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后童年的磨难(2 ):钻冰窟窿

1962 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我家门口的池塘早已冰封,

天天都有孩子们溜冰作乐,在冰上打闹玩耍嬉戏。那天大清早我就与爷爷一起起床,背上粪筐去拾粪。爷爷往西北走,我朝东南走。回来后看到姐姐把玉米白薯粥熬好了,可妈妈和大姐都不在家,原来她们去推碾子轧面去了。姐姐说我太冷了,先吃热乎乎的粥,然后跟她一起去帮助妈妈她们推碾子。我吃着烫嘴的热粥,舒服极了。吃完一碗热粥后就跟着姐姐出门。路过家东边的池塘时,我一路小跑去滑冰,姐姐在路上走,我在冰上走,这个已是常规。可我往冰上一跳,卯足了劲就可以滑得很远,可啪通一下我就进入了冰窟窿。

这个实在不可思议,也太突然了。虽然我生长在池塘边,很喜欢游泳,可没有干过冬泳的事,甚至没有听说过冬泳这个事。冰凉的水突然进入棉袄棉裤棉鞋,心里一下子就慌了,以为死到临头。但进入冰窟窿以后,我的大脑竟然没有糊涂,没觉得这就死了,便立刻发挥我游泳功夫想挣扎出去。此时才发现这棉袄棉裤棉鞋头阻碍了我的胳膊、腿的运动,但为了活命,我使劲全身力气奋力往上游。这个池塘很深很深,是全村人挖胶泥土做砖坯子挖成的。它的北面是斜面,而东面西面和南面是直上直下的。由于我助跑的极大惯性,掉入冰窟窿里后还往前移动了很远。我奋力往上游竟然头部撞击了上面坚硬的冰层,那个疼痛是要命的。此时我明白了,我唯一活命的出路是找到我钻进来的那个冰窟窿,别的地方的冰层太厚。我便立刻转身,睁开眼往上望着。

眼前一片朦胧,突然看到左前方一根木棍伸入水中,那就是姐姐推碾子的磨辊。我看到了希望,知道了我应该朝左前方游去。说时迟那时快,用力摆脱着棉衣的束缚,我几下子就游到了磨辊所在地,因为离得并不远。但我知道,姐姐从来没有游过泳,要是把她拉下水,她就被淹死了,我便用手抓住磨辊但不用力,然后用另一只手抓冰层,可那冰特薄,一抓就断开,我继续往左边抓,这就是很厚的冰层了。一用力我的头就冒出了水面。这时候才知道什么叫风刀,那寒冷的风要比冰水更可怕。姐姐用力往后拉磨辊,我左手一用力就坐在了厚冰层上。我发现我很快就会被冻死了,浑身颤抖不停。姐姐说:“快往家跑!不然就冻死了!”我起身就跑,可浸满了水的棉衣我带不动,就立刻脱下棉衣棉裤,那风刀变成了针,刺入骨髓。我拔腿就跑,姐姐快呀快地喊着。用尽吃奶的力气跑,很快身上的水就干了,不是跑出了汗还是麻木了,到了家我不感觉快冻死了。一进屋光着屁股的我一下子把在炉子旁边抽烟的爷爷吓坏了。他立刻判断出我是掉入冰窟窿里去了。

我躺在热炕头上,盖上被子,浑身抖个不停。

姐姐哭着回家了。什么也不说,就是哭。

不一会儿,妈妈和大姐也回来了。看到外面湿漉漉的棉衣棉裤,她们立刻明白了我掉进了冰窟窿。看到姐姐哭,妈妈立刻问润涛在哪里,她们不知道我是不是活着出来的。姐姐说我在屋里。

这个早饭就没法吃了。

大姐看看爷爷,发现爷爷没有生气的样子,便说:“这也不打吗?男孩子不挨打是长不大的!”

姐姐听到这里不哭了,也看着爷爷。爷爷问我大姐:“你从没挨过打,不也长大了?不挨打就长不大没有道理。”二姐不干了,哭着说:“大姐是女孩,可男孩子淘气,这要是不打一次,那以后他再掉进冰窟窿,我肯定是不去救他了!”

爷爷说他很纳闷,天天有大孩子在冰上玩,怎么体重轻的倒掉下去了呢?这跟淘气不淘气没关系。

妈妈也纳闷,她说她走的时候还看到几个大孩子在冰上玩呢呀。小弟好奇就跑去看个究竟。他回来说,我掉进去的那个地方有人砸的冰窟窿,结的冰还很薄。爷爷立刻明白了,他说那是有人在网鱼。有人猜测池塘里有鱼,只要砸个冰窟窿,里边的鱼就到那里去呼吸,用网兜就可把鱼网上来。这个是纯粹赶巧了,因为整个西面并没有差别,我跳的那个地方就在那个冰窟窿所在地。所以,这个不是淘气,不是打孩子的理由。

姐姐不干,说:“那个地方应该有痕迹的,细看就能看出来才对,这么个马大哈如果不打不管,以后要出大事的。而且,我发现润涛他越长越傻了,不管、不打是真的不行了。”

爷爷说:“傻子一挨打就聪明?我怎么听说有人被打傻了的,怎么没听说被打聪明了的?”

妈妈说干脆大家吃饭吧,就算润涛命大。大姐说:“是啊,要是我,就说不定往家跑去喊爷爷,自己不会水,救不了,那样,就来不及救他了。”二姐说:“听到扑嚓一声,我也想回家喊爷爷去救,可一想来不及了,就跑过去把磨辊伸到水里。”

我在里屋听着一言不发,对这件事把姐姐吓得如此后怕而内疚。爷爷把我的棉衣棉裤在火炉上烤干了,就趁热扔给了我。我穿上后才知道感觉很烫的后面是湿漉漉,我就在炉子旁边打转,继续烘烤着。弟弟很矛盾,他对我马大哈让姐姐受到惊吓而对我不满,但他害怕得罪我以后不带他玩了,也就不吱声,但看得出他是站在姐姐一边的。

大姐跟我说:“润涛,你要加小心了,玩命哪你!你把你二姐吓成这样还没事没事的样子!你说你该不该挨打?去跟你二姐道歉,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我回复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没错,其实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大姐一听气坏了,问我怎么就成了二姐的救命恩人了。我说,当时她把磨辊递给我的时候我是在死里挣扎,我此时想到了不能拽磨辊。要是我不顾一切为了自己活命而猛拽磨辊,她那么瘦弱,站在有冰的滑哧溜的地方,一下子就被穿着浸满了水的棉衣的我给拖入水里。她不会水,鼻子里一进水立刻就晕了,哪里能钻出冰窟窿?

大姐一听气坏了,她还以为过去有过啥事我救过二姐的命呢,原来说的是今天!她说:“润涛你混淆是非,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说谎要罪加一等,爸爸回来再算总账!”我立刻反驳说我从不说谎,要不你找出我说过谎话的证据。然后她就去问我二姐:“你跟他天天在一起,他是否说过谎?刚才他跟我胡说他成了你的救命恩人,倒打一耙呢!”二姐说她听到了我俩的谈话。二姐说:“我没有证据他说过谎,但有时很难说他说的都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比如今天吧,他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事实上,他真的没有拽磨辊,现在想起来都后怕!他要是真的猛地一拽,我就掉入冰窟窿里了。他说的是真的,他是抓住磨辊而已,是用左手抓住冰层爬上来的。反正他把黑的说成白的都有事实证据,把死的说成活的都有板有眼,证据确凿的,不怕你调查。”大姐不服气,说:“你跟他天天在一起,就没有找到他说谎的证据?难道一次都没有过?”二姐说:“他讲的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我以为不是真的,可调查过,却是真的。但问题是:那些事人家都没在意,到他眼里就上升到理论了,一串一串的,可一调查却是真事。爷爷爱打不打,我不管了。”

大姐问我听没听说过狼来了的故事,我摇头。她说等我上学了就知道了。我问什么意思,她说:“孩子说谎是要受到惩罚的!一个孩子放羊时大喊狼来了狼来了,村里人都跑去,可到后才知道那个放羊娃搞恶作剧骗人。第二次他还这么喊,大家又去了,发现还是被骗。等到狼真的来了,他大喊狼来了,可没人去管他,他就被狼吃掉了。”

我一听觉得这个是胡诌的!便说那故事本身是骗子编故事骗人的!因为孩子喊狼来了,如果没有狼,他喊的时候口气是不紧张的。但一旦真的有狼来了,他得先喊妈妈,吓得尿裤子,然后才喊狼来了,声音不可能大,而且颤呼呼的才对。别说大人,小孩子都能分辨出来差别的!这个故事是骗人的瞎掰,不可能是真实的故事。另外,即使狼真来了的时候,狼未必先吃人,而是先吃羊。没有羊,狼才想吃人,孩子放羊的时候不怕被狼吃掉,这个是姥姥告诉过我的。

俩姐姐听后想反驳,但没有张嘴,觉得我说得有道理。爷爷哈哈大笑,说:“这个故事是千百年来传下来的教育孩子的,人人都信这个故事的道理为真,没有人怀疑过。可竟然被润涛第一次听到后就当场揭穿是个骗局!哈哈哈!你俩还说他傻,该打。我看不该打呢!”

爷爷看我们不会大闹了就出去了。他前脚走爸爸后脚到家。他看到我在围着火炉转悠,浑身的衣服冒着热气,显然是我掉到冰窟窿里去了,没有好消息报告给他,他又看到我姐姐哭过的样子,便问我们咋回事。我二姐赶紧给大姐使眼色,那意思是说别真的让我挨打,就别提那事了。其实我心里明白,平时爷爷太宠爱我,有点过分,而姐姐被我掉入冰窟窿给吓坏了,内心的气愤无法发泄,就认为是平时爷爷太娇惯的结果,反正她知道爷爷是不会打我的,但她不敢肯定爸爸会不会打我。可弟弟开口了:“爸,咱们今天差点吃上鱼!”看着我他接着说:“钻入冰窟窿里捞鱼没捞出来。”爸爸说:“去冰窟窿里捞鱼是错的,这个池塘里有鱼也只是小鱼,因为常常有人撒网都捞不到大鱼,但到池塘底下去抓泥鳅就对了。” 事实上明摆着爸爸一眼就看穿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但他避重就轻,给孩子台阶下,不慌不忙地闲聊起来了。

抓泥鳅?弟弟和我愣在那里了。因为夏天到里边游泳,我们时常能抓到泥鳅,但拿不出来,因为泥鳅太滑溜,抓到了等于没抓到,哧溜一下就从手心跑到了。爸爸解释说:“冬天池塘里的水在十度以下,泥鳅在底下一动不动休眠。你随便捡就是了。由于咱们这个池塘底下是硬地,泥鳅就在底层躺着休眠。

“你捡到过?”弟弟问爸爸。爸爸说:“我不会游泳,因为你爷爷不让我下水。可你爷爷常干这个。现在他年龄大了,当然不会在冬天冬泳了。别说游泳,你爷爷爬树的水平也不是你们能比的!”我听后如入五里雾中,爷爷为何没有教给过我这个方法搞点肉吃? 我不怕吃苦也可以冒点险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会游泳还会爬树!

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后立刻把姐姐叫到外面,悄悄地跟她许愿:“我今天一定让你吃上红烧泥鳅!那比红烧鲤鱼还好吃呢。你知道吗,池塘水里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冷,不像外面那么冷。我要是不穿棉衣赤身钻入冰窟窿里一个猛子扎下去就能捡到泥鳅。这里边的泥鳅可多了。”她说外面的气温据说都是零下二十度了,水里得多冷!我立刻告诉她:“水里绝对没有外面冷,我体验过了,你别害怕,我用两根绳子,一根拴在我的胳膊上,另一根拴在我的腰里。你在外面,假如你担心我在里边时间太长了,你一拉绳子,我就游上来。我的潜泳本事很高,一直练,别人都忍不住出来换气,我还能继续在里边很长时间呢。再说了,我早上就没冻坏,现在太阳暖烘烘的,我从水里出来后用棉褥子从头一裹,然后穿上干燥的棉衣棉裤,啥事没有的!怎么样?”

但听弟弟说:“不可能拣出来的,因为泥鳅太滑溜。爷爷的手不滑溜能行。”我立刻想到了果夹那码子事。便说:“我用果夹去夹就可以了。”我一看姐姐,她正气得面红耳赤,瞪着眼跟我吼:“润涛,你要是没有我的同意就去池塘,我打断你的腿!你把我吓个半死了还想去钻冰窟窿!下次我不会求别人打你,我自己打。”

姐姐在我眼中还是有威望的,我立刻放弃了吃泥鳅的念头。而且,整个那个冬天我都没有去过池塘里溜冰,害怕再出啥事把姐姐吓坏了,她是非常疼爱我的。

这是我第一次跟两个姐姐爆发冲突,也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

到了夏天,我又想起了用果夹逮泥鳅的事,便把果夹找出来,仔细查看,发现要倒着拿,为了防止滑溜,先用线绳把铁棍缠绕一下,靠外部的多缠点,这样,合起来就是一个接近于圆形的了。那年夏天,我们吃上了泥鳅,虽然每天中午折腾很久最多也只是逮住一条,多数情况下眼看着在眼皮底下溜走。果夹这个工具不是那么好用的,没有它当然不行,但弄不好在水里有时还会夹住自己去抓泥鳅的手。

说起来我跟果夹从小就产生了不解之缘,看前文就知道了。读中学的时候才知道马克思给“果夹”下的定义是什么“阶级专政的机器”,但润涛阎的定义更有切身体会也就更接近事实:

果夹—– 得势者获得个人利益的工具。

谨以此文献给童年时挨过父母暴打的同龄人。我一生从未挨过爷爷爸爸妈妈的打骂,但我也长大了。现在虽然在海外没有暴打孩子的父母了,因为那犯法,但几年前看到一篇海外华人的孩子写的英文文章,详细论述了他的父母不让他看电视、不能上网、不能玩游戏的过程。比如父母到家先摸电视,如果是热的,就表明儿子又看电视了,要挨骂;父母是搞电脑的,随时查看儿子在电脑里浏览过什么是否与作业有关。儿子原以为家庭是温馨的天堂,可父母为了他的所谓的前途 — 考上名校,家竟然成了他这个不能干、那个受审查的监狱,而他就成了父母监管的犯人。那篇文章我存了下来,可能是在我扔掉的旧电脑里,现在没找到。你小时候遭到父母的暴打,虽然你现在不这么对待你的儿子了,但你如此不给孩子自由,跟你父母暴打你异曲同工,因为理由都是一样的荒唐:把孩子管教成有前途的学生。而不是靠严于律己的身教重于言教影响孩子。

有人问我什么是果夹,我照张照片吧,否则会有人怀疑我在忽悠。我到美国第一次逛商店就买到了果夹,下面的照片就是我买的不同样式的果夹,但没怎么用过,买这个算是怀旧吧。找出来两个,第一个是铁的,都长锈了。

评论

兵团农工2017-11-29 00:40:08回复悄悄话1%的国人有楼主的头脑,中国的文明就赶得上西方了。
我说的是狼来了的故事的批判。
另一个欺骗了人们很多年的故事就是包公之类的。
稍微有点批判思维,都会认为怎么可能有为民做主的官员和皇帝呢?

minsheng2011-01-29 09:08:43回复悄悄话我是一边笑一边流泪读完这篇的。小时候淘气,在村里的臭水池里瞎扑腾,被爷爷看见了,拿着鞭子绕着水塘做架势要打我,还被我跑掉了。
闲人Filiz2011-01-27 13:42:22回复悄悄话第一个钳子第一回见,原来学名是果夹;原来你从小就聪明过人……

bossmore2011-01-06 07:08:58回复悄悄话涛哥,
您这照片上面的是果夹,
下一个是夹螃蟹大螯的。
胪峰猎人2011-01-04 11:17:08回复悄悄话是呀!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童年往事,现在想想那是人生最快乐时光,也是苦难童年,常年的吃不饱,不知道吃饱了是什么滋味,虽然不如润兄那么苦,我也有位姐姐有时一说起童年往事还会情不自禁掉眼泪呢,记得儿时候两回就差点连命都没了,想想现在在这里敲打键盘还真的能活着可不易呀!
ilovenz2011-01-02 23:46:03回复悄悄话老阎的又一精准定律,国家是得势者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举双手赞同。
懦夫2011-01-02 14:38:37回复悄悄话这种溜冰的事,小的时候俺也没少做,只是没掉进去。谢谢你的文章,新年快乐。
石假装2010-12-30 22:48:43回复悄悄话“可我往冰上一跳,卯足了劲就可以滑得很远,可啪通一下我就进入了冰窟窿。”
傻二百五的男孩样,只想像一下就能笑死。不过那是还能意识到不能使劲拽碾棍真够冷静的。
我家今晚吃玉米面白薯粥。
372138242010-12-30 22:06:15回复悄悄话Happy New Year!
谢谢你的好故事。
润涛阎2010-12-30 19:46:54回复悄悄话回复niu02的评论:
那说明你没看我前边的文章!我早有交代我的果夹是怎么做出的。新年快乐!
niu022010-12-30 19:15:04回复悄悄话老阎牛皮吹大了, 这果夹别说你小时候见不到, 六零,七零后的小时候都见不到. 那时候还要什么果夹, 想吃果仁, 拿板砖砸就行了, 果夹这个工具都用不上.
当然, 那时候可能有些高层次的人物手中有果夹这种工具, 那就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知道的了.
新年快乐, 感谢你的文章!
润涛阎2010-12-30 18:05:23回复悄悄话润涛阎的弟弟 评论于:2010-12-30 17:43:13

尽管有时真觉得孩子该打,但那只是一时气愤,打孩子却是没有道理的。
谢涛哥。祝新年快乐

回复:我猜想城里人打孩子的情况比较轻。农村就看家庭了,有的打孩子不当回事的,有的就很少。

LuojiXue90 评论于:2010-12-30 15:37:45

今天到超市顺便看了一下,阎先生贴的两张图都是果夹。我显然只是在中餐馆吃buffet时看到这种夹子就认为是夹蟹腿的了。向阎先生道歉。

回复:您还真是有心之人。这个真的可以当压螃蟹腿用啊。我就这么用过,比夹核桃用的还多。

syw 评论于:2010-12-30 06:41:34 [回复评论]

很喜欢这篇文章。我也觉得小孩不要管的太紧。让他们有自由发挥的空间。

回复:我常常怀疑不给孩子自由的办法真的有效。不过,我没有对照研究。

yuan222 评论于:2010-12-29 23:14:02 [回复评论]

喜欢看你的文章。

回复:新年愉快!

LuojiXue90 评论于:2010-12-29 23:11:17 [回复评论]

阎先生的童年故事真感人。对比美国的儿童那么自由自在、有全社会的保护,有各种科学的护理和培养等,真令人不胜感慨。多谢阎先生分享,也望能多写。
另,第一张附图好像不是果夹,严格说是雪蟹腿夹或螃蟹夹。

回复:我的童年跟我的孩子相比,那是天渊之别。

情穆 评论于:2010-12-29 22:52:30 [回复评论]

老阎,有空评论一下乐清事件吧。很悲痛。

回复:我去查查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kissofwolf 评论于:2010-12-29 22:34:20 [回复评论]

还是没坐到沙发。。。
淹在水里还能想到不要拽木棍,这才是天才啊。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可以做将军了。为什么润涛没有去当兵?

回复:其实在水里我根本就没有恐惧感,一到夏天就天天泡在水里。只是没有冬泳的经历有点紧张,但很快就镇静下来了。

直到上了大学,我一直就盼望着发生天下大乱,我可以打仗去了。但没有机会当白崇禧、林彪似的人物。生不逢时。
润涛阎的弟弟2010-12-30 17:43:13回复悄悄话尽管有时真觉得孩子该打,但那只是一时气愤,打孩子却是没有道理的。
谢涛哥。祝新年快乐
LuojiXue902010-12-30 15:37:45回复悄悄话今天到超市顺便看了一下,阎先生贴的两张图都是果夹。我显然只是在中餐馆吃buffet时看到这种夹子就认为是夹蟹腿的了。向阎先生道歉。
syw2010-12-30 06:41:34回复悄悄话很喜欢这篇文章。我也觉得小孩不要管的太紧。让他们有自由发挥的空间。
yuan2222010-12-29 23:14:02回复悄悄话喜欢看你的文章。
LuojiXue902010-12-29 23:11:17回复悄悄话阎先生的童年故事真感人。对比美国的儿童那么自由自在、有全社会的保护,有各种科学的护理和培养等,真令人不胜感慨。多谢阎先生分享,也望能多写。
另,第一张附图好像不是果夹,严格说是雪蟹腿夹或螃蟹夹。
情穆2010-12-29 22:52:30回复悄悄话老阎,有空评论一下乐清事件吧。很悲痛。
kissofwolf2010-12-29 22:34:20回复悄悄话还是没坐到沙发。。。
淹在水里还能想到不要拽木棍,这才是天才啊。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可以做将军了。为什么润涛没有去当兵?
润涛阎2010-12-29 20:47:26回复悄悄话回复callmesir的评论:

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童年往事,苦难童年。上了大学后就好多了。
callmesir2010-12-29 18:36:48回复悄悄话吉人自有天相啊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