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还需要新生吗?

点击数:55

润涛阎

3-11-05

最近应邀去了五味斋闲聊,看到大老鹰网友对我的真诚劝告,三思而后还是觉得应该给网友们解释一下润涛阎为何要“忆苦”。

大老鹰先生的文章题目是《润涛阎的新生》,也就是说如果润涛阎从此不再写忆苦文章的话就是新生活的开始。这“新生”二字我是这么理解的。另外一个理解就是“获得新的生命”(但不应该是“第二次生命”请看下边解释)。

润涛阎第一次听到“获得新生”是上小学四年级。语文老师告诉我们:“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要是在万恶的旧社会,你们就被饿死了。是党给了你们新生。”

后来经过了文革,知道了如果刘少奇邓小平上台,我们贫下中农就要吃二遍苦。由于伟大领袖彻底粉碎了刘邓路线,党和毛主席又给了我们贫下中农一次新的生命。(这该算“第三”生了)

粉碎四人帮,党和英明领袖华主席又给了我们一次新的生命。不然“那就要千百万人头落地。”润涛阎再次获得新生。(第四生)

去了五味斋,得知如果我不再忆苦,就又有一次新生。(第五生)

果真如此,润涛阎当真是老不了了。每七八年新生一次。

平心而论,我真有“获得新生”感觉共有两次。第一次是觉得大跃进所造成饿死人的惨剧确实过去了的1962年秋天。在这之前,当真是觉得我能活过初一但活不过初五。

第二次觉得获得新生是林彪死邓小平出山第一次恢复高考。当时我刚好高中即将毕业。当时全国各地对服从邓小平的指示参差不齐,四人帮还有很大的影响力。到底什么人可以参加高考没有统一文件,可能中央定不下来。全凭地方好自为之了。刚好我们那旮的领导紧跟了邓小平,决定成分好的都可参加。当得知我数学、理化、语文三科一分没跑只有政治没给满分时,我觉得又获得了新生,从此将离开黄土地进京入高等学府了。结果被张铁生一张白卷给废了。其实后来改成推荐,有不少地方高考分数仍然算了数。我那旮一律作了废,新领导紧跟了四人帮。

那就谈这两次“获得新生”吧。难道我真的就该饿死?没被饿死就是获得了新生?难道我润涛阎有上大学的机会就要对党感激涕零?就因为我出生在农村?

我二姐和我弟弟论智商可能比我高,我二姐当时被称为神童。我来美国后自己就买了测验智商的书自己测过很多次,因为我在霍浦金斯时开始有脑鸣。后来这病就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总担心自己大脑的功能才常测验自己智商的下降程度。就算我二姐和我弟弟智商不算惊人,那也应该比克林顿总统的182只能高不可能低。可我家里当时爷爷妈妈都是重病之人,没办法二姐只好退学,割草喂猪喂羊做家务活帮助父母养家糊口艰难度日。

这样我就有机会一直就读了下来,但也是边卖菜边上学。按老师说的我能上学算“获得新生”,那我姐我弟不能上学算什么?

如同大老鹰先生所说,我现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了幸福的生活。但这不是我不写忆苦文章的理由。我如果不把那段自己亲身经历的历史写出来,我对得起至今仍在农村背负青天修理地球的二姐和弟弟吗?我考上研究生时,弟弟把他准备娶媳妇的钱买了块手表和一辆新飞鸽车亲自骑车去北京给我送去然后承长途汽车回家,不让我这乡巴佬在京城里太寒酸。

您可知道,自邓小平第二次恢复高考至今,“全国状元”、“各省状元”的总数出自乡巴佬家庭占七成多!其次是工人家庭。知识分子家庭寥寥无几。(本人对“状元”这称呼历来不以为然,那是题外话了。)当然这也符合中国上千年的历史。据润涛阎亲自下苦功考证:从隋炀帝开始仕考(乡村考举子始于他老爸杨坚,他杀了他老爸后就开始了考进士;并非象马悲鸣所说考举制始于唐朝。唐朝全部推广考举制没错。)直到废除考举制,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父子状元(有一个爷孙状元)。也没有过三代进士。当然有一家三个进士的,比如苏东坡和他的弟弟苏辙、老父苏洵。

您可知道,至今全国高考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北京市民要比乡巴佬低100多分!总分可只有600分啊。农村人上学是什么条件?什么校舍什么师资?更别说忙时还要帮父母种地了。几千年的历史上“种族歧视”到这种地步只有伟光正干得出来!

这么明显的欺负乡巴佬,我不喊冤谁喊冤?我不疾书谁疾书?您要是说为了我自己也没错,因为我这样做心理得到了平衡后舒服些。

大老鹰先生说润涛阎怎么忆苦不思甜?其实,看到祖国的每一次进步润涛阎都手舞足蹈。这是跟民运们的最大区别之处。润涛阎从没反对过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但是,要让润涛阎变成????文人,润涛阎宁死不干。反正写文章不拿一分钱,能反为何不反?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大一统反台独反伪民运反传统文化、、、、、还有反人性(别忘了俺曾写过“能改造人的猪”一文)。就是还没来得及反道德反宗教。别急,有的是时间。

但对于大老鹰先生的善意劝告,本人由衷地感谢!

以下附上好友大老鹰先生的原文(其中那笑话还真让我笑了好久):

评论

墩体政论:润涛阎的新生
送交者: 大老鹰 2005年3月10日18:29:03 于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A
看到润涛阎的名字,俺就想起一个笑话来。说有某人刘洪涛学英语,对老外介绍说:
i am HongTao Liu,老外答曰:I am 草花七。

润涛阎的文笔真是没啥说的,有乡村风味的质朴,有溪水般的流畅。

按理说这种文笔可以和沈从文比拟了。

可惜阎老总是惦记著那点啃野菜的生活,

按理说沈从文有名的小说也是忆苦思甜的,

可是阎老只是忆苦,不仅不思甜,却非要把那点苦归罪于已经死了几十年的人。

估计阎老小时候被蛰过他的蜜蜂现在也恨得咬牙切齿,

恨不得花1000美元乘飞机回到乡下去找寻那只蜜蜂,死了也要鞭尸。

其实在乡村生活过的经验好好利用是笔财富,但副作用是容易使人的思想境界太小。

固执地拘泥于那些别人看来比芝麻小,他看来比天都大的小恩小恶。

放弃你过去那些什么苦难吧,毕竟你现在活得比国内下岗职工好得多,
你说那些下岗的,他们曾经也和你吃过同样的苦,可是现在还是同样的吃苦,
与他们比起来,你是不是应该很庆幸国家的开放政策?

昨天看了阎老的虚拟大作,发现阎老文笔好外,想象力也很丰富。
完全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写篇大作。

恭候阎老的新篇

https://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11890#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