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一扫而过的眼神 —往事追忆

点击数:18

 

院部大食堂午饭时有很多院里的家属不做饭也跟我们单身汉凑热闹,一来他们节省肉票,二来我们食堂不赚取利润,等于他们也占我们单身汉的便宜。所以,午饭必须早去排队,否则就有吃不上饭的危险。

 

一天,在我队伍的前边是一位六十多岁的长者,我在食堂和院里见过他,由于不是我们所的,我并不认识他,也就跟在他后面一点点往前挪。他倒是彬彬有礼地回头跟我点头打个招呼,我也点头回复。其实他没理由认识我这个新来的学生。突然间来了一个人走到老先生身边。食堂加塞的事时有发生,但基本上都是年轻的工人。他手中没饭盒,明显是找老先生有急事。考虑到礼貌,我就自然往后退了一点点,因为后面排队的人距离有限,就是意思上给人家私聊的空间。人家说什么跟我没半毛钱关系。这人本来是小声跟老先生谈话的,这也是礼貌,没必要让他人听自己说话。

 

可他那滴溜溜的眼神从老先生后面扫过去的那一刻,跟我有毫秒的视觉碰撞,我当即发现此人绝不可能是科学家,应该是政客。那我前边的这位老先生看上去是那种厚道之人,怎么看都不会是政客。也就判断出这位是院部领导跟老先生说什么事来了。待老先生点头后,他离开那一刻,他再次用那种警觉的眼神扫了一下四周。再看他的表情,无论如何无法认可他是一位科学家。

 

他,或者他们是谁,与我无关。可在科学家云集的地方有类似特务接头的感觉,必然有点不习惯。吃饭的时候我都在思考这事。我们研究生院的主管,虽然不是院长副院长,就是处级领导,可大权在握,偶尔也有他这种眼神。

 

晚上我去导师家。导师待我如子,我视恩师为亲人。我和恩师是聊友,无话不谈。说起来这个世界很奇妙,我一进屋刚坐下,师母给我拿出苹果让我自己削着吃。突然间有敲门声,师母去开门,进来的就是午饭排队在我前边的老先生。他看看我,我也上前准备打招呼,此时导师从里屋出来了。我当即后退,给导师让路。显然,导师与客人约好了时间。我需要尽快离开,别干扰人家的谈话。就听二人没打招呼,开门见山:“明天几点?”“你看9点行不?”

“好的!”

说完就退出去关上门走了。我赶紧问导师这人是谁。导师清楚如果没有什么猫腻的话,我不会打探这事,便看着我等我先讲清楚。我就说:“他有没有助手?”

 

“科学家都有助手。何况他还是留美博士回来的。你是说你想当他的助手?”

“哈哈哈!哪有的事。我都不知道他是搞什么的。”

“那你应该先问他是搞什么的才合理。一定有什么事。”

“是的。如果他是您的朋友,我需要告诉您一个非常有趣的事。”

“当然是朋友。虽然他当初是清华的,(导师是北大的),可他出国前我们俩就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年轻时就是好朋友了。他回国后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虽然我们不是一个专业。”

“那您可得打听一下,我想知道今天买饭排队时找他的那个人是不是他的助手。”

“怎么,那人你认识?”

“我不认识。您认识他的助手吗?”

“不认识。我没到过他实验室。有事就到他家或他来我这。”

 

接着我们俩就谈我出差的正事。没想到导师很重视我说的这事,虽然他不知道里边有什么猫腻,他估计我了解了什么重要的事,因为他知道我不喜欢议论任何个人,也不喜欢听别人议论任何人,我对理论感兴趣。

 

我不知道他们是邻居或者住同一个楼。第二天一上班,导师就悄悄告诉我那人就是老先生的助手,老先生问有什么事。我说:“晚上我告诉您。”吃完晚饭,我就去了导师家。我直接告诉他:“您朋友的那个助手不是纯科学家。”

“你怎么知道?”

“他的眼神就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或天生的特务身份。”

“嘿嘿嘿!电影看多了!小阎啊,你可别跟任何人讲这个啊。这里哪有特务。你知道吗?我那朋友最害怕的就是被打成美蒋特务呢。”

“这就对了。”

“对什么了?我说的是他担心自己被打成特务。”

“是的。我也是这么判断的。”

“他助手没留过学,他跟我说他回国时助手才刚大学毕业就给他当助手了。很可靠的一个人。一直搞科学研究来着。哪里是什么特务?”

“他是民国政府公派留美读博士的吗?”

“是的。毕业后坐船回来的,到北京就是1950年了。”

“那就更对了!”

“你说详细点。”

“国民党政府公派他留美读博士,回来的时间刚好是共产党打下了天下。从常识来讲,任何新政府都不会对这种前朝花钱培养的人才放心,会不会是美蒋特务?任何新政权都会有问号的。所以,政府既不能冤枉他,也不能抓捕打草惊蛇,说不定有一个美蒋特务集团案可以破呢。”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那个助手就是公安部派到他身边的?”

“那人的眼神肯定不是纯粹的科学家所有。”

“你看电影看多了。”

“不是的。电影里还真没见过这类人。演员表演的水平不够。”

“那你怎么学到的?”

“我们村大队党支部书记就这种眼神,是天生的。这个人看上去不太一样,应该不是天生的,是多年自己慢慢练习出来的。”

“可我这朋友没被打成右派或美蒋特务。”

“那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是他本来就担心自己是民国政府公派留学生却没去台湾,就怕被打成美蒋特务而小心翼翼,从不在助手那里谈政治话题,更不敢说消极话。另一个是助手只能随时把自己的笔记交给他的公安部具体负责人,自己不敢撒谎骗领导。他的笔记都是真实的跟老先生的谈话记录。所以,老先生没被打成右派,等于不打草惊蛇,说不定在钓大鱼。可一直没大鱼出来,这就到了四人帮垮台,平反一切冤假错案了。所以,老先生平安无事。”

“有道理。我会跟他聊聊的。”

 

很快,导师就跟他朋友聊了这事。老先生那晚上一夜不能合眼。他想出来了个万全之策:把助手请到家,跟他说:“这些年是你帮我渡过了政治运动的腥风血雨,非常感激!”助手一听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连连道歉:“老师待我如父子,从没怀疑过我,可我一直隐瞒着不能说出实情。是的,我一毕业就被公安部招去接受布置的双重任务就是当好您的助手为国家发挥您的科学才智,同时监视是否有美蒋特务跟您联系。我知道党组织一定在拨乱反正期间跟您谈了。我也不敢越过组织提前告诉您。但我没诬陷过您,栽赃陷害的事一丁点我都没干过。我只把您跟我所有的谈话如实记录在笔记本,按时上交。我知道那些内容不可能对您有伤害。您的确没跟我讲过反党言论,平心而论,您就是真正的爱国知识分子。”

 

老先生听后后脖梗子都在冒凉气。他太后怕了。幸亏自己从来都没抱怨的习惯。有的人就习惯了抱怨,总是这不对那不好。自己要是也有这毛病,早就死多少回了。可一想,这助手还是好人,没在历次运动中为了踩着别人往上爬而搞栽赃陷害那一套。真是碰上了好人。自己并没什么,可助手呢?这么多年,可不容易。这么多年干着违心的事,又害怕被人发现,也就养成了跟老师说话时就四处查看不能被人发现的特务表情与眼神,这一幕竟然被好友的弟子给看到了,否则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

 

听导师跟我讲完后,我多少有点后悔,如果我没跟导师谈这事,他朋友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助手其实几十年来都在一边当学生一边当监视员。他待助手如亲子,那么的信任。助手能做到滴水不漏几十年不被怀疑,那两行泪水能把一肚子的委屈、无奈、良心的煎熬冲洗出来吗?可助手又能怎么做呢?

 

我只能说助手是一位好人,因为他忠诚于真相—没对美蒋特务的憎恨而产生先入为主的判断:归国博士就是特务;他忠诚于良心—不为个人往上爬而对被监视者栽赃陷害,客观地哪怕不是主观地保护了一位不关心政治的、不发牢骚的科学家。这也算是在那炮火隆隆战争年代出国留学、回来后无休止的轰轰烈烈政治运动尔虞我诈栽赃陷害年代里留下的一段佳话。

 

历史没有假设。别假设老先生如果跟助手发过牢骚,抱怨过领导、社会,后果会是怎样。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没有发牢骚、不抱怨的性格,对人的命运是何等重要。哪怕是前朝公派留学于敌对国、回来后是抓特务的新政权、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动荡年代,老先生仅仅凭不发牢骚、不抱怨、善待下属的高尚品格,就能平平安安地渡过血腥的年代,自己毫发无损。我后来没胆量打听老先生与助手是否分手了。我判断助手会跟上级提出要求调到其它单位,也没打听过助手的姓名。老先生的研究生是我的半个老乡,但她不清楚这事。显然,老先生并没把此事说给他研究室的任何人。否则,她在我问及此话题时应该接过话茬。老先生不想说的事,我当然也没必要告诉她和任何人。

 

光阴似箭,一转眼40年过去了,食堂里排队的那一幕想起来恍如昨日:助手的那扫过一周如流星–高速与放光的眼神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的真切,那么的特别。没有特殊经历的人绝不会有那样的眼神。

[ 打印 ][ 加入书签 ]
阅读 (26566) ┆ 评论 (102)
评论
solo12020-05-09 09:03: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李跃华的这个苯酚注射的机理他是不知道的,有个教授给了一个可能的机理,李跃华是不同意的,因为不能解释所有现象。他最初是为了治好自己的鼻炎,试了很多东西,最后发现这个有效。然后扩展到其他病。
TYTOU2020-05-08 16:39:36回复悄悄话张文宏,我觉得还算靠谱,他研究生是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后来才去的华山医院传染科。所以我想他对中医应该还是有了解的,但是他一直说对于新冠没有特效药。
leo-不再沉默2020-05-07 18:50:55回复悄悄话神医李的视频,其明确的原理就是,在延着脖子一圈的穴位上注射苯酚,声称以此锁住病毒使其不往下走进入肺部
———————————————
我建议沿着嘴和鼻子注射苯酚,这样病毒就在入口处就被阻断了,对了,眼睛和耳朵周围最好也注射,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骗子经常有,因为傻子特别多,还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和你一本正经的讨论,唉,叫人怎么说好呢?
亚特兰蒂斯2020-05-06 16:15:15回复悄悄话大家不要把这里搞成医学论坛啊!外行人插不上话。
Qinhuai2020-05-05 08:31:4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枕寒流’ 的评论 :
哪怕注射消毒酒精或任何disinfectant,只要有本事同时做到以下两点即可
1,剂量足够低,以确保安全
2,剂量足够高,以确保能杀死病毒
我的另一问题
肌肉注射还是静脉注射好,这个相信专业医生的,但是为何要打在穴位上,我感觉是荒谬的没有道理的,李文亮自称锁住病毒使其不往下走进入肺部(网上有视频原话),但他的确不是中医是西医。
清风ny2020-05-05 08:05:09回复悄悄话李医生这个苯酚浓度极低,有没有效果就不清楚;比很多胰岛素注射液里面作为抑菌剂的苯酚浓度还要低,安全性没问题
时不时来看看2020-05-05 05:47:28回复悄悄话瑞德西韦(Remdesivirr)在中国临床(双盲?)认为没大效果,但在美却有,效果也不是直接杀毒,而是病患可以提前出院。这药神冠被免,已经通过快速通道进入临床。

如果李氏办法能有10%的效果,就大致赶上瑞了;如果没有效果,也是一个科学交代。瑞药免费用,并非免费制造。
时不时来看看2020-05-05 05:35:06回复悄悄话https://www.healthline.com/health/what-is-phenol

出于好奇,搜到上面链接,说苯酚有医用,正在医用,可注射,可喷,有防癌功能,可以保鲜疫苗等;但也有毒,须小心处理。中医有“以毒攻毒”一说,当然,此毒是否攻彼毒,得靠临床验证。

也搜到了新京报http://www.bjnews.com.cn/inside/2020/03/05/699418.html在3月初对李医生的调查报告,比较客观。既然李医生“治”了15位病人,配方“疗法”已经公开,病人都在,专家至少可以认真调查这些个例中“药”的安全性及对新冠的有效性。

新冠并不直接危害人体,繁殖很快。治疗办法一是直接杀掉(免疫系统,特效药),二是让身体“麻痹”,不太当回事,三是1+2.

如果李医生的配方的确安全,即使没有双盲设计,也可以直接用于自愿的近垂危的高龄感染者。死了未必是新冠,没死未必是苯酚。但只要愿意活着,没死就是最好。
hotpepper2020-05-05 02:02:35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Please take a look of my OOH for further discussion, thanks.
旧日云中守2020-05-04 22:33:50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下面的链接显示的是动物实验导致的过敏反应
https://europepmc.org/article/med/13841236

这是这个链接中1388页摘选
Phenol may have acted as an antigen and produced sensitization that led to an episode of anaphylaxis on reexposure
http://faculty.washington.edu/ramaiahr/Review%20Articles/anaphylaxis.pdf

但是我的确没有找到苯酚直接导致过敏性休克的报道,原因如下:
1.因为临床上的苯酚使用减少。
2.苯酚在1867年的柳叶刀杂志报道,鞘内注射毁损神经止疼,但是后来无水酒精和无水甘油替代了苯酚。提到了苯酚的毒性,因为用的浓度高。
3.甲酚(Cresol)和异丙基苯酚(propofol)都是苯酚的基团产物,有过敏性休克报道。
4.目前临床有用苯酚注射神经损毁用于治疗痉挛性瘫痪,局部注射的浓度达到89%。脑瘫患者,死马当活马医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25978/
5三种疫苗的稳定剂如您引用的确是0.25%的浓度.

综上所述:
您的确有北医精神,质疑一切而且比我看得仔细。您查到的苯酚浓度用于注射是安全的。

我仍旧不会改变该治疗方案对冠状病毒无效的推论,质疑如下
1.苯酚不可能是对冠状病毒具有特异性的抗病毒效应,除了外用作为消毒剂以外,没有任何证据极低浓度的苯酚具有体内抗病毒活性。—苯酚的物理、化学效应
2.苯酚的体内代谢是肝脏微粒体和巨噬细胞过氧化物酶系统,很快就被降解,苯酚主要是趋化巨噬细胞,而不是生产抗体的B细胞和杀灭病毒的T细胞和NK细胞。就是说不形成免疫激活机制。—苯酚的生物学效应。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568137/

同时苯酚产生的氧自由基有伤害DNA导致造血受损的机制。
https://cancerres.aacrjournals.org/content/canres/53/5/1023.full.pdf

3.Covid-19病毒在下呼吸道的肺泡二型上皮细胞内复制,颈部皮下、肌肉注射,药物注射后根本不能直接扩散到肺泡,最快的可能是经过静脉或者淋巴入右心到肺,肺泡的苯酚浓度会低到没有屠宰场车间空气的高,屠宰场工人已经有报告得病和病死。

下面链接显示屠宰场使用苯酚类清理消毒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Slaughterhouse+phenol&oq=Slaughterhouse+phenol&aqs=chrome..69i57j33.11679j0j8&sourceid=chrome&ie=UTF-8
很佩服您听了李医生的方案,您没有直接想当然的推翻,认真研究、接受、试验新事物的精神,如果您以后发现有效,望及时告知。
枕寒流2020-05-04 20:51: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有些药物在小剂量和大剂量会产生不同的药理作用,比如阿司匹林,小剂量抗凝,大剂量抗炎。您所说的提取DNA方法我也做过。那肯定不是低浓度。由于目前没有实验证据,极低浓度苯酚是否造成蛋白质变性,杀死细胞内病毒,是否抑制病毒扩增就仍然是个疑问。就留给时间去证明吧。
本人不慎提及苯酚穴位注射这个话题,引起喧然大波,对此深感歉意,感谢各位包涵!!
枕寒流2020-05-04 20:06:17回复悄悄话回复 ‘hotpepper’ 的评论 : 我听说,李医生是第三军医大学军医系82级的,应该是87年毕业的。网上有贴出的毕业证。97年以前的医学生毕业就可以行医。之后毕业的才需要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他的执照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如果他在公立医院工作就会跟着一起把证办好了。
他收费低廉,有时还给穷人免费治,是个善良的人。通过免费推广这个方法,他得到了许多关注。可能是骗取名声? 这个”骗子”有点儿不寻常啊。
枕寒流2020-05-04 19:13:3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谢谢您提供的苯酚相关毒性的链接。我在购买苯酚溶液之前也读到过这些触目惊心的副作用。但我是盯着浓度和剂量去找的。
我们讨论的苯酚毒性是与其浓度,剂量直接相关的。因此,有必要先介绍李医生微量苯酚的配制浓度。他首先配饱和溶液6.7%,而后用生理盐水稀释100倍,得到0.067%的注射液。使用时每个穴位0.5毫升,4个穴位共2毫升。
1.网站上有苯酚毒理学研究结果。在Public Health for Statement一部分,有这样一个表述。大意是苯酚毒性由浓度,剂量,使用时长及接触途径几个因素共同决定。
If you are exposed to phenol, many factors will determine whether you will be harmed. These factors include the dose (how much), the duration (how long), and how you come in contact with it.
2.下一个问题是多少量会中毒呢? 另一篇文献提供了参考剂量(RfD)0.6毫克/公斤/日。在此之下,不太可能造成非致癌性的人体损害。由于苯酚不致癌,可以合并一下,认为参考剂量以下不造成可测量的损害。细节如下。
The Reference Dose (RfD) for phenol is 0.6 milligrams per kilogram body weight per day (mg/kg/d) based on reduced fetal body weights in rats. The?RfD?is an estimate (with uncertainty spanning perhaps an order of magnitude) of a daily oral exposure to the human population (including sensitive subgroups) that is likely to be without appreciable risk of deleterious noncancer effects during a lifetime.? It is not a direct estimator of risk but rather a reference point to gauge the potential effects.? At exposures increasingly greater than the?RfD, the potential for adverse health effects increases.? Lifetime exposure above the?RfD?does not imply that an adverse health effect would necessarily occur.
3. 1982年有一例经皮肤接触苯酚致死。死者除疥螨的刷子在使用前曾经蘸过80%的苯酚溶液,但没有彻底清洗。
This paper reports the postmortem toxicological findings for a person who died shortly after being painted with benzyl benzoate as a scabicide with a brush that had been steeped in 80% phenol and not thoroughly washed before use.
4.梅奥诊所网站提到的呼吸困难不像是特指苯酚的副作用,更像是一般性让患者注意留心药物过敏症状的温馨提示。换另一个别的药,它也显示同样的内容。
Check with your doctor immediately if any of the following side effects occur:

Incidence not known
Difficulty with breathing
fever
headache
nausea
rash
swelling
vomiting
worsening of pain, redness, swelling, or irritation in or around the mouth
5.过敏方面,接触性皮炎有报道。过敏性休克我还是没有查到病例报告。
6.苯酚也是疫苗常用的防腐剂。下面这种Merck生产的疫苗中苯酚浓度0.25%,每支0.5毫升。这大约是李医生配制浓度的4倍。
PNEUMOVAX 23 is a clear, colorless solution. Each 0.5-mL dose of vaccine contains 25 micrograms of each polysaccharide type in isotonic saline solution containing 0.25% phenol as a preservative. The vaccine is used directly as supplied.
由此可见,李医生微量苯酚溶液的安全性至少不比Merck产的疫苗差。
hotpepper2020-05-04 17:35: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去看了所谓中国李跃华医生的网上片段,觉的这是个大骗局。此人没有执照,做事像个农民工,根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胡说八道。
润涛阎2020-05-04 17:06:46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苯酚灭蛋白质是没有选择性的。就跟用浓硫酸灭蛋白质类似。或者跟钢铁厂炼钢炉,把病毒、细菌、真菌、植物、动物,往铁水里一扔,一股青烟,啥都见不到了。谁爱信谁信,我反正不信。灭所有蛋白质没商量的玩意,如何只灭病毒蛋白?
Dalidali2020-05-04 15:56:06回复悄悄话把苯酚往身体里注射,和TRUMP说把消毒液/清洗液往身体里注射一个水平。
当然,量特别少人死不了,甚至可能不会感觉特别不舒服,完全取决于量。
我就不重复阎先生多次说过的话了: ”爱因斯坦说:………”!
润涛阎2020-05-04 14:29:29回复悄悄话在没有DNA 或RNA 分离纯化kit 之前,纯化出DNA或RNA就是用苯酚,因为苯酚可以让蛋白质变性,蛋白质死掉了,便可离心机分离出来。用一半量的苯酚,一半量的DNA或RNA水溶液(其实是缓冲液),然后摇晃,让苯酚与蛋白质接触弄死蛋白质。蛋白质变性后,便不溶于水。苯酚比重大,在底下,变性了的蛋白质就在苯酚与水之间,因为变性了的蛋白质不透明,跟浆糊似的。离心后,DNA或RNA还是溶解在上面的水溶液里。把上面的吸出来,用鼻子闻就知道里边有少量苯酚溶在水中。用氯仿chloroform把微量的苯酚溶掉。苯酚溶于氯仿,氯仿特别重,就在下面。这样,上面的DNA或RNA里就没有蛋白质了。
苯酚是非常毒的,因为它让所有的蛋白质变性。因为那年头分离DNA或RNA必须用苯酚去掉蛋白质,需要当心别弄到身上。注射?胆子很大。当然,量很小很小细胞死不了也有可能。只是如此低浓度如何杀死病毒而不杀死细胞?就用细胞培养的病毒试试便知。这也太容易了,哪个实验室没有苯酚?很便宜的东西,培养病毒的实验室多如牛毛。试一下就知道了。我不相信这东西能当药用,就不可能试这玩意。
hotpepper2020-05-04 12:42: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Toxicity: Phenol and its vapors are corrosive to the eyes, the skin, and the respiratory tract. Its corrosive effect on skin and mucous membranes is due to a protein-degenerating effect. Repeated skin contact with phenol may cause dermatitis, or even second and third-degree burns.
旧日云中守2020-05-04 12:41: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不是拍砖,是因为我见过临床报道的过敏的接触性皮炎(属于变态反应即过敏反应4型)。理论上任何导致接触性皮炎的物质注射后都存在过敏性休克的可能。我没有看到过苯酚注射的安全性报道。主要是因为苯酚都是外用(苯酚软皂止痒)或者消毒、防腐的,没听说注射的。
下面的链接显示一例患者皮肤接触苯酚后死亡。
https://www.atsdr.cdc.gov/MMG/MMG.asp?id=144&tid=27
http://www.a-hospital.com/w/%E8%8B%AF%E9%85%9A 词条有苯酚的致死条目

https://www.mayoclinic.org/drugs-supplements/phenol-oromucosal-route/side-effects/drg-20072736显示苯酚导致呼吸困难

这个不影响我对苯酚抗病毒的整体分析。
hotpepper2020-05-04 12:38: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我学高分子化学时国内还在用“酚醛树脂”,上实验课老师反复叮嘱千万小心苯酚毒性很大!
雪风万里2020-05-04 12:34:1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西医有效的病,中医从来没市场.碰上新冠这种没药没疫苗,才会一天一新药的消息来博大众的眼球.所
Qinhuai2020-05-04 12:29:4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您没有质疑北医,您质疑的是一位北医毕业的资深医生的个人观点和实际行动:
……在美国网上购买了苯酚溶液,注射器,医用空瓶。万一出现新冠症状,就立即检测病毒,然后自我穴位注射微量苯酚……
hotpepper2020-05-04 12:28: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苯酚有毒,会引起过敏反应,在四十几年前学有机化学和分析化学时就知道。记得还有一位同学不小心起了皮疹。第一次看到苯酚注射。有毒性研究报告吗?
枕寒流2020-05-04 12:22:05回复悄悄话若不是有人点名让我说新冠特效药,我并没有主动介绍此法的愿望。挨几块砖无所谓 我还受得住。
李医生的方法当然需要科学加以验证,首先就是体外实验。如果有条件,这早应该做了。但他是个无证的个体医生,做细胞实验就变成很难的事情了。现在只有一些自愿接受注射预防的个案,也有一些接触新冠患者的医生自行注射。目前时间还短,是否真的有预防效果还需观察。

微量苯酚到底有没有副作用? 副作用有多严重? 这是必须搞清楚的问题。苯酚广泛应用于日化工业。它可能引起包括接触性皮炎在内的过敏性反应。但我没有查到过敏性休克这类严重危及生命的副作用。若哪位网友发现,烦请提供出处以供借鉴。出现副作用的报道中苯酚浓度0.5%。这也是药典规定的苯酚可以使用的浓度。李医生所用注射剂量为此剂量的1/8。注射后可能出现短暂局部潮红发热。他在国内国际已经申请专利。这个方法在临床上应用了十年。如果有严重副作用,李医生应该早就发现了。如果副作用大,他为什么还要自我注射,给家人注射呢?

没有大规模临床实验结果是没有办法完全肯定一个疗法的。中药可能是有效,但是成分比较复杂,我不清楚能否完全避免肾毒性。所以,我选择微量苯酚注射作为自己预防治疗新冠的办法。
信者恒信,疑者恒疑。每个人自己评估微量苯酚注射方法抗新冠病毒感染给人带来的潜在益处和副作用造成的潜在损害。
hotpepper2020-05-04 12:18:3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写的好!
旧日云中守2020-05-04 11:40:4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枕寒流’的评论 : 对不起,刚刚看到了穴位注射,有点激动,请原谅失礼。北医是中国医学院的泰山北斗,我不该因为一个具体问题质疑北医这所院校。

中西医结合的水针穴位注射,今天也许觉得新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临床上弄出来了大量的的穴位注射,从“阿托品”到“异丙嗪”,从“利多卡因”到“糖皮质激素”,甚至抗生素等。治疗范围从外伤到小儿遗尿,从“哮喘”到“硬皮病”,如果您们认识国内七、八十岁左右的市县级医生,他们中有很多参与了这个项目,还总结了很多的文献,后来一一验证后,除了糖皮质激素加上局麻药物治疗外伤疼痛以外,都被证实无效而退出了临床。——现在西医疼痛科除了选择性神经切除以外,也在同样使用这个局部注射,包括关节内注射,西医第一例关节内注射发生在两百多年前。(1792)

穴位注射的苯酚,肝肾毒性先不考虑,经过肝脏的首过代谢,浓度会非常低,极低浓度的苯酚极高的脂溶性,这个血药浓度的控制难度大于静脉复合麻醉,仍旧是可能操作的。

在中国强大的隔离政策下,即使不服用任何药物,这个病毒也会消失。因为没有双盲实验,目前只能对养阴清肺汤的结果存疑,但是可以以后立项研究。

SARS的时候,我也坐了发热门诊,我在全国隔离前20天去了广州医学院,也专门就这个病在当时和以后请教过广州医学院呼吸病研究所的前辈。重症肺实变的患者,需要上呼吸机,中医科根本不可能收治这类患者。我不知道中医治疗百分之百治愈率无死亡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钟南山教授当时提出大剂量激素冲击治疗肺实变患者,的确有争议,因为拿不出任何方案,才在重症患者、支持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大剂量使用糖皮质激素,后来甚至有人提出早期使用激素冲击以降低死亡率,这导致了后遗症比如肺不张、肺纤维化、股骨头坏死。这也是这一次Covid-19病毒爆发主张早期不用激素,不大剂量冲击的理论依据。

我没有听到钟南山的女儿得了SARS去看中医的报道,即使有,她一定是轻症,看中医是她的个人行为,与钟南山领导的抗疫小组没有关系,也不构成西医偷了中医果子的因果关系。

看看民国西医引进前后中国富人包括皇帝的平均寿命。看看港台的终末肾衰患者全球第一,说都是煲中药吃出来的不严谨,一半是有的。中医有有效的民间验方,应该筛选,但不是西医无效就去选中医。
Qinhuai2020-05-04 10:43:19回复悄悄话李跃华的穴位苯酚注射法。


Qinhuai2020-05-04 10:20:57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回复和宝贵时间。
我由此获知:
您是北医5年毕业的科班西医,参加过SARS抗疫,至少有18年以上的西医从医经历。
您亲身经历了,当年中医对SARS取得了百分之百的治愈率,而西医只能靠大剂量的激素,造成严重的副作用,更气愤的是西医摘了中医的桃子。
这次新冠,中医也取得了明显优于西医的成果,但是西医的利益集团对中医不断地打压。
您也相信那位李跃华的穴位苯酚注射法,我看过神医李的视频,其明确的原理就是,在延着脖子一圈的穴位上注射苯酚,声称以此锁住病毒使其不往下走进入肺部。川普可能也获悉了这一重要信息。
我的理解,可能不对,愿意接受批评
一个科班西医,其学校学习和之后行医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学习,领悟和实践现代科学技术和人类智慧结晶的过程,只会越来越相信现代科学技术的伟大,越来越不相信任何毫无科学理论支持的旁门左道。 西医中间也有人事纠葛,有腐败,奸商和贪官,那是另一回事。
时间关系暂停,愿意继续请教和探讨。

润涛阎2020-05-04 10:17: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其实检测苯酚是否能灭病毒,就用细胞培养的病毒就可以。按照李医生的苯酚浓度,加入培养的细胞里,看看病毒是否被灭就清楚了。其实这与李医生是否有医生执照没关系。他的理论解释肯定不当真,苯酚不可能是RNA合成的analog,那是扯。不知道理论没关系,只要有效,再探讨机理。如果连细胞培养的病毒都无效,那就放弃。
旧日云中守2020-05-04 08:05:10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这是您在北医学的?

医学简单明了到了已经把所有人类发生、发展的疾病都列下来,分类、归纳总结,穷举法可以详尽描述,每一个疾病症状、病生、分子生物学以至于用药,除了极少数根治和灭绝的疾病都有继续研究的必要和进步的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鱼目混珠。

我没有看到苯酚替代碱基序列的任何报道也从分子生物学上推测不出来可能性。如果是异物注射导致免疫系统激活,那有现成的卡介苗和免疫治疗的体外淋巴细胞扩增回输(效果存疑),也比苯酚安全。有些对苯酚过敏体质,少量注射就是过敏性休克。

难道中美必然对抗,美国专门修理第二大国,就是中国信任俄罗斯的借口?就是加速恶化不做任何缓冲和努力追求转化关系的借口?人得了冠状病毒目前为止无特殊好办法,不是苯酚注射的合理化理由。
枕寒流2020-05-04 04:47:48回复悄悄话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太客气啦!一起学习,共同分享!
枕寒流2020-05-04 04:44:28回复悄悄话回复 ‘Qinhuai’ 的评论 :
特效药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很关心。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李医生声称微量苯酚注射可以预防新冠。他接触新冠病人是不戴口罩没有防护的。有其他疫区医生做苯酚注射,到目前为止没有感染,疑似新冠的病人疗效也不错。这些个案还需要做临床实验去进一步验证。
我查了苯酚的结构,和RNA碱基对的胞嘧啶,尿嘧啶比较类似。因此有可能在病毒复制时通过竞争性结合掺入病毒RNA里,造成复制延缓甚至终止。它起到类似减毒活疫苗的效果。CDC文件中,苯酚的毒性与剂量相关,没有致癌性。
假如这个办法可以,新冠病毒免疫就转变成注射微量苯酚加接触新冠患者了。形式上可以预约注射,然后去电影院看电影,让病人在影院里到处走。看到病人过来,就多吸几口气。过3周检测一下。抗体若产生,就算大功告成。如果新冠年年来犯,就是每年注射一次加看一场电影的事儿。而且,可以让当年的流感患者也一起请来共同免疫哈。
我按李跃华医生公布在网上的信息学习了穴位注射要点,在美国网上购买了苯酚溶液,注射器,医用空瓶。万一出现新冠症状,就立即检测病毒,然后自我穴位注射微量苯酚。
家里人劝我不要乱来。我是不为所动的。信者恒信,疑者恒疑。很难相互说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微信号吴鹏飞观点。他一直在帮李跃华宣传李的微量苯酚注射预防治疗新冠的方法。
我看李医生面相忠厚老实,衣着寒酸,自己的方法细节毫无保留地公布在网上供他人使用,也让其他医生随便检验。他毕业早,当时只发毕业证,没有医师资格考试。正直的李医生实名举报他部队医院领导腐败而受到打压。结果毕业不能留在军队医院,没有军官待遇。转业地方多年后,国家开始举办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他一个个体医生可能不好直接办医师资格。他工作多年,也没心思回去再准备考试。可以理解吧。不幸的是医师资格始终没拿到。这就是他的方法没有在国内搞临床实验的主要原因。没有新冠疫情,李医生终老南山也无人知晓啊。新冠病毒它是不是个正义的蝙蝠侠啊?哈哈。
前一段川大嘴说的注射消毒液(disinfectant)有可能是有人提供了资料。他这个人是很实际的,只是他的话容易令人产生误解。有人误服后,更没人愿意信了。
我抖胆在此抛砖,让大家见笑了。不喜欢的话,删掉也没意见。
枕寒流2020-05-04 03:28:54回复悄悄话在新冠抗疫领导小组里有组长公共卫生专家梁万年和新增的几位中医专家。希望他们一起推动中医临床实验的科学性和标准化,实现全面的中西医结合。
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国家对纯西医基础研究的投入会减少,也不再以发SCI文章为导向。基础工作人才怎么办? 未雨绸缪(应该说雨点已经开始往下掉了),转向与中医合作探讨验方的机理,开发新药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吧。

stay@homemom2020-05-03 23:19:4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反对隔离的声音越来越大。总觉得西方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崇尚丛林法则,胜者为王,强者通吃。
Why Sweden Has Already Won the Debate on COVID ‘Lockdown’ Policy

Why Sweden Has Already Won the Debate on COVID ‘Lockdown’ Policy


stay@homemom2020-05-03 23:17: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多谢您的专业分析和您开明开放的心态。

蒲辅周也是一位中医大家。1956年北京地区爆发“流行性乙型脑炎”, 他运用中医温病治疗原则治乙型脑炎,不少危重脑炎患者转危为安,他诊治的患者中无人死亡。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12/22/c_1122149804.htm
guitarmanzw2020-05-03 23:05:50回复悄悄话回复 ’24桥’ 的评论 : 以我数次参与中药科研的经历,私下揣测是做不出有意义的数据。我希望自己是错的。
24桥2020-05-03 22:30:36回复悄悄话我也觉得奇怪,为啥找不到一篇中药治疗新冠的高质量临床研究论文。
guitarmanzw2020-05-03 21:46:48回复悄悄话如果任何中药有效,那就做最简单的实验,现代医学不是一行汉字的科学,而是要数据的。双盲试验设好,证明中药有效,全世界自然接受。起码至今为止我参与过的中药科研都是从原始数据开始编造的,所以只敢在国内垃圾杂志上发了升职称,没胆子往国际刊物投稿。

药物是否有用,临床医生说了不算的,要能做试验设计的人,实实在在试验,如实处理使用数据才行。临床医生要做科研,需要更更进一步的科研训练。

我不质疑中药,我只觉得为何没有胆子去做简单的临床试验,拿出可靠的数据。
guitarmanzw2020-05-03 21:46:16回复悄悄话如果任何中药有效,那就做最简单的实验,现代医学不是一行汉字的科学,而是要数据的。双盲试验设好,证明中药有效,全世界自然接受。起码至今为止我参与过的中药科研都是从原始数据开始编造的,所以只敢在国内垃圾杂志上发了升职称,没胆子往国际刊物投稿。

药物是否有用,临床医生说了不算的,要能做试验设计的人,实实在在试验,如实处理使用数据才行。临床医生要做科研,需要更更进一步的科研训练。

我不质疑中药,我只觉得为何没有胆子去做简单的临床试验,拿出可靠的数据。
枕寒流2020-05-03 20:18:38回复悄悄话回复 ‘Qinhuai’ 的评论 :
我一个不懂中医的人怎么敢评价中药的疗效是否属实? 张文宏医生都谦称他没有水平去评价。
我看到报道中医治疗新冠的效果,像网友stayhomemom所查到的,好的不得了。由于他们的原始数据我没有办法去检测,我就格外留意看是否有其他信息来源能够佐证。如果真的那么有效,不是玩弄数字,它的结果必然是可重复的。不仅纯中医院里死亡率低,而且和西医共治的医院,中医方舱医院都要明显有效。如果中西医结合治疗中,西医效果好,强大的西医利益集团一定要把自己的产品单列出来,大吹特吹。绝不可能让中医蹭车。李文亮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是西医管的。治得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吧。为什么瑞德西韦从”人民的希望”开始,沦落到入组病人数不够而结束?是什么药把病人迅速治好了?西医精英美国的医生从3月忙到现在是不是才刚刚似乎从平台下降。难道中国的西医水平比美国还牛?
在SARS流行时,广州中医的邓铁涛老前辈带领全院中医医生创造了4个零记录,病人零死亡,零后遗症,医生零感染已及零转院。当年已经可以100%治愈SARS,如今就不可能100%治好新冠吗?钟院士女儿感染SARS后也是请邓老前辈医治的。但不知何故,钟院士不提中医,反而大肆宣扬超大剂量激素的有效性。我当年参加了北京的抗击非典医疗队,亲眼目睹病患用激素的副作用。想到在他们的康复期还要经受难以忍受,无休无止的折磨,我的心是既愤怒又无奈。也许是上次被钟某摘了桃子,这次中医届格外注重新闻宣传,以免重蹈覆辙。我就是通过自媒体了解到中医抗疫的惊人效果的。
如博主所言,冠状病毒不直接损伤机体。过度的自身免疫反应杀伤细胞造成病理损害。尸检发现肺部存在大量渗出液,导致氧气难以渗透入肺泡的毛细血管。进而造成血氧分压降低,导致死亡。临床治疗方法中有对因治疗与对症治疗。直接解决病因,治疗后病人痊愈。找不到确切病因的,对症治疗也要用,毕竟可以减轻痛苦。在新冠这个特定的疾病,清肺排毒汤应该是起到了对因和对症的双重效果。病毒感染过2-3星期后正常免疫能力的人就自愈了。瑞德西韦理论上通过影响病毒复制延缓体内病毒的增加。但它对肺部产生的渗出液没有听说过任何作用。如果特别早期的病人用瑞德西韦,是可能有更好的疗效的。而中药,针对了新冠致病的共同通路,那么不管病情的哪个阶段都可以。中医称清肺排毒汤对轻症,普通型重症都有效,也阻止轻症转重症。从机理上考虑,也还是讲得通的。如果是细菌感染,用敏感的抗生素治疗,病人和医生都是期待100%成功的。对新冠感染这个前所未有的病毒性疾病,我们似乎有点不敢相信100%成功率哈。
我是北京医科大学5年制毕业的,当时还没有与北大合并。上学时是奔着内科去的,阴差阳错分到了小科。我之所以在这里为中医说话,一方面与当年非典的治疗经历有关,另一方面我对临床医学的未知现象抱开放心态,对已知的方案不时投以怀疑的目光。
不懂瞎问2020-05-03 20:08: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希望纽约能继续好转,并给其他州带来希望 。。。

觉得整个4月份美国总体上是失败了,基本保持3万一天的水平(相比欧洲好一些的国家第一个月下降差不多近一半)。现在好像死亡人数有所下降,但同时经济压力越来越大,要再想加强隔离已经越来越困难了。不开工很多人就有吃不上饭的问题。如博主所言,抗疫就像战役,机会稍纵即逝。而这里的战役只有士兵,没有统帅。好的隔离时机已经错过了。

当然我们都只能向前看。
润涛阎2020-05-03 19:41:25回复悄悄话今日疫情

以前预测的纽约州下跌到3位数和两位数的时间至今有效。

东北疫情带还是芝加哥拐点不明显,其它州隔离的效果很明显。最好的还是纽约州。早就看出了端倪。

有一些州要逐步放开了,因为州政府已经没钱发失业救济金了,都在找联邦政府救急。美联储会贷款给联邦政府,联邦政府再救济各州。放开后经济发展会是怎样的,现在还很难说。

西班牙、意大利的隔离效果越来越明显。英国法国就差一些。估计是与政府用个人自由换取控制疫情的能力成比例。有报道在香港的英国人不戴口罩上公交就被香港人揍,你想自由就不行,人多势众,就老实了。在英国、法国,政府只能罚款了事。在美国,连罚款都不会发生。所以,抗疫的效果与国家个人自由度成反比。就是老人、免疫系统弱者的生存权与年轻人的自由权之间的争斗,哪方面占主导。在美国,没有老人游行反对政府隔离政策的。

所以,最后疫情最难控制的是个人自由度最大的美国、英国、法国。疫情彻底过去后再总结,意大利可能不是欧洲最糟糕的。所以,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在美国的人口密度就是几个大城市比较高。尽管如此,像中国那样,人人戴口罩上班是办不到的,很多人坚决不干。给每个人在门口测体温,恐怕在美国都办不到。有人就不让你测,你束手无策。公司老板有没有权力给员工测体温、检测病毒,都会引发法律官司,最后可能要打到最高法院裁决。就是现在,戴口罩也只是白宫的建议,你不戴,照样不能被歧视。因为一旦有人猝死了,就说是戴口罩缺氧而亡,公司赔不起法律公司。所以,公司不会下令你必须如何如何。也包括距离1.2米的规定,也是建议,而非法律。

总之,即使不得不上班,也要时刻注意。尤其是家里有老人帮忙看孩子的,把病毒带给老人就有危险,尤其是老人不是美国公民,在美国没医疗保险的。当然,这病毒真的没特效药可治。现在航空公司也很麻烦,就是老人想回国,现在也需要等时间。何况乘飞机本身都有被感染的危险。如果已经发烧,航空公司不让上飞机。总之,根据个人的情况,既不用过度担忧,也别大意。平时需要锻炼身体,心情要舒畅,家庭千万别闹别扭。宽容,共度难关。斤斤计较不是美德。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容易。一家人能同舟共济度过难关,尤其是一方失业了暂时找不到工作的,难关过去后,回忆往事,这也算是人生中的一段值得骄傲的经历。退一步说,即使没有爱情了,也需要宽容,因为还有人道在,这是底线。
wibblypig02020-05-03 19:30: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我猜湖上的野天鹅网友有可能是平时生活里缺乏听众,所以才借老阎的自留地说话
润涛阎2020-05-03 19:00:22回复悄悄话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我让她休息几天。她喜欢聊天。
边走边看662020-05-03 18:17:0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野天鹅的态度可以看得出老阎的仁者之心。
lostman2020-05-03 18:16:0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只要不骂人,没必要删,她不在乎别人,写的太多,不看不回就是。保留回复功能,畅所欲言,各自表达,对与不对,大家明鉴
润涛阎2020-05-03 17:53:22回复悄悄话最近疫情导致博文里打架。野天鹅网友的一些评论引发了战争。我收到了很多抱怨,就是我没删除互相骂街的评论。

我删除了互骂的评论。天鹅网友在休息。大家就别再提她了,也许就不打架了?都让我删除对方的评论。我真的没兴趣管这事,因为会有拉偏架的嫌疑。

以后天鹅网友再评论,不喜欢看的,就绕道?

记得我试图关掉评论,可收到了很多网友的反对。我也不知道关掉评论好还是不关掉好。如果不关掉,我就很难阻止任何评论,因为很难掌握公平性,很容易引发抱怨。文学城不许可在这里做广告,其它的只要不骂人就可以。

当年很多韩粉后来让我删除他们的评论。这事令我决定删除一些评论者以后肯定会后悔的评论,真的是为他们好。否则他们还得改ID,觉得当初的评论很丢人。可我真的不愿意回去一个个查旧作里的评论去帮他们删除,特烦人。后来找我删除旧评论的,我就没答应,建议改ID,比我去找旧作的评论容易。有的一篇博文就几百个评论,很难找。有的人发了很多评论在不同的博文里想删除,可怎么回去找啊。我的旧作总是有很多人去读,读者也会看那时的评论。我觉得你的评论留下来将来肯定后悔的我就当即帮你删除,你就不用以后后悔再找我帮你删掉了。
Qinhuai2020-05-03 16:21:10回复悄悄话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99.28 的出院率,是超级大救星!欧美人要疯狂抢购了。渴盼专家解读。
longtermInvestor2020-05-03 12:18:20回复悄悄话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其实中国人之间不能互相信任”,非常欣赏你说出这样沉重的事实,不过我不觉得这只局限于中国人,这个现象是恶劣的物资社会环境导致的,外人应该是一样的,只不过西人物资精神文明发达了好几百年了,已经没有需要经历那样的残酷的环境考验了。我想在Spanish Inquisition中,受不了酷刑而互相揭发的应该也是有的。所以重要的是自觉建立维护政治正确。
北极的星2020-05-03 11:53:33回复悄悄话各位,岁数都不老小的了,别吵了,专心听听就好,求同存异。这岁数谁也说服不了谁,自己所信的理论已经成为自己的信仰了,彼此尊重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longtermInvestor2020-05-03 11:47:26回复悄悄话回复 ‘guoke001’ 的评论 : 不怨人,在个人来说是美德,在以前的社会推崇之下,是统治者的需要,其实是不合讲究维护个人利益的资产阶级文化。如果能在自由的没有危险的社会里做到不怨人,那才是真正的美德。
stay@homemom2020-05-03 11:12:25回复悄悄话回复 ‘Qinhuai’ 的评论 :
同意。兼听则明。尽量摒除个人偏见的信息更加难得。
Qinhuai2020-05-03 11:11:42回复悄悄话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北医大的枕寒流既然提供了这一重要信息,介绍一下其专业背景是很有意义的,例如是呼吸科传染科的,还是骨科牙科的。
Qinhuai2020-05-03 10:56:41回复悄悄话回复 ‘stay@homemom’ 的评论 :
那只是中医在自己解释中药。
在这里向我们提供了此信息的一流名校北京医科大毕业的西医专家,如能解读一下此药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stay@homemom2020-05-03 10:47:52回复悄悄话中医专家解读清肺排毒汤。

清肺排毒汤治愈出院率达99.28%,堪称新冠肺炎的特效药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be05192515b7

对清肺排毒汤《河北省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共识八条》之解读
河北省中医院
耿立梅孙庆臣郭登洲梅建强耿少怡宿英豪陈分乔李晶(石家庄050011)
https://www.google.com/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6&ved=2ahUKEwj8t7-fm5jpAhVMU98KHZf3Cn4QFjAFegQIBxAB&url=http%3A%2F%2Fsubject.med.wanfangdata.com.cn%2FTopic%2F641dc13a407445dcac3b669f955e171b&usg=AOvVaw1vT_ADpRzAkg0KPgrH6L0J
Qinhuai2020-05-03 09:09:06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疫情不见好转,焦心的是特效药在哪里,您提供的信息“对新冠有效的是清肺排毒汤。一个疗程100元人民币,良心价” 非常重要。
您已透露您是北医毕业的,可否进一步提供您的具体的专业细节以及您对“清肺排毒汤”的西医人士专业视角的看法,这对于我们非专业人士间接判断“清肺排毒汤”非常有益。十分感谢。
92m2020-05-03 08:42:33回复悄悄话这个MIT的华人做的预测模型https://covid19-projections.com/预测是Projected Total: 163,789 deaths by Aug 4, 2020 (Range: 95-283k)
卡家里的宅男2020-05-03 08:21:02回复悄悄话目前绞肉机转得正欢;抱瓜观看!
guoke0012020-05-03 05:22:12回复悄悄话所谓一叶知秋。
记得皇帝要考察两个大臣,把两人接到皇宫里吃饭,当晚留宿,一人马上呼呼大睡,一人辗转反侧,最后录用了呼呼大睡的人。
曾国藩面试新来投奔的年轻人,就是让此人一个人在空屋子里等,他自己悄悄跑到外面的窗户偷看此人,如果是正襟危坐的,留下。
不怨人,以前中国的一个老教育家推荐的做人原则。王凤仪老先生。
ad1234562020-05-02 21:32:4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找到了一篇5月1号C D C网站上的文章,比较了美国全国的死亡总数的。看来,新冠造成的死亡人数上升大约在15%到20%的样子。
https://www.cdc.gov/nchs/nvss/vsrr/covid19/index.htm
润涛阎2020-05-02 19:31:35回复悄悄话今日疫情

欧洲英国新增还是近5000,倒是土耳其和意大利下降到了2000一线,土耳其下降速度快。

美国纽约和新泽西下降明显,尤其是死亡人数(至少是官方统计结果)。全国新增每天3万平台依旧。

在放开与在家隔离之间的两派较量还会持续下去。美联储的预测第二季度经济要比第一季糟糕很多。第二季到5月底。失业率还有公司破产率都会增加。

国际上倒是没什么大新闻。川普说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希望在10万人之下。

欧洲还是没看到哪个国家有彻底灭绝新冠病毒的恒心。在这方面,欧美还是跟亚洲和中东不一样。

普京极力反对中国搞数字货币。看了英文新闻题目,内容还没读。不知道他反对的道理是什么。俄罗斯要驱逐150万华人的新闻是否被证实,我没跟踪。据说已经有大批华人进入了黑龙江。至少西方欧美国家还没发生驱逐华人事件。
亚特兰蒂斯2020-05-02 18:51:53回复悄悄话网上,素不谋面的,可以交交心,因为不大可能介入现实生活。
同事,朋友,甚至亲人,反而不好交心。人心多变,有一个隔离区,是对双方的保护。
372138242020-05-02 18:22:48回复悄悄话很有趣的故事
枕寒流2020-05-02 17:29:33回复悄悄话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谢谢您!想起她,不由得泪眼婆娑。
枕寒流2020-05-02 17:21:37回复悄悄话回复 ‘hotpepper’ ‘Qinhuai’的评论 :
谢谢,我不懂中医的,还总是冒泡儿。让各位见笑了。握爪!
guitarmanzw2020-05-02 16:57:15回复悄悄话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初到美国的前四年,我在费城大学城。有几个美国老头,退休了没事,常年教中国人英语。其中有个叫Mike的老头,一辈子是帮助那些残疾儿童的,很有爱心,痴迷中国文化,去过中国六次,都是学术交流之类的,就是去看聋哑、脑瘫孩子的教育和生活。

我每周去和他聊天一两次。有时会带些想去的新人—都是大陆来美国的。 交流的时候,中国人会时不时展示出团结的集体意识。有次老头和我闲聊,忘了聊什么了。我问他:你觉得中国人彼此信任吗?他愕然,这个他没有想过。我说:其实中国人之间不能互相信任。旁边听到的留学生要怒了,我接着说:我父母辈经历过这样的时代: 夫妻之间可以互相出卖,父子可以反目成仇互相殴打(薄熙来),母子间互相出卖(习近平),祖母可以吃掉相依为命的孙女(我老家真事),兄弟家一生互不来往(我母亲的几个哥哥),那么我们的父母会教育我们什么?

——沉默是金,永远不能跟任何人交心。你永远不知道谁出卖你。

在我拿到美国大学的offer之后,我父亲一再叮嘱我,在我到达美国之前,不可告诉任何人。 Mike听到这些,立马就傻眼了。他还是不懂中国人。

一直到今天,我依然相信我父亲的话。
guitarmanzw2020-05-02 16:45: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很多男人,其实不如一些女人。
hotpepper2020-05-02 14:15:31回复悄悄话回复 ‘刻舟求剑007’ 的评论 : 在中共的所谓“治国八老”里,只有习仲勋和薄一波最操心各自儿子的官场晋升,最卖力地要把儿子推入权力核心。

习仲勋的口碑在中共高层官员中,远好于薄一波。而江泽民对习仲勋的尊敬程度,也明显超过薄一波。上世纪90年代习仲勋退休后,住在深圳。江泽民两次前去探望,并在1999年国庆晚宴上走到习仲勋跟前,向习敬酒。

江泽民没有选薄熙来做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我想主要原因是他对此人不放心。薄熙来虽精明能干,但做事张扬,傲慢而不知进退,很难与人合作。而习近平更善于伪装,更容易博得信任。他这个人很会顺着你的话说话。

这是习近平最终成为“隔代储君”的原因之一。从表面看,习近平深藏不露,加上长相憨厚,行事低调,总摆出一副谦虚样,故作深沉状,发言既谨慎又保守。这样的人看来符合江泽民当时的标准:可靠!
Qinhuai2020-05-02 14:12:38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我的理解:
中药,就是到中药铺子直接配的,墙上一片抽屉,里面是药农提供的草药啥的。桌上铺10张纸,每一味称个10倍,手持秤盘往纸上轻轻倒,肉眼估计均匀了,再称下一味。几味分配完了,10包带回家,煮汤喝。
药丸,其实是初级的中成药,小作坊可以制作,服用比熬汤方便。
中成药,是利用现代工业技术加工的中草药,可做到剂量精确,卫生较好,使用更方便。所以本质上还是中药。
刻舟求剑0072020-05-02 13:55:03回复悄悄话回复 ‘HBW’ 的评论 : 是的,一尊本身就是没有人把关的结果。一手好牌要他的团队打的稀烂。老江也是个精明人,怎么会选这么个不自量力的人上来?
hotpepper2020-05-02 13:46:56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谢谢更正,看来打着中医中药牌子骗钱的也很多,因为制造假证据(Evidence Claims)比较容易。

敢在这里发言的医生们的医德(Medical Ethics)都很可贵。
枕寒流2020-05-02 13:38:54回复悄悄话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我非常喜欢母亲宽容似水的性格,利万物而不争。她也做到了君子敏于事而讷于言。她不说闲话,吃亏也不说。曾经有同事向她借钱,30元,半个月工资。后来没有还,母亲去问,人家竟然矢口否认。她就不再提了。我从别的亲戚口中听说后,问她。她说借钱给人,就当人不能还。以后不再借就是了。吃亏是福。她真想得明白,做得到。另外,她的工作环境比较简单。她是建院第二年调去的,科里的业务骨干。所以,没人忍心整她。
菜根谭有云,浓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当年读到此处,我专门到她面前,看着她摇头晃脑背了两遍。她闪闪纯纯的大眼睛,淡淡地笑了笑。
在水四方2020-05-02 13:17:04回复悄悄话回复 ‘guitarmanzw’ 的评论 : 同意你的看法。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勤劳节俭,北方秋收之后他就去南方挣钱。挣的钱全买地盖房子了。小时候奶奶给我讲大年三十晚上爷爷才从南方回来。打开门一看,他的皮袄批在驴身上。土改全收走了。好在他识时务,要啥给啥。所以划了一个下中农的成分。但是他自此闭嘴。我印象里听到他说的话可以十个手指数过来。我们家就成全村最穷的了
guitarmanzw2020-05-02 12:43:30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我觉得父母不是思想改造的彻底,而是恐惧深植于心底。我父母也是如此。记忆里。父亲总是对茅厕洞赞不绝口,母亲则一生未曾抱怨一句。但是父亲听到很多中国人说大饥荒是假的时会在家破口大骂,因为祖父是饿死的。 他们知道猫屎袋是怎么回事,有时喝了酒会给我讲几句猫屎袋亲友的悲催遭遇。

中美出现对抗,他们这一代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们知道当年对抗后自己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如今对宫产党最忠诚的,其实是三十五岁以下的人,出生于盛世中国,生活条件好。
枕寒流2020-05-02 12:40:23回复悄悄话hotpepper2020-05-02 10:12:20

美国医学院训诫新生的第一条就是“Do No Harm”。这是许多中医最缺的。
—————–
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宣称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冠病毒有效。引得已经隔离在家的群众蜂拥出门排队购买。她的夫君舒红兵院士正是双黄连的董事长。

中成药很容易让百姓误以为是和中医有关系。其是中医专家强调辨证施治,处方的剂型或汤剂或丸药。双黄连口服液,莲花清瘟胶囊这类成药都不是中医推荐的。我听说对新冠有效的是清肺排毒汤。一个疗程100元人民币,良心价。说得不对大家纠正哈。
旧日云中守2020-05-02 11:56:04回复悄悄话回复 ‘hotpepper’ 的评论 : 多谢您的表扬。
如果有问题需要我回答像92m一样直接问,有时间我会认真回答,与版面无关的请发我的悄悄话。

我们之间过多互动会影响博主的空间。再次感谢您的大方。希望不会让您不开心。
林海平兔2020-05-02 11:55:21回复悄悄话回复 ‘Qinhuai’ 的评论 :

疮破脓流
黄连美国。。。
林海平兔2020-05-02 11:43:09回复悄悄话回复 ‘要做手脚滴’ 的评论 :

一尊为烂烂人
同代赤辱败类。。。

科学院象牙塔
相对人间清净。。。

从小恍惚其中
难免眼神不济。。。

润涛没白挨饿
大难不死明白。。。
gyy2020-05-02 11:36:55回复悄悄话远离绞肉机,享受追求真理和常人的乐趣,参与儿女的成长,可惜了?
hotpepper2020-05-02 10:12: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再次谢谢你的评论,不但让大家增长了知识,更让大家尊重你比专业重要的医德。

美国医学院训诫新生的第一条就是“Do No Harm”。这是许多中医最缺的。
Qinhuai2020-05-02 09:30:2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双黄连治疗Covid 19一样是骗人的”
美国的FDA,总统都不甩,所以不担心,这里没土壤。
旧日云中守2020-05-02 09:16:00回复悄悄话回复 ’92m’ 的评论 : Covid19病毒进入人体细胞是血管紧张素受体蛋白(ACERp,表达在二型肺泡上皮细胞),组胺表达在肺平滑肌细胞上,两个受体在不同的细胞表达。

唯一相同的是ACERP和Histamin都是G蛋白偶联受体。

没有查到肺泡二型细胞表达组胺受体,但是组胺可以促进肺泡表面活性物质的释放(推测可能是组胺作用于免疫细胞比如T细胞导致细胞因子释放比如白介素导致的效应)。

受体的特异性使得法莫替丁不能干扰血管紧张素受体蛋白的表达和活性,就是不会影响病毒进入细胞。

法莫替丁不进入细胞内,就只能够靠第二信使作用于细胞内磷酸化,是否能够在转录水平上作用于病毒复制或者诱导高突变,对这个更加详细的病毒知识我不懂,我认为不可能。

病毒是靠胞吐作用作为完整颗粒被细胞释放的,那么法莫替丁也不能作用于病毒学从细胞的释放。

结论 组胺受体阻滞剂famotidine理论上不可能抗病毒。组胺受体分布广泛,用抑制剂会导致减少胃酸分泌(壁细胞),增加气道反应性缩窄气道(肺平滑肌细胞),增加肺部感染(减低中性粒细胞趋化)等等。

估计和大青叶治疗SARS,双黄连治疗Covid 19一样是骗人的,这个药副作用小,又是OTC,估计一夜卖了无数。这个药的副作用里有肺炎的条目。ICU和famotidine联合查询会得出这个药加重ICU肺炎的报道。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3739571/

枕寒流2020-05-02 08:36:37回复悄悄话我的思绪也被此文带回到过去。我曾经问母亲,下放是怎么回事儿? 我和父亲朋友的女儿一起玩儿,知道了她家下放外地的经历。然后我又问,为什么我们家没有过?母亲告诉我,咱们不在人前抱怨,也不批评党。出身不好的人能平平安安几十年,真是不容易。我观察发现他们不仅在外面不乱讲,在家里也没有反动言论。就是忠诚老实,思想改造得彻底。
现在有了微信,天网,大数据,不需要派助手跟几十年了。朋友圈,微信记录都是日后整人的依据,不分家里家外。
HBW2020-05-02 06:17:47回复悄悄话回复 ‘要做手脚滴’ 的评论 :

“老阎有如此识人绝技不在国内官场混可惜了,不然帮一尊选人把把关中国也不至于如今这副烂摊子。” 您这思想就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尊本身就是没有人把关的结果。凭啥阎先生会给他把关。中国问题的根源就是出现一尊这样的人物。其他贪官混混都是跟在后面吃饭的。阎先生会凑在那一堆人里面排队做奴才吗?

来到西方社会挣没挣到大钱先放一边,摆脱了做奴才的宿命才是最有价值的。
92m2020-05-02 05:34:09回复悄悄话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为啥常用药Famoditine现在也在临床试验看能不能治新冠病毒呢?科学家们的思路真的有意思。
92m2020-05-02 05:18:57回复悄悄话哈哈,莫非博主又辨识出了几个网络特务?LOL
要做手脚滴2020-05-02 02:10:39回复悄悄话郑念的《上海生死劫》里也有一段类似的监视内容,共产党真的很可怕。老阎有如此识人绝技不在国内官场混可惜了,不然帮一尊选人把把关中国也不至于如今这副烂摊子。一个被美国科技界耽误了的组织部长。
在水四方2020-05-01 23:11:58回复悄悄话这种识人的本事。好羡慕
树屋2020-05-01 23:01:40回复悄悄话即不信任你,又要利用你的事经历过一次,记忆深刻:

有一年坐火车从湖南回北京,同桌是母女二人,母亲送刚上大学的女儿去北京报道,母亲一路就和我聊天,下车时希望我能帮着拿那个沉重的旅行箱。

下车时,我就拎着中间的把手,这位母亲说和我一起抬,手一直拉着那个再边角的软拉手不放,这样会导致整个手提箱失衡,非常难拎,这位母亲的意图时很明显的,怕我这陌生人把箱子给拎跑了….

其实那箱子真没那么重,在我的帮忙下,这位母亲其实时空着手的,可就是想让我帮忙,又对我不信任。按说帮个忙挺开心,这次显然有点不开心
localappleseed2020-05-01 22:55:03回复悄悄话我在国内单位时,组里开会,有一半同事会干告密揭发的事。
维度2020-05-01 22:22:51回复悄悄话老闫厉害!看看一个告密者的一点坦白,也没好结果。
https://www.gankao.com/pv50621.html
https://v.qq.com/x/cover/8lymwgakpvz9y1l/s0016jwdkq7.html
stay@homemom2020-05-01 22:22:07回复悄悄话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stay@homemom2020-05-01 21:44:40回复悄悄话这个报告预测病毒还要肆虐两年,直到全世界2/3人口免疫。
Covid-19 Pandemic Likely to Last Two Years, Report Say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5-01/covid-19-pandemic-likely-to-last-two-years-report-says?sref=2WWyrgO6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is likely to last as long as two years and won’t be controlled until about two-thirds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is immune, a group of experts said in a report.”

这个神药也许有点儿用?
Hydroxychloroquine for the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COVID-19

Hydroxychloroquine for the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COVID-19


“A growing body of evidence suggests that hydroxychloroquine can be used for both prophylaxis and treatment in individuals infected with COVID-19.”
lin135902020-05-01 21:05:15回复悄悄话真事?老阎的故事总是那么有趣而有哲理。
旧日云中守2020-05-01 20:49: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多谢阎先生强调和教诲。看您的书最大的收获太多了。一个是独立思考(这个本事有限,比如我们这些没有经过文革操练的菜鸟就分不出来特务),一个是不抱怨、不打骂孩子(您教育孩子系列)。现在我们家规的第一条就是平等、不抱怨,第二条就是您说的:只做善事不问前程。第三就是自己知道自己干什么。抱怨少了,家里气氛也好多了呢!

您更加绝的是真善美的描述(打假系列),我如果早知道这三个的界限,何至于混那么差。不过我的导师待我也是亲如一家,须臾不敢忘怀。

您的训驴早殇的三代交情的史同学,让我明白了执着有时候是多么有毒。您对这次冠状病毒的发生和传播,早期警惕,全过程关注,投入太多心力了。请注意休息!我估计您如果还是这样每天更新疫情的话,要忙到年底都打不住。
思考的蚂蚁2020-05-01 20:27:28回复悄悄话那个人人自危的年代里留学回来的知识分子没受到迫害的应该是凤毛麟角。老阎点破了,对于助手来说也是个解脱。这位老先生的故事有两点启发。
第一:察人,眼睛永远不会撒谎。
第二:做人,永远不发牢骚,不抱怨。
cng2020-05-01 20:11:53回复悄悄话悲剧!
润涛阎2020-05-01 20:11:47回复悄悄话今日疫情

总确诊还是在每天新增3万平台,因为又有几个州新增过千了:弗吉尼亚、马里兰、乔治亚、田纳西、佛罗里达。这等于是此起彼伏,一浪追一浪。

死亡人数超过6万5

不知道白宫的福西和华盛顿大学是怎么算出来到8月4日死亡人数是7万4的。这不是胡扯吗?上次说是6万还有零头803。这些科学家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不成?别崇拜科学家,不论是哪个国家的,哪个大学的,哪个研究所的。不过,如此胡扯的科学家,还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好吧,让我们看看一周后到了7万4时,他们又怎么预测。
cloudhk2020-05-01 20:02:57回复悄悄话博主有感而发吗?
千瓦厚2020-05-01 19:49:00回复悄悄话破天荒抢到沙发:)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