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川普接到大陪审团传票后会如何面对?

川普的律师都承认川普会接到穆勒组成的大陪审团的传票,何时接到,只是时间问题。

在美国生活很久的网友们都知道大陪审团制度,不过,本文还是简单介绍一下。大陪审团是由至少16名最多23名平民百姓组成的陪审团,以投票对犯罪嫌疑人做出是否起诉还是不起诉的决定。也就是说,这与小陪审团(6-12人)判决嫌犯是否有罪的功能不同。大陪审团属于“庭前程序”而非“审判程序”,只闭门听取检方证据,或独立进行调查,不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其对传唤证人和提取物证的要求具有强制性。

最近的例子就有前年(2016年)希拉里就经过了大陪审团传票(grand jury subpoena)后应招到场接受质询,最后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希拉里。这事当时在美国所有的新闻媒体上从电视到报纸到网络媒体都报道了,可以说妇孺皆知。唯有川普假装不知道最近还连续发推谴责司法部长塞申斯不调查希拉里,成了人间笑谈。不知道他是老了忘记了这事还是故意搅混水。

那么,在美国历史上有哪些总统接受过大陪审团的传票?

到目前为止,有三位总统,他们是:杰弗逊(美国开国元勋、三权分立制度的设计者、民主共和党创始人、第三任总统)、尼克松、克林顿。

杰弗逊深度参与了副总统伯尔与汉密尔顿激烈的残酷的权力之争。最后伯尔与汉密尔顿用枪决斗以结束两个总统候选人之争。汉密尔顿先开的枪,但他是往上面的树上打的,而伯尔是朝汉密尔顿的身上打的。杀死汉密尔顿后,伯尔遭到了通缉,他便跑到南方扬言要动用军队打仗,武力夺取政权,被质疑为叛国罪。事实上伯尔只是说说而已,还是被同伙给出卖了。在抓到伯尔之前,弗吉尼亚法官组成了大陪审团审理杰弗逊是否应该对伯尔的行为负司法责任,便给杰弗逊总统下了大陪审团传票。

这是美国第一次总统面对大陪审团传唤,而且还是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的宪法起草者杰弗逊,那他该是如何面对呢?这给后来的总统用事实解读了美国宪法第二条。

杰弗逊并没有以宪法第二条为理由拒绝去大陪审团接受质询。然而他也没有去大陪审团,他的理由是:大陪审团是设在里士满,他作为总统不能离开首都。如果大陪审团移到首都华盛顿,他就前去接受大陪审团的质询并接受大陪审团对他是否起诉的决定。好在很快伯尔被捕并接受案件审理,就没必要单独审理杰弗逊了,针对杰弗逊的大陪审团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虽然杰弗逊没有亲自到场,但他给出的理由并非宪法第二条总统具有的特殊权力。这就一直到尼克松水门事件的1973年才再次发生总统面对大陪审团的传票议题。尼克松想动用宪法第二条拒绝接受大陪审团的传唤,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这就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美国怼尼克松”(US V. Nixon)案件。

当时有八个最高法院大法官在任。投票结果是8:0 否决了尼克松的“根据宪法第二条总统特权拒绝大陪审团传唤”并令尼克松必须上交录音带给大陪审团而且亲自到场接受大陪审团的质询。尼克松亲自把录音带送到大陪审团(在首都DC,他没当年杰弗逊总统的理由)后第二天就宣布辞职。根据美国宪法,副总统福特当即成为总统,福特赦免了尼克松的罪行。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克林顿了。1988年,克林顿面对独立检察官砍-死打(Ken Starr)组成的大陪审团发出的传票,他跟砍-死打谈判,让砍-死打取消传票,但他亲自去接受大陪审团的质询,不需要审理,他自己主动认罪,然后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认罪并道歉。砍-死打同意了他的要求,他就在大陪审团那里接受了4个小时的质询,然后是电视上认罪、道歉,承认了自己说谎、对妻子不忠、跟莱温斯基有性关系。虽然后来弹劾他的程序在众议院通过了,由于需要参院三分之二的票数才能弹劾成功,他躲过了最后的弹劾下台处罚。他就是搞女人还不承认犯了Perjury,没其它刑事犯罪指控。

接下来就是川普的大陪审团了。本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senstein)指定的独立检察官穆勒(Mueller)刚上任时,川普就提出他随时可以跟穆勒面谈。那意思就是不需要组成大陪审团了,他直接当面讲清楚任何穆勒需要了解的事。然而,当穆勒逮捕了弗林后川普就变卦了,他的律师提出如果川普与穆勒面谈,穆勒就会让川普上套(perjury trap)而说谎,拒绝川普与穆勒面谈。那剩下的唯一的程序便是穆勒组成大陪审团给川普发传票。对此,川普的律师也承认符合程序。

但川普扬言如果穆勒组成大陪审团给川普发传票,他不会出席,而是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根据以往的案例,最高法院不应该改变杰弗逊、尼克松、克林顿三位总统面对大陪审团的传票时总统不能用宪法第二条以躲过大陪审团的案件审理。否则,会发生宪法危机。杰弗逊不能用的、尼克松不能用的、克林顿不能用的,到了川普就改了?这可能性不大。

对川普还有一个更麻烦的地方:马纳福特已经有8项罪,都是他在乌克兰洗钱、在美国偷税等罪,接下来是另一在DC法庭审理的他在俄罗斯洗钱等罪,轮到华裔刘女士审理了。马纳福特成立了一个咨询公司,只有过一个客户,他就是川普。川普咨询马纳福特什么呢?那时候马纳福特就干两件事:一个是在乌克兰和俄罗斯洗钱,一个是在美国偷税。川普跟他学什么?为何川普不敢把税表亮出来?川普的俩儿子曾经在会议上吹牛他们家从俄罗斯弄到了很多很多钱。如果川普跟马纳福特学会了洗钱、偷税等方法并付诸实施,那他的罪就有上台前犯的。穆勒抓住马纳福特那时候的洗钱和偷税罪不放、与川普的40多年的账房先生签署了免罪协议(当了川普的叛徒),表明穆勒的重心放在了川普在上台前就可能跟马纳福特一样是罪犯的追查方面。

根据1997年美国最高法院给出的宪法解释:总统犯法可以被新总统赦免其罪只包括在任期内犯的罪。在上台前犯的罪,他无权享受赦免。(英文原文:presidents cannot claim immunity from civil litigation if the accusations were from before they took office.)也就是说,一旦大陪审团审理结果是“起诉”,那总统下台后或被弹劾后就无法被新总统赦免他以前犯的跟马纳福特一样的罪而必须到庭接受小陪审团(通常12人)的审理,这就跟尼克松的结局不一样了。如果“小陪审团”的“审判程序”判定他有罪,他就必须接受法官的判决。

所以,理论上讲下一步就是穆勒的大陪审团发出传票,因为川普已经在推特上承认他儿子通俄了(他想把通俄罪让儿子顶缸,他在推特里说是他儿子干的,他本人事先不知情),可川普的私人律师Cohen出卖了川普,交代川普事前知情。到底孰是孰非需要法庭审理才确认。接下来就是川普的律师讲的“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还是遵守杰弗逊对宪法的解释和尼克松、克林顿的先例,川普需要接受大陪审团的质询。然后才是弹劾。这要看共和党建制派对川普的态度了,因为哪怕众议院通过了弹劾程序,参议院需要三分之二票数同意弹劾才行。

润涛阎认为:弹劾川普并不重要,即使民主党在中期选举获得多数票,只要共和党建制派在参院里死保川普,弹劾就重复当年克林顿的结局。我认为共和党建制派最合理的做法是跟川普谈判,让他坐满一届,然后以年龄为理由不再竞选连任。当然这要看川普以后对建制派是合作还是继续抨击。

然而,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两党的建制派最终会把川普送进监狱。川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靠一帮子罪犯组成竞选班子当上总统的。以前没有这个先例,而且这帮子人在竞选期间还跟外敌有联系。就目前来说,川普的身边人已经有8人认罪,1人被判有罪,两位最早出来支持川普的国会议员已经因经济犯罪而被捕。

川普的竞选班子和身边人除了川普的儿子、女婿和Stone外,已有9人都已经是犯罪分子了。如果不出预料的话,川普的儿子、女婿、Stone也会在近期被捕。一帮子罪犯组成的竞选班子还当选了总统,在美国是史无前例的,而且川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上台后不亮出税表的总统。他是怎么忽悠选民的呢?他说:“如果我决定竞选公职,那我一定亮出税表。绝对的!”(英文原话:“If I decide to run for office, I’ll produce my tax returns, absolutely!”)可他从竞选至今都不亮出税表,可见他那么害怕穆勒抓住他当年的咨询师马纳福特洗钱偷税的罪不放因为他清楚穆勒剑指的是他川普。美国的建制派不论是哪个党都无法认同放过竞选班子是一帮子罪犯而当选的总统。

道理很简单:川普是打着“Law and Order”获得选民的选票的。最近他只字不提“Law and Order”了,那美国的“Law and Order”本身更应该不会死亡,而会履行历史赋予它的使命,并表达它的黑色幽默。

后记:

1. 本文是根据川普和他的律师最近一再提及“接到大陪审团的传票后就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才考虑有必要写此科普博文(上述三个案件,美国历史书都有介绍),给大家介绍美国历史上发生的有关总统与大陪审团的官司案件,否则很多人不知道为何川普的律师反复提及打官司到最高法院的话题。

2. 关于为何明知自己无法交出税表还出来竞选总统?润涛阎有旧作专门解剖了川普的历史。简言之就是他当年被苏联共产党看重而邀请他去苏联发财,他拒绝了给苏联当间谍的同时还想弄到钱,便提出他以后当美国总统,而且是里根说他是能忽悠选民当上总统的料。苏联垮台时很多贪官就找川普把钱转移到美国。川普收到了很多苏联贪官们的钱,然后他就玩“倒闭”把钱私吞。由于俄罗斯大亨们互相不通气,一拨拨的贪官们就把钱送给川普,川普六次倒闭。这事KGB头子普京不可能不知道,川普必须实现竞选总统的承诺,否则普京会报复他。他才假装竞选,结果歪打正着当上了总统。在计票他当选的那一刻,电视上润涛阎看到的是他恐惧的眼神。当时没注意的读者,可以回忆一下川普当时的表情。

最近川普说他最大的错误是竞选成功了。这是他的心里话。到此时他骑虎难下,只好给建制派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好处:减税、去除亿万富豪们一辈子梦寐以求的遗产税,以求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建制派们放过他。然而,川普口无遮拦发推,还胡作非为,看谁不顺眼就骂谁、就开除谁,把本想效忠他的塞申斯、罗森斯坦得罪到你死我活地步。罗森斯坦便出击,任命穆勒为独立检察官时给他最大权力:“在审查通俄门时发现任何案件哪怕与通俄门无关,你也有权追查不误。”

因为罗森斯坦清楚川普不敢交出税表的内幕。穆勒就抓住在俄罗斯和东欧洗钱的弗林马纳福特等人不放,令川普心理崩溃,每天在推特里胡言乱语,抓狂到发疯地步,不知道该咬谁,就骂塞申斯不调查希拉里。

3. 政治历来都是形式大于内容。川普给既得利益集团减税、去除财产税,打着民粹主义的旗号为亿万富豪们效劳,然后得到的是卸磨杀驴。其根本原因在于:建制派无法容忍在形式上以民粹主义与建制派抗衡,这就好比你在中国即使成立一个党,名字叫“拥护习近平党”照样被习近平逮捕,因为不许组党的形式大于具体党的内容。这个口子不能开。美国的建制派不可能长期容忍打着民粹主义者的旗号掌权。用完后卸磨杀驴是必然的。等于下不为例。堵死民粹主义者仿效川普竞选上台。所以,润涛阎一直告诉大家川普的结局是悲惨的。这个判断从始至终不会变,而且一定是准确的判断。川普不是民粹主义者,而是借用民粹主义忽悠百姓其本质是为亿万富豪们着想的骗子。就跟打着为人民的旗号打天下的列宁、希特勒、孙大炮、毛泽东是一类人,他们能忽悠乌泱乌泱的百姓傻傻地崇拜他们甚至为他们上台当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