

现代社会是专业高度分工的社会,要想对得起自己的工作,就要有钻研精神,要把自己领域的东西搞深搞透。博和精有时可以互利互补,但不是绝对的。再说博也分怎样博,可以上通天文下晓地理,也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广泛涉猎,做到触类旁通。

研究工作是创造知识,其过程多数时候是缓慢的,逐步积累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术文章只有边际贡献,引用也不多的原因。但所有的学者研究成果合起来,在推动学科向前发展,使我们的已知领域不断延伸。不能看每个人的作用有限,就认为研究科学没有意义,不如扩充个人广博知识来的风光。获取知识当然快,就像Avatar整个团队花几年时间制作了影片,观众几个小时就看完了,哪是不是说导演Cameron不值得费心思去虚构整个全新的星球,创造另一种语言,在影片每个细节加以推敲呢?要知道有这么多时间他可以把电影史上所有好电影看一遍了。不错,如果每个人都去消费已有的知识,各人的效益是最大化了,那么整个社会呢?不免陷入知识停滞,就像中国的盗版风行,知识创新步履维艰一样。

每个学科对人类设会有自己的贡献,不然不会有存在的基础。文学文字写起来快意,批评别人也方便,但不要滥用这种权力,对自己不理解的学科和人才指手画脚。
vgwenxue2010-01-30 12:13:21 您比较适合写相声剧本。在相声方面挖掘您的潜能,post到youtube比在这字好。还保护了文学城个位的视力。
wish292010-01-30 12:07:11 这位“一生喘息”归纳的句句中肯而透彻,说得非常到位!
新方鸿渐2010-01-30 11:58:20 回复一生喘息的评论:
各个人对事物的认识都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阎大侠不认同别人的看法不能就把大侠定为心胸狭隘,自欺欺人。要懂得欣赏别人坚持自己的看法。阎大侠要是不能坚持自己的看法,它就不是润涛阎了。 我们也不会再看他的博文了, 他这辈子也只好喘息了。希望阎大侠看到一生喘息的评论不要怒火中烧。鄙人觉得一生喘息的评论也是因为他太喜欢你的文章了。俗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敢打你骂你的人都是最爱你的人。 这世界上敢当面骂阎大侠的我看也就是阎大嫂,打过阎大侠的恐怕也只有大侠的父母。一生喘息要是不在乎你他才不会花功夫到你的博客评你的文章呢
自以为是棵葱2010-01-30 11:26:04 回复一生喘息的评论:

中肯。顶!
飘侠2010-01-30 11:11:20 阎兄好文章,看来很解闷!
新方鸿渐2010-01-30 11:10:08 我要为钻头大唱赞歌
读了阎大侠的博文后对大侠有关头脑窄化的论述颇为认同。但是,鄙人不认同大侠把头脑窄化与钻研精神 (钻头)等同起来。鄙人不但不贬低钻头,鄙人还要为钻头大唱赞歌。不管干什么都还是要有点钻头精神的。鄙人的观点是我们没有拿到诺贝尔奖,并不是我们钻到洞里了,而是我们钻的不够深不够远, 或者是因为我们的钻头不够坚硬不够锋利(就是没有坚定的信念,体验不到其中的乐趣)。你如果钻到洞里耐不住性子,看不到洞子里的大千世界你就会说我这里都是沙子和泥巴!你就会止步, 或退出。鄙人也认为在中国特色的考试、升学、(这里删去了“钻研”)精神的教育引导下,这些人(也包括鄙人)的大脑被严重狭窄化。但其后果并不是导致这些人(也包括鄙人)去钻研。实际后果是摧毁了这些人的钻研兴趣(就像是把钻头的刀口打飞了,磨钝了一样,这可以部分地说是阎大侠所说的头脑窄化)。如果失去了兴趣只好把“钻研”当成一个饭碗。教育要培养各种人才,好像工厂生产钻头一样,既要有Multipurpose drills (像阎大侠,有人可能会反驳说阎大侠是金刚钻)也要有Deep-hole drills(谁能举个例子?鄙人很想做Deep-hole drills可是鄙人的钢口不行). 问题不是生产哪种钻头, 而是怎样使生产的各种钻头锋利而坚硬。 所以现在家长在培养下一代时不管孩子是那种钻头,千万注意别让孩子们锋利的刀刃受损(鄙人非常赞赏阎大侠对待孩子们教育的做法)。让我们期待着我们的新钻头们在各个领域取得辉煌成果(也包括诺贝尔奖)
一生喘息2010-01-30 10:42:33 一直很喜欢老阎的文章,但最近的几篇和老阎的评论却然我颇为失望。有人说是阎郎才尽,我觉得老阎并非才尽,而是才偏。老阎长于想象力丰富,观察力敏锐,用笔传神,却短于思维逻辑性和做事严谨性。所以其博客里叙事性的文章,尤其是和其早年经历有关的,大都精彩各异,引人入胜,可凡是需要一定专业知识的,或是内容为大家所熟知的,无论是政论还是科普则乏善可陈,多为流于肤浅或偏颇的中品(以老阎博客平均水平而论),有的可说是不知所云。人各有所长,这本也没什么。可老阎偏又自负的紧,虽教导别人海纳百川,自己却无容人之量。 前两篇“科普“中老阎的评论,不乏轻薄草率,强词夺理,乃至蛮横无赖之语。这次更把长于自己之短,又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归为钻头一类。过了两天有点儿后悔了,于是避重就轻,转移话题。范仲淹”宁鸣而死“是建于确凿证据和严谨分析基础上的,也就是先当钻头,后才不惜鸣而死。只用嘴不用脑子,却不是范仲淹,胡适所倡导的。老阎好像颇为自得自己让人爱,让人恨的做人哲学。就博客而言,老阎颇富才具,文章行云流水,幽默行文之下更隐隐然可见各种人生哲理和作者对理想主义的追求,这确实让人爱。尖酸刻薄,有时蛮横无理也确实让人恨。但思维混乱,心胸狭隘,自欺欺人却只让人觉得悲哀。

无忌哥哥2010-01-30 07:49:49 老阎关于教育的高论,俺同意。顶!
润涛阎2010-01-30 07:44:27
申明一点:本文绝无羞辱贬低同行的意思!有人想歪了。

在海外,我们面对很多难题,包括网友们说过的语言、搞科学的方法,还有经费的困难。我的文章恰恰表明:博览群书往往是有益的。我们的苦恼很多是“做人上人、金钱就是一切”等造成的恶性循环。润涛阎咋会骂人呢?错怪了俺的一片苦心。

谢谢“一个庸俗的人”先生的理解:

“非常支持博主的观点,并能体会到你心底里的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一切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以致军事问题的根本,其实归结起来都是文化问题。我看博主在这里只不过试图把中国文化的问题通过具体在科学领域带来的影响展示出来供大家思考讨论而已。至于攻击同行,甚至藐视科学实在是错解博主本意,把一个深刻的探讨中国文化的命题庸俗浅薄化了。”

网上得一知己足矣!何况还有楼下如此多的评论,不论看法如何:

浮草
晴耕雨读
双子
yijibang
qinHwang
wenxuecityzyq
wella
zuan-tou
春花
人在路上

等等

这里就不一一回复了。谢谢为我讨还公道!

祝大家春节快乐!
浮草2010-01-30 06:24:46 最近专门拜读阎老师和谢盛友的文章,慢慢细读,叹为观止。所以也注册了文学城,激动得也想写写博客,可就没有二位洋洋洒洒的写作才能,只好作罢。看了这篇文章,确实觉得自己被窄化了。小时对文学,书法和绘画很有爱好,因为要跳农们,偷看偷学也没办法做到,家里管得很严,到了大学,政府要求学生“又红又专”,咱浮尘草民一个,自知距“红”太遥远,只好去“专“了。大学里有很大的图书馆,未等自己遨游于文历哲,专业成绩骤然下降,唯恐不能毕业,后来干脆一直“钻洞”了。89年后,又见到“自由”,“民主”“人权”离草民又太遥远,太奢侈,拼死来到到北美,为了活命,只好又远离文学,继续“钻洞”。最近有闲,又重拾文史,一发不可收拾。不要见笑,“钻洞”太久,人会变得严谨而缺乏对其他领域的悟性,看你的润色和塑造过的文字,有时居然当成论文考证起来了,其实文学和科学有很多不同的。当年国内大学是机器加工厂,加上人的才能天赋有高有低,爱好各有不同,活法也各有不同,不可能人人多才多艺。窄化自己至少对本人来说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我不会因此自卑而心胸狭隘,每个人都是我的老师。谢谢。
ZUAN-TOU2010-01-30 06:03:28 不知我们哪位同行把您给惹了,招您生这麽大的气,把我们大家都给骂进去了。我等“钻头”虽多有钻洞挖沙敬业之人,但决不乏爬树掏鸟赏花慰草者。虽说您名气挺大,可不敢使性骂街呀。那有损您形象不是吗?照您的岁数,不至于如此paranoia。是不是ginkgo吃多了?
一个庸俗的人2010-01-30 04:12:26 非常支持博主的观点,并能体会到你心底里的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一切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以致军事问题的根本,其实归结起来都是文化问题。我看博主在这里只不过试图把中国文化的问题通过具体在科学领域带来的影响展示出来供大家思考讨论而已。至于攻击同行,甚至藐视科学实在是错解博主本意,把一个深刻的探讨中国文化的命题庸俗浅薄化了。

中国文化当然优秀,否则也不会存在几千年,但同时问题很大,造成的恶果在近代现代,让人每每想到不禁苍然泪下心头滴血。相比之下有没有拿诺贝尔奖的华人科学家这样的小事,实在不值一提。

无数先辈例如胡适鲁迅等等,他们看到了问题并试图解决问题,但积弊难返,绝不是一两代人能逆转的。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我们这些海外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社会影响力的国人,都担负着改进中国文化的,使之重新焕发青春的使命。

中国文化的问题实在是错综复杂,表象包罗万象,绝不是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在这里我想也效法博主,抛砖引玉,也来谈谈个人的一点感受。

我认为东西方文化各有所长,西方文化的优点恰恰就是东方文化的不足。记得小时後看过的一篇文章,一位西方哲学大师说到人类的未来在于东西方文化的融合。

在我看来,西方的文化是一种”罪人”文化,东方以中国为首的是一种”圣人”文化。

西方源于圣经的文化认为,人生来是”罪人“,一生所要做的就是改过和赎罪。而且经过文艺复兴之后又强调了极其重要的平等的观念。

而中国文化是以圣人为导向的,人一生要努力成为一个圣人,以一个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并把人分成圣贤君子的等级,而绝大多数普通百姓甚至排除在了这里所提的人之外。

中国文化中缺乏平等的观念,所有人都注视着圣人,想成为那处在社会金字塔的最高点,像神一般的存在的圣人。而悖论在于,中国文化中圣人和人是矛盾的,圣人被塑造成神,别说饮食男女,就是上厕所都是没有的。面对这种既要成为圣人,而实际上又没有可能的的矛盾,我们的老祖宗想到了办法,那就是”骗“。什么真龙天子,天父附体,不过是循着这个骗的思路。

中国文化是最善于欺骗的文化,这里的欺骗不仅指欺骗他人,其实最主要的是欺骗自己,所谓自欺欺人,如同鲁迅笔下的阿Q。

打了败仗可以说成战略转移,屡战屡败可以说成屡败屡战,总之永远是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在我们赞叹中国语言的精妙的同时,不禁还要感叹老祖宗为了自欺欺人可没少下功夫,简直发展了整个一套体系。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催生出了中国人特有的双重面孔,一副对外,永远光荣伟大正确,圣贤君子的牌坊不能倒,一副对内,一点点纸醉金迷,一点点低级趣味。

在这种文化的基础上,中国人别说对外像西方人那样承认自己有罪,就是承认自己有错都是很困难的,我们的文化很难承受这种自我否定。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人说我太极端,但如同我开始所说的,我认为中国文化是优秀的,但是只有直面问题才可能解决问题。而且我认为实际上是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而且解决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希望就在我们身上。

我认为解决中国文化的痼疾的钥匙在西方文化中,那就是平等和博爱的精神。人没有高低贵贱,职业没有高低贵贱,一切是平等的,人生不只有成贤成圣一条路。人生应该是追求快乐的一生,快乐不是只有通过金钱权势地位得到的,这些东西往往使人远离快乐。快乐是一种身心的真正解脱带来的愉悦感觉,对于人来说是独立于金钱地位名誉和他人评价之外的。

平等基础上的爱是博爱。人不应只爱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一切。爱能给人带来快乐,博爱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永恒的快乐。

现在到了抛掉加在我们身上几千年的那个成贤成圣做人上人的枷锁的时候了,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做一个普通人,一个低俗的人。

cheory2010-01-30 03:52:30 人傻就和老严一样.
人在路上2010-01-30 03:51:45 身为老阎的二级优质粉丝,不进这个帖子踩一脚似乎说不过去。顶老阎。

那些当面打击俺们老阎,背后嫉妒俺们老阎的人们,都给俺闭嘴,呵呵。
Wella2010-01-30 03:21:51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
回复自以为是棵葱的评论:

您的自我检讨写的不错。知耻近乎勇。改了就好。

———————————————-

哈哈哈哈…… 大顶!您真是幽默大师,读来既解气又可乐!问好!
春花2010-01-30 02:29:25 对阎润涛不熟悉的就去看他的博文好了,对他不欣赏的就别理他啊。

但是他有粉丝,他利用时间奉献博文,他的作品有人喜欢,这是事实,某些人没必要酸酸的,跑到这里来发酵。那些跳得越高,嗓门越大的人就是文章中指出的洞人,被博主刺痛了,伤自尊了,就撕破脸皮在这坛子上撒野,骂娘,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呢!
wenxuecityzyq2010-01-30 02:03:02 很喜欢润的文章。文学作品嘛, 大家爱看,还能从中学到一些知识,比如为何中国人肝癌多的那一篇,功德无量啊。 大家还是要看积极的一面,不应求全责备。没有人的作品十全十美。 没人写了,大家看舍呀。 支持花自己业余时间为大家服务的人。 持批评态度的人有更好的作品给大家看吗,或者给大家说说您是如何为大家或社会作贡献的摆给大家听听啊。
J_man2010-01-30 01:43:12 眼润套?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不自知的傻波一,名字臭了又换成润套眼,一个无德无能的跳梁小丑罢了,大言不惭,我都替你害臊.
QinHwang2010-01-30 00:26:33 做科学的人不管是华人还是其他人是很辛苦的,你再这么讽刺挖苦实在有点过分。

做科研也就是你说的“钻洞”的确需要专心,万金油式的人可以在学术界混碗饭吃(现在混饭吃也不容易了)但绝对成不了气候。当你有“钻洞”精神的时候也就是你事业的巅峰;当你迷恋于文学城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下坡路了。哈哈,俺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啦。要东山再起还要少写博文,多多“钻洞”。
lwk12010-01-30 00:12:02 感觉博主并不了解“钻洞的人”,也有些自得。
杨方方2010-01-29 23:44:03 科学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之分。阎先生所指的是自然科学家,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科学家。科学家所受的一个训练是要能从现象看到本质,这就需要想象力,能假设出多种可能,再去验证是真还是不真。科学家所受的另一个训练是你在下结论的时候,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或数据支持你所下的结论,并经得起别人的推敲,否则就是瞎说。其实社会科学家受到的也是类似的训练,但社会科学的取证要比自然科学难得多,也就随意得多,所以社会科学家的结论常常误导民众,甚至祸国殃民。大家所知道的马克思的关于共产主义的结论在现在看来是多么地经不起实践的检验,但它当年吸引了多少中国的知识青年为之而奋斗,这也是导致中国从1919到1979那60年时间中内战内灾内乱不断的主因之一。

诗人和作家如果多产往往被称为文学家,但他们通常不需要科学训练。尽管需要他们有看透现象抓住本质的能力,这样写出的作品才有深度,但真那样的话,作品就有可能变成了枯燥无味的哲学文章,可读性会很差。相反为了增加可读性或娱乐性,他们往往模糊本质,过分渲染现象,以达到戏剧性的效果。至于文学城上的网络作家,如也做到这样,应该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阎先生作为一个网络作家,作品中可以哗众取宠,可以语不惊人誓不休,这样别人读你的作品能得到足够的娱乐,也就会继续读你的新作,但阎先生必须吸取马克思等先辈的教训,要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个杰出的社会科学家,对社会现象或社会问题下结论要慎之又慎。如真克制不住自己想下什么结论,一定要做到证据充分,反复推敲,并能经得起别人的质疑。阎先生对别人的质疑,怀恨在心,又写此文竟然毫无根据地将诬蔑对象从科大少年班人扩大到整个华人科学家,象泼妇骂街般泼男骂网,真不厚道。对于阎先生来说,最容易做的事是先打听一下文学城上的网络作家是否有自然科学家出身的,并再搞清是自然科学家出身的多还是其他出身的多,免得再信口雌黄
yijibang2010-01-29 22:24:16 对于搞科学人的评论有一杆子打翻船之嫌。我觉得在搞科学中有文采的不少。问题是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出来。而且一个真正搞科学的人,态度是非常严谨,小心。不精的领域不会贸然尝试。但并不表示没有基本水平去欣赏别人的作品。批评是自然难免,但是从批评中也能看出个人的深浅。拍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科学从事工作者。当然我想先生所提的属于这一类。无论如何,先生的打头阵是值得我们赞扬的。继续发挥所长。谢谢。
颓废的双子2010-01-29 22:10:15 顶完万维

再顶这儿

老严就是俺偶像

笑含2010-01-29 21:40:33 盲人摸象
晴耕雨读2010-01-29 21:38:48 正好这个月在外
要是回去了还得翻墙进城
现在翻墙不容易啊,打击低俗内容越厉害,越不容易翻阿
999ggg2010-01-29 20:56:10 无论如何写出博客无偿供大家阅读欣赏,本身就是一件无论如何也值的大家感谢的事。即使那些在这里争论不休甚至恼羞成怒的人,也应该感谢涛哥提供的场所以供他们发泄。但到人家做客提出适当的异议也要考虑方法,太过于放肆的挑衅,不但构成对作者辛苦劳动的不尊敬,也使自己有失风度和陷于失礼。这博客毕竟只是别人的自留地,不过是大度地开放给公共小憩一下罢了。如果能够谈笑鸿儒,觅得知音则是人生的收获。但绝对不是要树敌的战场。所以涛哥的这篇其实还是把一些人放在很高的位置上,至少尊为所谓科学家的。在我看来,就算是科学家,也不能连基本为人的礼貌和规则都不讲,不分场合肆意发泄自己的愤怒。我还真觉得很多人很不懂得起码的礼貌缺乏起码的修养—尽管他们读了很多书和著作等身。无论你多么博学,你的失礼就永远不会让人尊重。最起码,如果你就是很激烈地反对作者,你应该开一个自己的博客,在那里面你怎么说都是你的自由。
润涛阎2010-01-29 20:44:26 回复五谷不分的评论:

我喜欢闲聊。有时写点政论文,女同胞们就觉得我是浪费时间。我比较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文章比较发散。但我不怕得罪人。您看我的博客介绍,上半句:“要让人恨,恨得咬牙切齿。”

小妹过奖了“whoever spent time in WXC must have all seen your articles. Many likely have read all.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life experience, wisdom, knowledage,story telling, beauty of your words, sense of humor, clear thinking, broadview, and high entertainment value. always waiting for your next article. Thank you.”
润涛阎2010-01-29 20:39:11 回复tzuuyi的评论:

语言当然是一个方面。但我们不能说当年李政道他们就没有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放远一点来说,民国初的教育相当开放,人的金钱观念远没有今天这么极端。

如果我们对比江泽民和胡锦涛二人,虽然他们都是工科出身,但经历过民国教育的江泽民就比胡锦涛开放,也不那么死板。所以,胡锦涛治下,网络自由不比江泽民时强。因为江泽民小的时候经历过言论自由,而胡锦涛从来没有过。这就表明,孩童时代的经历对以后的影响很大。

其他人的观点,比如金钱=生活,就不回复了。这个话题无法统一。

您的例子也是一个方面。

“Not really true. Many American scientist got their breakthrough before 30 years old when Chinese scientist in America of the same age just tried to learn English and American way of research. For example, Carol Greider, the newly minted Nobel prize Medicine winner. By the time she was 26 years old (telomere and telomerase), we already knew she will one day get the Nobel Prize.

Many American scientists spent all their time writing grants one after another. Average time they need to write a grant is 2 weeks with at least 5 times of polishing while Chinese Scientists need about 2 months with a couple of times of polishing. The rest of time for American scientists they spent socializing with grant committe people, really. Often they got the grant when grant committe asked them to submit proposal.

Only the truely brilliant or the luckiest Chinese scientists can succeed in English-speaking world.”
五谷不分2010-01-29 20:36:50 whoever spent time in WXC must have all seen your articles. Many likely have read all.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life experience, wisdom, knowledage,story telling, beauty of your words, sense of humor, clear thinking, broadview, and high entertainment value. always waiting for your next article. Thank you.
wish292010-01-29 20:35:50 曾佩服你的才华,但这次… ,何必这么大反应呢,作潇洒点儿不是更有水平吗?
azkaban2010-01-29 20:23:58 我觉得写爱写博客的人表现欲太强(写作动机决不是为了"贡献一点精神食粮"),而爱看别人博客的就是窥视欲比较强。一般来说窥视别人不需要有多少特长,所以数量比较大。
乙计划专家2010-01-29 19:49:32 我不是学生物的,但我知道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HGT)的现象是存在的。润老师的例子可能不是很好,但我不认为润老师的想法有任何问题。http://en.wikipedia.org/wiki/Horizontal_gene_transfer

给润老师提个建议:润老师谈的话题很多是有争议性的,这很容易被反对者将话题向“伪科学”方向推。我的建议是润老师用写论文的严谨来写博文,citation 是必不可少的。
372138242010-01-29 19:43:16 人再牛×,总有江郎才尽之时。看了你关于google起名的那篇,第一次冒出“江郎才尽”四字。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该休息了。
iamhereforfun2010-01-29 19:30:31 SOunds reasonable point. But life needs money, without money what can you do ? You have to be realistic. You keep talking about those few Nobel prize winner, remember that is NOT for average people.
小人知新2010-01-29 18:57:11 一直很喜欢润大师的文章,觉得这篇有点偏激。
环境,教育对人的影响仅是有限的。我想润大师也是钻洞环境中出来的,可这并不影响大师仍保有各种兴趣,写出各种题材的妙文来。而我等资质平庸之辈,就是不去钻洞,保留所有的感觉,也写不出如此妙文来。反之,我们钻了洞,有了生存的技能,却仍保留了读懂大师,成为大师粉丝的感觉。所以,一个人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自知之明。一个社会,如果人人想成为大师,这个社会一定大大地不妙了。而真正的人材,在任何环境中,都会成为大师的。
Eversailing2010-01-29 18:52:02 楼主是文学城博客里的旗帜,屹立不倒!
gpyang2010-01-29 17:52:02 不才对润涛阎不熟悉,失敬,敢问润涛阎有何伟大成就?
王副教授2010-01-29 17:42:49 不是所有的中国科学家都是木头,至少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
tzuuyi2010-01-29 17:40:37 Not really true. Many American scientist got their breakthrough before 30 years old when Chinese scientist in America of the same age just tried to learn English and American way of research. For example, Carol Greider, the newly minted Nobel prize Medicine winner. By the time she was 26 years old (telomere and telomerase), we already knew she will one day get the Nobel Prize.

Many American scientists spent all their time writing grants one after another. Average time they need to write a grant is 2 weeks with at least 5 times of polishing while Chinese Scientists need about 2 months with a couple of times of polishing. The rest of time for American scientists they spent socializing with grant committe people, really. Often they got the grant when grant committe asked them to submit proposal.

Only the truely brilliant or the luckiest Chinese scientists can succeed in English-speaking world.
春天百合2010-01-29 17:25:36 打心眼儿里感谢阎老师,自从读了老师的文章后茅塞顿开。希望看见更多您的作品。
喜鹊上枝头2010-01-29 17:00:33 阎大师,您快成了文学城一大”宝”了,看您的文章是我减压的一部分。
爱fishing2010-01-29 16:58:42 你的‘洞文’第一版,我在家坛推荐过。同感‘洞人’太多,怎么就是读不懂你地‘洞文’呢。。。
默鸣2010-01-29 16:53:00 看看对少年班的评价,看看还以诺奖为标杆,就知道作者自己也“钻”进去了。
小刺猬92010-01-29 16:42:50 阎先生说得极是,支持你。
st-watcher2010-01-29 16:18:39 “可 30 年来的留学生多如过江之鲫,有的都快退休了,依然没有几位这样的杰出人才冒出来呢?”

I have the same question, too.

Many good points, Ding!

from another “hole Driller”.
自以为是棵葱2010-01-29 13:51:45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我觉得您理解错了。被当成“钻头”并不是我们的错,自己还想做“钻头”,以为做了“钻头”比哭比笑好就是你的错了。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29 12:32:31 回复毛虫儿的评论:
我就不跟您较真儿了,可能我们的理解略有不同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29 12:31:22 我算是第一代移民,是国内的高等教育培养出来的,虽然有在这米国拿了硕士,但仍没经过从小就开始的教育,等到面对自己的孩子,我想还多半会是用国内的那一套,让孩子走我们的路,这事儿想一想还真是挺可怕的。
毛虫儿2010-01-29 12:06:44 回复润涛阎的弟弟的评论:
你再去读读原文:你“哥哥”的原意是要加个“不”的。
润涛阎2010-01-29 11:09:09 回复lao3ma1的评论:

“我是在反思,我看我儿子就是那个“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一下的”小孩,可他真是不知道怎么扶,我就是闹不明白,我妈没教我扶瓶子,我怎么天生就会,我儿子就需要教?或者遗传?LG就是这样的人.
喜欢你的文章,能不能除了让我们反思,给一点具体点的操作指南,愁死我了.”

孩子从小要学会照顾自己的基本技能,有的需要训练
比哭笑好2010-01-29 08:46:28 回复自以为是棵葱的评论:

您的自我检讨写的不错。知耻近乎勇。改了就好。
icmbian2010-01-29 08:13:05 回复自以为是棵葱的评论:
这样看来,苏轼也就一凡人,可惜的是我们还不如他。
icmbian2010-01-29 08:01:39 十分赞同楼主培养孩子的观点,我们,其实还包括老阎,都是现今国家教育体制的受害者,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比如楼主似乎对那篇文章引发的争议还有点拿得起放不下,愚以为忘掉它吧,还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建议楼主继续保持诙谐幽默,化科学为通俗的风格,为网友再献杰作。
自以为是棵葱2010-01-29 07:57:14 苏轼与佛印的故事

宋代大文豪苏轼非常喜欢谈佛论道,和佛印禅师关系很好。有一天他登门拜访佛印,问道:“你看我是什么。”佛印说:“我看你是一尊佛。”苏轼闻之飘飘然,佛印又问苏轼:“你看我是什么?”苏轼想难为一下佛印,就说道:“我看你是一坨屎。”佛印听后默然不语(也许是气的说不出话)。于是苏轼很得意的跑回家见到苏小妹,向她吹嘘自己今天如何一句话噎住了佛印禅师。苏小妹听了直摇头,说道,“哥哥你的境界太低,佛印心中有佛,看万物都是佛。你心中有屎,所以看别人也就都是一坨屎。
lao3ma12010-01-29 07:29:43 我是在反思,我看我儿子就是那个“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一下的”小孩,可他真是不知道怎么扶,我就是闹不明白,我妈没教我扶瓶子,我怎么天生就会,我儿子就需要教?或者遗传?LG就是这样的人.
喜欢你的文章,能不能除了让我们反思,给一点具体点的操作指南,愁死我了.
bleakyland2010-01-29 07:08:56 原以为博主写的是个虱子,后来越看越不象个虱子,现在明白了原来还是个虱子。博主回来就好。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29 06:44:54 回复腰呀冧吧温的评论:
凭我个人的理解,“德,智,体”里的“智”应该包括钻洞,学习拔尖。这是我上学的时候所提倡的,现在是不是还被挂在嘴边,不太清楚,没准儿我润涛哥哥晓得。
腰呀冧吧温2010-01-29 06:19:23 回复润涛阎的弟:
Here we need to make it clear what is your definition of “智”? 钻洞不是智.学习拔尖是智?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29 05:37:18 假如我想拜涛哥为师,我顶多能学到你的一成儿,为什么呢?因为你经历过“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的历练,这些经历我都没有。
老阎写的教育篇已经不少了,我们的教育提倡“德,智,体”全面发展(口号),应该是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德,智,体”全面发展就好了,就像你的一个故事里讲的,老爷子临死前说有4000元存款留给子女,其实是说,要是有4000元存款就好了。
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如今的学生,学习可能拔尖,别的什么都不会,只占“德,智,体”里的“智”了,熟话说,“家里油瓶子倒了,都不带扶一下的”,比较悲哀。
润涛阎的弟弟2010-01-29 05:21:11 回复毛虫儿的评论:
老阎写的对,“在这个大学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润涛阎的”,你几乎找不到
毛虫儿2010-01-29 04:02:34 现在的很多家长都很注重孩子的情趣教育了,从小上各种补习班。孩子们长大后有更多的业余爱好了。
毛虫儿2010-01-29 03:45:01 在美国前几百名的大学里,你几乎找不到一所大学:在这个大学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润涛阎的。
您的原意应该是“在这个大学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润涛阎的”。加个“不”吧!
月透浮云2010-01-28 22:27:27 批评是出名的副产品.他们一起来,要哪个要看你的智慧和胸怀. 本来以为楼主一生气不写了,原来还是心系粉丝.只能说你的娱乐文章写得太科学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