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胡温时代的陷阱是什么?

点击数:323

后胡温时代的陷阱是什么?

润涛阎     2004年02月23日

除了台湾问题外,中国未来的最大问题是社会稳定。在上文中谈了美式民主的内涵。中国实际上已经与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开始了政治体制改革。只是仅限於在外资企业。“民主圈”还未对接。

上文中谈到,除了美式民主外,还有以色列社会主义民主。以色列连农村都是清一色的集体农庄。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且也是法治国家。如果对照美式民主(资本主义民主)和以色列社会主义民主,我们会发现,毛共时代中国的所谓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半封建半社会主义制度;邓小平江泽民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在资本积累阶段的初级资本主义。这两个时代都属於一党专制。

因为什么文化决定什么社会制度,这就有必要总结什么是美式民主文化,也就是资本主义民主需要什么样的文化根基才能支撑这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因为制度是大厦,建造在沙滩上再好的大厦也无法立足。文化与制度不适应,社会无法长期稳定。

美式民主文化的内容:

1。穷人不仇富。在美国40%的人占有的财富基本上为零。美国用什么方式将劳工者的血汗饯到富人的腰包的?途径很多,老百姓搞不懂的多如牛毛的法律把过程合法化是不可少的一条。另一途径就是美国的私人名牌大学是贵族学校。尽管也有一些穷人的孩子甚至黑人靠体育专长打进去如同陈永贵当副总理,但多数是富家子弟。这些贵族学校如在招生简章中明确规定本校毕业生的后代优先。招生简章中虽然写着不问家庭经济状况,但你必须在申请时添上父母的工作职务何校毕业甚至税表。

不论什么途径,其结果很明显,那就是80%的财富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40%的人毫无财富。“富者越富”的经济学和社会学原理有专门阐述。有兴趣者可读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专文。

那么是什么能让美国穷人不仇富?也就是说穷人不仇富作为一种民主文化是怎样形成的?本人认为是当初奴隶制长达100多年的历史并与民主制并存中逐渐形成的。当劳工阶层看到自己虽然如同马拉车一样到头来车上运的货物所赚到的钱虽然自己拿不到多少,比可以买卖的奴隶强多了。美国劳工阶级拼命的拉车不仅可以吃到草,还可把一生的劳动成果赎回自己的住房。也可以这样说那自己看上去满意的马棚竟不是自己的,须拉一辈子的车才能付清。在飞机上你可看到如同满眼繁星的居民房,那基本上都是投资商的。

但是如果象毛泽东那样的人出来打着杀富济贫的施政纲领竞选的话,美国穷人决不会投他的票。本人曾拿着副总统切尼没有招标竟把重建伊拉克的以亿计的钱塞进自己的腰包的报纸去问本楼里打扫卫生的穷人。他看后一笑。我问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腐败肯定下一届是没门了。他大惑不解:“为什么?他们能HANDLE 得了那么多钱才能掌权,让穷人干能成吗?”

中国几千年来的宁可穷却不可不均的仇富文化与美国的民主文化背道而驰。老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就是迈向了美式民主的第一步。强制保证社会分成财富积累者(车把式)和财富创造者(拉车的马),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能逐渐产生穷人不仇富这一美式民主文化。在这一相当长的时间内才能消除“共同富裕”的思想。

2。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掩护下的爱国主义。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与爱国主义是相容的甚至是相符相成的,把它称为美式爱国主义。因为它是建立在极端自私的个人利益之上的爱国主义。这同几千年中国的爱国主义有着本质的不同。在专制的封建的中国,朕即国家,最爱国的是皇帝因为那是他的家产。百姓爱国就等于爱皇帝。后来就是爱孙中山、爱蒋委员长、爱毛主席,文化上与先前是一致的。这种文化与美式民主文化中的爱国主义是截然不同的。美式民主的爱国是以个人利益(基本上是指有钱人集团)最大化为前提,而封建主义的爱国则是以牺牲个人(百姓甚至包括官府)利益而换取名誉上是国家实际上是皇上一家的权位。在这封建爱国主义的文化制约下,爱国等于爱一个人。

3。身体自由。说起自由人们就想到言论自由结党自由等。这些是宪法上的自由,而非文化。什么样的文化决定什么样的法律。美式民主的自由文化是身体自由。这是第一步。没有身体自由谈不到宪法上的自由。身体自由大到个体性命小到器官。中国个人的身体解放刚刚起步。几千年来,连离婚都是大逆不道。欧洲文艺复兴是从性的解放开始的。这身体自由文化才是决定宪法中的各项自由的基础。

所以,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以色列的社会主义民主要比美式民主更接近。如果当年邓小平不是到美国而是去了以色列,那很可能他会发现毛泽东时代中国搞不好的根本原因并非是社会主义的毛病,而是没有民主造成的;今天中国的问题很多人认为是资本主义造成的也是偏见。也就是说,如果站在文化的深度探讨问题,以色列的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制度更容易在中国实现。

问题是现在中国是不是已经走上了美式民主的不归路。如果是,那就要尽快引进美式民主文化。尽快去除毛泽东思想。把毛泽东的神话彻底清除。如果不引进美式民主文化,那就走以色列社会主义民主加法治的道路。

胡温时代搞民主是不大可能的。后胡温时代最大的陷阱便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加毛共泛民主,因为民主的压力太大就与时俱进的搞中国特色的民主(毛共泛民主,见上文)。那将会把中国引向万丈深渊而引发民族灾难。

为什么一定是毛共泛民主?因为中国国民未经过美式民主文化的熏陶,而毛共泛民主的文化已经在民众的灵魂深处扎根。人们认为美式民主根本就不是民主而是独裁(见上文)。这时如果把“民主圈(见上文)”对接,搞组党自由,那中国会四分五裂。当年毛泽东搞泛民主的文革,就是十年浩劫。可要知道,那时有毛泽东打天下的权威和周恩来那样的威信还能保持国家没发生内战。今天一旦失控,那就又重复民国初的状态。军阀混战不可避免。150年来,中国社会一直处於转型期。这其中有复辟倒退,基本上说是走一步退一步。邓小平时代与慈禧垂帘听政差不多。现在基本上回到了老蒋时代。反思这150年的经验教训,我们会发现每次的失败都是因为激进派占上风。更重要的是:总是反对在文化层面上动手。总想在沙滩上建高楼。

所以,胡温要做的是剔除毛共泛民主同时引入美式民主文化。这样,经过两代人的努力,“民主圈”对接就水到渠成了。润涛阎

(全文完)

为了使读者能系统地读,现将上文附于后:

美式民主的内涵

润涛阎

(一)。美式民主的内涵是什么?

上文讲到有三种民主:欧美资本主义民主简称美式民主、以色列社会主义民主、毛共泛民主。

因为我们经历了毛共泛民主时间太久,直到今天一提到民主,人们自然的认为指得是人人当家作主。这是毛共泛民主的后遗症。

把美式民主分为两部分更容易理解。第一部分,就是每人一票的全国大选来决定国家领袖。这一部分不需用太多笔墨。第二部分是国家的各级管理。这一部分才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那么,美式民主国家在管理上的民主是怎样的呢?

不论在任何层次,美式民主的实际操作是:老板一人作主,雇员按照老板的安排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在公司或工厂,你如果是技术员,你即使快干出成果来了,老板决定不搞了你就乖乖的停下来。哪怕你今天刚买了房子,公司通知你走人你只能拿到几个月的工资而只好另找工作了。

在大学,系主任只有一人。他按他的想法招聘教授。教授告诉技术员干什么。系里的事情技术员那一级根本就不知道。

总之,雇员没权参与雇主的决策。老板只为他/她自己的老板负责,他/她的老板也只为更上边的老板负责。总统做决策也没必要跟副总统商量。美国有很多咨询公司,就连总统也常常找咨询公司。公司总裁、大学校长也常常找咨询公司提供良策,但他/她不会跟你员工商量任何治理他/她管理的公司或大学。

在国内时,80年代初,刚刚开始引进外资。我一朋友的妹妹找到了外企的工作。一星期后,我问她如何,她跟我喊毛主席万岁。原来这加拿大人老板用美式民主管理他的公司。作为员工,她根本就适应不了什么都不让她知道、任何事不能参与的制度。她管那叫“独裁”。我听后告诉她书店出了一套丛书,其中一本是《美国》,是蓝皮的。里边介绍说这就是美国的民主制度。书中把美国的民主大骂一通,说工人阶级没有真正的民主。我告诉她我不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那是党的政治宣传。但是到美国后才真正看到书中说的全是真的。在同一部门工作,谁谁拿多少工资你都不知道。连知情权都没有。今后怎么管理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公司的头头如果拿不定主意就花钱请咨询公司也不会跟你这雇员商量。

毛共搞泛民主,叫什么“民主决策”。升职称、长工资要大家评。不然就是“不民主”。一旦“不民主”那领导干部就被骂为“官僚主义”了。

在西方人眼中什么是“独裁”呢?独裁指的是国家最高领袖不是全民选举产生,而非指掌权后的管理程序。也就是说,美式民主制度是转了一个圈:老板为上边的老板负责,上边的老板为更上边的老板负责。。。直到总统。总统要为百姓负责,不然就被选下台。这样首尾相结就成了个圈了。而独裁制度是一个线,弯不回来。这才是民主与独裁的根本区别。

美国CBS记者华莱仕专访江泽民时说江泽民是世界上最大的独裁者。说最大是因为他统治着13忆人口。江泽民反驳说他做任何事都要通过政治局讨论,哪里是独裁?这是彻头彻尾的概念不同而无法沟通。按美式民主的思维方式,你江泽民站着位子不作主还要问下属,那是你失职。你愿意问那是你的风格,你与你自作主张没区别。这与独裁不独裁八杆子打不着。华莱仕说的“独裁”指的是你没有反对党没有百姓选举,你就没必要向你的老板负责。你的老板是人民。而江泽民认为,我自己没违背“民主决策”怎么算独裁?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美式民主”与“毛共泛民主”概念上的根本区别。在江泽民看来,华莱仕是岂有此理;在华莱仕眼中,江的回答是无理狡辩。而事实上两人讲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

(二)。中国何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很多人包括拥中共派和民运们都认为中国只是搞了经济体制改革,而未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十足的谬论。

在上文中提到,从外资企业一进入中国的那一天,中国的美式民主制度改革就已经开始了。只是中国走的是先下后上的道路。随着外企的增多,实施美式民主的公司企业就越来越多。只有到全民所有制企业也采用美式民主制度,尤其是事业单位如大学,也实行美式民主制度的那一天,全国大选来决定最高领导人就水到渠成了。因为首尾相结了,这个“民主圈”也就形成了。为何民主制度高于专制呢?简单地说,宇宙是圆的,地球是圆的,车轮子是圆的。是圆的运动起来阻力就小。应力均匀。

前苏联是自上而下搞政治体制改革,但目前为止,俄国的公司企业的美式民主程度远不如中国。苏东波离真正的民主制度还很遥远。整个东南亚,包括南韩、台湾、新加坡等走的都是自下而上的道路。这就避免了社会的大动荡,以及趁机搞独立而引发的内战。尤其是中国,如果走自上而下的道理,因为150年来的外辱,强烈的民族主义决不可能容忍新疆、西藏、内蒙、台湾趁机独立。内战必不可免。

只要我们认识到美式民主的真正内容不仅仅是“一人一票选总统”,而且包括与每个人每天都息息相关的“对上负责制”,我们就知道: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基本上是同步的。不然,根本解释不了为何外资企业怎么能在中国迅猛发展。因为外资企业根本没有采用毛共泛民主那一套。只是内资企业还是毛共泛民主那一套,这才是为何内资企业比不上外资企业的效益好的原因。

正因为美式民主只在外资企业推开还没有在全国全面开花,最上边的全国大选那一步还未提到议事日程。也正因为如此,腐败等现象还很猖獗。这个“民主圈”还没对结。关键是尽快把外企的美式民主制度尽早推广。联系到民运头目魏京生等盼望经济制裁中国,那对中国的民主来讲是缘木求鱼,可笑至极。

美式民主的另一重要内容是个人的权利与自由的保障。这些人权法案的实施靠的就是司法独立。所以,在上面所提到的“民主圈”的中心,还有一个支撑:那就是司法独立。对于这一点毋须多讲因为大家都清楚。但有一点需要强调:三权分立中的法院这一权不是选举制。美国的先贤们知道,每人一票并轮流坐庄的选举制是有缺点的,而指定加终身制也有优点。所以,美国的法官不采取投票选举并且是终身制。如果每人一票、轮流坐庄的选举制没有缺点,那美国的法官何必要搞终身制?一起投票不就算了?这一点需要另一专文给予阐明。

(三)。未来中国的民主宪法需要借鉴美国什么?

美国先贤们是智者,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经过二百多年后的今天,美国政治家们发现美国民主制度的弊端:任何一届总统都不愿意偿还前总统的债务。为了连任,或者让本党候选人接班成功,历届总统总是千方百计地借钱搞“政绩”。致使债台高筑。问题并不在于还得起还是还不起,而是没有愿意还债的傻瓜总统。久而久之,这债务就象喜马拉雅山一样,没完没了的增高。从理论上讲,喜马拉雅山增长还有个顶,可这债务只借不还就没个顶。人们认为,克林顿当总统时美国财政有盈余。其实那是他最后两年的事,如果把他8年执政算起,还是增加了债务。就连格林斯潘当初都预料不管克林顿的接任者是谁,还债是没指望的。让天天想着如何拉选票的人去还以前的总统歉的债,就连????都不会干。

美国可以把债务由世界各国分担一部分,靠的是美元是最大的通用货币。中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很难让人民币代替美元的统治地位。即使有那一天,债台高筑而无人还也是迟早要崩溃。那么,如何防止永无止境的债台高筑呢?那就要在制定民主宪法时,把国家预算分成两部分:赤字内的部分由民选的总统提议,经议会批准(仿效美国);而超出的债务(赤字)部分则由终身制的最高法院来决定。因为民选的政府与国会为了争取选票而只顾眼前利益;而不在乎选民的最高法院法官们会考虑长远利益而把债务控制在一定程度。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