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邓小平与民运

宋高宗VS毛泽东(三)       毛泽东、邓小平与民运

与高宗过早杀掉岳飞相比,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放过邓小平则是毛泽东的败笔。从政治的层面来说,“败笔”指的是他的事业被毁灭。

秦朝那么短就灭亡了,但秦始皇的事业没有被毁灭。如果刘邦打下天下后“克己复周礼”,把社会制度改回秦始皇以前的七个诸侯国他自己当联邦国王,现在的中国就是今天多国的欧洲。科学与民主很可能会在中国诞生。果真如此,秦始皇哪里会成为“千古一帝”?今天会有几个人知道秦始皇?

邓小平上台后就开始走上毁掉毛泽东的事业—公有制(工厂是全民所有;农村搞人民公社)的漫长征途了。

据去年广州一所中学的调查,尽管毛泽东的画像高高悬挂于天安门城楼上,学生们知道毛泽东是谁的不到60%;知道刘德华是谁的100%;知道秦始皇是谁的100%。

如果毛泽东的事业被两个凡是的华国峰继承了下来,知道毛泽东的中国人应该是100%。所以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也就是说如果毛泽东今天从纪念堂里走出来,他就会认为放过邓小平是他的失误。

如果今天还有人认为邓小平是在搞毛泽东的社会主义事业,那他/她真的不知道什么叫“挂羊头卖狗肉”了。

看待政治人物,不能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要干什么。

举几个例子:孔子提倡仁义道德,可他当了宰相乏善可陈(立刻杀了少正卯);毛泽东提倡做“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可他自己没完没了的乱搞女人;林副主席就更不用多说了他满口“听毛主席的话”又大言不惭地说“谁说实话谁完蛋”;邓小平告诉毛泽东“永不翻案”可他一上台就翻案;邓小平告诉华国峰说他出来后只是帮助华主席搞搞科学教育可出来后就抓军权;江泽民提倡干部年轻化离休按年龄一刀切70岁全退可他75也不退。在此仅举几例,只是要说明政治家提倡什么只是战术,而在这战术后面往往掩盖着与此提法完全相反的战略目的。那为何不能直接提出与那战略目的相同的理论?因为政治家们知道那战略目的在当时是“不可告人的”。这并非因为政治家的任何战略目的都是肮脏龌龊,有时是因为政治家比大众看得远,直接
提出来大众接受不了。

邓小平的“改革”的长期战略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把毛泽东的红色江山改变成“美式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他是死心塌地地不搞社会主义了。如果邓小平的改革不被继承者走回去的话,埋葬毛泽东的事业始于邓小平。

那么,邓小平为何还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因为他没办法让国人认同他的资本主义改革。事实上润涛阎当初立刻问同学(他今天在国内):你知道邓小平提“四项基本原则”为什么要加上“坚持”二字吗?他说那是强调的意思。我告诉他那是邓小平告诉他的政敌和人民这“四项坚持”一项也坚持不住。正因为坚持不住才喊坚持。坚持得住还需要喊吗?怎么不喊“坚持当官、坚持吃饭、支持做爱?因为这些都坚持得住。”

这道理恐怕当时没几个人能理解。那同学立刻问我:“那为何还要喊坚持党的领导?难道邓小平也认为党的领导坚持不住了?”我告诉他自从中共成立那一天,党的领导权就窝囊在枪杆子里边了。枪指挥党是事实而党指挥枪是牌坊。谁是军委主席谁说了算。“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的领导”指的是他有了军权而非党权。遵义会议确定的党的总书记是张闻天。邓小平当军委主席不当总书记是另一明证。这些都是当时我的话,我那同学还在世可做证。今天的事实也证明了这“枪指挥党”是真理。

书归正传。邓小平的改革只有一条路:把毛泽东建立起来的公有制社会主义改成私有制资本主义。而在政治层面上讲就是革掉社会主义民主(=泛民主=专制),建立资本主义民主(美式民主)。

建立“资本主义民主”,首先它必须是“资本主义”。而建立资本主义社会,首先必须走两步:(1)放开物价(废除计划经济建立市场经济);(2)把公有制的工厂瓜分掉变成私有。

现在回头看民运们当初甚至后来干了什么。这里首先探讨民运们应该干什么。

在毛泽东“社会主义民主”(=泛民主=专制)的制度下为了建立民运们向往的美式民主大业,民运们应该分清什么是“战略”什么是“战术”。而战术永远服从于战略。

“战略”就是毁掉毛共泛民主,毁掉公有制。“战术”就要围绕这个战略而展开。具体就是当放开物价时要给予配合;并全力以赴地扫除毁掉全民所有制企业的障碍。也就是给邓小平递上铁锹帮助他埋葬毛泽东的事业。

在看看民运们是怎么做的。

上面已经说过,不闯物价关就无法埋葬毛泽东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计划经济。当初邓小平赵紫阳闯物价关时,民运们不仅不配合而且趁机搞学潮。打乱了邓小平赵紫阳的部署。

毁掉全民所有制企业只有两条路:(1)在改革的第一时间把企业瓜分掉;(2)先引进外资搞私有企业,然后有了基础再把全民所有制企业瓜分掉。苏联走的是第一条路;邓小平走的是第二条路。这两条路走哪一条各有利弊。走第二条路稳妥,但如果邓小平死的早他的继承人就有把改革走回去的可能。

这就是邓小平改革的“战略”目的,也是民运们的“战略”目的。

为了达到这个战略的目的,民运们就应该懂得:瓜分全民所有制企业必然造成下岗工人。为了长期民主战略,就要帮助、至少要向下岗工人们做“过艰苦日子”的思想工作才合情理。

当年秦始皇建立封建制度时,杀了六国无数条人命。毛泽东为了建立公有制社会主义,杀死、整死、饿死几千万条人命。凡是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的人都忘不了人人挨饿的惨景。相比之下,为了建立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仅仅是下岗工人有些艰难困苦这算得了什么?事实上一旦公有企业被瓜分或被拍卖后,下岗工人很快就会有再就业的机会了。因为私有企业也会招工的。

毁掉公有制企业的途径有:拍卖、半卖半送、股份制。其中股份制是最慢且效率最低的办法。是下策。因为这些企业半死不活,把企业真正转到私人手里需要很长时间。也就是说股份制要经历很长时间后下岗工人才能够再就业。

如果按照上面的逻辑来思维就不难得出这些公有制企业必需私有化。而分给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它分了。毁掉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核心。要以战略的眼光看问题。

民运们搞不懂邓小平的改革。分不清战略与战术的区别。至今民运理论家们也搞不懂这个道理。为了进一步阐明此道理,我举个简单例子:

您决定要把棋子做成中国像棋,您就需要把这些棋子有的刻上“卒”有的刻上“相”。“卒”比“相”低微下贱。但您是要制作像棋,至於哪个棋子是“卒”哪个是“相”对您的“事业”—造像棋毫无关系。

当年孔子提出的君为臣纲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他哪里去管他死后谁将是君谁将是臣?君让哪个臣死哪个臣不死与他的理念何干之有?

那么,为什么要毁掉毛泽东的事业?这有两个解释:(1)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泛民主=专制)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几千年来最恐怖、最残忍、最下流、最黑暗的制度。(2)对“总设计师”来讲,邓小平的改革一旦继续下去,再过几十年或一百年左右时间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就能建立起来。到那时,邓小平就成了创造历史的伟人。而毛泽东只不过是秦始皇的再版复制,事业半途而废就算不上创造历史的伟人了。

那么,民运们为何不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呢?因为他们受毛泽东的“泛民主”(=专制)理论的熏陶,成了毛泽东“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他们搞的民主是毛共泛民主。与西方民主不是一回事。关于“民主”的定义,润涛阎有《美式民主的内涵》一文,请参阅。另外他们分不清“倒共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更可笑的是搞民主
的杨建利竟然回国搞“共运(=工运)”,就是煽动下岗工人闹事。使国有企业至今都没有被瓜分掉,因为中共不敢大胆去做。改革20年了,公有制企业仍然是贪官污吏的温床、毛共份子们反攻倒算的寄托。

需要强调:“资本主义民主”必须首先是“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社会必须由“财富积累者”和“财富创造者”组成。在美国,40%的人口几乎没有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0。5%);而全社会差不多一半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手里。就象一辆马车,“财富积累者”就是车把式;“财富创造者”就是拉车的马。拉车的马拉一辈子车只能还清“马棚”贷款和几辆马车的贷款款。

在美国,任何公司总裁也不会跟职工商量公司的运作。我有一同学,自己还在买房子可公司已经决定把公司卖掉了。等他房子手续办完第二天得到公司要卖掉的通知,就立刻贴广告卖房子。在大学,学生、甚至教授无权参与甚至了解院长、校长如何管理学校。就象拉车的马没权知道车里装的是什么,价值是多少。所谓“民主决策”是彻头彻尾的毛共泛民主,与美式民主不沾边。

可在民运们眼里,拍卖国有企业是不合法的。他们认为美国的“财富积累者”们是按法律积累的财富。其实这是偏见。美国当年杀死6000万印第安人后的“圈地”活动,黑人只管伐树、钉桩子。圈出来的地皮不是属於黑人的。如果当年的法律规定凡是来到新大陆的,土地每人一份,哪里会有“财富积累者”?黑人怎么会穷?黑人比白人圈地时跑的还快。没必要论证土地资源是最大的财富资源,任何国家的财
富都与土地资源分不开。

其实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建立资本主义民主是“战略”,而任何“战术”理论要为“战略”服务。

综上所述,民运们搞的学潮并非搞资本主义民主。事实上是毛主席培养的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们以为毛共泛民主就是美式民主。在战略层面上讲,89学潮是毛泽东培养的红卫兵红小兵们对邓小平资本主义民主改革的猖狂反扑。

89学潮既不是栽赃的“反革命暴乱”,也不是什么不负历史责任的“政治风波”。他们的学潮其愿望是好的,好到了天真烂漫的地步。所以,确切地说,89学潮是“缺乏理性的和平、非暴力”民间示威运动。最后被军队毫无人性的给屠杀了。它的历史意义润涛阎将在以后论述。人人说六四是悲剧,因为军队用坦克进城开枪杀了平民当然是悲剧。但在润涛阎看来,这悲剧还有不同的涵义。

从战略角度分析,学生们向往的民主与邓小平要搞和正在搞的民主是一回事;只是学生们不知道他们向往的(不等於他们认知的)美式民主只能通过邓小平的改革来实现。也就是说,被屠杀的市民学生和屠杀者邓小平有着共同的战略目标。这是为何润涛阎认为有两种悲剧的原因。而这第二种悲剧悲在这里:在水晶棺里的毛泽东对第一种悲剧目无表情;而对第二种悲剧他会狰狞大笑:“哈哈!狗咬狗,两嘴毛!”就凭这一点,邓小平就不应该用杀人的办法解决六四。这是邓小平的失误。如何才能即达到邓小平镇压的目的又不杀人却让在水晶棺材里的毛泽东痛苦呻吟?润涛阎有邓小平未采纳的上策。以后会告诉各位网友这上策是什么。请稍候。

邓小平和江泽民们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加入世贸。事实上,加入了世贸就给邓小平的改革上了锁。任何继位者想回到毛泽东公有制社会主义实在是太难了。倘若没有学潮,估计邓小平赵紫阳早就把公企给私分了。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建立就提前很多。然而,历史不能假设。毛泽东几十年的运动不会没有“后效”的。值得欣慰的是:邓小平从毛泽东的鲜血淋淋的铡刀下钻了出来,这就奠定了强大的基础以毁掉毛泽东的事业—社会主义专制。

欲知毛泽东邓小平两大政治家如何斗智,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

a500d2007-04-17 01:08:25 这又是忽悠。

想问题的出发点是每个人都在整一个天大的阴谋,然后开始战略和战术。

同意楼下的评论。
xixihaha062007-04-07 17:26:33 你的这些文章,抓住了毛邓路线斗争中一些常人未见的深层次分歧,和权力斗争中一些可能的策略,作为闭门造车的一家之言,还是有意思的。
你能将经济和政治统一起来解释社会发展,这很难得。可惜,你既不懂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的大民主的真正精髓,也不明白邓小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真正目的。想想,就像罗斯福,放弃了自由竞争资本主义,但还是本质资本主义。
总的来说,你对权力斗争等的分析,是事后臆想远远多过事实和史实;你对于路线斗争的分析,是肆意无限夸大毛邓两人分歧,忽视两人间更多的统一(特别是两人的政治目的和一脉相承的哲学思想体系)。
所以,虽然你的具体语句不少基本对,但你的结论完全荒谬。对历史和政治有深刻理解的人,能从你的文字里得到有用的东西,但不会相信你的结论。对于对历史和政治了解不多人,有可能被你误导。无论是民运还是中共,要是听了你的(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就要完蛋,呵呵。。
最后,还是鼓励你的思考,而且你的文字也不错。:)
tieqiuer2007-03-28 17:06:22 Very impressive!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