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五四运动的画皮

(一)游行示威毁了一坛豆芽

我从八岁开始靠卖豆芽帮助家里维持生计。每天起早走四里路去县城卖豆芽。我妈用一个大坛生豆芽,然后由我去卖。后来文革来了,人人象疯了一样成天游行示威,而且没完没了。每天早上要举着三角形小旗敲锣打鼓围着大街喊口号。第一天很新鲜,第二天还凑合,第三天就想逃跑。您想,接连游行示威别说一年,一个月就把人烦死了。

一天早晨,看到早就该卖的豆芽都长出了根,我便悄悄地去卖豆芽。结果还没出院就被造反派头头发现,他挨家挨户喊叫让所有的人都要去游行示威。我解释了半天也不成便问他今天喊什么口号,他说“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毛主席万岁”。我说这些不都喊过了吗?他说还有一条新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说不是没皇帝了吗?他说刘少奇就是皇帝。我只好天天去游行示威。到底毛刘谁是皇帝并不重要,俺既不姓毛也不姓刘。只是俩皇帝胡闹下去,我那坛豆芽该如何是好?

一连几天不能卖,一坛豆芽就这么给糟蹋了!

后来我就天不亮时起身,大冬天的也要在县城马路上挨冻去卖豆芽。国家的事再大,那也是小事;我自己的豆芽事再小,那也是大事!后来事实证明此言当真。亿万人游行示威喊口号达几年之久,几亿人几年的游行哪里值我那坛豆芽钱?打倒刘少奇的口号响彻云霄到头来刘少奇被平反;毛主席万岁的吼声震撼三山五岳可毛主席别说万岁连百岁都没熬到就见马克思去了。幸亏毛主席死后人民就没有再游行振臂高呼:“毛主席死而不疆!”否则,那僵尸绝对保留不到今天的。

所以,润涛阎自文革开始就恨透了游行示威。到了初中才知道游行示威是五四疯子们想出来的勾当,便对五四运动十分反感。当时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清算五四暴乱,如同历史毫无疑问会把文革定为浩劫一样。万没想到,五四运动也跟毛尸一样至今疆而不烂。

(二)五四运动的真相

先看看五四运动干了什么。

五四运动是一起由爱国暴徒发动的流氓杀人放火暴乱。其组织者是“北京高校联合会”。除了游行号召抵制日货、派代表赴各地实行暴动外,他们还准备暗杀曹汝霖、章宗祥、陆宗兴等人。

五四运动的前两天,该联合会开了一个秘密会议。与会者主张暗杀曹汝霖并实行暴动。他们会后派人密查曹汝霖、章宗祥、陆宗兴等人的行动,得知曹汝霖住在赵家,就决定于5月4日那天动手。

1919年5月4日参加暴乱的各校学生有六千多人。到了曹汝霖公馆,便杀声震天,捣毁家俱。幸好他们没有发现曹汝霖,曹汝林才没有断送性命。倒霉的章宗祥(住日本大使)刚好在场,这帮爱国暴徒就愤怒的抡起了拳头把他打倒在地。正打得起劲章宗祥已半死不活时,忽然从屋里出来一人死保章宗祥。此人理所当然挨了顿拳脚。但不论怎么追问,此人都一言不发。显然他听不懂中国话。有人辨认出来后喊道:“这是个日本人!”

一听到是个日本人,这帮子“抗日”的爱国暴徒就立刻停手了,理由是怕闹出国际交涉来。等到日本人在众目睽睽下毫无畏惧雄赳赳气昂昂地护送章宗祥走后,他们才敢砸毁了章宗祥的汽车。那“爱国气”不敢在日本人面前发,就赏了曹汝霖的二奶两个耳光。这帮子爱国暴徒思前想后觉得不过瘾,杀人不成便一把大火把赵家楼给烧了。大火是游行者都走光了只剩下二十多人在天黑时点着的。

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可杀人没成,仅放火一条当然不够受到招安礼遇给官当的条件。自古以来哪个土匪不敢放火?

(三)五四运动的后患

还其五四运动的本来面目并理清它的后患,其理由十分充足:

1)五四运动壮了日本人的威风从而激发了残杀中国人的野心。

按理说,这帮子抗日的爱国暴徒见了手无寸铁保章宗祥的日本人(而且只一个,还是在中国领土上!)理应打死他才能体现卖国贼怕日本人而爱国者不惧怕日本人。这个道理是人都明白。你自己都害怕洋人,你有什么理由骂政府害怕洋人?可竟然不敢碰日本人不算,他们连日本人保护的中国人都不敢再打了!结果这消息传回东京,着实让日本人起了“杀中国人不需要有顾虑”的共识。一个手无寸铁的日本人镇住了怒吼着挥舞着拳头的六千中国人!一个日本人让六千愤怒青年立马得了软骨病,拾都拾不起来。

2)五四运动乃胡作非为

五四运动要杀曹汝霖的三个起因都不成立。

第一个原因是丧权辱国的二十三条。其实这二十三条是袁世凯定的。袁世凯也不是卖国贼,他对日本寸步不让。只是他不签订二十三条,日本就杀过来。而当时中国确实打不过日本。到五四时,袁世凯早死了。即使如此,二十三条也不是曹汝霖签的字。他当时是交通总长、外交次长。后来的历史文件证明了此点。

第二个原因是把德国占领的山东送给日本人。这一条也不是曹汝霖干的,是政府总理段祺瑞,实权掌握在老段手里。签字也不是曹汝霖。如果追原因的话,老段也不是卖国贼。他当初还劝袁世凯出兵打山东德国人呢。即便袁世凯听了老段的建议,中国能分“战胜国”一杯羹,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的德国把山东还给了中国,日本也会把山东要去。弱国无外交。日本死心要吃中国,别说老段,换谁也没办法。最无法容忍的是给曹汝林栽赃。

第三条原因是得到日本贷款。这条是曹汝霖张罗的。但段祺瑞想得到日本贷款搞军事,这道理妇孺皆知。就算这条归曹汝霖,那拿日本贷款而不是把中国的钱送给日本,怎么是卖国?邓小平改革开放引进外资那也成卖国了不是?就算拿日本贷款是卖国,可这帮子爱国者不去暗杀段祺瑞而是要杀死曹汝霖。曹汝霖和段祺瑞都不是卖国贼,非但如此,二人后来还以私人关系劝老蒋抗日呢。此时曹、段二人是一介平民。日本人拉拢段祺瑞出来当傀儡,被老段拒绝就是明证。就连吴佩服也拒绝了日本人的拉拢。

爱国愤怒青年们制造冤假错案,“柿子找软的捏”。实乃无骨气小流氓之行为。他们想杀掉的陆宗兴只不过是个印钱币的官。印多少钱,是政府说了算,他最倒是听话而已。尤其是对曹汝霖的二奶大打出手。就是今天,哪位有钱去包二奶,难道小姐还会问你是卖国贼还是爱国贼?自古以来商女不晓亡国恨:两扇玉门为君开,腰中没钱莫进来。动手打人家姨太不是流氓是什么?

克林顿炸了大使馆,假设爱国者们进了白宫找不到克林顿就把温辣雌鸡暴打一顿,您说这不是流氓是什么?问题还不在此,如果曹汝霖的姨太是个日本人,她肯定就免遭毒打了。甚至如果那个日本男人不走,这帮子爱国者也不敢打曹汝霖姨太,就连原本要打死的章宗祥有日本人保驾就得放手,便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俺觉得,要想当卖国贼,最好找个洋妞当二奶。到时就能免遭爱国暴徒们毒打。说不定自己的命也能保住呢!

3)五四运动与后来的暴乱

五四爆发后苏共趁机派人来中国,中国共产党就被催生了。这是中共党史所言。中共在苏共的亲自领导和直接指挥下发扬五四精神搞暴动。中共决定服从斯大林的命令,贯彻“武装保卫苏联”的方针而建立“中华苏维埃政权”。中共就是苏共的支部;中国就是隶属于苏联的苏维埃政权。这历史即使篡改历史的历史学家杨荣国也改写不了。五四运动造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罄竹难书。毛泽东上台后把社会拉回到了秦始皇时代,这历史郭沫若冯友澜也改写不了。直到邓小平改革开放,才“腥风血雨几十年,转身回到解放前。”

为何89学潮一开始就被中共定性为“动乱”?因为中共非常清楚而且历来承认五四是一场暴乱。五四以后共产党提出了全国暴动。其实89学生们应该对此称呼(动乱)谢天谢地才对。因为那是客气。说成“暴乱”才是八老的心里话。八老之中的邓颖超、彭真都是五四后煽动学生搞暴乱搞暴动的学运领袖。这是他们引以为荣的历史功绩,中共党史对此直言不讳。他们根本不用打听,凭条件反射就能把学运定性为暴乱。至于学生们喊什么口号毫无关系。只是对五四运动性质不了解的娃娃们才纳闷:“我们继承五四爱国传统怎么成了动乱、暴乱?”他们至今不明白,在共产党眼里,五四运动就是暴乱,五四精神就是暴乱精神。

4)五四运动这杀人放火的土匪运动被美化而后患无穷

杀人没得逞,就放火烧了赵家楼。打人放火难道是“民主运动”?又怎么跟“科学”扯得上关系?唯一能扯上关系的是点火用的火柴是洋科学家们发明的。别管“民主科学’的口号喊得多么震天响,强奸犯还振振有词说“我爱她”呢!历史上哪一宗流氓痞子运动不是打着漂亮的旗号干的?把“民主与科学”说成是“五四精神”荒唐之极!五四运动的精神是杀人未遂而打人放火。实际上五四那天喊的最响的口号是“抵制日货!杀死卖国贼!”干的是揍男人打女人、放火烧楼砸汽车。

1976年的四五运动砸汽车的暴徒行为就是继承五四的传统。从此以后任何抵制日货游行都砸汽车。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就因为该传统一代代传了下来。倒不是买不起汽车者恨透了汽车,而是“五四优良传统”使然。火烧赵家楼的传统可上溯到火烧阿房宫,地地道道的土匪流氓行为。

(四) 哪些游行示威要镇压哪些则不能镇压?

有的示威游行要坚决镇压,有的则不能镇压。

先说哪些必须镇压:

(1)凡是性质是爱国的游行示威一定要镇压。典型代表就是五四。这个世界上是男人爱美人,女人爱钱。男人为了美人就要出风头夺权搞钱、杀人放火受招安。有了这些就有了地位,这些跟爱国沾不上边。哪有那么多不爱美人而爱国的?何况那国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要说既得利益者喊爱国还有几分道理。就是自己的,不爱美人爱江山的有几个?“爱国”只不过是出风头得权位的口号而已。六千抵制日货爱国暴徒见了一个日本人就跟气球碰上钉子似的立马泄气了。可见爱国者们个个有贼心没贼胆。对爱国贼的游行示威绝不能姑息养奸,要把组织者抓出来秋后算帐。

(2)凡是性质是帮助政府改好的游行示威一定要镇压。论治国才能中国历史上有几人能比得了段祺瑞?你认为政府了,腐败了,流氓了,需要改好。如果政府真的了腐败了流氓了,你帮它改好从哪方面讲都不合情理。一个了腐败了流氓了的政府你爱它干什么?你不爱它,那你吃饱了撑得要帮它?一块硬木刻成章,盖在纸上啪啪地响,字迹十分清晰。同样的木头要是朽了腐了败了,离成粉面的地步就不远了。你干吗要帮它?从政府角度来讲更是如此:腐败政府之所以腐败就因为政府的官员大大小小都喜欢腐败,你帮人家反腐败谁领情?你要争辩说这棵大树还有希望治好,那大树里边塞满了的蛀虫能承认你那是好心?

如果你对腐败政府深恶痛绝,对一棵里边都是蛀虫的大树最好的办法是帮助那些蛀虫快快活活地把大树腐蚀掉。退一步讲,又有谁知道你不是为了出风头创造机会从而钻进那棵大树里去当蛀虫?

所以,凡是性质是帮助政府改好的游行示威,不论它是言行一致还是表里不一,一定要无情地镇压。

(3)盲目崇拜主子把主子奉为神明的游行示威一定要镇压。这种游行示威虽然是出于个人信仰自由,但那是被骗子骗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后干出来的勾当。这跟酒后开车性质相同。酒后开车撞死人就要受法律制裁。同理,这种游行示威必然给他人造成损失。典型的就是文革,整死了那么多冤魂,还影响了我一坛豆芽。历史雄辩地证明:这种性质的游行示威,其价值肯定比不上一坛豆芽,因为它分明是傻鸟被主子利用而只能给历史的发展起负作用。所以,对此类游行示威要无情地镇压。

那么,什么样的游行示威不能镇压?

(1)旗帜鲜明地为自己的经济利益而进行的游行示威不能镇压。比如,当初农民抗白条、抗农业税的游行示威;出租车抗乱收税的游行示威。过去的十年中,此等游行示威从未间断过。因为这种游行示威有道理不能镇压,比如学生要求改善伙食。为了自己的私利的游行示威,就象为了我那坛豆芽而不去游行示威一样,是合情合理的。镇压这样的游行示威就是政府犯罪。

(2)凡是公开地为自己的性解放而进行的游行示威不能镇压。如果89年学生们游行示威公开提出“学生可以男女混居、自由做爱”,这样的游行示威就不能镇压。

89年学生们喊“不自由,勿宁死!”口头上说争的是新闻自由。其实当年学生们真正感到的最大的不自由是“性”的不自由。要是校女团支部书记带头性解放,每人都时常更换性伴侣,他们哪里感到不自由?他们哪会去广场绝食?除非天安门广场给他们提供洋妞美人、给她们提供款爷帅哥。二十郎当岁了不许有性生活,即不合人性又违反天伦。古今中外都不曾有过!秦始皇时代男女性生活的年龄分别是16岁和14岁。争取这样的自由乃天经地义,镇压就违反人性违反天理。

要知道西方社会从黑暗中走出来是文艺复兴。而文艺复兴就是以性解放为开端。

(3)凡是游行示威组织者公开提出“你们死,我要提前逃跑”的游行示威绝不能镇压。如果当初柴总公开讲:“绝不跟赵紫阳严明复妥协!但军队开到广场之前我们袖们要撤走。你们学生们要给我们顶住!我们要看到流血!”那么,这样的示威就不能镇压。

最后,不管什么内容的示威游行,表达完了就解散回家。其它的就是司法的范围了,
民意表达出来游行示威的目的就达到了。美国大法官强行任命布什当选而不再重新计票,游行示威者表达完意愿也就散了。意愿归意愿,不论在什么制度下,法官都不应该以意愿为准绳。不然,要法律条文做何用?到时按游行示威人数和持续时间算不就完了?

别把游行示威当回事。在多数情况下,它的价值远在一坛豆芽之下(如果有正面价值的话);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它的价值是负数。列宁靠人民游行示威建立起来的苏维埃政权给人民带来的灾难远远越过了苏联国界。我那坛豆芽就有半坛应该算在苏维埃头上,另半坛该由五四爱国贼子和五四最终受益者柴而瞒毛(Chairman Mao)均摊。

注:一坛豆芽18斤左右;当时每斤8分钱。

评论

旮旯儿2009-06-01 16:23:32 一坛豆芽1块4毛4左右
对角线2008-02-23 13:21:24 好!痛快!
yunqianli2008-02-11 07:46:27 鼓励他人去闹,去死,自己渡到一边,那是菜玲的理论,真的勇士是使法制,平等,自由,博爱,福裕,回到民享的人。
yunqianli2008-02-11 07:34:35 年轻人理想唯大,但应遵守法律,违法,中外皆不容。但若政府无法无天,小民百姓乱一下也无不可。若有法制精神,则有一失有一得,自然。
syw2008-01-28 09:45:28 写得好!应让更多人读读。
红地瓜2008-01-27 21:44:59 好啊!

问题是真的为国为民,还是为权为利,或者是青春的激素乱窜.

###
豆芽真是好东西,蛋白质维生素都有了.
老阎若是生在美国,又是一麦当劳星巴克老总级的人物.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