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江泽民之盖棺定论

点击数:2462

编者按:本文是老阎诸多文章和网上评论的总结,原内容的出处提供在了附注处。文章整理及撰写:大智若愚33】

政治是最肮脏的职业,说穿了就是一个大粪坑。任何人掉进去都是满身污秽。这是为何鬼谷子老子荀子都不入仕的原因,也包括苏格拉底那样的智者,因为他们不想跳入粪坑[1]

在数千年的专制制度下,政治家们都是心黑无底线才能夺取江山或者稳定江山。而“苟富贵勿相忘”的陈胜吴广,算不上是政治家,只能是百姓平民一时兴奋而闹事的底层老实人。这种人没有自己的立场与政治诉求,只不过是被逼无奈的反抗或者看家护院水平的人物。一旦碰上动荡,这种人就会被历史的大浪淘汰掉。江泽民幸运没有碰上这样的动荡。如果他这种人碰上了惊涛骇浪而被淘汰掉,人们也会给他们一个“性情中人”的美誉。

江泽民的个性—“私义大于公义。胡锦涛显然是一个窝囊老好人而非政治家。习近平有“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个性。 三人都不应该趟政治这趟浑水。江泽民大有“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个性。如果把这个名单列出来,那要很长很长。这里包括与江泽民性格完全相反的人,比如恩将仇报的薄一波。因为薄一波对江泽民曾经有恩,江泽民便明明知道薄熙来在大连搞女人还与同事甚至上级搞不好关系,江泽民还是保他,他才有到重庆唱红打黑的机会。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其性格则是大原则超过个人私义,但因为当年邓小平九二南巡时跟习仲勋讲“谁不改革谁下台”,习仲勋就劝告邓小平不能再更换总书记了。这事对江泽民来说,算是有恩,江泽民至少同意了习近平接班。

江泽民的个性“私义大于公义”在传统文化里算是比较“优良”的,要比连私德都没有、只有厚黑的政治流氓好多了。江泽民的“有恩必报”个性,让他一个汉奸的后代竟然有机会当上了主席,也让他在历史上留下了“出卖疆土”以及“包庇投毒犯”的恶名。只有当司法独立的那一天,公义才能大于私义只有放弃传统文化,当权者才能认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在此之前,写在法律甚至宪法上面的条文,只不过是欺骗人民的挡箭牌而已。而挡箭牌也只能是当权者用来对付人民的,人民没有资格把法律当挡箭牌而阻止当权者的欺压与搜刮民脂民膏[2]

未来的人们会对老江惋惜:可惜了老江你一个才子,多才多艺,又受到民国时言论自由的熏陶,可就是既贪财又恋权还好色。如果当初不恋权彻底退休把组阁权也交给胡锦涛、不贪财阻止儿孙敛财,可以好点色搞几个戏子玩玩,留给后人的只是些花边香艳故事,该有多好?虽然江泽民给人民大众的言论自由不多,至少比现在强很多,何况那时刚从六四事件走过来。[3]

一个历史人物的个人品质鲜有影响历史的进程。多数情况下这只是俗人们饭后茶前的闲磕。什么梳头啊,搞女人啊,游泳露脐啊,英语错误啊,这些都不会影响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要以历史的眼光来分析,或者说“三百年后的江泽民”该是如何,也就是说以他的所作所为对历史的发展是促进还是阻碍为标准;而不考虑他的个人品质,除非他的个人品质影响了历史进程。

 

功:

 社会转型中贡献最大的一人

世界是经济竞争的世界,而小打小闹的小农经济根本无法与资本主义大企业竞争。而资本主义大企业只有大财团才能支付得起起步时的投资。没有财富积累者根本就没办法在竞争中取胜。因为国营企业根本竞争不过财团资助的私有企业。就算国有企业管理得当,也无法实现企业该关就关、该转型就转型、该吞并就吞并的灵活机动,以适应市场竞争的需要。

邓小平和赵紫阳开启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被89学运葬送了。直到邓小平92南巡,江泽民才又重新走上这条路。由于六四的恐惧,江泽民和朱熔基未能完成公有企业的私有化。因为害怕下岗工人闹事。这不能说不是江泽民的遗憾。

尽管如此,在江泽民主政的13年,中国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已经初具规模。远胜过150年来的前两次的总和。而且未发生类似“苍天已死”的“唤起民众”打土豪运动。

虽然江泽民离开政坛时的中国还远未实现资本主义民主,甚至连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都没完成,但他仍然是在社会转型中贡献最大的一人。论功劳应该是邓小平的,但邓小平没有时间完成这一伟业。萧规曹随,担子落在了江泽民身上。江泽民确实没有为了讨好民意而走回头路[4]

江泽民的十三年算是萧规曹随,高举邓小平的旗帜,把资本主义必须走的资本原始积累阶段资本积累的规模搞得远远超过150年来所有改革者们相加的总和。但公有企业仍然没有被私有化掉。在这样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兼有”的体制下江泽民朱熔基等第三代把权交给了胡温第四代。现在30%的GDP由公有企业创造;而银行贷款的资金分配公有企业占70%。也就是说,创造70%GDP的私有企业只能拿到30%的资金。因为私有企业偷税,加上公有企业私有化会带来下岗工人的巨大麻烦,国家不敢轻易把坏帐的公有企业私分掉[5]

【言论自由】

江泽民有一点是正面的:他是在民国时期度过的童年与青年时代,他享受过言论自由。而且他算性情中人,所以,他给人民的言论自由是他下台后的两任继承人不能给的[6]。因为江泽民小的时候经历过言论自由,而胡锦涛从来没有过。这就表明,孩童时代的经历对以后的影响很大[7]

他给人民的言论自由,他后面的在毛泽东时代长大的当政后绝对不会给人民的。为什么呢?因为江泽民是有言论自由的民国时期读中小学到大学的,年轻时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一生影响巨大。而事实证明:窝囊废胡锦涛可以容忍腐败,绝不容忍言论自由,不仅仅建防火墙,他还把刘晓波逮捕判刑。江泽民不会干这事的。习近平给人民的言论自由更比不上江泽民[8]

过:

 违背天道当太上皇

毛泽东打下天下后通过文革实现了终身制,临死都掌权,但他死后老婆侄子进监狱。到此,全国上下都有了共识:终身制到此结束。这就是天道。邓小平深知这是天道,而天道不可违。他便想不当皇帝只当太上皇,变相终身制。这也违反了天道,胡耀邦看透了邓小平想变相一辈子掌权,便公开提出他带头退休而且邓小平也要退休,导致邓小平把胡耀邦罢黜的结局。胡耀邦一死,便引发六四。胡耀邦不死,就没有六四。邓小平最后不得不认同天道不可违,最后把军权交出来了。不是他不想操控政权一辈子,而是他的党自身也不允许他一辈子当太上皇了。陈云和李先念二人把他叫到陈云家里当面告诉他必须把军权交出来彻底退休,终身制必须告别历史。邓小平听后连续抽了八颗烟,最后还是认同了彻底退休。江泽民偷偷地搞起了太上皇而且还想回到一辈子偷偷掌权的事实终身制,这违背了天道。习近平韬光养晦,掌权后替天行道,让江泽民的事实终身制美梦彻底破灭[9]

未能完成公有企业的私有化

由于六四的恐惧,江泽民和朱熔基未能完成公有企业的私有化。因为害怕下岗工人闹事。这不能说不是江泽民的遗憾[10]

美国在民主建国前用了100年左右的时间搞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即使今天,美国1%的资本积累者所具财富占全民总财富的40%左右。如果按此比例,中国即使把全民所有制企业一夜间分光也远不够资本主义高速发展的条件。这二十年的高速发展是成套引进国外生产线。靠自己开发品牌还差得很远,因为根本还没有那么多属於资本家自己的资金。

美国日本欧洲等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当初为何能成功的完成原始资本积累?为何中国150年来几次尝试都不能通过这一门槛?

因为除了的宁肯不富,不能不均的传统文化外,另一原因就是“官商不分”。请记住润涛阎的话:只要把官商分开,不当权的企业家们就给你们不贪财的政治家们一个现代化的中国

美国在没有实现民主以前的一百年时间就是这么干的。现在的新加坡也同样如此。没有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印度,民主100年了也没有大企业家。现代化的路子还远着呢。

江泽民虽然把“军队从商”这关卡住了,但并未全面推广到城市领导阶层。当然也就没有办法把胆子放大到把国有企业全部私有化。

其实润涛阎早就说过,国有企业分给谁并不重要。人名字只是代号而已。那些不懂得如何经营者,钱在他们手里只是暂时的。用不了两代人,财富就要重新归属于别人了。无情的竞争也就形成了。恰恰是半死不活的公有制企业,才是贪官污吏永远铲除不尽的祸根[11]

注释:

[1] 见阎文《大选后美国的走向》评论区留言

[2] 见阎文《江泽民的“私义”情结与朱令案

[3] 见阎文《海龟会怀念江泽民时代的言论自由

[4] 见阎文《江泽民的历史地位

[5] 见阎文《胡锦涛必须冲下山去

[6] 见阎文《川普上台后哪五点他从不讲?》评论区留言

[7] 见阎文《华人科学家的悲哀》评论区留言

[8] 见阎文《女人嫁给穷人与富人的区别》评论区留言

[9] 见阎文《十九大习近平的得与失

[10] 见阎文《江泽民的历史地位

[11] 见阎文《江泽民的历史地位

 

 

订阅
提醒
19 评论
最新
最早 最高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9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