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奇遇

美国南方佛罗里达州一对夫妇没有生育能力,便到中国一家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女孩。没有后门,只好按照号码碰上哪个算哪个,不能挑选。二人带回了一个该孤儿院里年龄最大的女孩。带回美国后夫妇对这个女孩哪儿都满意,唯独有一个毛病—吃饭狼吞虎咽,似乎永远处在饥饿状态。夫妇二人每次都把饭桌摆满,让她感觉到有的是吃的东西,没必要狼吞虎咽跟别人抢。然而,无论怎么教育都改不了她的这个毛病。想到这可能与她的经历有关,也许是天生的。如果是后者,说不定也有这样经历的父母。她上网时便在网上喊了一嗓子:万能的网啊,谁能告诉我如何…..布拉布拉布拉。

话音刚落,一位女网友立刻指点迷津,布拉布拉布拉,最后说是经验之谈。这位网友家住美国北方的宾夕法尼亚州。

佛罗里达州的这位网友就按照宾夕法尼亚州的这位网友提供的方法改造抢食吃的女儿,果然见效。为了搞明白这个毛病到底是先天的还是什么特殊环境造成的,佛女士便请教宾女士。宾女士说她的女儿也是从中国领养的。佛女士一听,莫非是从同一个孤儿院领养来的?宾女士说也许是亲姐妹呢!佛女士便提议电邮联络,并发给了宾女士照片。宾女士一看照片,立刻断定是双胞胎。除了衣服外很难说那照片不是自己女儿的。

两家便决定见面。一见面这双胞胎姐妹不仅互相认识对方,还都记得对方的中文名字。从此,虽然姐俩不能在一起长大,但每天能通过电脑互相聊天。而且每当学生假日,两家都要安排见面,两家通过两个孩子变成了亲戚。

这是美国新闻报道的。

所以,润涛阎提醒凡是从国内领养孩子的网友,平时留点意,说不定你领养的孩子在美国还有兄弟姐妹呢。你帮孩子找不到亲人没关系,孩子长大了,自己通过网络会找到的。您不信?请看下面的故事。

哥俩勤奋好学,加上聪明,在学校很受大家尊敬。没想到文革一夜间轰轰烈烈起来了,父母被打成反革命,挨打遭批斗,戴高帽游街示众,受尽了侮辱。儿子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觉得自己的父母竟然是阶级敌人再无脸面见人。老大便告诉弟弟说自己已经决定远走高飞,永不回家,不要让父母找。说罢,自己便踏上了北上的征途。他一边讨饭一边无目的的游走。那年头学生都搞大串联,他的年龄小了点,但也不难鱼目混珠。走了一年多,大串联结束了,他的麻烦就来了。讨饭是对社会主义的侮辱,是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摸黑。他被革命群众带到了公安局。他为了不回家,便撒谎说自己从小父母双亡,一直靠讨饭度日,哪里人不记得了。公安局局长正发愁,局里一位同志没有孩子,想领养一直没机会。虽然这孩子比较大了,但自幼丧失了父母,他没有回家的可能了。这是领养孩子都喜欢领养还没有记忆力的小孩子的原因。两全其美,局长也就答应了。

养父母如同亲爹娘,恩比天高情比海深。他只好把养父母当亲爹娘来报答,在学校好好读书。

毛主席去世,恢复高考。这哥俩都考上了大学,都学工科,都考上了研究生,都出了国,都到了美国,都学电脑,都当了电脑工程师,都上网,都有笔名。

在同一网站哥俩互相顶贴两年有余,由于观点相近,成为网上的铁哥们,以大哥小弟互称。大哥文笔好,爱写。小弟主贴少,跟帖多。一天,小弟鼓足了勇气写了篇回忆文章,说到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哥哥因为受不了文革的侮辱而出家,估计早已被打死或饿死了。这件事小弟总想忘掉,但永远忘不掉。大哥看到帖子悲喜交集,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不论这小弟是不是自己的亲弟弟,压在自己心底的往事象开闸的洪水,一一注上心头。立刻提出跟小弟电邮联系。这样,哥俩决定当晚会面,两家都在加州,离的不太远。两家老人也都在美国养老。养父母得知儿子的亲生父母还活着,为儿子高兴。亲生父母见到失踪40年的大儿子那种吃惊和喜悦难以言表。两家人激动地痛哭流涕。

以上的两个故事都是好的结局。但网上的事如同真实世界,也有糟糕的结局的。下面的故事就是一例。无巧不成书,要是不巧合,也用不着润涛阎动笔。上面的两个奇遇故事,是女的找到了女的,男的找到了男的。下面的事情,是男女之间的奇遇。这男女之间的奇遇故事,如果是好的结局,那叫缘分;不好的结局,那叫遭遇。缘分是上世五百次(对笑)回眸的报答;遭遇是上世五百个(对打)回合的反馈。

故事是这样的。她毕业后来到美国,自幼才貌超群的她在学校里没有找到佩服的偶像,感叹这个世界值得轰轰烈烈爱一场的男人太少了。她来到了网上,遇见了他,一个被众星捧月的网络大腕写手。读到他那些道德文章,令她肃然起敬。

查看他的博客,发现他起先歌颂五讲四美三热爱,活雷锋。后来改为谴责不正之风。忙得不亦乐乎。说来也是,离婚潮还没谴责完,一夜情又出现了。就说最近吧,谴责王千源的文章刚写了10篇,远没有批倒批臭,又出来个范跑跑。

能嫁给这样器宇轩昂、道德高尚、让别人活自己死的准英雄丈夫,作为女人,这辈子还有何求?对这位德才兼备的偶像佩服的真是五体投地,她感叹终于找到了值得自己深爱的男人,便与他网上联系了起来。

她的上网公司常常出毛病,每当她无法上网时,后来得知他在那段时间也没上网,她认为这是缘分。她便换了一家网络公司。这中间有三天她没法在家里上网,只有在上班的公司里偷偷地浏览一眼。她吃惊地发现,他这三天也没上网贴文章。缘分啊,缘分!这缘分是月老安排的还是月球上的吴刚安排的?她反复琢磨着。

新的公司宽带搞好后,下班第一件事就是上网。她刚刚把打好的一篇短文贴上去就看到了他的长文。她感叹:啊,缘分!爱情要是找到了你,你躲都躲不开。据说一个穷光蛋,这家伙有富贵命,挖坑埋死猫竟然挖出了一坛金子。那可不是巧啊,是老天爷的安排,躲是躲不开的。从此二人在网上甜言蜜语,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了。俩个单身,干柴烈火,她计划着跟他何时见面,讨论结婚成家的前景。

她住在公寓楼的一楼,后边就是单户居民区,中间有一道篱笆,篱笆上长满了灌木。她不知道后面自己的邻居是一家中国人。一天,警察到她的公寓楼挨家调查后面邻居的事。原来后面这家的男主人晚上用一根盖房时用的塑料管子穿过灌木丛偷窥公寓楼里的居民。由于灌木丛太厚,看上去连风都通不过去,比窗帘厚多了,住在一楼的很多人都觉得没必要拉上窗帘。尤其是夏天秋天开着窗户睡觉的人。

这个公寓楼里住着一对女同性恋,这位猥琐男每天夜里都要去观看俩女人玩爱,跟做爱不同。男女之间那是做(make)爱;俩女人之间那叫玩(play)爱。也恰恰是这对女同性恋发现了有人隔窗户偷窥,便设计抓捕他。先把摄像机安好,再开着窗户玩爱。他的那跟白色塑料管子被录像机录了下来。然后二人报了警。警察告诉她俩别打草惊蛇,晚上继续开着窗户玩爱。

警察埋伏好了,当场把偷窥者抓捕。

她听到警察的叙述后吃惊不已,晚上自己也常常开窗户睡觉,而且自己夏天喜欢裸睡。她想上网把这个新闻告诉给她的偶像,可打开网站,竟然没看到他的踪迹。她思前想后,莫非那个被警察带走的家伙就是自己的偶像?为何我换网络公司不能上网时他也失踪了?难道他用的是我的没上锁的宽带无线信号?不可能吧?她要等一等再说。等了很久,他彻底从网上消失了。

她到了警察局,想询问一下被抓到的那个偷窥者网上的马甲。警察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法院。最后,经过法院的审理,果真这个猥琐男就是她的网上偶像加恋人!

他是该市一所名校的博士毕业生,公司的头头和同事们认为平时他是个彬彬有礼的聪明人。原因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在自己家的地盘上偷窥并不犯法?也许那对女同性恋玩爱时就应该拉上窗帘?反正他被放了出来。他的前途也没受到影响,立刻找工作转到加州一个大公司去了。哪家公司,她就不知道了。

只是她苦恼了很久很久,发誓绝不在网上找对象了。她不理解的是那个猥琐男怎么刚好用的是她付钱的宽带;更不能理解的是他这么个恶心人的猥琐男如何能在网上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偷窥还不算,就连上网的钱都不付,要找邻居的信号上网。他有老婆,俩人都挣不少的钱,买了自己的房子,不该缺上网那几个钱啊。

想到要不是警察去登门打听,她跟他的网恋即使中断了,说不定也毁了她一生。她会到处寻找他,等待他的出现。她得出结论:要离那些唱高调的伪道学家们远点。到底上世的五百个回合是谁跟谁对打,她反正搞不清了。我听到这个故事后告诉她,网上这等唱高调的男人女人比比皆是,还算不得是什么奇遇,唯一巧合的地方是刚巧他是你的后院邻居。至于网上的男男女女为何大多数人喜欢唱高调的伪道学家,那需要写很多篇论文才能讲清楚的。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michaelsf49912008-05-30 21:14:31回复悄悄话好
科夫2008-05-09 15:03:21回复悄悄话
哦,近来不政论啦

开始专心研究网恋

看来要抓紧追读~~
泉水2008-05-09 00:41:51回复悄悄话猥琐男,又丢了一次中国男人的脸。

也不是爱,最多算单相思。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