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电风扇的处长

点击数:6

今天去朋友家爬梯,就在后院里查看蔬菜水果的几分钟时间里,我的胳膊大腿很多疙瘩,都是他们家后院蚊子的杰作。

按理说,蚊子你们吃了人肉,喝了人血,即使不感恩戴德,断不应该再给人体内注射毒素。按照根瘤菌与豆科植物共生的原理,蚊子在吃人肉喝人血的时候应该给人体内注射一些让人舒服的化学分子才有道理。这让我想起了转基因的事。把大麻、罂粟等植物里合成毒品的一套基因转移到蚊子体内,这样,那些花钱买毒品的人就方便多了,何时上瘾了,就站到外面让蚊子叮咬,蚊子就把体内合成的毒品注射到他们体内。反正这些毒瘾子会千方百计地搞到毒品的,没有钱,他们就砸银行,抢劫百姓。这样,有了转基因的蚊子,人类社会就安定了很多。蚊子和他们和平共处,互惠互利。他们把血贡献给蚊子喝,蚊子给他们免费注射海洛因。

可现在的蚊子太缺德!吃了人肉喝了人血还要给恩人注射点毒素,对蚊子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而让恩人痛苦不堪。这是地地道道的损人不利己行为。

其实,人类按照道德与利益分类,大致可以分为 4 类:

利己利人
利己不损人也不利人
损人利己
损人不利己

最缺德的就是最后一类:损人不利己。目前的蚊子就属于这一类。哪怕损人利己,也可以原谅的。你喝人血的时候要是不给恩人带来痛苦,恩人也不在意让你喝点血,你以后还有机会。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勾当,让人设法躲避你,甚至发明杀虫剂杀死你,何苦来着?

这让我回想起了我们处长。

27 年前的夏天,我导师去河南讲学,突然心脏病发作,死在了讲台上。那几年他每次外出我差不多都陪同,几乎陪着他走便大半个中国。可是那次我一人去了四川,等我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收到了河南发来的电报,他已经去世。我没理会研究所里和研究室里的安排,立刻到北京站买站台票上了快车,站票去了郑州。

我到郑州后一边打听一边乘坐公共汽车找到了导师所在的医院。大约三个小时后,处长带着我两位师弟还有所里的行政人员也赶到了。

住宿安排都是处长办理的。我们都住在招待所的二楼。那时候招待所都是普通的房间,一间房里有两个单人木板床,有一个桌子,上面有两个暖瓶。这就是全部的家具。炎热的夏天,那年头没有空调,郑州虽然比不上南京那么热,但比北京还是热很多。

处长发现,整个招待所的房间都是一样的,那他这个处长就得跟我们一样的待遇了,他心情很不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一个房间,而他自己一个房间。按理说,在那炎热的夏天,一个人住一间,那可是舒服太多了,毕竟可以全裸入睡,汗水就少点。但两个人一间,就不能全裸。而且,人体发出的热量,就是一个小火炉一般。可处长还是不满意。

第二天吃完午饭大家都午休的时候,处长跟我们打招呼,到他房间。我们去了后才发现,他的房间里有落地扇!在那年头,家家都以买到落地扇而自豪,就跟现在有私人轿车差不多。到他房间后,他啥事没有,就是让我们羡慕嫉妒一下他那白色带有蓝边的落地扇,表明虽然他给我们都是住在同样的招待所房间里,但他还是跟我们不是一个档次,别忘了他是处长,跟平时他说的:“你们会生!赶上了招考研究生!”的抱怨。也就是说,别看我是大学毕业,但我是处长,还是比你们地位高。我享受的,你们享受不到。

我们回去后谁都不说话。沉默中感叹权力的威力是何等重大。我突然想,我们每天外出都有两块钱的补助,这落地扇的租金每天不会超过一块钱吧,那两个人一分担,也就是五角钱。我认为值得。自己掏腰包,也要享受一下现代科学的成果。师弟一听立刻答应了。跟隔壁的哥们一商量,我们四人就到楼下去找服务员租落地扇。当时电风扇是高档生活品,小偷特多的年代招待所最怕的就是小偷砸窗户偷走电风扇,所以,没有人住的屋子里的电风扇晚上要收起放入办公室隔壁的储藏室。

话说这个服务员是个老大妈,非常憨厚老实的那种人。我们跟她一说屋子里实在太热,需要电风扇,我们自己出钱。大妈一听,立刻把我们带到办公室隔壁的储藏室,打开门一看,里边有几十台崭新的落地扇,显然是新进的货。大妈告诉我们,没有出租的规定,房租里包括了这个费用。她让我们搬走两台就是了。

我们的谈话被刚刚走进办公室的领导听到了,他立刻走到储藏室门口,恶狠狠地对大妈说:“电风扇不能用!等一会我告诉你原因。”然后他便给大妈使眼色,让她走开。我一听就不干了,立刻告诉他这是我们处长让我们来的!他一听愣了,两只眼睛滴溜滴溜地转个不停。说:“你们处长告诉我不能给你们的,怎么会这么两头搞事?”但看到我严肃的表情,他没说什么就走开了。他走了,大妈也走了,我们就搬着两个落地扇大摇大摆地走了。回头看他时,发现他还是处在五里雾中不得要领,搞不懂我们处长在搞啥名堂。明明告诉他不能给我们电风扇,可又派我们来取电风扇,让他里外不是人。也许处长喝高了?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猜测出这是我们处长的指示。处长是县团级,比招待所的所长地位高一级,招待所所长是科级,他要听从我们处长的安排。官官相护,欺负我们老百姓。

我们回去后,把落地扇的电源一插上,拧动蓝色的电钮,落地扇就开始摇头晃脑,呜呜地吹风。那时候,我们在北京的集体宿舍里还没有这现代化的玩意呢,这次可要反复转换风力档次、抬头角度。享受着现代化的、古人做梦都梦不到的科学产品。

突然间,我觉得处长太差劲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跟老鼠偷吃了米饭还在锅里拉屎一样的勾当差不多。屎可忍,鼠不可忍!我噌地坐起来,告诉哥们:我要找处长评理去。

因为这位处长跟我是好朋友无疑。说起来话长,起因就是他两口子都是南方人,特别喜欢茶花,可在北方养不活茶花。在他家谈论起他从南方带回的茶花树又要死了,我知道原因,告诉他不是温度的问题,冬天是在温暖的屋里过冬,而是北方土是碱性的,南方的土是酸性的,要到南方取红土才能把小花盆换成大花盆后茶花树不死掉。我刚好要去云南出差,他就问我是否能帮他带回点红土。我满口答应了,也就在云南背回了一大袋子红土。从此,他带我外出三次。他特喜欢喝酒,但一喝就醉。每次都是我给他处理下午的公事。一次,人家安排好下午他演讲,可中午酒场上他喝多了,下午很多地方官员都到场了,他还没醒过来,我不得不替他演讲。事后他非常感激我的帮忙,从此,又有两次出差他都是让我跟他一起去。想起我跟他一起出差的往事,他竟然也让我跟哥们们一样没有电风扇的待遇,我就有点来气,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看我的面子也不能这么损人不利己吧,便去找他理论。室友害怕我们吵起来对我没有好处,摇头表示反对。

他的门半掩着,他躺在门后的那个床上享受着落地扇摇头摆尾地吹着习习的肉肉的软风。没想到我室友也跟着过来了,他立刻给我手势,不让我把处长喊醒。然后,他就把电风扇的摇头开关给按了下去,风扇立刻固定在一个方向。然后他把档次从第二加速到最高档。电风扇就朝着处长吹,不停地吹,匀速地吹,你懂的。然后我们走着猫步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我们没有睡着,虽然把门插上了,防止处长过来。等到手表的指针指到一点,我们就关上电风扇朝外走去。刚走到处长的寝室的地方,处长开着门,坐在那里还在纳闷似的思考着,看到我后便立刻问:“小阎,有感冒药吗?”

我站住了,说这大夏天怎么会感冒?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舒服吧?处长说:“午饭后慌慌张张地就把落地扇摇头键给定死了,档也太高了,风太大,虽然特舒服,那叫春风拂面啊,你们是没机会享受到的!可是,我毕竟睡着了,这么长时间地吹,有点感冒。享受过了头,就有这个风险。”处长不知道其实我们也有了电风扇。

我那室友走了几步,走到室内的处长看不到他的地方便停下来听着处长的自豪的话语,脸上露出的是一脸坏笑。只是处长至今蒙在鼓里。

据说从此处长即使天气再热也不开电风扇了,那次感冒把他吓了一跳,觉得电风扇这个东西不是个好玩意。

好在他已经退休了,看到这文章也没办法报复了。其实,处长还是个好人,也没有到高级旅馆独自享受高级待遇,而是跟我们一起受罪。当官的哪能不好点面子?即使损人不利己,也不是蚊子喝血后还给你注射点毒那么差。我是自费来美拿的是大学奖学金读博士,没花中国政府一分钱。但处长还是给我找到了公费出国的名额,我用不着了,就辞退了那个名额,他还让我写个字条放在了他的办公桌里,上书:“本人自愿放弃公费出国名额”,然后签字。 今天挨蚊子咬后比较起来处长还是可以原谅的,也觉得我们年轻人当初有点过分,让处长一辈子恐惧电风扇。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LakersFan2011-08-14 13:15:42回复悄悄话哈哈,老阎也做了一回损人损不利己的勾当,估计那处长朋友是不会接受教训的。
割烹倭寇2011-08-09 19:01:43回复悄悄话处长鼠眉猥琐,室友阴损缺德。
横批:渍泥独荷
润涛阎2011-08-09 17:44:12回复悄悄话大地 评论于:2011-08-09 16:28:22

几十年前,我的航模教练自己找来零件组装了一台落地电风扇。便宜了好几块钱。那个高兴哪!让电风扇吹着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后口眼歪斜(面神经麻痹)一直没治好。
经历中蚊子最多的一个招待所是烟台郊区东伯堂村的招待所。据说此村出影星唐国强。房间没有纱窗,没有风扇。任凭蚊子叮咬。蚊子比桑兰聪明,知道怎样才能损人利己。

回复:哈哈哈,我们处长看来还是幸运。

忧忧国愁 评论于:2011-08-09 03:07:40

呵呵,大概这位处长类似如今的”李刚”吧

回复:我们处长就是心眼小,那时候他刚当上处长,因为搞科学搞不出名堂,干脆让他当处长吧。倒没有听说他在文革时害人。

tibuko 评论于:2011-08-08 22:49:28

润涛阎大侠,错过了发书的好季节。又不知道怎么联系,是不是再post一下?不好意思。

回复:跟我电邮就可以了: yan0097@gmail.com

hbw 评论于:2011-08-08 20:51:21

叮人的蚊子都是母的。目的是生儿育女,是利己的。

回复:有道理。下次我检查一下性别。公的,就杀死;母的,就让它吃饱喝足。

bbbbtttt 评论于:2011-08-08 19:47:56

这个…故事很妙。但蚊子也有苦衷。它叮人时注入人体的毒素是防止血液凝固的。如果它不注射毒素,那血液就会在吸管中凝固,蚊子可就吃不饱了,甚至饿死也未可知。所以蚊子还是以利己为主,损人只是副产品。

回复:谢谢评论。事实上血液不会在吸管里凝固的,医院里抽血的吸管很长很长,血液也不会在管子里凝固。没有氧气,放很长时间都不会凝固,可以在几小时后测量里边的血糖、胆固醇含量。

胪峰猎人 评论于:2011-08-08 10:22:15

这个处长也是阶级给害的!呵呵
猎人二十年前在川出差时有回误上县太爷的车,当时猎人不知,司机送我到一座召待所大门口那里就停下我尽然白吃白住三天,里头虽然没有空调配备但也有你说所的所谓高级风扇。最后猎人要掏钱付“店小二”他们说你是我们这里的客人,搞得我当时摸不着头绪,我还真以为猎人的客人给我付的。要是放在现在这“召待所”说不准还配个美女什么的!哈哈

回复:这事您老兄也算幸运。也有倒霉的,一位哥们被认为是造反派司令的弟弟,在旅馆里被另一造反派的亲戚打得骨折。

syw 评论于:2011-08-08 07:17:29

还有一类最最缺德的损人损己的家伙。为了损人,不惜损己。

回复:我忘记了这个茬了。有道理。

 

reader 评论于:2011-08-08 04:58:00

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回复:嗯。有权的人总是要显得高人一等。

kissofwolf 评论于:2011-08-07 22:33:16

这位处长的做法有点猥琐了。

回复:小心眼,这种人干不成大事。
大地2011-08-09 16:28:22回复悄悄话几十年前,我的航模教练自己找来零件组装了一台落地电风扇。便宜了好几块钱。那个高兴哪!让电风扇吹着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后口眼歪斜(面神经麻痹)一直没治好。
经历中蚊子最多的一个招待所是烟台郊区东伯堂村的招待所。据说此村出影星唐国强。房间没有纱窗,没有风扇。任凭蚊子叮咬。蚊子比桑兰聪明,知道怎样才能损人利己。
忧忧国愁2011-08-09 03:07:40回复悄悄话呵呵,大概这位处长类似如今的”李刚”吧
tibuko2011-08-08 22:49:28回复悄悄话润涛阎大侠,错过了发书的好季节。又不知道怎么联系,是不是再post一下?不好意思。
hbw2011-08-08 20:51:21回复悄悄话叮人的蚊子都是母的。目的是生儿育女,是利己的。
bbbbtttt2011-08-08 19:47:56回复悄悄话这个…故事很妙。但蚊子也有苦衷。它叮人时注入人体的毒素是防止血液凝固的。如果它不注射毒素,那血液就会在吸管中凝固,蚊子可就吃不饱了,甚至饿死也未可知。所以蚊子还是以利己为主,损人只是副产品。
胪峰猎人2011-08-08 10:22:15回复悄悄话这个处长也是阶级给害的!呵呵
猎人二十年前在川出差时有回误上县太爷的车,当时猎人不知,司机送我到一座召待所大门口那里就停下我尽然白吃白住三天,里头虽然没有空调配备但也有你说所的所谓高级风扇。最后猎人要掏钱付“店小二”他们说你是我们这里的客人,搞得我当时摸不着头绪,我还真以为猎人的客人给我付的。要是放在现在这“召待所”说不准还配个美女什么的!哈哈
syw2011-08-08 07:17:29回复悄悄话还有一类最最缺德的损人损己的家伙。为了损人,不惜损己。
reader2011-08-08 04:58:00回复悄悄话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kissofwolf2011-08-07 22:33:16回复悄悄话这位处长的做法有点猥琐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