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国误入歧途的两个人

今天要谈的是影响美国从鼎盛走向衰竭的两大“战略家”、“理论家”,一个是亨利-基辛格,一个是塞缪尔-亨廷顿。

(一)基辛格的国际战略家名誉的由来
基辛格影响美国是从“美国、苏联、中国三角关系”走向“拉中国对抗、拆解苏联”所谓的“尼克松秘密访华”开始的。其实,美国突然与中国解冻敌对关系是美国兰德公司给总统尼克松的咨询建议。尼克松采纳了兰德公司的咨询建议。基辛格后来的确当上了尼克松的国务卿,但尼克松访华时基辛格不仅还不是国务卿,连副国务卿都不是,只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卒子。但他作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确参与了美国与苏联限制战略武器谈判,但想与苏联缓和关系的是尼克松。由于他积极跟随尼克松,而当时的国务卿罗杰斯认为美国扶植中国从长远看是一大错误而不积极跟随尼克松的脚步,虽然罗杰斯也跟随尼克松去了中国,但他的作用基本上是刁难中共一方,跟基辛格鞍前马后积极促成谈判条款的达成如云泥之别。这是后来尼克松选了基辛格当国务卿的原因。尼克松由于水门事件下台后,到了破鼓乱人捶的地步,就没有了说话的地位了。基辛格被吹捧成主导美苏谈判、尼克松访华的设计者、国际事务战略家,都是从1994年以后,那时尼克松死了。尊重历史,基辛格的确是从尼克松访华后一直维护美国与中共关系往好处发展的倡导者。苏联解体后,基辛格照样秉承“支持中共”而把俄罗斯继续当成“美国第一假想敌”的、在他脑子里恒古不变的国际战略。

(二)基辛格的判断能力
基辛格从国务卿职位下来后自己成立了咨询公司,我在国内时从报纸上读到一个吹捧基辛格的文章,内容里有一段是说他是全球按照时间计算最昂贵的咨询师,每分钟以千美元计算。中共的报纸是否属实,我一直打问号。但到了美国后,我的确发现就是美国政客,都对基辛格有崇拜的因素了。要说里根请他咨询,那倒没什么可说的,毕竟都是共和党(那年头没有网络,只能晚上看电视了解政治新闻,就不得不常常听里根的演讲,枯燥无味,很烦人的,远没有现在闯王的推特有趣),可民主党的总统也把基辛格当成国际战略家来请他咨询,简直就是荒唐透顶了。

打从里根下台前开始的美国总统大选直到闯王上台,每次的选前预测都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对照:润涛阎每次都预测准确,没有失误的时候;而基辛格刚好相反,他每次的预测都是错的。别小看这件事,他实实在在反应了一个人的判断力到底如何。我注意到基辛格的判断失误,是从报纸上看到他主动说出自己判断错了时,我吃惊地说不出话。当我的朋友同学同事们事后谈论起我的判断对了时,我就拿报纸上报道的基辛格自己承认误判的事当笑话讲。

为何基辛格大选后还要在媒体公开讲出自己大选前判断失误了呢?别说一个当过国务卿的人了,就是无业游民,也断然不会这么公开糟蹋自己的名声与信誉的。他要是不自己说出来,人民大众怎么可能知道他提前的预测是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接受的不仅仅是总统上台后的国际战略咨询,而且在大选期间也接受了候选人的咨询。就拿这次大选过后基辛格立刻接受媒体采访来说,他之所以面对记者的问题回答时说他判断希拉里会赢,唯一的解释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希拉里早就咨询了他,他判断希拉里肯定赢。可事后他如果说谎,那希拉里肯定不干的,一定会揭穿他是骗钱的特务分子。明明知道闯王会赢,还说希拉里会赢。这么骗人肯定被揭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自己在采访时公开说出来的,当记者接着问他是否会给闯王出谋划策时他说:“跟以前的历届总统一样,他应该主动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他。如果他找我,我会给他出谋划策的。”(大意。大家可以顾狗去搜索)

再看基辛格博士对国际事务走向的判断力。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带领厌恶了共产主义而向往民主美国的俄罗斯人民一股脑扎入美国的怀抱,而此时脑子里依然灌满了“连中反苏俄”的基辛格是抓不住这样的机会的,他的智商如何我们不清楚,但他的政治判断力与敏感性不高是事实。他根本就没看到在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人民与苏联共产党领导下的俄罗斯人民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中国人民基本上都是农民,比例超过80%,而苏联早在斯大林上台后就开始并很快靠农民破产而快速完成了城市化。中国人民为了活下去那种勤劳那种为了找到能到城里打工就不要命的奴工精神与苏联勃列日涅夫给农民发工资发福利制度下苏联人民男人醉酒连女人都不想找而女人偷懒到生孩子给补助都懒得生,差别乃云泥之间,这个巨大差异导致的结局便是:俄罗斯不可能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而中国一旦给出就业机会那种巨大潜能的爆发加上比美国多数倍人口的红利,很快就会成为在经济上尤其是制造业超过美国的工业化国家。而基辛格是没有这样的政治眼光的,他是以中俄都是共产主义信仰,人民都一样,来定性中国与俄国的未来的。由于俄罗斯在科学技术和工业基础方面远远超过中国,他就认为俄罗斯依然是美国的第一潜在竞争对手,而不知道人的因素才是主要的。尤其是他不知道同样是共产党领导下,苏俄人民与中国人民在勤劳、奋斗、为挣钱舍命方面的巨大差异。

我这文章是写给网友的,那我们就多谈谈基辛格对中国内部政治运作的判断力。

习近平与胡锦涛权力更迭过程中,由于基辛格早就对薄熙来、习近平甚至李克强有过当面接触的机会,他感觉到薄熙来的魄力和政绩远在习近平之上,而判断薄熙来迟早会胜出。这是他在薄熙来面临困境时还亲自去重庆为薄熙来站台的基础。连胡锦涛都不去重庆,而他不远万里专程高调去重庆,显示出他对薄熙来迟早会胜出的期待与判断。这如果还不够说明他的政治判断力之差的话,后面发生的更能说明这一点。当习近平已经把江泽民的左右手周永康以及庞大的石油系政法系围剿后,基辛格还亲自去上海给江泽民站台,他认为中国的实际政权还是掌握在江泽民手中,至少江泽民与习近平的恶斗还倾向于江泽民一方。直到徐才厚郭伯雄等大批原属于江泽民阵营的军方将领被抓捕后,基辛格才醒悟过来,不再与江泽民见面,而是直接与习近平套近乎。在此之前,他以为习近平被江泽民一派收拾是近在咫尺的事。

(三)基辛格的执着来源于何?
基辛格的崇拜者一定会对润涛阎上面的判断辩护说:基辛格的误判是他有执着的个性,而非政治判断力缺乏。那倒是有可能。然而,最近发生的事件完全否定了这一辩护所依赖的可能性。他在闯王当选后立刻安排记者采访他,显然他还想继续当白宫的国际问题专家与咨询师(是否挣钱,我就不知道了)。在他公开讲出如果闯王找他他会继续给总统提供国际关系咨询。而事实呢?闯王的确在上任后立刻找了基辛格。不是去听基辛格的“国际战略咨询”,而是给他派遣任务:去俄罗斯找普京,让普京跟美国联手共同对付中国。如果基辛格对“联中抗俄”信念执着的话,他要么说服闯王改变观点,要么就违抗使命拒绝去俄罗斯。而事实是:他立刻启程去了俄国,并高调说出他是闯王的使者。这事实表明:他对“联中抗苏俄”的战略是不自信的,是经不起闯王的开导的,不是他说服了闯王,而是闯王说服了他。他早年“联合中国一同反苏”的观点是尼克松的定调,那时他只是干活的。尼克松让他去苏联谈判共同消减核武库,他就去了,谈得很成功;尼克松派他处理秘密访华的具体事宜,他就干得很漂亮。他本质上是个中国历史上的“说客”,有三寸不烂之舌;而非战略家。他把尼克松的政绩据为己有,倒未必是他干的,而是尼克松水门事件搞臭了自己而人们便把尼克松“联中抗苏俄”的战略功劳记在了基辛格头上,他的崇拜者就多了,而且人民大众有随大流的特质,一旦有人被拔高,便被乌泱乌泱的崇拜者神化。别说干过国务卿的人了,就是一个七门课都门门不及格的蠢货韩寒,还能骗人骗到美国最著名的杂志时代周刊定为影响世界100人思想家之一。基辛格根本就用不着骗,想甩掉乌泱乌泱的崇拜者都难,何况他不可能想甩掉一个崇拜者了。

(四)判断力比基辛格更糟的塞缪尔-亨廷顿
与基辛格出自哈佛(学士硕士博士三头衔都是从哈佛获得),亨廷顿也是差不多同期获得哈佛博士,除了在哥伦比亚大学执教三年外他一生都在哈佛任教。在苏联解体后,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对美国两党对国际战略的制定产生了巨大的无人可及的影响。我当时无法不仔细研读他的“宏文”,因为报纸电台都是报道他的理论。然而,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我没办法发表我的担忧。因为此时对中东伊斯兰的伊拉克发动战争的老布什早已下台,而克林顿不想再搅合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战争,反而发动了站在伊斯兰一方的轰炸南联盟的战争,以弥补老布什搅入中东穆斯林导致的与穆斯林结仇。

亨廷顿的理论一出笼,等于把穆斯林给吓到“不拼命就没命了”的极端地步是毫无疑问的。不是美国一直站在以色列一方、不是老布什发动了海湾战争,而是亨廷顿的理论令穆斯林认识到美国要灭掉穆斯林的恐惧前景。因为美国在巴以冲突时,时常压制一下以色列,而且中东很多国家都在美国的斡旋下与以色列建立和平关系。老布什发动的海湾战争,也是得到了很多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支持。唯独亨廷顿的理论令所有伊斯兰派别都认为基督教的美国要与整个穆斯林世界为敌。不论亨廷顿是否是这么想的,他的理论一旦被伊斯兰信徒读一遍,立刻感觉到末日来临了,因为美国的军事与穆斯林世界相比实在太强大了。这就使得一直站在美国一边反抗苏俄的穆斯林包括本拉登,都转变了枪口,从此对准了美国。在亨廷顿理论发表后本拉登便筹划并在五年后实施了911事件。

911事件彻底改变了美国历史走向,小布什从此开始了轰炸并派地面部队追杀与911毫无关系的萨达姆并最终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国就把脚插入中东伊斯兰世界而难以拔出。亨廷顿的理论等于让世界重新走回到以宗教文明为冲突的思考,敌我之分重新回到不同宗教文明老路,这使得武器落后科学落后的伊斯兰世界倍感面临灭顶之灾的绝望而孤注一掷。这使得美国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担忧,也最终令奥巴马上台。其实奥巴马的中间名字就是侯赛因,美国选民人人清楚,就是想让奥巴马当总统以减轻穆斯林脑子里已经被亨廷顿的理论产生了的宗教文明之间你死我活的担忧。而奥巴马没能做到这一点,穆斯林恰好利用这一机遇把难民扩展到欧洲甚至美国。这又令反移民拒绝穆斯林难民的闯王上台。

(五)亨廷顿的理论跟美国宪法精神背道而驰
美国在立国时就定下了不参与欧洲各宗教教派之间的战争,采取的是“孤立主义”治国之策。美国是基督教新教为主体信仰的国家但建国时就定下了美国不以基督教立国,主张信仰自由,最重要的是:秉持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后的以人权代替神权、以人民立法代替上帝律法、以个性解放个体自由代替宗教教条约束,等于在根本上扬弃上帝律法,这些用法律形式写入美国宪法各个修正案。亨廷顿的理论本质上是违反美国宪法精神的,他只不过是看到克林顿轰炸南联盟站在了穆斯林一边而担心以后美国不再保护以色列而提醒美国政界以后美国面临的主要矛盾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以及整个世界都是以不同文明为冲突。其实这是强化美国建国以前的世界是以宗教文明为冲突。等于走老路。这种理论上的强化,必然导致各个宗教团体已经被“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利益可以与敌方“双赢”这一世俗化精神影响了两百多年的思维重新走回到“为自己的上帝而战”的宗教冲突老路。

美国领导的世俗化运动走了两百多年后,就连最顽固的伊斯兰中东各国除了跟以色列有冲突外,基本上属于守势,而非扩张。即使跟以色列的冲突,他们也是认为是地盘利益的冲突,而非宗教文明的冲突。这是经过美国斡旋后埃及等伊斯兰国家都跟以色列和平共处了,更别说沙特还是美国的盟友。但亨廷顿的理论一出笼,就连沙特的穆斯林都害怕了,以为到了末日决战的边缘了,想跟美国拼命的恐怖分子迅速增加。美国的盟友沙特成了跟美国拼命的恐怖分子大本营。

(六)亨廷顿为代表的美国民主派错在哪里?
退一步说,美国需要改造伊斯兰世界,那亨廷顿等美国民主派的战略战术照样是错的。改造伊斯兰世界以杜绝原教旨主义的唯一办法是世俗化,就是走当年欧洲基督教从中世纪的黑暗神权社会走向宗教改革后的人权社会。由于那时欧洲的基督教(那时还没有新教教派,主要是区别于东正教的天主教,二者都是基督教)统治下的整个国家民族的权力完全由教宗控制,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最后发展到“杀猫导致半数人口灭绝”的惨剧,教宗的控制才走向动摇,才开始了宗教改革文艺复兴运动。而那时的伊斯兰世界,权力被不同的王室分享,其社会黑暗程度远没有天主教那么糟糕,因为权力多少有制衡。由于物极必反的原理,基督教反而走向改革,而伊斯兰教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那么,在现在的伊斯兰世界,如何从原教旨主义走向世俗化的宗教改革呢?首先我们必须清楚,虽然伊斯兰教的“真主”与基督教犹太教的“上帝”是同一人—耶和华,原教旨主义的内容指的是基督教旧约里的“上帝律法”(现在的伊斯兰世界其原教旨主义程度远没有中世纪的基督教那么严重),但基督教改革文艺复兴运动的路也就是民主之路并不是伊斯兰教走向世俗化的捷径。依润涛阎之见,这条路是错的。十几年前刚上网时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中东伊斯兰世界搞宗教改革走向世俗化的捷径是灭掉“世袭王室制度”,才能走出原教旨主义。最近的半个世纪里在伊斯兰教国家出现的无数自杀恐怖主义分子中绝不会有一个王室的孩子。如果王室的孩子也信仰宗教,那就应该也会出现王室的孩子由于献身基因被开启而成为恐怖分子。事实上一个都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王室自古以来都清楚信仰导致有献身精神,他们就会告诉他们的孩子们:你们千万别真的信!让穷人们信,他们信了就能舍身保护我们;可你们要是信了,你们要保护谁呢?孩子们从小被大人的教育免疫了,这样一代代就传了下来。

这里提出润涛阎第26定律:伊斯兰世界王室的后代世世代代是王室,穷人的孩子世世代代是穷人。因为地球资源就那么多,他的后代当王室,你的后代就当不上了。那王室宣传给你的,跟宣传给他自己孩子们的,不是一个东西。要是一个东西,结果就是他的孩子跟你的孩子要换地位的。那中东伊斯兰世界就跟中国“富不过三代”、“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一样了。所以,他们让你信的东西,他们不会让他们的孩子真信的。

而灭掉世袭王室制度的途径需要经过一个程序,否则欲速而不达。这个程序就是:世袭王室制度—->个人独裁者—->民主法治。

为何要经过个人独裁者这一步?独裁者得权后,面临最大的威胁是有人打着神权的旗号把他赶下台,而且即使他有足够的军权搞镇压能杀住造反者,他照样会感觉到只有崇拜他本人才是最安全的最靠得住的也是最惬意的,那他就必须减少人们对神的崇拜。让人们减少对神的崇拜最不受发达国家干预的办法是让人们发家致富,用金钱的力量(时时刻刻思考怎么赚更多的钱)把他们从神的紧箍咒里走出来。世俗化说穿了就是“见钱眼开”,走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路线。如果没有强大的独裁者,比如萨达姆卡扎菲之流,世俗化是不可能战胜原教旨主义的,因为宗教最大的特征就是诱发人的恐惧基因和献身基因的表达。只有当独裁者令他们更恐惧时,他们才会走发家致富不想宗教的事。这是为何有萨达姆卡扎菲的统治,就没有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原因。

等到独裁者死去了,下一代人从小就在世俗化天天想钱的环境中长大,就算下一代依然是独裁者,那社会走向民主的路虽然不会一步到位,但至少原教旨主义被世俗化金钱所代替了。在世袭王室制度下则不同,只有王室家族是弄钱玩女人的世俗化,而没有穷人信徒的世俗化。在个人独裁者统治下,从独裁者到穷人平民,都是世俗化了,都是思考钱。人们便思考独裁者钱多我们钱少,民主的要求就逐步形成了。而在世袭王室制度下,人们不思考这问题,因为他们思考的是如何为信仰活着或战死。

美国的民主派们总想来个杀鸡取卵,而且竟然专门杀掉世俗化了的独裁者,而专门保护世袭王室制度。结果呢?本来已经走向世俗化了的伊拉克利比亚等伊斯兰国家,又重新成了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大本营。美国是在911后借助世袭王室制度的沙特干掉了专门压制住恐怖分子的萨达姆和卡扎菲。卡扎菲不仅仅领导世俗化,而且妇女解放也开始了,他用的很多保镖都是女性。

(七)美国为何会把基辛格、亨廷顿当成“政治战略家”、“国际事务专家”、“智者”?

亨廷顿本来就是一个“愤青”,跟中国清朝时给慈禧巨大压力要跟列强宣战的“爱国者”一样其实是“害国者”。基辛格就是一个勤奋、有三寸不烂之舌的外交谈判家。让他去干具体的谈判,告诉他底线和目标,他就会干得很好的“干部”,而非对形势有准确判断能力的“政治战略家”。然而,历史总是阴差阳错。尤其是出自藤校,别说他们俩还是哈佛的博士了,就是一个地位一般的人有忽悠能力,或参与过某重大事件,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或自己吹了出来,就立刻被乌泱乌泱的崇拜者们放大其能力。就一个七门课都挂红灯的半傻子韩寒,被媒体一吹,就当上了千万粉丝的意见领袖,最后还被世界顶级杂志时代周刊评为影响世界的领袖100人之一。就像一辈子都没有考过一次A的最笨的学生小布什照样被媒体吹捧后当上了八年总统。其实是有电视,如果像中国历史上的皇宫里的皇帝那样闭塞,不用小布什,就是用一只猴子竞选,只要媒体一吹捧,这猴子就能当上总统。哪怕当上总统后人们知道那是一只猴子,只要媒体继续吹捧,照样能连任。没有网络媒体,闯王连第一关都出不了。

科技精英们也一样。在硅谷的高科技大公司的无数亿万富豪CEO们,只有一个大佬判断出闯王会超过270票当上总统,可他是投闯王的票的。其他的所有数百大佬们,没有一人判断出闯王会得到超过270张选票。有人说,判断出闯王胜出的有很多人,可事实是:那些人都是投闯王的票的,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结果。润涛阎不论哪次大选时投谁的票,绝不会影响准确的判断形势。能做到用脑袋思考而与屁股坐在哪里无关,是非常难的。

结论: 二人其智商和智慧不足以担当”政治战略家”地位,没有金刚钻,揽了瓷器活。

补充:

在过去的两千年里,中国在总体经济上基本上保持世界第一,除了最近两百年,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之间的杀戮与教条的约束。最近两三百年欧美之所以超过中国,是因为欧洲走出了宗教之间无休止的战争,美国更是搞孤立主义,不与其它宗教国家发生战争,与天主教伊斯兰教都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直到二战跟希特勒日本打起来。

过去两千年宗教之间的战争谁也赢不了谁,如果美国参与宗教之间的战争,那今后两千年照样是中国第一,因为任何人别想用宗教统治中国。亨廷顿害了的不仅仅是美国。在亨廷顿以前,伊斯兰世界是守势,不敢想与科学技术军事强国对抗。是亨廷顿的理论导致穆斯林发现哀兵必胜,才越战越勇。

是亨廷顿和基辛格二人给了中国和平崛起的机会,勤劳聪明没有教条约束的中国人一旦完成资本主义制度的法治改革,走出绞肉机政治,看看弹丸新加坡,就知道这会是怎样的结局。而欧美继续与穆斯林混战几百年,也不会有胜算的可能。唯一的办法是使穆斯林世俗化,放弃原教旨主义(圣经旧约),用人权代替神权,用人的法律代替上帝律法,妇女解放,个人自由。而实现这一步的途径是扶植独裁者。只有独裁者为了个人崇拜得逞,才能搞掉旧约上帝崇拜,当穆斯林都崇拜独裁者了,上帝律法也就彻底被人民宪法从根本上取代了。学校等公共场合不能搞祷告。走基督教改革的路,靠王室是缘木求鱼。直接民主化那就是给穆斯林选民机会继续走原教旨主义,这叫欲速而不达。 道理:独裁者的寿命是有限的,而且一旦死亡,立刻就被人民唾骂。而宗教崇拜的原教旨主义,是一脉相承的,不以谁当权而改变。

后记:

最近收到不少网友电邮询问我最近怎么没写文章。其实,我写了,而且还不少。要不您去看看我博客里的“润涛阎版《悼死猪》”已经扩大到20首了,代替他人填词不是容易的,尤其是同一话题,填20首,有点难,也费时间。何况还得照顾每个人的个性与文风。最近添加的有:毛泽东(2首)、民国时的汪精卫、清朝的纳兰性德(4首)、宋朝的晏几道、辛弃疾、柳永、秦观、周邦彦。他们每个人只按照自己的个性写,而我得模仿他们十几个人。我可是根据词谱按照平水韵一个字一个字地查对后填入的,每晚填一到二首。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在茶前饭后慢慢地欣赏。没人喜欢也没关系,玩文字玩出乐趣本身就是一种愉悦。(辛弃疾和周邦彦的两晚填一首,模仿的最像。主要是找灵感。一个是玩潇洒,一个是玩深沉。两个极端性格的人。)

润涛阎版《悼死猪》20首,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303/14478.html

<div class=comment-title-old>Comment </div>
<div class=comment-body-old>
评论
Dalidali2017-03-24 19:07:41回复悄悄话老阎高见! 基辛格不管为钱,为权,为美国,他那把年龄跑重庆给薄熙来站台就证明了他的眼光。
这么多年来,我感觉,那里有腥味,那里就有基辛格的影子。

最近倒台的号称“女STEVE JOBS” 美女公司THERANOS,基辛格就是董事会成员。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ranos。
zbs2017-03-07 06:55:31回复悄悄话樓主對爱德华·萨义德和他的‘東方主義’怎麼看?個人覺得這個人才是禍首。
高山草2017-02-24 21:38: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极左,如果西方一条心,以欧洲及美国的实力,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关键是左左们站在敌人的立场,帮敌人说话,办事,而且引进大量敌人到自己国家。那就没法解决了。我断言,西方文明一定会在左左的祸害下而灭亡。到底谁是世界老大,现在预言还为时过早。现在没被某教祸害的国家只剩下一个——日本。
Chinese20172017-02-22 11:17:36回复悄悄话分析中肯。
旧日云中守2017-02-20 11:29:36回复悄悄话支持作者!!随着互联网的信息共享和公开,可以乐观的预测,未来的100年应该就是人类宗教逐渐消亡的100年,可能会有反复,但总体趋势应该是宗教市场逐渐萎缩。美国如果继续奉行相当的孤立主义,比如远离宗教冲突,国内继续尊重所有宗教、种族平等的不干涉政策,认真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随着进一步的发展,(比如完全免费的wifi以及人类社会的进一步的计算机化),那么见怪不怪,穆斯林也好、基督教也好,相互之间的冲突和内部的冲突可能不需要诉诸以战争解决!如果美国继续到处伸手干扰海外,被战争和内部种族、宗教冲突将会拖垮这个世界第一大国,人类文明的结晶变成历史扫入纸堆,那么世界将继续混乱直至下一次和平后重开文明之窗!
light2017-02-20 05:31:50回复悄悄话请看看这两个人的博客。谈谈你的感想?
light2017-02-20 05:29:39回复悄悄话http://www.backchina.com/u/340151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
阿留2017-02-19 14:35:17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润涛兄,其实俺们天朝也没有那么超脱。一旦习帝“一带一路”修到了巴格达,新疆就是圣战者新的天堂和大后方。那个时候疆独就不止是刀子和土枪土炮了。

多谢讨论,周末愉快。
刻舟求剑0072017-02-19 00:31:42回复悄悄话“如果美国想继续维持世界老大,那就必须远离宗教之间的战争,走“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利益以金钱为准则,不以宗教为准则。在宗教方面一定走“孤立主义”。”。

你这个原则真是彻头彻尾的本末倒置。如果美国想继续维持世界老大,那就必须面临穆斯林世界的挑战。穆斯林以绿化地球为己任,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干掉了一个社会主义超级大国的苏联以及南斯拉夫等。干美国那是早晚的事(其实已经开始了)。大家都想做老大,中国想,穆斯林也想,你已经是老大。不干掉你,别人如何做老大?你去和穆斯林接触一下(可以关注他们的网站),不管伊拉克的还是索马里,阿富汗的,土耳其,又几个喜欢美国在这个世界上做老大的?
solo12017-02-18 19:07:03回复悄悄话据说,王歧山也喜欢托克维尔,推荐他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但是,历史并不能给将来指明方向。
这个离开了本文的主题,期望美国宪政改革方面的文章。
solo12017-02-18 18:21:47回复悄悄话我初看了一下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这本书很多细节,容易使人迷失。我跳过这些,在整体上其立论不对。

还有很多美国精英,左派右派,想从Tocqueville的《美国的民主》一书寻找出路。也是迷失了方向。

我同意你的观念,美国需要修宪。
润涛阎2017-02-18 18:08:18回复悄悄话别扯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只要美国继续参与宗教之间的战争,那就一定走向衰退。宗教之间的战争两千年没有胜负,以后也不会有胜负。当然,对于中国来说,这是天赐良机。对于美国来说刚好相反。

亨廷顿可以给美国总统私下里写信,但绝不应该公开这样令所有伊斯兰教各派都感到美国不是搞宗教平衡而是针对伊斯兰世界拼个你死我活。

原则就一条:

美国继续参与宗教之间的战争,就走向衰亡之路,得利的是中国和亚洲宗教之间的战争不是主旋律的国家。如果美国想继续维持世界老大,那就必须远离宗教之间的战争,走“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而利益以金钱为准则,不以宗教为准则。在宗教方面一定走“孤立主义”。

刻舟求剑0072017-02-18 12:53:03回复悄悄话“在亨廷顿以前,伊斯兰世界是守势,不敢想与科学技术军事强国对抗。是亨廷顿的理论导致穆斯林发现哀兵必胜,才越战越勇。“。这个把时间顺序颠倒了,自然因果颠倒了。苏联自1986年从阿富汗开始撤军,1989完全撤军。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认为是自己的强大导致撤军;而原教旨者却认为是自己的圣战,不仅使苏联从阿富汗撤军,甚至导致了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一—-苏联及其社会主义盟国,以及南斯拉夫等自1991年先后分崩离析。其实,有点穆斯林知识人都知道这个观点是穆斯林世界普遍的看法。

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轮)是1993年夏季才提出。1992年参加阿富汗战争的圣战者已经活跃在波黑战场;更不用说1994年的车臣战争,又有多少圣战者参战。1996年,在新疆也发现有车臣圣战者的身影。那时候没有网络,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轮)再有影响也不可能传播的这么快吧。

另外,从你的上篇“与基辛格出自哈佛(学士硕士博士三头衔都是从哈佛获得),亨廷顿也是差不多同期获得哈佛博士,除了在哥伦比亚大学执教三年外他一生都在哈佛任教。在苏联解体后,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对美国两党对国际战略的制定产生了巨大的无人可及的影响。我当时无法不仔细研读他的“宏文”,因为报纸电台都是报道他的理论。然而,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我没办法发表我的担忧。因为此时对中东伊斯兰的伊拉克发动战争的老布什早已下台,而克林顿不想再搅合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战争,反而发动了站在伊斯兰一方的轰炸南联盟的战争,以弥补老布什搅入中东穆斯林导致的与穆斯林结仇。”。就是从你上段话里看,你对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了解至少在99年(轰炸是从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这你还算是早的。就是国内专门搞伊斯兰问题课题组的人,也是到9.11以后,才开始认真对待亨廷顿这套理论的。那些只读古兰经的神圣战者,怎么可能了解亨廷顿比你还早?

“是亨廷顿和基辛格二人给了中国和平崛起的机会,“。这话对了一半。大的如莎达木侵略科威特是中共摆脱了6.4后的被动局面。拉登的9.11,让中国躲过了风头。小的如金三胖啊,阿富汗啊,伊拉克啊如此等等。这些人这些事基本都是自己跳出来挑战美老大,和这两个人关系不大。
阿留2017-02-18 09:37:09回复悄悄话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觉得主要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科学革命。中国那个第一,凭自己的本事再转也飞跃不到现代西方的高度,已经腐朽成死水了。

只要中国不打仗,发展是必然的;但能否突破中等国家瓶颈?这个恐怕很难。我看只要绞肉机还在,这个瓶颈就不会被突破。因为有这个硬伤,所以从长远看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不如俄罗斯,加上天朝那一堆只会放嘴炮的“芝麻酱”。后者是真正的地大物博,有科学文化底蕴,而且还有很多发展空间。
润涛阎2017-02-18 04:26:57回复悄悄话在过去的两千年里,中国在总体经济上基本上保持世界第一,除了最近两百年,因为中国没有宗教之间的杀戮与教条的约束。最近两三百年欧美之所以超过中国,是因为欧洲走出了宗教之间无休止的战争,美国更是搞孤立主义,不与其它宗教国家发生战争,与天主教伊斯兰教都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直到二战跟希特勒日本打起来。

过去两千年宗教之间的战争谁也赢不了谁,如果美国参与宗教之间的战争,那今后两千年照样是中国第一,因为任何人别想用宗教统治中国。亨廷顿害了的不仅仅是美国。在亨廷顿以前,伊斯兰世界是守势,不敢想与科学技术军事强国对抗。是亨廷顿的理论导致穆斯林发现哀兵必胜,才越战越勇。

是亨廷顿和基辛格二人给了中国和平崛起的机会,勤劳聪明没有教条约束的中国人一旦完成资本主义制度的法治改革,走出绞肉机政治,看看弹丸新加坡,就知道这会是怎样的结局。而欧美继续与穆斯林混战几百年,也不会有胜算的可能。唯一的办法是使穆斯林世俗化,放弃原教旨主义(圣经旧约),用人权代替神权,用人的法律代替上帝律法,妇女解放,个人自由。而实现这一步的途径是扶植独裁者。只有独裁者为了个人崇拜得逞,才能搞掉旧约上帝崇拜,当穆斯林都崇拜独裁者了,上帝律法也就彻底被人民宪法从根本上取代了。学校等公共场合不能搞祷告。走基督教改革的路,靠王室是缘木求鱼。直接民主化那就是给穆斯林选民机会继续走原教旨主义,这叫欲速而不达。

道理我在文章里讲透了:独裁者的寿命是有限的,而且一旦死亡,立刻就被人民唾骂。而宗教崇拜的原教旨主义,是一脉相承的,不以谁当权而改变。
cloudhk2017-02-18 02:03:30回复悄悄话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
正确。搞性别研究的学者都承认毛时代的妇女解放是很大的进步。当然,这个运动也有各种问题,但对于破除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作用太大了。简单来说,很多妇女是解放以后才抖开小脚的。
刻舟求剑0072017-02-17 23:11:58回复悄悄话老阎指出基辛格(或者)美国的主流的错误,很有道理。大部分老外的确是把中国的共产意识形态看得太重。实际上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场造反一样,打江山就是为了做江山。而对亨廷顿的批评,本人不能苟同。亨廷顿早在90年代就清醒地认识到西方和非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将成为冷战后全球政治斗争的主线。而且亨廷顿的“文明”实际上主要就是指宗教而言。这是何等清醒。咱比较了解的新疆维族为什么比云南,贵州的苗族和彝族闹事。就是维族信仰这个500年没有改革的宗教。我87年代研究新疆的三区革命历史,发现那些所谓的维族老前辈对曾经支持他们革命夺权的苏联恨的咬牙切齿。想想看几十个牧民几个星期内就能把国军整个师团消灭,没有苏军的直接参战这可能吗?这些老革命也承认苏军的乌兹别克军人(去掉帽徽,领章)直接参战。获得苏联如此的支援,那他们为什么不感恩,反而如此憎恨苏联人呐?那是因为苏联的特务和贝利亚比CIA高官和特务高明得多。他们当时就看出这个发生在中国的三区革命和毛泽东们在内地的革命有本质区别。三区革命后,宗教势力迅速填补了政治权力的真空,苏维埃革命变成了种族屠杀。当时贝利亚就告诉三区的特务们。我们要的是苏维埃,不是伊斯兰国。因为苏联自己还有几个穆斯林的加盟国。一个不听话的国民党政权比一个暂时听他们话的伊斯兰国对苏联将来的隐患要小的多(插一句话。这是斯拉夫人和穆斯林打了几百年交道的经验。而美国人对穆斯林缺乏必要的认识。5年前,连我这种水平的人都知道CIA在中东搞得是自掘坟墓的名堂。)命令三区军队停在马纳斯河,不许再进攻国军。三区的头头当时都不明白。眼看国军溃不成军,却不能乘胜追击,夺取整个新疆。1949年苏联又直接把新疆和三区民族军统统交给了共产党政府,而不是让新疆像外蒙古那样独立。1949年到1979新疆能稳定。一是那些三区革命的核心人物,飞机失误全部掉下来死了(三区老革命者认为是苏联特务干的。)。二是毛泽东很独裁,把清真寺都拆了;把阿訇变成自食其力的劳动人民,把不听话的阿訇都劳改了。(独裁是极端穆斯林的克星,这非常正确)。

1987年中国在内蒙古解散了两个骑兵旅。几个月后,2万多头退役的骡马无偿给了巴基斯坦,实际上就是给了阿富汗的穆斯林反政府圣战游击队。当时喀什1030事件已经发生,新疆政府也在组织学者批判由维族历史学家写的匈奴史和维吾尔历史这两部书。有很多喀什汉人参加了把骡马运输到巴基斯坦的任务。当时很多喀什汉人司机就认为,中国政府当时的行为是愚蠢的。对他们喀什本地人而言,一个亲苏的阿富汗政府比这些穆斯林圣战游击队对他们安全的多。事实已经证明,苏联1989年从阿富汗车撤军,圣战者们普遍相信是自己导致了苏联垮台。自此开始,极端穆斯林势力在世界范围开始活跃。新疆也不例外。自1990年巴仁乡开始,接二连三的圣战动作一个接一个。

美国政府这些年对穆斯林的错误认识,导致了近20年美国政府被穆斯林圣战运动在世界范围当枪使。打南联盟,推翻莎达木,卡扎菲等等。总而言之,亨廷顿是对的,美国政府做法是大写的SB行为。美国政府这些年对穆斯林的认知水平,真不如在新疆喀什生活的卡车司机,更比不上苏联政府。
润涛阎2017-02-17 19:50:26回复悄悄话严格地说,美国的国务卿都算是跑腿的,因为不具有重大事务决策权,总统说了算。总统各方面的顾问一大堆,都是总统随时可以换掉的。Assistance是助手,Advisor是顾问,没有决策权。说好听的叫帮手,说不好听的叫狗腿子。美国总统常年请战略咨询师咨询,咨询公司给出的战略咨询,对总统的决策有非常大的影响。就好比企业管理咨询,顶级咨询公司给出的咨询对公司的决策有巨大的影响,因为不仅仅CEO,公司的理事会也会参照咨询公司的建议。这比公司总裁的助手们的建议更有力量。

我文章里提到的是尼克松拉中国对抗苏联的话题,这是国际事务,跑腿也是国务卿的职责,安全事务助理是National,就是国内安全事务助理,或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对比国务卿的外交事务,National翻译成国内安全顾问才体现它的本义。因为当时国务卿罗杰斯不认同尼克松的战略,态度不积极,国内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想篡权当国务卿,才跑到中国去干本来属于副国务卿的活。后来他得逞了,当上了国务卿。在尼克松没下台之前,他当上了国务卿还是跑腿的。只是在他不是国际事务的职位,越俎代庖,干了副国务卿的活,当然是跑腿的活。是不是跟中国和好,外交事务尼克松需要跟罗杰斯商量,罗杰斯不积极,尼克松就找到了想当国务卿的基辛格去跑腿。911以后,国家安全顾问由于恐怖主义活动而地位明显了,但国际事务,希拉里要比赖斯有更多的职责。否则,班加西事件都在指责希拉里,没人指责国家安全顾问。一个是张昭,一个是周瑜。内不决问张昭,外不决问周瑜。周瑜的总体地位要在张昭之上。再说一遍:在尼克松前边跑腿到中国商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其职责是副国务卿的,不是国内安全事务助理的。就是跑腿,那也得是谁该跑。
润涛阎2017-02-17 19:13:07回复悄悄话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 是过去的称呼,后来称为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位子是一个。但安全顾问这个位子还是比国务卿低。有从这个位子提拔到国务卿的,没有从国务卿到安全顾问的。基辛格就是从安全事务助理升到国务卿的。奥巴马把希拉里看成是在赖斯之上是明显的。希拉里比赖斯风光多了。
fonsony2017-02-17 17:19:59回复悄悄话助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卒子
fonsony2017-02-17 17:19:21回复悄悄话诚信 发表评论于 2017-02-16 08:06:39
“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卒子。”?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is at the same level as state secretary, within the inner circle of the president.

How much do you really know about US? ===============advisor
应是顾问
歡顏展卷林中坐2017-02-17 15:51:42回复悄悄话中東能形成國家是靠伊斯蘭教信仰與獨裁統治,缺乏國家認同感,一旦世俗化走向民主,誰都不聽誰的,國家馬上散架。
伊拉克就是現成的例子,獨裁者一死,馬上散架大打出手。
洞庭人家2017-02-17 13:52:05回复悄悄话基辛格成为政客中的常青树应该和犹太人把持媒体时不时炒冷饭有关系。过去在大陆天天看人民日报后来看出来门道;无论什么事你只要向相反的方向想和做那就对了,比如做人要‘三老一严’,严禁跑官要官,反对超标准—-等等,基辛格就是人民日报多次赞扬的中国人民老朋友中最大的牛X,TMD是个中国人都知道。
jo-622017-02-17 12:52:54回复悄悄话依润涛阎之见,这条路是错的。十几年前刚上网时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这是一句有真理的实话!
阿留2017-02-17 08:25:29回复悄悄话拉登当年网站的自白书:(当然,不能排除和阿拉伯文有出入,但俺不懂阿拉伯文,鉴定还是让能读懂一手资料的人来做吧) http://web.archive.org/web/20130826184301/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2/nov/24/theobserver

a) You attacked us in Palestine:

..(ii) It brings us both laughter and tears to see that you have not yet tired of repeating your fabricated lies that the Jews have a historical right to Palestine, as it was promised to them in the Torah. Anyone who disputes with them on this alleged fact is accused of anti-semitism.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fallacious, widely-circulated fabrications in history. The people of Palestine are pure Arabs and original Semites. It is the Muslims who are the inheritors of Moses (peace be upon him) and the inheritors of the real Torah that has not been changed. Muslims believe in all of the Prophets, including Abraham, Moses, Jesus and Muhammad, peace and blessings of Allah be upon them all. If the followers of Moses have been promised a right to Palestine in the Torah, then the Muslims are the most worthy nation of this.

(b) You attacked us in Somalia; you supported the Russian atrocities against us in Chechnya, the Indian oppression against us in Kashmir, and the Jewish aggression against us in Lebanon.

“c) Under your supervision, consent and orders, the governments of our countries which act as your agents, attack us on a daily basis;

(i) These governments prevent our people from establishing the Islamic Shariah, using violence and lies to do so.

(iv) These governments have surrendered to the Jews, and handed them most of Palestine, acknowledging the existence of their state over the dismembered limbs of their own people.
Wiserman2017-02-17 08:21:39回复悄悄话引: 【lio 发表评论于 2017-02-16 17:44:29
Wiserman谁都知道你就是个垃圾小留水平,你要么无毛要么翻墙,那么热爱毛腊肉为什么赖在这儿?

——————————————————–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2017-02-16 16:38:52
1. 文章写得太长。

2. 写的像是说相声。

3. 引: “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
凭你的智能与见识 能批评毛泽东吗?你对毛根本就不了解! 胡说八道! 】
======

我说的有条有理,哪里错了?

lio 就是一个反中的白痴小瘪三。
告诉你:全世界的人都赞美毛泽东,包括奥巴马、特朗普。
薄浣我心2017-02-17 07:32:26回复悄悄话回复 ‘autumnsun’ 的评论 : “难道基辛格不知道选总统是靠选举人票?如果老基在希拉里选情上的判断也算对的话,正如以前滑稽戏中的铁口算命,父母中有一人过世,那肯定是“爹在娘前面先死”。(爹在,娘前面先死)”
薄浣认为:这就是基辛格狡猾之处,他对希拉里说她会赢,对川普暗示他会赢,似是而非。
zhu2862017-02-17 07:00:59回复悄悄话国际关系和家庭关系,人与人的关系是像似的,只是更很一点,但是都是力争平衡。失衡就是战争,在家庭就是吵架,打架直至离婚,谋杀等等。

基辛格是国际战略玩家,换谁都得玩。没有基辛格就没有美国如今一家独大的世界格局。基辛格是美国发展历史上的功臣。
群思2017-02-17 06:32:35回复悄悄话you are 100% right
阿留2017-02-17 05:39:51回复悄悄话回复 ‘沈成涵’ 的评论 :

问候沈兄!世俗的独裁不光灭神权,还灭黑社会呢——迄今为止意大利能制住黑手党的,只有墨索里尼。小巫见大巫。:)
紧跟着学2017-02-17 05:22:03回复悄悄话你的每篇文章都看,但还是期待你的第二本书。你的第一本书我买了三本,送给朋友两本。看你的文章,对孩子的教育,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会有很多感慨。期待你的更多文章,码字很辛苦,感谢你的付出。
小二哥李白2017-02-17 00:00:03回复悄悄话只看了1/3,就知道你的判断力了。你凭什么判断基辛格会全心全意为美利坚制度服务?内心深处基辛格是个犹太人,他最关心的是犹太民族的前途。第三罗马帝国的强大与否不是基辛格的心灵归宿。
沈成涵2017-02-16 22:23:06回复悄悄话文中有关独裁灭神权的观点非常精辟。
阿留2017-02-16 20:37:59回复悄悄话typo:不是“两个师”,是5个。
int_arts2017-02-16 20:14:31回复悄悄话很好奇基辛格的分析都是源于什么资料,因为他显然读不懂俄文和中文,那么在他做国务卿前看到的资料应该很多是公开的,这就导致了他的分析不一定全面。即使做了国务卿,如果每天听FBI和CIA的报告,脑子里的概念一定是偏的。所以反而是跳出小圈只看利益说不准倒是掌握了实情。。。
阿留2017-02-16 20:05:09回复悄悄话此外关于沙特90年代初的军力,其实并不怎么样。当时只有两个师,比不上有实战经验的伊拉克。大规模扩军是海湾战争之后的事情。当时萨达姆对沙特也有怨恨,因为他希望减产抬高油价,而科威特和沙特在一起增产。所以沙特为了自保,搬兵是有道理的————让别人帮他们打仗,何乐不为?而美国当时并无进驻中东的想法,美国历史上也从来不是殖民国家,并不会赖着不走。
int_arts2017-02-16 20:04:03回复悄悄话好文。其实传统上,世袭君主制并不是伊斯兰教教义里规定的,所以推翻世袭制本来倒是可能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屁股决定脑袋,白人聪明地把以色列放在了在中东,因为在欧洲历史上犹太人也一向善于搅局。而在中东犹太人的利益和伊斯兰国家走向现代文明显然不一致,这就导致了掌握了美国金融大权的犹太人不希望中东真正进步。各种时局乱纷纷是因为各种力量(基督教,犹太教,还有伊斯兰教)都在不停地较量,但只有乱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啊。
阿留2017-02-16 20:00:02回复悄悄话回复毕凡兄:

是的,我在楼下的帖子也提到沙特政府也梦想着清除异教徒,所以和伊斯兰世界的碰撞其实是不可避免的。大家可以表面缓和,但底下的矛盾没法解决的,早晚爆发。

给沙特王室施压然后再给个胡萝卜是可以的,推翻未必有利————这种事情很难有胜算,黄雀在后的事情太多,慎用。
dong1402017-02-16 19:56:16回复悄悄话我一直纳闷宾拉登怎么与美国结下的仇恨 从而发动了911。阿留的贴子很珍贵。我周围的美国人都说是他嫉妒美国的民主和自由。我一直不信
毕凡2017-02-16 19:54:09回复悄悄话回复阿留兄:

不错,拉登和沙特王室表面上势不两立,但都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散播者。沙特王室每年花几十亿美元在全球的伊斯兰学校和清真寺里推广瓦哈比派教义。

请看这两篇文章:

http://www.pbs.org/wgbh/pages/frontline/shows/saudi/analyses/wahhabism.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hhabism

9/11的劫机者出自沙特绝非偶然。沙特王室难辞其咎!
xiangpi2017-02-16 19:50:33回复悄悄话真知灼见,赞一个。
阿留2017-02-16 19:41:19回复悄悄话润涛兄,对你高标准严要求,莫见怪哈。:)
阿留2017-02-16 19:40:53回复悄悄话园姐好!

我觉得润涛兄还是太简化了。以他的洞察力,再下点功夫可以写得更好。
阿留2017-02-16 19:39:34回复悄悄话润涛兄小瞧了萨达姆的野心————他确实是要当萨拉丁的。

当然,咱们读的都不是第一手的信息。真相可能和你我的看法都有出入。历史可以推测,逼近事实,但不可能完全推理出来,因为人都有非理性的一面,都可能做出不合逻辑的事情。
清漪园2017-02-16 19:29:38回复悄悄话阿留老弟好!

老阎对二位美国战略家的评价有很多值得深思之处,他俩的理论在美国众多思潮中具有影响力。但美国从冷战结束时的如日中天,到现在的衰败状态,是多种因素合力造成的,比如全球化,比如西方世界日益离谱的极端左翼思潮。不过,老阎此文让诸位看到了曾经,并也许继续影响美国决策层的诸多因素中的两个。
润涛阎2017-02-16 19:20:30回复悄悄话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这种宣传都来自于当时的片面的媒体报道。其实萨达姆根本就没有入侵沙特的可能性。萨达姆之所以入侵科威特,是因为科威特与伊拉克之间的油田其底部在科威特一方,伊拉克觉得应该分享,科威特不干。还有就是科威特本来就是伊拉克的一个省,比台湾与大陆近多了,是英国撤出前才让科威特独立出去的。而沙特与伊拉克根本就是两码事。沙特的军事武器装备在中东是第一的,是地道的美国武器,萨达姆没那么傻。很多财团私人媒体的宣传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比如小布什开战前媒体大量报道萨达姆在克隆人,在克隆100个萨达姆。后来发现这些报道都是无稽之谈。
dong1402017-02-16 19:03:04回复悄悄话阿留 发表评论于 2017-02-16 12:38:43
关于本拉登,他和美国结梁子主要是第一次海湾战争,沙特政府允许美军使用自己的基地。萨达姆妄想统一阿拉伯世界,沙特觉得受到威胁,请美国帮忙。但拉登坚决反对非穆斯林势力的介入,由此和美国及沙特皇室结怨。见维基:

The Iraqi invasion of Kuwait under Saddam Hussein on August 2, 1990, put the Saudi kingdom and the royal family at risk. With Iraqi forces on the Saudi border, Saddam’s appeal to pan-Arabism was potentially inciting internal dissent. Bin Laden met with King Fahd, and Saudi Defense Minister Sultan, telling them not to depend on non-Muslim assista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s, and offering to help defend Saudi Arabia with his Arab legion. Bin Laden’s offer was rebuffed, and the Saudi monarchy invited the deployment of U.S. forces in Saudi territory.[104] Bin Laden publicly denounced Saudi dependence on the U.S. military, arguing the two holiest shrines of Islam, Mecca and Medina, the cities in which the Prophet Mohamed received and recited Allah’s message, should only be defended by Muslims. Bin Laden’s criticism of the Saudi monarchy led them to try to silence him. The U.S. 82nd Airborne Division landed in north-eastern Saudi city of Dhahran and was deployed in the desert barely 400 miles from Medina.[103] + 1000
————————
赞一个。我一直在找为什么911会发生的资料
阿留2017-02-16 17:45:39回复悄悄话毕凡兄好,

见俺在楼下关于本拉登的简介。其实拉登和王室是对立的,对立的起因正是当年美军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进驻沙特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推翻了王室,沙特的独裁者就会对美国好;一定要搞,也得提前N年物色角色,而这个人会不会被王室搞掉还是个问题。当年美国也挺过孙立人哪,被老蒋干掉了。事实上,沙特王室和美国在商业和科技上都合作的不错。关键是不能出现权力真空,这个最危险。

海湾国家最有意思的是伊朗,政教合一的同时,又要搞民主的招牌,很有趣。
lio2017-02-16 17:44:29回复悄悄话Wiserman谁都知道你就是个垃圾小留水平,你要么无毛要么翻墙,那么热爱毛腊肉为什么赖在这儿?

——————————————————–
Wiserman 发表评论于 2017-02-16 16:38:52
1. 文章写得太长。

2. 写的像是说相声。

3. 引: “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
凭你的智能与见识 能批评毛泽东吗?你对毛根本就不了解! 胡说八道!

4. 劝你少发谬论。
阿留2017-02-16 17:39:45回复悄悄话回复:清漪园

园姐好!如果润涛兄把这两个人换成广义的美国政治界的“精英”,俺会表示赞同。不同的是俺认为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从长远看,美国防俄甚于防华的思路其实是正确的,具体的时期则确实应该更灵活一些。

毕凡2017-02-16 17:35:23回复悄悄话9/11后,小布什没有趁机干掉沙特王室,是一个历史性的失误。19个劫机者中15个是沙特公民。这一事实足够迫使沙特王室做出满意解释,并逼迫他们下台。如果不从,则武力伺候。

我估计是沙特王室充分利用了石油美元,在美国政府中开展极其有效的,有针对性的“公关”。小布什政府手下留情,致使沙特王室躲过一劫。此后美国的中东政策和行动就全乱了套。其恶劣影响即使在许多年后也会见到。
阿留2017-02-16 17:31:39回复悄悄话润涛兄对美国的书呆子民主派的评价,俺倒是很赞同地。如果说萨达姆表现出了统一阿拉伯的野心而不得不打击一下的话(第二下本来已经不必要),那么已经跟美国友好的穆巴拉克和已经归顺的卡扎菲,本来没有任何打到的必要;本来茉莉花革命形势看似大好,而无能的巴马和稀拉拉把事情办糟了。

而对前苏联的“休克疗法”,已经暴露出了美国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精英”到底是什么货色;最后害到自己国家的身上了。班农这家伙俺不喜欢,但他有一句话说的对:“如果我们的“精英”那么厉害的话,我们何以走到这步田地呢”?
清漪园2017-02-16 17:01:01回复悄悄话这两人真的有那么大能耐,要对美国的衰落真的要负起责任?阎兄是不是太高看他俩了?
润涛阎2017-02-16 16:53:44回复悄悄话我从来都没期望很大人看得懂我的文章。毛奴们绝对看不懂,民主派假装看不懂,信徒们不论信什么,无法看得懂。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看不懂的,就去读八卦新闻好了。
HCC2017-02-16 16:41:58回复悄悄话I don’t think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knows what he is talking about.
Wiserman2017-02-16 16:38:52回复悄悄话1. 文章写得太长。

2. 写的像是说相声。

3. 引: “我写文章提到过毛泽东虽然罪恶滔天,但他也有两个贡献,一个是中国的妇女解放,一个是铲除一贯道等无数宗教或宗教性质的迷信。”
======
凭你的智能与见识 能批评毛泽东吗?你对毛根本就不了解! 胡说八道!

4. 劝你少发谬论。
留连2017-02-16 15:56:27回复悄悄话润涛阎,能读懂你文章的人不多,但似乎您也有点廉颇老矣的感觉
阿留2017-02-16 12:38:43回复悄悄话关于本拉登,他和美国结梁子主要是第一次海湾战争,沙特政府允许美军使用自己的基地。萨达姆妄想统一阿拉伯世界,沙特觉得受到威胁,请美国帮忙。但拉登坚决反对非穆斯林势力的介入,由此和美国及沙特皇室结怨。见维基:

The Iraqi invasion of Kuwait under Saddam Hussein on August 2, 1990, put the Saudi kingdom and the royal family at risk. With Iraqi forces on the Saudi border, Saddam’s appeal to pan-Arabism was potentially inciting internal dissent. Bin Laden met with King Fahd, and Saudi Defense Minister Sultan, telling them not to depend on non-Muslim assista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s, and offering to help defend Saudi Arabia with his Arab legion. Bin Laden’s offer was rebuffed, and the Saudi monarchy invited the deployment of U.S. forces in Saudi territory.[104] Bin Laden publicly denounced Saudi dependence on the U.S. military, arguing the two holiest shrines of Islam, Mecca and Medina, the cities in which the Prophet Mohamed received and recited Allah’s message, should only be defended by Muslims. Bin Laden’s criticism of the Saudi monarchy led them to try to silence him. The U.S. 82nd Airborne Division landed in north-eastern Saudi city of Dhahran and was deployed in the desert barely 400 miles from Medina.[103]
autumnsun2017-02-16 12:35:14回复悄悄话难道基辛格不知道选总统是靠选举人票?如果老基在希拉里选情上的判断也算对的话,正如以前滑稽戏中的铁口算命,父母中有一人过世,那肯定是“爹在娘前面先死”。(爹在,娘前面先死)
阿留2017-02-16 12:28:15回复悄悄话常在河边走,那能不湿鞋啊。美国玩“制衡”,砸到自己的时候也是有滴。

伊斯兰世界(尤其是亲苏联的埃及和叙利亚)对以色列先“热战”了很多年,打不过,这才暂时忍下一口气,改为“圣战”(即恐怖活动)为主。那些炸弹啥的都是先在以色列用的。阿拉法特的“八戒”组织和 巴勒斯坦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只是程度上的区别,后者正是受了霍梅尼伊斯兰革命的感召,他们的目的就是“圣战”消灭以色列。

美国支持以色列,遭极端伊斯兰分子报复只是迟早的事情,无论米锅怎么玩平衡。
润涛阎2017-02-16 11:50:24回复悄悄话看来很多人没读过润涛阎的文章,不知道润涛阎与名利没有关系。写文章作诗填词都是自娱自乐。与立场党派名利无涉。
心戚然22017-02-16 11:31:35回复悄悄话先别管您老评论的那二位究竟够不够“家”的资格。不管怎么说,那二位也是有著作传世的。如果您自认为观点正确,思想犀利。 为何不在您传世的著作里对二人大批特批一番?也许被美国哪家出版社看上了,说不定也能进入民主之国的主流思想体系呢?!何必在这说中文的园子批判说英文的思想家呢?真认为自己正确,自信点,面对面对着基辛格之流,在纽时报,指名点姓的痛斥他对美国犯下的滔天罪行。那样您不也名利双收?
薄浣我心2017-02-16 11:25:54回复悄悄话基辛格判断希拉里会赢,因为希拉里确实赢得了比川普多300万张的选票,希拉里输在选举人制度上,选举人制度就如选举中的赌搏一般。
只有普选才能选出人民的总统。
FollowNature2017-02-16 11:23:05回复悄悄话老阎的文章越来越有意思。 可惜啦老阎, 才能不能充分发挥。
润涛阎2017-02-16 10:31:51回复悄悄话什么老虎吃人?不清楚详情。不过什么人都有,养过羊的都知道,一窝羊羔性格差异极大。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
梅华书香2017-02-16 10:28:44回复悄悄话嗯,政治课教授!
评论所见到的2017-02-16 09:52:24回复悄悄话说说题外话:我读过作者关于老虎吃人的文章,很有趣,有独到的见解。春节宁波动物园牺牲的老虎,作者有什么要说的吗?
润涛阎2017-02-16 09:31:47回复悄悄话不一样。在亨廷顿之前,美国是在伊斯兰两派之间借力打力搞平衡,而不是逼伊斯兰世界与美国基督教为敌人。以前伊斯兰的圣战是针对伊斯兰教派之间的战争。
润涛阎2017-02-16 09:24:52回复悄悄话小布什是911后才发动战争的,他只是亨廷顿理论的实践者。理论家对整个社会的影响远大于实践家,因为大众有了共识后实践家没有选择了
阿留2017-02-16 09:24:35回复悄悄话其实自从美国支持以色列建国开始,就决定了必然要趟这滩浑水,而不可能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一定要算,这事要算到罗斯福身上;但他也只是赶上了而已。关键是,不光是希特勒,整个欧洲其实都不欢迎犹太人。那么迎合他们建国的诉求就是最好的办法,而犹太人在美国很有势力,自然支持。

以色列建国和巴勒斯坦问题是阿拉伯人与西方世界无法调和的矛盾。其实,伊朗伊斯兰革命,本身就是对世俗化和西方化的一个反抗。美国的沙特盟友,其实理想中也在想消灭异教徒呢。

美国自从当了老大,就没法再“孤立主义”了;而老船在试图作一个回归,美式的“三和一少”,能走多远尚不得而知。
江东老表2017-02-16 09:16:58回复悄悄话润涛阎写政治文章真是一个天才. 版本可交给赵本山当小品演.
诚信2017-02-16 09:15:59回复悄悄话”但他只是助理”? 不是说生活在美国吗?

大陆的笨官员将“advisor”错误翻译成”助理“,你生活在美国的人也居然望文生义,一口一个 ”助理“,还是”一个跑腿的卒子“,完全不知”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是何物又可何用?

Trump上台,几乎完全是FBI director Comey 的功劳。 这就是为何Obama的所有阁员离开,唯有Comey留任的原因。事先蒙对了,还好意思夸口不停? Comey 小动作一出,很多人都想到Trump会赢了。

Comey使用行政权干预政治,创下恶劣先例,一定会被报复。Trump留任他,只是能捂住一段时间而已。这么浅显的事,不停卖弄,很有趣吗?

 

古龙2017-02-16 09:06:41回复悄悄话最蠢小布什。本来两伊互相残杀,西方世界坐山观虎斗,平安无事。杀了萨达姆,穆斯林一致对外,终于找到西方这个敌人,反而世界大乱。
润涛阎2017-02-16 08:43:48回复悄悄话美国建国后,穆斯林世界跟美国一直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本拉登还帮美国的忙打苏联呢
润涛阎2017-02-16 08:38:11回复悄悄话基辛格以从安全事务助理升为国务卿而自豪。
润涛阎2017-02-16 08:33:23回复悄悄话站在中国立场,这俩人都是功臣,给中国提供了和平崛起的环境。对美国来说刚好相反
雪风万里2017-02-16 08:14:34回复悄悄话捧享廷顿的多,骂的少.这篇倒是耳目一新让伊斯兰教世俗化,不是废了王室就能解决的.伊斯兰教义从本身就不能有革新的可能.因为古兰经说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个先知.自他之后任何人再传安拉的话都是假的.任何伊斯兰教的马丁路德都会被定义为异端.教义不能改革以适应现代社会(西方社会).自然与西方冲突不可避免
braker9992017-02-16 08:08:48回复悄悄话润涛阎写政治文章就是一个笑话,基辛格的能力不是就凭你的几句就可以否定的,人家是靠实打实的经历让人信服的,不看历史就别那里自作聪明地胡说八道。再说,不联中抗俄难道是联俄抗中?还是同时抗俄中?半点逻辑能力都没有还敢发表的。
诚信2017-02-16 08:06:39回复悄悄话”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就是一个跑腿的卒子。”?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is at the same level as state secretary, within the inner circle of the president.

How much do you really know about US?

阿留2017-02-16 06:46:09回复悄悄话润涛兄太抬举这两个人的影响了。该来的总要来,这不是一两人能够左右滴。。。:)宗教战争是埋了几千年的矛盾,从来就没有解决过;而人类只是在二战后才稍稍脱离了野蛮,前面的路还很长。。。
-j42017-02-16 03:39:13回复悄悄话人类智库一宝,愿阎老多作贡献。
-j42017-02-16 03:35:06回复悄悄话战略思维,难得,佩服。
uptrend2017-02-15 23:11:03回复悄悄话《悼死猪》们很精彩,多谢!
我爱丁二酸钠2017-02-15 22:08:00回复悄悄话拜读大作,耳目一新!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