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麦卡恩“政治葬礼”与川普的命运

美国是三权分立的体制。麦卡恩一直是国会议员,属于立法机构。他从未在政府部门服务过。那么,根据规则,他的葬礼主要核心人物应该是国会议长(现任议长和以前的议长们),而非总统(现任或前总统们)。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现任副总统、前总统们成了葬礼的核心人物。如果不了解死者何人而观看葬礼的仪式,那他必然认为死者是总统或副总统。

把一个连议长都不是的议员葬礼搞成了总统级别,是何意?

显然是麦卡恩临终前所谓的遗嘱:现任总统不邀请参加他的葬礼。该遗嘱是真是假且不论,就算是真的,是谁能让议员的葬礼变成了总统级别的葬礼?显然,他女儿没那个能力,不论她多么愿意。

这个时间长达5天规模不亚于任何总统的葬礼,其形式和内容都告诉全国人民: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并非不共戴天,完全可以联手。真正与两党不共戴天的是靠野路子上来的现任总统。

在葬礼上,不论是小布什的演讲还是奥巴马的演讲,都影射川普的人品和执政风格与两党认可的总统相差甚远。等于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建制派可以联手成为一家人,共同对付“野路子外人”—现任总统。

那么,回到核心问题:是谁在背后推动的这一“事件”呢?电视的镜头里给出了一位白发老人—基辛格。当然,我们不能排除现任副总统彭斯也有这个意愿,但他未必有这个能力能让共和党认同他的设想—与民主党的前总统们一个调门借机共同谴责现任总统。所以,中间人的力量就很大,基辛格就有资格和意愿完成这一“壮举”因为他曾经是与会的几位两党总统的政策咨询师。对两党建制派来说,毕竟鲜有这样的机会让两党的前总统们立场站在一起,似乎是两党组成了“联合政府”一样穿上了一条裤子,共同羞辱现任总统。

与其说基辛格能让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制约川普方面达成一致而共同限制川普的权力,不如说基辛格想让建制派的彭斯代替不听话的川普。然而,民主党未必真的愿意这么做。民主党对付在政坛上毫无根基的川普远比对付建制派的彭斯容易,这也是为何民主党对调查川普通俄案远比不上共和党建制派更热心的原因。

对于这一点,川普本人也是明白的。当共和党的罗森斯坦指定共和党的穆勒组成独立审查组调查川普通俄案时,川普就在推特上发表了辱骂穆勒的推文:“你们将看到美国政治史上最大规模的猎巫行动,这次行动是由一群很坏的、很分裂的人主导的!”从此便开启了共和党穆勒对川普竞选班子人员和川普身边人的无情追查。

而且,是国会民主党的领袖波洛西公开提出民主党不提弹劾川普的话题。也就是说,让川普坐满一届要比让彭斯代替川普更利于民主党。这次民主党的前总统们之所以高调赞扬共和党议员麦卡恩并与共和党前总统们腔调一致,是借机给民主党的形象加分,尤其是与现任总统相比,显示民主党的领袖们其人品与气度远在川普之上。共和党的建制派明白这一点,但为了羞辱川普,他们认可了民主党借机给自己加分,毕竟可以借此告诉全国人民两党建制派可以是一家人,而野路子上来的川普则是外人。

有趣的是:民主党前总统奥巴马与共和党前总统小布什二人的讲话稿在羞辱川普的措辞上其水平是等同的,这似乎不排除在两人的演讲稿里对川普羞辱的那几句话都是来自于基辛格的斟酌,其目的就是表明两党建制派在看待川普方面是一致的,水平是等同的。

这个“政治葬礼”如此安排,对中期选举的效果来说影响不大,但对川普的粉丝们来说就可带给他们明显的心中疑问:川普被两党抛弃,自己选了川普是对的吗?为何这个人就这么被两党讨厌?当然,铁杆川粉不会受影响;但不那么铁杆,只是见风使舵的川粉就会动摇其对川普的追捧度。

共和党与川普保持距离,也是在赌博川普对中期选举的影响。由于在中期选举之前独立检察官穆勒还会有更多的有关川普身边人的罪行报道出来,共和党议员们就会小心翼翼地走钢丝:一方面拉拢住川粉而投共和党议员的票,一方面在原来的川粉粉川普的程度越来越低的情况下也不会改变对共和党议员的认可。

从这次“政治葬礼”来看,中期选举对美国两党并不那么重要的两点是:(1)反正两党建制派都表明跟川普不是一伙的;(2)民主党对弹劾川普也不热心。

有一点是肯定的:川普以后的工作就更不容易了,不论中期选举的结果是共和党继续控制两院还是拱手让给民主党。民主党不想弹劾川普,这让“出生那一刻就想当总统”的彭斯(彭斯的朋友对他有志向的正面评语)感到痛苦。从政策方面讲,川普一直是民主党,所以他的政策除了非要跟黑人总统奥巴马过不去外,基本上是右派偏中,而彭斯则是极右派。所以,民主党宁肯留着川普也不愿意彭斯上台。然而,彭斯的背地里玩政治的能力要在川普之上高得多。川普靠的是选民川粉群巨大,因为他有极强的忽悠百姓的能力,在这方面他跟列宁、希特勒、孙大炮、毛泽东属于一类人,被科米说成是“谎话连篇、暴民领袖”是恰如其分的。

重要的话需要重复:润涛阎从始至终不曾改变的自信是:川粉们迟早会认同润涛阎一开始就对川普的定性:川普是与列宁、希特勒、孙大炮、毛泽东一类人,既:谎话连篇能忽悠傻子的骗子(用英文就简单多了:afucking liar!)。

通过这次“政治葬礼”我们可以看到建制派依然是主导美国政治的最大核心力量。川普的民粹旗号其号召力只能在一时有效:大选时可以战胜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建制派,而长远看根本不可能持久。道理在于:川普并非真的是民粹主义者,就跟列宁、希特勒、孙大炮、毛泽东一样,都是打着为人民为国家的旗号忽悠大众的骗子。没有忽悠能力的真正的民粹主义者是得不到百姓崇拜的。百姓就认可有忽悠能力的骗子,甘愿被这类人骗,哪怕明显是谎话连篇也照样认为那是真话。

川普能靠民粹上台,这让建制派们会思考新的战略,以迎合中产阶级选民。这将是美国政治面临大动荡的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美国的经济总量将在十年左右让位给中国(请看润涛阎旧作《美国避免成为老二、小三的途径》)。川普的贸易战显然不是正确途径。川普的上台是面对美国经济总量将无可奈何滑向第二而焦虑的选民慌不择路误入歧途,等于有病乱求医碰上了个乱开药方的蒙古大夫。当美国在川普的领导下进入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时川粉们才会认识到这一点。现在说服川粉们还不是时候。这是润涛阎在网上遭受川粉们痛恨的原因,超前意识者都是这样的待遇。

川普的贸易战引发美国日用品涨价的直接影响还需要等几个月才显现出来,到那时底层民怨沸腾的程度现在即可预测到。美联储面对通胀不得不连续加息,会引发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哪怕有一点风吹草动,美国的股市泡沫便会引爆。别说债务危机、经济危机了,就是日用品的涨价四分之一和股市崩盘,川粉们大多数都会呼啦啦散去。川普吹嘘的他治理经济的能力成为他目前唯一能拢住川粉们的因素。然而,数据一再表明:贸易战的结果对美国的贸易逆差是加大的,与川粉们被川普灌输的结局是相反的。美国出口减少,而进口无法减少,最多是减少从某国进口同时加大从另一国进口。从投资来看,打从贸易战以来,美国财团到中国投资额增加了近30%,而不是川普想象的倒过来。

问题在于:即使有一天贸易战的结果使得美国的贸易逆差减小了,给百姓带来的喜悦能否抵消物价上涨的怒火依然是未知数。川普的贸易战效果与预期相反而且看不到好的结局,是建制派老古董基辛格等人敢把两党拉在一起搞“政治葬礼”借机羞辱川普的基础原因。同时显示的不仅仅是建制派的实力,也是显示自信建制派的治国理念不会被打着民粹主义旗号玩野路子的川普取代:“我们玩得不好,可你也玩不转。”

即使当建制派夺回白宫大权后,美国依然面对(1)贫富差距到了社会动荡地步(百分之一的顶级人口占据全国40%的财富;从底层往上数80%的人口所有的财富不及总财富的10%)、(2)美国的经济总量将让位给中国、(3)寅吃卯粮举债度日的经济模式走到了尽头这三大社会危机甚至是体制危机。那么,对中国不惜动用武力也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战争模式必将摆在美国战略家们面前。不同点只在于怎么个打法。这也是建制派们高调隆重纪念战争英雄(不论如何麦卡恩都是开战机亲征的战士)的心理原因,尤其是借机给年轻人灌输英雄情结。不邀请“5次躲兵役”的川普参加葬礼,也与这一目的相符。言外之意就是川普没资格出席战争英雄的葬礼。这给年轻人洗脑当战争英雄(至少别到时候反战)起到鼓动作用。所以,未来的十年与过去的十年是完全不同的历史阶段。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看到大戏。而眼睛只看贸易上谁赚了美国钱的川普是不适合在这个时期引领美国的。这至少是建制派们的共识,不论是哪个党。从这一方面讲,两党建制派们联手在2019年弹劾掉川普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