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改造人的猪(续一)

点击数:4

五。柴猪

最高指示“大搞养猪事业”下达后,村书记下令家家必须养猪。不养猪就罚工分,养不养孩子不管。大多数社员听毛主席的话读毛主席的书,多生孩子多养猪。那年头养猪挣工分按肥料算。社员们就往猪圈里猛倒土,这样一来一头猪比一个壮汉子挣工分不少。

老贫农孙大爷恨透了养猪因为他对来回倒腾土反感,宁肯罚工分。反正每个工值只有8分钱。但文革一来养不养猪成了是否忠於毛主席的政治问题。孙大爷就在集市上买到了一头便宜的柴猪。软膜硬抗,反正毛主席又没讲要养什么猪。

柴猪嘴巴特长跟鳄鱼有一拼。柴猪不怎么吃东西,既不造粪也不长肉。孙大爷这头柴猪更邪乎,两只大眼炯炯有神;瓜子脸柳叶眉、眉清目秀。相比之下那年头人眼睛都不怎么亮需要学毛选“擦亮眼睛”。

猪天然双眼皮。那年头人要是想入非非割双眼皮肯定会遭批判,典型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猪不吼不叫。那年头人个个神经兮兮每天口号震天还敲锣打鼓舞动红旗,搞得鸡飞狗跳四海翻腾五洲震荡,除了云水不怒风雷不激外960万平方公里数冷静者,还看猪了。

这头柴猪智商极高,眼睛都会说话。别看它骨瘦如柴,拿手的把戏是一人高的猪圈一蹦就窜出来如履平地。孙大爷给他的柴猪起了个名字叫“猴精”。要是那时排演《西游记》,让猴精扮演孙悟空根本就用不着导演费力。但要让它扮演笨头笨脑的八戒那可是找错演员了。

六。撕了毛主席

孙大爷是车把式。他惊奇地看到刚买回的这柴猪从猪圈里跑了出来,立刻一顿鞭子就把它抽了回去。柴猪身上鞭痕累累。打那以后,这柴猪白天睡觉晚上悄悄地出来放风。自由自在地在村里溜达。那份自由别说黑五类就连贫下中农也不敢想。

村里阶级斗争如火如荼。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成立了两派:“卫东战斗队”和“向东战斗队”。一个要“保卫毛泽东”;一个要“心向毛泽东”。双方都害怕对方反对毛泽东,那样毛主席的安全就成问题了。所以要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把对方打倒,以保证毛主席平安无事。

大字报一层又一层。贴大字报熬浆糊用的是白面、玉米面、白薯面的混合面粉。一锅一锅的熬还不够用。天天没完没了地贴:“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突然间毛主席的安全就成了村里社员们的头等大事。没有社员们保卫,毛主席的性命就没了;没有了毛主席,社员们就要吃二遍苦受二叉罪。

晚上孙大爷睡了,这“猴精”就出来溜达。逛到大队部前边用席搭起来的大批判专栏,它那鼻子就闻到了香味。用舌头一舔,又香又甜。便扯下那厚厚的层层大字报放在嘴里越嚼越有味,就象小孩子嚼甘蔗一样津津乐道。待下巴酸痛时天也快亮了就溜回去睡了。

扯大字报是现行反革命。那天晚上最上面一层大字报是卫东战斗队的。卫东战斗队造反司令许二愣仔细检查发现“毛主席”三字从中间横腰给斩了。

“把毛主席给腰斩了!”“有人胆敢撕毛主席!”这可比腰斩他的老爸还难受。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家喻户晓。偷偷地猜测这是谁干的,然后人人自危怕是自己不识字的孩子惹的祸。都害怕把这“现行反革命”罪扣在自己头上。黑五类们腿都哆嗦站不直了。那年头“现行”是死罪。

抓不到现行罪犯害得许司令睡不着觉。毛主席的安全问题缠绕着他。花这么大功夫喊保卫毛主席的口号还是没有把毛主席保护好,内心的犯罪感使他差点自杀以谢罪毛主席。

七。沉着应对

许司令把此案报告了县武装部。那时“砸烂公检法”,武装部全权代表司法机构。报告说是“向东战斗队”里出了“现行”。撕了大字报,竟然把“毛主席”从中间给扯了。毛主席的下半身去向不明。县武装部王部长知道此案事关重大便亲自带领四人来到现场,因为找不到毛主席的下半身也是政治态度问题。保卫毛主席要落实在行动上。

王部长在现场细看端详苦苦沉思。在大字报专栏后面他发现有一疙瘩纸团。他那狡黠的目光夹杂着贪婪。低头狠狠地咽下了一口唾液。

王部长告诉许司令说:“此案是大案要案,但破此案尚需时日。关键是上边有刘少奇反革命黑司令部,下边才有阶级敌人遥相呼应。所以关键还是彻底批判刘少奇,根子在上面。”

王部长回到武装部立刻向这四位复员军人交代了任务。

晚上夜深人静,四人骑自行车悄悄地来到村里。按照王部长的部署分成两个小组,静候那“现行反革命”家畜(不管它是猪还是羊)出现。按照王部长的战术,把绳子结个套紧紧套住那“现行反革命”犯的嘴巴。不管什么动物,用鼻子喊叫是喊不出声音的。今晚连夜操刀下厨,明早一定让五家的家属吃上美味佳肴。那年头肉票太少。

王部长在办公室等待四位凯旋,嘴边上就慢慢地有了肉香。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那叫垂什么三尺来着。那字念什么不知道但那意思心里大大的明白。

午夜时分,月亮高照。猴精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直接去了大字报专栏,又嚼起了“甘蔗”。它不管那上面是刘少奇还是毛主席,通吃。俩都是主席,味道应该差不多。尽管发疯的六亿人认为一个香的胜过湖南辣肉;一个臭的不如猪粪。

这四位拿好绳子就悄悄地围捕这头年纪轻轻的猪。心里暗自佩服王部长料事如神。四人常常出席批斗大会,每次都是两个人分别在阶级敌人左右两侧用手将敌人的胳膊往后拧,阶级敌人立刻就低头成“喷气”式。

根据习惯动作,二人从柴猪两边悄悄地接近目标。突然伸手,分别去抓柴猪的左右两条前腿。第三人也冲上前去准备给猪嘴巴套绳子以防它喊叫让社员们听到。

那柴猪比人敏感多了,它不用扭头凭两眼长在左右两边的天然优势早就看到了他们。待它的前腿将被抓住的一霎那,柴猪猛地往左一回头。张开不小于鳄鱼的大嘴,把左边那身高1米8的壮汉的胳膊叼在上下牙之间。嘎崩一声,接着就听到人鬼难辨的哎哟惨叫,左边解围了。然后它把头猛地向右一转,就把右边那位的胳膊死死咬住。
待它不慌不忙地把嘴巴肌肉放松后,四人仓皇逃命。这突如其来地灾难使他们无法想象那是猪,尤其是看到这怪物继续嚼甜甘蔗品味俩主席宛如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那一幕简直是一方平静如水;另一方诚惶诚恐。不知眼前这位是个什么东西这么冷静。四人吓得浑身发抖,后背直冒冷汗。

八。猪咬狗

四人慌张张骑上自行车朝县医院奔去。到医院门口耷拉着一只胳膊的二位异口同声说一路上到处看到柴猪的身影,说那可能不是猪而是猪鬼。另两人吓得魂不守舍。到医院后,X光检查发现两支胳膊都是骨折。医生问其缘由,二位说是被猪咬的。医生不信,更使他们相信那绝对不是猪而是猪鬼了。

大个子到家后老婆告诉他说其实就是猪咬的。她回忆曾经亲眼看到邻居家猪咬狗一幕:“一天不知何故邻居的狗咬着猪的屁股,那猪猛一回头就叼上了狗的后腿。一会儿功夫,那狗就放开嘴嗷嗷惨叫。原来猪已经把狗腿咬断了。”

她接着说她把这一幕告诉了她爸,她爸愣是不信,就把一块羊骨头扔给了猪圈里的猪。猪很快就把羊腿骨头给嚼碎吃掉了。嘎崩嘎崩直响。相比之下,狗只能啃骨头,因为狗牙嚼不动骨头。古人云:“猪狗不同院”说的就是把猪狗放在一起时猪迟早会烦透了狗的奴性而怒发冲冠把狗咬死。

四人还是不信那是猪,愣说是见到了猪鬼。不然怎么会一路上到处都是猪影子。闹猪鬼的消息不径而走,人人毛骨耸然。谈猪色变。虽然提倡反对封建迷信,但几千年的鬼神怎么能一下子在脑子里去除?此后,邻村的人进城就绕着这村子走。武装部长一生气把这四位还给组织部了。正赶上县里成立了个废品回收站,他们四人兴高采烈地上班收废品去了。但是做梦还是没完没了地喊“猪鬼!”“救命!”“我是废品、、、”。

消息传到村里,老人们立刻说那猪鬼是人的冤魂附了猪体。有的说是被活活折磨死的地主老刘的鬼魂;有的说是自杀的大队民兵连长老罗的鬼魂。从此,斗争大会再也开不起来了。

九。珍重爱情但不失理性

渐渐地,“猴精”发育了。它懂得是该找媳妇的时候了。嚼甘蔗这“生存权”远不如“性福权”急迫。待孙大爷打起呼噜,它便走东家串西家寻寻觅觅探索爱情去了。这爱情之旅还真艰辛。因为母猪与人不同,有发情期一说。不处在发情期绝不让公猪占便宜。公猪也理性得很,从不起强行做爱的念头。不象人那么没出息,没完没了地“狠斗私字一闪念”还照样杜绝不了强奸妇女案件发生。

功夫不负有心猪。终於在村东头老焦家找到了爱情。“猴精”还未接近猪圈,那发情的母猪就兴高采烈地哼起了情歌:“阿哥哦阿妹情欲鱼深呀,情义已深嗯、嗯、嗯、、。”

俺好友的弟弟当过兵,他说军人的体会是:“三年见不到女人,看见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相比之下,三年没见过母猪的公猪看见美人照样是单眼皮的。猪有理性。

猴精一见到母猪那兴高采烈劲儿自然喜上眉梢。但还是打量了一番女朋友,但见:

小皮鞋,脚面厚;
不系鞋带不擦油。

不理发,不梳头;
一条小辫甩在后。

豪华装,四只袖;
反毛大衣两排扣。

无烦恼,无忧愁;
迈开方步自伴奏。(猪一边走路一边哼哼)

一番甜言蜜语后,一对情侣堕入爱河。

巫山云雨也档不住柴猪的理性。天亮前婚外恋结束猴精回到了自己的家。因为焦家的这头母猪刚发情还没到大闹猪圈的地步,焦嫂并未发现。过了几个月焦嫂注意到母猪有了变化:肚子越来越大,奶也放下来了。先是一愣,想起了猪鬼那档子事便慌忙进屋告诉丈夫。老焦看到大清早老婆脸色苍白说话结结巴巴不知阶级斗争出了什么新动向。听老婆讲完就光着膀子出去看个究竟。看完后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焦大是唯一不信鬼神的汉子。他慌忙不知所措,最后听老婆的话决定把它卖掉以防生出一窝怪物。

孙大爷得知此事立刻找郑队长谈话,说他近来发现他的猪晚上可能跑出去白天回来。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那撕毛主席的案子是猴精干的,而且清楚被咬断胳膊的两位武装干事想白吃猪肉。孙大爷恨透了乱遭遭的两派胡来,就装不知道。一听别人讲闹猪鬼看到猪脚印就不敢低头,孙大爷就暗自好笑。但他觉得不能毁了焦家,才把这事说出来。

闹猪鬼的迷一下子解开了,可乐坏了工作队郑队长了。因为晚上的批斗会自从闹猪鬼就停下来了,天一黑家家紧闩房门怕猪鬼进来。有一大筐文化的郑队长本人也神经兮兮的,平时只是强打精神而已。远比不上只识几个字但上过甘岭的王部长胆子大。王部长那人还算厚道,尽量不把人往死里整。

十。猪使人恢复了理智,提前结束了文革

工作队队长立刻召开全村大会,讲解根本没有猪鬼那回事。并决定杀死猴精。孙大爷提出把猪卖掉。郑队长为了杀猪出气,提出按市价给孙大爷猪款。孙大爷提了款也就答应杀掉柴猪了。工作队队长派四个小伙子去逮捕猴精。

也不知是因为这四人看了那么深的猪圈猴精竟然能窜出来后真相信它是鬼,还是因为猴精动作麻利,四人没捉到一根猪毛猴精早已一溜烟逃到爪哇国去了。

工作队长要孙大爷把猪款缴回。孙大爷不干了,说您啥时把柴猪逮着千刀万刮俺没意见。孙大爷讲得在理,郑队长就安排捕杀猴精。

猴精只有晚上回村嚼甘蔗、寻逛猪圈找发情的爱侣。白天庄稼地里打野食去了。猴精从未回过孙大爷的猪圈以防给他老人家找麻烦。

上边领导给的压力太大,郑队长带上五个民兵扛着枪在晚上躲在阴暗角落里等待猴精出现。不旋踵,猴精果不其然出现在大字报前。六人举起枪哆哆嗦嗦地向柴猪开了火。

县里成立宣传队,招演员。许二愣的侄女许小燕漂亮出众嗓子又好,在推荐的800多美女中遥遥领先。这选演员的戏直到晚上才落幕。她高兴地骑在自行车上还蹦跳个不停。刚一进院,一颗子弹就射入了她的脑袋。她连喊叫都没来得及。柴猪看到了这一幕。等到很晚了她还没回来,小燕她爸就决定骑车去找她。刚一出门就撞上了小燕的车
子。

出殡那天晚上,柴猪就在小燕的坟头旁边叼来柴草做了个窝。久而久之村里人都见过柴猪常年为小燕守灵,柴猪也不惧怕人了。

许二愣他妈因为孙女的死痛苦不堪,不久就神经失常了。

她疯了后胡说“别杀柴猪。也别再喊毛主席万岁了,毛主席听不见你们白喊。就算他能听见,他也活不过100岁”等疯话,村里人都说是冤魂附猪体后又附了她的体。有谁不怕鬼魂附体?两派的斗争就逐渐消失了。谁也不敢逼死阶级敌人了。

由於不再斗争了,村里的人慢慢地恢复了一些理智。两派结下的仇逐渐化解了。而且一看到城里人打派仗搞栽赃陷害揪斗无辜、不问缘由象狗一样跟着毛主子乱嚎胡咬就耻笑不已。

理智恢复了一部分后,麻烦可就来了。首先对王二愣他妈到底是不是真疯判断不清。在文革疯狂年代,谁要是说“毛主席也会死”,人人都认为这家伙得了精神病。说“毛主席也跟女人睡觉”那简直是又疯又呆的白痴才敢想这凡人俗子才去干的庸俗活儿。王二愣他妈精神分裂后反到说出了人话。也就分不清到底谁是疯子谁闹鬼。

有一点是肯定的:柴猪使该村比知识分子成堆的北京市提前七年半结束了文革。

后记:生许二愣的娘没见过;养许二愣的妈妈是个歪脖:她的脑袋总是横躺在左肩膀上,也就是说她的脸肉是横着的而嘴巴是竖着的。有人说是天生的,有人说是得了外国传染病引起的。不知何故,她神经失常后的思维今天看来倒是有些正常了,说了几句真话。而且从此脖子歪得不那么厉害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留言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