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川普与建制派的对决

(一)伍德沃的书

武德沃Woodward是谁?如果你不知道大名鼎鼎新闻界的普利策奖(=科学界的诺贝尔奖)得主伍德沃,那你知道尼克松水门事件吧?当初伍德沃就是报道该事件的两个记者之一。伍德沃最近写完了一本书,题目就够吓人的:《恐惧:川普在白宫》,该书在本月11日出版。有一点可以肯定:不论哪个党派的人物,不论多么恨伍德沃,必须承认他一生中没有过诬陷他人、报道过假新闻的记录。川普也说他fair(公平)。

该书总结说川普是情绪反应过度、善变、不可预测的领导者,由此提出管理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行政首脑竟然是个神经质。

书中介绍了很多人,资料来源于数百小时的录音、几十个人的谈话内容。比如:

偷文件:
前白宫经济顾问科恩在办公桌上看到了他认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文件草稿,将使美国退出与韩国的重要贸易协定,担心这一后果可能危及一项绝密的国家安全计划:能够在七秒钟内发现朝鲜导弹发射的能力(在南韩部署萨德),他就把文件草稿偷走了。

科恩告诉他的助手:“川普看不到这封信件,他不可能签署,我们可以保卫国家。”不仅仅是科恩,从总统办公桌上偷走文件的还有前秘书Porter也多次干过这事,或者试图拖延或分解他们认为会危及国家安全的命令。炮特可是总统的文件处理秘书,他说:“我的三分之一工作是试图对总统的一些非常危险的想法作出反应,并试图让他有理由相信那些想法可能不是好东西。”干这事的还有前白宫事务总监Priebus。 他突然间被川普在推特开除前,把川普在白宫的卧室说成是“魔鬼工作室”,并称川普发推特的凌晨和周日晚上是 “巫术时刻”。

外交事务:
2017年7月27日,国家安全事务的头头们在五角大楼准备开一个会,就是教育川普盟友的重要性和一些国际事务的常识。然而,会议没开成,川普认为他是老板,老板就是老板。川普问美国在南韩驻军的意义何为。科恩问总统:“你认为你想晚上睡得着,那在该地区需要做什么?”川普回答:“我不需要任何狗日的东西在那里,我照样晚上就像个婴儿睡得香得很。”川普走后,国务卿蒂勒森大骂:“他就是个操蛋傻逼!”英文原话: “He’s a fucking moron.”

然而,川普反反复复地问:“我们为何花钱在南韩驻军?”在2018年1月份的一次会议上,国防部长马提思答复:“因为我们要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事后他告诉助手们:川普的理解力也就是在五、六年级学生的水平。马提思的解释当然不能让川普信服,他说:“如果我们不如此愚蠢,我们会更富有。美国成了随便被人日的傻逼(suckers)”

本书作者伍德沃引用前白宫事务总监Priebus的话说,“当你在一个没有围墙的动物园里放一只蛇,一只老鼠;一只猎鹰,一只兔子;一只鲨鱼,一个海豹时,事情开始变得令人厌恶和血腥。”伍德沃的书四百多页。

伍德沃公开了他与川普的电话录音。其中川普前后说法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脸,公开撒谎。大家可以去找出来,特别好玩呢。显然川普有“谎言癖”精神疾病,是他一辈子的习惯造成的。如果在一件事上他没说谎,他就觉得出错了。这是谎言癖的心理特征,必须在每件事上都得撒谎才能心安理得。

(二)无名氏的信

又出来了个“无名氏”给纽约时报NYT一封信,昨天发表出来了。NYT说编辑知道该信的具体人,但为了此人的安全,只能匿名发表。发表后引起朝野内外轩然大波,被称为“无名氏”信件事件。题目是:“我是川普政府内部的抵抗力量的一部分”(I Am Part of the Resistance Insid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此人自称是白宫的高级官员(a senior official 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信件是说川普自己政府中的许多高级官员正在努力从内部挫败川普的部分议程和最恶劣的决定。作者自称不是被谴责的“左棍”:“我们相信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为了国家,而总统继续以不利于国家健康的方式行事。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川普任命的人都发誓要尽我们所能来维护我们的民主制度,同时阻止总统在下台前更多的误导冲动。”

信中都有哪些内容呢?

总结出几点:
1. 总统的不道德行为。任何与川普合作的人都认同这是白宫问题的根源。
2. 总统反贸易、反民主。一副独裁者做派。不仅在白宫,在国际上也一样,他崇拜独裁者普京金三胖并跟他们关系良好,反而对民主国家的领导人蛮横无理。
3. 总统自吹的成就并不是他的功劳,因为他的个性是浮躁、敌对、琐碎、无效。从白宫到各行政部门机构,高级官员私下承认他们每天都不相信总统的言行,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将行动与总统的想法隔离开来,而取得的成就。
4. 总统开会总是不停的咆哮,他的冲动导致他的决定半生不熟、信息不准,大家必须拒绝他鲁莽的决定。而且他的决定朝令夕改。
5. 美国人民应该知道,白宫是有成年人的。他们一直在看护婴儿总统,所以,才没酿成大祸。白宫就有了“婴儿总统”与“成年人‘总统’”这一罕见的“双轨总统”现象。
6. 更大的担忧不是川普作为总统所为,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之所为。我们与他一起沉沦,侵蚀我们的文明。
7. 内阁中曾经提到过第25条修正案=启动一个复杂的过程解除总统职务,但没有人想要引发宪法危机。因此,我们在他任总统期间将尽我们所能把管理引向正确的方向。

以上的小标题是润涛阎自己给读者加上去的,看起来比较直观。但这如果是真的,那对美国来说是非常可怕的,因为等于总统被架空,而架空他的那些人不是民主选出来的。他们的政策也许比总统好得多,可这种权力运作方式与宪法相抵触。好在川普根本就不承认这个“无名氏”所言当真,是“Fake”。白宫女发言人“桑德斯-姜瑜”(她的口气和讲话方式有山寨姜瑜的味道)说该“无名氏”是被总统开除了的旧幕僚,是编写出来的故事。

然而,不论是总统还是白宫里的任何人包括总统的律师,都没提及要把造假者以诬陷罪告上法庭,毕竟在伍德沃的书中直呼其名者数人,还包括总统的律师。他们没人提出要靠法律解决对他们的诬陷。不知道他们为何不把法律当成武器给“造谣诽谤者”以法律制裁。难道也山寨了姜瑜的“别拿法律当挡箭牌”真谛?

(三)建制派与川普最后的对决关键因素是什么?

建制派最近搞了至少三项行为以给川粉们“洗脑”,第一是麦卡恩的“政治葬礼”;第二是伍德沃的书;第三是白宫高级幕僚“无名氏”的信。此外,还有穆勒也出手了:答应川普可以用书信方式回答穆勒的提问。这几个因素在同一时间爆发,不是偶然的,有借助麦卡恩的死搞起来的建制派要与川普和川粉们摊牌的架势。至少是借机投石问路。

那么,川普和川粉们是如何应对的呢?

川普通过他的律师公开讲如果把川普搞下台,美国会发生暴乱。在外面的班农,公开讲美国将面临暴力革命。二人内外呼应,可不是仅仅给川粉们打气提前擦枪或到靶场练习射击,而是告诉建制派:美国开国元勋、三权分立制度的设计者杰弗逊给美国百姓的持枪权,其最核心的内容就是百姓可以用枪来维护国家的民主制度。如果发生建制派想篡夺民主选出的总统权力,就要面对百姓的持枪权--这一宪法赋予百姓的权力保卫民主制度。

这当然不是说真的要发生百姓持枪造反捍卫美国的民主制度,因为其心理作用远远大于实践,等于孙子兵法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从心理上让建制派不敢轻举妄动。(那问题就来了:如果建制派轻举妄动了开启了宪法第25修正案在美国经济不错时免除了川普的总统职务,那不买枪的华人川粉们是等着在暴乱中被种族主义白人至上者捏软柿子还是买枪给川普种族主义者们当炮灰?)

那么,什么时候才是建制派干掉川普总统的时机?

根据川普个人的推特便可得知:只要美国发生经济危机、债务危机,哪怕是股市崩盘,川普就认输。他说的是:“弹劾我,那会发生股市崩盘。”他从心理上认同了弹劾他的理由,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就剩下外部条件了(经济和就业都很好,股市也很好,就没理由换掉总统)。而川粉们认可川普通俄和谎话连篇道德不好,网上川粉们早就从“通俄是栽赃陷害”退到了“so what”(通俄又怎样!)。而且是“我们赞成的是总统的政策,管他是否谎话连篇道德如何呢!”等于从心理上承认了川普谎话连篇道德不好。也就是说,不论是川普还是川粉,对通俄、谎话连篇等都不计较了,只要不发生经济危机、股市崩盘,就保卫川普。

所以,不论是彭斯还是共和党建制派民主党建制派,都必须等美国的经济危机或股市崩盘才能对川普下手。

这其实是好事,因为川普政府必须小心翼翼地搞经济,尽最大努力把国家搞好。这无形与有形的压力至少让总统把白天的精力致力于经济,半夜的精力致力于发推。搞女人肯定是没精力了。活生生把公子哥自己在介绍CNN总裁Jeff Zucker时承认自己一辈子玩弄年轻女性的流氓恶习硬给改过来了。

注:川普是这样介绍他自己和CNN总裁的:“I’ve known Jeff for fifteen years. Terrific guy.He’s a lot of fun to be with. He likes beautiful women as much as I do, and many of them are on the younger side. No doubt about it — Jeffrey enjoys his social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