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自己的新娘,让前妻睡别的男人去吧!

引言

股市是零和游戏,绝不是什么美名“投资”,因为有赢的就有输的,跟赌博的道理一样。

当初商人们几家合伙经营,便按照入股的比例分红。这比欧洲工业革命还早几百年。工业革命后,入股的股东就在咖啡馆里买卖股本,相当于现在的交易所。那时买股票的目的就是为了红利,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资。

今天,股市就是赌场,谁要是买股票为了得红利,这个人不是精神病就是傻子。分红多少的预期,只是炒作的一个理由。在纳斯达克 5500 的时候,很多 PE 只有 5 的股票没人要,而 PE 1600 JNPR 几百块钱一股还在炒,直到泡沫爆掉。

大家都知道,股市上赢钱的是极少数(我党管那叫“一小撮”);输钱的是绝大多数。早在 1800 年左右,银行家们决定把股票交易从咖啡馆搬出来建立正式股市交易所的时候,有人向银行家提出疑问:怎么可能会有很多人买股票?你成立股市交易所,到哪去拉那么多人投资?

银行家给出了斩钉截铁的答复:拿钱炒股,就等于去睡别人的老婆,男人们一定乐此不倦的!虽然有把自己的老婆白白送人的巨大风险,但男人们不会在意的。

当然,银行家只是比喻,自己兜里的钱就是自己的老婆,用自己的老婆押宝,把别人的老婆(别人兜里的钱)赢过来后,自己的老婆 ( 炒股本钱 ) 还是自己的。大多数男人都做这样的梦,股市就红火起来了。按照西方银行家的比喻来说,最后的结局,不论哪年,不论何地,绝大多数人是把自己的老婆让给人家了,只有极少数人达到了睡别人老婆的目的了。

诚然,有人会说,现在女人炒股的很多很多。您说的对,但俺告诉您:一开始炒股的都是男人。最早进入股市的 10 个女人是在 1973 年,其中一人叫伊丽莎白,她 82 岁在瑞士求朋友帮忙自杀了的新闻轰动了西方。要不是她自杀的新闻如此轰轰烈烈,我还真的不知道在 1973 年之前炒股的都是男人。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别说过去,就是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个人是不能直接炒股的,要经过训练有素的经纪人帮你炒。第一批炒股的女经纪人进入股市炒股是 1973 年的 3 月份。随着妇女解放,炒股的女人越来越多了。同理,随着女人炒股的增多,女人当小三睡别人老公的也越来越多了。

最惨的不是没有睡上别人的老婆还把自己的老婆送给了别人,而是把搞女人的本钱都输掉了。忘记了“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古训。

正文

施公就是这样的一位。施公拿到博士学位在公司找到了工作时,老婆芝也差不多读完了电算机硕士。施公觉得有钱了,可以用钱赚钱,就是用自己的钱当本,去赚别人的钱。等于把自己的老婆当宝压上,去睡别人的老婆。芝觉得施很聪明,便支持他去炒股,去赚别人的钱。

施公炒股很快就成了股东,各个股票都套得牢牢的,成了当代三大傻之一(据说当代三大傻是:嫖妓嫖成了老公;炒股炒成了股东;健身练了法 X )。芝发现有点不对劲,但考虑到干啥都要付学费,也就认同施继续往里边放钱。待芝毕业找到了工作,俩人省吃俭用剩下多余的钱就由着施炒股。

此时是纳斯达克崩盘前夕的跌跌涨涨,确实有不赔钱的时刻,可他没有出场。等到纳斯达克崩盘,从 5500 跌到了 2500 时,施公告诉芝,先不买房子,把现有的钱再去买入“大的抗母”,等到纳斯达克回到 5500 我们再平仓就赚大了。芝认为,现在未必是纳斯达克的底,宁肯错过,不能做错。施公说了,搞股票,宁肯做错,绝不错过。

芝一夜未睡,第二天早上心平气和地跟施讲:别炒股了,赔掉的就算捐款了,以后好好过日子,永不沾股市。施一听火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能错过?芝说,不想错过,必然做错。施说,不怕做错,以功补过。现在本大,只要对一次就把本钱捞回来了,瞎猫还碰上死耗子呢,我咋能老输?

芝说服不了老公,但告诉他,要是再赔进去,以后就不能干了。没多久,施公买的几只“大的抗母”股票由最高的每股 300 多掉到了 1 块钱一股。芝愤怒了,用离婚威胁施公,让他远离股市。施公说哪能在此时罢手?那么多钱都砸进去了,咋也要捞回来!

芝说,那样的话,我们的日子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

本来是吓唬吓唬而已,哪知这架越打越厉害,看着股市天天跌跌不休,他俩每天喋喋不休,从动口到动手,打起来拳脚相向,最后俩人真的同意离婚了。

离婚前的那天晚上,芝神经恍惚似的跟施公说,反正明天我们就各奔前程了,毫不相干了,今晚没必要打架了。施公听后点了一下头。芝说,离开你还有点舍不得,那咱俩就再嘿咻一回?施公愣了一下,也点了头。

这次做爱二人是认认真真的,全身贯注的,忘乎所以的,如胶似漆的,颠鸾倒凤的。打从炒股赔钱以来,二人都没有这么畅快淋漓过。尤其是芝,没有了股市的压力,没有了利益的干扰,甚至没有了对打架的恐惧,第一次享受到了纯洁的性爱,没想到单纯的性爱竟然是如此美妙。她觉得自己被风吹了起来,在云层上面飘啊飘着,忽然间感到全身都是翅膀,飞呀飞着。浑身抖动都像在筛筛子,所有的汗腺都在跐溜跐溜地往外冒汗。

被翻红浪,汗香余犹。
怕离别苦,欲说还休。
既然劳燕分飞,何必终日凝眸,
当顾眼前猛嘿咻。

爽得她感觉到自己已经仙逝了,无法喘气了。待到稍微镇静了些,她喃喃地问:买嘎德!这是怎么回事啊?施公告诉她说这叫高潮,等我股市赢了大钱,我们每天都这样!碰的一声,芝从天上摔到了地下,高潮中懵懂的脑袋一听到股市二字立刻清醒过来了。她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汗水一下子在皮肤上结成了一层冰凉的霜。从天上一下子掉到地上,这个反差太大了,无法用语言形容。还好,古人李清照有过同样的经历,按她的话说就是:“海棠开後,伤春时节。”

扯着单子把自己的身体盖上,她哭着说,你要是不炒股了,我们明天就不去办理离婚了,以后我绝不提起你炒股输钱的往事。施公一听,连想都没想,立刻说,你改嫁吧,不论嫁给谁,别忘了打听我。用不了 10 年, 5 年后你就知道即使我不是富豪,也赚大了。我知道炒股的奥秘了,明天我不是你老公了,我是你亲娘!

芝一听吓坏了,这家伙神经失常了!哪有男人想给女人当妈的?要说他这次确实输的太惨了,俩人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家底全输光了,神经失常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不痛改前非,即使现在神经不失常,那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施公一看芝没有理解自己的话是啥意思,便哈哈地笑着说他神经正常。他给她解释说:你看,你的工作干得出色,你才也出众,貌也出众,是成功的典范,叫你“成功芝”不算恭维;而我现在很失败。“施败”乃“成功芝”母啊,我不就成了你妈了吗?芝一听,突然觉得老公的姓有问题,便调侃他说,你要炒股可以,但需要改姓,姓赢吧,改姓后就能赢钱了。施公说,你骂我?这世上有姓赢的吗?芝说有啊,秦始皇不就姓赢名政吗?这哪里是骂你?施公一笑,说你汉字都忘了,嬴政的嬴中间是个女字,而赢钱的赢中间是个贝字。中间有美女能嬴政当官,中间有贝能赢钱当富豪!美女你在中间瞎掺和,我即使改了姓我也只能当官;你离开我,我才能赚钱发财。芝说,不论哪个赢,官爷款爷都不错,都比施强啊。失败也好,施舍也罢,反正都是把钱白白送给别人,跟身边有没有美女没关系。

没有了共同语言,打得又不可开交,芝思前想后还是无可奈何地与施分手了。她担心施沉醉于股市迟早会丢掉工作的,到那时他一怒之下说不定走极端呢,他这种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性格啥事干不出?她立刻着手换了工作,搬到旧金山去了。芝说眼不见心不烦。

果然不出芝所料,无心上班的施公被解雇了。他把车卖掉了,把公司给的几个月的工资全部投入股市。没多久,他就成了身无分文的流浪汉了。他喊天天不响,呼地地不应,饿着肚子去找芝,撞了南墙的他无奈只好回头了。得知芝早换工作了,他从公司里的人那里没有打听到芝的去处。这是芝走前的拜托。饥饿难忍的他在城里跌跌撞撞晃晃悠悠,一位黑人乞丐可怜他,告诉他说,从这里往前走 15 个垃圾桶都让给你了,我有30 个垃圾桶的地盘,15 个就够我吃的。谁要是霸占你那15 个垃圾桶的地盘,告诉我就是了。

施公开始了从垃圾桶里捡残羹剩饭、喝半罐可口可乐的乞丐生活。其它的路也许很多,但眼前饥饿难忍,活下来是第一位的。世界上的路有千万条,但关键时刻的活路往往只有一条。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没说条条路上不挨饿。

倒是没过多久,施公的一位老同学认出了他,惊愕他怎么混到这步田地。施公被老同学拉到了家,俩口子商量后告诉施公,你先住在我们家里,吃住免费,大家把精力放在你找新工作上面。想赚别人的钱,到头来自己的钱输光了的人太多了,没必要后悔,也没必要复仇而继续杀入股市。施公哭着说,找工作很难了,拿不到原来公司老板好的推荐信,谁会接收我啊?我住在你家可以,但只在外面的车库里。老同学说,车库倒是闲着的,车子一直停在外面,进出车库太麻烦。但有闲屋干嘛住车库?施公性格比较倔,老同学也只好随他的便了。失去自尊地位的人,认同他放弃自尊的选择,才是对他自尊心的尊重。

与房相连的车库,库门不关到底,因为车库是狗的家,那是一条大狼狗,不喜欢自己的窝,偏偏喜爱这个空的车库。还好,根据主人的指点,大狼狗认同了这个伴侣。施公觉得世上却有真情在。施公还是白天到自己所属的15个垃圾桶专区去捡半截热狗汉堡包什么的糊口,吃不下的就拿回来给大狼狗。有大狼狗作伴,晚上不孤独。要是大雨连绵的时候呢,大狼狗就把一袋子狗食用嘴巴拉到施公面前,毕竟可以充饥的呀。互相照应,有来无往非君子,这年头活在世上都不容易。吃饱了,喝足了,他就与狗对坐无语,世间的沧桑都写在了二位的眼神里,一切尽在不言中。面对未来,二位坐筹帷幄。也有同时感冒发烧得病的时候,二位便无法沉默,狗言残喘,人言可畏。唉唉了半天,对方似乎听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听明白。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这也太难为二位了,人跟人双向交流都那么难,况人与狗乎。每逢此时,施公才感到寂寞与悲凉。

不多日,老同学找到了他的好友,这位好友已经是公司里的不小的头目了,求他帮忙给施公一个职位。这位朋友说目前在裁员,但可以帮忙写信,就说施公是本公司的职员,干得很出色。

这样,老同学俩口子帮忙,修改、打印、寄送施公的履历表,由博士改成电脑硕士。求职信发出不久,施公找到了一中国人开的公司里的一个职位。临走前,施公泪流满面,大狼狗也哼哼个没完没了。不知道它是为同伴找到了工作而高兴还是为自己面对孤独而痛苦。老同学夫妇只是劝告施公,以后打开电脑看什么也别看股市行情,打听都不打听。有的人适合炒股,有的人不适合。你性格太直,不适合炒股。施公点头答应了。

施公很快就发现了贷款买房非常容易,像他这样有工作的,连首付都不用就可贷到款。施公立刻买了自己的房子。不久,他收到了贷款银行给他的信,说他合格继续拿贷款买第二套房子。他立刻下手又买了一套,很快就租出去了,租金比贷款利息高一点,他每月还有点赚头。按照这么个搞法, 30 年后,房贷付清了,房子就属于他的了。到那时,房价还不涨到天上去?这样想着,他很快就先后买下了 5 套房子,很快租出去了 4 套,自己住一套。户头上有五套豪宅的他,早已令人刮目相看了。

芝离婚换了城市后,很快就嫁给了一位很不错的帅哥,比她大一岁,很般配。这年头 82 岁的老翁不愁娶, 28 岁离过婚的美女不愁嫁。我听后还以为她外嫁了呢,可朋友告诉我说,那小伙确确实实是骨肉同胞,地地道道的“妹得引 拆拿”(据说时下中国造产品质量可靠)。黄种人男的都不娶白妞。这年头混什么都可以,混蛋最好了 —- 得势啊,但混血要慎重再慎重。我听后莞尔一笑,这都哪跟哪啊。

芝改嫁后两年不到就有了个可爱的儿子。痛改前非后的施公遗憾的是找不到芝了,但芝一直都在打听着施公。毕竟是原配老公,心里还在惦记着他。估计不仅仅是好奇,多少也有放心不下的那份情谊。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看来人的感情不是下一点狠心就能丢掉的。帮施公忙的那位朋友问我:“博学的润涛阎啊,你说芝会不会后悔而再次离婚、复婚啊?”我答复的很干脆:“我博学个屁!我都不知道女人跟第二个男人做爱的时候会不会想到前夫的鸡鸡。是开始的时候想,看着、比较着、鉴别着,后来就忘了;还是每次都要想都要比较都要鉴别?‘惺惺惜惺惺’的下联是不是‘鸡鸡叒鸡鸡’?连这个我都不知道,芝的事你就别问我了。”

芝得知施公离婚后的所有经历,知道他有了自己的住房,还出租 4 套房子,为他高兴的同时也为他捏一把汗。没过两年,次贷危机爆发。施公认识到当初自己买 5 套房子都买在了同一个居民区是个错误。附近那家大公司大举裁员,他的两家租户没了工作立刻停租。这次还好,施公索性把两套房子还给银行了,拍卖赔钱的是银行,自己倒没亏钱。经历了大风大浪的洗礼,面对次贷危机,施公气定神闲。另外两套收着租金继续耗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己的收入能对付一套绰绰有余,往前看还是不错的。施公自信地说,能挺过这一波,前面就是坦途了。

施公不想答应一位女孩的示爱,他要找芝。他不知道芝的下落,也不知道芝是否结婚了。他这么做一方面是由于他的执着性格难以改变,另外他也醒悟过来了:当初听老婆的话认输就对了。他要追悔,当初鬼迷心窍,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听到这个消息,帮他忙的那位同学赶紧给施公通了电话,婉转告诉他别等芝了,生活的路还得往前走。人生如梦,转瞬即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那三口之家过得满热乎的,你中间再插一杠子,大家都痛苦。输掉了的,就别想再捞回。兄弟你大胆地往前走啊,莫回呀头。施公听后嗯了一声。

过了一阵子,施公终于痛苦地做出了决定:“找自己的新娘,让前妻睡别的男人去吧!”

朋友们听后各自有着不同的感想。全世界因为炒股而改变婚姻组合的不计其数。睡,不是个问题;跟谁睡,是个问题;谁睡谁,问题多多。 施公的例子告诉大家:想睡别人老婆的人太多了,到头来别人的老婆睡不上,自己的老婆跑了不算,弄不好要睡车库。

股市在吊儿郎当地走着,炒股的人在自命不凡地赌着,有枕戈泣血的,有枕戈击楫的,有暗下决心赢了大钱后换新老婆的,五花八门无所不有,多数情况是理想与结局大相庭径,构成了一道美丽的社会风景线。全体中华民族的成员,不论在国内还是海外,都成了股民。

刚听说国内一位好友因为炒股输惨了(借亲戚朋友的钱说投资建厂的,事实上是拿去炒股想捞回来,结果竹篮打水),没脸见家人亲戚朋友了,就跳楼自尽了。他的故事的详情还没搞清楚,不着笔墨了。只是提醒股市输惨了的,到垃圾桶里刨食吃也别跳楼。就是输到老婆跑了也没关系,记住施公的话:“找自己的新娘,让前妻睡别的男人去吧。”悲惨境地才突发语言魅力。有三套房子的施公还怕找不到新娘?他的征婚广告词非常显眼:

帅哥一位,欲觅新娘。
一辆汽车,三套洋房。
哪天租不出去,就还给银行。

人,就该这样在世上潇洒地走一回。


网友点评:

心灵泉 2010-03-22 21:14:15: 嬉笑怒骂皆文章

smm 2010-01-06 09:40:31: “这年头混什么都可以,混蛋最好了 —- 得势啊” 妙笔生花啊!

liangxue 2009-07-13 15:03:01: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试联
悬河尽喷无源水
甘泉普惠有心人

润涛阎 2009-05-01 03:00:12: 回复astermatch的评论悬河尽喷无源水   这个上联还不好对下联。周末愉快!

astermatch 2009-04-26 16:22:55: 真是“悬河尽喷无源水”啊。

闲人Filiz 2009-04-26 14:48:44: 这笔头!!!佩服佩服佩服!

润涛阎 2009-03-25 16:49:27: 回复雾水:党校教授未必真的内心里不喜欢我的奇谈怪论,只是表面必须跟党中央保持一致。

回复bbbbtttt:先生早就远离股市,当然您不会赔钱,说不定像您这样的人要是炒股也许发大了。

回复蜀故伎:我没注意到那位猪先生。在网上啥人都有,别在意。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找鞋去吧。

蜀故伎 2009-03-24 20:54:44: 在流园网读过此文,甚为佩服。可惜那一帮家伙不识货,有个叫猪?还是牛的?忘了。给你回帖时把我也扯上,一并给骂了。现在此处又看到您的文章和博客,受益匪浅。想想文坛的那帮人把我和您混为一谈,还真是高抬我啊。

bbbbtttt 2009-03-23 13:47:29: 20年前研究过股票的起源,那时就奇怪人们为什么会炒股,因为炒股并不增加任何财富,如何能让大多数人赚钱?所以俺从来不粘股票。当然退休计划没有办法避免,只好选基金,这不,也跌的没多少了。

bbbbtttt 2009-03-23 13:43:14: 如果你的文章能在国内大报上发表一下(人民日报不可能,或许青年报?),或能挽救无数的股民,或者说是,股东。期待这一天早日来临。

雾水 2009-03-22 23:01:45: 佩服得无体头地“. 曾经有没经你的同意拿你老的文章给国内的政客+教授(省党校).

润涛阎 2009-03-22 18:26:17: 回复sumw的评论认真读了你的文章(或你转的)。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转瞬只间。如何在这几十年中过得有意义,我想,最基本的是保持大度,不嫉妒别人;保持乐观,看得远的点。

润涛阎 2009-03-22 18:22:26: 回复缺乏自信的评论常言道,后生可畏。你们这一代人赶上了很多机遇,我们这一代比我父亲那一代好些,毕竟没经历日本杀戳的年代。社会发展还是很快的,借助于全球信息和知识的广泛传播,闭塞的国家不多了。

但中国也有一个大问题,就是独生子女,年轻时受宠太多,等到成年后竞争激烈。老了,还要养四个老人。麻烦还在后头。

sumw 2009-03-20 20:24:04: 谈情说爱 涛阎高,

与明悦谈“性、心、灵”

雪峰

明悦你好!

你在《修道不能浅尝辄止》文后面的跟文读到了,你的认识非同凡响。

什么是性?什么是心?什么是灵?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空?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你的回答如下:

意识是心,心之本是性,性之显为灵。意识与物质世界中肉体的有机结合称之为生命!在物质世界中,空既是有,有既是空,因为有是缘起之有,其性为空,也就是名可名,非常名!在物质世界中,空间是表示物质占据的部位的量度,时间是表示物质变化的量度。在修炼中,心、灵、生命、空、空间和时间是种种不同的觉受,譬如,在静坐中几个小时可以觉得只是一小会儿,自己可以变得很大或很小或不存在(空)了,这说明这些词都是物质世界中的一些事物的表述,到底如何,我觉得在修炼的不同层次体悟是不一样的。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是希望得到大师的指正!!!”

首先,你的智慧能达到如此境界,已经不是凡人了,你显露的是佛性。或者说,你已经是佛了。

其次,一个具有高深智慧的人还如此谦卑,证明你的德性深厚,我向你学习。

你的认识是正确的,我与你同频。

我再补充几点,以便于我们更深入地认识。

心本身是不存在的,心是因缘而生,万象生心灵,心灵超万象,平静的水面映显了月亮,若没有月亮,再平静的水面也显不出一个月亮来。平静的水面就是性,但是,如果这个性被其他东西蒙盖了,比如水面上盖了一层草,那么,即使有月亮,这个水面也难以映照出月亮,性存在,但性的特征无法表现出来。人人都有佛性,为什么人们的佛性显露不出来?原因在于尘垢污染或遮盖了佛性,这个尘垢就是“贪嗔痴”,就是偏见妄见邪见。

诸葛亮教育后代说“非宁静难以致远,”《陆地仙经》首先修“静功”,万物耗于动而生于静,静乃神明之舍,“静则生慧,动则生昏,”只有静才能彰显出性,只有显露出性,才能准确地映照出万象,却不被万象所干扰,所束缚。上段的水,平静时准确地映照出了月亮,如果这个水不平静,波澜汹涌,就难以映显出月亮的原貌。

佛陀点化我们,“不要住色生心,不要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个含意是说,我们不要有心。无心,性才能显露,有心,性就会被蒙盖,就会乱驰骋,就会找不到家,就会不断轮回。这叫“明心见性,”明白了心的原理,就见性了。

你说“性之显为灵,”说得好呀!你这叫开了佛眼。灵就在性上,性显出来了,就灵了,就有灵了,灵是上帝的意识,上帝的意识贯通于所有的时空,存在于所有的事物中,“万物皆有灵,”宇宙全息,“天人合一,”一切是一,一即一切,这个一就是灵,就是上帝的意识。“万法归宗,”“万教归一,”这就是上帝之道。

关于时间和空间,你的结论完全正确,我也有不少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论述,这里不再赘述了。

明悦:你能成为一代宗师,大器之人当担当大器之用。

祝你旅途坎坷,受尽磨难,早登极乐世界!

雪峰

2007-06-29 哈拉雷

http://fachuan.net/bbs/index.php

缺乏自信 2009-03-20 04:17:29: 老阎的blog is addictive, 这不,我现在不炒股,但一定要先看看老阎有没有新blog

我虽然没有施公那么执着,但也曾因想睡别人的老婆而追逐“大的抗母”,因而直到2008年才把capital loss 用完,我也觉得当时及时收手才没落得像施公一样的遭遇。但对股市的好奇心一直没减,所以后来才又读了一个Finance Master,正因为如此,才越觉得股市越发像小说里写的江湖,”险恶“,若没有像老阎说的那种”定力“,最好对其敬而远之。

我在国内也接触过好些7778届大学生,他们除了较其他人沉稳以外,对事情的看法总是入木三分,所以我想老阎的猴精猴精,除了从父母那儿遗传以外,还有就是阅历了(就是他不愿承认的”博学“)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