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专辑:Kavanaugh的伪证罪

听证的时候说谎是会被判有罪(crime):

CORNYN: So this is not a job interview. You’ve been accused of a crime. If you have lied to the committee and the investigators, that is a crime in and of itself, correct?
KAVANAUGH: That is correct.
CORNYN: So in order to vote against your nomination, we would have to conclude that you are a serial liar.
KAVANAUGH: Yeah.
CORNYN: And you will have exposed yourself to legal jeopardy in the way — in your interaction with this committee and the investigators, isn’t that correct?
KAVANAUGH: That’s — that’s my understanding.

Kavanaugh(以下简称K)伪证罪的证据:

1. 关于他在高中、大学时是否醉酒:

看看他的yearbook: 在1983年K的Yearbook 上有:“Judge,你从肛门注入酒精了吗?”(“Judge, have you boofed yet?”)在对方的记载里有“K,你从肛门注入酒精了吗?”(It seemingly corresponds to the phrase “Bart, have you boofed yet?” which appears on his longtime friend and former classmate Mark Judge’s page.)

boof的意思是肛交或通过肛门注入酒精。 这正好佐证了Judge在他的传记《WASTED》 书中提到的喝到不省人事吐了一车的同学,其中的Bart O’Kavanaugh,确实就是Brett Kavanaugh的别名。

K:我在高中、大学时从没喝醉过
Hirono参议员:你在耶鲁的室友说你经常喝醉,酒后好斗。
K:我靠自己的努力上耶鲁法学院,最好的法学院。在那里第一我刻苦学习,第二我打篮球。
参议员:你意思是你的室友说谎?
K:我刻苦学习,我还打篮球。

不是说他肛交(或从肛门注入酒精)或喝酒、醉酒是否非法,而是说他在听证会上不承认,公然撒谎。这就是伪证罪,证据确凿。

现在已有超过10位同学室友们单独说出他在高中和大学期间醉酒的事实。不可能都敢作伪证。如果所有的室友都栽赃陷害你,那你的人品得糟糕到何等地步?到目前为止,没一个室友或同学站出来说他只喝一两瓶啤酒,而站出来揭发他说谎的超过一打儿。他喝高到想从汽车后边的门钻进去把车后门砸坏的地步。大家都记得,因为他砸的是同学的车,他不道歉不赔偿。可见其人品不咋样。

纽约时报找到了卡瓦诺新证据:卡瓦诺亲手写的短信是写给高中同学的:1983年夏天卡瓦诺组织海滩周派对的信。

“先到的人要警告邻居我们是一群吵闹、可憎的醉汉,其中有人会大肆呕吐。告诉他们离远点。”

“我想我们一致同意,我们请求留下来的任何女孩要张开…欢迎。”

报纸上有原始信的照片。这都能找到,应是其高中死党提供的他们喝酒喝到呕吐并乱性的事实。这封信的照片,结尾又是FFFFF,K的律师已经承认了信是真的,再次印证了卡瓦诺在听证会上撒谎“从不喝醉”。

2. 关于周中参加酒会:

K说他只在周末参加酒会(“I only partied on weekends.” )。根据Yearbooks 显然在1982年7月1日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喝酒。有美国网人查出来了,那天是星期四。

3. 关于他是否到了合法喝酒年龄:

K说他当时已经到了喝酒合法年龄,那时在马里兰州喝酒合法年龄是18岁( He said he was over the legal drinking age. It was 18 in Maryland.)。

然而,有人查出来了,1982年7月1日他喝酒那天马里兰州的合法喝酒年龄已经提高到了21岁。非但如此,此时他还不满18岁,17岁就已经喝酒了。“but on the 1st of July 1982 it was increased to 21. He was 17 years old at the time.”)

他17岁时喝酒、醉酒犯法不犯法,早已过了追诉期,然而,他公然撒谎表明他根本就不拿法律当回事。

美国FBI调查此事很容易,因为都有历史记录,几个小时足够证明他跟川普一样是谎话连篇之人。他在听证会上所说任何话都不足以采信,因为他的话没有可信度。作了伪证事实清楚,还有什么好说的? 美国大法官们是傻子不知道这个?在场的两党议员们哪个不明白这事?

以上说的是法律。通过听证会,K有三点不适合当最高法院大法官。第一点他是谎言癖患者(谎话连篇毫无信用),另外两点是:

一是他公开在听证会上表明自己的党派立场,这是违背了大法官持中立立场的原则。

二是他的哭哭啼啼小孩子形象与大法官的威严形象不符,缺乏稳重的性格。为了上位可以像祥林嫂那样玩悲情。作为旁观者,我为他惋惜。哪怕他当上了大法官,靠的是韬光养晦卧薪尝胆那套阴谋诡计,把大法官的铁骨铮铮形象给糟蹋了。如果他上位,美国人民(包括认同卡瓦诺的共和党人在内)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大法官景仰了,对大法官的敬畏感荡然无存,大法官们头上神秘加神圣的光环彻底消失。以前百姓没机会看到大法官的表现,对他们景仰到极点,他们判小布什是总统,人们不闹;他们说同性恋符合宪法,人们就把怒火发在总统头上。这次,人们看到了大法官的形象和本事,美国的历史将从此改写。以后最高法院跟以前一样胡乱判案,法院门前抗议者会跟潮水一样。这样撒谎成性毫无威严还哭哭啼啼的人能当上大法官,让美国人民觉醒了。

问题在于:遇到有人诬陷你,你作为大法官就靠谎话连篇、就表明除自己有党派立场、就哭哭啼啼,那你这大法官怎么当?如何肩负得起维护美国宪政尊严的重担?大法官是德高望重的人担当此大任。要知道,美国大法官的威望在美国人民心中是君子形象,反观这哭哭啼啼的卡瓦诺,用孟子的一句话形容他最贴切:“看上去不似人君。”

一旦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神圣光环扒掉了,那后果不堪设想。我认为共和党高层昨天回到家后会思考一样的问题。包括在位的八名大法官。我昨天在我前一篇博文的评论里说八名大法官极可能联名给共和党参院主席麦康纳尔写信提及此问题,因为他们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担忧。他们要为自己的名誉和神圣光环而思考。

突然想起林肯的一段话,有必要介绍一下。我把英文大意翻译如下:

“我们是否应该担心某跨大西洋的军事巨人走过海洋给我们一击而粉碎我们?绝无可能!欧洲、亚洲和非洲的所有军队联手并利用地球上的所有资源(我们自己的除外),加上一个拿破仑那样的指挥官,一千年内也无法强行到俄亥俄州喝一杯,或者在Blue Ridge游览路上开车走一遭。那么接下来要问:危险来自哪里?我有答案:如果此事发生必然来自我们内部;它不能来自国外。如果溃败是我们的命运,那我们自己必然是它的作者和终结者。作为一个自由民族,我们要么拥有永久未来要么死于内斗自杀。”

4.K日历材料曝光与他的谎言解释:

K曰历上的FFFFF.那个年代DC地区上过boarding school 的老美指出五个F是指玩弄女性五步的第一个字母:“Find them , Feel them, Finger, Fuck, Forgot them”(找到她们、感受她们、有手指头、法克她们、忘掉她们)。

K在听证会上说他日记本子上手写的“鬼三角”(Devil’s Triangle)是喝酒的游戏(drinking game),当场被律师打脸。律师指出鬼三角是性行为。那个年代读私校的学生指出:“鬼三角是两男一女的性行为。是那个时代有记录的也是人人皆知的定义,没有喝酒的鬼三角说法(The Devil’s Triangle is a sex act between two men and one woman. It is well documented and widely known. There is no drinking game called “Devil’s Triangle”)。 ”

这又是K公开说谎的证据。事实证明卡瓦诺公然撒谎骗人,包括恐怕连几个正常的成年人都骗不了的事,他都敢撒谎骗人。就好比中国成年人都知道“三P”指的是性行为,如果有一人竟然说中文的“三P”是指喝酒,这不是把别人都当傻子就是自己是傻子。可这样的事他竟然干得出来。 

5.关于K被耶鲁录取的真相

他说他被耶鲁录取靠的是自己,家族与耶鲁没关系。根据他的Yearbook,他爷爷出自耶鲁,他是“家族校友成员照顾(Legacy)”
Kavanaugh even lied about his connections to Yale: “I have no connections there. I got there by busting my tail.”
Acording to yearbook. He was legacy; his grandfather went there.

6.关于他生长的城市环境

他在第一轮听证会上说:“我在一个饱受枪支暴力,帮派暴力和毒品泛滥的城市长大。”事实上卡瓦诺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Bethesda, Md.)长大,这是一个富裕的郊区,几乎没有枪支暴力或帮派暴力。虽然有大量的毒品,但由于是由富有的白人服用的,警方并没有参与其中,这里的暴力事件很少。

综上所述,他就是个谎言癖患者,每件事都撒谎。以上事实,全部来自美国各大媒体的公开报道。报道后面成百上千的评论里没有一个对解释有异议的。任何解释都与润涛阎本人无关。这些“事实陈述”是否影响了参院议员们的“价值判断”那要看结局,然而,不论任何结局–卡瓦诺是否当上大法官,丝毫不影响他撒谎“事实陈述”的客观性。也就是说,卡瓦诺没当上大法官,不能增强他撒谎(“事实陈述”)的真实性;他当上大法官,也丝毫不能减小他撒谎(“事实陈述”)的真实性。

小结:

1.卡瓦诺的作了伪证事实清楚。表明他是一个“谎言癖”患者。谎言癖的最大特征就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在每件事上都要说谎:骗了人就是成功,没说谎就是失败。此特征无法改变,因为早已融入到血液中,沁入到骨子里。

2.他作伪证是谎言癖患者与女福特无关。哪怕女福特说的100%是谎言或者100%是事实,都与卡瓦诺的伪证没有半毛钱关系;也与民主党和共和党无关。就是把女福特关入大牢或枪毙、把民主党议员们共和党议员们统统赶下台,丝毫不影响卡瓦诺是一个说谎者的定性。所以,谈论女福特所言是否当真、参议院里民主党和共和党准备投反对票的议员是否公正,都丝毫改变不了卡瓦诺作了伪证、他是一个谎言癖患者的事实。

3.卡瓦诺是否性侵或接触过女福特,都丝毫不影响他说谎、作伪证的定性。

4.现在已有超过一打儿同学室友们单独说出他在高中和大学期间醉酒的事实。不可能都敢作伪证。如果所有的室友都栽赃陷害你,那你的人品得糟糕到何等地步?到目前为止,没一个室友或同学站出来说他只喝一两瓶啤酒,而站出来揭发他说谎的超过一打儿。他喝高到想从汽车后边的门钻进去把车后门砸坏的地步。大家都记得,因为他砸的是同学的车,他不道歉不赔偿。可见其人品不咋样。他在高中时就加入了派对俱乐部,那是喝酒、烂性的组织。在大学时他加入了两个“酒友会”,有的室友干脆说他是骗子。

5.福特不是大法官提名人。她说什么无所谓。就好比我小时候挑选猫(不是当宠物,而是为了拿耗子),就必须给它一个表现机会,看看她是否有资格被我收养。我就拿一条蛇(无毒的,我可以攥住它)放在它面前。就是龙虎斗,看看它的反应。如果它害怕而逃跑,或者放走了蛇,那我就不养它。如果它当即能把蛇头咬住,我就收养它。至于那蛇,越是厉害,越能显示出猫的本领。所以,福特越是不真实,越能检验出卡瓦诺是否有当大法官的资格。这不是孰是孰非的较量,不是他俩谁当大法官的选举,是检测大法官提名人是否够格。看我在拿蛇测量猫的时候,看热闹的评论蛇多么难看的,都是傻比。句号。因为我不是要养那条蛇,而是用它把猫的本事暴露出来。这就是智者与庸人的区别所在。

目前来看,测试结果表明:卡瓦诺就是一个“谎言癖”患者,在面对国会司法委员会和全球电视观众时公然撒谎5项。如果没有女福特当测猫的蛇,大家想想,如何能知道美国人民最景仰的大法官位子不被撒谎者蒙混过关? 至于事后如何审理女福特,那美国有现成的法律条文。如果没有,国会立法就是了。这跟防止谎言癖患者钻入美国最高法院相比,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程度。

6.作为美国人民心中最神圣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历来都不曾被媒体攻击、被百姓羞辱过。然而,这次不同了,一个大法官面对个人的委屈就哭哭啼啼,气急败坏,害怕个人名义和地位损失远远超过害怕大法官的形象损失。卡瓦诺相比当年当格拉斯大法官面对林肯的军队威胁丝毫不改铁塔一样的威严,其形象反差之大令人咋舌。从此,发生事关重大党派利益的案件到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不论如何判决,损失利益一方的人民大众都会跟反对总统一样组团抗议甚至会发生像羞辱总统一样羞辱大法官。大法官超越党派利益的神圣光环和为了维护国家利益铁骨铮铮刀子架在脖子上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形象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被出卖得如此干净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