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必须冲下山去

(一)古今中外历史的经验与教训

1。两个对立的党不可能民主

“对立”指的是在理念上针锋相对。比如:一个主张走共同富裕、杀富济贫的社会主义;另一个主张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社会由财富积累者与财富创造者组成的资本主义。如果一个国家有这样两个政党,它绝对不可能实现民主,只能是兵戎相见,结局便是成者王侯败者寇。

治国要分战略与战术。美国两个政党在战略上是一致的:都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不同的只是在具体的战术上。而战术上的不同绝对不会引发战略上的歧见。也就是说,美国不管谁上台,他/她必须遵守美国的法律。而30-40%的财富要归属於1%的财富积累者所拥有恰恰是通过多如牛毛的法律而实现的。换句话说,如果你是财富积累者,你就可以通过合法的途径把财富创造者创造的财富据为己有。公平的一点在於:财富创造者与财富积累者可以易位,尽管此易位对绝大多数财富创造者来说只是梦想。

所以,美国不可能出现以“剥夺剥夺者”、“共同富裕”等口号来争取选民的竞选者。因为美国人早已达成了共识:国家要高速发展必须有财富积累者把财富创造者们创造的财富剥夺过来从而形成一个由大企业大财团控制的有竞争能力的社会。美国的共和党与民主党是穿着连裆裤的所谓的对立党。这个本质,很多搞民主运动的人都不清楚。

当年润涛阎得知台湾民进党与国民党可以搞民主竞选时就立刻告诉好友:台湾民众和当政着们在台独问题上已经达成共识。也就是说,不论谁当选在台独问题上没有任何理念上的不同。所不同的只是“急独与缓独”、“明独与暗独”等在战术上的区别。如果国民党认同统一,民进党认同台独,那样的民主一定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掌军权的国民党怎么会乖乖下台?同理,如果民进党是个主张统一的党,国民党同意跟它民主竞选,那国民党就是个统一党。所不同的只是“急统与缓统”、“明统与暗统”的战术上的差异了。

2。孙中山祸国殃民

民国初,中国已经有了民主党和共和党,而这两个党不是针锋相对的党。因为民主必然是共和,而共和只能靠民主来稳定。

此时的孙中山积极参加国民党的组建并作为党魁。孙中山为了得到苏联的军事援助就搞“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他知道共产党的宗旨是搞杀富济贫、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党。也就是说,共产党是要消灭一切其它党派的政党。马克思和列宁从来没有主张共产党可以与其它党民主竞选,而是主张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所以,从治国理念上讲,国共两党是水火不容的两个对立党。

当初孙中山想左右逢源,两边讨好,其结果便是对立的两党兵戎相见,后患无穷。这就好比他被社会两股狂风吹到了山顶,他认为他能在山顶上呼风唤雨。其实那山顶越来越窄,最后如同刀刃般锋利。别说他死后无人能在此山顶上经得住两边的狂风,如果他不死,他照样会亲眼看到国共两个对立党撕杀起来。到头来差异只不过是究竟是蒋还是毛甚至别人干掉孙中山而已。不要说蒋毛二人都崇拜孙中山不会抛弃他,历史的事实表明,即使孙中山最虔诚的崇拜者陈炯明也下得了手。别忘了,在人世间最肮脏的是政治。

当邓小平认为正直的胡耀邦已经完成平反冤假错案的历史任务时,就把他撤了。在润涛阎看来,邓小平下手太晚了。耽误了他的改革大业。胡耀邦不可能认同让私人把国营企业财富据为己有的,而这是资本主义改革走向美式资本主义民主的必经之路。

近代史家们要么抱怨蒋介石对共产党突然大开杀戒引发内战;要么抱怨痞子暴民跟着毛泽东走搞乱朝政。其实根子不是蒋毛二人。把他俩的位子换过来肯定还是兵戎相见,杀个血流成河。因为孙中山一手提拔两个治国理念完全不同的对立党搞了个联合政府。毛泽东就是该政府的第一任宣传部长。孙中山要通过这两个治国理念完全对立的党平等竞争搞民主。而他竟然不知道世界上没有两个对立的党能搞民主的!

从长远战略考虑,即使孙中山“明搞民主暗搞专制”靠两个治国理念完全对立的党也不能长久。而社会制度转型艰难之处便在这里。

孙中山这么干的结果当然是两党大打出手,死人以千万计,使他的国民党退居台湾,
余波至今荡漾。而当政的毛泽东搞起了马列主义的公有制,把社会拉回到了两千多年前人人自危的秦始皇时代。人民仅有的一点点自由全部被剥夺。从袁世凯到蒋介石建立起来的那点资本主义萌芽也被铲除贻尽。

(二)胡锦涛应该理解邓小平改革的实质

1。中国的现状

邓小平的改革打的旗号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就是在毛泽东领导下搞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基础上搞改革,他只能搞“挂狗头卖羊肉”。因为他不能公开提出毁掉“以工人为主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能是公开场合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在内部提出“先搞点资本主义”如履薄冰地向资本主义道路上滑行。

江泽民的十三年算是萧规曹随,高举邓小平的旗帜,把资本主义必须走的资本原始积累阶段资本积累的规模搞得远远超过150年来所有改革者们相加的总和。但公有企业仍然没有被私有化掉。在这样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兼有”的体制下江泽民朱熔基等第三代把权交给了胡温第四代。

现在30%的GDP由公有企业创造;而银行贷款的资金分配公有企业占70%。也就是说,创造70%GDP的私有企业只能拿到30%的资金。因为私有企业偷税,加上公有企业私有化会带来下岗工人的巨大麻烦,国家不敢轻易把坏帐的公有企业私分掉。

2。“邓小平理论”的本质

邓小平“摸石头过河”这句话的关键是“过河”。河这边是毛泽东建立的均贫富社会主义;河那边是由财富创造者与积累者组成的资本主义。“过河”就是从河这边(毛共)到河那边(资本主义)去。也就是江泽民先生提出来的“与国际接轨”。 也就是说“摸石头过河”这句话中的“过河”是战略,而“摸石头”是战术。目的是过河,绝不是在河中间享受“摸石头”的手感。

邓小平带领赵紫阳、江泽民先后摸石头,经历了20年的亦步亦趋的探索现在已经到了“河”的中间。 站在河中间往后看,此岸有几千年“宁肯不富、不能不均”后经毛共“均贫富”修缮过的茅草屋。虽然贫寒简陋,它毕竟养育了自己。养育着数以亿计的传统文化崇拜者和毛共崇拜者。这强大的民意能够把这艘飘摇在河中的船拉回来。

站在河中间往前看,美国日本、欧洲亚洲甚至非洲都在搞美式资本主义民主。也就是说,过河的帆船成群结队。 看看飘流在河中自己的船,资本主义的挂钩早已拴在了自己的船上。 邓小平通过隔代指定胡锦涛先生就是要把他的改革大业完成—-摸着石头过到河那边去。问题在于:在河边时,石头很容易摸得到;而到了河深水急的时候,石头就不好摸到了。

3。胡锦涛的两难抉择

在融入全球市场竞争的今天,公有企业在开发、转型、兼并等方面根本没办法与私有企业竞争。不管私有企业是外国的还是本国的,其财富积累速度远远超过公有企业。所以,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邓小平理论”角度来谈,私有化是中共改革的必然归宿。然而,私有化过程很可能引发社会动乱。主要是因为国家太大,治大国如蒸小鲜。早出锅:生;晚出锅:没味,废了。因为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就是:“宁肯不富、不可不均”,以这样的传统文化与国际接轨实在是逆水行舟,而且波涛汹涌、暗礁无数。

但这绝对不能影响创史英雄的战略思维。因为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选择上没有折衷方案。这一点毛泽东看的非常准,站在山顶上这两边的风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对於领导社会转型的领袖来说,不同的只能是“战术”上的不同;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战略”问题上绝没有摇摆的空间。

在此阶段最大的风险莫过于:民主一旦被迫启动,人民、军队、党甚至中央政治局都会分成针锋相对的两个对立党(派)。内战将再次降临,国家将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往坏处想,核武内战一旦打响,中华民族很可能在地球上消失。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现在的人民大众相当一部分人理解了社会转型到资本主义是强国的唯一途径;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同杀富济贫的毛泽东时代。这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两种思潮必然反映到统治集团。各派在中央都有自己的代理人。现在的情况又回到了孙中山时代,所以站在山顶上的胡锦涛先生绝不能步孙中山后尘。诚然,从理论上讲胡锦涛先生面对着三条路:

(1)以最快速度从山顶上往西坡冲下去

也就是在战术上搞点亲民为百姓办点实事的同时,“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把国营企业私有化。只要这一关过去了,社会转型就走过了一道关卡。

(2)顺应民意,迅速向东坡回车

趁着传统文化还有市场,尤其是宁肯挨饿受冻也不愿意看到财富积累者这一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占人口总数的绝大部分,走回毛共社会主义制度。也就是说要把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宣传孔孟之道、毛泽东思想,彻底放弃邓小平理论。

(3)在山顶上徘徊,走孙中山左右逢源、讨好两边的旧辄一方面宣传传统文化顺应民意,一方面引进外资大力发展私有企业。当然绝不把国营企业私有化。

以上这三条路,如果从未来历史的角度来思考,走第一条路是上策。走第二条路是中策。走而第三条路才是下策。

说第一条路是上策是因为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能关门过日子的时代了。要想跟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竞争,没有积累起财富的大资本家、大企业家、大投资商是不可能的。要想成为强国,资本主义道路是唯一途径。

说第二条路是中策是因为跟第三条路比较而言。走第二条道路虽然国家不会成为美国那样的强国,但内战可避免。毕竟两个对立党不会形成。只要绝大多数人认同了一种理念,社会稳定就不成问题。为什么当初清朝没能过“社会稳定”一关而今天能成?因为现在中国是核武大国,没人愿意跟你同归于尽。最多是撤走外资。

所以,第二条路走得通。唯一走不通的是第三条路。一方面宣传传统文化(等於均贫)思想,另一方面搞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和半死不活的社会主义。两个你死我活的对立群
体必然引发动乱,最后只能是杀个血流成河。没有强人的专制迟早会在这两个对立群体中化为硝烟。中国150年来社会转型的血腥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而此时搞民主也必然是兵戎相见。

所以,胡锦涛先生必须当机立断从山顶上冲下去。您要认为第一条路是您的治国理念,那就彻底抛弃毛泽东思想,而只提倡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您要是认为第二条路是您的追求,那就恢复传统文化和毛泽东思想,彻底放弃邓小平理论。

回过头来说一下:在没有冲下山去之前专制不成,为何民主也不成? 因为在民众由两个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理念所组成的国情下,组成的两党不管是哪儿来的也不管党名叫什么,其理念必然是一个主张均贫富社会主义另一个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两派人马组成的是你死我活不能相容的对立党。而“对立的两党不可能民主”是润涛阎发现的铁律。

润涛阎斗胆假设:如果胡锦涛当机立断搞民主,必然产生杀富济贫搞社会主义的党和继续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党。为了叙述方便起见,暂且把这两个党简称为毛党与邓党。每个当选者只能连任两届每届4或5年。假设现在下岗工人农民盲流超过总票数的半数而使毛党先当选,该总统上台后立刻搞社会主义公有制。对贪官污吏和投机倒把爆发户实行专政。没收他们的财产与企业。然后呢,又回到北京郊区一家人只有一条棉裤的“均贫穷”时代。人民怨声载道,等到下次竞选邓党上台。又搞起了改革,再经两届实现私有化。您说这么个治国法天下能太平?

在两个理念完全对立的族群搞民主不成,搞专制也不成。因为专制社会对统治者治国才能的要求要比民主社会高得多。蒋介石的才能远比布什高,但处在社会制度转型时期孙中山留给他的两个对立党同时存在他只有动武一途。在智者眼中,蒋介石从他得权到他去台湾这段时间里的任何一天如果他搞民主竞选,他都会败给杀富济贫的共产党。

综上所述,胡锦涛必须冲下山去,使全国大多数人民只认同一种治国理念。只有这样才能化险为夷,在社会矛盾达到不可调和之前完成社会制度转型。最后走上民主法制的富国之路。

评论

at_无语2014-08-14 03:01:08 阎兄所论及是
共产党说蒋搞4.12大屠杀背叛革命。。。其实如果当时换过来毛占据了蒋的位子和形式,他杀国民党会更早更狠。
其实中国的近代史一直在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过渡,直到现在也还没过渡完。中间甚至被毛给弄回封建社会了几十年。到了邓江才开始走进资本主义社会。还得要挂羊头卖狗肉才行。
现在中国的所谓的国企不过是一些特殊大资本家的另一种捞钱(或曰剥削)的包装外衣,还不如光明正大的资本家按游戏规则捞钱呢!
kc2011-05-31 08:48:09 作者读了这么多的书, 为什么不读一下 ? 中国今天就象横过高速公路赶公交车, 赶上了没被撞死是撞大运, 但是总能这么走运吗? 迎合小资口味, 能走多远?
颓废的双子2008-04-16 11:52:31 这些道理俺怎么没想到呢
呵呵
支持
roarforward2008-03-27 13:38:57 美国的跟屁虫,还不等学会美国,美国把你灭了。
一语湖边_lakeshore2008-01-31 09:44:34 中国式的渐进民主, very interesting, but all difficult political problems. i guess.
very interesting, gives very clear deioin of what happened in this half centry.
thanks
润涛阎2008-01-28 19:45:00 回复科夫的评论:
其实科夫与红地瓜二位讲的有道理。如果我们回头看,宋朝的灭亡不是由于外敌过于强大,而是宋徽宗坐在了山顶上。山的一边是王安石的变法,另一边是与王安石死对头的司马光。正是这两个对立的理论体系充斥着从百姓到皇帝的头脑,才酿成宋朝灭亡的苦果。

现在的情况跟宋徽宗时非常类似。一面是毛泽东的均贫富,另一面是邓小平的资本主义。二者水火不容。这才是中国当今的最大隐患。

坚持毛泽东思想的那些人,会时刻寻找机会变天。坚持邓小平理论的那些人,最恐惧的就是毛泽东思想。问题在于,从利益上课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但从头脑中,所有的人都有着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成分。这座火山迟早要爆炸的。
科夫2008-01-28 15:36:00
“两个对立的党不可能民主”—有道理

“胡锦涛必须冲下山去”—-不能苟同。

不论从哪方面这么大的一个国家都不能急速转航,阵痛式改革不适合中华文化,会较容易导致内战。极左极右都没有出路。巨大的惯性决定只有走集权管理下的渐进民主才较为稳妥。几十年的改革实践已经并正在证明中共领导人民建设自己特色的资本主义(或说社会主义)是卓有成效而正确的。相信这一经验也将适用于中国式的渐进民主
红地瓜2008-01-27 21:34:17 其实所有象样的国有企业都已经卖掉了,如移动,石油,银行等.十亿股民便是略影.可能海外华人没有买到IPO.

欧洲象共产主义,美国更象社会主义,中国大陆现在是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原始阶段.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