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打老婆不会打可不是闹着玩的!

“润涛,你对我这事怎么看?”

“啥事?度蜜月还要外人怎么看?不是说婚姻就是脚与鞋的关系,舒服不舒服只有鞋知道吗?那你得问你老婆啊!”

“老兄,都这份上了还跟我开玩笑?”

俺一听麻烦了,这位弓长张老弟可是新婚不久在度蜜月啊。难道脚跟鞋打起来了?我立刻在电话里问他到底出了啥事。他说他都坐了 7 天牢了呀!

“玩笑开大发了。要是真有机会坐牢,那一生也没白来!要是真有那机会,你把它让给我算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坐过牢,虽然我知道我小时候挨饿比监狱里难受多了,但跟亲自坐过牢相比,资格还是浅。”

“真的不是开玩笑!我刚从监狱出来。老婆把我给整到监狱里去了!”

“体验生活?”

“靠!我又不是想当作家,体验个屁呀。俩人打架我在气头上打了她一鼻子,没想到她的鼻子里边的动脉血管比鼻孔还粗!血管壁比笛膜还薄!尤其是她的血稀于水,往外流的时候还旋转着!”

“怎么?这么说来她生命有危险去了医院,医院报警了?”

“没有去医院,她打电话报警了。说来也奇怪了,警察到了,拍了照,她的鼻血乍然而止。”

“看来娶媳妇前要检查一下鼻子,流鼻血时有脉冲节奏的女人不能娶。唉,我可听说她是美貌绝伦啊,鼻子一定好看才对,你咋就看着不顺眼动手打鼻子呢?”

“唉,现在后悔死了!其实我当初也就是象征性地打一下,就是地方打错了。润涛,你认为这事全是我的错吗?她刚来到美国,没有工作,而我也是个穷研究生,奖学金养俩人,困难吧。可她要这个,买那个,花了 50 美刀买了一双鞋!她从国内带来了那么多鞋,有的都没穿过呢!我不高兴批评了她几句她就怒目而视,还数落我。我急了,给她鼻子一巴掌。这事我有错,但都是我的错?这日子还过不过呢?”

“那当然!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人家的错不成?按照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老婆不是随便打的。你古书看得不精,犯了原则错误。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你打老婆时用手心打是太落伍了。”

“你说的我清楚,古书我看得不少,打老婆要讲究实效,就是一生只打三次。第一次就是刚结婚,要给她来个下马威。第二次就是生下孩子,打一次防止她生了孩子摆功。第三次吗,就是儿子娶了媳妇,多年媳妇熬成婆,要再打一次。我这次打她还真的不是模仿古人,气头上没拢住火。”

“我跟你说,立早章你知道吧?他打老婆非常勤,可人家不仅没有牢狱之灾,老婆还很疼爱他呢!昨天我还看到他老婆给他送饭到实验室。你要跟人家学学打老婆的窍门!”

“我觉得不是打老婆的窍门,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婆不报警!”

“谁说的?要是你那个打法,立早章的老婆也会报警的!”

“那立早章是怎么打老婆的呢?”

“人家立早章是用后背、后脑勺、屁股等部位打他老婆的巴掌。那天在楼道里我看到了,他后来跟我说‘反正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相等的’。你知道吗,我后来明白过来了,他是理论物理博士生,你搞生物的就是不真懂牛顿力学。”

“靠!我要是立早章那样挨打,我宁肯打光棍!”

“你这就错的离谱了,人家立早章是打老婆,怎么是挨打呢?他是主动的。我看他的后脑勺是往他老婆巴掌的方向歪斜的。”

“润涛,你说我现在该咋办?”

“你不是出来了吗?那以后就学立早章呗。”

“我已经告诉她赶快办理离婚手续了。她说她没身份了,离婚要等她拿到学校录取通知书,换了身份后再离,现在就算是假夫妻。”

“离婚?蜜月都还没度完就离?你还是想想你俩前些日子的恩恩爱爱吧。这事你也有错,当时她在你身边打电话报警,你要是把电话线拔了,然后给她倒个歉哄哄她就没事了。离什么离?找那么漂亮的媳妇容易吗?你!”

其实,我心里明白他老婆要是不要东西,他会给她买的。那样他就有了显示爱老婆的机会了。当然,传统文化里给个下马威的隐隐发酵多少也让他觉得她太嚣张,双方有点权力之争的意思。更重要的二人都是法盲。

“润涛,你知道我在监狱里是怎么度过那七天七夜的吗?我就是一辈子不沾女人我也不会跟她和好。这个婚我是离定了。老爹老妈劝得比你厉害多了。长途电话打了 8 个钟头!一分钟 3 美元!我爸我妈那点积蓄都花掉了!我已经铁了心了。”

“你这么快就告诉你爸妈了?”

“不是我,是她。她以为警察来了说我一顿也就没事了,她哪里知道我会被警察手铐带走啊。然后,她不知道咋办了,找到我这些朋友,你去开会了,要不,就得麻烦你的。”

“那你是怎么放出来的?”

“是她到处张罗借钱,一人借3 千, 10 个人弄到了3 万美刀才把我给放了出来。”

“靠!就凭她这么美人救英雄,你也不能离婚!”

“我心理障碍太大了,看到她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真的无法和她一起生活了。”

“那你看看心理医生,先设法把对她的恐惧感解除。”

“我正常,又不是神经病,看什么心理医生?开玩笑。”

“我最近听说我的校友中也有类似的例子,打老婆把自己给打到监狱里去了。离婚的案子五花八门,但你们这种实在是凤毛麟角。我看你还是跟立早章联系联系,拜他为师,深刻理解作用反作用定律,麻烦就解除了。”

八年过后,弓长张还是光棍一条,恋爱谈了几个,一问人家“我要是把你鼻子打破了,你会不会报警?”对方也未必真的想报警,但一听说这个,立刻明白了当年他离婚的原因了,是他动手打老婆老婆报警才导致离婚的,人家点头说会报警,他也就跟人家分手了。

我听说后很吃惊,立刻电话告诉弓长张去跟立早章联系,学点对付老婆的偏方。你还别说,他还真的请教立早章去了。立早章开门见山言简意骇地告诉弓长张:“其实你不知道,女人最不珍惜的是鼻涕,最珍惜的是鼻血。她有火气的时候,你就花几块钱租个悲剧的电影片子,把一盒擦鼻子软纸悄悄地放在沙发上,你就躲在一边看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惨景吧,煞是壮观。电影看完了,她肚子里的气全消了,电影里边还得有个杀人的镜头啥的,然后你就等着她那小猫一样的软身子往你身上靠吧。什么母老虎河东吼狮,统统被收拾成小乖猫!你那老婆再婚没?”弓长张告诉他说俩人都没再结婚。立早章建议他俩复婚,有问题找他咨询就是了。

过了一年多,弓长张电话告诉我,说立早章麻烦大了。原来立早章有个回国项目,在国内没经得起小蜜的缠绕,最后决定把二奶带到美国,跟老婆离婚。他自己先回的美国,还没来得及跟老婆谈离婚,小蜜电话打过来了,让老婆知道了,老婆立刻一蹦三尺高。这回立早章用屁股、后背、后脑勺打老婆已经不灵了,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突然间就听啪的一声用鼻子把老婆的巴掌给打了。瞧老婆的巴掌给打的,后面倍儿红,手心那是鲜血染成的风采。立早章突然想到了弓长张老婆的鼻子流血报警的往事,此时他觉得收拾老婆的机会来了,便报了警。警察来了一男一女,女警察先跟他老婆询问,男警察看到立早章的鼻子,连相也没照,先让他交代他是怎么先下手打了老婆、老婆被打急了然后才自卫的。那个鼻血白流了,他还到警察局交代了个底朝天,最终是活该的待遇。立早章最后完全明白了,要不是老婆疼他放他一马,真来个指鹿为马说他动手打老婆把老婆给打急了才自卫,他还真的要在监狱里呆上几天的。

弓长张告诉立早章,说你干脆离了吧,到时咱俩来个互助组合作社啥的?同病相怜共度难关。别的没有,就是一块下下棋聊聊天,不孤独。再说了,这年头也不怕别人说啥。你看华府游行的,摩托队好威风呢。立早章一听火了,说:“哥们你伤风败俗也别拉着我呀,我国内还能找到小蜜呢。你说我那小蜜,嘴巴比蜜甜,口水比蜜粘,只要肯出钱,嗲音比醋酸。”

电话还在讲着,听到老婆开门声,立刻挂了。念及老婆原谅了他在国内跟小蜜风流,也没让他坐监狱,越想越觉得老婆好,他又嘻嘻哈哈地跟老婆套近乎去了。

日子稳定了,他没忘记给弓长张哥们继续开导,早日娶个年轻漂亮新媳妇。

又过了八年,我去西雅图开会,中午没事干就在外边溜达,突然间看到一栋大楼前边的木椅子上有人下棋,凑过去两眼直接看棋盘,等到他们下完了棋,我定睛一看,差点惊出神经病来。对面花白头发的下棋人竟然是立早章!

“润涛,你咋跑到这里来了?”

“哥们,弓长张到底又结婚没?”

“海归了!海归后小姐小蜜的很快就把他的恐女症给治好了。国内的小姐环境能治疗海外男人容易患的三种病:洁癖症、恐女症、缩家症。尤其是洁癖症,到了国内,艾滋病都不怕了,还怕性病?干净不干净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什么是缩家症?”

“就是下班就缩在家里不出门的病,在美国的男人大都有这个病症。回国后,歌舞厅、洗脚城各种夜总会五花八门,下班谁想回家啊。”

我听后感概万千,也为弓长张哥们祝福。看来很多男人还是比较适合过国内生活。

Comment

Movieday 2010-05-27 02:06:59: haha!

Hairycat 2009-12-26 10:51:57: 这篇我没看懂!我觉得这篇文章里的两个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男人有本事应该在外面横,应该保护自己的女人。打女人的男人是弱者!打倒弱男人!

Huangwenqi 2009-12-24 12:55:42: “八年过后,弓长张还是光棍一条,恋爱谈了几个,一问人家“我要是把你鼻子打破了,你会不会报警?”对方也未必真的想报警,但一听说这个,立刻明白了当年他离婚的原因了,是他动手打老婆老婆报警才导致离婚的,人家点头说会报警,他也就跟人家分手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种人难找老婆是必然的。

多雨天 2009-12-24 06:00:41: 在英国一位叫路晓艳的女人为了与英籍依色列男人鬼混同居留英工作之目的痛打新婚的中国丈夫,嫌弃中国丈夫在英找不到体面工作赚不了大钱,并对她的朋友说中国丈夫床上本事也不如外国人和中东男人来的爽和刺激,在四年前的一个圣诞节将中国丈夫赶出租借的房子,自己提着一个小箱光明正大的,毫无羞耻的住进依色列男人的家,在依色列男人的英国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的机会,路晓艳大展自吹自己会中国的按摩,并倾诉自己的婚姻是个错误,然而,直言要和对方生活,中东男人欣喜若狂立刻在床上与她性交鱼肉之欢,并不久鬼混同居.

蔡辰祯 2009-12-23 18:43:31: 真是高手,令人捧腹之余,又得到了思想上的补益。不过,说起借钱,本人却没那么幸运!十几年前,在自己都很辛苦的情况下,借钱给俩朋友,尽管都是小钱,但确是穷学生从牙齿缝里抠下来的。一个虽说后来笔者上法庭轻易打赢官司,但几经周折才拿回2/3的钱;另一个更绝,那人发展成到处向人借钱,最后也许是良心上过不去,才还了笔者1/3的钱。不过,令人嘘唏的是,此人最后被也许是某位被得罪的人买凶枪杀了。大家都在猜,也许是钱的问题。

moonwalker123 2009-12-23 17:01:34: 哈哈哈,老阎这水平,非一般人可比,高!爱打老婆的男人还是比较适合过国内生活哈。

彼岸的灯火 2009-12-23 11:43:54: 看来很多男人还是比较适合过国内生活。点睛之笔。

润涛阎 2009-12-23 10:41:20: 回复各位: 马上开车去海边度假,如果没时间上网,那就回来见。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big-guy 2009-12-23 10:15:01: 幽默加诙谐,写的真不错,喜欢看!

闲人Filiz 2009-12-23 10:06:40: 回复闲人Filiz的评论: 上文中,不是“大老婆“是“老婆”。

呵呵呵呵,趣文!

闲人Filiz 2009-12-23 10:05:07: 哈哈哈,看到立早章如何打大老婆的止不住大笑!

夹心 2009-12-23 09:43:39: 小说吧?!诙谐体的?

Riversidearlwen 2009-12-23 06:27:58: Who said it is not real. I borrowed exactly $30,000 from 10 friends for my exhusband to support his PhD. tuition 7 years ago.

润涛阎 2009-12-23 06:14:09: 回复成长、zhong的评论: 谢谢欣赏。

润涛阎2009-12-23 06:13:13: 回复Michelle0531的评论: 我最近还听说借钱给朋友,要不回来的。其实只要他不逃跑,法院开庭判决后,一分钱也不损失。所以,这个钱没还不起的风险,只是帮忙,救急不是救穷。有人不借钱,救急不救穷。

润涛阎 2009-12-23 06:10:31: 回复绿色的精灵的评论: 他们不是钱那么简单,有权力之争,地位之争。

润涛阎 2009-12-23 06:09:38: 回复huangwenqi的评论: 真实的世界比写的好玩。

zhonghuaren 2009-12-23 02:33:01: 艺术性思想性俱佳,赞。

成长 2009-12-22 22:55:03: 幽默加诙谐,写的真不错,喜欢看!

Michelle0531 2009-12-22 20:15:13: 回复cherrygr的评论: 我觉得真实。10年前,我就把我全部的钱(一万二千美元,不要任何利息或抵押品)借给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同学了。

huangwenqi 2009-12-22 17:48:11: “人家立早章是用后背、后脑勺、屁股等部位打他老婆的巴掌。那天在楼道里我看到了,他后来跟我说‘反正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相等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haha,soooooo fuuuuunnnny!!

润涛阎 2009-12-22 07:01:53: 回复缺乏自信的评论: 没有什么巧啊,说不定你也认识他呢

润涛阎 2009-12-22 07:01:01: 回复cherrygr的评论: 不借钱是代沟。我们那时候曾经有一家开餐馆,借钱差不多20多家。而且还是借,赚钱是自己的,也只有一家不肯帮忙,大家还数落那个家伙。新生代可能没门了,这个我就不了解了。

润涛阎 2009-12-22 06:58:36: 回复gechuangtanyue的评论: 在美国做饭倒是很简单。

缺乏自信 2009-12-22 06:51:47: 无巧不成书,又都让老阎给赶上了。 顶

cherrygr 2009-12-22 06:26:14: 在美国这个不兴借钱的地方,向十个人每人借到3000块?不真实。

Gechuangtanyue 2009-12-21 23:51:47: 呵呵,做女人不会生孩子不要紧,但一定要会做饭。男人在外面鬼混回来都说是去吃饭了,没有说去生孩子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