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川粉们,快去自首吧!

(一)润涛阎是川普肚子里的蛔虫?
润涛阎在旧作里提到在川普这个种族主义者眼里,西裔都是偷渡犯,黑人都是吃福利的,大陆中国来的华人都是间谍。那是根据川普在大选前的言论得出来的判断。虽然在那个时候他只骂墨西哥人(墨西哥在往美国送强奸犯和刑事犯)、黑人(智商低,吃福利)而没骂中国人。然而,润涛阎清楚他没对华人开骂那是因为他身边有很多华人(基本上是从大陆来的华人)在租飞机帮他竞选,华人那时候对他还有用处。等到他卸磨杀驴的时候他就会露出真相,而骂大陆来的华人是间谍。

润涛阎的文章受到了川粉们无情地批判,这当然是必然会发生的。就跟文革时如果润涛阎不想活了而提出红卫兵毛粉们是上当受骗,那轮不到毛泽东发怒,毛粉们就会把润涛阎“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文革用语)。”同理,川粉们跟毛粉们本质上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是主子由毛泽东换成了川普。

川粉们质问润涛阎川普什么时候说过华人都是间谍。那时候川普的确还没说出来,但作为政治家肚子里的蛔虫,润涛阎当然知道川普脑子里在想什么。他既然是种族主义者,那在他眼里“华人(从中国来的)都是间谍”就跟在他眼里“墨西哥偷渡犯都是强奸犯和刑事犯”、“黑人偷渡犯都是来自于屎洞(shithole)”一样,秉承着同样的种族主义思维逻辑。只是那时候润涛阎没办法拿出证据给川粉们看而已,这需要等时间。

今天就有证据了。川普在新泽西度假期间招待了15位大公司的总裁们共赴晚餐。在晚餐上他说出了润涛阎早就认为他会说出来的心里话:那个国家(指中国)来美国留学的几乎每个学生都是间谍。英文原文:Trump:“almost every student that comes over to this country is a spy.”

川普没说百分之百的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他说的是:“几乎每个都是”=“差不多都是”=“没几个不是”的意思。

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8/08/08/trump-executive-dinner-bedminster-china-766609

另一媒体也报道了这一事件:

来自www.vanityfair.com 其中讲到参加晚餐的大公司总裁们当时在讨论经济问题。

还有前劳工部副部长Chris Lu也通过推特转发了此则新闻。如果是假新闻,作为一名有公众知名度的人,又是政客,他要搭上自己的名誉去传播一个绝对虚假的新闻吗。这等于自绝于选民中的川普支持者和失信于中间派。

以上三个图片均来自文学城Utber网友的文章,怀疑此报道不属实的,请看下面的链接:http://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1502217.html

此事件的报道本来就不是华人杜撰出来的,而是与会的白宫记者Annie-Karni报道的。根据惯例,白宫记者在发表总统言论之前需要征得总统认可。她没必要为此事违规,因为这不是与她前途命运相关的事。怀疑此新闻属实的需要清楚:白宫记者为何要故意撒谎、羞辱或篡改总统的言论?不想要饭碗了,那她也不能胡编总统言论而糟蹋自己的专业名声。报道后白宫并未否认,等于认可了该报道内容属实,而且与会的总裁们没有一个出来否认白宫记者发表的该新闻。

川粉们,你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川大总统发令了,你们赶紧去自首,承认自己是间谍,可以得到宽大处理。道理在于:川粉们告诉我文学城华人90%是川粉。按照川普的意思,“几乎每个都是间谍”那就包含了绝大多数川粉们,你们没有意见吧?既然是川粉,那你们主子的话就要不折不扣地执行。所以,川粉们应该去自首,承认自己是间谍。由于非川粉不信川普的胡说八道,自然不会承认川普的胡言乱语,也就不是间谍。川普说几乎每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都是间谍,非川粉们刚好属于极少数不承认川普言论的,也就是不是间谍的极少数人。那么,川粉们就百分之百都是川普眼里的间谍了。这个推理没毛病。

好在社会进步了很多。川普这个跟希特勒思维完全一样的德裔后代,在美国现在的环境下,他不可能下令把所有的华人统统关入集中营(如果能,那他一定干的),然而,他的言论与思维方式属于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事实上,墨西哥偷渡者的犯罪率低于美国出生的公民平均犯罪率,而且,墨西哥偷渡者比美国出生的公民更勤奋。华人里有间谍,就好比墨西哥偷渡者里有强奸犯有犯罪分子的道理一样。然而,那只是极少数极少数。绝大多数华人是守法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华人不是间谍,就如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墨西哥偷渡者不是强奸犯。但在种族主义者眼里就成了整个种族群体“几乎都是”间谍(华人)、强奸犯(墨西哥偷渡者)了。

不论是在中文里还是在英文里,“几乎都是”=没几个不是=差不多都是。

悲哀,用完后就被赶到农村的红卫兵毛粉们!
悲哀,租飞机拉横幅被利用完后就被冠以“几乎都是间谍”的黄川粉们!
悲哀,缺乏独立思考能力满脑子糊涂酱子被列宁希特勒孙大炮毛泽东川普这类大忽悠骗得找不到北一代接一代前赴后继乌泱乌泱的傻X们!

悲哀,我们的人类!根据润涛阎定律:“少数骗子带领多数傻子组成的群体战斗力最强。”所以,借用你们伟大领袖的一条语录: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因为你们带着崇拜基因,人多势众、层出不穷,一批死光了,新的一批又冒出来,永无止息。除非有一天我们通过基因工程把你们的崇拜基因敲掉或给你们转入高智商基因,让你们也能享受到独立思考的喜悦,并具有一双慧眼,不再被忽悠,不再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而是把这个世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二)在美国大律师眼里川普的问题有多严重?
大律师们都是想给名人当律师而出名,可川普找不到大律师给他辩护,现在是猪队友Giuliani(他说:“通俄不犯法”这不等于心理上承认川普通俄了?他应该说“通俄是叛国罪,应该严惩!”才让人人内心里认可川普没通俄)。

大律师们清楚川普通俄的叛国罪是坐实了的,不愿意跟他一起在历史上留下记录。公开讲出“拒绝川普的请求”的大律师和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就有这么多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不想公开这事的呢!):
Robert S. Bennett of Hogan Lovells,Paul Clement and Mark Filip, both with Kirkland & Ellis, Robert Giuffra Jr. of Sullivan & Cromwell,Theodore B. Olson of Gibson, Dunn & Crutcher, and Brendan V. Sullivan Jr. of Williams & Connolly.  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Steptoe & Johnson, and Winston & Strawn.

前美国检察官夫妇参加了川普律师小组,知道内情后很快就找理由退出不干了: Former U.S. Attorney Joseph diGenova and his wife Victoria Toensing were also briefly slated to join Trump’s legal team, but withdrew their services from Trump in March 2018, citing conflicts of interest.

(三)川普的朋友们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看川普身边的人吧,目前已有五人认罪。
—竞选总经理马纳福特(在受审,从普京的朋友乌克兰前总统那里和俄罗斯那里一共洗钱60个米林在美国逃税,那时他也是川普的咨询师。川普请“从俄罗斯乌克兰洗钱在美国逃税的专家”当咨询师,其内幕可想而知。);
—竞选班子头目Flynn(被逮捕后招供通俄与洗钱罪);
—竞选班子负责人Gate(被逮捕后招供在乌克兰与俄罗斯洗钱在美国逃税);
—外交政策顾问Papadopoulos(被逮捕后招供在竞选期间通俄,跟普京的侄女联系);
—第一个出来支持川普的共和党议员、川普上台时权力交接小组成员之一的纽约州共和党国会议员Collins 因为内部交易股票而被逮捕。他打电话给他儿子搞犯法交易,电话就在白宫打的;
—川普内阁商务部部长罗斯Ross是个小偷盗贼,被多方指控,他也是川普的朋友,被川普选为商务部长。下面只是Ross小偷的法庭指控,还有更多的指控大家可以去搜索。特别好玩呢,比如上餐馆把餐桌上的小糖袋偷偷装入口袋带回家。
multimillion-dollar lawsuit has been quietly making its way through the New York State court system over the last three years, pitting a private equity manager named David Storper against his former boss: Secretary of Commerce Wilbur Ross. The pair worked side by side for more than a decade, eventually at the firm, WL Ross & Co.—where, Storper later alleged, Ross stole his interests in a private equity fund, transferred them to himself, then tried to cover it up with bogus paperwork. Two weeks ago, just before the start of a trial with $4 million on the line, Ross and Storper agreed to a confidential settlement, whose existence has never been reported and whose terms remain secret.

(四)川普是怎么描述他儿子、女婿通俄的呢?
1. 他发推说:“肺科妞死胡说八道!我那可爱的儿子和库什纳根本就没在川普大厦跟竞选班子里的人聚会过。”
2. 他发推说:“肺科妞死又在胡说八道!我儿子、女婿和他们一帮人在川普大厦谈话时根本没有俄国人在场。”
3. 他发推说:“肺科妞死又在胡说八道!我儿子、女婿和他们一帮人在川普大厦跟俄罗斯女律师谈论的是美国收养俄罗斯孤儿的事。”
4. 他发推说:“肺科妞死纯粹胡说八道说我害怕通俄调查了!我可爱的儿子跟俄罗斯女律师是在谈论找对手(民主党)的黑材料,但这是政客们都在干的事,不犯法。这事我提前不知情!”

川普最后一个推特(出卖了儿子)原文(3天前):
Fake News reporting, a complete fabrication, that I am concerned about the meeting my wonderful son, Donald, had in Trump Tower. This was a meeting to get information on an opponent, totally legal and done all the time in politics – and it went nowhere. I did not know about it! 5:35 AM – 5 Aug 2018

川普就这样一步步把儿子送入“通俄叛国罪”路上的。因为他承认了的是他儿子在国会没承认的。他儿子在国会作证时说的就是跟俄罗斯女律师谈收养孤儿的事来着。川普把通俄的罪统统安在他儿子头上,而说他自己不知情(可他的律师Cohen出卖了他说他知情),等于把儿子给扔出来了让儿子顶缸。有如此自私的父亲,儿子也算倒霉透了。说不定他儿子在等穆勒审他,到他出卖老爹时毫不手软。让我们拭目以待。

(五)川普是怎么忽悠川粉们的呢?
奥巴马当政期间有五次GDP增加超过4%的,但奥巴马从来都没吹牛,川普就那么一次GDP增加超过4%把功劳全部归于自己而大吹特吹,而且厚着脸皮吹他把美国就业人数增加到历史最高。事实上,在过去的六年里,川普过去的一年是最糟糕的。看看美国政府劳工部的数据吧!事实胜于雄辩。川普就是这么给川粉们打鸡血的。谎话连篇,厚颜无耻,他知道川粉们是不看具体数据的。

润涛阎注意到:每当川普提到偷渡者,他就指墨西哥人;每当他讲间谍,就是指中国留学生。在他这个蠢货眼里,根本就没有福建偷渡客一说。蒂勒森说他是moron(天生的低智商痴呆儿)是真实的描述(英文moron就是北京人说这类人是低智商傻逼,跟数学永远考零分高中都考不上的毛泽东是一类逻辑思维混乱的蠢货)。所以,如果你是川粉,哪怕是福建偷渡来的,照样也要去自首,因为在川普眼里你照样是从中国留学来的有资格当间谍的一流人才。从这方面讲,川普是高看华人一眼的,他瞧不起的是墨西哥人和黑人。他骨子里是害怕华人的精明能干的。他常常去中国,发现那里的变化是日新月异的,他也就对中国有一种恐惧感。他对习近平的吹捧是发自内心的,包括他对金三胖的佩服(那么年轻就有统治国家的本领—川普原话)也是发自内心的,他也佩服普京总能连任。

愚蠢至极的川粉们永远不理解政客与种族主义者的根本区别是:政客明白不论是强奸犯还是间谍,都是极少数人。而种族主义者则把种族归类,比如希特勒就认为所有的犹太人都是破坏德国金融的,都该杀掉,一个不该留。川普就认为墨西哥偷渡者都是强奸犯或罪犯,中国留学生几乎都是间谍。他是客气说出“几乎”而他心里跟对墨西哥偷渡者的描述是一样的(都是):Mexico is sending rapists and criminals to US.

而事实上,墨西哥偷渡者里的强奸犯比美国出生的公民平均数低很多。中国留学生里百分之九十九不是间谍,如同墨西哥偷渡者百分之九十九不是强奸犯一样。因为从邓小平改革开放至今,大陆中国来美定居的有近二百万人,我们说一百万好了(小布什和奥巴马二人就给大陆发了绿卡52万+61万=113万),一百个里有一个间谍,那就是超过一万个间谍。根本就不会有一万个中国间谍。就是有,那也不到百分之一。所以,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华人是守法的,绝不是种族主义者说的“几乎都是间谍”。同理,墨西哥偷渡者强奸犯绝对少于百分之一,因为真有百分之一的强奸犯,那总数就不得了。就算有百分之一,那百分之九十九的不是强奸犯。这就是川粉们愚蠢至极的地方:分不清种族主义者与政客的区别,被半疯半傻的种族主义者靠谎话连篇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最后在此讲讲CNN的报道。如果是你在现场,你不是记者,不需要一字不差地描述原话,那你会引用种族主义言论而不是修改一下?那读者就会认为你也是种族主义者啊,因为你在借机宣传种族主义者的言论是毫无疑问的。人家如果连这个都不懂,能混到顶级公司总裁?拿这个做证据的,这都什么理解力啊?而记者则不同,她不能修改一个字,因为那是她的职业道德,必须尊重原话,一个字都不能篡改。何况报道此事的还是白宫记者Annie-Karni。根据惯例,白宫记者在发表总统言论之前需要征得总统认可,她没必要为此事违规。在这方面,职业总裁的道德与记者的道德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所谓的“职业病”范畴,实际上是职业习惯与道德的不一致在对待某些极端言论时不同的说法的原因。有的川粉都不知道怎么洗地了,智商就跟幼儿园孩子一个水平了。其实也不见得,幼儿园的小孩子有可能明白公司总裁不能用种族主义者的原话而记者必须一字不差地照搬总统原话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