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地里的承诺(续二)

点击数:13

(五)

回家的路上,电闪雷鸣,似乎雨很快就又开下了,便小跑了起来。突然在我前边有一个影子,是个白色的,左右晃动着。我猜想这是个恶作剧孬种,明明知道后面有人,偏偏在路边有坟的地方吓唬后面的人。幸亏我不相信有鬼,要是胆小的,非让他吓坏不可,便对他恼羞成怒。最明显的地方是:我快走的时候他也快走,我慢走的时候他也慢走。他还用呼噜噜的鼻音吓唬人,在那夜间里坟地旁边,那声音特别瘆人。

我今天就教训教训你这个坏蛋!我俯身找土坷垃,平原没有石头。抓起一小土坷垃,便朝他的屁股投去。他立刻回头,大骂了起来:“你是哪个混蛋!有胆你出来!”

这声音似乎很熟悉,莫非是他?

他是我堂伯,平时喊他大伯,大概是八代以上的本家了,但无论如何是一家人。他有肺气肿,一着急就出不来气,呼噜噜的声音。我赶紧跑到他眼前,天太黑看不出他是谁。便问:是大伯吗?

一听我说话,他就知道是谁了,便气急败坏地大吼:“你半夜里在后面吓唬我,我快走,你也快走,我慢走,你也慢走!我以为你是劫道的,后来才琢磨出你是故意吓唬人!你竟然用土坷垃崩我后背!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孩子,哪里知道你竟然如此糟糕!人不可貌相啊。”

“大伯,你在说什么啊?我以为有人吓唬后面的孩子呢!我快走,你也快走;我慢走,你也慢走。出气呼噜噜的好吓人。我气不过,才想告诉你别吓唬人!没想到是咱俩都误会了对方。看来,咱俩还是走夜路提心吊胆造成的误会。”

“你别解释,我根本就不信你害怕走夜路,我了解你。你是搞恶作剧!我会告诉你爸!这事我跟你没完。我得了心脏病饶不了你!”

“大伯,这怎么可能?我要是知道您是害怕后面的人是劫匪,而不是搞恶作剧在坟地旁边吓唬后面的孩子,我怎么会动手报复您啊?”

虽然大伯没有告诉我爸这件事,可他还是对我耿耿于怀。我高中毕业后当了农民,他是小队长,没给我好果子吃。我怎么解释这件事都不行,他竟然那么固执,令我摇头叹息。那场电影可把我害苦了。这个梁子就算是跟大伯结下了。可怎么解决呢?

县官不如现管,得罪了固执的领导,小鞋就得穿下去。万般无奈,我去找老奶奶。那是一个下雨天,不上工,我就跑到大伯家。

“老奶奶,您需要给我主持公道。”

“傻孩子,你大伯敢欺负你不成?说来听听。你小子可别耍花胡!老奶奶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有一点破绽我也能识破。”

“您说我能相信大伯会舍得花钱冒着被雨淋的风险晚上到县大礼堂去看京剧吗?可他就去了!他走在我前边穿着白衬衫横着摇晃,我快走他也快走,我慢走他也慢走,而且在我前边呼噜噜地出气,这不是想吓死人吗?我不知道是他,才抓了一个土坷垃警告他。”

“我什么时候说你知道那是我来着?我只是说你在坟地旁边搞恶作剧吓唬人!我没说你故意吓唬的人是我。这事我先说。”

“大伯,由我来跟老奶奶说,然后您补充如何?”

“润涛,你先说。”老奶奶表明她处事公平。小心眼的大伯把眼睛瞪得圆圆的,但也不得不听老奶奶的命令。老奶奶阅历丰富,非常精明,但口碑不佳,就是因为她有虐待儿媳妇的恶习而导致人人恨她。

我把故事一五一十讲完后,老奶奶笑了起来。最后她给出了判决:“这件事是误会,润涛绝不是搞什么恶作剧吓唬路人。”

大伯不干了,问我:“再怎么说,你夜间半路上用土坷垃崩人是不道德的!”

“我用的是非常小的一个土坷垃,而且我用的力非常小,土坷垃也就勉强能到您的屁股上,您感觉到我用力了?我就是提醒您别吓唬人。”

“你别说了,今天我相信润涛超过相信你!这事从此不许再提!”老奶奶给他儿子下令了。

“老奶奶圣明!老奶奶万岁!万万岁!打倒大伯!大伯不讲理!”

大伯的眼珠子冒着火光。我赶紧说:“大伯,来下棋。谁输了,表明谁的判断力差,敢不敢试试?”

大伯自称下棋高手,当即坐下来跟我博弈。“三盘两胜!不许悔棋!”大伯吆喝着规则。

第一盘他赢了,第二盘他输了。第三盘一开始他就很紧张,害怕输给我。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不能赢,也就设法输给了他。从此,他再也没跟我下过棋,我怎么要求他他都说没工夫。这样,他就保持了赢了我的记录。当然,他也就从此不再给我小鞋穿了。

到新盖的大礼堂看电影、想谈恋爱所遭受的这些麻烦令我对我俩是否有缘分产生了怀疑。尽管如此,我在高中毕业后一直不订婚,等着上大学的机会,我相信我的信念是能实现的。

(六)

1979年的暑假,我从北京回老家。在长途汽车里,我突然想起了打草的往事。

那是因为从北京刚上车坐下我就看到了车上有一位极端漂亮的女孩在我前边不停地往后看,似乎在打量我。她好像一直在跟身边的一位男的说话。我怎么看也不觉得见过她。那是一个非常美丽出众的女孩。不知为何她一直在回头打量我。想不起来她是谁,我也陷入沉思,搜索着我见过的那些漂亮出众的美人们,我想起了两位。突然间,那个男的回头看我,我当即大喊了起来,他是我的初中同学,也算是我的亲戚—我大姐夫是他堂叔。他立刻招呼我到前边去。我过去后,那里没有多余的座位,他便起身,把他的座位让给了我,他到后面我的座位上去。他以为我与美女相识呢。我便问及她是谁啊。他愣了,“怎么,你们没见过面?”我摇头,说想不起来啊。

她笑了,然后说:“我还得跟您叫一声舅舅呢,我见过你的照片,跟我妗子长得很像。”我轰的一下想起来了。我大姐跟我说过她外甥女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考的是外语专业。考虑到我们是亲戚,又都是读书人,老同学便让我跟她坐在一起。而我根本就没机会见过她呢。

聊了一道,到县城车站下车后,她告诉我明天她去见她舅舅,就是去我大姐家,我们可以在那里继续聊天。在车站分手后,我仔细想她的美丽在哪里,为何比任何一个当时走红的明星都漂亮,也就想起了当年那个承诺。她们二人有一点相似的地方:眼神。

回到家一进院子,便看到了我两年多没见面了的大姨,她是来看她三妹(我妈),住了几天了,明天我表妹来接她回去,刚好赶上我回家过暑假。

我便跟妈妈和大姨讲起了车上的奇遇,碰上了一个喊我舅舅的女孩—我大姐夫的外甥女。我大姐夫就一个姐姐,生了这么出众的女儿,令整个车里的人都惊呆了的那种美丽。

大姨便问及我何时结婚,我说我还没对象呢。

“这可不行,都老大不小了,娶媳妇要趁早。你读书读傻了,不知道娶媳妇的事了。”

我说,我在高中毕业后就不订婚,那时的媒婆都为我着急甚至生气呢。大姨说我当时太冒险,要是上不了大学,这辈子就打光棍了,错过了订婚的年龄。我说,不会的,那时我有“保底婚姻承诺”。

大姨问及什么是保底婚姻,我便讲了当年坟地里打草的故事。

妈妈很吃惊,因为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些故事。大姨便问及那个女孩考没考上中专。我说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她那么聪明,是学生尖子,化几年时间鼓捣初中那点知识,早已滚瓜烂熟,谁能考得过她?当初中老师都绰绰有余了。大姨便问当初为何没有另一承诺:上了大学后俩人也结婚。

我也曾为当时为何只承诺了一个方向而纳闷过。后来我搞明白了。便跟大姨说:如果丢失在沙漠里的两个人面临被渴死的命运,他们俩一定会想:各自到两个方向去找水,如果哪个找到了,喝饱了后就回头,在一个高坡上舞动红旗,对方就看到了。他们在那时绝不会想:如果走出了沙漠,是去喝啤酒还是吃涮羊肉。

大姨听后觉得有道理。但她还是提出我应该去找那个女孩,打听一下她是否还没有对象,是否真的考上了中专。如果没考上,或者考上了还没对象,我就可以娶上媳妇了。

“大姨啊,早在两年前我就去找过她,虽然没见到她,我到了她们村的小学校,从老师那里打听到她已订婚,到底男的是干什么的,我没问。有点沮丧的我也没告诉那老师别的事就立刻告辞了,估计那老师也能猜到我跟她是老同学才去打听她的。再说了,就算她一直没订婚,人家那么漂亮,一旦上了中专,学生们争先恐后地去追她,哪里轮得到我?”

“那就算了。”

“不过,我去找她聊聊天倒也不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归是曾经的朋友,万一没考上中专,估计也是嫁给了县城里的人,应该能找到她。如果考上了中专,也放假回来了。”大姨不以为然,不建议我去打扰人家。

吃了午饭没事干,她俩都睡午休了,我就骑车去县城找她聊聊天。半路上总是犹犹豫豫的,是否该去找她聊天叙旧?也就把车子骑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刚要进县城,路上人就多了,一下子碰到了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我立刻下车。这是礼貌。可他看到我时先愣了一下,然后假装没看到我,显得当农民有点不好意思见同学似的?我大喊他的名字,他才抬头跟我寒暄,要我到他家里做客,非常客气,说就几步远。

“今天先别谈做客吃饭喝酒的事,我是要你帮忙的。”

“我能帮你什么忙啊?不是说你在北京读书吗?我能帮上你的忙?”

“我打听一个人,是女同学。不,应该是你的女同学,不是我的女同学。”

“你在绕什么弯儿啊?我的同学不也是你的同学吗?快说她的名字。”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长得很漂亮。”

“长得漂亮。就这点信息?多高多矮?有什么特征?干什么的?你为何找她?”

“她长得很标致的那种漂亮,她跟咱们是同一届初中,但她初中毕业后就缀学了,因为她奶奶突然去世了,她就不得不在家看孩子。她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她应该考上中专了。”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你找她干嘛?”

“她现在是否在读中专?听说她有对象了?”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嗯就是说她在读中专,她有对象了。”

“你这么了解她?会不会搞错人?”

“你说的这些条件,就一个人符合,不会错。她昨天回来的,也是放暑假,昨晚还来我家看我妈,我妈是她表姑。她是我同学,也是我表妹呢。我当然了解。”

“那你就别跟她谈我打听她的事了。我找你,就这点事。”

“我纳闷你是怎么跟她认识的?到底是啥事令你对她念念不忘?”

“说来话长。记得当年你说我尿裤子的事吗?就是那天见到的她。”

“什么,你见到她就尿裤子了?太没出息了不是?男人,要有定力。不过,见了漂亮女孩就尿裤子,我还第一次听说。呵呵,好玩!”

“唉,你听我说。……”

我把打草、与她“保底婚姻承诺”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他听得目瞪口呆。寂静了一阵子后他才说:“哥们,我终于明白了她是怎么回事了!当年大家都说她得了神经病,不论媒婆介绍什么人,她都看不上。给她介绍长得俊的,她说不够聪明,给她介绍聪明的,她说家庭条件不好,给她介绍又聪明又俊又有新房的,她也能找到理由拒绝。非但如此,她还天天读书,不是读小说,而是鼓捣数学公式物理定律,即使抱着孩子也不放下这些无聊透顶的课本。连我也认为她疯了。一开始劝她该订婚就订婚,别那么挑肥拣瘦。后来干脆我也不管她的事了。等到她弟弟有对象了,对她的压力太大了,因为她如果不出嫁,人家是不会答应跟她弟弟结婚的。谁愿意跟大姑子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啊。婆婆是没办法的事,大姑子可以走人的。她才跟一位比她小两岁的男孩定了婚。那是恢复高考前几个月的事。当她考上了中专后,人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了。说她定力可不是一般得大!看得远,预测得准。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她得到了你的保底婚姻承诺!”

得知她真的继续读书实现了她的夙愿,我虽然对此从没怀疑过,但还是为她高兴。

“她对象也考上大学或中专了?”

“没有。不过那个早就吹了。这事不怨她,是那男的提出来的。”

“你刚才说她有对象了,显然是说现在又有新的对象了?”

“嗯。是她现在的老师,也是中专毕业,留校的。”

这哥们一下子想到了为何我们当初没有定下“考上学后也结婚”的承诺。我告诉他当两个蛤蟆掉入井里的时刻想到的是如何爬出来,不会想到长上翅膀飞到天上去怎么捕天鹅。我还告诉他:“她那么漂亮,就是在1979年的今天如果她还没对象,她也才23周岁,虽然在农村由于都提前抢对象而算是大龄了,可她的长相还会吸引很多很多比她小三岁的男孩愿意跟她结婚,何况历史上就有‘女大三抱金砖’的说法。”

“什么23周岁,农村不讲这个,要是当农民,她就是24岁剩下的老姑娘了。那我问你:为何高中毕业后你不来找她?”

“对我来说,当农民,能找到她,当然无话可说,算是美梦成真。可我从没真的做过这样的梦,因为我知道,她根本就不了解我。比我长得好的家庭条件好的家在县城的,就算比我小两三岁,她也会同意而不会选我。家在县城,就算是农民户口,在她父母眼中那也比我这乡巴佬高多了。我高中刚毕业的时候,我妈想给我大姨家的表妹介绍对象,还没说男方的具体情况,表妹就翻白眼,当面质问我妈:‘让我嫁给乡下人?’表妹只是城关镇的,就把我们村说成是乡下。你说,这事刚发生,我还敢找你那表妹吗?我当初给她的许诺是因为那时她非常痛苦,不想放弃读书的理想,可她想不到未来会有机会继续读书。我才这样给她吃个定心丸。仅此而已。我知道她不会嫁不出去,更不会嫁给乡下人。我的判断多数情况下不会错。当然,她没熬到恢复高考就订婚了,倒是出乎我的预料。显然,她的压力太大了,总不能为了自己的前途把弟弟的婚事给耽误了而打一辈子光棍,所以,我理解。”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她是我表妹!如果知道了,我就会告诉她你的故事,她就会跟你结婚了。”

“嗯。也许吧。可我当时不知道你家在哪里。读书时你不像现在这么外相。不过,过去的就过去了,反正人家已经有对象了,再说别的也都是废话了。你早结婚了吧?是不是早就当上了爸爸?”

“何止是当爸爸。我说哥们,别小看我啊。我可是小队长!是有实权的人物。”

“哇!好事啊好事。不过我知道小队长是每年都投票改选,也就是干一年。”

“谁说的?我就是第三年被大家选上的。下一年还是我当选。”

“这么厉害?有窍门?刁民太多,当上小队长还能连续几年被选上的,那本事当国家主席绰绰有余。”

“我窍门就一条:承包。”

“这不是扯淡吗?承包是上面的意思,邓小平的指示,你也就是执行而已。”

“错了!我开始当小队长的时候我们这里还不让承包呢。我不能搞土地承包,我搞农活承包。比如耪地,我才不监视大家呢。这块地包给张三,三天的活。三天后我检查,不合格就扣工分。张三愿意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多自由啊。给大家自由,大家就高兴,就选我当干部。”

“嗯。下一步就是当村长,一旦投票选村长,就是你的了。然后步步往上走。”

“没那野心。其实,我当初要是报考中专,我就考上了。我不服输,报考了大学,第一年没戏,第二年差三分。遗憾不?”

“我回去了,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别告诉你表妹我来了。”

“等等!别着急。她还没结婚,我认为还有跟你成的希望。我这就去找她跟她谈。她不了解你,可我了解你。我就服你。你给她的印象最多是聪明、善良,可我会告诉她,聪明二字代表不了你。我会说服她的。你得等我的话。”

“别,别,别!你如果非要告诉她我来了,你就告诉她我当年的确是到大礼堂看电影去了,只是因为那一毛钱被小偷给偷走了,我又找不到同学借钱,最后电影开演了,我才慌张张在那乌云遮天的黑夜里摸索到电影院的后面去爬墙。摸索到了一个电线杆子,爬上去后跳入墙内,结果是一只脚插入茅坑!怕她看到我的臭事,我冲洗的时间太久了,再去找她,她不在了。显然,出乎我的预料她回家了。我在电影院里边一直找到散场,都没看到她。我不是因为害怕下雨而毁约。”

“这我不信!哪里会有那么巧?刚好就跳入茅坑?这是你瞎掰吧?”

“怎么?你不信?我那晚上要是没跳进茅坑,我上下八辈都不是人!行不?”

“别赌这么大的气。我相信就是了。”

“我一会去看看,说不定那电线杆子和墙里边的厕所还在。”

“看那干嘛?”

“我想看看我当初是怎么掉入茅坑的!那晚上看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经历太臭了,让我总是觉得跟她的缘分不到家,还有点臭味。”

“走!我跟你去。反正我把下午的活都安排好了,我就专心致志地关心你俩这个事了。”

说着,他把我的自行车夺过去,他要蹬车,让我坐在后边,反正他那大块大块的肌肉不用也是浪费。

很快到了电影院,包括大街上都还是那个样子,时间在这里似乎被凝固了这么多年。只是铁门锁着,卖票的门窗也关着,我们就无法进入里边查看那没有顶棚的厕所是否还在。我便提议到后面去看后面的墙和那个电线杆子。

推着自行车,我们俩很快就到了后面。看到那墙根如此狭窄后我后怕了起来。他也在思考,在晚上一滑溜就摔下来了,我竟然能摸着走了过去到了电线杆那里。

把自行车锁好,我俩爬上陡峭的墙根,他跟着我亦步亦趋地顺着墙根往北走,去爬那电线杆,上墙后看看里边的厕所。

到了电线杆那里,我俩惊呆得脸色都变了。那个厕所虽然是在墙里边,但两个厕所的四个茅坑都与外面的大粪池连着,显然那是一个非常深的大粪池。大粪池的边儿离电线杆子也就一尺远,水泥电线杆子是与大粪池边上的水泥墙浇筑在一起的。围墙的底部要比马路高一米多。显然那个用水泥浇灌的大粪池满了的话远深过一米。满了后村里的掏粪工把大粪池底下的闸口打开,用大粪桶把大粪倒入大粪车,拉到农田当肥料。我那天夜里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显然,我那天晚上掉入时大粪池都满了,也有下雨的原因,大粪池没有盖子。

我们俩并没有攀电线杆去上墙查看里边的厕所,那电线杆粗度很细,爬起来不难,可看到眼前那吓人的大粪池,哪里敢爬电线杆子?站在大粪池边还得用手扶着电线杆害怕掉下去呢。

“哥们你看我命多大啊?这大粪池要是在电线杆子的南面,我就掉进去了,那非淹死在里边不可,我就是历史上第二个淹死在大粪池里的人物了。你说吓人不吓人?”

“谁是第一个掉进大粪池淹死的历史人物啊?”

“晋国国君—晋景公。哥们你看!这个大粪池、电线杆、里边的无顶棚厕所是故意安排的!有人为了节省电影票的钱就会爬电线杆往里跳,因为墙外边的墙根太窄而无法放凳子,只有爬电线杆一途。电线杆对着的估计就是男厕所的蹲坑,你看这个最边上的蹲坑刚好在电线杆对着的右边一尺远,从电线杆到墙顶后一跳下去右脚刚好插入茅坑!里边有电灯,但在开演之前和刚开演的时候工作人员把它关上。等到开演一段时间后再把灯打开,这样,就专门收拾逃票的!可惜我不是逃票的,是进去找对象的。”

“你说地对!是故意这么设计的没错。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我想,大礼堂北面的那个自来水龙头是后来安的!因为一开始有男孩掉入茅坑,一气之下在开演后把粪便带入礼堂,里边很难清洗,他们就在墙北面安上了水龙头。”

“哈哈哈哈!这个猫腻让你给破解了。我马上把我表妹拉到这里,让她看看当初你的经历。”

“别!你这是给人家添堵。”

说着,我俩就快速离开大粪池,朝自行车走去。

“你别灰心。我不是为你着想,我是站在我表妹一边的,替我表妹着想。这叫血浓于水,我们是亲戚。我要让她到这里看看,她也会为你当年的惊险吓出冷汗。她也会纳闷围墙外那么陡峭的边沿你是怎么摸索过去的。”

“太晚了。你看现在,别说城市了,就是这县城,男女谈恋爱的都是挎着胳膊,显然人家二人两年来早就有身体接触了。当年我跟她连握手都没有过。就是一起打草,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虽然最后分手时有了保底的婚姻承诺,那跟现在人家俩人正经八百地谈恋爱不可同日而语。想虎口夺食,那不是白费劲?”

“我试试吧。这样吧,明天你在家等我。我跟她谈谈,然后给她一晚上时间考虑,明天我告诉你好消息。如果没有好消息,我就不去找你了。这样行吧?”

“她是有头脑的人,你说什么也无济于事的。不过,她是你表妹,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明天在家等你就是了。”

我把他送回家去的路上,他又问起了同一个问题:“我还是理解不了你为何一直没有去找她?她不知道你是哪村的,你是能找到她的呀?”

“你说我当时有追上她的条件吗?要想上大学我就不能结婚,去找她谈恋爱就把那承诺的动机给断送了。没有读书的机会,她父母也不会同意她嫁给我这乡下人。一定要在她考上中专,实现了她的夙愿,我才能去找她,她父母就不管了。可她那么漂亮,一入学就被围追堵截,暗恋的暗恋,明追的明追,能轮得到我吗?毕竟不在身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别说没谈过恋爱,就是结了婚的,她这样的美人都有离婚重组的可能。异地恋,要有充分的了解才能维持。她要是跟我同过学,对我有崇拜感,才有可能。两年前去找过她,去了你们的小学校,打听到她已经有对象了,我没打听详情就离开了。你看,她考上中专后还是另选对象了。”

“明白了!明天会让你吃惊的。”

“那你见过她对象没?”

“没有。原来的当然见过,小伙不错。可新的这个老师,我没见过。据说他俩一毕业就结婚。”

“师生恋,那是非常牢固的,至少在结婚前如此。尤其是女生恋上男老师,内心里崇拜得不得了,以为他什么都知道。你就别费那劲了。”

“那结婚后呢?是不是女的了解了真相后就会对男老师很失望?”

“那不一定。反正现在人家是在热恋中,别人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别趟那浑水了。”

“明天哪里你也别去,就在家等我。我现在就去找她谈,给她时间考虑,明天我告诉你结果。如果我不去找你,就等于没戏了。即使结局是那样的话,我也替她感谢你啊,要不是在坟地里见到你,她早就嫁人生子,不可能天天捧着书本好几年,那样的话一辈子就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了。”

“这可是相互受益。那承诺就是互相激励一下,谁也不欠谁的。要说感激,我也应该感激她。否则,我说不定也在当农民时结婚、当爹,今天很多人会为我遗憾的。”

说着说着,我们就到了他家门口,他拉我进去,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当干部的事太多,不好意思打搅他。他说那他就找她去谈,今天就把精力放在我件事上了。我阻止不了他就只好谢了他后骑上车与他摆手告别。

在县城里逛了一阵子,到高中母校的外边又走了一趟,主要是看看我当年亲手栽的那棵白杨树是否还在。我在高中毕业前在大操场的外边东南角栽种了一棵杨树的树苗,算是留念。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估计学校的领导以为是县里派人栽种的。这棵树让我只要去县城就会到母校大操场看看。我栽这棵树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我自己。我在学校里学的知识即使没用了,这棵树也代表我成了栋梁之才。

用手摇了摇我亲手栽的那棵笔直挺拔的白杨树,算是告别,然后往家走。此时快落山的太阳已经失去了炽热,从车后面把我的影子用力地往前拉,拉得很长,我看着自己高大的形象得意地笑了起来。第一次注意到骑在车上的我能把影子撒到那么远。

到家后,支上自行车,便仰天长叹:人生该是多么无奈。欲哭无泪。说是去找她聊天的,怎么糊里糊涂地跟老同学聊了个天昏地暗又回来了?这显然表明以后跟在坟地打草时结交的老朋友聊天的机会都不再有了。遥望四周,万里晴空无云,晚霞象血染了一样鲜红。村里家家户户的炊烟扭扭歪歪地朝高空奔去,就像在外游荡久了的人回家过年时一样轻松。往事如烟,无奈飘去;往事并不如烟。烟,了无痕;而往事,了有迹。想来想去,最值得的回忆,是人生美好的那段旅程。我当即自忖道:要把美好还给人生旅途,让后来者继续享用;把感受留给自己,以便回味无穷。

(七)
进屋后,大姨和妈妈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的表情,是喜悦还是沮丧,便可看出结局。这让我扑哧地笑了出来。

“什么消息这么高兴地笑?”大姨问我。我说:“嗷,不是笑那个茬。”

“没见到?”

“嗯。”

“你啊,煮熟了的鸭子竟然跑了!你后悔不?”

“大姨,我肯定打不了光棍了。”

“年轻人啊就是不可理喻。这婚姻大事能随便承诺然后就各奔东西了?那可是一辈子不能变的!你不找机会跟她理论理论?”

“我没见到她。我见到了她表哥,我老同学。从他那里得知人家跟老师恋爱上了,不是原来那个对象。”

“那就算了吧。唉!这年头什么事都有。不管你们年轻人的事了。”

“别别别!大姨,您说我该找什么样的媳妇啊?”

“要我说呀,最重要的是要聪明。俩人都聪明,孩子也聪明。俩人也能谈得来。宁跟聪明人吵一架,也不跟糊涂人说句话。”

我点头后继续问:“第二条呢?”

“第二条就是正直。尤其不能耍小聪明骗人,给你戴绿帽,你都察觉不了。”

“我有那么傻能被骗?您怎么把漂亮放在第三位了?”

“漂亮是很重要的,但不能放在第一位。年轻人不懂事的才把漂亮放在第一位。只要漂亮,其它就不管了,那不行!”

“大姨太有理论了,我以后找媳妇的事就交给大姨了。”

“管不了。你自己在北京找吧。北京的,我又不认识。我催你找媳妇,可不是要你随便捡个就行,你要宁缺毋滥,找不到合适的,就让大姨给你找。聪明又有教养的,未必非上大学不可。你要是自己能找到既聪明又正直长得还不错的,那就是你的造化了。”

“您这么说,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有了标准,下一次别错过就行了。”

“嗯,记住了。看来这段经历的收获还是很大的,我知道自己以后的目标了。不过呢这事还不好办,我得先买双铁鞋,还不能忘记不时地蓦然回首,看看灯火阑珊处。”

“我估计你能看上的肯定是聪明可靠的人,关键是别让到手的鸭子再给飞了。”

“那就别说我的事了。三表哥怎么样了?他是我一直惦记着的几个人之一。”

“他能怎么样?媳妇把他这个痞子给收拾得没了脾气。”

“什么?什么?这怎么可能?三表哥可是我心中最佩服的英雄,他那谋略与胆识,天生的豪杰。只是生不逢时,没机会闯荡江湖打江山。猛虎怎么可能被媳妇调教成了乖猫?”

“漂亮啊,这你知道。她一挤眉,他就神魂颠倒;她一弄眼,他就六魂无主。她越是戏弄他,他越听话乖巧。”

本来想去看三表哥的,可得知他变了,便不想见他了。把他那英雄豪杰的形象留在记忆里更好。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考着一幕幕童年往事,尤其是与三表哥有关的那些震撼的故事。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吃过早饭,表妹来接大姨回家。看着表妹的孩子那么可爱,理解了大姨催我找媳妇的心情了。

谨以此文献给经历过毛共禁欲主义时代的同龄人。那份纯洁,是在人人自危、在饥寒交迫的死亡线上挣扎、在对未来前途恐惧不安的环境下折射出来的畸形心理表征,是想用纯真来逃避个人悲惨命运的无奈之举。然而,那份纯真的确给年轻人产生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也让当事人从中有所受益,并在受益中成长……。

后记:

前几天一位朋友敲门,提着两瓶五粮液到我家,显然是让我喝酒多写点文章。打开了一瓶,每晚吃完晚饭喝两杯,便坐下来回忆、书写此经历,连续三个晚上。估计这故事能写个中篇,可字数上还是属于短篇。那再喝一杯,晚睡会儿,想起三表嫂戏弄三表哥就想笑,干脆填一首词:《洞仙歌》,献给三表哥那类“被美人戏弄而神魂颠倒”、“不爱江山爱美人”、“将军一怒为红颜”的无数英雄豪杰。

【洞仙歌】英雄爱江山更爱美人

润涛阎 9-6-2013

肤如凝脂,溢波光似汗。
螓首蛾眉曲音婉。
舞凌波,欲颤肢软还娇;惊顾首,错为功名心乱。
念山河逶迤、似画如诗,仍逊佳人戏痴汉。
相抱体生香,共枕贪欢;凌云志,乳间摇散。
数不尽千年大英雄,把美女江山,梦中偷换。

(韵:去声十五翰)

【洞仙歌】词谱:

⊙○⊙●,●○○⊙▲
⊙●○○●○▲
●○○,●●⊙●○○;○●●⊙●⊙○⊙▲
⊙○○●●,⊙●○○;⊙●○○●○▲
⊙●●○○,⊙●○○;○⊙●,⊙○⊙▲
●●●○○●○○,●⊙●○○,●○○▲

也写给自己一首:

【小重山】忆当年坟地打草

繁露疏星脚步勤。
躬身割野草,百十斤。
心纯不惧鬼出坟。
慈月老,墓地赐缘分。

浴火俩心焚。
为前程远计,伪淑君。
亦将婚事付氤氲,
天难测,是雨是青云?

(韵:上平十二文)

【小重山】词谱:

⊙●○○⊙●△,
⊙○○●●,●○△。
⊙○⊙●●○△,
○⊙●,⊙●●○△。

⊙●●○△
⊙○○●●,●○△。
⊙○⊙●●○△,
○⊙●,⊙●●○△。

(全文完)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陽光美地2015-06-05 16:34:50回复悄悄话後來那女生有沒有表示什麼?
oneweek2014-01-28 10:39:58回复悄悄话“30年河东,30年河西”真是神算啊!误差只是1~2年而已。
我觉得你的故事比“平凡的世界”好看很多。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故事。
看山观海2013-09-14 10:13:49回复悄悄话老阎先写个中篇吧,以后再写长篇,弄个诺贝尔奖
湖上的野天鹅2013-09-11 10:16:56回复悄悄话我觉得,整个故事里最大的亮点,就是阎老师年轻时候的理想,想写个《史记》!好高的理想啊,尤其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真是挺特别的。有才之人真是与众不同啊!
cr3332013-09-10 12:54:24回复悄悄话血与泪的承诺,就算化做幽默诙谐的语言,也折射出是令人难以平复的悲哀。
xyz0072013-09-10 10:17:35回复悄悄话谢谢老阎分享自己的早期感情经历。

说起割牛草,就想到我哥哥的经历。在生产队时,我哥哥才十几岁,很会割牛草。我
们村有一大家的女儿也需要割牛草,因为她家承包了队里的一头牛。但她割草的技
术远赶不上我哥。我哥除了割牛草,还经常打猪菜,这个女孩就要我哥帮她割牛草,
她给我哥打猪菜,就是相当于交换工作。他俩就有那意思了,但女孩家不同意,因
为我家那时很穷。
润涛阎的弟弟2013-09-09 04:27:46回复悄悄话令人超回味的故事。
隐隐约约觉得涛哥哥的第二本书在斟酌之中。

蓑衣翁2013-09-08 22:32:44回复悄悄话读了"续一"就有一点感觉,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承诺:"是否就是血液里火中的草?"
读完"续二",承诺:"?因草烬而火灭?"。然而碳灰有"迹"胜无"痕!"
"承诺"的结局有点文学常态化,用对方的无言无语给予读博者的想象空间。
大阎是否有个"续补"? 几年或几十年后的偶遇?

 

liuwenxue2013-09-08 12:14:47回复悄悄话阎兄大才,堪称佳作,绝好的电影题材,请注册版权。
rchrdhu2013-09-08 07:03:02回复悄悄话涛哥有经世之才,如多研究孔方之道,比如索罗斯那厮,必成大器!
rchrdhu2013-09-08 06:59:17回复悄悄话严重同意!
春花2013-09-08 00:47:06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以后不要再喝什么中土的五粮液了,改喝法国产的红葡萄酒,价格也不贵,每天120ml,预防心脏病。这不是我说的,文献里报道的,涛哥可以查阅pubmed。所以,给涛哥送酒的那位贵人,谢谢你的美意,但是下次最好送法国红酒给涛哥。
我说话太直,希望不要伤害到大家。
润涛阎2013-09-07 19:28:25回复悄悄话改了一些错别字,恐怕还有。

谢谢大家!
wbiao2013-09-07 18:29:54回复悄悄话涛哥,谢谢了!我爱读。
工人2013-09-07 17:12:41回复悄悄话这个结尾篇最精彩!
exe272013-09-07 15:25:41回复悄悄话一口气读完,眼睛竟然有些湿润。谢谢老阎的佳作。
tuv2013-09-07 13:54:15回复悄悄话老阎大才.政论,小说,诗词样样在行,而且水平都在高位.放在科举时代肯定是个状元坯子.这么个人才,散养在民间真有点可惜.
info20082013-09-07 13:54:07回复悄悄话老阎有不世之才,呆在实验室真是可惜了。建议多研究金融市场,必有成就。当今世界毕竟是资本的世界。市场真正的玩家如胸有奇谋手握精兵的统帅,攻城略地驰骋天下,何其壮哉!
kingfish20102013-09-07 13:27:56回复悄悄话没。。。了?

最后一段提纲挈领写得好!
bymyheart2013-09-07 13:03:55回复悄悄话拜读了全文,先谢谢送给润涛五粮液的人,使你给我们写出这么好看的故事。:))润涛兄整个故事让我有身临其境的错觉,真实的情感,朴素的生动的语言,智慧风趣。把一对年轻人真挚的感情和当时农村社会对青年人的压力,还有他们的努力抗争都写出来了。我在郊区插队仔细观察过也自身体会过农民的生活和感情,打草的细节读起来让我感动。。。。。问好秋安
slow_quick2013-09-07 12:59:41回复悄悄话大家要感谢老阎中学里的哪位工宣队长。他没要那1块多钱,我们就没这片承诺了。
林笑云2013-09-07 12:22:52回复悄悄话我对中国农民的同情和尊重,主要就受秦辉先生和老阎的影响。
西门祝2013-09-07 11:19:11回复悄悄话回复 ‘此处无声胜有声’ 的评论 :
拍电影只好叫《坟地之缘》……
乡土乡音2013-09-07 11:05:33回复悄悄话看来我还年轻,欣赏了过程,还想看结果。不过,真欣赏文章中流露的真情
润涛阎2013-09-07 10:10:30回复悄悄话这可真的算不上恋,就是一个经历。青春期朦朦胧胧的,有恐惧有欲念有难兄难弟情怀互相激励的苦涩经历。如果只有我自己,背不起来那么多草,就得化更多时间,是否能坚持下来也难说。说不定我就放弃打草而去偷着倒点小买卖去了。实际上让我最总做恶梦的是掉入粪坑,太恶心了。其它的回忆起来的印象就没那么难受。跟这个有一拼的还有几次,比如,我开手扶拖拉机过垄沟时被甩下去,刚好后面的拖斗轮子到了脑袋那里,我突然打滚,才没被轧死。头发被碾掉了一把,然而脑袋一点事没有。太危险了,旁边的社员都以为我死掉了,看我爬起来他们才知道我还活着。小的时候还掉进过冰窟窿。经历过死亡的威胁,胆子就大了。
此处无声胜有声2013-09-07 08:11:56回复悄悄话又一部真实,唯美,纯情的“山楂树之恋”。让张艺谋导演再拍一部那个年代的爱情姐妹片《坟地之恋》吧!哈哈。。。
石假装2013-09-07 07:15:59回复悄悄话故事里套故事,最后没有再见啊。
哪个年代留下了很多“没有再见”的遗憾。
颐和园2013-09-07 05:50:36回复悄悄话就这么完了?两个走出沙漠的人连相互摇一下红旗都不摇,就各奔东西了?唉,坟地里产生的情愫看来真的就是死路一条呀。

阎兄的结束语高度概括,字字珠玑。 纯真的年代,却又有多少惶惑、无奈、苦闷和压抑伴随着少男少女的成长。
懦夫2013-09-07 02:03:21回复悄悄话哎,这就是阎兄的青葱岁月呀,遗憾。不过您总得有个交待呀,那女生总得有个话吧?不能让人看完了,象闷在葫芦里。每个人都有情窦初开的朦胧,回忆起来还能嗅到青春的气息。但岁月不饶人,“蓦然回首,看看灯火阑珊处。”
西门祝2013-09-07 00:07:51回复悄悄话没有见着啊!失望ing……
caiter2013-09-06 21:31:15回复悄悄话非常不错的内容!非常不错的文笔!!非常不错的情感回忆!!!拜服!!!!

订阅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