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不是什么神算(二)

接上文

上文是从唯物主义角度谈论对人和事务的判断和对未来的预测。今天谈为何唯心主义能高屋建瓴地对人和事务做出准确判断并对未来给予推测。延续前文的叙述方法,给出例子加以说明。

(一)为何民运大佬对薄熙来的判断不合情理?

薄熙来被抓后,在文学城的新闻里介绍一些人对薄熙来事件的判断,其中有民运大佬们的言论,胡平?王军涛?给出的判断是薄熙来的仕途才刚刚开始。

根据唯心主义高屋建瓴的判断,薄熙来绝无可能东山再起。人在历史上的定位是如何决定的?根据唯心主义的原理,就是“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我们就从读书的重要性来谈,让你的孩子当文盲还是读名校?其重要性高到无以复加地步。然而,读名校与当文盲之差异所表示出来的重要性,要在给孩子积阴德之下。也就是说,你是否给你的后代积阴德,其对孩子未来的重要性超过让孩子读书而不当文盲。

我们比较一下薄熙来与习近平二人,因为他们俩有非常明显的可比性。薄一波给薄熙来积阴德了吗?首先,薄一波恩将仇报在他死前并没有还债,这就涉及到唯心主义里的另一原则: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没有例外。薄一波欠下的债最大的是他对阎锡山恩将仇报。这个债他在死前没还清,然后就是对胡耀邦的恩将仇报之债也没还清。这就使得他死时留下了辜。当年胡耀邦给薄一波平反时令所有的人震惊,包括邓小平。邓小平惊问胡耀邦:“这事你都敢干?”

薄一波被胡耀邦平反后便又使出了他的“恩将仇报”把戏,等于不领情。“我不欠你胡耀邦的,你胡耀邦给我平反,那是因为你不得不这么做!老子不欠你的!”为了让人知道他并不欠胡耀邦的情,他就四处活动干掉胡耀邦。他找一方的陈云李先念,然后找另一方的邓小平。最终导致两派老人合流拿下了胡耀邦。胡耀邦也遭到了另一人的恩将仇报,他就是王兆国。王兆国的儿子迟早有一天会坐牢,除非王兆国死前被关入秦城,否则就死有余辜。这笔账留给儿子还是自己还,结局都一样,因为老天爷从来都不会放过谁。

胡耀邦想到是这俩人出卖他,在台阶上大哭。胡耀邦死了,导致八九动乱,导致六四惨剧。邓小平的女儿都承认六四是邓小平个人的悲剧。

那有人要问:为何薄熙来要为薄一波还债,而薄熙成就不用还债?

在邓小平根据华国锋的决定主持恢复高考时提出:任何人不能走后门,一定按照分数录取。然而,自私的薄一波找到邓小平要给他儿子薄熙来开后门。薄熙来没考上任何大学,不论是内蒙古大学,新疆大学云南大学,还是河北师范大学,只要是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任何一所大学他都进不去,因为没达到大学录取最低分数线。邓小平抽烟不说话,然而,很久薄一波不走,最后邓小平咬牙答应了,给教育部写了条子:下不为例。等于全国就给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开一个后门。这事教育部部长怎么想?惹不起邓小平,但纸里包不住火,上层对此不公平无人不知。薄熙来如果不贪婪,去一所不知名的大学,比如河北地质学院,这也能堵住人们的嘴。可他偏去了北大。邓小平说了“下不为例”,就是叶剑英华国锋陈云的孩子们也不能走后门上大学,只有薄熙来一人可以。薄熙来只读了两年又凭借父辈的权力名声被社科院研究生院“破格”录取。这样,薄熙来本来就是一个继续当工人的高考名落孙山的失败者,竟然靠走后门进了北大,成为红二代里地位最高的官员。别说他有本事,如果他没走后门进大学,还是当工人,后来可能有机会发财,但绝无机会当上政治局委员。

也就是说,薄熙来是靠他爹走后门而得势的。没有大学文凭,那个“知识化”的潮流下,他没机会当政。薄熙来,而非薄熙成,继承了薄一波的政治遗产。那他就应该也必然会对薄一波的余辜债务负责。

有人说,株连是不合理的。您说得对,但您应该知道,只有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前提下,才有株连的道理。如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效,那如果不株连,天理何在?要知道,在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里,“子承父业”跟着的才是“父债子还”。几千年来,从没有遗产税,父亲所有的遗产,都由儿子继承,女儿都没份的。假如你老爹借了邻居一千块钱,第二天死了,你继承你老爹的房屋土地家具,你就不还邻居的债了?邻居不跟你玩命?同理,薄熙来继承了薄一波的政治遗产,他的大学机会就是他爹找邓小平从全国人民那里借来的。没有这第一桶金,他以后的发迹无从谈起。

薄一波恩将仇报干掉胡耀邦,胡耀邦的门徒们就包括胡锦涛温家宝二人。如果二人在下台前不找理由干掉薄熙来,那他们就没有做到“替天行道”,因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父债子还”是天理。而且,薄熙来走后门上大学还属于“刑满释放人员”,他是在秦城坐牢五年后释放出来的刑事犯人。他到北京郊区偷拖拉机,他不会开就上路,撞死了年轻女孩,被判刑的刑事犯人。

比较一下习近平的老爹习仲勋。习仲勋宁肯坐牢16年也不整人。在那两口子都要互相揭发才能过关的毛泽东时代,如果习仲勋为了自己不被整而揭发同事,那今天的张又侠会誓死保护习近平的军权吗?张又侠他爹张宗逊当年就是习仲勋的搭档。红二代里多少家族互相恨得咬牙切齿?多数是当年的同事战友,就因为毛泽东搞互相揭发政治运动而结仇。张三被抓要交代同伙,因为他担心李四已经出卖了自己,李四也这么想,都是把罪责推给对方,以求自保。这就是囚徒困境。都担心对方会提前出卖自己。如果习仲勋提前出卖张宗逊,那张宗逊当即就知道了,他的儿子会放过习近平?所以,习仲勋坐牢16年也不整人,给儿子积了阴德。这是为何曾庆红提出习近平当储君时红色家族都没意见的原因。习仲勋没有仇人。不论薄熙来的政绩有多大,胡锦涛温家宝把他法办都是替天行道。

有人说,薄熙来曾经踢断薄一波三根肋骨,这是否也算替天行道了?

这要看薄熙来当时踢断薄一波三根肋骨的原因是什么。老天爷不会被人愚弄的。文革来了,当薄熙来发现自己的前途完蛋了,都是老爹被打倒惹的祸,他才向党向毛主席表忠心而踢断薄一波的三根肋骨。如果在六四时或六四后,薄熙来清楚六四的起因是胡耀邦死亡而薄一波是干掉胡耀邦的始作俑者,而且是恩将仇报,那他在老爹回家时把他推倒然后踢断三根肋骨,那就算替天行道,哪怕他被逮捕入狱,很快就会被释放。而且,他的仕途就会光明。

后来,谷景生得知薄熙来走后门去了北大,他也找教育部,他女儿谷开来数学考了零分,也进了北大。如果薄一波谷景生薄熙来谷开来四人不是唯物主义者而是明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是天理,那他们在得到北大录取通知书时就应该做好去秦城的心理准备,至于什么原因、什么时间、什么人把他俩送入秦城,都是无关紧要的。毕竟招生有名额限制,他俩走后门去了大学,就有另外两个比他们考分高的本来应该被录取的而名落孙山了。他们后来去秦城,等于还给老天爷一个公道。唯心主义高屋建瓴告诉地球人:尽做善事,莫问前程。如果死有余辜,那就父债子还。

 

所以,我当即就耻笑民运大佬(胡平?王军涛?)的判断(薄熙来的仕途刚刚开始)是无稽之谈,是违背天理的,是根据唯物主义的原理,以为薄熙来的政绩非常出色,便把唯心主义的高屋建瓴视为无物。“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爹薄一波没给他栽树不说,还给他留下了余辜。他是他家里他爹政治遗产的继承人,胡锦涛温家宝不会找薄熙成算账。如果薄熙来没靠他爹找邓小平走后门而是自己考上的大学,那人人佩服,结局就好很多。什么大学都没考上,走后门还去了北大,然后不低调,反而咋咋呼呼,令知情者不服。佩服薄熙来的,都是不知道他是走后门上的大学,他当时什么大学都没考上。就好比李鹏的女儿明明大学考不上,读了个电大,就进了清华读研究生,还高调说什么“能力以外的资产等于零”,令人作呕。李鹏一死,她能跑得掉?谁把她送入监狱,谁就是替天行道。

 

这里必须说明:人的能力与是否上过大学无关,与什么大学无关。我有旧作详细介绍了我们村的大队党支部书记许会是一个字都不认识的文盲,他玩政治到了炉火纯青地步,令人叹为观止。任何政治运动都没人能扳倒他。他还把我们村搞成了省级大寨点。然而,一码归一码。不是每个人都清楚学位与能力是两码事。很多人崇拜名校毕业生。薄熙来从来没在任何场合告诉人们他是考不上任何大学靠邓小平特批进的大学。他掩盖了事实,以骗取信奉崇拜名校的人对他的景仰而获得了政治地位与个人利益。这些,老天爷会算总账的,他怎么可能会有再次出山的机会?如果有,那瓜瓜就惨了,薄一波薄熙来两代人的欠债都归到瓜瓜那里了。瓜瓜的貌相表明他不是悲剧人物。反推过来就是:王军涛(胡平?)对薄熙来未来东山再起的判断是不合天理的。

 

当唯心主义的判断与唯物主义的判断相悖时,唯心主义是高屋建瓴,唯物主义要让位于唯心主义。

(二)邓小平VS北大学生;毛泽东VS红卫兵

六四悲剧是怎么发生的?客观条件很多,但需要记住“事有起始,物有终结。知其先后,则近道矣。”那追根求源,根据唯心主义高屋建瓴来说,导致八九学潮的最起始原因是什么呢?

那就是北大学生在游行时偷偷地打出“小平你好”横幅后邓小平没有严惩他们,等于默认了或者说是接受了北大学生们的“投资”。这个世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反过来,任何吹捧都是提前想好了要有回报的。这是基本的动物学共性。在动物界里,对人最具奴性的是狗。那我们就拿狗做例子来说明这个道理,以解开邓小平与北大学生之间的恩怨情仇,也就表明当初润涛阎哀叹邓小平的道理为何。这给准确判断邓小平与六四的互动结局提供一个鲜活的例子。

据报道,一位白人养了七只爱犬,可这个男人是个马大哈。他有事出公差七天,没来得及或者说忘记了给他的七只爱犬留下狗粮。待他回来时感到内疚但也猜测七天它们死不了,便慌张张地跑到屋里把狗食拿给关在地下室的狗窝里去喂他的爱犬。当他打开门之前他就欣喜若狂因为他听到里边的动静表明它们还活着。的确有六只还活着,那只最弱小的已经被同伴们咬死吃掉了。当六只饿狗看到主人回家了并拿狗食喂它们时,它们没抢狗食,而是一起扑向主人,把他活活咬死并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狗都知道,当奴才是有回报的,那就是按时给狗粮。你想把它们活活饿死,让它们不得不咬死吃掉同伴才活下来,它们就跟你拼了。它们不会听你解释,因为解释是多余的。

狗都如此,何况人乎!

在911以前,全世界范围内对安检都是有一搭无一搭,邓小平也没有在1984年10月1日国庆游行时搞最严格的安检,结果被北大学生钻了空子!在他们经过天安门前时打出了藏匿起来的横幅:“小平你好”。

在电视直播里看到那个横幅,我当即判断:邓小平绝不会轻饶这些北大学生的!一定严惩。否则等于接受了北大学生没有谈判没有合同的条件下强行投资,那你邓小平要准备用十倍的好处还债才行。你不用十倍的好处还债,他们就以百倍的热情参加报复你的战斗。问题就来了:你邓小平如何还这笔债?没有谈判,没有合同,掌握这个分寸是极其困难的。何况你过分偏向北大而疏远清华等大学,那照样是大麻烦。

然而,我没听到邓小平严惩这批北大学生的报道。我对此感到不解,难道邓小平不知道“你接受了这样的投资,你需要给出巨大回报”的道理?

如果当初严格安检,北大学生没有机会搞投资来个“小平你好”的横幅;或者,如果邓小平在事后公开地严惩了北大学生,不接受这样的献媚投资:

那么,北大学生就不会有在胡耀邦死后跟邓小平死磕的底气与自信。北大学生们一届届都清楚“小平你好”这件事,就等于给下届下下届投资了,播种了,由北大后人收获邓小平的回报。然而,邓小平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竟然在1989年搞起了大学生毕业不再由政府分配而是自谋职业。中国历来是官本位,在毛泽东时代,大学一毕业就是理所当然的国家干部。自谋职业,等于不再是国家干部了。此时便有一首新的《东方红》改编出来了:

西方红,太阳落,中国出了个邓开拓。他让当官的发大财,他让人民各管各。

其它大学就忍了,北大不能忍。“我们北大已经投资了,我们是怎么对待你邓小平的?我们偷偷地举出‘小平你好’的牌子让全世界都看到了,而你今天竟然要抛弃我们不管了!我们就跟你死磕!”

刚好赶上胡耀邦死,北大学生便抓到了报复邓小平的机会,有学生拿着瓶子到广场“吊小瓶”。八九学潮北大带头闹,而且跟邓小平死磕直到流血事件发生,在唯心主义方面来说,是邓小平当初接受了北大学生单方面偷偷投资欠下的债务忘记还了而遭到北大的讨债。

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利用红卫兵的满腔热血发动文革干掉了刘少奇等无数高级干部,红卫兵们如此大的投资,那一定是有得到巨大回报的期待的。然而,毛泽东不想还债,便继续骗他们:“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红卫兵们误以为这上山下乡是继续投资,未来的回报是“大有作为”,升为国家各级干部是理所当然的(那些被动去的不得不去的除外)。结果呢?毛泽东想让他们永远烂在那里。在毛泽东死前发生的四五事件时,毛泽东亲自跟张玉凤说:“这是冲着我来的,看来党心民心都不在咱们这边。”也就是说,毛泽东清楚他把红卫兵们利用完了就卸磨杀驴得到了报复。

任何妓女都是对嫖客热情客气的,那是买卖兴隆的必经之路。然而,妓女对嫖客的热情与奉承是有回报的。你嫖完了,系上裤带不给钱就走?凭什么?凭你有权有势?然而,妓女们总有一天会出来花钱买通黑社会也把你给办了以讨还公道。毛泽东利用完红卫兵就把他们永久赶下乡,这比嫖客嫖妓完事后不给钱走人还糟糕!等于嫖客不给钱走了还报警说那里有暗娼你们去扫黄。这些妓女不找机会报复死都不会瞑目。四五运动就是在毛泽东活着时让毛泽东体会一下报复的滋味。

润涛阎是什么时候明白这个道理的呢?

那要追溯到我学龄前的经历。在我上学前,我从我大姐那里学会了100位数以内的加减法,因为实在太简单的东西大姐教给我比较容易,我学得高兴,她教得也高兴。一个机会我问及为何我是属猴的,难道是因为我长得瘦?她告诉了我12个属相是怎么回事,目的就是让不识字的老人能记住自己孩子们多大了,记住属相就错不了了。我明白了同一个属相相差12岁的道理,便当即可以算出任何人的年龄,只要知道属相。反过来亦然。我家跟村子隔着一个大池塘,平时接触的玩伴并不多。比我大10岁左右的潘柱是我家常客,他喜欢跟我爷我爸聊天。我告诉他只要知道年龄我立刻算出属相,反过来亦然。他就跟我逗着玩,但他发现当他告诉我年龄后两三秒钟之内我立刻告诉他属相,他惊呆在那里不动,说我比他算得快太多了。然而,传播这件事的是一位叫“小片的爸爸”的长着。他的年龄在我爷与我爸之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儿子乳名叫小片儿。我俩在地里拾花生(在花生收获后的生产队地里刨土,找里边的花生),那天我俩闷头干活不说话,都拾到了很多花生。他对我一个孩子能刨土几个小时感到吃惊,便哎呦他的腰痛,停下来跟我聊天。他想知道我到底能聪明到什么程度,便开始考我。他不识字,但记得他家里人每个人的年龄与属相。这事他很快告诉了村里人说我一秒钟就能算出来,其实有夸张的成分。从此,很多村里人见到我就验证是否在一秒钟内就能给出答案。

在冬天来临的一天,我去放羊,我发现家里没窝头能带着饿了时吃,就只好抓了一把花生米放在兜里,便可到很远的叫南大圈的地方去放羊。在那里,我碰上了一个比我还小一岁的玩伴也在放羊。他看我吃花生米,便提出给他,他饿。我很饿,不想马上回家,但考虑到不好驳面子,就把兜里的花生米给他几粒。他不干,说见面分一半。我只好把兜里的花生米全部拿出来,分给他一半。没想到他几口就吃完了,然后张手跟我要。我摇头。毕竟我从未吃过他一点东西,不欠他的,而且我饿得难受。他就把脸拉下来说我不够朋友。我纳闷啊,见面分一半,还能怎么样?他看我不解其中道理便告诉我:“你欠我的!”我摇头。他说:“你不知道吧,我在很多人那里吹捧过你!”我一听就愣了。他平时崇拜我无疑,可我从来没求他吹捧我呀?那年头没有广告一说,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我得给他出广告费。可广告费都是双方有雇佣关系。我招谁惹谁了,我?可他委屈的样子令我无法不把我手里的花生米又给他一半,他才悻悻地走了,边走边说我应该把花生米全给他才公平。从那以后,我在人群里就装傻,尽最大努力不让任何人崇拜我而令我欠下不知道怎么才能还清的债务,谁问我多大了属什么的,我就说不知道。这是当我看到电视里北大学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横幅时当即判断出邓小平应该严惩肇事者,否则欠下的这笔账是要还的。也就在八九年推理出北大学生带头与邓小平死磕有其合理性,是讨债性质。什么民主啊,自由啊,都是扯淡的。你邓小平让天之骄子们毕业后自谋生路,不再是国家干部了,你对得起北大学生打出的“小平你好”的横幅吗?这笔账要还的!

(三)如果润涛阎借给毛泽东10分钟,历史将改写

毛泽东一生中最信奉的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而是“实践论”。等于“吃一堑长一智”,也等于“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吃一吃。”这些纯粹的唯物主义范畴的东西。他不知道也无法承认人的正确思想是头脑里固有的。

动物界里的猪羊马牛,跟人都是哺乳动物,差那么一点点,可你无法让猪羊马牛搞懂最基本的数学物理化学知识。猴子没有语言细胞,你怎么教给它们也无法让它们学会说话。实践,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大脑里没有智者的细胞,靠实践才能获得的判断其使用范围非常窄,判断的准确性是非常有限的,只要条件一改变,其判断的误差就极其大。这就是孔子在两千年前就发现了的真理:“唯上智与下愚不移。”就是说智者是天生的,愚蠢的人是无法通过教育或实践而变成智者的。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因为他们天生的大脑里就没有独立思考准确判断事物的细胞。

唯心主义在科学角度上与唯物主义是有相通的基础的。根据唯物主义的原理,动植物和微生物在形态(结构)与功能上是保持一致的。这就给唯心主义提供了与唯物主义衔接的基础。

比如,育种学家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某植株有特征特性,而他人看到的是不起眼。袁隆平就能看到一株看上去不起眼的野稻子有抗盐碱功能,把这样的稻子与高产不抗盐碱的稻子杂交便可选出能在海水里生长的水稻品种。当你看到狗尾巴花不好看,而仙人掌的花特漂亮与荷花可以争雄,你如果得出狗尾巴花是一类,而仙人掌与荷花是一类,那表明你只能看事物的表面,对本质根本看不透。如果你明白形态与功能是统一的,那你就能通过形态的观察便可得出:荷花只能在水里生长不能在沙漠里生长;仙人掌只能在干旱的沙漠里生长而不能在水里生长,虽然它们的花都一等一级别的漂亮。当你看到两种你没见过的植物,你根本就不需要把形态与荷花类似的水生植物种到水里和沙漠去“实践”,就能准确判断出它在沙漠里必死无疑;同理,它的形态与沙漠干旱地里的植物类似,你也不需要把它种到水里“实践”它在水里活不了而必须在沙漠干旱地方才能活。因为形态与功能是一致的。你只需要看透什么形态属于水生什么形态属于旱地植物即可。

人也一样。我有旧作提及共产党高官里的“鹰视狼顾”特征的三位:邓小平习近平孙政才。这类人有理想,有隐忍功夫,有韬光养晦的天资。

毛泽东打下天下后的后半生害怕什么?害怕两件事:一个是夺他的权,一个是他死后让他人亡政息把社会拉回到“解放前”。

先讲毛泽东害怕的第二个事如何解决。

如果真有穿越,那润涛阎在1949年时认识毛泽东,这个问题润涛阎只需借给毛泽东3分钟便可彻底解决。在1949年,毛泽东召开一次百八十人的高层会议,润涛阎不认识他们谁谁是谁,也不需要认识他们,只要把每人看一眼,三分钟足够了,便告诉毛泽东:把那个矮个子杀了。

毛泽东打下天下后整死这个弄死那个,没完没了,但唯一有韬光养晦天资的邓小平却活了下来,令毛泽东死后人亡政息,“轰轰烈烈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同理,如果江泽民曾庆红借润涛阎3分钟,润涛阎当即告诉他俩:习近平当储君,将来他当政你们想继续让他当傀儡,让他当第二个胡锦涛,你们还想在他头上拉屎还得让他吃了,那你们最多有活命的机会;如果你们想让孙政才当接班人,然后你们想继续当孙政才的太上皇,那你们想进秦城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没有,他一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能穿越,邓小平或习近平或孙政才在毛泽东之前就是毛泽东的领导,那他们三人任何一人都不会让毛泽东把权夺过去,宁肯打不下江山,或者杀掉他自己与他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别指责习近平干掉储君孙政才,如果倒过来,孙政才与习近平互换,那孙政才也照样会干掉习近平。因为即使邓小平习近平孙政才三人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不具备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原理准确判断事物的能力,就靠他们都是“同类人”,照样清楚对方是对手。

就好比植物之间如果有杀死对手的本能,你把莲籽、仙人掌种子、芦苇种子放在一起,那莲子不会杀死仙人掌,而会杀死芦苇,以减少与自己争光争地盘争营养的对手;同理,仙人掌也不会杀死水生植物,而会杀死沙漠干旱植物。

接下来谈毛泽东在打下天下后最害怕的另一件事:担心自己的权力被夺走。

毛泽东缺乏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表现在他高中考不上,只能去读花钱就能入学的长沙第四师范,那是毕业后只能教初小的最低档师范,因为他数学总是考零分。恰恰是因为他缺乏逻辑思维能力,他才能带领军队突破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因为国民党将领都是根据逻辑思维对他的行动作出判断。毛泽东一生中所作所为只能从他亲自经历过的“实践”中得出经验与教训并由此判断出下一步的战略战术。这是他打江山时“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夺取天下的法宝,他由此写就《实践论》。他认为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实践中来。凭着“从实践中总结出下一步如何走”,他打下了天下;同样,“从实践中总结下一步怎么走”令他在打下天下后依然不断地进行残酷政治斗争,最后落得孤家寡人的地步。

如果润涛阎在1949年是成年人并有机会跟毛泽东私谈7分钟,也就是润涛阎借给毛泽东7分钟,那他打下天下后的战略战术就完全不同了,不仅仅能避免他手下人遭殃、他自己“人亡政息”而且在死前没过一天安稳日子的悲惨结局,也不会给历史留下暴君的名声。

那润涛阎7分钟给毛泽东讲什么呢?

就告诉他:您老前半生在打江山期间的遭受到的无数次无数人夺你的权其本质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也都有政治野心,也有把红军交给你你能否打下江山的疑虑,毕竟你连大学都没读过,也没读过军事院校,数以百万计的将士是否会白白送命(这就是后来陈毅说的“党中央老红军领导们谁没反对过毛主席?”的历史)。然而,当蒋介石跑去台湾那一刻,所有的共产党人再也没有一个不服气的了,在以前的党内夺权斗争中站在毛泽东反面的将领们也都臣服了,是从骨子里臣服的。张国焘在出走时判定把红军交给毛泽东是绝无打下天下可能的,与其最后都被国民党干掉或收降,还不如早点去投国民党呢。可当毛泽东打下天下后,张国焘就不再也不能说一句毛泽东无能、胡来的话了,只能说毛泽东人品怎么怎么差。所以,在1949年打下天下以后,你毛泽东不需要用在打天下时各派将领和共产党高层谁谁想整你而得出的以后他们还会整掉你的结论而发动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今天整死这个明天整死那个了。

毛泽东听到这里可能不服,毕竟他是从几十年权力斗争中走过来的,他只相信“实践论”从实践中得出的结论。然而,润涛阎就用他最崇拜的两个人之一的李世民说事。李世民在打下天下之前照样有无数怀疑他的能力的,魏征就是其一。魏征更相信李建成,也是李建成的铁杆拥趸。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时杀掉大哥李建成与弟弟李元吉时没杀掉魏征。当李世民打下天下后,魏征对李世民刮目相看,立刻感到当初自己看走了眼。李世民也就没必要防备魏征,哪怕魏征鸡蛋里挑骨头找李世民的错,李世民也不会以谋反的猜度干掉魏征。因为李世民清楚,他打下天下的那一天,再也没有不服他的了。李世民大脑里有准确判断事物的细胞,不是任何事都靠自己过去的“实践”得出对未来的判断。

其实不论政治家还是平民百姓,只靠“实践论”来判断人和事往往都是误判。我在出国前有一个非常有参考价值的一位北大女学生的例子。

大约在八十年代初,安徽就有很多年轻女孩到大城市当保姆,被称为“安徽小保姆”。一开始是上海,然后是北京等各大城市。一天一位老科学家跟我聊天,问我的意见,就是关于她家雇的安徽小保姆的事。经人介绍,她找到了一位安徽小保姆,可她丈夫对这农村女孩看着不怎么舒服,加上他脾气有点大,在单位生气了没地方出,回家看到小保姆干的活不太仔细就发脾气。她说每当这时她就批评丈夫几句,她认为这小保姆不多事,非常有礼貌,她最放心的是:小保姆不偷东西。她试验过,把一把现金放在厨房抽屉里做好标记,小保姆从来都没拿出来数数。晚饭吃完了,小保姆收拾洗刷完后打扫厨房,便回到自己房间读书去了,不会干扰两口子看电视。她告诉我她以为小保姆读的是小说,有一本小说在厨房里放着。然而,有一天吃完晚饭小保姆收拾完后没有走开,而是蹲在沙发前跟二位笑嘻嘻地但认真地说她再过一周就离开了。

二位当即就愣了,老头最近没批评她啊,好好的怎么就想走了呢?是不是找到给钱多一点的主了?小保姆说她在上学读书前需要回老家看看父母,然后再回北京读书。两口子一听她要去读书,便问去哪里读书读什么书。那时开始有电大夜大之类的。小保姆把北大录取通知书拿出来给他俩看。她丈夫惊呆了。在他当年那个年代,全国高中毕业生人数少于全国大学想录取的总人数,也就是说,所有的高中毕业生只要想上大学都没问题,争的只是能否进名校。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考入顶级的名校。原来这小保姆两年来不是在读小说,而是在复习高考题。

两口子开始反思,之所以这两年来她丈夫时常把脾气发在小保姆头上,本质上是瞧不起这个农村女孩。他俩此时只想女孩的好处,比如即使被冤枉也绝不反驳。也就决定给女孩买点东西,可害怕女孩不接收。她知道我是农村出身的,也就想问问我的看法,是否应该给小保姆买点东西。我提议跟小保姆商量,比如别让她家里给她买床上用品了,被单床单等,说不定她能接受。

我没问他们买了东西没有,后来得知小保姆周末就回她家干点活,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也许继续给她钱。有一点与今天的题目有关:在小保姆未拿出北大录取通知书之前的两年里,男主发脾气时,哪怕她据理力争,效果依然不会是得到他的认可。但当小保姆拿出北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她再也不需要担心被男主瞧不起了。以后周末去他家干活,再也不会担心被瞧不起的眼神扫过了,也就不需要根据过去的“实践”得出的被男主瞧不起的结论而以后还在他面前战战兢兢了。

我相信如果润涛阎借给毛泽东一共10分钟,他后半辈子的历史将改写。因为他身边没有人会敢“指教”他,你比他还高?一定害怕他杀了你。然而,当毛泽东知道润涛阎是一农民,他就不担心给他的建议对他有伤害,只要不被他人听到即可。毛泽东不会因此而杀了一个农民,给他的历史留下不值得留下的污点。毛泽东曾经到过很多村子,根据报纸报道,见他的农民也都是溜须拍马之流,没有一个花7分钟时间给他讲讲润涛阎上面讲的建议。只给他举李世民的例子,他就会猛醒。他搞政治运动整死人无数,其实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他时刻担心在战争年代里他不经过延安整风把对手们都整惨他就有被夺权的可能。他把这“实践”经历刻在了骨子里,一辈子都不停地整人,直到死的那一刻。对手们人人自危,必然有林立果想跟他拼了的事件发生,使得他更加疑神疑鬼。

(四)唯心主义高屋建瓴的判断需要哪些条件?

谈到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前者注重经验主义而后者注重理性推理;前者具体而后者抽象。涉及到理性推理,唯心主义最大的特点不仅仅是意识的主导作用,还有怀疑一切的本能。唯物主义者很容易被欺骗,只要给他提供两条:威逼与利诱,他就当即就范。因为唯物主义者害怕利益受损和想得到更多利益,极难在威逼与利诱面前保持独立思考能力。而唯心主义者则相反,理性思考尤其是在怀疑一切的心境下的意识,上当受骗的难度就很大。

比如,我在上小学时每人发一本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我打开之前在脑子里默认:这里边都是谎言。然后,打开仔仔细细寻找里边的真话。这与什么书无关,只要是书本,我在打开之前脑子里立刻本能地出现“这里边都是谎言”的意识,然后仔细读,在里边寻找真话。

我在学龄前就跟我爷爷卖菜籽,卖他编的篮子。很快就发现,那些说好话的一个都不是买主,而贬低、鸡蛋里挑骨头的说难听话的都是买主,以达到讨价还价的目的。也就很快得出结论:人的言论与行为不是直线的,往往是相反的。那些闲着没事干的人夸你的东西好,你要是高兴你就傻了,他根本就不想买你的东西。上学后也就必然得出判断:“这书里说的让你认同的,跟出书的人想达到的目的是相反的。”

卖菜籽的经历是值得我写出来跟网友们分享的。

我发现,菜籽好不好(实成的菜籽发芽率高)与是否卖得快没关系,而与包装纸有关。我们那里的村里,卖菜籽给用报纸包装的,都是大队干部的家属。不是大队干部,就没有免费的报纸。只能花钱买很薄的便宜的草纸当包装纸。买菜籽的害怕那么小的比小米粒都小的菜籽包装一破就撒丢了,便去买报纸当包装的。我就想到我家院子里种的小葫芦,秋后拿着玩的,便在春天沿着篱笆种了很多。一串串的小葫芦在没干硬之前就摘下来,趁着不硬时用小刀在靠上的地方挖出一个四方口盖,干了后就是一个小盖子,严丝合缝。这样,到明年春天卖菜籽时就背着一筐小葫芦代替包装纸。结果呢?我们把菜籽卖完了其他卖家才能开张。一样的价钱,包装决定快慢。我也就推理出将来上学也一样,那些书里的东西里边都是当权的人骗人的玩意,但里边漂亮的不是谎言的东西是小葫芦,是把要卖的东西包装起来的。

有了这个理性意识,在上学后,面对每一本书,都在脑子里出现“里边都是谎言”的理性意识,然后找里边的真话包装,再研究是怎么包装的。读毛主席语录时如此,读毛选四卷时如此,读我爸给我的古书亦如此。我把四书五经里哪些是谎言哪些是包装真话,都可以很快分出来。来美国读圣经也读得非常认真,就是在打开之前就在脑子里嘀咕“里边都是谎言”然后仔细寻找真话包装。在任何读物里,先找哪些属于“威逼”就是吓唬你的(比如你不信我的就大难临头或死后如何)哪些是利诱(比如我这道理能让你飞黄腾达或自有黄金屋或要什么有什么),这些找出来后,主干就找到了,然后再研究里边的包装。这样的读书,属于艺术境界了,很多时候自己啪啪啪拍桌子。不是因为里边写得好,而是你自己找到了里边的“菜籽”和“小葫芦”而欣喜若狂,其成就感如同百万敌军里砍掉上将头颅。因为百万人里也未必有一人像你一样读明白了。

当你听到新闻或产品质量评比排名,不论是英文的还是中文的,是印刷的还是网上的,你脑子里先有“这些都是财团们的谎言”的理性意识,然后找里边的真话包装,你就会具有一双慧眼,把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般纷纷扰扰的世界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你看明白了,在做判断时,绝不能恨你的敌人,那将影响你的判断,那最大的结局只能是自己骗了自己。因为历史怎么走,你说了不算。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IntoTheWild2017-12-03 20:29:10回复悄悄话刚刚又把老阎09年的旧作“说说习近平”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0910/29899.html)重新读了一下。这可是习近平上台三年之前写的,七年来发生的事情文章里面都有阐述和预测,包括“水与火的较量”。高,实在是高!

还是写写美国吧。我非常认同美国国债问题很大,很可能变成下一次经济危机的致因。而这次的减税或许就将促使国债的潜在风险转变成危机的条件成熟,从而引发另一次大的动荡(估计这次不仅仅是在经济层面)。
geshanzhidi2017-12-03 16:28:29回复悄悄话您能再写些关于红黄蓝幼儿园和驱赶低端人口的文章吗?这两天太堵了
RoseBuilder2017-12-01 00:54:07回复悄悄话不是说下不为例吗,肿么又有数学零分的事情。
差钱不2017-11-28 21:38:44回复悄悄话老闫说的人大多言不由衷太对了。我就遇到一位老板,对我经常夸一下,给别人印象也是他欣赏我,结果升职就没我份。可惜我年过四十才明白这个道理
润涛阎2017-11-28 11:22:16回复悄悄话回复 ‘仓又加错’ 的评论 :

被动去农村的另当别论,因为他们没有选择,那时没有城市户口就没有粮票面票肥皂票油票,根本活不下来,不得不去农村。那些主动去农村的,打着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旗号投机钻营者当然是在骨子里认同“付出就有回报”的人。
仓又加错2017-11-28 09:22:52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他们都想回到城市。” 那是在谎言揭穿之后好吧?不可否认,那时的青年男女幼稚单纯,也就正是因为幼稚单纯,他们才不会有什么“投资”的想法,期望“回报”…

我家长辈,一腔热情到最穷困的边疆帮助建设。当地山民一脸鄙夷:“你们那没饭吃了吧,到我们这里要饭来了?” ……。
润涛阎2017-11-28 08:45:46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当看到别人的文章与自己的观点不同时就指鹿为马,是卑鄙者的共性。我对这类人只能一笑了之。有的人的确看不懂,那可以详细解释一下;但这类人不是看不懂,是故意的歪曲,这跟你无法叫醒装睡的人道理是一样的。
Dalidali2017-11-28 06:27:44回复悄悄话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老闫怎么成了算命的了?” ”
饭吃完了, 再写点.
阎先生的推理和预测, 某些方面,就是分析”人心或民心”所向, 或决策层的”人心或民心”所向,是”江泽民胡锦涛肚里的蛔虫”.
如阎先生文中提到的, 你薄一波对给你平反的胡耀帮落井下石,恩将仇报. 而胡耀帮是团派的”鼻祖”, 你薄一波就等于彻底把团派得罪了. 在当时以胡锦涛为首的团派领导下的中国, 你薄熙来能做个地方大员就了不起了, 就应当老老实实低调做人. 但薄熙来偏偏要高调, 要折腾,甚至要干掉被他称之为”阿斗”的习近平? 胡锦涛李克强等团派人马怎么可能答应?
薄熙来后期已经把自己折腾到了”危如悬卵"的地步.王立军事件仅仅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只是他自己不自醒,和普通人一样不知道而已.

反关习仲勋习近平父子, 都是刚好相反!
习仲勋拍着胸膛说, 我没整过人. 胡耀帮被打倒时,惟有习仲勋对邓小平拍桌子,回忆此事,我估计团派人马会有人感激涕零吧.
习近平一路过来很低调.

这种推理,您觉得是"算命"?  :)

Dalidali2017-11-28 05:41:01回复悄悄话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老闫怎么成了算命的了?” ”
哈哈! 读了您这句话, 让我把嘴里的饭都笑地喷出来了! 这那跟那啊!
Dalidali2017-11-28 05:30:19回复悄悄话回复 ‘liuwenxue’ 的评论 :
从前往后读, “推背图”或其点评, 对成书或点评之前的事,”预测”地很准, 让人拍案叫绝!
而对成书或点评之后的事, 就模棱两可了. 🙂
润涛阎2017-11-27 10:47:27回复悄悄话回复 ‘仓又加错’ 的评论 :

别用简单的“幼稚”去解读,你想想他们“幼稚”在哪里你就明白了。他们所谓的幼稚,是不知道农村那么苦,或者不知道去了就回不到城市了。前者跟您讲的刚好相反:您说的他们心甘情愿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最艰苦的地方去。那当他们发现农村最艰苦,国家缺粮是第一大难题,农村也就最需要他们,他们应该高兴才是,而且心甘情愿扎根下去。而事实是:他们都想回到城市。
仓又加错2017-11-27 08:30:29回复悄悄话别的不说, “”红卫兵们误以为这上山下乡是继续投资,未来的回报是“大有作为”” 这句话是诛心之言。把这一代青年男女深受共产党“上山下乡”之害,蹉跎青春说成是投资失败。且不说这句话有为共产党恶行开脱的嫌疑,而且也是对当时青年们满腔“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革命热情的侮辱。 (且不说这样的热情是否幼稚…)

请问润淘阎, 你家里有没有当年上过山下过乡的亲友,可以问问,他们上山下乡可否是为了投资?
不太2017-11-26 21:10:00回复悄悄话我都想要怎樣回報過去鄉親們對我的帮助, 可惜至今沒能實現。
润涛阎2017-11-26 20:13:43回复悄悄话回复 ‘liuwenxue’ 的评论 :

唯心主义是哲学研究方法的范畴,国人那些迷信八卦都是骗术。
老船家2017-11-26 19:24:23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曹家欺负刘家孤儿寡母。司马家欺负曹家孤儿寡母。也算是循环吧……
老船家2017-11-26 19:23:06回复悄悄话看历史轮回报应。曹家刘家孤儿寡母夺了天下。司马家欺负曹家孤儿寡母夺了天下。\n同样都有衣带诏书\n
ZTM2017-11-26 15:32:01回复悄悄话
“日光之下无新事”。历史会惊人地相似。不仅同族同种有类似拷贝的一致 穿越了时空。就是异族也有拷贝现象 外表的轮廓 走路的姿势说话的腔调
鲁钝2017-11-26 12:28:45回复悄悄话老闫怎么成了算命的了?现在拍习大大马屁是不是晚了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日子还长着呢。
weibao2017-11-26 09:24:11回复悄悄话记得老阎曾经预言当朝政权2019年终结,现在还这样看吗?
liuwenxue2017-11-26 08:32:53回复悄悄话茅塞顿开啊。说到唯心主义,据说很多人将 “推背图”奉为圭臬,不知阎兄如何看这类预测。又比如属相和星座都被用来算命,这些东西可信吗?
润涛阎2017-11-25 15:26:40回复悄悄话满清从沈阳入关时是孤儿寡母,此时顺治皇帝6岁。满清谢幕时也是孤儿寡母,皇帝溥仪差4个月不满6岁。一个完整的循环只差几个月。溥仪并没有立刻离京去沈阳,满了6岁以后才走的。

大明朝朱元璋是先当和尚讨饭,崇祯自杀后他三个儿子跑到南方隐蔽起来,也是过了讨饭生活,后来被大清全部抓到杀了。从讨饭到讨饭,一个整圈。

宋朝有两个循环,大循环:从赵家夺取小周幼儿(7岁)江山始,到赵家幼儿(8岁)崖山跳海江山终,走了一个循环只差一岁。

从赵匡胤霸占花蕊夫人到赵佶被掠妻子女儿被当众强奸,走了一个小循环。

历史有时自己重复自己的历程:
毛泽东从延安窑洞到河北太行山;打从跟山东文艺女青年结婚后顺风顺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直到坐上龙庭。
习近平从陕北窑洞到河北太行山;打从跟山东文艺女青年结婚后一路高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直到坐上龙庭。
毛泽东搞城市人下乡,习近平搞城镇化。毛泽东保住了金家政权,习近平会不会废掉金家政权?历史冥冥中有天意?如果当真这么走一圈,是不是很好玩?

Noahh2017-11-25 11:25:41回复悄悄话有些事还真可以说是因果报应, 比如曹操篡位汉献帝,其后代被司马昭后代篡位;宋朝开国时花蕊夫人和小周后的遭遇在宋徽宗时得到相同报应—被金人掳去, 妻女被辱, 此等事真是太巧合了。
润涛阎2017-11-25 02:42:52回复悄悄话回复 ‘HBW’ 的评论 :

就好比弹簧,拉的劲儿越大,反弹时的力量也就越大。因为社会也符合牛顿定律,人的组成和生理生化反应本身就遵守物理学原理。要看“形”,具体的个别例子说明不了大势。如果不是嬴政的残暴无情,他死后不会整个姓氏都被杀光。如果朱元璋不是定下规矩以后所有他的后代王室都不劳而获吃皇粮导致崇祯死时全国土地51%归各地王室,而且王室不纳粮不上税,不会导致李自成杀光王室不论男女老幼统统杀光的结局。
HBW2017-11-24 21:31:4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个历史大周期(几十,上百年)的规律。中国社会的自我新陈代谢速度慢,恶有善报,善有恶报短期内(月、年)频频应验,是在为大周期做积累。越是不平不公的事情出现得多,拖的时间越长,大周期规律应验的力度也越猛烈。百姓更愿意看到的是“现世报”。别的不说,美国百姓可以拥枪本身就让多少恶人恶行有所收敛。这个整体的正面效应远远大于少数疯子们的滥杀无辜。当年三聚氰胺事件与当前幼儿受伤害性质没有什么不同。政府不作为,弱势群体受害不差这一件。只不过一步一步向临界点靠近而已。
old-dream2017-11-24 17:01: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Agree with you.
润涛阎2017-11-24 05:16:54回复悄悄话以后有时间解释我不参与政治的原因。我享受的,总统主席政客们是享受不到的,而他们享受的是我不喜欢的。
润涛阎2017-11-24 05:05:44回复悄悄话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表明你嫉恶如仇。如果把地球生物看成一个食物链,其实食物链不是一个条状,而是圆的,还是立体的球状。是一个平衡的链。单就人类来说,也有残酷竞争中淘汰傻、笨、身体不灵巧的天然选择机制。这是在一个种群内。在不同的族群层面,少数骗子带领多数傻子构成的族群战斗力最强。这些因素都包括在天理之内,也就是自然本则。在判断事物与人时,如果按照你提出的善有恶报来判断,一定是失败的。秦始皇厉害不?累死人都不偿命,大秦律谁敢触犯,必死无疑。然而,他死后几年,整个嬴姓几近被杀光。现在都找不到几个姓嬴的了。朱元璋厉害不?活剥人皮都干得出来,崇祯上吊后,朱元璋的后代王室不论男女老幼一律被闯王杀光。没有三代富,王谢堂前燕,落入百姓家。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是大概率事件。这个话题说起来还得写另一个系列。就说几句吧。
润涛阎2017-11-24 02:55:09回复悄悄话理工男到底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是哲学家们的话题,政治家们搀和进去,最极端的要数马克思恩格斯把唯物主义作为统治社会的思维基础。理工男也有思维上的不同。在物理界就有实验物理与理论物理的差别,他们不喜欢用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作为标签。其实人的思维方式与学科关系不大。有的人根本就没有想象能力,只能靠吃一堑长一智积累知识。唯物主义的理论刚好适合他们,他们就认为唯物主义是真理。盲人摸象,描述他们的思维方式再适合不过了。很多人是学不懂相对论的,有的甚至搞不懂高等数学的变量甚至总是问无穷大具体数字到底是多少。他们就是也只能是唯物主义者,经验主义者。
清漪园2017-11-24 02:45:59回复悄悄话本想飘过,但忍不住置喙一二。阎兄讲的是天道轮回,善恶报应,自有阎兄作为一名理想主义者、乐天派的道理。但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不信这个,信的是善有恶报,恶有善报;得道寡助,失道多助。看看国内数以千万计的贪官污吏,欺压民众的作恶之人,又有几人被绳之以法?而幼儿园里的幼童被虐待欺凌,他们的祖辈父辈又有几人是大恶之人,估计多是奉公守法的工薪阶层,否则不会没有能力把孩子送到更好的幼儿园里。阎兄可能会说,咱俩说的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可我觉着,这个理儿是一个哈。

阎兄感恩节快乐!文学城里有阎兄,提升了此城的格调和档次。大谢阎兄不关博之恩!
润涛阎2017-11-24 02:36:51回复悄悄话89年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出了大学生不包分配的改革,因为六四中断了很多改革,包括这一条。其实这些改革方案有可能是赵紫阳提出的,有可能是某些高官的建议得到了老邓的点头,很多都不是白纸黑字的条款。那时候乱哄哄的。李鹏一派有他们的设想。报纸登出来的有很多是谈话内容,或放风看看舆论。有的时候先到海外放风,看看反应,有的先在国内放风,测试民意。而且所谓的每年一号文件关于三农的白纸黑字的改革措施基本上说了就完。所以,共产党的事,说的跟做的往往对不上号。搞舆论宣传的跟干事的不是一帮人。有时赵紫阳讲的跟胡耀邦讲的都不一样。最明显的一次是胡耀邦说目前的主要矛盾是腐败与反腐败的矛盾,赵紫阳讲的主要矛盾一大都是经济方面的,对胡耀邦说的他只字不提。那个业余总书记邓力群也瞎掺和。没有高层内斗,学运不可能搞起来。
心戚然22017-11-23 23:10:01回复悄悄话文学城网友应该在白宫网站请愿,让博主进白宫辅佐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才有希望。
guitarmanzw2017-11-23 22:46:10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有同感,中国的学生恰恰少了了解唯心主义的机会。
guitarmanzw2017-11-23 22:43:50回复悄悄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这读书只在第五呀,看来做人要恬淡厚道。
Beerking2017-11-23 21:22:28回复悄悄话你真确定老邓在8964之前已经决定了政府对大学生不再包分配?我记得好像是95年才开始实行的。另外,理工男离不开设计实验和做实验,他们都是经验主义者,唯物的。但是如果一个理工男不做抽象的理性推理他就不是一个理工男,所以理工男又是唯心的。他们是先唯物再唯心,还是先唯心再唯物然后再再唯心如此循环往复,或者同时既唯物又唯心?理工男怀疑一切没被经验和实验证明过的结论,这到底是唯物还是唯心?
炎升村2017-11-23 20:44:36回复悄悄话意思是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的庭院2017-11-23 19:35:22回复悄悄话阎老大这才能,不为帝师,真屈才了!
happycccn2017-11-23 16:56:00回复悄悄话红二代很多像薄这样进的大学吧?还以为这是他们的福利

那习工农兵读清华有什么唯心角度的说法吗?
入怀2017-11-23 16:28:26回复悄悄话多谢涛哥
Noahh2017-11-23 15:37:12回复悄悄话很受启发。不过唯心主义在我的理解是和鬼神宗教迷信等超自然联系在一起的,我还以为您要从易经八卦面相星相来分析。佛教里的因果报应好像是绝对的,是上天的安排; 您的分析有点社会心理学, 社会关系学等唯物主义的范畴, 报应是相对的,不一定100%, 你用的是科学推理。
没有读过正经哲学,也许您有必要普及一下唯心主义的内涵。
HBW2017-11-23 13:51:09回复悄悄话多枭雄式的人物,极端与残忍同存,狡猾与顽冥共生。阎先生穿越只是个善念。即使发生毛也绝对不会接受;
看到“小平你好”,一是感觉北大要与上级平起平坐,二是感到马屁味道浓。可以说是“犯上拍马”,最后64事件证明百姓们都是自作多情,包括现在叫啥“X大大”;
人家夸你等于你欠别人的。华人自谦自降身段但沾沾自喜。西方人赶紧回答“谢谢”。言外之意是说我也不欠你的;异曲同工。凡人占绝大多数且人性的部分极为险恶。优点太过明显的人活在世上就是在亏欠凡人。明星人物突然自己倒霉往往是被凡人加害。
“那些书里的东西里边都是当权的人骗人的玩意,但里边漂亮的不是谎言的东西是小葫芦,是把要卖的东西包装起来的。”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即使迷信的宗教也伴生出伟大的艺术、医学和科技。
bl2017-11-23 13:02:47回复悄悄话老阎花了不少时间,如果能给个关于薄熙来进北大,踢断三根肋骨,谷开来数学考零分,撞死了年轻女孩被判刑等的出处那就好了,只是千万别想着反正你我都无法证明真假。
润涛阎2017-11-23 13:01:55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你的话让我想起了“形而上学”被批判的历史。

唯心主义认同高瞻远瞩看大象,虽然只看到大象的“形”,但总比盲人摸象“实践”得出的“实”更接近本质。所以,唯心主义主张“形而上”、“实而下”。唯物主义者更看重“实践出真知”,看到的是眼前的那一点点事物。在高屋顶上看大象的“形”,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大象的整体和大象本身所处的环境,这唯心主义的“形而上”学问—形而上学,竟然遭到鼠目寸光的实践论者们的批判,是人类追求真理过程中的一个笑话。
lio2017-11-23 12:59:09回复悄悄话对我来说,文学城没有老阎的文章我就不再光顾了。前阵子城里几个写手吵架编辑不管,那个叫白云蓝天的恶女到处撒野,现在编辑才管,大概没老阎的文章怕缺热闹吧。

 

开心小猪882017-11-23 12:51: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走两差了,我来这里晚些,没有全读,我这里指的是毛岸英,如果没有死,毛会不会把权力日后给他呢,姑且不论他是不是毛的真正的儿子,当然我刚才的留言也有点扯的离题,你的记忆力真的是太棒,我会抽时间在慢慢细读你的以前的作品
润涛阎2017-11-23 12:41:18回复悄悄话回复 ‘开心小猪88’ 的评论 :

您显然没读过我的一些文章。毛泽东的俩儿子早在他杀了10万红军将士AB团后被关押时就被杀掉了。死在朝鲜的那个叫杨永福,那个假毛岸青从来都不承认他姓毛,他的本名叫杨永寿。
Fisherman82017-11-23 12:20:15回复悄悄话相信润涛吧,他说文章里都是谎言。不相信他吧,他讲的很有道理。按照唯心的理论,你觉得有道理就是有道理,和客观道理没有关系。有意思。
开心小猪882017-11-23 12:14:07回复悄悄话看过些阎先生的一些文章,独特魅力,但这是第一次来留言,怕自己的语言不到位闹出笑话,您这里的唯心主义和他们那些人的命运关系能否理解为佛教的因果关系呢?我这里做个大胆假设,如果您穿越到毛时代给他十分钟,毛听了你的话,杀了邓小平,那会不会还有另外一个韬光养晦的人来做邓小平一样的事情呢,同理对胡和江也然。我最近看到北朝鲜的一些视频,我在想当年如果毛的儿子没有死,我们中国会不会就是今天的朝鲜,我们还是否有机会能在海外这样高谈阔论,历史不能假设,庆幸中国开放了。另外,也看过一些薄熙来的视频,有一个关于他儿子留学的费用问题的对记者问,薄的解释非常的牵强,特别对我们在海外的人来看简直就是在撒谎,我不管他政绩在重庆如何,就大家面前的那一段解释,就不可信,从唯心角度来说,王立军能中间出逃美国大使馆这一事件来说,其实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反映了为薄卖力早就防着一手呢,也就是说薄没有哪个能让他的手下愚忠效劳的本事和品格吧,只不过就是利用而已,这种情况难免部下也是多一个心眼呢。胡扯八说了一堆,不合之处,望谅解,喜欢你的每次分析,厉害,佩服
润涛阎2017-11-23 12:05:20回复悄悄话老弟啊,我从没说过属鸡,也没说过属狗。属鸡属狗当然更好,反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都有人随多好啊。
润涛阎的弟弟2017-11-23 11:44:59回复悄悄话涛哥的博文读的是一如既往的过瘾,顶。
只是有一点整糊度了,涛哥不是属鸡的吗,咋又说是属狗了?
润涛阎2017-11-23 11:39:31回复悄悄话回复 ‘Fisherman8’ 的评论 :

你当谎言看如果能给你带来高兴,那何乐而不为?我思故我在,是唯心主义的特征之一。
Fisherman82017-11-23 11:03:04回复悄悄话读的过瘾!又怕文中所说的,这文也是谎言。反正读的高兴就行,再拍拍大腿!
润涛阎2017-11-23 10:43:02回复悄悄话回复 ‘springdale’ 的评论 :

有可能。我有时间谷歌一下看看能否查出来。谢谢!
润涛阎2017-11-23 10:33:17回复悄悄话回复 ‘入怀’ 的评论 :

“至于唯物主义者和唯心主义者在面临威逼利诱的不同表现,想不明白为什么?”

以后有时间可能写多一点给出解释。
springdale2017-11-23 10:28:24回复悄悄话那时,说“薄熙来的仕途才刚刚开始”的,是民运的另一位大佬——王军涛。
知言2017-11-23 10:04:15回复悄悄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中的“读书”排第五其实很勉强。书里不是没有知识,而是谎言太多。大部分人读书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不善于或不乐于分辨真伪,往往弊大于利。

唯心主义一定高于唯物主义,意识决定物质是真理,可惜很少有人真正理解,技术的可操作性也有难度。

我更愿意相信薄氏父子也懂天道,只是为各自自身的眼前利益,不惜犯险,妄想侥幸逃脱天谴。毕竟他们从唯物主义哪里能给自己找到些借口。那些眷恋薄熙来的重庆人要么不了解真相,要么是简单的“唯物主义”者。

毛泽东未必不唯心,但他认定只有用他的唯物主义理论才能达到他的目的。

唯心者不违心。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不可以不违心,也不可能完全尊天道。润涛阎先生选择超脱出来,纯追求真理,从天道,不违心,不是唯物的选择,是命运使然,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其实不可能有假如,也不可能有7或10分钟的穿越。也许可以研究一下王沪宁是怎么做到的。
value_hunter2017-11-23 09:52:19回复悄悄话以前认为老阎信口胡扯,有时还人来疯。这篇读来,发现是有理论的。还能言之有据。令人侧目。
dididididi2017-11-23 09:49:57回复悄悄话一年一度holiday season聚会吃喝瞎聊的时侯又到了, 羡慕楼主的朋友
润涛阎2017-11-23 09:27:36回复悄悄话错字病句很多,改写了。可能还有。
blueflame2017-11-23 09:19:17回复悄悄话淋漓尽致,痛快!拜读
backwardation2017-11-23 09:14:57回复悄悄话”这是老阎最好的文章之一”

是。这一篇儿里面,感恩和读书的两段,非常实在,跟一般的老阎略有不同。
入怀2017-11-23 09:14:09回复悄悄话忽然明白涛哥说的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那时是因为上一代老革命因果还没有报尽,红二代的还得替上一代了了因果才能开辟新篇章。
入怀2017-11-23 09:03:10回复悄悄话唯心主义者的怀疑本能和其心与物之间的复杂理念有关,感觉唯物主义是懒于思考心与物之间关系而采取简单理念,这一点比较好理解。至于唯物主义者和唯心主义者在面临威逼利诱的不同表现,想不明白为什么?
入怀2017-11-23 08:47:44回复悄悄话感觉经验主义和理性思维的区别更像大脑运算能力不同的情况下采用不同的策略。算力低的情况下倾向于简单的凭经验做出决策,算力足的情况下倾向于根据具体情况推理做出决策。我们可能开车时可能有这种体会,不动脑筋单凭习惯不一定是最优路径,稍微思索一下可能会根据路况选出更优路径。
入怀2017-11-23 08:18:17回复悄悄话我感觉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书,讲的是因果律,应该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共同遵循的规律。
入怀2017-11-23 08:02:22回复悄悄话见微知著,赞一个!
dakan2017-11-23 07:45:14回复悄悄话这是老阎最好的文章之一
比哭笑好2017-11-23 07:29:06回复悄悄话就是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travelworld2017-11-23 06:56:14回复悄悄话您是个聪明人,看似才智浪费掉。玩学术,搞政治,赚金钱,您都会是人精,会成就大事。但这个政治评论,似乎距离那以前的小知识分子牢骚不远:当家才知油盐材米贵。
dq512017-11-23 06:06:05回复悄悄话读帖洽逢感恩节。我到美国很久后才知道美国人是感上帝的恩。对当年给他们火鸡玉米的土人,美国人不感恩。还把人家杀光了。
Dalidali2017-11-23 02:32:50回复悄悄话其实我们这代人的绝大部分根本没有”批判”的资格!
文革其间让我们批判唯心主义, 可根本没人教过我们啥是唯心主义, 唯心主义的著作在文革其间根本不可能发行.
悲哀的例子之一是, 让我们学生(初二) “评水浒批宋江”, 可我们班几乎没有人读过水浒, 水浒等那时是禁书. 要学生批判, 我们只能重复从高音喇叭里听来的, “宋江是投降派”, “李逵只认哥哥不认线(阶级路线)”……. 许多学生发言把浒读成许.

我自己东找西借, 这本开头几十叶没了, 那本后几十叶没了, 从大概四年级到高一,才勉强把水浒和西游记读全.
格拉斯哥流浪者2017-11-23 02:14:29回复悄悄话做人不读润涛阎,纵是出国也枉然。
Dalidali2017-11-23 01:45:46回复悄悄话我们这代人, 离开中国前, 被灌输的”教育”是,坚持唯物主义, 批判唯心主义.
读了阎先生此文, 突然解开了一个困扰了我几十年的疑惑. “唯心主义就那么坏? 那么可怕? 要我们这些孩子们整天参与批判?”

啊! 唯心主义是要”思考, 推理, 琢磨…..”. 原来这正是毛时代共产党最怕的事情. 毛要搞运动, 搞一派斗另一派, 要打倒彭德坏, 打倒刘少奇邓小平, 打倒林彪, 再次打倒邓小平….. 那里容得下大家思考,推理……
被洗脑的后期(我在初二,高一), 我们班几乎是100%的形成了条件反射: 老师一出题,学生就能
一致地给出正确答案: 凡唯心的,无论中外,都是反动的, 要打倒的. 凡是”老的”, 前朝,前代,甚至年纪大的, 他们的言论, 要不是腐朽的, 就是反动的…….
要我们揭发身边的”教唆犯”, 政治课老师甚至给我们描述了”教唆犯”的特征: 一般年龄大, 有文化, 解放前受过教育……. 发现”教唆犯”, 要及时汇报……..

心泰可思2017-11-22 21:58:29回复悄悄话最后这段话说得真好!
另外,要是真能穿越,还是别回到1949,再早一点,回到一个能把毛彻底剿灭的时间节点,早一点灭掉毛,就算后人再折腾中国,估计也达不到毛大魔王的登峰造极。。。
yeyang2017-11-22 21:45:17回复悄悄话深更半夜,我读着阎老大的新作,嘀咕着“里边都是谎言”,然后仔细寻找真话包装。。。
[1][2][3][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