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润涛阎阶级性分析》

点击数:16

润涛阎

3-4-05

我那篇回忆文章竟然被网友质疑其真实。说那年头农民没有自行车。当真是笑话。这使我觉得这回忆录还真有必要写下去。不然,历史的见证人都去世后,那毛共疯狂年代的真实纪录后人更难以相信了。

在解放前,我们那个不到100户人家的村子里就有靠骑自行车倒买卖的四个人。我小时村里有自行车的超过十户。当然不是什么永久、凤凰、飞鸽自行车。农民骑车不是为了上班,而是运东西。所以骑的车都是“加重车”。那三角架是由很粗的钢管焊接而成。工活十分粗糙但很实用。大梁非常长,后边的货架也非常硬实。250斤货物装入两个花筐跨在货架两边,车子前轮不会后仰。要是骑凤凰车,那么娇气,怎么能运货物?

凤凰永久飞鸽牌自行车是为城里人制造的,要凭票供应。农民没钱买那玩意摆阔。80年代前农民还没那个谱。

加重车体重大,小孩子学车时不小心被压在底下就有生命危险。加重车另一特点是轮盘小而且也不能换档,轮盘要是大的如凤凰永久飞鸽,带上200斤货物一旦顶风或上坡就骑不动了。

加重车是哪里出的?上面没有牌子,我也没过问过。我电话打过去一问说是杨柳青出的,但不肯定。这种加重车价钱便宜,我家买的是二手,卖了房前两棵大树得了79元买了那辆二手加重自行车。那是1964年。凡是在农村长大的都骑过至少见过这种加重车。80年代进北京做小买卖的农民还是靠这种加重车。现在农民连马车都淘汰了,当然没人再骑这种自行车做买卖了。

关于挨饿的事,我以后还有更多的文字。这里转贴一段署名“燕南人”的文章。他比我年龄大,吃的苦比我多。他说:“凡是地里长的野草野菜我全吃过,最难吃得您猜是什么?麦苗!这东西又苦又涩,嚼不烂咬不断,实在咽不下去!”

其实这位老乡说的不错,但不全面。以我的经历,最难吃的是麦苗不错,但麦苗并不讨厌。讨厌的是白薯秧子,吃起来能下咽,可吃完后肚子叽哩咕噜乱叫,疼痛难忍。最让人难忍的是桑树叶子。煮一煮就能吃,可不知为何就是拉不出屎。要别人帮忙用木棍进肛门里边去掏。妈妈帮我掏,但她让我帮弟弟掏。这事我干,但帮爷爷掏我总是不情愿。搞得爷爷一直抱怨说我对他不孝。我每想到此都想骂毛主席他上下八代。当然后来我原谅了他的夫人江青同志,因为她说了不少实话,其中有:“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直到后来我学了科学知识才知道,原来人吃的食物中铁的含量大时就会便秘。美国小孩子吃的人造奶粉就有两种,其中一种就是有外加铁的。吃这种奶粉,孩子就会便秘。想必桑树叶子中铁含量太高,吃了便秘。害得我挨爷爷的骂,原来都是铁惹得祸。

杨柳树叶绝对不能吃。最好吃又好消化的树叶是榆树叶。香椿叶做咸菜、榆树叶做
窝头在那年头就算改善生活了。

我的河北老乡“燕南人”先生的原文如下:

“开春以后我们就不用搂柴禾了,也不能闲著!或背个筐或挎个篮,或拎个铲或拿把镰,打野草,挖野菜。俗话说;有菜五分粮,不怕饿断肠!好年头把菜留下,人吃!把草让给牲口让给母猪。野草切三刀,无料也上膘!猪吃百样草,煮熟喂更好!要是年头不及,那就对不起了,野草野菜就全归人了!吃得下去,拉不出来,消化不了!这么说吧,凡是地里长的野草野菜我全吃过,最难吃得您猜是什么?麦苗!这东西又苦又涩,嚼不烂咬不断,实在咽不下去! (海纳百川 )
80年以后野草野菜从农民的饭桌上彻底告别,吃糠咽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海纳百川 )

 

最后,关于对“润涛阎研究”需要说两句。

对“润涛阎文风研究”要比对“润涛阎阶级分析研究”更有意义。早在奸坛就有网友提出:“润涛阎文风怪诞,自成一派”。怪在哪里?我自己当然说不清楚。首先你不能用观点给润涛阎划线。润涛阎的文章到底说的是什么要从字面背后着手。打个比方:在“身上长羊毛的老干部”一文中,说的表面意思—-造假也缸5c一看便知。其实我真正要讲的那四层毛的含义指的是伟光正四代的特征。伟光正是附在人体上的皮毛。

第一层是粗糙坚硬的“猪毛”;第二层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狗毛”;第三层是与时惧进与洋人接轨的“羊毛”;第四代是看上去柔和实际上是只顾眼前、鼠目寸光的“鼠毛”。这四代“毛”给“人”到底带来了什么,您尚需仔细从文中琢磨。在此不缀。

总之,润涛阎是独立于任何党派、任何观点的自由写手。在他眼里,最不值钱的便是“观点”了,因为观点只不过有那么几个。什么观点我都接受。而透过观点以外,能从中读出智慧,那您就有必要读润涛阎的文章。否则,您根本就没必要浪费时间。您要是读不懂润涛阎,最好的办法是不读。不然,读了一肚子气不值得。

十分感激网友们对我文章的厚爱。我对各中文论坛网友们的赞赏实在受之若惊。一位先生说:“阎先生是中国的托尔斯泰”,我看后吓得不敢回贴。幸好看到有位叫Oops的女士跟贴说:“他是生在农村流黄鼻涕的乡巴佬”后我心里才平衡些。没想到那位先生又来了一句解释说托尔斯泰也是出生在农村。润涛阎是理科博士,每周末拿出一个晚上写点中文玩玩而已。根本连作家都不是。但小时没流过黄鼻涕当真,冬天冻得白鼻涕没少流。在此对网友们的厚爱再次感谢,名字就不一一列举了。对四十一炮等网友的用心良苦在此致以发自肺腑的敬意,尽管对他的结论说我是“忘恩负义”不以为然。41炮明显是同情弱者的天真网友。

再有,网友们大可不必为我打抱不平而吃黄牌。请记住:对不讲道理的人最大的藐视是不理。

常有网友问及我的旧作。请您点击天下论坛页面上的“导读文章搜索”窗口便进入“论坛精华文章”,您把 润涛阎 copy/paste 到“文章搜索”窗口便进入了我的文集。

另外,我的回忆文章版权归本人所有。欢迎转贴,但转贴时不要把作者名字改换。作为我自转的内容,这些文章还需要送给当事人看一遍,对事情的时间地点以及理解上的偏差进行校准核实。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