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之友—庄公惠(二)特级理发师

点击数:126

(接上回)

老庄刚安顿下来,我的公寓楼租期也到了,就搬到了新的地方。当时找房子是通过朋友给的信息开车找到的,搬完家后的第二天吃完晚饭我到外面溜达竟然发现这个地方跟老庄住的活动房非常近。我这个马大哈总是不记路,开车常常走丢了而找不到家。搬家并非是故意跟老庄套近乎,可心想这下好了,以后随时都可以找老庄去聊天。

第一次找老庄聊天是个周末,我刚坐下,老庄用手划拉一下我的头后就进屋把一个黑色的袋子拿了出来,里边是他从国内带来的理发推剪、梳子、剪刀和一块有圆口的黑布。老庄告诉我说他的理发功夫一流,今天要让我亲自享受一下特技理发师的手艺。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还真的该理发了,就按照老庄的指示把一把凳子搬到外面树荫下,他就开始给我理发。当他把黑布围在我的脖子上后,我说:“不好意思麻烦老兄给小弟理发。别太费功夫,我反正结婚了,再没机会相亲了,随便剪短就行。”老庄一听立刻给我上政治课,说你个读博士的学生,在外国人眼里不能不修边幅,要给人家一个特别精神的形象。

老庄的理发技能绝对一流,一手拿梳子一手拿推剪,推剪在他手中均匀地走动,发出的声音也非常有节奏,格外悦耳。我感觉到被他理发是一种享受,竟然忘记了跟他闲聊。终于理完了,我刚要起身,他立刻命令我不许动。然后看他后退两步,左瞅瞅右瞧瞧,围着我转一圈后,又开始了第二轮。

等到真的完活后,他脸上露出了成就感溢出来的微笑。“回去后让老婆仔仔细细检查一下,看看她的满意程度如何。这叫二八分头,可以理成一边倒,但那要用吹风机才行。她提出建议后,下次就可修改发型和理发程序。”

“哪有这么复杂?我老婆不是挑剔的人。下次您要是还这么费工夫,我就不让您理了。我又不是帅哥,特级理发师也把我理不成达式常。”

“什么话呢?干活就得像个干的!没有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理个乱七八糟的,那人家不耻笑你,而是骂我!”

“骂你?这怎么可能?”

“人家一看,立刻就说这纯粹是狗啃的!你说这不是骂我吗。”

从这件小事便可看出老庄是个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做事的人。由于见面时间短,我俩都不好意思开玩笑,坐了一会我就回家了。到家后老婆大赞我的头发理得棒,问我是在哪个理发店理的。我告诉她是老庄的绝活。老婆说老庄一定是在文革时接受改造去了理发店当了理发师,而且是特级理发师,连一点不整齐的地方都没有,绝对是一流专家水平。

第二天我就溜达到老庄那里,问他是否真的有我老婆说的经历。老庄哈哈大笑,非常高兴,但否认了到理发店接受过再教育,是自己练出来的功夫。然后他说:“小老弟,从今天起,理发的活我包了。我能给你干点活,很高兴。”

“成!就这么定了。不过,您就在这里呆一年,您回国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修理我的脑袋了。”

“别用‘永远’二字,难道你就不回国探亲了?只要你回国探亲,一定到天津找我,而且走前不能理发,由我来给你理。”

“当真?那如果您当上天津大学校长,日理万机,难道也有精力给我理发?”

“别说当校长了,就是当上天津市副市长,我照样给小老弟理发!绝对不含糊。你老兄我言而有信,说到做到。”

“干嘛是副市长?干就干它个正的。”

“唉,我说老弟,这你就不懂了。正市长要有地方当政的经历,我是一直在大学里混,当上副市长就是一生中最高的职位了。人不能异想天开。明白不?”

哇!直辖市副市长还不算异想天开。这志向还行。我暗忖道。考虑到不能不接话茬,就说:“老兄您当上副市长后,给小老弟一个差事干干,要比给我理发强太多了。”

“那你到时候回国工作不?这事你做得了主吗?我可听说女人都想留在美国工作呢。我当上天津市副市长后,你要是回国工作,给不给你理发就不重要了。但如果你不回国工作,只是探亲,给你理发是绝对的!”

“我回国探亲前几个月不理发,到天津找您。门卫一看,哪里来的农民工,滚开!恐怕见都见不到副市长了。”

“让门卫打电话给我。告诉门卫就说我就找庄公惠给我理发,这口气门卫怎敢拦截?”

“到那时老兄早把我忘记了,名字都不记得了,别说理发了。”

“不需要提名字,门卫接通电话时,你就喊一声:庄老兄,给阎老弟理发!我噌噌地往外跑迎接老弟。但我还是认为当我当上副市长时你回国工作比较好,问题是你主不了回国工作这个事,这才是根本。”

看着老庄一本正经地说话,我也把脸部肌肉绷紧,俩人的对话丝毫没有调侃的意味。我环顾四周,因为这个居民区里有东方人面孔,可能是台湾人或是香港人,房子离得又很近,我便用手挡住嘴巴,悄悄地神秘地告诉老庄:“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非常隐私的秘密。”

老庄也环顾了四周,然后把他的耳朵贴近我的嘴巴,我就用蚊子的声音告诉他:“我结婚的时候跟老婆有个夫妻守则,双方必须遵守。”老庄稍微点了一下头,意思是说他听到了蚊子的声音,我可以继续说下去了。我接着说:“为了不吵架,夫妻要分工合作。男子汉大丈夫要主大事,小事由老婆做主。”

老庄听后竖起大拇指,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一个劲的点头,表示认同与赞赏。但当听不到下文了便有点失望,这个毕竟算不上什么大的秘密和隐私。 看到我一本正经的表情,他思考了片刻后告诉我:“就这个隐私?小老弟,这么说到时你就可以回国到天津工作了,对不?要等我当上副市长后再回去比较稳当。没当上副市长之前就回去,一旦不称心如意,我肯定很对不起老弟曾经劝你回国。不过,对老弟在结婚时就定下这么有远见的夫妻守则,非常佩服!这就杜绝了以后的争吵。后生可畏啊。”

看我严肃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后问我道:“你在面临大事的时候,做主前是否要跟老婆商量?我是说具体操作过程,不是原则。”

“那倒有可能。”

“怎么叫有可能?我是说你过去的经历。跟老婆商量不商量?”

“商量不商量的权力在我一方。”

“我说小老弟,能不能告诉老兄一个例子?都做主了哪些事,我也好好学学这一招。”

“例子没有。”

“什么,什么?这话怎么解释?”

“客观地说,打从结婚到现在,我们家还没有过大事。”

“哈哈哈,哈哈哈!”

但见老庄一边拍大腿,一边原地打转。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普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笑得泪水都出来了。他笑完了,抬头一看,我一本正经地甚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那意思非常明显:这有什么可笑的?

老庄立刻止住了大笑,站立起来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小老弟,你把老兄笑死了!你竟然不笑!”

“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也许您认为可笑,但这是事实。”

老庄一本正经地看着我,一本正经地模仿我的严肃表情,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大事你做主,但从来都不会有大事。我说小阎,你当初错过了一项非常非常重要的谈判条件,那就是没有把大事与小事的标准定死!亡羊补牢,现在还不算晚。一定要跟老婆把这个线画好。”

“我估计没用。比如说一旦碰上了大事,刚要做主,老婆来一句:大丈夫要大事化小!君子之风不可少!”

“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君子也,大丈夫也!”

“老兄,大事化小是我的权力,小事化了化不了,我不能越权吧。”

“哈哈哈!小事化了化不了别说,但肯定不会化大!”

“老兄您也读懂了女人这本书。不过,这倒也不是绝对的。”

“唉,小老弟,这房租的事是大事还是小事来着?我是说,这房租的事你老婆知道不知道?”

“知道。但她从不管闲事。这在她眼里是地地道道的闲事。”

“闲事?我看是她把小事化大了吧。”

“那倒不是。她认为,男人闲得蛋疼时,干脆干点闲事好了。”

“这理论要得!干点闲事总比搞婚外恋啊什么的强。哇!小老弟有聪明的老婆,还跟我白乎什么大事化小。那回国工作的事看来没问题的。那就后会有期。”

“那我们就共同为天津的发展竭尽全力!可就是咱俩的姓太偏,要是姓张王李赵,说不定天津市就有个同姓的副市长!可刚好赶上有个姓庄的姓阎的当副市长,几率太低了。”

“唉,我说小老弟,这副市长可不是白日做梦的瞎掰,这是我的奋斗目标!”

“老兄,这权力地位跟才能有关系,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莫非从副教授升到副市长的路也可以提前设计出一步步的方案?”

“怎么不可以?社会科学也是科学,科学就要有计划,一步步实现。人必须得有个理想才能为之奋斗。”

“您还别说,‘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是政治家们给对手定罪的时候常常用到的罪名,表明它是多么可怕。不过,成者王侯败者寇。失败了就被骂成有野心;成功了,那就是有志向。可我很想知道老兄的计划。”

“来来来,我们屋里谈。我看你的脑子很厉害,你看我这计划行不行。有目标,就有动力,虽然最后未必成功到达目的地,但如果连目标都没有,那就算是随波逐流,得到地位也毫无意义。”

“这个我非常赞同。金银财富,都是身外之物;地位名誉,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倒是奋斗的过程本身很有乐趣。”

“年纪轻轻的小老弟竟然与我的想法吻合,难得难得!我们以后可以好好交流。我这个初步计划科学术语叫‘可行性报告’,咱们先研究研究,而且研究过程本身也有乐趣。”

就在此时,老庄的电话铃响了,我觉得该回家做饭去了,不能太长时间在外面瞎掰。我走到大路上,穿过去就是我的公寓楼楼群,便回头看一下老庄。他电话已经打完,站在门口,看到我回头便向我招手。从此,我俩就常常闲聊,而且每三个星期他就把我的脑袋修理一遍。我也就时常想:要是在年轻时就认识老庄,理得这么好看的头型,那我相亲的路就短多了。而现在,理得再好也没啥用处了。倒是老庄还是每次都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在我的头上发挥他那特级理发师的手艺,我都觉得实在是浪费。

(待续)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天津老郭2011-08-28 19:16:12回复悄悄话我也是天大毕业,八十年代初庄老师曾是我的物化老师,庄老师课讲得好,后来还在中央电大电视讲课。那时大家都喜欢他,若大个阶梯教室没一个早退,但不知庄老师啥时间当了副市长,若如此,涛哥为何后来没回天津当个大学教授哪?急盼下回!
润涛阎2011-08-28 18:29:22回复悄悄话春去春又来 评论于:2011-08-27 12:11:17

回复鲁者的评论:

你丫是不是皮在特别的痒

yjqin1 评论于:2011-08-27 12:04:35 [回复评论]

看新闻今天暴雨好了一点。没想到新泽西也受到这么大的影响。

老庄编写过物理化学统一教材。谢谢评论。

Suting 评论于:2011-08-27 07:50:18 [回复评论]

老阎,要接着写!很赞赏你的为人处事;若一半的国人有你这样的明了和智慧,大家也不置于为归根的事揪心了。谢谢分享!

回复:这个系列不长,大约6篇文章。

波大才是人 评论于:2011-08-26 20:54:02 [回复评论]

涛哥别停。

回复:肯定写完。

鲁者 评论于:2011-08-26 18:42:57 [回复评论]

你鸭是不是对权力特别的垂涎

alwaysnice 评论于:2011-08-26 17:58:06 [回复评论]

very nice

回复:谢谢!
春去春又来2011-08-27 12:11:17回复悄悄话回复鲁者的评论:

你丫是不是皮在特别的痒
yjqin12011-08-27 12:04:35回复悄悄话此次幸运,赶在飓风前回到新泽西家里。这可是半年前买的票。
回到家不到六小时,就迫不及待地看润涛阎的文章(老婆太忙了,不好意思让她转)。
打开一看,“庄公惠”三字映入眼帘,莫非是关于我老师的?果然是。
庄老师是我的物理化学老师。我的物化总是全系(现在的化工学院)考第一与庄老师的授课密不可分,我的化工热力学的底子也是物化课打下的。现在还经常在研究生及公司员工面前显摆呢!
记得在83年,当两个学期的物化课结束时,我满怀感激的亲口对庄老师说:“听您的课是一种艺术享受”。再见他已是08年11月份的事了。

未想到,润涛阎讲“我感觉到被他理发是一种享受”。
我是余国琮先生的学生,余先生是博士、院士、全国政协常委、精馏大师、热力学大家,崇拜余先生的同时,我也崇拜庄老师。
余先生年近90了,庄老师也有75左右了。此次回去一定去看他们。我念书时,他们也就我们的现在的年岁。未想到,我也成白发苍苍老教授了。

本来是要向润涛阎先生问点别的事情,就先写庄老师吧。

谢谢润涛阎,您让我想到美好!
Suting2011-08-27 07:50:18回复悄悄话老阎,要接着写!很赞赏你的为人处事;若一半的国人有你这样的明了和智慧,大家也不置于为归根的事揪心了。谢谢分享!
波大才是人2011-08-26 20:54:02回复悄悄话涛哥别停。
鲁者2011-08-26 18:42:57回复悄悄话你鸭是不是对权力特别的垂涎
alwaysnice2011-08-26 17:58:06回复悄悄话very nice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