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种子的千辛万苦

点击数:5

在上文《做爱的科学》中谈到做爱的种类。今天再谈一下做爱后雄的个体享受到了天赐乐趣后那种下的种子命运如何。 拿人作例子。男人撒下的一亿个活生生的种子就你追我赶地寻找它们的配偶–卵子了。这一亿个个体中,最后得到配偶者基本上只有一个。多胎的动物也只不过有10个左右幸运者而已。这好比大活人,一亿个男子汉才有一至十个能真正得到做爱的机会。何等残酷?精子进入卵子的细胞跟雄雌做爱差不多。 如果再把精子的长度和它们走过的路程进行丈量,把人的腿长度做参照系,那么精子到达卵子那里的路程不亚于人走二万五千里长征。先到达的极个别幸运者算没白走,其余的或者误入歧途或者晚了一步而望洋兴叹而死不暝目。想起来真是惨不忍睹。 你看过玉米吧?那玉米棒子上面的红色须子就是专门接收玉米花粉(精子)的。每一个须子通向未来的一个玉米粒(胚胎)。那须子有多长?要看它何时能接到老公(花粉)了,不然就天天往外生长。你知道这些小同志寻找爱人的意志有多坚强?精子通过这些须子一步步移动到达子房找到卵子。当你看到有的地方缺了玉米粒,那个须子可能没接到花粉,多半是那精子没力气走到头而当了石达开。当年要不是毛泽东派刘伯承和林彪的两个队伍去抢铁索桥,红军就是第二个石达开,跟没见到卵子的精子一样半途而废。

在上世纪初,西方人还未发明避孕药物与材料,有不少人想少生孩子。天下事难不倒人。那怎么办呢?现在男同性恋可以领结婚症了,可那年头是违反宗教的。命都难保,那敢声张?可有不少两口子为了避孕而学男同性恋做爱。只是一男一女。结果很多女人照样怀孕,丈夫可就不依不饶了:你跟谁做爱去了?老婆哭得鼻青脸肿。不少女人就问医生,走后门怎么照样怀孕?科学家们经过研究并用动物做试验发现,这精子爬雪山过草地,穿过直肠厚壁、跨过层层膜障、钻透脂肪、肌肉、纤维组织最后到达圣地与卵子结婚相爱。其勇敢、其毅力、其信念让英雄们汗颜!比诸葛亮六出祁山还难得多。

1989年世界上发生了两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一件发生在亚洲的中国的北京的长安街的黎明;另一件发生在南非的落后的村庄的一个简陋医院的上午。第一件事只能记住一百年;第二件要记载至少一千年。第一件事很多人知道得很详细;第二件事很少人知道得很具体。第一件事很多人没完没了地讲还是讲不清;第二件事很少人讲但一讲你就明白。所以讲那讲不清的事是呆子。俺经常发呆,今天突然明白过来了。就讲第二件事。南非的一个女孩出生时做爱器官发育有毛病,这在医学上是常见毛病。即使结婚后发现也来得急。一个小手术把口拉开就玩事。可这小两口结婚后发现了这毛病就没去医院,原因是丈夫是个男同性恋者。他不同意新娘去做手术。可这女人绝对不允许他搞同性恋走后门那一套。最后的谈判结果是女的当摸你卡;男的当比尔。不同的是可连□-温辣雌鸡是在白宫偷情;人家可是结了婚的明嫁正娶。结果,这南非的女人竟然要生孩子了。慌张张去了医院以为是长了大瘤子什么的。

反正不会是怀孩子。可医院一检查,胎儿心脏跳动正常。两口子纳闷便把详情告诉了白人医生。医生立刻检查女人的做爱器官,发现无论如何先得做手术。这样才能把孩子生出来。

这事一下子让医学科学家们知道了便进行了询问研究。如果当真,那精子要通过PH值极低的胃,不被胃酸杀死。这一关实在难以过得去。目前所知,只有一种细菌能在胃酸中活下来,英文名字叫PYLORY。而且活下来的精子还要在肠子的某一地方钻过肠壁,然后通过千山万水才能与卵子结合。精子小得只能在显微镜下看得到,那毫无引导的路它怎么能找到目标?当年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有方向的,可那精子胡乱钻,怎么会找到了它的“爱人”?这可把科学家们给震住了。科学家们提出了假设,就是卵子有特定的机制给精子引路。这方面的研究论文不少。但那只是从直肠到子宫的可能性。从食道进入它们怎么知道何时从肠壁中钻出来?只是这数量庞大,每天一亿。总有幸运者。相比之下,什么“爱情不过太平洋”了,什么“等不急了”,这些男人的毅力与执著精神跟精子小弟差远了!在精子小弟眼中毛主席那几万红军哪里算得上什么英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