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梦里是孩童  

听烦姐姐读书声,

干嘛老提傻雷锋?
“毫不利己为他人”
蒙完大人骗幼童。
胶泥堆上撒泡尿,

搓成泥球打弹弓。
都说尿弹打得狠,
好似毒箭穿敌胸。
竹皮编个风刮噜,

逆风发出鬼叫声。

叽哩叽哩哇哇哇,
咕噜咕噜嗡嗡嗡。
爷爷遥问:“咋回事?”

“红卫兵在批刘邓!”

“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头笑得直发疯。

跑到屋后爬上树,

刁难一下跟屁虫。

小弟果然到处找

喊来小狗当先锋。

我们一起去打鸟,

回来接着比跳绳。

再滚铁环追蜴蜥,

一头栽进槐树坑。

小狗主动往里跳,

我爬出来它哼哼。

醒来还想接着睡,

要找表哥去偷青。

先爬瓜地后摸枣,
顺便摘点酸里红。
脱光屁股赛蛙泳,
冬天来了比溜冰。
跟着痞子闯江湖,
谋略胆量与日增。
只盼天下乱起来,
驰骋沙场当英雄。

最恨时光留不住,

我跟表姐那段情。
她喜欢啥我干啥,
愿以汗水换笑盈。
冬天为她堆雪人,
雨里给她捕蜻蜓。
汉子我已满十岁,

爱美不需荷尔蒙。

她总夸我好可爱,
机灵搞笑又宽容。
当时觉得她太靓,

今日想来却朦胧。

若是梦里再相会,

不踢毽子放风筝。
并非也想赢一次,
女人面前不逞能。
无意劝她要高飞,
只示小伙已长成。

清晨做梦醒来太逼真了,就写了个儿歌。 梦中做了一回少年郎,往事历历在目,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