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颜宁的论文是只研究人体葡萄糖载体的? (缺图片)

 

 

给颜宁洗地的不给出颜宁得出结论所依赖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从哪里来的,而是说颜宁搞的是人体的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发表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洗地的原话)。

 

 

 

那么,我们看看颜宁这篇在2014年发表的葡萄糖载体论文,里边的图3就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构。她的图5得出的结构部分,是二者的杂合体:人体的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木糖载体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图。按照给颜宁洗地者的说法: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葡萄糖载体都是想差十万八千里了,那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相差多少里?

 

 

 

那为何把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的木糖载体放在一起画出一个图得出的结果能被她论文的审稿人通过呢?根据帮颜宁洗地者的说法,那可是人体与细菌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两个蛋白质搀和在一起的结果(对此话题,润涛阎从未涉及,借用邓小平的话:不讨论。只是为了回答双重标准洗地者的说法,才不得不提及。)。

 

 

 

在这一点上,凡是说“颜宁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 发表的是细菌葡萄糖载体,双方想差十万八千里”的,都是颜宁论文的高级黑!那将彻底否定了颜宁的论文结论。

 

 

 

颜宁看到这些看上去帮她洗地,而事实上是她论文的高级黑,应该哭笑不得。还有帮她洗地的属于低级红,啥都不懂。但低级红比高级黑好点,毕竟说的不是生物学领域里的话,而高级黑就彻底否定了颜宁的论文。

 

 

 

不论是颜宁本人,还是帮她洗地的,还是回到她的结论(C) 来自于(A) 和(B)方面上来:

 

A:她的论文里细菌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混合)结构;

 

B:发表过的生化数据;

 

C = A + B 

 

 

 

(A)论文水平不讨论,因为与润涛阎无关;其中(B)是她自己发表过的吗?如果是,给出论文链接;如果不是,那就是他人发表过的,她拿来当成自己的成果。其它的洗地,到目前为止都是高级黑。低级红说的都是外行话就不值得讨论了。

 

 

 

回答这个问题简单不?就回答是还是不是。是,那就给出她自己在什么地方发表的即可。

 

 

 

有人帮她洗地说(B) 来自于其他人的生化数据,不是来自于Yan/Maloney的论文。那就给出其他人的“生化数据”来源。那“其他人”的生化数据就可以随便剽窃了?何况没有“其他人”让颜宁可以提供出来。

 

 

 

当然,搞GLUT1的生化数据她可以用,比如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他可是研究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颜宁论文里载体的其中之一)的开山鼻祖级别的膜蛋白生化权威,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他利用 Yan/Maloney 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 + 放射性底物”的方法对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研究发表了超过10篇论文,验证了Yan/Maloney 方法提供的生化数据对葡萄糖载体研究的广泛适用性。

 

 

 

他的评价表明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Physical evidence 是用在司法方面的。在司法方面的定义:Physical evidence may consist of all sorts of prints such as fingerprints, footprints, handprints, tidemarks, cut marks, tool marks, etc. 用在这里就等于“无可置疑的证据”。中文:“铁证”前边还要加上“compelling”(中文大家都明白就是了)。

 

 

 

这也就是说,颜宁论文里提到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只能是Yan/Maloney方法提供的,哪怕是Glut1的生化数据。如果颜宁能提出她的“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是来自于与Yan/Maloney 方法无关的生化技术,那给出来就好,让读者也学到大家都还不知道的方法与新技术和该方法是如何用在载体的研究上的。这就是给出参考文献的意义之一。

 

 

 

加州大学的Dr. Milton Saier, Jr. 在他长达34页的综述里给出Yan/Maloney的研究结果是该家族(颜宁团队与Yan/Maloney 研究的载体家族)“最详尽的动态模型”,英文原话: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第90,91就是我们分别发表的《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此综述得到了1281次引用 (Microbiol Mol Bio Rev. 1998, 62:(1)1-34)。

 

 

 

最重要的还是颜宁本人认可的她的工作模型来自于两项:(A)她自己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木糖载体的结构分析(混合体)和(B)“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其中“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是在哪里发表过的?不需要讨论谁的贡献大小,这里没人比论文贡献因为那将进入胡搅蛮缠地步。这是我上文提到的例子:医生偷了古董店的古董不付钱就溜出了店被抓获,法庭就让他的律师讲偷古董的事,别谈他救死扶伤、捐款的无关话题。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paris_echo2019-08-11 10:22:47回复悄悄话顶老阎

Attractivewl2019-08-11 09: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同感!

Attractivewl2019-08-11 09:23:41回复悄悄话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同感!

Dalidali2019-08-10 05:23: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梁慎勤 2019-08-09 08:56:02: 目前的感觉:真理还是越辩越明的。阎的论点和论据都非常清楚。如果阎所言为真,那么颜的贡献主要是在结晶技术,在机理方面没有实质性贡献。我觉得颜真的应该及时和阎联系,该认错就认错,该解释就解释,否则就是一错再错,可能会实实在在地影响到个人的科研前途了。最后一个感慨,写文章还是不要oversell比较好,否则一旦有内行认真查看,就要露馅,就会尴尬。”

——————–

 

晶体结构的检测/鉴定, 是属于”分析化学”或”仪器分析”大范畴. “搞分析的人”(不指颜)可能有个通病, 或容易犯的错误是说过头话, 做跨行业的解释或陈述, 以显示自己的学问.

(博主关闭了最后一篇的评论,就贴到这里了)

Attractivewl2019-08-02 03:52:36回复悄悄话自从五月份阎润涛博士在文学城里披露出大Yan(大阎,阎润涛)与小Yan(小颜,颜宁)关于糖通输运机理谁先提出之争,我一直跟踪。大阎的一系列发表在文学城里的文章论点清晰而到位。反过来,小颜只在五月份在其微博中说大阎“碰瓷”,就再无下文了。大阎给”Nature”杂志去了信,但还未有回音,可能需较长时间才收到回复,也可能没有下文。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我建议大Y阎与双方有关的Princeton 和John Hopkins联系一下,赢得他们的参与与调查,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我本人在国内的硕士论文以及在美国的博士论文都是关于化学反应动力学与机理研究的。当然也做过合成,也长出过晶体,虽然不是生物大分子。尽管所研究的反应体系不一样,但原理是相通的。只培养出晶体并分析其结构,没有动态的数据,是推不出反应机理的。另外一点,作为一位作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在科研项目立项时,大规模、全方位的有关前人的研究文献之学习、钻研并归纳、总结成综述报告是必须的一环。难以置信,怎么小颜就露掉了大阎的两篇重要文献呢?

山丘-2019-08-01 19:10:04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可笑的是 这些几个月前还不知道膜质白的人 竟然就好意思写有关糖转运蛋白机理的科普了

Wtp0032019-08-01 18:34:47回复悄悄话这些翻来倒去抓不住要点挺颜的,意识不到就算把文章倒背如流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Wtp0032019-08-01 18:31:24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跟这些几个月前连膜蛋白都没听说过的人讨论专业不是难为人吗?

Wtp0032019-08-01 18:2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我是看了他和老板后面两篇文章就能推测出来他这一篇不可能做455个突变…”

你的理解水平也就能专注于数数。

 

精神可嘉继续努力

Nekono_882019-08-01 18:12:18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以前反复说只读了摘要,看不到全文,但是你还是发了许多“哥的不好”猜想来否定大阎的贡献,现在又说读了全文。你又反复说没有大阎模型,一会又说你认错,说有大阎模型。你昨天又说大阎没有给《自然》写信,似乎你连中文都看不懂。我真不明白你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是"哥的不好"猜想。看你摆出的阵式,好象在什么上档次的科研机构高就,可是我一点也看不出你有受过科研训练的素质,实在是让我百撕不得其姐,拜托能不能不要颠三倒四,前言不达后语,和你这种精神状态的网友交流,真累。

SwiperTheFox2019-08-01 18:07:13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阎润涛自己是吹牛还是不会数数, 说自己做了455个突变?

 

我是看了他和老板后面两篇文章就能推测出来他这一篇不可能做455个突变. 象脖子粗说的那样, 多少个突变其实并不重要, 我也说过,用少的工作量做大的成就是好事.

 

无奈我不给阎粉数清初,阎粉就揪着这事不放,还反过来怪我数清楚了.

 

当然我应该知道粉丝就是这样的, 怪我对粉丝认识不足.

Wtp0032019-08-01 17:55:2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读了!还数了数了。真能干。除了数数还看懂了什么?一个专业难过现烧香现拜佛几天最多十来天就自以为是掌握了。你们几个的论点就是鸡同鸭讲

SwiperTheFox2019-08-01 17:22:4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Smart兄告诫过我, 不要跟粉丝谈科学. 真是这样,被否定还不认错.

 

你怎么知道我没读全文?

 

阎的所谓模型跟经典模型到底有什么区别? 除了他自己起了个”ping-pang”的名字以外?

Nekono_882019-08-01 17:18:0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大阎的就是运动机理模型,你到现在连1993的全文都没有读,怎么好意思开口让别人告诉你?告许你也没用,你又不想去读全文。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想有你这样不懂装懂学生。问你两个简单问题,1)是不是孟德尔用香碗豆,摩尔根用果蝇证实的遗传三大定律不适用于人类遗传学?2)组成病毒的DNA和人类的DNA是不是都是由相同的四个碱基成?你要回答不上来,就别再扯什么膜蛋白了。洗洗睡吧。

SwiperTheFox2019-08-01 17:04:48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再明确告诉你一声, 我读了阎1993, 确认阎没有作455个突变:

 

介绍一节写: "我们分析了6个半胱氨酸." 

表1标示了这6个突变; 文末方法里说:用了5个寡核糖酸做突变. 这是不可能做455个突变的.

 

请问您满意了不?

 

请问您读了几篇小颜的文章?

 

SwiperTheFox2019-08-01 16:58:1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ok 用词更准确一点: 没有自己的机理模型.

 

你能说出阎1993所谓机理模型与经典机理模型有什么区别吗?

wibblypig02019-08-01 16:31:08回复悄悄话看了很久swipertheFox在这个话题上跟网友的“对话”,很明显,这人跟小颜是利益攸关者。

Nekono_882019-08-01 16:17: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送一遍给你:1998发的,被引1000多次的综述中的原文“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90,91就是大阎1993,1995的两篇论文, 你还是不承认有大阎模型。 在这个问题上你记得这是你第几次被打脸了吗?当然时至今天你也没有去阅读大阎1993的论文,但是你却立场坚定反复地否定大阎模型的存在。如果不是心理和精神上有问题,何至于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假装看不懂英文。这里的models难道指的“毛豆”?

 

*******************

SwiperTheFox 2019-08-01 12:20:5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基本同意这一点. 但是老阎是没有自己的模型的. 目前能引证到的最有利的证据是他为1966模型提供了最早的生化证据. 在他之前有大量的动力学证据. 在他之后还有很多人从各个方面提供不同的证据,很多都没引他的.

SwiperTheFox2019-08-01 14:20:39回复悄悄话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谢谢提供资料。 我需要花一点时间读,想清楚。

SwiperTheFox2019-08-01 14:15:11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2012有生化实验, 做晶体的文章也做生化实验这一事实都说了很多遍了, 人家蒙着自己眼睛不看你有什么办法?

blue6albion2019-08-01 14:05:15回复悄悄话其实纠结颜的数据和方法已经对她客气了。更关键的是结论。

 

如果她用完全独立而不受阎/马启发的方法得到同样糖转运的机制,那也得在自己文中承认前人的贡献。如果方法也雷同甚至偷引别人的数据蒙混过关,那就更离谱了。

 

除非阎和颜虽然结论一致,但研究对象不同。这是很多洗地者想表达的。但如果本质是都发现了铁轮子和橡胶胎运作的关键是其扁圆形状,那火车迷用铁和汽车粉用橡胶说事就没本质区别了。

 

虽算外行,我还是明白糖转运这样基本的生命现象于细菌和人是没大差别的。所以既然颜在阎/马之后,就得引人家。

 

如果用人方法得人结论,请锁抽屉里别发了,就当练手。

 

如果用不同方法得同样结论,那就请知趣发一般杂志。

 

如果得不同结论,那请发自然细胞科学之类的,还可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嘲笑老阎。

 

如果对阎/马作大范围推广,譬如发现轮子形状跟所在星球的关系,或把牛顿定律推广到高速也适用的相对论,那是可以期待维京海盗发请贴而没老阎啥事了。

达姆TU2019-08-01 13:49:24回复悄悄话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 那反过来嘛,小颜告老阎诽谤,粉丝也可以捐钱啊。

紧跟着学2019-08-01 13:48:58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你们就相信老阎的智慧吧,他有办法拨云雾见青天。我们在静等的过程中,看老阎的科普文章,娱乐小说和政治评论系列。不过看到这里的华人出钱出力的心,真让人感动!

sensei3212019-08-01 13:47:35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哈,只怕他本人不敢。

达姆TU2019-08-01 13:35:46回复悄悄话回复 ‘sensei321’ 的评论 : 我一样,只要老阎打官司有需要,我肯定捐,支持老阎。说到底,支持的是说真话,要是非。

紧跟着学2019-08-01 13:31:51回复悄悄话居然还有一部分读者没看出来 “Fanreninus” 和 “SwiperTheFox” 就是来老阎这里打广告的。我还曾经上当去看这两位的博客,一篇都没法看完。这里谁想恶心自己或者看这两位有多恶心的,可以去瞧一眼。 “Fanreninus” 和 “SwiperTheFox”到老阎博客撒泼好久了,强词夺理到了没法自圆其说的地步,最后的裤衩都快遮不住了唉。求二位快别来了,脏了老阎的宝地,污了读者的眼睛。

ft2019-08-01 13:30:38回复悄悄话回复仙南渡: 我告诉你一个普遍规律,你用它去观察一段看看如何:蠢人都是出奇地自信,比聪明人自信百倍。为什么? 因为他们蠢不知蠢,所以就一蠢再蠢,蠢到自信无比,会一直蠢下去,也一直自信下去。

聪明人有时反到不自信。怎么讲?因为聪明人会反省自己,他们蠢一次就会更聪明一次,因为他们能认识到自己的蠢。

你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

************

仙南渡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11:48:59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sensei3212019-08-01 13:29:15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完全同意。为了给阎讨个公道,最合理的办法就是请个专业律师打官司,控小颜剽窃。老闫应该不必担心费用问题,众多阎粉每人捐一点就够了。我先捐,我不是阎粉,但很希望他给城里读者一个交代,用他的话说“寻求科学真相”。

老泉2019-08-01 13:2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下面这篇文章有点意思:1。 与老阎更接近。2。 未引老阎。3。老阎93年的结果(a residual, C265?)此文没有提。也见文献15,16。 文献15及16是老阎老板的文章。

 

Published in final edited form as:

Mol Genet Metab. 2009 Jan; 96(1): 32–37.

Published online 2008 Nov 12. doi: 10.1016/j.ymgme.2008.10.00

此文没提C265。见下:Both G6PT and UhpT are Pi-linked antiporters,Mutagenesis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in UhpT, R46, R275, D388 and K391 are essential residues [15,16]. 他们不认为C265重要。不知道另有别人证实老阎93结果。 想了一个比喻。找通道就象走迷宫。66年一文指明了大方向(内外开口等)。93年老阎从内外开口走了他的迷宫,还说遇到过美女C265。(a residual in 93 文)。但他老板在99年还在走老阎同一迷宫,更没提C265是重要残基。有谁证实老阎的93结果?另外有人2009走了与老阎看似相近的迷宫(G6PT), 发现内面实在大不相同(不知是多么公里不同),小颜则走了不同的迷宫(GLUT1), 差不多走通了, 把里面描述得绘声绘色,还从迷宫中带出了宝贝(指导新药研发?)。 老阎老板99文献见下:15. Fann MC, Davies AH, Varadhachary A, Kuroda T, Sevier C, Tsuchiya T, Maloney PC. Identification of two essential arginine residues in UhpT, the sugar phosphate antiporter of Escherichia coli. Membrane Biol. 1998;164:187–195. [PubMed] [Google Scholar]

  1. Hall JA, Fann MCPC. Maloney, altered substrate selectivity in a mutant of an intrahelical salt bridge in UhpT, the sugar phosphate carrier of Escherichia coli. J Biol Chem. 1999;274:6148–6153. [PubMed] [Google Scholar]

紧跟着学2019-08-01 13:20:25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你这个铁轮子和橡胶轮胎的比方太有说服力了,外行人一下就明白了阎/颜研究的不同和相同之处。老阎讲要写一个小学生都看懂的科普系列,建议这个例子可以参考引用,并注明出处来源于’blue6albion’的原创,呵呵

——————-

譬如火车的铁轮子和汽车的橡胶轮胎,你可以说出它们很多不同点。但就它们扁圆形状导致它们帮助载重运输这点来说。机理是一样的。如果有前人指出铁轮子的形状是它好用的关键点,那后人再指出橡胶轮胎好用的同样原因,哪怕还给出橡胶轮胎的更多特征,那意义还是比第一次指出关键点小多了。

JessAB2019-08-01 13:17:53回复悄悄话唉, 一些人怎么又被阎带进了他绕着的圈子, 这一次是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

 

那些纠结的人有没有读Nieng2014 Nature 的文章, 在124页图5给出文献28, 查一下这文献28正是Nieng2012年Nature 文章. 那些这一次是纠结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从哪里来的人有没有继续追踪读 Nieng 2012的文章, 在那发表在2012Nature文章中从Fig. 2到Fig. 5, 好好去看看有没有biochemical data.

 

对一个工作繁忙的科学家, 完全没必要回复无理要求.

The bottom line, 不管阎怎么绕, 他对顔宁的指控/指责是无理的!

 

达姆TU2019-08-01 13:13:19回复悄悄话另外小颜和老阎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小颜差的太远了。老阎碰她的瓷?荒唐。小颜在她的专业领域有些成就,仅此而已。老阎是真正的才高八斗的智者,全才。最让人佩服的是老阎看问题(看大问题)的角度,深度,严密的推理能力,让人佩服。如果文学城在中国大陆未屏蔽,老阎至少有几亿读者+粉丝。

达姆TU2019-08-01 13:08:14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最烦的就是你这类人。只要有人讲个是非,要个真假,较个真儿,你这些人就跳出来了。一会什么窝里斗,一会什么太偏激,一会又什么该let go,你们最可悲,知道吗?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的混沌就是你这样想法的人太多造成的。

 

如果是开玩笑,无关紧要的小事,真一句假一句,吹吹牛,大家也就是一笑而过,没人在乎。到了科学问题上,就得计较,是怎样就怎样。看一些留言的小人都好笑,什么老阎碰瓷,什么老阎为了自尊心才杠上小颜,那是你们自身的小人之心,自身的低级做人准则,收好行不行?我可以替老阎说一句,他对小颜绝没有私怨,纯粹就是要个真相,要个科学意义上的公道。

 

—————————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ft2019-08-01 12:29:09回复悄悄话仙南渡,我不是卖弄英文,我是不忍心翻译过来惹你再charging 一次。你一定看了charging的中文意思,是不是对你猛冲出来的样子描述地很贴切啊。尊重都是相互的。

ft2019-08-01 12:25:06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的评论,你又扯没用的,到现在还不明白老阎质疑的关键点。挺简单的质疑让你给东扯西撤卖弄自己。你的智商真不配做小颜的粉丝。

ft2019-08-01 12:21:31回复悄悄话回复blue6albion的评论: 你的3点完全说到了点子上! 所以我说,小颜回复老阎5分钟就搞定。

这么简单的质疑,回应也会是如此简单。可让我大惑不解的是,小颜的粉丝一直在花九牛二虎之力替小颜证明和比较二者的研究如何如何不同。有的甚至把小颜的论文都译成了中文。小颜的粉丝智商堪忧。

SwiperTheFox2019-08-01 12:20:50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基本同意这一点. 但是老阎是没有自己的模型的. 目前能引证到的最有利的证据是他为1966模型提供了最早的生化证据. 在他之前有大量的动力学证据. 在他之后还有很多人从各个方面提供不同的证据,很多都没引他的.

 

还有包括MFS超家族的Secondary Transporter 基本上是用的同一[基本]原理. 阎颜的蛋白不属于同一家族. 进一步的转运机制也不一样:

 

1.  阎:antiporter 颜:uniporter: 从这个角度看,阎蛋白与非葡萄糖转运蛋白的GlpT更接近. 颜蛋白与其它非葡萄糖转运的uniporter 特别是第一家族的转运机理更接近.

 

  1. 阎:第四家族. 颜: 第一家族--第一家族都有自己的特定结构,这个特定结构执行了特殊功能.这也是颜宁的特殊贡献.

 

=============================================================================

因为阎和颜研究的是地球上生命的糖输运这样非常基本的早该进化稳定了的机制,具体对象是细菌还是人关系已然不大。

冥王天蝎2019-08-01 12:15:48回复悄悄话科学就是要经得起质疑,无论通过何种形式。如果质疑后经过科学界论证的确没有问题,那不更能说明被质疑者的成果经得起考验吗?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你的成果越重大,就越需要准备别人来质疑。并且质疑方式及问题会是多种多样,经常是你不喜欢的方式或问题。做科研就是这样,尤其是好的科研。这才是一个正常社会。

山丘-2019-08-01 12:14:39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哈哈哈 话糙理不糙 爽!

赞科学求真!

仙南渡2019-08-01 12:09:15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本来想无视你的,但是想想好像有点不尊重。在中文网站就说中文好了,何必混进几个二把刀的英文单词?

SwiperTheFox2019-08-01 12:04:25回复悄悄话回复 ‘blue6albion’ 的评论 :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请移步:

 

小颜神秘的生化实验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4748.html

 

最后加一句: 完全不重合. 虽然蛋白都是同一超家族,但不是同一家族, 蛋白序列也是不同的. 不可能重合. 并且, 阎颜生化实验的目的原理也是不同的.

ft2019-08-01 12:01:18回复悄悄话回复仙南渡:你的自信除了charging还有别的吗。说出几条道理来让大家服你,这才叫自信。不管怎样还是对你鲁莽的charging点赞,勇气可嘉。

 

***********************

仙南渡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11:48:59

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blue6albion2019-08-01 12:00:00回复悄悄话作为外行说两句,不靠谱请指正。

 

因为阎和颜研究的是地球上生命的糖输运这样非常基本的早该进化稳定了的机制,具体对象是细菌还是人关系已然不大。

 

譬如火车的铁轮子和汽车的橡胶轮胎,你可以说出它们很多不同点。但就它们扁圆形状导致它们帮助载重运输这点来说。机理是一样的。如果有前人指出铁轮子的形状是它好用的关键点,那后人再指出橡胶轮胎好用的同样原因,哪怕还给出橡胶轮胎的更多特征,那意义还是比第一次指出关键点小多了。

 

颜能反驳阎的关键在提供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的索引,不外几种可能。

 

  1. 不但是自己做的而且和阎/马文基本不搭界。那就是谦虚或一时疏忽,老阎就歇一边去吧您。

 

  1. 自己是做了但数据和阎/马文高度重合。我的理解这是最大可能。那当然可以被质疑是否受前文启发,为和不引领路人的文章,心里有什么小九九,等等等等。

 

  1. 其实自己没做,data指的是阎/马文或前人的贡献。这当然是大大的不对了。

ft2019-08-01 11:53:25回复悄悄话仙南渡,你在不读别人的博和帖子的情况下就charging, 老阎连质疑都不能在公众媒体提出吗? 按你的逻辑,如果杂志社一直不回复(这种可能是有的,希望你不要纠缠why。想知道why就去读跟贴),老阎就要闭口不说? 这怎么能和华人窝里斗扯到一起?

 

这些就是你的高见?

仙南渡2019-08-01 11:52:51回复悄悄话既然老阎给《自然》去申诉了,何不等它的调查结果和回复?如果《自然》说颜教授剽窃了那我一定向老阎道歉。

仙南渡2019-08-01 11:48:59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说别人蠢的肯定是蠢到没有自信的!

冥王天蝎2019-08-01 11:46:53回复悄悄话回复 ‘达姆TU’ 的评论 :

I concur.

冥王天蝎2019-08-01 11:44:14回复悄悄话下面又来一个加柴的。

达姆TU2019-08-01 11:44:13回复悄悄话这些蠢话能不能少说些??什么都扯到“窝里斗”。 不要说颜宁只是个华人科学家,哪怕她是华人天王老子,科学上求真,就得跟她斗到底。如果说这叫“窝里斗”,那是斗少了,应该多一些。这样的“窝里斗”多了,毒奶粉,假疫苗才会消失。

 

——————————————————-

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呵呵,谁急了是个人都看的出来。说个事实:我不是谁的马甲,注册好几年了,很少冒泡,只是看不惯华裔窝里斗。

Nekono_882019-08-01 11:39:03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紧紧地握一下你的手。欢迎,欢迎。

sensei3212019-08-01 11:38:00回复悄悄话见过碰瓷的,还没见过你这样碰瓷的。不仅让人赔你医药费,还说这车也是你的。以后那些碰瓷见到你都要喊爷爷。申明一下哈,我是你的生物界同行。

仙南渡2019-08-01 11:36:43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谢谢平反

仙南渡2019-08-01 11:35:33回复悄悄话我本来还挺喜欢看老阎的博客的,因为觉得有娱乐性,现在看来也就是娱乐而已。

Nekono_882019-08-01 11:34:16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奥,看不惯,你还斗得这么凶?给你平反,你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好网友。一个脱离了酱缸文化的智者。

仙南渡2019-08-01 11:32:45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既然“还在等回音”,为何不等到有了回音再来唧唧歪歪?

冥王天蝎2019-08-01 11:31:31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I see now.

ft2019-08-01 11:30:43回复悄悄话你还好意思问你的问题是否reasonable。答案都在博文和跟贴里,自己去读。

 

隔空喊话小颜: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成就的研究员和教授,可你的粉丝的智商实在实在是堪忧啊。我希望成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此对你不适用。

Nekono_882019-08-01 11:29:44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你还把SwiperTheFox当作一个身心,精神正常的网友和他交流,你就大错特错了,希望你能理解他痛苦。

仙南渡2019-08-01 11:29:17回复悄悄话回复 ‘Nekono_88’ 的评论 : 呵呵,谁急了是个人都看的出来。说个事实:我不是谁的马甲,注册好几年了,很少冒泡,只是看不惯华裔窝里斗。

仙南渡2019-08-01 11:24:57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我的问题reasonable吗?你要有答案不妨提他贴上来。

冥王天蝎2019-08-01 11:23:55回复悄悄话凭经验推断,用“颜院士”这种称呼的,一般为墙内的,或者刚来墙外不久的,因为在美国这么多年了,没听说谁这么称呼一个人的。如有误,请见谅。

Nekono_882019-08-01 11:23:37回复悄悄话回复 ‘仙南渡’ 的评论 : 你好象是才刚刚注册的网名,立刻气势汹汹,出来发难,是不是以前的网名已经臭大街?不知道是换了谁的马甲,似乎你已经有了立场。大阎给NATURE写了信,在昨天的帖子里,早就说过了,你换个马甲就来装疯卖傻,你真是拚了。鼓掌鼓励一下。

ft2019-08-01 11:17:16回复悄悄话楼下的仙南渡,你又是一个不读别人的贴就在那哇哇说个不停的主。

 

拜托,这类人平时在公司打工也是这样不听别人说自己哇哇不停吗?

 

老阎的质疑简单明了。小颜回应老阎的质疑5分钟就搞定。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去慢慢看慢慢想吧。

仙南渡2019-08-01 11:09:24回复悄悄话我就问两个问题一个要求:

1)你去颜院士发文章的顶级杂志申诉了吗?

2)如果申诉了有没有得到回应?

3)如果得到了回应请把原文贴出来。

如果连申诉都还没有去做,就请不要在娱乐嚼舌网站诽谤攻击颜教授了!

冥王天蝎2019-08-01 11:08:41回复悄悄话目前似乎争论焦点在于是否Nieng做的human GLUT和阎做的UhPT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个问题需要行内专家论证。按照博主的说法,如果是“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Nieng的结论就是错的;如果不是“相差十万八千里”而本质上是一回事,那么Nieng就是剽窃了博主等人已出版的工作(因为Nieng没有引用这些工作)。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

ft2019-08-01 10:55:57回复悄悄话回复jessab:

你和Swiperthefox 有一拼,不仔细看老阎的文章和跟贴,就在那不停地说自己想说的。

老阎昨天和今天的两篇文章你仔细看并走脑子了吗? 这两篇文章里哪里说小颜不引用他的两篇论文了?

评论之前,先仔细读读,走走脑子,这和be a good listener 是一样的道理。

 

我都懒得重复了,请你看看我在下面发的这个贴: ft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7:28:38

SwiperTheFox2019-08-01 10:4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我问审稿人这两个问题没有不客气吧? 虽然Mueckler的12篇终归来说是我先提的, 但是昨天主动引证Mueckler的还是审稿人。 并鼓励博主继续找Mueckler的后续文章。 我早已知道了这些文章所以就直接回答了问题。 现在审稿人对我这一条线上的问题是这个态度,让我为科学界担忧。

 

我今天的问题。

=============

审稿人是否可直接回答一下: Mueckler 2002到2009, 若干篇同样的工作,不再引阎有没有问题? 

 

审稿人是科学认士,是否通读了颜三篇, 是否可以得出如阎所述"结果一样"的结论?

 

=========================================================================

审稿人今天的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典型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你替她洗地得话越多,漏洞就越多。你说的几乎每句话在逻辑上都有问题。更是让人觉得你是个顽冥不化之人,所以不值得再回复你了,这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

 

冥王天蝎 2019-07-31 15:08:27 回复 悄悄话 “Yan and Maloney (21), using a cysteine substitution experimental approach, have defined three distinct regions within putative transmembrane helix 7 of the bacterial glucose 6-phosphate antiporter, UhpT. They discovered that amino acid residues were either accessible to pCMBS only in intact cells, accessible only in inverted membrane vesicles, or accessible in both circumstances, depending on their relative location within the transmembrane helix. Residues close to the ex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first category, residues close to the cytoplasmic membrane face fell into the second category, and residues near the middle of the helix fell into the third category. They interpreted their observations in terms of the classic single-site membrane carrier model (3, 4), where one would expect amino acid residues involved directly in substrate binding (in the middle of helix 7 in the case of UhpT) that become exposed to both aqueous compartment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transport cycle. Residues that lie on the exofacial side of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exoplasmic compartment, and residues that lie endofacial to this region may only be exposed to the cytoplasmic compartment. 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Vol. 272, No. 48, Issue of November 28, pp. 30141–30146, 1997

 

博主不妨也直接联系Mike Mueckler和Carol Makepeace以及更多直接引用Yan and Maloney的工作的论文作者试试。

JessAB2019-08-01 10:35:29回复悄悄话看了一些评论, 不得不说因为阎的愽文的误导已经造成了对颜宁名声的损害. 因为他的误导让有些人从一开始就认为Nieng没有引用他的俩篇文章是不地道, 继而误导人们认为是Nieng用了他的idea和他自认为他的”model”, 再进一步上升到非常严重的指控Nieng “剽窃”.

 

可以说阎对Nieng的指控/误导是故意的诽謗, 污蔑(为了他那可怜的自尊心). 我和其他的博主已经写了一些愽文陈述了Nieng没有必要引用阎的文章因为所做工作没有很大相关性. 我查了阎的那二篇paper总共大概被引用了170多次, 几乎没有被做GLUT方面研究的引用, 因为他做的是UhpT. 而做和GLUT相关研究的结构和推断机理的其他作者却引用了很多Nieng?的文章包括她的2012和2014的Nature 文章.

 

做科研的都会有做相似的工作, 但不可能和别人做的完全一样否则 就不可能被任何杂志发表. 就和开发新的抗癌药似的, 很多不同公司都在做相似的药但肯定是不同的结构, 比如目前热门免疫疗法抗癌药, Keytruda 和Opdivo. Opdivo 先于Keytruda被FDA批准. 难道说做Keytruda 的是抄袭做Opdivo 的? 那决对不是, 大槪只有fools才会认为是.

冥王天蝎2019-08-01 10:09:4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是典型的“王顾左右而言他”。你替她洗地得话越多,漏洞就越多。你说的几乎每句话在逻辑上都有问题。更是让人觉得你是个顽冥不化之人,所以不值得再回复你了,这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ft2019-08-01 09:10:03回复悄悄话回复Swiperthefox:

 

你从昨天到今天发了许多替小颜辩护的帖子,只有下面这一个说在点子上了。给你点赞。

我就不再重复你说的小颜忙于科研没有时间一类的傻话了。

如果一个项目或工作交给你来lead, 你会把钱都花个精光项目才开个头。

 

小颜之前回应了。那么她就能偶尔继续跟读老阎的文章,你真的相信她没有看到这么热烈的争辩吗? 如果小颜一直沉默下去,无论nature是否给老阎回信,小颜的声誉一定在减分。她虽然科研方面有所成就,但在思想意识方面仍然停留在一个落后的状态。在西方社会,任何一个专业人员都要具备两要素: professional skills 和 ethics。这个ethics,就包含了对社会,公众甚至家庭承担义务和责任。回应公众的质疑是小颜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尤其是一个在科研界享誉的研究员和教授。

也许小颜把数据来源信息公布出来后自己就把自己洗白了呢。这么简单的回应假装没看见,对她的质疑会永远在那里不会自动消失的。

 

*******************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7:41:23

回复 ‘ft’ 的评论 :

 

请问老阎直接写信给小颜要数据来源了吗? 如果没有的话, 为什么别人要回答?

 

(假设老阎上一篇说写信是写给Nature的)

绝对运动2019-08-01 09:09:18回复悄悄话通读留言。“二,颜宁的雇主是普林斯顿, 接受grant那也是给grant的机构(比如NIH) 的雇员。 有义务为普林斯顿和NIH花时间, 没有义务为这种无理取闹花时间”。

这一段,老阎说是高级黑。老阎还是应该给这些机构写信。

凡事就怕认真二字。老阎当年若是认真,多走一步,也就没有今天的故事了。所谓心无旁贷。老阎暂缓科普,把这事认真搞清楚再说。虽说美国也讲脸面,也有政治正确,当让所有stakeholder 明白院士到底是什么货色也很重要。

山丘-2019-08-01 08:44:34回复悄悄话也是醉了 这么多来这打广告的 讲真 写科普这种事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写的 起码得是写自己熟知的专业领域的东西才靠谱吧 外行或通过几个月为了胡搅蛮缠而突击来的小学生水平的叮铛响小桶水们 就不要凑这个热闹啦 误人子弟很不道德的 好吧?

Fanreninus2019-08-01 08:08:18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如果让小学文化的人都看得懂,要来这样的! :)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83.html

SwiperTheFox2019-08-01 08:05:31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审稿人是否可直接回答一下: Mueckler 2002到2009, 若干篇同样的工作,不再引阎有没有问题? 

 

审稿人是科学认士,是否通读了颜三篇, 是否可以得出如阎所述"结果一样"的结论? 

 

至于推掉院士的选择, 我相信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做,这是颜宁的自由. 不推掉既守法也遵守道德标准,也不违反科学界的常规. 我不会对她的这个选择质疑. 

SwiperTheFox2019-08-01 08:00:36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我相信这个没有技术细节的大家都看得懂. 高度赞扬了阎工作的Mueckler在1997, 1999共三篇文章里引了阎. 

 

从2002年到2009年的若干篇就不再引阎了. 这若干篇用的是老阎的方法, 做的是与1997 和1999 三篇同样的工作, 研究的是小颜的蛋白. 以下两点:

 

1. Mueckler明明知道老阎的工作,做的也是一样的,不引老阎有他的道理. 老阎要找茬也该先去找Mueckler.  再去找引了Mueckler的Iancu.

 

2. Mueckler与Iancu比老阎的工作更接近颜宁.  颜宁引了Iancu, Mueckler排不上号--差距实在太大. 老阎喊冤得先替Mueckler喊冤,把Mueckler2009年那篇排上, 再说自己.

冥王天蝎2019-08-01 07:55:36回复悄悄话“院士”的评选,带了太多的非科学因素,例如:政治的、商业的、各种利益相关的、。。。等等。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冥王天蝎2019-08-01 07:52:03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建议你有空时好好打听下那些真正做科学的人是怎么评价这些所谓的“院士”的,尤其是厉害国的。据我所知,美国的院士整体情况要好些,但很大数量真的不咋的。这些都是常识了,不需要我在此啰里啰唆。

山丘-2019-08-01 07:50:2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赞这句话:科普能让大多数人明白就好了 对于早已有立场的胡搅蛮缠的人就不要理了

SwiperTheFox2019-08-01 07:41:23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请问老阎直接写信给小颜要数据来源了吗? 如果没有的话, 为什么别人要回答?

 

(假设老阎上一篇说写信是写给Nature的)

润涛阎2019-08-01 07:38:41回复悄悄话回复 ‘ft’ 的评论 :

 

这你放心。等我把这个系列介绍清楚,任何一个有小学文化的人都会明白了来龙去脉。不能让反对你的人心里诚服,那表明你的科普能力欠缺。当然,屁股决定脑袋的人肯定胡搅蛮缠,那我们就不管他了。科普能做到让95%的人清清楚楚就可以了。

ft2019-08-01 07:28:38回复悄悄话在别人的基础上添砖加瓦并有创新不能说是弯道超车,科学一路上都是这样发展成型的。但是你在添加和创新的同时要有严密的逻辑,延此逻辑别人能追根溯源。老阎强调要小颜给出已发表的数据的来源信息正基于此。

有人问这些数据小颜是否用上了,答案是肯定用上了,根据英文原句”on the basis of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不仅用上了,而且还是小颜提出model的重要基础。

这些数据对她的model举足轻重,她居然在论文里不给出数据来源,为什么?

有人说小颜在图5给出了。老阎要的不是对数据的复述和理解,老阎要数据的来源。这句话难懂吗? 数据来源指的是数据在哪里发表的,谁发表的,何时发表的,以什么题目发表的。

SwiperTheFox嬷嬷叽叽又讨论细节又贴自己写的东东的链接。甚至回我的贴子说小颜没时间给出数据来源,时间都用在科研上了。真是笑喷了。

SwiperTheFox浪费时间在这显摆自己是专家,不如好好思考明白老阎质疑的要点和简单高效的解决办法。你可能是一个努力刻苦砖研的研究员,但在总体管理上,你绝对是一个垃圾leader,因为你分不清主次,对简单的问题搞不出简单的解决方案,总是over do,over think。

Swiperthefox 甚至还说老阎应该一开始的时候私下跟小颜联系,看了这话我更笑喷了。

 

老阎,,估计nature最终也不会回信,如果nature不回信倒是好事,说明他们左右为难。西方人也讲面子,他们的面子叫政治正确。

三颗松2019-08-01 07:21:54回复悄悄话外行也有兴趣,究竟很重要。相信博主人品。支持。

润涛阎2019-08-01 07:01:59回复悄悄话这个系列还很长很长,要让文科生也能明白阎/颜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坐好板凳慢慢听就一定能听明白。科学研究的结果都没那么神秘,都能用文科生也能搞明白的科普方式介绍清楚。

 

我会加快写。把科学的精彩让文科生也能享受其中的奥秘与乐趣。绝对值得科普的内容。且不谈糖尿病这些话题,就谈生物大分子的奥秘与探索的乐趣在哪里。跟精彩的故事相比,名利就是一根鸡毛。这里边的精彩故事会令你难以忘记。

危言2019-08-01 06:56:53回复悄悄话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这位写的通俗易懂,看了长知识

Fanreninus2019-08-01 06:38:16回复悄悄话写了一拙文替“洗地人”鸣个不平,借用宝地贴一下,谢谢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963/201908/9.html

一问三知2019-08-01 06:32:18回复悄悄话“雨女 发表评论于 2019-08-01 06:17:42

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弯道超车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攀爬。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的人梯。”

 

确实如此! 不知道润涛阎有没有借鉴1966年的离子通道模型才想出自己的模型的?看前面的博客和讨论,是自己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雨女2019-08-01 06:17:42回复悄悄话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弯道超车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攀爬。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的人梯。

SwiperTheFox2019-08-01 06:16:47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也同时回雨女

 

看来这是根源。 但是从客观的角度看有两个命题:

1。主观上觉得颜宁高调。

2。客观上颜宁是否抄袭了老阎的成果。

 

颜宁的高调引起了群众对她结果的怀疑。 在中国人泉里,人怕出名猪怕壮。 袁隆平住个“豪宅” 也要被批评。 吃瓜群众由于命题1影响对命题2的判断, 可以理解。 作为科学家的老阎处于命题1而发起命题2 不可取。 其他科学家被命题1影响对命题2的判断也不可取。

 

美国科学院给的院士为什么要推掉? 如果不接受院士这个头衔恭良简让是科学家的道德标准, 那中国美国就没有院士了。

 

==============================================================================

颜宁作为一名科学家,做事显得太过高调了,尤其是少年得志而显傲慢,此乃人生之大忌。不过也不排除有人有意或故意捧杀或利用颜宁,虽然概率不高。如果我是颜宁,什么电视邀请、什么院士头衔,一概拒绝

雨女2019-08-01 06:09:55回复悄悄话就算一个是人的,一个是细菌的。也不可能差十万八千里。照这个说法,科学家都用老鼠作动物实验。那老鼠跟人也差那么远呢。其实老鼠的基因不是跟人几乎一样吗。

虽然,葡萄糖转运蛋白的来源不同,但是用来做的生化实验是一样的。

就是老阎用的桃子。颜宁用的橘子。都是用来研究怎样把它们转运到细胞膜的对面去。然后,老阎发现了一个通道。打开一个门,桃子进去,把门关上。另外一侧在打开一个门,把桃子放出去。我们根据你的解释称其为第10通道.

颜宁也发现一个一个通道。也是把门打开,桃子进去。门关上。桃子送到对面。这个成为第40通道。不同的是,颜宁的工作更细致,因为她不仅发现了这个通道。还测量出了通道的高,宽,和角度。

其实这个通道的说法,在1966年就有人提出。但是这个人1966年提出来的时候,不是用在葡萄糖转运蛋白机理上。但是这个通道也在细胞膜上。也是运来转运物质的。只是那时候,只知道这个通道用来转运Na离子。

 

后来有人使用这个概念研究了葡萄糖的转运机理。但是都在老阎以后?还是在老阎以前?老阎和颜宁不是唯二的。

 

到此为止,可以给个结论了。老阎和颜宁的研究是平行的。结果是一样的。是互为支持的。但是,颜宁的工作更漂亮。证据更直接。

 

再以此来推出,如果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的研究,未来某一天获得诺贝奖的话。老阎和颜宁都有份的。当然还有其他人。只不过颜宁的分量大。

 

颜宁如果继续在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继续研究下去。把它论文里提到的那些还没搞明白的东西都做出来。慢慢的,老阎就和其他人一样成了真正的人梯。如果,颜宁就此罢手,去做其他的。因为颜宁的强项在结构。她可以选择任何其他方向。或者任何其他蛋白。也可以借鉴任何其他的机理模型。不一定非要在葡萄糖转运蛋白这一棵树上。也就是说,是只做一个领域,或者遍地开花的问题。至少可以多做几个方向。

 

老阎的第一篇博文,就是感慨一下。就像我在烦人那里讲的那个故事。教授喝醉了酒。感慨自己当初没有做。结果一个年轻人发了nature。一个退休了的科学家。无论是为了信仰,还是为了生计。看到有年轻人,做出了这么好的,和自己相近工作。感慨以下。太正常了。老阎感慨的同时,也是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吧。我现在也有时候,想写出一些东西来。记录一下那些过往。

 

可是事情为什么就发展到了现在的局面呢。很多人说过了。老阎自己也说了。

 

老阎,把这事放下吧。等着你的cape游记。

 

雨女2019-08-01 06:00:22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这个说我赞同。

雨女2019-08-01 05:58:5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赶紧帖cape的故事。明白的人,早就明白了。不明白的,永远不明白。

SwiperTheFox2019-08-01 05:49:00回复悄悄话回复 ‘游海儿’ 的评论 : “这要是在到处有天眼的地方,”

 

虽然说不上到处有天眼,但是几十年来的众多科学家前仆后继写的文章都是证据, 而且都摆在那儿。 比一般交通事故明了得多。

 

在文学城里知道的有生化背景的检查了这两辆车, 可以断定: 老阎的皮卡无恙,小颜的宝马也没有被擦的痕迹。 (我不知道当初支持老阎的CNG是不是有生化背景)

 

一问三知2019-08-01 05:47:18回复悄悄话除了“发表过的生化数据”这句话,润涛阎能不能具体说一下:你的数据是怎么被利用的?没有这些数据结论是不是一定不成立?如果没有直接使用你的数据或者copy-paste你的句子,剽窃怕是不能成立。

游海儿2019-08-01 05:39:15回复悄悄话楼下举撞车的例子很好,相信吃瓜群众都能理解。不过故事的情节应该是这样的:

老阎开着一辆他老板的粗大的美国皮卡在路上风尘仆仆地行驶,后面一美女驾一新型宝马一路疾驰。说话间来到老阎车后,美女急于超车,无奈只有一条线路,咋办?于是立刻灵机一动弯路超车。可惜美女技术欠佳,超车时刮了老阎皮卡的车帮。这要是在到处有天眼的地方,判断是非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可惜是在美国,又无证人,是非难辨。老阎看看自己老板的皮卡无大恙,再加对方又是美女,惜香怜玉之心大发,决定不报警,只是回家后发了一篇博文说起此事。网上读者立刻议论纷纷。这一来二去就传到了美女耳里,美女立刻发博怼回俩字,碰瓷!更有好事者添油加醋,恣意发挥,对老阎出言不逊,于是老阎也被激起奋起反驳。一场网络口水大战就此开始。。

Wtp0032019-08-01 05:19:23回复悄悄话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无语

”总之不管阎润涛怎么绕来绕去, 他对顔宁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俩做不同的东西, GLUT和UhpT是不一样的蛋白尽管它们有相似的地方.”

润涛阎2019-08-01 05:16:36回复悄悄话由于一直在cape cod度假,刚回来,看到了很多电邮还有文学城的QQH,有时间再回复大家了。对没回复的,抱歉!谢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不胜感激!我一切都好。在cape cod 那里凉快。吃惊地发现,那里几乎都是白人,见到很少其它族裔。虽然常常夏天去那里度假,可以前没注意这事。用airbnb找房子,很好的,我有机会贴图,介绍那里的玩法。当然比不上佛罗里达海滨。加州的就没必要夏天到北边度假了。说起来还是加州好。就是担心地震,否则就搬过去了。唐山地震给吓坏了,心有余悸。

Wtp0032019-08-01 05:16:06回复悄悄话借此热点传个消息;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辞世。

JessAB2019-08-01 03:25:55回复悄悄话总之不管阎润涛怎么绕来绕去, 他对顔宁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他俩做不同的东西, GLUT和UhpT是不一样的蛋白尽管它们有相似的地方.

cowwoman2019-08-01 03:16:46回复悄悄话撞车向群众告状属于心虚耍赖,典型中国农民思维模式。以为声势造大,道理就站自己一边了。不着警察,不找保险理赔去,就是心虚的表现。一般中国老百姓同情心都强,容易倾向大声嚷嚷耍无赖的人。中国农村真是磨练人啊!中国人出了国,换了护照,素质一千年都变不过来。话语掩盖不了本相。网友不给你发科学界认证,更不给你发钱。别在这找心里安慰了。

leisure2019-07-31 23:32:08回复悄悄话作为外行人,我也能从博主的文章和内行人和所谓的“内行人”的评论和讲解中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从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真理越辩越明”,这次从博主的博文和文章底下的评论中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感谢博主!事后如果有人要博主删评论的话,希望博主不要删除,把文章和评论完整的保留下来,供更多的人学习。

 

再次感谢!

冥王天蝎2019-07-31 22:58:51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加的这第四点我基本同意。但感觉博主开始在这里发的贴子似乎很给当事人面子,后来显然是被激怒了,尤其是什么“碰瓷”之类的词。另外,还是回到我早先跟你提到的,颜宁作为一名科学家,做事显得太过高调了,尤其是少年得志而显傲慢,此乃人生之大忌。不过也不排除有人有意或故意捧杀或利用颜宁,虽然概率不高。如果我是颜宁,什么电视邀请、什么院士头衔,一概拒绝。在美国生活,不需要这些虚名。

SwiperTheFox2019-07-31 22:28:33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有话请直说, 我认为我很明确地阐述了为什么说是无理取闹,特别是第三点。

 

再加第四点, 老阎要是真觉得自己有理,特别是涉嫌抄袭这么严重的事, 谨慎科学的做法是,应该是先私下与颜宁沟通, 询问你看过我的文章没? 我的文章这么重要, 你是不是应该引用?

 

如果未果,再象楼下“危言”说的,找权威找杂志。 而不是现跟文学城看不懂他文章内容的大众抱怨,先公之于众。

 

冥王天蝎2019-07-31 22:02:2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再恕我直言,你列的三条逻辑上都存在问题的。给人一种“王顾左右而言他”之嫌,你自己不觉得吗?

危言2019-07-31 21:47: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其实我想说明的是,老阎的这个做法有方法论的问题。既然在这里发帖子,就包含了让公众来评判的意思。这里我想讲讲从外行角度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如果单看老阎的文章,好像老阎有道理,再看批评的文章,好像也有道理。不过,作为外行,不可能深入去读,也没有这个能力。外行主要看你们专业权威是怎么说的,如果老阎真的有道理,专业杂志应该发表意见,普林斯顿大学大学也应该采取行动。如果他们都不做声,那就无法证明颜不对。也许颜真的不对,但是这不能靠群众大会来决定。换个角度想想好了,如果你在街上和别人撞车了,你应该向周围的路人控诉对方,还是应该找警察

SwiperTheFox2019-07-31 21:42:58回复悄悄话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审稿人明鉴:

第一, 科学界质疑一般是客客气气的, 上来先说,“我不明白”“我不懂”。 不是气势汹汹地说“你2014图5哪来的”, 是不是看了阎两篇而不引? 这么说不离谱吧? 

 

第二, 我不记得谁说的了,陈景润出名后,很多业余“数学家”写信说“我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一般是被置之不理的。 

 

第三,换个角度,如果您发一篇文章,用到牛顿定律,被质疑。 您回信说, 这是根据牛顿定律。  再被质疑,“你有抄袭的嫌疑”。 而且这个人是学物理的, 那我觉得这是无理取闹。 

 

冥王天蝎2019-07-31 21:42:06回复悄悄话回复 ‘ahhhh’ 的评论 :

他们是科学家,并非文人。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对人类的重要性和归属都应该是明确的,跟文人写风花雪月文章相轻完全不同,不宜混为一谈。

冥王天蝎2019-07-31 21:35:37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感觉不是“无理取闹”,应该是专业科学专家的合理质疑。请注意,博主也是是美国著名大学科学研究学者,并已在国际最顶级杂志发过极高水平论文。当事人绝对应该认真回复,并接受所有科学家的评判。这个是不能回避的。恕我直言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5:27回复悄悄话SwiperTheFox 2019-07-31 21:34:50 借宝地又喊一声,对科学本身有兴趣的请移步 批阅拙文。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二)--蛋白质的四级结构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784.html

 

读懂颜三篇的基础(一)--什么叫机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35699.html

SwiperTheFox2019-07-31 21:31:43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 关注一下你的阅读能力,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

你偏偏说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我搞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山丘-2019-07-31 21:31:30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你这样说 颜院真的是非常之傲慢无礼啊!完全没有一个科学家应有的基本素养 希望你说的不是真的

润涛阎2019-07-31 21:30:16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显然暴露出来你是高级黑了。你不仅仅要我一步步揭开她科学上的flaw,还要我踢了她的饭碗。用激将法去毁掉她。你缺乏善良。

 

你明明知道她的论文是把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的葡萄糖载体杂交做出的图,你偏偏说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我搞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你就一步步把我引到揭发她的论文是怎么回事的地步。这里的高级黑太多了点。你让我给《自然》写信,还要给她系主任甚至NIH写信,太狠了吧?我已退休,与世无争。她如果不说我是碰瓷,高级黑们的激将法是无效的,我还表扬感谢她来着呢。

ahhhh2019-07-31 21:19:04回复悄悄话文人相轻

SwiperTheFox2019-07-31 21:17:21回复悄悄话回答一下这句话:

 

一,颜宁也许一开始以为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才会了个微博,贴了1966经典图–这可是基础知识。 吃瓜的不懂可以理解,起个科普的作用。 行内的博士,自己能看懂文章的不懂不可以理解。 结果还是不断受骚扰,不是吗? 几句话以后还会有更多的话。

 

二,颜宁的雇主是普林斯顿, 接受grant那也是给grant的机构(比如NIH) 的雇员。 有义务为普林斯顿和NIH花时间, 没有义务为这种无理取闹花时间。

 

==============================================

“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

润涛阎2019-07-31 20:57:23回复悄悄话我没用专业知识啊。看不懂?

 

就是颜宁的论文是把大肠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杂交在一起的图,作为科学解释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这样说看懂了吗?

 

细菌里,科学家用的最多的是大肠杆菌,就是粪便里最多的细菌。

 

我不谈及她论文水平的话题。就是介绍一下帮她洗地的高级黑彻底推翻了颜宁的论文结论,因为细菌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杂交的图,在帮她洗地的人眼里那可不止相差十万八千里了吧?

 

如果没帮她洗地的,我不会介绍她的论文。你说她对帮她洗地的高级黑是喜是恨呢?

危言2019-07-31 20:40:20回复悄悄话你们这些专业讨论我们外行看不懂。不过,如果老阎是对的,为什么不在有名望的专业杂志上发文章呢?一个人是否犯罪要法院判,专业上的争论要专业杂志来判

Wtp0032019-07-31 20:39:44回复悄悄话关于《自然》杂志及媒体上赞扬颜宁在2014年论文的大教授们回复问题,只会有二种可能;有回复或没回复。若有回复当然情况会清楚许多。若都沒有回复解释也有二种;1,这事小提大作完全不值得回复。2,心知肚明但不好回复(若是认为老闫无理取闹,估计回复很快)。那种可能些更大估计吃瓜群众也是心知肚明。

Wtp0032019-07-31 20:27:05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对大都数无专业背景的网友,涉及太多的专业效果不会好,反而一些符合常理的推理更有用,如下

”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比如:我颜宁研究的只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没细菌什么事!你搞的是细菌的,跟我搞人体载体的搀和什么呢?

 

一句话就把我给憋死了。 ”

上一篇就简单要求给出data来源也简单明了。

 

俗话说真理越辨越明,看看现在反应,”碰瓷”一说还有市场吗?

润涛阎2019-07-31 20:21:50回复悄悄话这世界上还有任何人必须在任何地方都引用某文章的说法?这不是“枉顾左右而言他”的另一种高级黑???

润涛阎2019-07-31 20:13:55回复悄悄话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这位楼下帮颜宁洗地的也说颜宁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而Yan/Maloney搞的是细菌葡萄糖载体,想差十万八千里。我才写这篇介绍颜宁的论文的。否则,我不打算谈她论文的水平话题。因为那不关是否剽窃的事。因为帮她洗地的高级黑们自己的无知而帮倒忙,我不得不告诉他们实情。

 

颜宁的论文那可是把细菌的木糖载体跟人体葡萄糖载体混合在一起画一张图的!!!想差十万八千里还是几万几千里?其实那不关我的话题。颜宁的论文把所有想给她洗地的路都堵死了。否则她自己早就出来几句话就讲明白了。比如:我颜宁研究的只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没细菌什么事!你搞的是细菌的,跟我搞人体载体的搀和什么呢?

 

一句话就把我给憋死了。

SwiperTheFox2019-07-31 20:07:40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2014图5引了2012的生化数据。 2014 讨论里也引了其他做晶体结构文章里的生化数据。

 

颜在2010年FucP的晶体结构一文里早已画出了类似2014的机理图。 2013 Iancu葡萄糖蛋白Symporter里也有。 Iancu也没引你的,其实类似的机理图至少可以追溯到200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9113/201907/17262.html

 

Mueckler 2004年以后做的Glut1好几个跨膜区都没引你的。

 

Wtp0032019-07-31 20:06:2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说颜宁搞的是人体的葡萄糖载体,Yan/Maloney发表的是细菌的葡萄糖载体,“相差十万八千里”

若不用十万八千里可能还认识不到这是挺颜的主要论据之一而且也是最易迷糊无science background 的人。如现在城头文章”在回到阎和Nieng的事, 难道Nieng做的human GLUT 和阎做的UhPT是一样的东西?? 当然不是, 不是一样的结构!! That is it, 就这么简单, case closed”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1907/74410/33894.html

 

By the way, 那个贴是正话反说。不过效果不错。

润涛阎2019-07-31 19:57:25回复悄悄话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回复 ‘SwiperTheFox’ 的评论 :

 

别胡搅蛮缠好不?

 

她为何在2012年的论文里不提出工作模型???就因为Maloney教授还活着。

 

她哪个生化试验能证明动态模型?证明动态模型属于载体而非通道,必须具备两点:类似于被转分子的探针可以从载体的两方面到达通道里的氨基酸(这是不论是载体还是通道都具有的特征);二:探针只能从膜的一面进入。这是通道无法做到的。也就是说,必须用探针证明三个区域。她用的是什么探针?她是如何证明不是通道而是载体的?CFTR的例子在那摆着。去读LacY的论文,那可是Kaback院士的论文,他的图9跟颜宁的图5是一样的,但他的结论是:”possible change”,就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载体分子变形真的发生。只能是推测。

 

被转移的分子或离子与载体蛋白结合处的证明不说明每次只通过一个,CFTR就是氯离子结合后打开阀门,后面的离子就不需要再结合就直接过去。这是为何Kaback找到了糖与质子氢的结合部位都没讲变形一定会发生的原因,他依然说“可能发生”。

SwiperTheFox2019-07-31 19:37:43回复悄悄话小颜的文章里有没有生化实验,我已经回答过了,不知你是不是看不见。

=====================================================================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那些没有专业知识,没看过paper的粉丝就算了,你到底看过颜2012没?

 

谁说做结构晶体的文章就不(可以)做生化实验了?

 

颜2012 图2b, 3c, 4d, 5c 是晶体,是结构实验还是生化实验? 她这一篇用于生化实验的突变数量就跟你1995那篇差不多。

 

她在2014年讨论里引了一篇Iancu的结构的文章,但是引得生化实验的结果,你是没看见还是没看懂?

枕寒流2019-07-31 19:26:35回复悄悄话世界上就怕认真两个字。静待美女院士的回复。别让为您

坚守阵地的拥趸失望嘛。

ft2019-07-31 19:08:23回复悄悄话颜宁如果能回复:给出发表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的题目,作者,发表日期,在哪里发表的,阎的质疑自然有了答案。也就是花几分钟的事。

行道堂主2019-07-31 18:55:03回复悄悄话颜宁到底回应过没有?

Flyonwater2019-07-31 18:33:53回复悄悄话支持润涛兄正本清源。

[1][2][3][4][5][下一页][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