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国宝屎壳郎、屎壳郎学毛选

 

1977-78年中国与澳大利亚、新西兰进行了关于引进中国屎壳郎的谈判。因为澳大利亚、新西兰急需屎壳郎。中国方面由於中国羊毛质量太差,很想得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长毛羊。由於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把长毛羊看成比中国的熊猫还珍贵,中国一直无法得到长毛羊。熊猫只要观赏价值,而长毛羊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支柱产业。

谈判结果是:中国分别用五对屎壳郎换他们两国各自五对不同品种的长毛羊。

屎壳郎原产于中国的中原。欧洲也曾有过屎壳郎,但欧洲厕所革命使得屎壳郎基本上灭绝了。屎壳郎的唯一食物是动物的屎。因为什么屎它都吃掉,故称屎壳郎。

1。屎壳郎的利用价值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牧羊、毛皮加工为支柱产业。牧区最大的问题是羊屎的大量积累改变了牧草的生态群落。羊吃的草不长而羊不吃的草猛长,这样羊吃的草很快就被羊不吃的草代替。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只好轮流翻耕土地。然后再种草。这样一来,只有一半的土地能被利用。非但如此,每年的繁重的工作量使牧业的成本大大增加。更糟糕的是翻耕土地常常产生水土流失,甚至沙漠化。

他们的科学家注意到中国的牧区从来没有羊粪堆积的问题。经过研究他们得知中国有一种不起眼的昆虫—屎壳郎,能够把羊屎搞到地下面去。於是他们趁中国打开了国门的机会决定不论花多大代价也要引进中国的屎壳郎。

2。长毛羊喂得活吗?

中国就用十对屎壳郎换回了各自五对长毛羊。然而,别说中国的领导不知道,就是世界的生物学家们当时也不清楚原来“一方土养一方羊”。直到两年前的2002年,科学家们才解开了这个谜团。

中国人到了西方不吃奶酪,并非因为遗传的原因。第二代华人从小吃奶酪(Cheese),长大后与西方人并无差别。人小时候没吃过的东西长大后也很难对胃口。同理,羊只吃它小时候吃过的草。事实上羊比人要挑食得多。甚至极为严格。因为吃错了草,轻则过敏重则丧命。哪怕饿死,小时没吃过的草长大后它也不会吃的。科学家们一直着迷:自然界的野草有很多有的毒性很大,如poisin ivy (毒藤)别说吃进去就是沾上就有要命的危险。那么,羊是怎么选择的呢?两年前科学家们终於搞明白了:羊羔跟着母羊,母羊吃哪种草羊羔就吃哪种草。绝不越雷池一步。因为羊的嗅觉非常高,绝不会犯错误。

这批长毛羊在中国是无法活下去的。因为草原上的草在地球上不同的地区是不同的。不要以为中国的羊吃的草没毒引进的羊也会相信的。

屎壳郎就不同了,什么屎都吃。所以这几对屎壳郎到了新大陆安家落户,迅猛繁殖。现在的数量已远远超过原产国了。

3。出口屎壳郎应该以亿万美元标价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或者能发明后悔药,当初屎壳郎谈判就应该这么算帐:这大洋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年羊的产值(羊毛加羊肉)是多少亿美元。其中一半是屎壳郎的功劳。剩下的一半产值中,翻耕土地外加种草的花费也是屎壳郎给省出来的。这里不包括减少大水冲刷羊粪对环境的污染以及沙风暴的袭击之治理费用。就应以拿回他们两国牧业净产值三分之一算,而且年年如此几百甚至几千年直到他们取消牧业为止。仅到目前这20几年所得都不止几千亿美元了。这笔钱用于三峡、南水北调、希望工程都花不完。

 

4.屎壳郎学毛选

高中毕业后当农民那阵子被派的活儿是白天睡觉晚上看机井浇地。这一夜没事干很难熬就在围灯下读书。寂寞难忍时就看昆虫扑火(灯)。看得十分认真。

老毛死后,全国的毛选四卷、语录哪里去了?俺告诉您吧–当擦屁股纸用了。

我每天吃完晚饭该上工了就把几套四卷、一大箩毛主席语录撕下几页放进口袋扛着铁锹迈着四方步哼着样板戏就浇地去了。半夜就在庄稼地里“出恭”,然后掏出毛选语录做最后一道工序。

一次刚要离开,一个大屎壳郎飞将过来撞到俺屁股上。俺下了一跳,立刻起身。出於好奇外加无聊,就仔细查看这屎壳郎是如何把屎搞入地下的。

首先它在周围转了几圈,找到较松软的地方就开始打洞。屎壳郎有六条腿:前两条刨土;中间两条把土迅速后传;最后两条腿把土往后甩得很远。六条腿协调作业。那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一开始宛如一挖煤传送带;几秒钟它就钻进洞了,此时看到甩出来的碎土就象小火山爆发往外喷一样迅猛异常。

待洞打好后它退出来,把屎用前腿切成小块(比它身体大一倍左右),接着就滚屎球。也不用看路就神奇地把那比它还大的屎球推进洞里。接着就在旁边挨着打第二个洞。这样反反复复,一只烟功夫那摊屎就不见了。然后它倒过身来再用腿组成的传送带把刨出来的土盖在洞的上面。这样它才进洞享受那美味佳肴。

俺看着发愣,因为它把那张毛选语录也卷巴卷巴用嘴给叼进洞里去了。

这是为啥?为了搞清原委,第二天晚上俺放两张毛选语录。第二张是干净的,看屎克郎还要不要那张没有屎的毛选或毛语录。

结果是:屎克郎把两张毛选语录全部拉进洞里。

屎克郎不象鸟需要材料造窝。莫非屎克郎学毛选?

经过长时间的仔细观察思考,俺发现这屎克郎不仅学毛选而且还用。用林副主席的话说就是“活学活用”。您不信,俺举证如下,容不得您不服:

1。“到农村去,在那里大有作为。”

几千年来甚至在解放初,城里都是有屎克郎的。只是数量少而已。打从毛主席发出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指示后,城里的屎克郎全部消失了。都飞到郊区农村大有作为去了。您要是不信可打个长途给国内老人,一问便知这事儿当真。

2。“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毛主席这条最高指示,屎克郎比七亿人民执行得好。“深挖洞”城里当年没怎么干,农村也只不过是挖了一人半深的地道而已。对比一下您再看看屎克郎,那洞有十个屎克郎的身长。

“广积粮”这活儿,七亿人根本没实现。每年进口几千万吨粮食还挨饿死了不少人。屎克郎能积多少“粮”?俺专门研究过。俺曾把十摊牛粪放在一起,有一筐。一只屎壳郎一夜不停竟然把它们全部翻入地下!这“广”字还有另外的涵义:不管是什么屎,人的马的牛的羊的鸟的兔子的。。。只要是屎屎壳郎就把它积入地下当储备粮。

“不称霸”这事儿咱干得也比不上人家屎壳郎。咋说咱在西边惩罚过印度、南边教训过越南。您再看屎壳郎那才叫不称霸呢!动物界里,不吃植物的就吃动物。狼欺负鹿,鹿欺负庄稼。唯独屎壳郎即不欺负动物也不欺负植物。仅仅吃屎,与世无争。绝不搞霸权。

3。“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

伟大领袖为全国人民制定了吃饭的指示、刚要。俺小时候虽然基本上做到了忙时吃干(窝头)、闲时半干半稀(喝“玉米面加白薯”粥),但在三年困难时期没吃上一顿饱饭。忙时连半干半稀也吃不上。

您再看看屎壳郎:如果有一箩筐干牛粪,那屎壳郎就是“忙时”,吃干;要是只找到您刚出完的恭,活不多,那就是“闲时”,半干半稀。对毛主席语录执行得准确无误,丝毫不差。

4。“纪念白求恩”

屎壳郎出身于中国。受中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去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我和屎壳郎同志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在晋察冀(1),一次是在前线。屎壳郎同志对技术精益求精,使所有见过它的人都为之感动。屎壳郎同志不为钱,冒着生命危险去了大洋洲。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我们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它这种精神。

屎壳郎同志每到一处都与那里的屎们打成一片,在它们中间繁殖,壮大。屎壳郎同志深深懂得: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屎壳郎同志已经成为高尚的屎壳郎、纯粹的屎壳郎、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屎壳郎、有益于人民的屎壳郎、毫不利己专门利人(2)的屎壳郎。

注:(1)本人当时观察屎壳郎就是在晋察冀。(2)在中国,屎壳郎会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屎藏入地下后吃掉。但中国把国宝屎壳郎送给了澳洲,那里的羊粪太多屎壳郎是吃不完的。但出於天性,仍然会日以继夜地把羊粪全部翻到地下。解决了草原羊粪过多抑制草的难题,客观上做到了“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发条铁皮绿蛤蟆2014-07-31 12:32:29回复悄悄话已阅!
三木匠2014-03-26 11:26:31回复悄悄话浅薄!
寻常女子2010-02-02 11:56:13回复悄悄话这回我细看了,发现一个错误,要么是五对十对中有一个搞错了对数,要么就是“十只”,对这件事的长远结局我是这么看的:表面上好像中国吃了亏,其实没有,也许长毛羊物种不适合在中华大地生长,对我国祚有害,所以长生天保佑牧区不让它来。造物神奇,不该有的东西就不给在那个地方投放;澳洲投放我国宝成功,经济发展更快,赚多了钱,可是世上的事从来不是得着钱多就是福,以后不知会有什么发展,怎样还未可知。再者,澳洲接受很多中国移民,让我中华文明遍地开花,也是回报之功。
syw2007-11-01 05:16:21回复悄悄话有趣。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