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开后三十年”里温家宝看得最清楚  

“共产”党的执政历史分成两段,具有不同的两个含义—从经济和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讲,分成前三十年的“穷过渡”共产主义红色和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特色。从“生产资料私有制”导致的贫富差距方面讲,后三十年是对前三十年的否定(前三十年是穷过渡的共贫穷;后三十年是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但从一党专制方面讲,二者是一脉相承的,是不能互相否定的。习近平的“两个三十年都不否定”说的是第二层含义。这是形式方面的统一之处。而在内容上,二者是有本质区别的,那就是:前三十年的“共产”=共贫穷的一党专制与后三十年“挂羊头卖狗肉”的一党专制形同而质不同。

江泽民吴邦国曾庆红等“上海帮”既得利益集团成员只看到了在打着“共产”旗号下挂羊头卖狗肉的改革给他们的家族带来的比天上掉馅饼还容易得到的亿万家财,并由此认为只要有军队、武警、城管护航,他们的后代依然可以如此腐败下去,人民大众是无法剥夺掉他们的亿万财富的。大不了再来一个六四。他们唯一害怕的是外国势力尤其是美国等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意识形态侵入后导致内乱。这就是吴邦国公开讲的“五不搞”的心理来源。

与此恰恰相反,温家宝明白为何欧美的亿万富豪们可以一代一代把财富传下去而不担心被剥夺、中国走不出“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其根本差别在于欧美的“普世价值”在宪法里的体现。“普世价值”最重要的一点包含了“个人财富不得侵犯”这一能维护亿万富豪们不担心自己的后代会被暴力剥夺(最多是自己的后代败家挥霍一空而已,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这是欧美普世价值派极端反对马克思主义搞共产的原因。温家宝清楚,现在的共产党高层家属甚至九族之内都是亿万富豪了,其整个社会的贫富差异已经超过了当年欧美搞普世价值把“个人财富不得侵犯”用宪法形式固定下来时期。这是温家宝反复强调“不搞普世价值,经济改革的成果也会失去”的理论基础。他是在告诉提出“五不搞”的吴邦国等人:你们想想,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改革成果都归了谁?还不是咱们500家就掌握了绝大多数财富?把国有资产鲸吞后下一步不就是必须保住这些财富不会在后代里遭受再次充公被“共产”吗?

搞“共产”,是忽悠穷人暴力剥夺富豪的财富,可现在的财富掌握在党的高层家族手中,时过境迁,你还抓着旧的“共产”意识形态不放,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在温家宝眼里,这世界上还有比这帮子既得利益当权者更傻的吗?何况“共产”二字在欧美乃至整个世界都是臭名昭著了,把“个人财产不得侵犯”用普世价值的筐子装入宪法,是何等好的既合乎逻辑也被世界各国接纳的机会呀?温家宝为他们捉急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在“玩政治、玩钱、玩女人”三者中排位还是把“玩政治”放在第一位。他们认为,把“共产”二字拿掉,换成“社会党”不再主张共产,而是走社会主义道路,那就得把共产党改名成社会党。这一改名必须经过一个还原毛泽东的共产党造成贫穷、饥荒、浩劫的历史,把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镇压反革命不经审判毙了70多万人、反右整肃几十万知识分子、文革浩劫十年的真实历史通过影视作品还原真相。其危险还是有的,那就是改名后的“社会”党也是从当年的“共产”党继承下来的,彻底切割有难度。只是在温家宝眼里,这个难度不至于引发社会动乱,毕竟是实事求是地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尤其是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人还有很大的比例在世。其危险哪怕有,那也值得试,否则,打着“共产”旗号搜刮民脂民膏搞贪腐的路总有一天走到头,那就是被“共产”理论引导下的人民大众起来实现再次共产必然导致改朝换代结局,其既得利益集团通过改革开放获得的“成果”必然丢失,甚至有“镇压反革命”运动时杀死地主资本家一样残酷的“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天道轮回危险。

与温家宝的想法相反,吴邦国等人看不到如此的危险会降临。搞普世价值,就算共产党放弃共产二字而改名社会党,一党专制的统治方式就走进了历史,那“既得利益集团的家族掌权”的模式很可能就失去了。这是江泽民曾庆红他们安排红二代的习近平接班的心理基础。在温家宝看来,这是极不靠谱的。就是红二代的薄熙来,照样可能上台后来个绞肉机互相残杀的权力斗争,哪怕是内部分赃不均,都可能引发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你死我活洗牌之争。何况不论是薄熙来还是习近平对权力的看重远远超过对金钱的看重,俩人都不可能当江泽民曾庆红的儿皇帝。内斗绞肉机一旦开启,被绞肉的远不是平民百姓,一定是既得利益集团里的一大帮人。失败的一方也会寻找机会复仇,得势的一方也极可能在“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残酷内斗中失去权力而遭受报复,到头来还是“富不过三代”的历史轮回。

用长远的眼光从历史的纵向与横向看,温家宝是改开以来上层中唯一的明白人。是他真正看透了西方世界为何亿万富豪的后代不遭受暴力剥夺靠的是普世价值政治制度。当他无法说服其他高层(名义上是党的政治局常委,其实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理人)时,他已经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内斗绞肉机即将开闸,也就不得不在下台前干掉薄熙来这颗引发内斗的炸药包。否则,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等无数人有能力跟习近平你死我活相庭抗理,虽然温家宝清楚反腐即使一开始不触及到他的家族,但这把火烧起来后很难灭掉。他清楚也亲自经历了绞肉机政治运动是何等惨烈。

当徐明死在监狱里的消息出来时,如果跟徐明争名利的王健林兴高采烈,那只能表明王健林是个脑袋被门夹过的蠢货;当肖建华被抓捕的消息传出后,如果跟肖建华有竞争关系的马云等亿万富豪幸灾乐祸,那只能表明他们比兔子都傻,兔子都知道狐狸被猎人打死了,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见《宋史-李全传》:“狐死兔泣。李氏灭,夏氏宁独存?”后人错写成“兔死狐悲”,原文意思是狐死兔悲。其实只有“狐死兔悲”才说得过去,狐狸是兔子的天敌,天敌被猎人打死了,本该高兴才是。然而,细思恐极:自己的对手都失败了,自己的结局只能是更惨)。

综上所述,中共高层中只有温家宝搞明白了:美国的普世价值宪法,是既得利益集团搞出来的,本质上是保护既得利益集团和他们后代的利益不被侵犯。媒体是掌握在财团手中的。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们想不明白既得利益集团里的男人们“政治、金钱、女人”三样都想玩而且还是独吞(女明星女名主持人全部是他们的玩物)是不可能长久的,如果不在金钱和女人方面让步,那就得在政治方面有所让步,让人民大众有选举权,哪怕是你们可以通过财团办的媒体洗脑、操纵的选举。想世世代代做人上人、“政治、金钱、女人”都玩而且是既得利益集团独吞,必然导致分赃不均引发内斗互相绞肉,毕竟人的欲望是无底洞。其结局依然是贪官、富豪们争相外逃:“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更贴切的是《桃花扇》里的一套哀江南(七首)辞赋:

山松野草带花桃,猛抬头秣陵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北新水令】

野火频烧,护墓长楸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驻马听】

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月墀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沉醉东风】

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折桂令】

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沽美酒】

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这黑灰是谁家厨灶?【太平令】

俺曾见金陵王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兴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绞肉机政治里的绞肉者成为被绞肉者的画面一瞥(几个代表:刘少奇、林彪、江青、薄一波、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

不知下台后时刻担心自己家族的财富被没收的江泽民曾庆红吴邦国李长春贾庆林贺国强他们今天在反思时是否后悔当初没认同温家宝的观点?还是仅仅后悔当初对习近平看走了眼认为让李克强当政就可走出绞肉机政治了?

温家宝最悲哀的不在于底层百姓误解他在表演(称呼“影帝”),而是愚蠢的既得利益集团高层都误以为他是吃里扒外。

评论

润涛阎2017-09-11 10:46:08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国家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比如说毛泽东胡乱治国,但他死后中国经济就立刻赶上来了。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这一代人走过了头,下一代就会慢下去。这一代走得慢了,下一代就会补上。中国远没走出盛世乱世循环圈。共产党结束后一定是乱世。或者说共产党灭亡之日,就是中国动乱之时,最确切地说是同步发生。然后才是分久必合。当初没有孙中山祸国殃民搞革命,而是走君主立宪,弯路就少。但不影响长远的路径。中国从秦始皇开始把分封制改成郡县制,比罗马帝国搞类似中国郡县制的整体稍微早一点,几乎同时。但罗马走了元老院半民主之路,而中国走了帝制一个人说了算的路。显然,罗马类似于“九龙治水”胡锦涛的治国体制,太超前了就被灭了,也就拼不过中国的帝制。中国走在集体主义向个人主义转型期。这需要几代人。由集体主义走向个人主义,城镇化是唯一途径。只要农村人口比例太高,集体主义的土壤就在。法律超过人情的个人主义,与搞“关系”的集体主义思维是格格不入的。上海帮、山西帮、辽宁帮等等地域老乡观念,与民主理念是不相容的。这需要几代人才能达到居住自由、就业自由、人人一生搬家无数次的经历,才能走到个人主义思维体系那一步。到那时,法律高于人情的民主自由思维方式才能建立。作为旁观者,民主法治的国家很无聊,倒是绞肉机你死我活的大戏免费看,更有魅力。从这个角度,我喜欢专制下的绞肉机政治体制。刘少奇玩完了,林彪玩完了,四人帮玩完了,华国锋玩完了,胡耀邦赵紫阳玩完了,薄熙来玩完了,以后还有很多很多玩完的继续登场。太他妈的好看了。换了台,沉闷得不好玩,就没意思了。我盼望着专制绞肉机政治能维持久一点,至少我活着时还不是民主法治国家。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就怕天下不乱乎,那就无聊透顶了。
阿留2017-09-11 08:56:42 看到润涛兄又禁评了,到这说一句:

王岐山命运如何,不值得俺们关心。进秦城还是被肝癌,俺们都不奇怪。

关键是国家的命运如何,俺们的亲人命运如何。
入怀2017-09-06 15:54:35 如果习上位之处不采取反腐策略,而是搞普世价值这一套,未尝不是一个双赢之策。只可惜习的理念,决定了他不惜一切抓权,即便他成功坐稳江山,对中国社会和老百姓来说也是一种倒退。还是鲁迅看的明白,老百姓只想看杀人,并不想什么社会进步。
尘之极2017-09-04 12:13:14 这篇文章有点严肃的道理。本人n年前就预感到,当老共把财富攫取到一定程度后,必然在保证不被清算的情况下,祭出保护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大旗。只不过,现阶段还必须用官权的名义继续巧取豪夺,把钱洗白。西方国家对此心知肚明,但为分得一杯羹,屁颠屁颠地为红色权贵们服务,共同压榨中国百姓。可怜可笑的中国百姓同时却随时像恶狗一样狂咬那些胆敢说出真相的人,因为党说了那些人不爱国!
落花起作回风舞2017-09-04 11:54:34 博主好文!指望“人民”清算既得利益集团的想法,感觉还是过于理想主义了一些:)
渔樵江渚2017-09-04 11:42:51 阎师新见,高见!
石油附中啊2017-09-04 09:23:09 老阎这段跟贴这才叫说的平白入理。可惜可惜,非得说的如此平白才能看懂。可惜可惜呀。如果没时间看,就最起码不要留乱七八糟的跟贴了,搅得写的人也好看的人也好都忍不住口吐恶言。

本人从来就不认为温是什么影帝 – 他是真正在找SOLUTION,大家都高高兴兴的SOLUTION。目前阶段大家也还算都高高兴兴,但是这个是建立在欺瞒大众的基础上的,手段和效果不如民主国家太多。就单从精益求精的角度出发,也该使用民主国家的路数。
7896542017-09-04 09:18:05 “小札以为他的钱够多了,跃跃欲试想竞选总统,但他一定是挂靠在两党的一党上,自己另起炉灶成功根本没可能。” 别小看小札的创造力。美国已有不跟随民主,共和两党的势力。不成功又如何,最起码宣传了自己的主张。
润涛阎2017-09-04 08:39:46 普世价值下的民主政体,是钱说了算。你百姓没有军队没有钱没有媒体,你靠什么跟既得利益集团算账?有人拿闯王敢跟财团控制的媒体作对说事,其实那也是表面现象。他女婿就是犹太人。在班农离职前我就说过班农何时滚蛋的话,虽然那时我不知道他何时离职,但我知道他绝对在白宫待不下去。财团控制的媒体暂时干不倒闯王,但他们可以让闯王身边给他出主意的个个都滚蛋。待他成了跟财团控制的媒体作对的光杆司令后,他靠推特宣布他的政纲会遇到更大阻力。其实,闯王本人也是富豪。他会跟富人作对而把利益送给中产阶级?那是忽悠。当然,他不喜欢老墨移民伊斯兰教徒移民倒是真的。

普世后随便组党?随便办媒体?那都是做梦呢。就是闯王也绝对组不成能跟两党对垒级别的第三党。他的钱太少。走向资本主义制度后Money Talk 是真髓,其它的都是表面的。没有互联网,跟财团媒体作对的闯王根本不可能当上候选人。小札以为他的钱够多了,跃跃欲试想竞选总统,但他一定是挂靠在两党的一党上,自己另起炉灶成功根本没可能。二战后日本的自民党垄断了几乎所有的财团富豪,其它的党想上台,那得苦心经营几十年后。到那时你还想跟当年的富豪们算账?穷人政客在金钱统治的国家,要么是财团的代理人;要么是靠毛泽东那样发动农民拿起枪造反,但那必须是在外敌入侵后才有机会发展自己的军队。清算?暗杀总统或者抓捕总统都可能,但那是装门面的个体,想清算背后所有的财团富豪?那得是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才行,靠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资本主义制度是在说梦话。

几年后我们再看,闯王当政期间金钱一定会更往富豪那里集中。给中产阶级减税?那是表面的,真正得利的是富豪阶级。

要知道,美国底层80%的人口占有的总财富是10%。你把80%的那些人都杀光或饿死或赶出美国,只能挤出总财富的10%,那些被媒体忽悠的人以为中产阶级的财富被比自己穷的穷人拿走了,是天大的笑话,信的人都是傻比。90%的财富都不在底层80%的人手中。

总之,共产党高层里,看懂了“普世价值后中国还是亿万富豪家族们的天下”者,只有温家宝一人。
阿留2017-09-04 08:19:42 〔哀江南〕〔北新水令〕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1重到。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

〔驻马听〕野火频烧,护墓长楸2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3几时逃。鸽翎4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沈醉东风〕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丹墀5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6。

〔折桂令〕问秦淮旧日窗寮7,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 罢灯船端阳8不闹,收酒旗重九9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沽美酒〕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太平令〕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10。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手种的花条柳梢,尽意儿采樵11;这黑灰是谁家厨灶?

〔离亭宴带歇指煞〕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12不姓王,莫愁湖13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14。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15换稿!诌16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1]
wodedongxi2017-09-04 07:22:29 我觉得本文的基本逻辑不对。搞普世,很可能有对资本原始积累的追查,那时候既得利益集团如何保证自己后代的利益?这些人都是政治局委员、常委了,难道连这点道理都想不通?谁能保证实现了法制,自己不被清算?温家宝的做法其实是加速共产党的灭亡,党亡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都会被法制清算。
7896542017-09-04 06:40:48 光看标题就要顶。我认为温最圆滑。
少林商僧2017-09-04 05:26:24 可怜的温相要与那些昏聩的权贵集团一起为旧制度殉葬了!
华府采菊人2017-09-04 04:08:05 回复 ‘qi91856’ 的评论 : 当然是, 但是美国的互相残杀, 不是中国的。
qi918562017-09-03 21:58:10 美国多位总统和政客被暗杀,最近美国国会领袖和议员在棒球场被机枪横扫,是不是互相残杀?

 

Kastalia2017-09-03 21:56:14 路过。此文也算解读的一个视角。但下句大误:“美国的普世价值宪法,是既得利益集团搞出来的,本质上是保护既得利益集团和他们后代的利益不被侵犯。”西方世界的普世价值宪法,旨在保护每个人的既得利益,是自由资本主义时代个体竞争的法律保护。至于谁成谁败,谁富谁穷,就是由个人奋斗,加上物竞天演决定的。出发点是个体自由主义,而非权贵资本主义。不要把原先的宗旨和后来的变种搞混了。
四则旧舍2017-09-03 21:56:06 《桃花扇》里“诌”的一套哀江南,是个筐啊,什么都能往里装。不才高中时引此文,把语文老师气个倒仰。您老在这里引之何意?刘林薄的楼塌了?肯定的啊。。。就是太感性了。

不如引: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润涛阎2017-09-03 20:44:48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

这是“一套哀江南”辞赋,里边的七首未成为被后人遵守的词牌。我是没找到这七首的词谱。没有词谱的词,不能称为词牌,只能算是辞赋。当初作者写的时候当然是给出了词牌名,但后人无人追随唱和,也就没有词谱留下来。
有码无门2017-09-03 20:32:34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如果中国有真正的变化,还是需要毛泽东式的革命。否则就是扯蛋,就是与虎谋皮!
有码无门2017-09-03 20:30:14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没错,人民一定会清算他们!
有码无门2017-09-03 20:26:03 妍润涛是271的五毛还是自干五?
润涛阎2017-09-03 19:09:27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美国各大财团的资本是互相渗透的,这就完全避免了“利用伟大领袖的手法”互相残杀,因为资本一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必须走“双赢”模式。温家宝对这些都摸透了。可惜他的苦口婆心没能说服他的同僚们。
华府采菊人2017-09-03 18:43:29 博主言之有理。 那几位担心如“普了世”, 那些人不怕老百姓知道了会造反?不会。
一旦普世, 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了之后, 世界还是他们的, 那时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用现在攒下的钱来用普世的方法来保护他们自己的一切了.
新闻媒体? 老子有钱办, 办得比人民日报环球日报更精彩。
开放党禁? 老娘有钱成立一个随便叫啥名的只听我的话。
普世后的一切,则可以天经地义地用钱来打发了。
难度有吗?
有。
“走资派”(借用这个词)就在党内! 如今那几百家族在捞钱问题无显著性差异。
但一旦走上公开竞争的“普世”里, 几百家族就会按历史和利益分成不同集团的, 那搞不好折腾起来就会忘记“普世”应有的规则, 而回复使用伟大领袖的手段。
石假装2017-09-03 18:10:58 现在中国地方官家族贪占侵吞的情况更甚,觉得无法弄了。
bulldog22017-09-03 17:52:37 做贼心虚呀。他们的财富敢公开吗?不公开怎么受到保护呀。
离离源上草2017-09-03 17:51:27 博主很像俄罗斯沙皇时期的拉斯普丁,越来越邪了
阿留2017-09-03 17:47:26 润涛兄好文。结尾处一个小问题:这不是七首《哀江南》,只有第一首的曲牌才是《哀江南》,以下几首各有曲牌。因起首的是《哀江南》,常用以指代这一组套曲。
清漪园2017-09-03 17:41:50 阎兄劳工节快乐!温家宝提倡普世价值是为了保他子孙万代的平安?阎兄的这个分析角度很有趣,听起来有道理。不过,想想随之而来的新闻媒体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等普世价值的实施,500家巧取豪夺的财富立即曝光。加之国家化的军队不再是党卫军,失去了笔杆子和枪杆子的保护,温家宝及其500个家族的财富如何保住一代,我都怀疑。实行普世价值,他们可能会逃过中共的绞肉机,却很难逃出中国的国民性,会被清算,很难保住他们的“神圣私有财产”。吴邦国之流明白着呢。
清漪园2017-09-03 17:18:21 我还以为能抢上沙发呢,得了,板凳就板凳吧。
wudaniang2017-09-03 16:32:04 哎!不撞南墙不死心!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