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不懂女人这本书(II)

点击数:65

我的小张(2):旅途斗智甜中苦,前途美女两悠悠

“小润,准备好牙膏牙刷之类的,你要出去参观学习十天。后天到县科委报到。”大队书记告诉我。“去什么地方还要十天?”我问。“你听从指挥就是了。”他说完就走了。我看了看天,没云没雾,原来这迷雾是从脑子里出来的散到了眼前。

到了科委才知道,这次主要参观地点是北京郊区然后到北京东边的属於河北省的三河、香河。学玉米密植高科技。一行共四人:52岁科委主任(老主)、57岁工业局清华毕业的工程师(老卜)、19岁分不清玉米和高粱的小张、19岁吃过生玉米的小润。老卜见过玉米但怎么个种法与他毫不相干。我不能多问,心里琢磨着他是老主的亲戚。小张是美女,代表知青。我是名誉上小张的对象,可减少其他领导们对老主带小张的猜疑。这一点小张和我心知肚明。上车前她竟然将计就计地跟我凑近乎。这可把我吓坏了。

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着上大学的机会,要是得罪了领导,那不是找死吗?高中毕业不能上大学每天干农活的那种失望的痛苦现在的人是无法想象出来的。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前途故,二者皆可抛。更何况那是不是爱情只有小张和鬼知道。小张本身又鬼鬼祟祟的,可能被鬼缠了身。

县委只有三辆吉普车,长期出差的领导除了县常委们外,只能坐长途汽车。四人两个座位便可在旅途中聊天儿。想到这里,我立刻当了老卜的跟屁虫。要让小张跟老主坐在一起。我要为我的前途着想。小张呢,她躲在后面。领导先上车,可我立刻把老卜推进主任后面的座位里,然后我立刻坐在他旁边。小张力量小拉不过我,便给我使眼色让我起来去前边。我拒绝了。她生气地走到前去。又立刻露出了笑容,跟主任谈得火热起来。乘客们以为他们是父女。

第一站就是平谷县的大寨点,华国峰的女儿下乡的村子。华还不是英明领袖。我没仔细看玉米长得啥样,眼睛当了扫描器横扫参观者中不多的年轻女人们,当然最后比较的还是老华的女儿和我的小张。华的女儿虽然看上去憨厚,但论姿色没法跟我的小张比。那份自豪感使我第一次认识到宁要美女也不要前途了。

旅途中最使我痛苦的便是在招待所了。白天老主最多是多看小张两眼饱眼福。可晚上四人必须要三个房间。我只好和老卜同室,小张和主任各占一间。在香河县招待所,我一夜不睡,对老主放心不下就以上厕所为理由出来查看他们二人是否偷情。冒傻气不是从口中冒出来,而是从脑瓜顶上冒出来,成了地地道道的傻帽。人家怎么会开灯?晚上出去几次那哪里能碰得上?能抓到耗子也抓不到他们偷情啊。小张出来回自己的房间前,老主肯定先“上厕所”看看外面啊,这比逮耗子难多了。有逮偷情那本事还惦记前途干什么?耗子成灾,每天晚上能逮耗子那还不受到毛主席接见?

十天的旅途结束了,可我依然满头露水。小张和老主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对老主的殷勤照料虽然比不上老卜,但也算超过孝敬父母了。更重要的是老主肯定清楚小张并不是我的小张。这样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前途的事虽然路没铺成但至少把坑给添上了。那种高兴劲看到牲口都觉得它们在跟我笑。这叫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龙生龙、凤生风、党妈妈的孩子斗起来不要命。

这一关过了也没用,小张拉扯着10多位领导哪。伤心流泪的事还在后头等着我这穷小子。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