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版《悼死猪》20首,并寄两会代表  

苏轼听到上海至今已超过8千头死猪聚集黄浦江、北京5千多呆彪聚会人民大会堂开两会,相映成趣,立刻改写了他的《水调歌头》:

代表几时有?把酒问岐山。
拒赴京城两会,借口是蛇年。
却欲漂流东去、炫耀猪蹄思想、穿越到北韩。
裸泳闹申江,潇洒胜人间。

认猪命、炒猪阁、得猪权。
不应有恨,猪头常入主席团。
人有呆彪议政,猪有肥尸戏水,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猪久,下届再联欢。

(注:“金日成思想”被称为“主体思想”;猪喜欢游泳戏水但活着时没什么机会。)

—————–

李白亲自飞到北京看雾霾中的两会代表,毫无生气,与长江里滚滚东下浩浩荡荡野心勃勃的死猪相比,成鲜明对照,便当即改写了他的两首《七绝》:

日照雾霾生紫烟,
遥看代表意阑珊。
何如南下三千里,
直与死猪闹联欢?

又:

朝辞影帝彩云间,
千里申江去难还。
两会猿声啼不住,
死猪已过万重山。

(注:在黎明时分影帝还在高山之巅仰望星空)

—————-

欧阳修得知:八千头猪看不惯两会代表们的奴才狗腿子样而纷纷跳江自杀。深受感动的欧阳修当即改写了他的《蝶恋花》:

谁道死猪不见久?今年春来,结队还依旧。
两会山珍海味酒,却嫌镜里猪颜瘦。

风舞江帆又绿柳,也劝猪哥:何必此时走?
“人说呆彪皆猪狗,羞煞老朽阴间吼。”

————-

毛泽东死后也没闲着,当他读了欧阳修改写的蝶恋花,也奋笔疾书改写了他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杀肥猪君杀狗,猪狗行尸北上充老九。
问讯中央何所有,中央摆出茅台酒。

道德小琳抒广袖,皮草空囊且领呆彪舞。
忽报岐山虚打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1)八千头猪是谁杀的?过程是这样的:李叔一找到毛泽东给她安排个工作。毛泽东说我们都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还是干老本行吧。毕竟杀戮是我们的嗜好,你力气小就去广西杀狗吧,杀猪的活多就交给我了。这样,在北方雾霾严重时毛泽东就到长江两岸杀猪去了,就专捡肥的杀。少数被杀的猪狗成了精,行尸走肉,当上了代表。(2)成龙说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李小琳便提案给全国人民建立道德档案。(3)“雨”出律了。

《沁园春-霾》

北国风光,千里烟熏,万里雾飘。
望长城内外,灰霾滚滚,大河上下,污水滔滔。
山舞铅蛇,原驰铁象,时隐时出如鬼雕。
天晴日,正阳胧似月,疑是春宵。

江山本是多娇,到今日纷纷争外逃。
拜主席思想,天愁人怨;小平理论,官腐民刁。
王张江姚,薄周郭令,左右相残轮坐牢。
乾坤转,屈原应笑慰,猪唱离骚。

(1)我这个版本里还有原词出律的字个别的也保留了下来,比如千里的“千”是出律的。因为找不到更好的代替。第一个字出律如果一首词里有一处,可以接受。但在第二个字出律是不能接受的。比如“俱往矣”就不能用,因为“往”出律。(2)第一稿写的是“猪领风骚”,又觉得现在无官不贪,不抓都是孔繁森,一抓都是王宝森。屈原那样的爱国者没有了,只能在猪里找了。猪领风骚能有人跟随?怀疑。既然屈原唱完离骚就跳江,那猪在跳江前也唱唱离骚吧。)

————-

汪精卫听说有近万头猪跳江,感慨万千。要是自己在成立汉奸政府之前跳江,那可是一世英名啊。想到此,泪如雨下。忽然间他似乎明白了,自己是生不逢时。如果晚生几十年,自己那愤青本色,一定是在监狱里的薄熙来啊。提笔改写了他在狱中写的五律:

吸霾居燕市,秦城作死囚。跳江成一快,不负蠢猪头。

——

被宋太祖关入牢房的李煜没肉吃,炒菜也不给放油,哪怕是地沟油也行啊。听说黄浦江有八千头猪没人要,当即改写了他的《虞美人》:

猪投上海何时了,八戒知多少。
沙逼北京又强风,卷帘不堪回首雾霾中。
豪宅、猪圈应安在,只是猪颜改。
问君几许地沟油?恰似一江猪水向东流。

———–

李清照改写了她的《如梦令》:

黄浦死猪成溜,
两会行尸走秀。
试问主持人,
却道雾霾依旧。
惊否?
惊否?
呆婊笑猪还瘦。

———-

元朝的马致远也改了他的《天净沙》:

枯藤朽树昏鸦,
雾霾塌桥拆家。
河蟹死猪泥马。
习升胡下,
断肠人是江啥。

再改:

枯藤朽树昏鸦,
雾霾污水黄沙。
河蟹死猪泥马。
习升薄下,
断藤瓜在天涯。
(断肠人是瓜瓜)

——–

“宋词小令第一人”晏几道改写了他的《临江仙》:

城内高楼雾锁,乡间烟霭低垂,春恨两会丫丫时。猪哥城府浅,宁死不低眉。
记得小平曰过,黑猫可套红衣,只抓金鼠莫多思。当年明月在,冷眼瞰人痴。

——-

纳兰性德也改了四首:

《长相思》

漂一程,滚一程,万具死猪水中行,无关星月灯。
睡一更,醒一更,两会名人梦已成,只烦民怨声。

《木兰词》

人猪若只如初见,
何事操刀染砧板?
贪吃变却故时情,
肉食者鄙难谋断。

为躲两会贪官宴,
列队投江终不怨。
难怜薄幸农民工,
哀讨工钱跪请愿。

《浣溪沙》

谁悯长江独自凉?
肥猪滚滚队未央,
悠悠底事任猜量。

代表京城心亦躁,
霾味消得茅台香,
此时只道是寻常

(代表们冥思苦想也搞不明白猪跳江的Underlying理由)

《蝶恋花》

谁定春分猪聚节?
猪有猪情,挤得长江沸。
帝似将心归皓月,
不辞水冷为君洁。

期望无凭终幻灭。
代表依然,两会阿谀说。
“一致看齐”词未竭,
习王已见万猪别。

(帝=习帝;习王=习近平王岐山。猪看到习近平拍蝇打虎似青天般圣洁,便纷纷跳入江中洗身,配合习帝。正值两会召开,发现还是习帝身边一帮溜须拍马之徒,失望之极便干脆不上来了顺江而下。)

——-

辛弃疾也改写了他的《清平乐》:

春江瘦了,怎奈肥猪搅。
霾漫京城熏代表,熏得谁家最好?
戏子淡了痴疯,毛孙浓了呆懵。
琳姐难添新色,风尘染过三重。

(1)在此向李小琳道歉,话有点重了。
(2)三峡每到春天蓄水发电长江下游就瘦下来。“熏”在中国历史上有着奇特的作用。在加工食品上,白色的肥猪肉做好后,把糖烧成红色烟雾,便可把白肥肉熏成深红色。在锅底把硫磺点着,很小很慢的青蓝色火苗可以把全粉馒头熏出雪白的馒头。但如果是用杂面(高粱面、玉米面、白薯面混合)做的窝头,熏也没用。这杂面窝头粗糟而且皮厚到没有皮的地步。人的品德思想也是靠教育“熏陶”出来的。两会文件,跟给人民大众洗脑的假大空红色宣传材料还是有点区别,属于灰色,跟雾霾一样。经过雾霾一熏,代表们熏后的效果并不一样。最好的是戏子们,在两会时的表现跟路人差不多。而胖子则在两会上比平时更装傻充愣得厉害。也有一部分代表,就像杂面窝头,早已皮厚肉糟,经历过风尘的反复熏染,雾霾熏不出什么效果了。

----

柳永也改写了他的《雨霖铃》春别

黎民凝噎。
雾霾如锁,锁住心结。
都门梦境如幻,中南海内,豪车催发。
两会熙熙,是代表痴语无歇。
曾记否?华夏昭华,燕子归时燕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乍暖还寒节。
猪魂暂寄何处?江渚上、冷风残月。
此去无回,休负阴间美景重设。
纵享有、朗朗乾坤,怎与人间说?

(华夏之所以称为华夏,昭华日月。北京属于燕国。重:再次)

——————

“一代词宗”秦观改写了他的《桃源忆故人》:

雾霾遮国长江恸,冷水悠悠谁共?死谏万猪齐踊,羞得贪官竦。
何端两会京城动?听取一帘新梦。老虎苍蝇环拥,任尔花招弄。

(新梦=中国梦)

——————

周邦彦改写了他的《庆宫春》:

烟扫田原,楼群驾雾,褐霾尽染乡城。
回燕寻思,今年缺了、春光春雨春情。
猪君何忍,昼同夜,骄阳似星。
不如仙去,魂撒长江,掷浪三声。

华堂只顾逢迎。座有尊卑,心事无凭。
二代贪官,一群戏子,捕前狗苟蝇营。
书伟光正,绞肉史红笺泪誊。
兴亡百代,终已消磨
云淡风轻。

(霾是颗粒,导致云、风都加重了,再也没有了云淡风轻。“朝代更迭,不关风月”的历史结束了。)

————-

明朝杨慎感叹:古人们绝对没见过八千头猪投江自杀的壮烈场面,否则怎么没有一首诗词描写这样的场景?便提笔改写了他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猪模。
沪民惊愕转头呕。
肉汤依旧在,只道味犹殊。

少妇老翁江渚上,惯看八戒尸徒。
一瓢浊水入茶壶。
古今多少事,当下只谈猪。

———

根据词谱逐字按照平水韵的要求填写,并模仿原作者的特点与文风。有直率的,有隐晦的,有婉约的,有逗笑的。比如在毛泽东时代就跟现在的北韩除了三胖全国都是骨瘦如柴,就要用一个“肥”字,而且他最痛恨知识分子,骂他们为臭老九。

毕竟是调侃,不必上纲上线。笑一笑,十年少。我小的时候,死猪肉比活猪肉也便宜不多少。死猪肉煮好后用糖烟熏一下,就跟活猪肉一样的颜色了。因为煮的时间长,也没有听说过吃了死猪肉得病的。不过,那是刚死就立刻处理,然后下锅煮。

事实上,这次死猪事件表明死猪肉的管理严格了,是好事一桩。我只是调侃一下,因为要是歌颂,反而有讽刺意味了,我试了一下,显得更不好。诚然,这些所谓的代表除了毛将军外基本上都是通过贿选买来的,沐猴而冠,不值得尊重。

 

 

回复fromq的评论:

“明猪暗投”的确不错。“明珠暗投”的成语应该改了。不过,写过的就算了。

干脆填一首《长相思》:

吴山秃,越山秃,两岸秃山祭死猪。此情天可书。
党心污,民心污,一片污心葬国途。有谁为此哭?

压平韵的《长相思》这个词牌适合的范围比较广。悲哀的、喜乐的,真诚的、调侃的,都可以。它的特点是上下两阙都要巧妙各自重复两个字。巧妙的方式自己定。

我这里上阕把秃和山俩字颠倒,下阙把心和污俩字颠倒。另外,上阕的最后说的是天有情,下阕的最后说的是人无义。

听说大量死猪是因为喂了有机砷,简直不可思议。在几千年里,中国都是帝王耍流氓,政客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但百姓还是被他们连骗带吓守护着老实巴交的底线。可现在,当官的再用什么公仆三个代表之类的骗人就很难了,三个代表成了三个带婊。和谐成了河蟹,对付河蟹的是草泥马。所以,现在是你骗我我骗你,半斤八两了。政客流氓对刁民。社会算是进步了,因为大家都造假,造假的人也就一样被别人骗。就像污染,城市人把污染的工厂搞到农村,农民呢,就用毒水灌溉庄稼,然后把粮食卖给城里人,自己留下的粮食农药用的少,尽量没毒水。可还是有很多癌症村。到头来,全国人都受害。现在已经到了除非中央带头不造假,否则,打假没有什么效果。中央不造假,就得公开房产财产,还得让百姓信服那是真的,就需要媒体记者调查,而不遭受官员打击。否则,大家都造假,最后一起玩完。现在,想走回到过去当权者用谎言欺骗人民而人民还相信他们的时代,是白日做梦。所以,社会还是进步了。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再改:

枯藤老树昏鸦,
雾霾污水黄沙。
死猪河蟹泥马,
习上薄下,
断藤瓜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