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脸红脖子粗”网友揭秘了一部分

 

 

来源: 润涛阎 于 2019-05-16 16:10:13 [档案] [博客] [转至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1515 次 (1655 bytes)

 

《细胞》的论文我会写博文介绍的。

 

无妨把他对我论文的解释先放在这里,其实有误解的地方(比如他说的破坏氨基酸)。这以后我会在博客详细介绍。

 

昨天我把精力放在了他1993年发表在Cell上的文章,读过之后发现没有特别值得与颜宁的研究较劲的内容。 今天读了他两年后1995年发表在PNAS上的文章, 才发现奥妙原来在此。 他cell 上的论文只是刚触及关键点(阎颜的关键点)就收场了, 只在discussion 部分做了一些推测。 2年后的PNAS文章才是围绕这个蛋白的转运做了完整的实验。 

 

 这个领域的人就是想知道这样一个蛋白是怎么把葡萄糖从一侧搬到另外一侧的。这是一种主动搬运, 而不是被动扩散过程。 那么这种搬运中的搬运工膜蛋白分子与被搬运物体葡萄糖之间是怎么从相识到相爱(结合)到滚床单(被搬运)到离婚(搬运之后释放出来)的呢?

 

找到哪些个氨基酸通过什么样的构造变化和分子的相互作用完成了这个搬运过程, 这就是所谓的功能机制(机理)研究。  老阎的研究方法就是把特定部位的氨基酸破坏掉(换一种别的氨基酸), 挨个测试哪个氨基酸被替换掉之后, 这个搬运过程受到影响, 以此来推断那些重要的功能区。 

 

老阎的研究发现了在第7跨膜区的一个氨基酸位点C265可以接触到细胞膜外的底物(葡萄糖,或者其它类似物),也可以接触到细胞膜内的底物, 随后他又把转膜7区的所有氨基酸每个都破坏一遍,发现了261-264 区只能与膜内的底物结合, 282-286区只能与膜外底物结合, 最有意思的是265-276区可以与膜两面的底物结合(此处是重点)。 他认为内外两侧的氨基酸序列不能互相接触到对方的底物, 而中间的区域相当于一个管道,可以两边轮回, 从外往里搬或者从里往外搬,一次一个。

 

老阎提出了一个螺旋轮模型 (helical wheel) 不知道他为啥一直宣传喇叭口,而没提到这个螺旋轮, 螺旋轮更酷吧?

 

老阎的机理是确认了氨基酸的功能区, 具体说就是转膜7 区可以分成三个功能段。颜宁的研究在化学水平上解释了功能。

 

无疑老阎的研究是有开创性的,但任何研究都受到技术制约。 老阎说自己的研究已经解决了这个蛋白的机制就是过于搞笑了(虽然他已经删掉了不少过头的话) 。 科学是没有止境的,机理也没有止境。

 

润涛阎简单介绍:里边最精彩的,你还没看到。我会在博客里介绍。在葡萄糖载体领域里给我们的评价:“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翻译成中文就是:“详尽的机理模型”或“详尽的拓扑模型”

 

我说的是机理模型已经确立。这是业界的评价。

 

《美国科学院院报》的文章是详细的工作机理,而《细胞》的文章才是喇叭口模型的唯一机理。二者结合起来,才被业界评为“详尽的机理模型”等我写全文章后,你就看懂了. 《细胞》的文章写得太难懂。这不怪你。如果真像你讲的那么简单,当时排名第一的《细胞》杂志会接受?

 

这两篇文章加在一起,才把活体蛋白的动态机理揭秘,彻底解开了葡萄糖如何进入细胞的世纪之谜。而靠衍射“结晶了不动的”蛋白结构,推理出动态机理,是间接的猜测活蛋白是怎么“动”,把葡萄糖带入细胞内的。

 

在这里谢谢您把我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的文章“螺旋轮”图都给仔细读了,而且读懂了绝大部分。这使最激烈反对润涛阎并给颜宁洗地的网友公开在论坛给我道歉。其实那网友还羞辱了马龙尼先生。且不说资格,马龙尼先生的文章他看都看不懂,论智力可以用天渊之别比喻都不过分。好在他公开道歉了,我也就不再为马龙尼先生讨公道了。

 

没看到我们的动态模型,颜宁是无法确定动态模型就是这样的,因为衍射是结晶不动状态,而非动态。这是她为何不敢讲她没读过我们的文章。

 

她文章的审稿人以为她靠想象就推理出来了结晶了的蛋白质分子是怎么动的—动态机理。而事实上,她看到了我的论文。她没告诉审稿人这个,被审稿人惊为天人。审稿人应该是搞X光衍射的,但在衍射晶体领域里,没有研究葡萄糖载体的。审稿人就只能相信投稿人对前人的研究介绍,她就不敢提我的论文。审稿人与投稿人的互信机制在西方已经延续了两百多年了。奥秘就在这里。

 

已有7位网友点赞!查看

 

所有跟帖: 

  • 老阎,赶紧写吧,还有和nature联系 -originall- ♀  
  • 真相是不怕摆在桌面上的。为何她不能用科学言论回应?因为她清楚只要我一旦出来,她就无法说话了 -润涛阎- ♂  
  • 老阎文学城第一博主,打了这么多年假,这次终于到为自己打假了 -originall- ♀  
  • 哈哈。这假打的有意义。假如真把颜从发现机理第一人宝座下掀翻下来,就更有趣了。 -trendspike- ♂  
  • 希望老阎除了自己联系nature,还可以参考有个澳洲网友的建议,多些各国专家了解情况支持 -originall- ♀  
  • 对,也可以私下写信给他这个领域的大拿们。我相信科学家大部分还是正直的。 -trendspike- ♂  
  • 老阎,请参考这个id的建议: 书剑泯恩仇2019-05-16 07:05:54 -originall- ♀  
  • 这些个“回复”(如果是真实的),确实有些让人挠头 – 简单直白的科研文献引用的问题 复杂成街头骗术“碰瓷”的问题了…^_^ -coinbycoin- ♀  
  • 科研故事总是那么精彩好玩!我会慢慢写一个个精彩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可以考证的 -润涛阎- ♂  
  • 老阎这事儿其实不怪颜宁,还是要怪11g,颜天生就这样的言行档次,11g就这审美一路非要捧她 -originall- ♀  
  • 我不认识她,不了解她。 -润涛阎- ♂  
  • 网上颜宁自己写的 -originall- ♀  
  • 建议您不用“死“蛋白, 而是说静态的蛋白。咱们得注意到,以前结晶学被诟病的地方随着技术的提高分辨率的提高,已经能得到更多的动态信 -灌水三千- ♂  
  • 科学上讲应该用“结晶不动的蛋白”,我在给文科生科普。谢谢提醒,以后用专业名称 -润涛阎- ♂  
  • 你同时也介绍下在你之前跟之后跟你那个机理有关系其他人工作,这样大家更加明白这个发展历史。 -trendspike- ♂  
  • 我会的。谢谢提醒 -润涛阎- ♂  
  • 脖子粗大概没搞清关键问题沋下结论 -桃花源主- ♂  
  • 你说得太对了!动态机理必须靠活体蛋白才能确认。衍射静止的分子推理动态,只是推理而已 -润涛阎- ♂  
  • 是不是他们在结构解出来以后,就做了生化实验验证机理? -trendspike- ♂  
  • 他们对天然突变体搞了研究。对动态机理模型他们想不到办法的。否则,就不需要X光衍射间接推理了 -润涛阎- ♂ 
  • 我为何一直心平气和地跟给她洗地的交流?因为等我介绍完我的研究过程,任何给她洗地的都会追悔莫及。因为真理只有一个 -润涛阎- ♂  
  • 这些科学故事将留给历史,因为她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我在博客里写过:当她导师看到她的回应,会流泪的 -润涛阎- ♂  
  • 她导师不是11G么?想当官的人,有什么节操? -trendspike- ♂  
  • 谁愿意自己的学生被揭穿欺世盗名?很快国内就知道了。真相总是会被大多数人接受的,因为真理只有一个 -润涛阎- ♂ 
  • 很难相信11g这么几年不知道颜宁的文章,和老阎当年的文章,11g也许默许也想撞大运混过去 -originall- ♀ 
  • 也许施一公太忙,否则他不能吃校友吧?我们差不多同时进霍普金斯,我得霍普金斯“青年科学家奖”时他在。 -润涛阎- ♂  
  • 你不能总以君子之心,我匿名id所以把猜测的都给你说出来, -originall- ♀  

 

  • 颜宁其它的论文他也没署名吗?我不敢兴趣也就没查。因为我没这个好奇他们之间的事。 -润涛阎- ♂  
  • 我也没兴趣他们之间的私事,感觉都不是什么有魅力的人,我只是说她们之间学术上会互相不知道吗? -originall- ♀  
  • 真相是不怕摆在桌面上的,那么就把真相拿出来让对方无法说话。你不能自己当裁判。我们希望尽早看见专家们权威的裁定。网上不管是你还是颜 -itistrue- ♀  
  • 他听不进去了 -外乡人- ♂  
  • 专业领域的纠纷还是走专业的途径 -奔流12959- ♂  
  • 说过多次了。我不是主动来这里的,是有人胡说八道我不得不给个介绍。我也说过多次了,我当然要给自然杂志写信。这有疑问吗? -润涛阎- ♂  
  • Defend yourself,天经地义 -MoonRiverMe- ♂  
  • 谢谢! -润涛阎- ♂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comeonce2019-05-27 09:4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阎兄总不更新,让人心痒。还好有你这活宝充数。来来来,讲讲你在国内还认识谁?77级的,省部级领导大部分是这个年龄段的。幼儿园到大学,总有几个叫得出名的。若能讲些网上搜不着的,也许会有人爱看。

硅谷_雁鸣2019-05-27 06:24:56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日本人”也冒出来了?!日本名字叫啥?“阎粉一狼”?!(开个玩笑而已。)

 

在这辯你们,享受并快乐着呢!

“来得更猛烈些吧!”(够垮张的!)

fargo_me2019-05-27 05:38:43回复悄悄话第一次听说“满分状元”. 高手啊!

远在他乡19972019-05-27 05:30:11回复悄悄话哈哈。

紧跟着学2019-05-27 04:58: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状元讲了,你和其他人回应,就是因为他在这里的评论有份量。你的好言相劝,我们都看明白了,只有他看不懂。而且状元也没打算和你讲理来着,他都是以直接骂人或者给人贴标签出场,然后自我吹嘘给自己脸上贴金,自我感觉好极了,以此刷足了存在感并实现提升了自己的价值。

油人队球迷2019-05-26 23:07:19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你说得对. 状元到目前为止还是遵守他的诺言地 – 只做自卫反击, 不再主动发言. 大家尽可能地体谅, 让老人家歇一歇.

Nekono_882019-05-26 22:47:44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先生,您不厚道,生生把个状元逼疯的节奏。令人斯文扫地,粗口连连,千万不要再追究了,让退休之人,安安静静地休息,若是激出什么不良后果,情何以堪。

硅谷_雁鸣2019-05-26 17:54:20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是的,我为“77高考滿分”而自豪。但我把它归功于我受到的教育培养。

我常说,我做每一件事,都是代表我的各间母校“出赛”。

三个月前,我长大的城市的媒体有一篇报导,介绍了“我市学生打破头都要进的15所学校”(幼儿园、小学、中学,各5间)。

而我的三间母校,恰恰正是当牛各层次中排名第一的。

 

因此,我关注国内的人才培养,我要回馈、我要报恩。

 

也因此,看到老阎如此为私利而贬损自己的导师,我是非常反感的。

单单这一点,他就是个“人渣”。

 

我才不愿与他“比”。

 

“优先发现权”?!倒是可以归入“中国梦”,上报习近平吧。

 

柳传志早已请人为他立了传。有用吗?!今天还不是被钉在耻辱柱上?!

 

凭我没发过“SCN”论文,你就能判断我不能评价“阎碰瓷”?!

 

其实,如果我在这的评论无份量,你老及其他的一些“阎信徒”也不会如此反应:

 

—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是牛顿的第几定律?!

硅谷_雁鸣2019-05-26 16:59:01回复悄悄话回复 ‘武尊’ 的评论 :

 

你老是“武尊”、习主席是“一尊”、王沪宁该是“文尊”了。

 

你推测是对的:751-800排名。

 

惭愧得很,我不是在SCN上混的人,来到老阎这儿,才第一次知道“SCN”是三大杂志的总称。

 

我是靠产品项目设计成果晋升的。我走的是“技术梯道”,而非“管理梯道”。

 

我工作的自由度非常大,我按公司的需求设立项目,然后才与(不需管理我的)经理报备(当然,我们讨论项目的计划与技术策略)。

 

公司总经理这样说:“你的项目直接关系着我们公司的股价。”

 

我的产品试用才一个月,就己经为么司贡献了一千多万美元。

 

没有、没有,国安从没打扰我,他们不会乱来,

读了我的文章,就明白,我批柳传志,完全没错。

梁慎勤2019-05-26 16:33:57回复悄悄话雁鸣,谢谢你的提醒。那么我就重新声明一下。

 

我声明我与阎颜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我还可以声明,上述声明适用我所有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网上留言。

 

今天有点时间,那么我就在多讲几句。我只是就事论事,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

 

雁鸣,虽然你讲了很多,但是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猜测你没有在世界一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如果是这样,那么恐怕你对一流的学术研究就缺乏深入而又正确的理解。所以我基本上可以断定,你在阎颜事件上的判断是不足取信的。

 

虽然我在世界一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文章,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意为着我的文章的贡献就非常重要。不过,我觉得我的文章应该算是学术大厦中质量过硬的砖瓦。正因为我制作过这样的砖瓦,所以我说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阎颜事件。另外我都说了我是数理专业的,你还污蔑我从韩的学生手中买论文。由此可见以下几点:首先,你会根据个人喜好轻易污蔑人。其次,你知识有盲点,会把生物归为数理专业。再次,你根本就不懂学术工作,一流学术期刊上的文章是买的到的吗?可能我孤陋寡闻,至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可能你知道一些普通论文可以买卖,于是就认为什么论文都可以买卖了,那你就是学术界的外行了。可能你在某些方面比较在行,不过在学术领域,特别是关于一流的学术研究工作,恐怕你就不在行了,所以还是不要轻易下判断比较好。

 

从你自述的经历来看,你还是有一些光辉时刻的。不过我想社会最终对一个人的评价还是要看他/她对社会的真正贡献。润涛阎之所以会提优先发现权的问题,还是因为这种科学发现是被社会认可的真正贡献,所以非常宝贵。虽然获得高考状元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也真心诚意地佩服,但老实说,这种事情并不算一个人对社会的真正贡献。我想你是比较看重你的高考状元的身份的,我也理解。同时,我更加理解润涛阎重视科学上的优先发现权,因为一个重要的科学发现权比高考状元更有价值。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理解。

 

你有时间,我建议你写一写自己的经历,这应该事一个不错的点子。比如说,你总是说柳传志不好,你骂他是没有用的,我会觉得你只会谩骂。你好好写一写关于柳传志的事,写得具有可读性一点,我想还是吸引一些读者的。如果你所写的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那么也会算是你对社会的一点贡献。

ruwan22019-05-26 16:01:16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我前面的评论,谈不上是针对你,你还是提出了具体的专业内容,这个不是我所了解的。没有看出你了解润涛有多久了,时间是会给出所有这些答案的。

武尊2019-05-26 15:43:41回复悄悄话硅谷-雁鸣。发了那么多条评论没什么可读性,没什么养份,唯一有些印象的是你那一堆国内头衔800强首席和被国安关注。

 

印象中没什么人用”800强”这个特定表达词,你的这种表达使我猜到你可能是个排位在751到800之间的公司的雇员,如果你所在的公司排在749,你肯定会用”世界前750强”。

 

你的自述中,你被国安关注但是并没有妨碍你在国内获得头衔发表重量级文章,这说明国安没怎么实质性关注过你。

 

如果可行,你能否透露一下姓名或者只透露一下姓? 能否给出你在SCN上发表过的研究课题?

硅谷_雁鸣2019-05-26 11:42: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惨了吧?!

 

可能你还以为:阎粉中,你的能力最强。

硅谷_雁鸣2019-05-26 11:39: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哈哈!可笑之极!!!

 

你老的 “阿拉、穆罕默德、上帝、佛祖”,

 

不见了、失踪了!!!

硅谷_雁鸣2019-05-26 11:34:29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你还可以向北京市科委愈慈声、北京市经济与信息局姜广智,了解雁鸣。

 

“要识人,观其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与什么人、打什么交道。

是判断一个人的重要信息。

硅谷_雁鸣2019-05-26 11:13:47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5G投票”、“联想亏损”、“中兴”、“华为”芯凭事件之后,

 

柳传志己被高高地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己经不需要当年的雁鸣去向尸体补枪。

硅谷_雁鸣2019-05-26 11:03:28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竟然有脸提“发论文”!

 

你只不过是国内千千万万 “畸型职称评价系” 的受害者之一。

 

你的论文该不正就是从韩的学生手中买到的吧?!

 

“论文代写兼职”,也是 “畸型职称评价系” 的必然产物,“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

硅谷_雁鸣2019-05-26 10:35: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先生,告诉你吧,雁鸣是谁:

 

  1. 世界800强公司“首席工程师”,

 

  1. 世界知名遗传农业专家助手(从1966年他被剥夺科研权起,协助、参与他的研究工作;在该领域的国际大会上,我代他作“主旨发言”),

 

  1. 2005年教肓部重点课题“优秀论文奖”获得者,

(可查问教育部、教育司连秀云领导女士。)

 

  1. 1977年高考,某主要大省, 94万考生中, 唯一的“满分状元”,

 

  1. 《计算机世界》、《搜狐.科技》等等媒体上,写作《硅谷寄语.专栏》12年,

 

  1. 今年三月,与某中国主要城市顶尖重点中学理科教师进行了第二次《中等教育如何回答“钱学森之问”》座淡。

(对“知识点教学”违背“创新型人才培养”的现状,提出了改革措施。)

 

什么是我的领域?什么都是我的领域!!!

 

(别跟我来“学术逃兵”方舟子那一套—“你不懂、没发言权。”)

 

什么“弱势”、“强势”,

 

当年我就称“强势.IT教父”柳传志为“骑自行车的人”,今天更称他为“历史罪人”。

 

柳传志“举报、投诉”告到“国安部”,

然后,国安部找到我的“党员”兄弟调查我、布置他监视我、随时汇报我的动态。

 

韩春雨是“落水狗”,“强势”乎?!

梁慎勤2019-05-26 08:30:42回复悄悄话雁鸣,请问你是否在任何一流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学术论文?如果你只是写过一些专栏文章,而且还是国内的专栏,那么你就要谦虚一点,不要对学术论文相关的问题随便瞎判断,否则就是班门弄斧了,老了老了还把自己搞成一个小丑模样。

 

我自夸一下吧。我是数理专业的,在相应的世界最好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过文章。所以我多少能够理解润涛阎所指出的问题。但是,由于我没有能力完全理解有争议的那几篇文章,所以就不会明确地说到底润涛阎所指是对是错。只是呼吁相关专业的人如果有时间去读一读,如果可能的话,也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我想这个看法是不错的。

 

还有一点,润涛阎在学术圈里,处于弱势。假如我是相关生物专业的,其实就算我觉得润涛阎所指是对的,我恐怕也不会冒失地公开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颜处于比较强势的地位,我也会有所顾忌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做为圈外人,利益不相关者,在情况不是十分明朗的时候,为了秉持正义的原则,还是应当适当支持一下处于弱势的人的。帮助强势的人打击弱势者是很容易的,然而反过来就不太容易了,需要一点良心。

 

你在不是完全明白的情况下,就在这里瞎嚷嚷,说润涛阎诬告,一副希望天下大乱的样子。看来你真是太闲了。很多人退休之后是挺闲的,但是也没见几个像你这样惟恐天下不乱的。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如果你真的有能力,继续写一下真的有价值的博客文章还是不错的。你以前的那些专栏文章就算了,真的没有什么可读性,连格式都一塌糊涂,基本没有什么价值。

 

好像你对曾经批评柳传志感到自豪。那么你可以写几篇博客文章再叙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也可以对现在的柳传志做一些评价。如果写得好的说话,还是会有一些读者的。不过千万记住,博客文章要有可读性,润涛阎的大部分文章可以作为榜样。我觉得你应当谢谢我,给你想了这么好的写作项目。

 

另外,不要老是把什么柳传志,倪光南,希望工程总部,国安局,这部门那部门挂在嘴上。在我看来,这些不会增加你的斤两的。相反还会让我看低你。似乎你只能靠这些名头来提升你的斤两。其实你的斤两还是要看你实际的文章质量和工作的成果的。我佩服润涛阎,还是因为他的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和博客文章,并不是他和什么人什么部门打过交道。

硅谷_雁鸣2019-05-25 23:39:32回复悄悄话回复 ‘油人队球迷’ 的评论 :

 

爱看不看!千万人看过了,不差你。

 

至少,柳传志、倪光南都看了,“希望工程总部”、国安局,都看过了。

你说,你是什么斤两?!

 

哈哈,我在努力给老阎免费增加“点击量”呢?!

油人队球迷2019-05-25 22:55:23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您老别急, 夏天着急容易上火. 我只是问了你一个直接的问题, 期待一个简单直接的答案. 我没兴趣去你的博客看, 不想给你增加点击量, 你看一下给个数字很难吗? 看你回答问题的方式和逻辑, “目的”, “背景”, “动机” …, 你不会以前和袁发言人一个单位吧?

硅谷_雁鸣2019-05-25 22:50:30回复悄悄话回复 ‘ruwan2’ 的评论 :

 

“人贵有自知之明”。

 

不知你是否意识到,自己猃恰就是被老阎催眠了而“叫不醒的人”。

 

“哺乳类.人源–细菌源”、

“GLUT1、3–UhPT”、

“葡萄糖–磷酸化己糖”。

 

被老阎在他的故事中说成“同一样东西”、“同一个结论”。

这正应验了油球迷所讲的:“知识分子说谎”。

 

我更觉得老阎贬自己的导师,觉得自己的“发现”没获高评价,全是由于导师的一连串失误造成。

也正是油球迷所讲的:“知识分子说谎”。

硅谷_雁鸣2019-05-25 22:30:01回复悄悄话回复 ‘油人队球迷’ 的评论 :

 

你说是雁鸣的博客?我没关注动态。

 

把两篇旧文放上去,以及介绍《中国网络教育向何处去》的网址。目的有两个:

  1. 与目前的“贸战”、“华为禁令”、“芯片”有关,
  2. 20年前,我就不怕批评柳传志。(何况今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

另外,我是想让阎博客的读者了解一点我的背景。

 

我开博客,不是为贴博文,而只是为了在老阎天下发声。

 

球迷,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帖子的意思或动机。

你把你的(“知识分子说谎”)看法直说出来好了。

ruwan22019-05-25 19:52:15回复悄悄话老阎已经很准确地描述了问题:“这就好比我今天用不同的方法证明了牛顿二项式,跟牛顿用的方法不同,结论一致,根据颜宁的逻辑,我就可以在电视上告诉没上过学不了解牛顿二项式的人:黑板上的那公式(牛顿二项式)是我首先证明出来的!”

 

有些人可能是,或者是”叫不醒的人”。老阎早就看透社会,不过是热心来科普而已,向你致敬!

油人队球迷2019-05-25 15:52:59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可不可以从一个知识分子不说谎的角度来分享一下你的博客这周和上周或是你来老阎博客舌战群儒之前点击量的变化? 实际数字或百分比都行

硅谷_雁鸣2019-05-25 10:22:0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估计老阎不至于笨到搞一个“博客‘反右’”,学毛邓那样扼杀批评者。

 

(昨天,我宣布“停火”之后,现在都是执行“被动自卫还击”。)

 

是的,老阎说过,他一定会向《自然》投诉。“一言既出”。

 

让这“公案”有个清楚了结,也不枉你我等费了巨大精力的热心积极参与。

 

“早也盼、晚也盼”:老阎的“举报信”及《自然(杂志)》的“回复”或“立案通知书”。

 

或者,“阎师”与你等所盼的“颜宁撤稿”。

 

岂不是很精采?!

 

— “方舟子2号”成功地制造了“韩春雨2号”!

 

哈!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5 08:41:49回复悄悄话海笛:

 

骂硅谷_雁鸣是没有用的,他已经认定颜宁是对的,老阎是错的,说什么他都不会改变,他还等着老阎从Nature丢丑回来看热闹呢。到颜宁撤文章那天,如果有那天的话,他依然会认为是老阎在使坏,还会来骂老阎。

 

把他的话反过来读就好,让他吹吹牛,他那种素质的人不骂人就很不错了。

 

老阎如果想耳根子清静,把他踢走就行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发关于他的贴。

 

海笛2019-05-25 08:15:34回复悄悄话已经霸屏好几天嘚吧嘚吧的不是给人取名就是随意攻击博主,说人品差都抬举它了。它从来不明白这里就没有所谓的阎粉;还把微博那套捆绑消费拿来这里自以为是地沾沾自喜。快点滚出吧,还人博客一片清净让人好好读文章,看像样的评论。

cloudhk2019-05-25 05:33:08回复悄悄话这种叫黑粉控评。完全不是讲理或者发表个人意见,像洗地一样把自己的论点撒的到处都是。让有点理智的评论者绕着走,就达到目的了。其实,对博主文章不同意见的多了去了,他说毛岸英不是亲生的那篇,还有讲先父遗传的那篇,批韩寒的等等,吵得不可开交。这些却总有人忽略。

硅谷_雁鸣2019-05-25 00:09: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绝不侈想这老阎会有絲毫改变。

20年前,我评击柳传志扼杀联想的芯片计划,他还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吗?!这叫“改也难”。

 

老阎“守株待兔”了漫长的年月,终于逮住了这个机会。

俗语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赌进了一切。

 

他其中一个失策的地方,就是“文过饰非”,把自认为的“错误”统统推到一个已经逝去的导师身上。这暴露了他的严重学术道德缺陷。缺德的人,一钱不值。

 

他既然利用一帮“低端人口”公开起哄,就不免被路人所见,也就不免有像本人一样的“管闲事”。

 

大家都在等着看他的“举报 投诉”故事发展。他被“逼上梁山”了。

 

此外,“灭韩春雨”的人,起码都是缺乏判断力的人。

 

为什么说,“碰瓷”用得很贴切呢,就是因为阎饲机而动、“损人利己”。

 

如果颜宁不研究GLUT1-3,阎就没机会了。这不是很滑稽吗?!

Nekono_882019-05-24 20:06: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要给人秀存在和碰瓷的自由,让其充分发挥、表达出来多好。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4 18:24:28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老阎及Nature的交流要不少时间,等的时候你还是找颜宁抽空给你科普一下究竟怎么回事,用你听得懂的语言,美院士对科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加上你和她老相识,她估计叫你叔叔,至少不会说你套磁,发微信打电话都行,但避免发电子邮件,搞不好她以为又是哪个神经病去打扰她。

 

同时,你还可以考虑把她的文章摘用Machine translate成中文,再结合颜宁和老阎的说法,给你一个让自己信服的解释。

 

你是愿意讲道理的,人云亦云也是你反对的。你是开过专栏的作家,首先要说服自己才能说服你的读者。打抱不平,先要知道哪里不平,究竟是不是不平,你才打得准确。

 

你从维护颜宁的角度反对一切不利于她的说法做法无可厚非,但那不是搞清问题的做法。

 

当然,如果(其实)你已经认定老阎是“套磁”,你来他这里发帖试图改变他的结论比你改变自己还要难很多,纯粹是浪费你的时间。

 

硅谷_雁鸣2019-05-24 16:37:25回复悄悄话回复 ‘油人队球迷’ 的评论 :

 

“争论从来都不能改变对方,只能令对立变得更尖锐。”

—德莫克理特

 

宣布:

往后,我只会对“新信息”被动反应。

 

等老阎的“举报信”及《自然(杂志)》的“回复”或“立案通知书”。

油人队球迷2019-05-24 14:47:31回复悄悄话强烈要求博主搭理一下这位斗志昂扬刹不住车的雁鸣战友. 角儿不出来, 这位爷不罢休啊

硅谷_雁鸣2019-05-24 10:27:04回复悄悄话回复 ‘樱叶’ 的评论 :

 

“自信心”是成功的关键。

 

老阎正是个彻头彻尾的“自以为是”者,

他怎么能“不理会”他自己呢?!

硅谷_雁鸣2019-05-24 10:13:52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是的,该说的,大家几乎都表达了。

 

只能等老阎的“举报信”及《自然(杂志)》的“回复”或“立案通知书”了。

 

很高兴进入这个小天地、认识了你们。

 

当然,也让大家了解到世界上有不同的观点。

 

但是,“谁首先发现”只是老阎企图定下的“调子”。

对立的观点却认为:“阎颜研究的是不同的东西”。

 

很可惜,当年,老阎在那论文没表达充分、没达到既定的“受重视”的愿望之后,没有坚持跟进。

否则,今天,阎“院士”的名声誉,说不定压过了“施铙颜”。

 

做科研,毅力与韧性是关键之一。

 

今天,

这样子来争“谁首先发现”,

 

就像电视剧《天道》中的一句名言所说的:“没劲!”

樱叶2019-05-24 04:35:08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是啊。希望阎先生和大家不必去理会某些自以为是的人

枕寒流2019-05-24 03:41:53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这些天来,颜阎贡献谁为首先发现的问题已经讨论得非常充分了。然而,信者恒信,疑者恒疑。没有关系,君子和而不同。

硅谷_雁鸣2019-05-23 22:09:22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天下好人一家亲。

 

颜宁正在当打之年,宝贵的时间岂能耗费在你等身上。

 

正如这儿一位“讲理”的朋友所说的,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被一位编阎的朋友介绍到此,见到如此荒谬的“碰瓷起哄”,故而再试试“一夫当关”。

 

实际上,是停写专栏十年后,怀念当年岁月,欲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诚然,是想建议老阎把聪明才智用在正道上。

“君子爱名、取之有道。”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3 19:15:07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你别冒充是颜宁的至亲哈,她骂神经病已经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了。

硅谷_雁鸣2019-05-23 18:57:23回复悄悄话回复 ‘提酒扛花’ 的评论 :

 

颜宁,项目太忙。

 

我退休了,练脑、练手、好凑热闹、防痴呆、

 

紧追随“打假、打碰粘”英雄学习。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3 18:47:33回复悄悄话哦,我以为你也是个machine.

 

你把颜宁的2012文章也machine一下自己对对,看你是不是睁着眼说瞎话。

硅谷_雁鸣2019-05-23 18:45:3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Machine Translation.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3 18:21:38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老阎文章的摘要肯定不是你翻译的,你的文字水平能看懂那个中文翻译就不错了。那个中文翻译最多是颜宁的学生翻译的,普通英文,专业英文都不准确,打回去重新翻译。

 

颜宁2012 Nature文章“Crystal structure of a bacterial homologu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GLUT1–4”,摘要的中文翻译你也贴上来一起比较。

提酒扛花2019-05-23 18:16:09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您老比颜宁还着急啊!

硅谷_雁鸣2019-05-23 15:11:01回复悄悄话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对比一下:

 

《清华大学颜宁研究组在《自然》发表论文

揭示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3识别和转运底物的分子机制》

https://www.tsinghua.edu.cn/publish/thunews/10303/2015/20150716095811153523604/20150716095811153523604_.html

 

老阎的:

《鉴定膜载体的易位途径中的残留物》

 

摘要:

使用定向诱变的初步工作证明,UhpT的操作不需要半胱氨酸,UhpT是负责通过大肠杆菌转运葡萄糖6-磷酸的阴离子交换蛋白。 然后我们对C143和C265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因为这些半胱氨酸赋予了对氯甲基苄苯磺酸盐(PCMBS)的敏感性,这是一种巯基化合物,其大小,形状和电荷类似于葡萄糖6-磷酸。 我们发现C143暴露于细胞质,正如亲水性分析所预期的那样,但我们发现C265没有侧面性。 相反,两个膜表面的PCMBS都可以接触到C265。 并且由于C265处的攻击被葡萄糖6-磷酸阻断,因此位置265必须直接位于基质移动通过该膜载体时所采取的途径上。

 

我们就知道:

 

颜研究的是“人源GLUT1-3转运葡萄糖”,

 

而阎研究的是细菌“UhpT是负责通过大肠杆菌转运葡萄糖6-磷酸的阴离子交换蛋白”

 

老阎与方舟子都以“模糊、含混”的手法,企图把这两个不同的研究,说成是“一回事”。

 

在互联网自由的博客上,老阎与方舟子可以讲任何动听的故事。

 

然而,老阎向《自然》杂志“举报、投诉”,

 

铁定没戏!

硅谷_雁鸣2019-05-23 14:20:49回复悄悄话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方舟子1”驰援“方舟子2”。

 

“方舟子”这个学术逃兵,粘上老阎:是“正资产”?!还是“负资产”?!

硅谷_雁鸣2019-05-23 14:12:00回复悄悄话老阎,还希望你能坦荡荡地承诺:

“公开你向《自然》杂志的‘挙报材料’(原文)。以及《自然》杂志的答复。(原文)”

(我相信你也会是“羡子坦荡荡”。)

 

这些材料,才是我们讨论的内容。(不是上面开现笑的“对联”与“誓词”。)

 

另外,你老也露露脸吧,阎粉中,只见到一个讲理的。

硅谷_雁鸣2019-05-23 14:10:3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时不时”、“紧跟着”、“阴沟鼠辈”!

 

明白了,

忠实的阎粉精英们,配合着表忠、宣誓啊:

 

“时不时紧跟着阴沟鼠辈!”

 

还是那句活:“阎粉谬种齐全”。

老阎,这样的粉,确实与你相配!

 

old-dream2019-05-23 14:05:32回复悄悄话《阎润涛而非颜宁首次发现了葡萄糖转运蛋白结构》

已经收录发表在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的新雨丝

http://www.xys.org/dajia/shiyigong.html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3 11:08:04回复悄悄话沟对谷,鼠对燕:

阴沟对硅谷; 鼠辈对雁鸣

 

鸣在说文解字卷四鸟部释义为“鸟声也”,名词。

 

平水韵对仗上,

阴沟鼠辈为平平仄仄

硅谷燕鸣为仄仄仄平

 

对联1,3,5韵不论,上联平起仄收,下联相反,仄起平收,故而

 

阴沟鼠辈

硅谷雁鸣

 

是一绝对。

硅谷_雁鸣2019-05-23 00:33:39回复悄悄话回复 ‘天地行者’ 的评论 :

 

‘天地行者’对“阴沟鼠辈”,对仗公整吧。

硅谷_雁鸣2019-05-22 18:30:09回复悄悄话回复 ‘天地行者’ 的评论 :

 

“沟渠鼠辈”,

 

学术辯论上顶不住,便耍流氓?!

老阎,你的粉丝给你长脸了。

 

今天,出来一个“说理的”,却又跟着来了个“耍流氓的”。

 

还是那句活:“阎粉谬种齐全”。

 

老阎,这样的粉,可与你相配?!

天地行者2019-05-22 17:46:11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看帖子内容,你象是有人请来的五角,根本不是学术道上的,呵呵

天地行者2019-05-22 16:22:06回复悄悄话大师能不能评价一下中美贸易战和华为危机哪

硅谷_雁鸣2019-05-22 13:03:11回复悄悄话颜宁提出:

韩春雨的实验,“可重复性”是验证的关键。

 

那只表明颜宁思维的敏锐与准确。

 

她是在提醒韩春雨。

 

颜宁不“灭韩”。

硅谷_雁鸣2019-05-22 12:46:49回复悄悄话“君子坦荡荡”。

 

“阎师” 能承诺一件事吗?

— “公开《自然》杂志的回复(原文)”

硅谷_雁鸣2019-05-22 12:38: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致敬。你是讲理的。

 

正如“专利申报”中,必须定明“覆盖范围”。

阎的东西,只限于对细菌。

阎的论文中能声称他的结论能适用于手一切生命体、包括“哺乳类”吗?!

当年不可能声称,今天,在颜宁的发现之后,难道就可以声称???!!!

滑天不之大稽!

 

阎现在是在“悔恨交叉”,为什么当时不用“野路子”去进军“哺乳类”领域呢?!

因为,细菌领域的实验,他只是个操作者而已。

关键是,彼特.马隆尼,是他!,才是研究工作的灵魂。

 

阎今天是在侵占导师的成果,并且不惜污毁导师的名誉。阎太贪了、太过份了。

 

他以“科普”为外衣,实施“碰瓷”。

“哺乳类主物葡萄糖转运动态机理”,阎当年一无所知,颜宁就是“第一”。阎凭什么去争“第一发现”。

 

阎今天以为可以凭他的写作技巧创造出一个“历史故事”来“蒙”人、争名誉、推过失于导师身上。

甚不可取!!!

 

我为什么要“论阎”:

 

  1. “损人利己”,
  2. 污毀恩师,
  3. “灭韩春雨”。

康霖2019-05-22 10:50:39回复悄悄话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麦克比尔教授, Michael Beer Phd. 论文被剽窃后,为了科研求真而作的努力与奋斗成功的案例, It takes a vilage!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18/03/20/over-a-dozen-board-members-resigned-after-a-journal-refused-to-retract-a-paper-today-its-retracted/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17/11/07/17-johns-hopkins-researchers-resign-protest-ed-board-nature-journal/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17/10/17/21-faculty-johns-hopkins-threaten-resign-board-journal-doesnt-retract-paper/

紧跟着学2019-05-22 09:57:56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你早就听从你的呼吁,直接忽略雁鸣的留言,你居然上当去此人博客?硅谷_雁鸣来蹭热度也不知道适可而止,上几十条留言真是恶心啊

————-

我强烈建议普通网友们可以忽略雁鸣的留言,因为他的留言没有什么价值,只起一个混淆视听的坏作用。我觉得他如果不是一只别有用心的恶雁,就是一只稀里糊涂的傻雁,二者必居其一,跑不掉的。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2 07:11:35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拿颜美女钱,就别替韩春雨说话,更别给自己打广告。估计颜美女已经给你警告了,会不会”You are fired!”就看你有没有下一贴了。

枕寒流2019-05-22 03:55:24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好的,我明白了您的意思。细菌蛋白和哺乳动物蛋白不同。小颜和阎师说的是不一样的研究对象,用的不同方法,凭什么阎师臆测小颜是借鉴他文章了。您是计算机专家,对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模型也许不一定很了解。我抖胆简单说明一下,如有不准确之处,请网友们指正哈。二Yan研究对象都是葡萄糖载体蛋白。细菌和哺乳动物都摄取葡萄糖进入细胞内,其差别在于利用的程度不同。细菌没有三羧酸循环,只有糖酵解。而在如何转运进入细胞内这一步,由于膜蛋白的高度保守性,估计是相同或相似的。因此,在您看来的两个不同的研究对象,在生物医学研究中都可以用;二者的差别跟两个不同品系的西瓜????差不多。二Yan各自用不同方式得出了一样的结论。除非小颜得到不一样的机理,否则顶级杂志的审稿人若知道阎师工作成果,会建议小颜投低一些的杂志。科学的原创性决定了文章的层次。如果进行药物研发,或最终进行人体临床实验,那么越高等的哺乳动物的实验结果越有意义。如果想用人的组织细胞做研究对象应该也是可以的。但是发到自然杂志,自称第一发现人,就要有和前人不同的研究结果啦。阎师在评述小颜反驳无力的那篇博文中提到膜泵,膜蛋白和通道蛋白的区别。它们功能是不同的。作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小颜的反驳是站不住脚的。也透露出能令明眼人叹息的信息。所以,阎师说11公知道的话要流泪了。

硅谷_雁鸣2019-05-21 22:38:24回复悄悄话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颜阎各自研究讨论哺乳动物与细菌中的不同的蛋白功能。

明白点科学的人都知道它们是风马牛不相及。

因此,我认为,不引用有理。于是,这“公案”不能“立案”。

 

另外,老阎认为别人无法从X衍射方法得出动态信息,一定是读了他的论文。这种武断就缺乏科学支撑。

 

阎与他的导师当年的疏忽,导致了论文不被高度评价。但今天却企图借颜来“翻盘”,更甚的是采用“损人利己”的手段。

 

“利己”可以,“损人”则不能被容忍。

 

阎研究细菌的蛋白,却说别人研究哺乳类动物蛋白质的成果不能称“第一”。太过份了。

 

联系杂志,那是正道。

枕寒流2019-05-21 21:22:16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您提到关于柳传志对国产电脑行业发展的恶劣影响那篇文章我也曾经拜读过,深为痛心疾首,扼腕叹息。对您的正义感深为敬佩。窃以为您大概也是出于正义感,路见不平,为小颜拔刀相助吧。顺便也给我这样的吃瓜群众做个科普。在此表示感谢????。阎师的科普文章一流,您的回复也确属言之有物。本来嘛,颜阎之争很微妙,所争议的不是谁剽窃或抢了成果,而是对发表在超一流杂志上的两篇有高度借鉴价值的,用另一种方式得出相同结论的文章,要不要在投顶级杂志的时候加以引用;可不可以打擦边球称自己是第一发现人。专业人士不喜欢群众网上道德审判。但是,顶尖科学家不仅需要高度的专业技能,也要有经得起检验的道德水准。如果其成名之作有道德瑕疵,怎么指望她日后不像打压过她的学阀那样为一己私利压制后辈英才呢?为了学界的正气,我支持阎师联系自然杂志。

硅谷_雁鸣2019-05-21 21:14:28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根据量子纠缠理论,我与阎颜都有某种联系。

 

我与阎,各自学术有专攻,不竞争、不比拼。

 

你们这班粉絲起哄,是害了老阎,鼓励他贪欲与嫉妒膨胀。这会在精神上毁了他的。

 

颜阎各自研究讨论哺乳动物与细菌中的不同的蛋白功能。

明白点科学的人都知道它们是风马牛不相及。

 

又及:

当年我主持的研讨会,是向国内介绍卡内基.梅隆大学软件研究所发明的“CMM—软件工程能力成熟度模型”。研讨会用的学习资料,就是我有关这专题的16篇专栏文章。

 

你看不出我的专栏之章的价值,那是当然的事。

然而,《计算机世界》的年终调查,我的《硅谷寄语》专栏是排第一最受读者欢迎的。

梁慎勤2019-05-21 20:25:58回复悄悄话我声明我与阎颜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雁鸣你说你的“热度”早就超表了,理由应该是你写过一些专栏文章。我好奇去你的博客看了一下,个人觉得你那两篇文章就像臭鸡蛋,让我根本看不下去。这样的文章在我看来,基本上是没有价值的。

 

雁鸣你还说科技部与信产部好像对你挺重视。我就好奇他们到底重视你的什么?你真的有什么核心技术?如果真的有,他们怎么舍得把你丢在硅谷而不是供在北京?

 

润涛阎在科学研究上有重要的贡献,在博客上又写了许多高质量的文章。老实说,润涛阎的任何一篇博文都比你的专栏文章要“热”(对读者更有益处)。就你写得专栏文章与润涛阎写的科学论文和博文相比较,你对社会的贡献比起润涛阎相差甚远,几乎是无穷远。

 

雁过留声,大家还不会觉得雁鸣有多么难听。但是你停在一个地方反反复复地叫个没完,又没有任何新意,真是有点让人讨厌。

 

我强烈建议普通网友们可以忽略雁鸣的留言,因为他的留言没有什么价值,只起一个混淆视听的坏作用。我觉得他如果不是一只别有用心的恶雁,就是一只稀里糊涂的傻雁,二者必居其一,跑不掉的。

硅谷_雁鸣2019-05-21 18:53:25回复悄悄话回复 ‘加州没有牛肉面’ 的评论 :

都是20年前的几篇专栏文章,为的是让大家知道我一直关注的是什么。

我的“热度”早就超表了,还须退休之后来“蹭”么?!

 

当年,科技部与信产部邀请我到北京主持新技术研讨会;信产部办公室嘱我把我在任何媒体上发表的文章发一份给他们参考。这都说明我的看法有点价值。

 

我停专栏9年了。这次,是一位倾向老阎的朋友把我引入这件“公案”的。

 

我还是改不了从幼儿园起就被老师发现的性格特点:“能够对周围的事物作出评论。”(有这个层次的幼儿园老师,我的幸运!)

 

老阎,

你的“粉丝团”大多数是一批缺乏科学素质的“起哄者”。成不了气候的。

 

你自己的这“公案”,也缺乏底气,弄下去是自取其辱。何心呢?!

 

当年你得不到的东西,今天更不可能“借东风”坐上“顺风车”。

 

知足是老年幸福的关键要素。

加州没有牛肉面2019-05-21 17:25:41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硅谷_雁鸣 2019-05-21 13:09:34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博客”中,贴上了两篇约20年前的文章。

 

都是指名评论“IT教父”柳传志的。

 

—————

 

你蹭热度也要有个度吧……灌水耍流氓就不好了。你评论发了几十条了,休息一下吧。

硅谷_雁鸣2019-05-21 13:09:34回复悄悄话我的“博客”中,贴上了两篇约20年前的文章。

 

都是指名评论“IT教父”柳传志的。

硅谷_雁鸣2019-05-21 12:26:59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雁鸣”踢馆来了,“阎粉”们怎么哑火了。

硅谷_雁鸣2019-05-21 10:31:48回复悄悄话被大师轻易地“遗忘”的“科普”

 

老泉的帖子明确地指出:“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

 

在“科普藏私”的运作与辯论中,颜研究的GLUT1,对比阎研究的UhpT,它们究竟是不是“同样的东西”?!

 

如果我们明白了:

 

  1. “GLUT1 便于运输葡萄糖跨越质膜的哺乳动物细胞”。

 

  1. “摄取己糖磷酸盐(UHP)是一个细菌中发现的蛋白质系统。…… UhpT是一种转运蛋白,可促进磷酸化己糖分子进入细胞。”

 

  1. 关键词:
  2. “哺乳动物细胞”Vs“细菌中的蛋白质系统”

 

  1. “GLUT1 便于运输葡萄糖跨越质膜的哺乳动物细胞”Vs“UhpT是一种转运蛋白,可促进磷酸化己糖分子进入(note: 细菌!)细胞”。

 

知道了“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之后,

 

“结论完全一样”

“小颜只是用X射线衍射技术再次证明了阎老师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的“声称”,能成立吗?!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LUT1

 

葡萄糖转运1(GLUT1)

 

葡萄糖转运1(或GLUT1),也被称为溶质载体家族2,易化葡萄糖转运体成员1(SLC2A1),是一种单向转运体 蛋白在人中由编码SLC2A1 基因。[5] GLUT1 便于运输葡萄糖跨越质膜的哺乳动物细胞。[6]该基因编码哺乳动物血脑屏障中的主要葡萄糖转运蛋白。编码的蛋白质主要存在于细胞膜和细胞表面,在那里它也可以起到细胞膜的作用受体对人体T细胞白血病病毒(HTLV) 我和II。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ptake_hexose_phosphate

 

摄取己糖磷酸盐(UHP)(UhpT)

 

摄取己糖磷酸盐(UHP)是一个细菌中发现的蛋白质系统。它是一种双组分感觉转导途径,有助于细菌对其环境作出反应。[1]

 

uhp系统由UhpA,UhpB,UhpC和UhpT组成。UhpB和UhpC都是跨膜蛋白,它们彼此形成复合物。UhpA是在细胞质中发现的信号蛋白。[2] UhpT是一种转运蛋白,可促进磷酸化己糖分子进入细胞。[3

古来西2019-05-21 08:30:40回复悄悄话您说的是田中耕一吧!

紧跟着学2019-05-21 06:28:1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的两段评论以”二十多年前…”为开场白太精彩了。论年龄学识,我真应该叫你阎老,您,或者阎大师,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你,我在评论里就用老阎或者润涛阎,其实心里挺不爽的。以后就按CNG博主讲的,喊你阎师。

 

阎师人在旅途,家里博客都吵翻天了。cng 博主那里发了几篇有关老阎小颜的博文,也是热闹非凡。不过希望不要影响阎师旅途的心情,但回来赶紧写上Yan-Maloney模型面世的过程。你在cng那就简单丢了几句话有关500个蛋白实验和论文是如何在4年内完成的,这要好好说说。等你精彩故事讲完了,大家就更明白了。

—————————

二十多年前,社会对糖尿病的关注度跟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就好比如果二十多年前有科学家揭开了自闭症之谜,跟今天也不可比。科学跟社会发展是分不开的

紧跟着学2019-05-21 05:45:33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和国内学术有一些交流联系的人都知道,中国学术作假泛滥浮夸遍地开花,制度制约跟不上,真要感谢民间有方舟子打假。方舟子的新语丝里有关施一公,颜宁,饶毅的文章看几篇中学生水平就能看出些猫腻。做公众人物或者说成了名人后的言行就要经得起别人的推敲。一个德才兼备的科学家,可以狂,可以傲,但不可以欺骗,忽悠同行外行和民众。

—————————

一个被嫉妒呑噬的学术逃兵,居然能在中国这样生存。

紧跟着学2019-05-21 05:26:13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你点出了老阎小颜事件的重点,小颜只是用X射线衍射技术再次证明了阎老师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

最后一个comment. 问题的焦点早就演化成颜老师是否重复了阎老师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润涛阎2019-05-21 03:12:05回复悄悄话二十多年前,如果一公司总裁说自己是同性恋,哪怕只是玩笑,第二天必须下台。今天,别说公司总裁,说自己是同性恋,可以当议员,可以竞选总统。社会变化太大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乃人间常识。日本的本田耕一就是后来被人主动挖掘出来的。

润涛阎2019-05-21 03:01:42回复悄悄话二十多年前,社会对糖尿病的关注度跟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就好比如果二十多年前有科学家揭开了自闭症之谜,跟今天也不可比。科学跟社会发展是分不开的。二十多年前人们对抑郁症的恐惧感也比今天小很多。那时候,科学界天天都在口诛笔伐发揭开艾滋病是HIV病毒引起的奥秘科学家嘎漏,因为他在论文里没提他用的艾滋病人血液来自于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科学家寄给他。科学界的洁癖是外行难以想象的。,一直骂到2008年,诺贝尔奖给了提供血液的法国科学家,没嘎漏的事,人们才恍然大悟,发现HIV病毒与法国那位科学家没关系,他就寄给了嘎漏材料而已。

硅谷_雁鸣2019-05-20 23:58:42回复悄悄话回复 ‘wibblypig0’ 的评论 :

因为我的专栏文章说了下面的话,

有人把我告到“国安局”去了,控告罪名:“攻击国企”。

(因此,柳知道雁鸣是谁,在何处。)

 

— 不要忘记,柳传志是中国芯片业的罪人。1995年,柳扼杀了由联想(倪光南院士)、复旦(中国半导体之母、谢希德)及上海市联合计划成立的“联海集成电路开发中心”。柳传志开除了联想总工倪光南院士,把联想发展方针,从“技工贸”改成“贸工技”。致使联想成为低端打工企业。

硅谷_雁鸣2019-05-20 23:48:50回复悄悄话回复 ‘wibblypig0’ 的评论 :

“0号猪”,

去问问柳传志,“雁鸣”是谁,在哪儿?

硅谷_雁鸣2019-05-20 23:46:16回复悄悄话回复 ‘wibblypig0’ 的评论 :

“0号猪”,

去问问柳传志,“雁鸣”是谁,在?儿?

硅谷_雁鸣2019-05-20 23:44:50回复悄悄话回复 ‘wibblypig0’ 的评论 :

“0号猪”,

去问问柳传志,“雁鸣”是谁,在?儿?

wibblypig02019-05-20 19:52:07回复悄悄话赶脚这硅谷雁是从大陆翻墙来城里灌水的,他说”你们用百度搜索第一作者通讯作者”的话听起来有趣得紧:)

硅谷_雁鸣2019-05-20 18:49:26回复悄悄话回复 ‘茶农’ 的评论 :

“可见老阎的价值!”

 

一句谒后语可以与你对上对子:“…掉落天平,自己称自己。”

硅谷_雁鸣2019-05-20 18:40:54回复悄悄话回复 ‘茶农’ 的评论 :

这不是政治化的他方。也不是什么帮派。

 

我只是个自由人,能独立恩考。

 

为了子孙后代,我发点关于网络教育的议论,你就仰视成“高级别”,可见你的自卑有多重。

 

还是那句:“阎粉谬种齐全”。

 

见识了。

茶农2019-05-20 18:10:16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尼玛,大外宣把你这么高级别的洗地僧都派出来了,可见老阎的价值! 也知道你们志在必得的气势, 非把科学的颜面扫个底朝天不可!

硅谷_雁鸣2019-05-20 16:58:43回复悄悄话下面,贴上见面礼。算是自我介绍吧。

 

《中国网络教育向何处去?》发表

 

2000年,在中国“计算机世界”杂志,我在专栏《硅谷寄语》上(笔名:“雁呜”),

发表了《中国网络教育向何处去?》一文。

 

“人民网”及“中国科学与教育网”等媒体转载。

“中国希望工程”北京总部向我发来“感谢信”。

 

http://www.people.com.cn/GB/channel5/745/20000526/78791.html

http://www.people.com.cn/GB/channel5/745/20000526/78790.html

 

http://news.chinabyte.com/237/1666737.shtml

 

硅谷_雁鸣2019-05-20 16:20:49回复悄悄话“JessAB”和“老泉”的留言叙述,说:阎、颜论文讨论的是“不同的糖”。

 

这很可能就是老阎的“致命伤”。

 

同时,他们列举了其他多篇讨论“GLUT”的论文都不“引用”阎文。这可能是致命一击。

硅谷_雁鸣2019-05-20 14:39:43回复悄悄话韩春雨公布了他的“操作程序 protocol”。

我不知道,“普渡团队”是否也公布了protocol。

 

有这个专业领域的人,能拿到这两个“操作程序”吗?

若可能,贴上这儿,我们对比一下。相信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老阎,看来你老是“责无旁贷”。

硅谷_雁鸣2019-05-20 14:05:23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我向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发誓:除尽妖孽,取真经!”

紧跟着学2019-05-20 13:57:52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点赞你的建议!!!

————————-

我建议读者们可以忽略“硅谷_雁鸣”之前的一切留言。如果他/她之后的留言没有声明的话,也一样可以忽略。

硅谷_雁鸣2019-05-20 13:11:46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JessAB”和“老泉”的留言叙述,已经给这件“公案”的棺材钉上了最后的一颗钉。

 

找出他俩的留言学习一下吧。

 

什么“结论一样”?!阎、颜论文讨论的是“不同的糖”!!!

 

企图利用糖有粘性,可以“碰粘”吗?!

硅谷_雁鸣2019-05-20 12:58:21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是师从赵本山、这是小沈阳?搞笑的也来了。

 

谈科学用佛祖!“闫粉”真是谬种齐全。

硅谷_雁鸣2019-05-20 12:50: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新语丝”的主人居然在这儿有粉絲。

一个被嫉妒呑噬的学术逃兵,居然能在中国这样生存。

梁慎勤2019-05-20 12:43:25回复悄悄话我声明我与阎颜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我建议读者们可以忽略“硅谷_雁鸣”之前的一切留言。如果他/她之后的留言没有声明的话,也一样可以忽略。

硅谷_雁鸣2019-05-20 12:37:43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老阎只叙述当时发生的事情和对话,没看到他把啥过失推到恩师身上啊。”

 

请仔细用“归纳法”证明一下这句活能否成立。

硅谷_雁鸣2019-05-20 12:27:26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请提供你的论文《上天上帝佛祖的X衍射-微吸管显灵》的网页地址。

谢谢!

梁慎勤2019-05-20 11:21:40回复悄悄话我声明我与阎颜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我觉得事情的关键在于阎颜文章中的内容。由于我读不懂他们的文章,所以没有办法确认阎的说法是否为真。不过阎既然敢于实名指出颜文的机理与阎文的机理相同,只是证明的方法不同,那么还是应该认真对待的。假如属实,那么阎是应当获得他应有的科学名誉的。对于科学研究人员而言,科学名誉(来自科学发现)是最为宝贵的,远比金钱财富更为宝贵,其实我们是要支持科研人员积极争夺科学名誉的,当然要按照合理的规则。阎在科研圈子里面可能处于弱势地位,而颜则处于强势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我们更要注意聆听一下阎的声音,因为他的声音很容易就被抹杀掉。假如阎不是极其热门的博主,有一大批的读者和影响力,那么他其实是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在科学名誉上进行维权的。总之,我觉得有能力有时间的人去读一下阎颜的原文,然后谈一下你是否认为颜文的机理与阎文的机理相同,如果这样做的人比较多,那么这便是弄清真相的最好做法。这种做法其实并不一定亚于权威的仲裁,仲裁一个争端的权威往往只是极少的几个人,影响少数几个人总是相对而言比较容易的。

梁慎勤2019-05-20 11:21:11回复悄悄话此次阎颜事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留言者也众多。有不少人挺阎,也有不少人挺颜。我觉得为了增强留言的可读性和可信度,大家在留言之前最好做一个声明。举几个声明的例子:

  1. 我声明我与阎存在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2. 我声明我与颜存在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3. 我声明我与阎颜不存在任何直接的利益关系,我所说的都尽可能符合事实,没有刻意欺骗。若我的留言违背我的声明,我愿意接受来自上天上帝佛祖的任何惩罚。

虽然美国法庭上的证人在宣誓后可能还是会撒谎,但这个宣誓环节还是被保留了下来。所以我想这种宣誓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所以我想提倡一下上述的声明,特别是在匿名的网络,这种声明可能更有必要。

桃花源主2019-05-20 10:38:33回复悄悄话

“颜宁这一科普讲坐把自1985 来整个GLUT/MSF 对结构机理的认识描绘成一片空白,除了12段穿过膜的一个简单模型,还有啥呢,实在有些奇怪。”

 

这是同行的一个评论。我转述在这里。?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0 09:06:43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你明显不是为饶毅工作的,至少现在不是。因为饶毅早就从韩春雨的坚定支持者变为坚定打假者了,虽然你对韩春雨的忠诚度比他高,但应变力明显不如他。不知道过段时间后,饶毅会不会再变为颜宁乃至施一公的坚定打假者。拭目以待哈。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0 08:58:40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新语丝有很长很长的一串文章,链接在这

http://www.xys.org/dajia/shiyigong.html

 

主要是关于施一公的,但从中也可以发现一个密切的关系圈

 

施一公,韩春雨,饶毅,颜宁。

 

这么长串的文章,够你忙的,而且还在更新中。

紧跟着学2019-05-20 08:45:16回复悄悄话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硅谷_雁鸣’肯定没有科学的头脑,只有弱智+人品差的人才能亲口说出以下几条。 1)她的幽默(“碰瓷”),使我们感觉到生活的气息。2)河北科大绝不敢在调查上作假。我相信。 我更相信这NgAgo基因(中段)编辑能成功。 3)坏就坏在老阎这帮“灭韩英雄”,彻底把韩春雨往死里打。

 

———————-

你弱不弱智关系不大,关键在你愿不愿意用科学的方法去对待科学,即实事求是。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20 08:14:16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 博主2篇文章的全文我都找到了,出版社Cell和PNAS当时没有标明谁是通信作者。1993, 1995年的时候电子邮件还很不普及,估计是用传统书信及电话交流。不标明的情况下,联系两位作者都是可以的,虽然一般联系第一作者。

 

科学在于可重复性。韩春雨忘了记下所有关键实验条件,这个说法很难说服人。他声称的实验不但别的实验室无法重复,他自己也无法重复,科学上也就无法认为那个结果已经存在。韩因此失去了国家的大资助,对他及团队经济上的损失当然是很大的,可这对于国家却是一件好事。韩把不能重复的无法确认的结果发表,是科学的不诚实。和颜宁明知博主已经发现了葡萄糖转运机理,却说是自己发现的一样,不诚实。

 

你弱不弱智关系不大,关键在你愿不愿意用科学的方法去对待科学,即实事求是。

紧跟着学2019-05-20 07:01:22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如果你在学术界,和国内学术界有联系,就知道国内学术作假浮夸有多严重,在美国的华人学者还真是踏踏实实做学问。做学问也要讲做人,学术作假就是要毫不留情打击,学术正气没人树立,后人都效仿走捷径,是社会倒退。老阎博客广而告之,让非学术界的人也知道做假就是作假,不应受到大家认可,做假在哪都行不通。就如老阎讲的 “宣传一下科学家必须遵守规则,越是知道的人多,正面意义就越大。社会文明是通过一件件的具体事件一步步往前走的。”

———————–

坏就坏在老阎这帮“灭韩英雄”,彻底把韩春雨往死里打。

紧跟着学2019-05-20 06:50:52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老阎只叙述当时发生的事情和对话,没看到他把啥过失推到恩师身上啊。觉得来这里讨论的人,自己先带着一个观点或者说先入为主的判断来读文章,而不是理解了文章后再做一个合理的判断。这叫拿着自己的尺去量别人,量完了不和自己的尺寸就评头论足,还以为自己有理但让人看着是个笑话。

———————-

  1. 把过失推到一个逝去的恩师身上,不好。我们应懂得感恩与厚道。

流云飞瀑2019-05-20 00:32:54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中国大学是骗子的温床,认为河北科大不敢造假真是笑话。自己调查自己怎么可能公正。为什么不让其他大学或者第三方来主导调查?为什么不公布调查的资料?而是草草宣布不存在主观造假。难道存在非主观造假?

关于韩春雨的学术道德水平。去听听这个真实的录音,再来为韩春雨辩护。

韩春雨自爆替人写论文,曾组织学位论文买卖

在外界质疑论文是否有问题,韩春雨是否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时,韩春雨对媒体表示,请大家放心,他很珍惜自己的“学术羽毛”。不仅如此,韩春雨强调他们家风都是“严以修身”,他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家三位教授,我很珍惜名誉。”

但事实上,澎湃新闻独家获得的一份2014年录音资料显示,韩春雨自曝曾通过代写学位论文牟利;意图组织学生进行学位论文买卖活动;并以版面费为条件换取其妻子在论文中的署名。

在录音中,韩春雨表示,博士毕业后,因为“没钱挣”,与人一起代写论文,“一个博士论文收费7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一个硕士论文收费是4000-5000(编注:单位为人民币)”,到高校工作后“还有人找”。

代写论文的收益,每篇都接近韩春雨的名义月收入。而在2016年5月16日,韩春雨接受《河北日报》采访时曾说,他对物质要求不高:自己月薪“几千块”,但觉得“够用”,他习惯“安贫乐道”的生活。

录音显示,韩春雨还意图组织手下学生进行论文买卖活动,且具有半强制性质。他对学生表示,若想拿毕业证,需要花钱买毕业论文,并指明要从高峰、武永强处弄来代写的论文,理由是“你到外面买,我不放心”,而高峰和武永强“弄的东西我信得过,而且他们的结果也是真的。而且该写哪儿、不写哪儿、不该写哪儿,都心里很清楚”。

韩春雨提到可代写论文的高峰、武永强,正是分别以韩春雨为通讯作者、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上关于NgAgo技术论文的第一作者和第四作者。

根据国家教育部《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有五种行为可被视为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其中包括:购买、出售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买卖的;由他人代写、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或者组织学位论文代写的;剽窃他人作品和学术成果的;伪造数据的;有其他严重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

此外,韩春雨在录音中表示,因为对他的妻子在评职称时“有点用”,学生在期刊发表文章时,“要是将来联名作者是我(编注:‘我’为韩春雨)媳妇的,我给你出版面费。”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规定,未参加研究或创作而在研究成果或学术论文上署名的构成学术不端行为。《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学术不端行为责任人获得有关部门、机构设立的科研项目、学术奖励或者荣誉称号等利益的,学校应当同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提出处理建议。

硅谷_雁鸣2019-05-20 00:08:59回复悄悄话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河北科大绝不敢在调查上作假。我相信。

我更相信这NgAgo基因(中段)编辑能成功。

流云飞瀑2019-05-19 23:50:32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韩春雨在到处做讲座的时候反复撒谎,说很多实验室重复出了他的结果。到最后呢,连他自己都重复不了。他一路说了无数的谎言都被你吃了?你还拿河北科技大学掩耳盗铃的所谓调查结果作为论据。说你是无耻之尤的骗子帮凶不为过,劝你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硅谷_雁鸣2019-05-19 23:18:10回复悄悄话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实际上,韩春雨所犯的错误只是沒有非常详细地记录下实验过程的每一个细节(浓度、温度、湿度、比例、光照、时长、……)

 

本来没有料到会成功,马虎了。成功后却不能重复。

 

坏就坏在老阎这帮“灭韩英雄”,彻底把韩春雨往死里打。

 

“普渡大学”及世界及中国的其他团队传来新进展消息时,河北科大现在恐怕后悔莫及了。

 

缺乏判断力、缺乏毅力、缺乏韧性、经受不住一点挫折,这是中国人的普遍素质问题。

 

自作叶,不可活!

 

硅谷_雁鸣2019-05-19 22:46:31回复悄悄话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河北科大调查已有结论:(韩春雨)非主观作假。

 

(唉,这样的劣质粉絲!)

cloudhk2019-05-19 22:26:00回复悄悄话第一作者负责干活,通讯作者承担修改、通讯。如果是学生论文,第一作者是学生,通讯作者一般是老板,算学生的成果,也算老板成果。但是,无论谁是第一作者,这成果都是人家作者的,跟别人没关系。你再厉害也不能说这成果是你的;

也不能说自己是***的发现者。

流云飞瀑2019-05-19 22:15:19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你这个属于典型的逻辑混乱,NgAgo在其他地方发现再怎么有用,也不能说明韩春雨的论文不是造假。1. 没有人能重复,即便韩自己申明了很多次有很多实验室能重复。2.韩自己不能在有人监督的情况下重复,实验记录还丢了。3.韩把论文撤稿了。如果没造假,韩撤稿干嘛?撒谎干嘛?

按照你的混账逻辑,只要研究的东西有其他人研究出来有用,你再怎么造假都没错?说你为虎作伥一点都没错。

硅谷_雁鸣2019-05-19 21:01:49回复悄悄话大家该到百度上好好了解“第一作者”与“通信作者”在研究工作中的作用。

 

“通信作者”是设计者、决策者、指导者;

 

“第一作者”是执行者、操作者、论文书写者。

 

明确地,“知识产权”属于“通信作者”。

 

然而,老阎的故事却是这么一幅图景:

“办法”都是他老阎想出来的;

而把论文题目与內容改坏了、投稿到错误的出版物、……等等

所有错误,都是他那己去世的导师的!

 

合逻辑吗?!

我还不至于弱智到会对这故事有半点相信。

 

没救了!

硅谷_雁鸣2019-05-19 20:38:02回复悄悄话什么“当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老泉已明白讲清楚了:

两论文讨论的是不同的东西。

 

硬是往对方“碰”过去。想名誉想到思维不清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19 20:25:30回复悄悄话硅谷_雁鸣:博主是两篇文章第一作者。

 

颜宁在微博上说“一堆神经病”给她发电子邮件骚扰她,威胁再发就把邮件地址公开。这个行为已经够她给普林斯顿大学及美国科学院解释半天了。至于葡萄糖转运机理如果未来被提名诺贝尔奖,她肯定没希望了。

 

你如果不是为了饭碗不得不为她发水贴,还是歇歇吧,找点别的事amuse yourself。

zhonghuaren2019-05-19 20:22:32回复悄悄话确实。我不是生物专业的。凡是认真作科研的、都能判断出来是怎么回事。恭喜老阎再上头条(说明身体和精神都遊刃有余)

>润涛阎 2019-05-16 10:28:42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国内的科学院院士们一看到她的反驳,当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需要在同一个领域也就一清二楚了。她的导师施一公看到她的反驳会掉泪的。中国的科学家们都不需要读她的论文了,就看她的反驳当即就判断出来了。

硅谷_雁鸣2019-05-19 20:02:44回复悄悄话Hi 老阎,

 

你是那论文的“什么级别”的作者? “第一作者”?还是“通信作者”?

 

让大家知道这点,很关键!

硅谷_雁鸣2019-05-19 19:23: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流云飞瀑’ 的评论 : 某留言说得没错,围观起哄的“阎粉”,也就这层次。

 

////////////////////////////////////////////////////////////////

 

http://www.sohu.com/a/307662578_354973

 

普渡大学团队:NgAgo有基因编辑能力!韩春雨事件核心争议技术迎最新研究进展

 

2019-04-13 10:46

 

2019 年 4 月 4 日,预印本网站 BioRxiv 刊登了一篇来自美国普渡大学团队的文章(未经过同行评议)。这篇名为“NgAgo-enhanced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in E. coli is mediated by DNA 1 endonuclease activity”的文章,主要阐述了 NgAgo 核酸内切酶活性介导增强大肠杆菌的同源重组,即NgAgo 具备内切DNA 的能力(区别于从线性的DNA分子两端的外切)。

 

而 NgAgo,正是韩春雨论文造假事件中的核心蛋白因子。NgAgo 是否可以作为一种 DNA 引导的核酸内切酶在真核生物内靶向性切割 DNA,也是在韩春雨论文造假事件中的最关键问题之一。

 

//////////////////////////////////////////////////////////////////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04/190403080451.htm

 

Science Newsfrom research organizations

 

New protein for gene editing may improve disease treatment, sustainable manufacturing

 

Innovation could change how gene editing is approached in the future

 

Date: April 3, 2019

 

Source: Purdue University

 

Summary:

 

Researchers have developed a method that uses the protein Argonaute from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NgAgo) and supplied DNA for gene editing.

………

 

ZTM2019-05-19 18:37:40回复悄悄话有必要澄清作为科学家的基本概念:

 

  1. 科学真理的发现不是在一个点上冲刺决出冠亚军 而是渐进积累 后人站在前人肩头,不能说我独立着就这么高大,无视前人的发现,贪天之功归己有 贬低别人 抬高自己。

 

  1. 尊重事实,敢于面对事实 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不要顾左右而言它,不要为了抢头彩 刻意隐瞒 漫天过海。

 

  1. 无聊不能叫有趣,羞辱对方(比如“碰瓷”)更不是幽默 只能自取其辱。知错就改,谦卑友善,才是应有的风度和出路。

流云飞瀑2019-05-19 17:58:04回复悄悄话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居然现在还有为韩春雨辩护的,做一个骗子的帮凶不知道羞耻吗?韩春雨说了那么多谎话,最终被学校包庇,只要关注过的脑子正常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硅谷_雁鸣2019-05-19 10:38:07回复悄悄话这有点像“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的情况,前面已有无数“差一点点的周期表”。

(冠军就算只快0.01秒,亚军都没法争。)

 

小颜如果是基于实验结果(可独立得出),并且是正确无误(!!!)的话,就站得住。

 

如果是基于1966文章,加上自己的推理作改变,而说自己“独立!”靠“野路子”得出,那就有问题。

硅谷_雁鸣2019-05-19 10:34:48回复悄悄话说颜让他举报,是“误判”。

 

“活在‘计算’与‘算计’之中”。

 

而颜,则表现出:不考虑个人得失,“求真”。

 

智商与情商都不在颜的层次上。

硅谷_雁鸣2019-05-19 10:33:05回复悄悄话我还未能确定“两者的结论是一样的”这种判断。

 

颜宁成果多多,这件事,无纶结果如何,对她都不会有大影响。

 

说施一公“应该…”,应该是推测而巳。

 

颜与施,现在该停止发言,静待《自然》去处理。

 

颜宁在攻新项目,施一公在办西湖大學。

上策是 :

“最大的轻蔑,连头都不转过去”。

硅谷_雁鸣2019-05-19 10:28:13回复悄悄话我们学到了什么:

 

  1. 要独立思考,怀疑一切。不要别人说什么故事,就全信。

 

  1. 把过失推到一个逝去的恩师身上,不好。我们应懂得感恩与厚道。

 

  1. 小颜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她的幽默(“碰瓷”),使我们感觉到生活的气息。

 

  1. 小颜的成果多多,类似特斯拉车上的数千颗锂电池,“重心”很低,难以推倒的。

 

  1. “野路子精神”,若能在科研的方向上继续何前努力,兴许说不定又有可能会有新斩获。精力别浪费在……

 

  1. “杀双韩”!表现了什么?!“方舟子2”?!

 

知道韩春雨研究过的“NgAgo”基因编辑研挲在世界范围的新进展吗?!

(别学那方舟子,整天“灭谁谁”。)

 

河北科大调查已有结论:(韩春雨)非主观作假。

但博主还一再说:“韩春雨骗人。”不好吧?!

是否欠了个道歉?!

 

  1. (重磅“科普”)

电影胶卷中的一张张静止照片是怎样动起耒的?(小颜非得要读老阎的文章吗?!)

 

  1. 老阎是论文的第一作者?还是通信作者?

Keyo2019-05-19 09:09:4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她的回应没提她没读过我的论文。

 

她在国内电视上讲葡萄糖载体机理是她首先破解的。其实她用不同的方法得到了跟我一样的结论。

 

帮她洗地的难道这点道理都不懂???如果颜宁的结论推翻了我的结论,那她就是第一个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的。那我心服口服。

 

≠==========≠===========

 

为颜博士洗地的大致分为两种,一是不否认她读过博主R.Yan的cell 论文,另一种是认为她可能没读过那篇cell 论文(这个后面再讲).

 

第一种不否认/认为N.Yan读过那篇cell的是大多数, 这种洗地绕不过去这一点:N.Yan的机理和R.Yan的基本一致。踩R.Yan的机理实际上也是在踩N.Yan. 要推翻cell 文的结论可能性几乎没有,随着博主的进一步科普,这点将会更清楚。对颜博士来说,读过cell 文而不引用,那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第二种洗地的声音非常弱,就是说颜博士没读过cell 及PNAS 文。虽然这样颜博士会很难堪(让普通博士生都可以指教一番),但不会像第一种情行那样致命。首先做结构的江湖地位尊崇,又兼身怀绝技,看不上领域外,只关注同门,大家嘴上不说,见怪不怪(不好意思打击面大了,无则嘉勉);其次R.Yan也几乎不可拿出证明N.Yan读过他的有关文章(具体时间地点,好像R.Yan自己也说过读他文章人不多)。双方都说要科普自己的工作,最终应出现“英雄所见略同”的情况。颜博士在下篇综述或文章引言中对 Y & M 的工作正确评价, 同时也重新叙述自己对机理的贡献。确认R.Yan的机理,N.Yan在葡萄糖转运蛋白体(甚至膜蛋白)领域里仍然可以讲一下“天下英雄,唯R. & N. Yan尔”.

 

Y&M的cell 文令R.Yan 今天即使什么都不做,也立于不败之地。N.Yan应当庆幸遇到R.Yan而不是别人站出来(试想R.Yan的导师还活着). 那些鼓噪R.Yan只在中文网上开火,不敢去nature 找场子的,是想让谁死得难看?!“碰瓷”一说太刻薄,想让人不生气都难,即使R.Yan不会跟攻击他的人一般见识。

 

时不时来看看2019-05-18 19:16:19回复悄悄话把博主的齿轮转一次传送一个葡萄糖换成Alternate一次一个,明摆着的剽窃嘛。

tx_rangers2019-05-18 15:57:29回复悄悄话再搞下去利益集团会让老阎上红通,或来个越境逮抓捕。

horse6252019-05-18 13:39:15回复悄悄话阎兄,这事我支持你去写信申诉一下,让科学界同仁做一下公断;

另外,颜这么厉害,结果还评不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最后在中国不待下去了,又跑到美国来拿个外籍院士,说明什么问题?我觉得是不是说明国内还是大家肚子里明白,面子上不好说?

五谷不分2019-05-18 11:43:25回复悄悄话能不能解释一下您这么有开创性的机理推测和证明为何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引用和重视? 是这个行业研究的人很少或这个课题本身不够重要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您的证明本身是不是没有足够说服力?您提出机理前是不是有接近或类似的推断或模型假设?

 

davidinchina2019-05-17 15:09:56回复悄悄话我也是大学教授、做科研的,虽然不懂争论的课题,但是如果彦宁没有引用一篇重要的相关文献的话,确实是学术不严谨。虽然撤稿是谈不上,但是到底是谁先发现了什么,确实应该有个公论。我相信如果公正的去谈论的话,不管结果如何,博主和彦宁都只能可以接受结果。

四季如冬2019-05-17 11:20:28回复悄悄话支持老阎向相关杂志厘清事实真相。还科学于诚信。

清漪园2019-05-17 09:42:35回复悄悄话祝贺老阎!祝贺阎家闺女!此乃人生一大快事耳,其他都是浮云。不过我支持老阎打假,哪怕比起家庭这是第二位,可也很重要呀。

紧跟着学2019-05-17 07:5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书剑泯恩仇’ 的评论 : 科学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如果Nature杂志开审这个老阎和小颜的Case,裁断老阎是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第一人,小颜哭闹上吊也和任何人无关啊。否则美女科学家们都用想不开的方法以死相逼来来得到科学领域第一人的称号。而且你多虑了,颜小姐有才华加美貌年轻,她可以落脚施展才华的地方多着去啦

—————————-

我知道你向来怜香惜玉,不忍对女性出重手,何况颜小姐尚未成家,身边很可能缺乏一位像你那样在风雨中可依靠倾述的男子汉,万一事情闹到颜小姐想不开的地步,出什么事情的话呀,你必定会怪我。所以,我先不急着行动,留给你自己考虑吧。

书剑泯恩仇2019-05-17 07:15:19回复悄悄话对不起,拼写错误,应该是Joseph Sambrook。老先生今年80岁了,我的分子生物学从零基础开始,就是看着他的书,一项一项操作学会的。

书剑泯恩仇2019-05-17 07:14:54回复悄悄话对不起,拼写错误,应该是Joseph Sambrook。老先生今年80岁了,我的分子生物学从零基础开始,就是看着他的书,一项一项操作学会的。

书剑泯恩仇2019-05-17 07:02:54回复悄悄话老阎,我来澳洲以后的第一个实验室老板是一个蛋白质专家,好几个人凋亡相关蛋白质的发现人,NHMRC研究经费评审委员会委员(相当于美国的NIH的grant评审委员会)。业务上对己对人非常严格,几乎苛刻,但确实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我还在(分子克隆)Molecular Clone, a laboratory manual (cold spring harbor)一书的作者Joseph Shambrook手下工作过几年。如果需要,我可以把这个公案发给几个大咖过目。但是,一旦其中的任何人认可你的说法,他们完全可能自己直接跟(Nature)联系,因为质疑公开发表的论文是每个人都享有的学术自由。更有甚者,一旦(Nature)做出不利于颜小姐的决定,或许有人会和美国科学院资格审核部门联系。总之,事情很可能超出你所愿意看到的程度,更不在你的掌控之内了。

我知道你向来怜香惜玉,不忍对女性出重手,何况颜小姐尚未成家,身边很可能缺乏一位像你那样在风雨中可依靠倾述的男子汉,万一事情闹到颜小姐想不开的地步,出什么事情的话呀,你必定会怪我。所以,我先不急着行动,留给你自己考虑吧。

雨女2019-05-17 06:17:15回复悄悄话关于施一公、颜宁的研究

 

来源:知乎

 

本人美国生命科学在读博士生,大学排名world top 20,专业排名top 20。

之所以写排名前20,是因为这样范围稍微大一些,免得有人猜出来。毕竟学术圈

很小,本人以后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发展。我身边有很多做结构生物学的组,

用的就是冷冻电镜,本人的研究工作也牵扯到解析蛋白晶体结构,可以算的上是

圈内人了。

 

与国内的结构生物学家不同,我所知道的美国的PI几乎没有人只解结构的,

更没有人不停地换不同的蛋白去解结构的,他们往往专注于一个蛋白或者同一个

家族的蛋白,深入研究这些蛋白发挥功能的机理。所以,解析蛋白的结构只是研

究工作的第一步,后续的工作还有很多很多。对于一个蛋白,只要得到它的结构

就几乎肯定可以发一篇CNS,但是后续的工作往往跟生化相关,牵扯到的实验手

段多样,完全研究清楚一个蛋白可能要耗去一个人毕生的精力,需要提出各种

hypothesis,且并不是每篇都可以发CNS。elife,JBC,PNAS,cell reports,

JCB,JMB都是可能的。这些期刊也都很好,但是国内媒体一般只认CNS。如此一

来,如果比CNS的数量,美国的很多PI都没法跟颜宁施一公比的。也正是因为施

一公和颜宁换了很多很多蛋白(或者改改条件),才有了如此数量庞大的CNS。

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这份结构生物学的诺奖名单Structural Biology related

Nobel Prizes,对比一下他们的publication和颜宁施一公的区别。

 

接下来我讲讲解析蛋白结构的大概流程。首先是需要得到这个蛋白的cDNA序

列,接着选择合适的表达系统表达蛋白,然后是长晶体(这步现在也可以没有

了),拿到晶体就可以送到专门的core去解析了。后续的工作都是由专业人员帮

忙做的,至少在我们这里我们是不需要关注结构是怎么算出来的。相信看到这里

有些人已经明白了,对于不同的蛋白,流程基本是一样的 (1. 蛋白表达纯化;2.

准备电镜Sample; 3. 做电镜;4. 处理数据;5. 发文章),需要改的就是实验

条件,当然膜蛋白会麻烦不少。据我所知(听说啊,并不是百分百确定),在颜

宁和施一公的组里,学生都是流水线作业的,学生只做自己那部分的工作,甚至

都不用读什么文献,只要照着protocol做,不同的蛋白改改条件、不停地试就可

以了,概括起来就是:费那看文献的劲干嘛?直接干不就完了?这样的好处自然

是效率很高,对老板来说是好的,可对于学生而言就不那么好了。因为phd阶段

重点要训练的是critical thinking,需要读很多文献,最终的目标是把学生培

养成independent researcher,而不是熟练的technician。虽然施一公和颜宁都

是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接受的教育,但到自己当了PI之后,还是充分发挥了

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集中力量解结构,而不是像很多美国PI

那样,让学生接受全面系统的科学训练。真正的科学家,除了发发paper,另一

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给人类培养新的下一代的科学家。很遗憾,在这方面,

施一公和颜宁基本做到了一将功成万骨枯。

 

也许有人会问,美国人难道看不出来么?我的观察啊,他们还真看不出来!

美国学界精英层大都出身良好,内心单纯善良,把人都往好处想,所以他们其实

“傻乎乎”的,对于我们中国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许多心机完全看不透。只有中

国人最懂中国人。

 

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施一公和颜宁老师文章的title。把蛋白的名字换一换,

就是另一篇文章了,想必申请经费的时候也是不需要动脑子的。也可以去NIH查

一下美国做结构生物学PI的经费

https://projectreporter.nih.gov/reporter.cfm,一个R01基本每年就是30万

到60万美金,哪怕你是诺奖得主,不信可以把以上结构生物学诺奖得主的名字输

进去看看。考虑到美国的人工成本(养一个phd平均一年要5万美金),可以负责

任地说,颜宁老师和施一公取胜的关键在于中国对结构生物学不计成本地投入和

中国大陆廉价且吃苦耐劳的博士生。

 

无论颜宁老师还是施一公老师,都是非常优秀的科学家。但是,他们不是大

科学家。也远没有达到国内很多根本不懂怎么评价科学工作的媒体宣传的那个高

度。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为什么之前政府要给结构生物学砸那么多钱呢?因为有CNS啊!还有什么比

一堆CNS更能体现中国科研实力进步的东西了么?

 

最后分享一个故事,我曾经问过身边的一个美国PI,为什么只盯着一个蛋白

研究,解完结构再换下一个蛋白,这样不就可以有很多CNS了么?她吃惊地对我

说:“还可以这样?” 看的出来,那份吃惊是发自内心的。

 

对于颜宁老师当选外籍院士,我不做评价。

 

转一个答友的评论:“我记得施一公颜宁上过央视的《大家》和《开讲啦》,

其实他俩最应该上的是一部叫《大国工匠》的纪录片。论工艺,绝对冠绝地球。”

把我都给逗笑了。

 

施老师颜老师喜欢背靠背发文章,可惜咱们国家不能制造冷冻电镜,要不然

还能背靠背地去纪录片《大国重器》里客串一把。

 

有人觉得我是在否认颜宁的贡献甚至歪曲为我认为她没有贡献,她不该当选

院士。我真的没有。“科学巨匠”怎么就贬低他们了?

 

其实我想说明的概括起来就是:解析晶体结构且只解析晶体结构,是一项复

杂的简单工作,是一件体力劳动远多于脑力劳动、重复性极高且成功率不低的技

术工作。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工作,就不要再把自己包装成具有深邃思考的科学大

家。

 

一句话概括施老师颜老师的 Research:基于电镜技术的热门蛋白质三维结

构的解析工作。

 

科学大家可能会有很多CNS,但有很多CNS的,不一定就是大科学家。

 

我们的媒体喜欢造神,民众乐于拜神。归根结底,还是双膝骨骼缺钙,喜欢

跪地仰望强人。

雨女2019-05-17 04:36:54回复悄悄话回复 ‘海笛’ 的评论 : 阎姑娘?多生几个?

海笛2019-05-17 03:24:42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祝贺阎姑娘!

很惊讶 没跟着老爸走科研之路?不过干哪一行肯定都优秀。

您应该多生几个,把这么好的基因多多传下去????

originall2019-05-16 23:19:01回复悄悄话可见陈克勤和11g观点审美不同

originall2019-05-16 23:10:05回复悄悄话就像李小琳李鹏也没人接触过他们,通过言行看他们,还有 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

 

高数她自己写的,

“我们俩都到诺和诺德在上地的研发中心去做毕业论文。那时候中心的领导是陈克勤(Kevin),温文尔雅的科学家,是早年的CUSBEA(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毕业生。那段经历,是我真正接触科研的开始。颜宁还是每天嘴里跑火车,说话不着调,做实验毁掉整个细胞间。以至于后来 Kevin知道我们俩的“下场”,非常惊讶,说以为会是反过来的——我会成为靠谱科学家,而颜宁会成一个每天胡说八道的商界人士,谁知道造化弄人啊呵呵”

 

也许也觉得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反而骄傲地说这些细节

old-dream2019-05-16 22:29:43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我只是说我相信。当然我相信是由于读了一些我信任的人都评价。

润涛阎2019-05-16 21:46:19回复悄悄话回复 ‘六弦三品’ 的评论 :

 

她的回应没提她没读过我的论文。

 

她在国内电视上讲葡萄糖载体机理是她首先破解的。其实她用不同的方法得到了跟我一样的结论。

 

这就好比我今天用不同的方法证明了牛顿二项式,跟牛顿用的方法不同,结论一致,根据颜宁的逻辑,我就可以在电视上告诉没上过学不了解牛顿二项式的人:黑板上的那公式(牛顿二项式)是我首先证明出来的!

 

帮她洗地的难道这点道理都不懂???如果颜宁的结论推翻了我的结论,那她就是第一个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的。那我心服口服。

leisure2019-05-16 20:53:4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至于“大一高数差点不及格”这点,在一个疑似颜宁的博客里对这个有描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865-808838.html

 

我才意识到,从小学到高中,因为我从来没有成绩差过,所以其实并不知道父母对于我的成绩到底多么在意,只不过自以为是地觉得好成绩会让他们高兴。成绩下来,我竟然奇迹般地得了67分。要知道,这可是我在大脑完全不运转的情况下考出来的成绩。

————————————————————

润涛阎 2019-05-16 19:50:5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网上抄下来的,真假我不负责任:

 

“颜宁这个言行做派,大一高数差点不及格,毕业设计做实验毁掉整个细胞间,她天生就这个素质,根本不严谨认真也没什么创造性,关键11g一路硬要提携她,所以我觉得都是11g一手造成的这个结果,大千世界什么性格的人都有都没错,但是这样的素质被硬架到这里。”

润涛阎2019-05-16 20:25:24回复悄悄话回复 ‘freebee’ 的评论 :

 

我怎么会陷入世俗之见?可你把她跟张首晟一起说,的确不妥。张首晟有一流大脑,有自己超级的思维能力和想象力。他其它方面的事,我不管,就凭思维水平,那能相提并论?去读颜宁的微博,让你抓狂。你能相信那是一流科学家的大脑思维能力应该写得出来的文章?

 

如果说在贪婪方面他们有共性,那可以。但还是区分来说比较好。事实胜于雄辩。您去读她的微博。

六弦三品2019-05-16 20:22:26回复悄悄话刚去清华图书馆的网站查了一下,图书馆有从1974年起全套的Cell杂志,不仅有纸质的,还有电子版的。如果有清华的人,去图书馆查一下借阅记录,或许能找到颜课题组的人借阅的记录。或许那个退出课题的博士生与此有关。

国内各图书馆每年花费大把金钱,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有点名声的科学杂志都在购买之列。

freebee2019-05-16 20:17:04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眼拧一贯的学风, 功利心太强。。我等harvard学者,最为不齿。。

她等学术没的说,可以比肩二人。。。

  1. 杨振宁。。拿到nobel以后,一直耿耿于怀,不能在long island买房子。。
  2. 张首渗。。。他什么下场,大家都知道。。

 

平生最佩服老阎的文章。。冷眼看天下蚂蚁众生。。。衷心希望老阎继续以洞若观火的态度。。不必太陷入世俗之见

润涛阎2019-05-16 19:5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网上抄下来的,真假我不负责任:

 

“颜宁这个言行做派,大一高数差点不及格,毕业设计做实验毁掉整个细胞间,她天生就这个素质,根本不严谨认真也没什么创造性,关键11g一路硬要提携她,所以我觉得都是11g一手造成的这个结果,大千世界什么性格的人都有都没错,但是这样的素质被硬架到这里。”

紧跟着学2019-05-16 19:32:26回复悄悄话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你和他们也没有直接接触了解,或者有确切的事情证明,留言直接说11g 和颜宁都是势力小人,是不是不妥啊?

紧跟着学2019-05-16 19:27:21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先把心思放到闺女毕业典礼和旅游上,回头有闲再坐下来码字继续给我们讲精彩故事。这次别像直把人生付戏中那样拖很久啊:)同时恭喜老阎闺女学业有成!

润涛阎2019-05-16 19:27:15回复悄悄话回复 ‘阿乐泰’ 的评论 :

 

你现在去看。反对我最激烈的都公开道歉了啊。因为他们没人看得懂我的文章,有一位看懂了,给了介绍,当即大家就明白了。最反对我的公开道歉了。你去读一下。

阿乐泰2019-05-16 19:24:45回复悄悄话祝贺老阎女儿硕士毕业,也恭喜老阎!

 

以前没去过人到中年坛,因为阎颜公案过去瞧了一眼,好不热闹。那么问题来了。作为外行,希望老阎能在科普同时也能尽量保持精确。

 

第一,无论颜宁在发表前是否读到过老阎的文章,她现在也应该读过了。为什么她自己不就事论事,有理有据地说明为什么老阎以前的研究成果不足以被引用?这一点老阎您如何看?

 

再者,我数得过来的pro-颜的论点论据有以下几点,老阎能讲讲吗?

 

a)相关度不够, 阎搞的shi机理,颜搞的是结构;

 

b)研究对象不同,阎做的是细菌载体,颜做的是人载体;

 

c)老阎文章引用得少,一定是不重要或不够好,都不被多数同行认可,所以可以忽略,不需引用;

 

d)老阎盲人摸象,通过做序列基因突变摸到了糖入细胞的机理;小颜通过X-ray Diffraction高清地观测到了可以实现糖入细胞的膜结构,并证实了机理。没有老阎前面摸象,小颜后面照样能观测到。关键问题是,我觉得老阎指出了茫茫世界里,那只象在哪儿。如果小颜不知道象在哪儿,能那么有的放矢六个月就得出成果?就算她手里有相机,不知道什么是象,象在哪儿,她朝那个方向拍呢?就如老阎说的,她的团队怎么知道如何寻找和分析实验所得光斑?

 

e)老阎的实验结果和paper的claim并不足以涵盖葡萄糖如何通过载体进入细胞的机理这个大命题。这一点我觉得老阎第一篇Cell上文章标题和Summary写的的确非常conservative。论文和专利claim都有大学问,圈儿画大了,影响力会大,但可能搂不住;圈得小了保险,但搂住的东东会少。不过PNAS那篇解释得更清楚了,对吗?

old-dream2019-05-16 18:44:53回复悄悄话如网友originall所言,老阎不能总以君子之心度人之腹

我相信这网友说的

‘freebee’ 的评论眼拧和义工,都是势利小人。。

润涛阎2019-05-16 18:38:03回复悄悄话我这个系列详细介绍还没写完呢。有网友已经帮我解析了《美国科学院院报》的论文,《细胞》的是大头,需要我自己给详细介绍。我明天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商学院MBA企业管理学硕士。然后是一路玩。当然晚上在旅馆可以上网。这不着急啊。我都忍了四年了,看我这定力!

书剑泯恩仇2019-05-16 18:22:29回复悄悄话强烈建议老阎把此公案放到新语丝去,那里的生物医药专业牛人成堆,猛将如云,定会提供更多专业方面的建议。同时对老阎如此体谅怜惜颜女士表示敬佩。

紧跟着学2019-05-16 17:54:18回复悄悄话老阎,你截图不完整,右边cut很多,你能重新截图上传么?

[1][2][3][4][5][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