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贺岁诗(唱和润南大哥)

莫贺庸庸九龙休,肥蛇蜿蜿踞神州。
全民腐败鬼推磨,何关冬夏与春秋。

(注:九龙=九常委)

蛇年贺岁诗
By 万家述评

亢龙无悔已然休,又盼灵蛇舞九州。
自有人心来定鼎,凭谁铁笔写春秋。

润南与润涛哥俩在看待习李适应民意的改革方面结局可能有点不同。润南大哥盼望比较高,字里行间可看出一种期待,认为只要适应民意,习近平就可以有作为,可以根据民意开启政治体制改革而改写历史。如果习近平不顺应民意,那就什么都干不成了。润涛老弟对民意看得就没那么重要。两千年里,民意主导的改朝换代数不胜数,最后还是换汤不换药。

贪官污吏和亿万富豪们早已把民族利益瓜分完毕。一个绝大多数人都想腐败的民族,不是改革体制就能奏效。当年朱元璋反腐败是真心的,那可是查出一个杀一个,而且追查人员都是他亲自派出的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独立的、不受贪官污吏支配的司法监察机构。但一批批的贪官被杀了,如同割韭菜,新的一茬更旺盛。

以润涛老弟的看法(不知润南大哥认同否):中国的现状,唯一的办法就是恢复秦始皇以前的百姓有持武器的权力,百姓有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机会。这就一下子改变了中国人的生存环境。祖龙铸铜人,从此剥夺了人民持武器的权力,社会才进入了彻底专制时代,长达两千四百多年了。

宪法上要明文规定:如果你杀了的官员查出来是贪官,你就被无罪释放。如果你杀的官员是清白的,你就是死刑犯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消除掉一些带有“要钱不要命”的基因,使得“命比钱重要”的基因在基因库里的比例逐步提高。这个民族才有希望走出谁有权谁腐败的历史。这就好比菜园里有韭菜和萝卜,韭菜割了还长,而萝卜割了就没了。现在是韭菜太多了,萝卜太少了。靠割韭菜是不行的,要把韭菜连根拔掉,让萝卜占有更多的比例。这是从群落学的角度来解决基因库的问题。这个民族里“要钱不要命”的人比例太高了,制度是“法不责众”的,必须从群体的组成上来解决:要么是通过外科手术式的方式改变基因库构成,要么是改变人民的生存环境。

宋平千方百计地把胡锦涛和习近平搞到了主席的位置。宋平的两个错误:一个是他认为只要第一把手廉洁,不腐败,上梁正下梁就不会歪。胡锦涛就是这样一个廉洁的有道德的人,他当政,下面的人就会有样学样。宋平的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你让一只羊带领一群狼,那群狼会学羊的善良?不可能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不等于“上梁正下梁就不会歪”。宋平的第二个错误在于:他认为胡锦涛太软弱。该出手时不出手是不行的。而习近平是狠角色,该出手时就会出手,腐败就可被他制止住。疑问是:习近平能比朱元璋还厉害吗?朱元璋一言九鼎都没用。当年朱元璋要是让人民有持枪权,彻底改变中国人的生存环境,人人有枪的社会,人民所处的环境与只许当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环境完全不同了,那结局就不一样了。朱元璋的后代也不会被李自成全部杀光。

所以,必须放开百姓持枪权,以改变中华民族的基因库组成比例,这个民族才有希望走出盛世—乱世的循环圈。在这之前,靠民意是无法解决腐败问题的,因为绝大多数人都盼望着自己腐败,痛恨腐败的人只是痛恨自己没有腐败的机会而已。一旦自己有机会,照样腐败。

本人对腐败并不是怒不可遏的痛恨,只是说对中国人的腐败特征有一个公平的看法,对政局的未来也就有一个准确的预测。当年那些跟着毛泽东闹革命的人们以为改天换地了,事实是:轰轰烈烈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环境不变、文化不变、种群基因库组成不变,最终结局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当然我不是建议习近平这么做。一方土养一方人吗。我是说:如果习近平真的想改变中国人有权就腐败的民族特色,没有别的路可走。因为中国人几千年来都信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做人上人”的传统文化,符合这个文化的基因个体就发展起来了,不符合这个文化的基因个体就被淘汰掉了,这就构成了特定的基因库组成。要想改变,就必须从基因库的组成上入手、从改变生存环境的措施上入手,同时把传统文化彻底抛弃,才能走向现代文明,走出盛世—乱世—盛世—乱世的循环圈。

至于中国人要不要走入现代文明而与世界接轨,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就事论事,旁观者一个。打从民国开始,什么路都试过了,都没走出盛世–乱世的循环。让人民有持枪权,是唯一可行之路。是从秦始皇以降至今还没人敢试过的路。欧美不少国家就是从百姓拥有持枪权开始而逐步走上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之路的。不信,我们走着看。当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人人浮躁的时代,盛世后的乱世离我们并不遥远。论中国的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不是我的话,是《三国演义》的开头语。今天的中国人与那时的中国人,在骨子里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使整个社会腐败透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民没有持枪权照样会走到乱世。这是两千多年的历史证明了的。如果不是王立军到美领馆,18大后薄熙来必然有足够的军队将领跟他走,习近平也不是吃素的,内战就可能发生。到时谁都管不住他们两派的你死我活的权斗,从上到下的官员与百姓都会卷入专制政权内斗的绞肉机。共产党能躲过这次分裂,是王立军的功劳。薄粉们认为习近平不可能斗得过薄熙来,而事实上,习近平未必服输。一场恶斗要是发生在薄熙来入常后,薄熙来绝不会束手就擒的。

这就是你不能既选择保持中国的传统文化,又要杜绝腐败与国际接轨。你只能选择一样。因为这是两种文化,是完全对立的两个体系。你要么选择熊掌,要么选择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