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懂女人这本书(I)

点击数:36

我的小张(1):务农汗臭志向失,却逢美女送香来

盛夏终於过去了,徐徐的秋风吹着熟透了的梨子的香味使人如醉如痴。村子西北就是梨园。我伸了一下懒腰,竟然闻到了苹果的味道。便喊了出来:“怎么会有苹果味?”因为村里根本没有苹果树。回头一看,一位浓眉大眼、薄唇洁齿、秀丽端庄的女孩正看着我。四眼相对,活端端放牛郎碰上了七仙女。18岁的小光棍硬是目不转睛的愣了,呆了,傻了。那场面以后想起来都觉得丢人现眼而后悔不已。心跳正常后,闪出了个念头:她就是人们议论的美女小张吗?

小张并没有打扮,真正漂亮的女人是不需要打扮的。但她一定抹了苹果味的雪花膏。从此以后,俺姐一旦涂抹雪花膏俺就跟她打架。但不能告诉她为什么。雪花膏让我这男子汉丢过人!

我立刻坐下假装系鞋带,反正不抬头。等了不知多久,抬头后发现身后的小张消失了,也许她当初就走开了。可她的笑容就刻在了我大脑的最深的地方。每时每刻都在眼前晃动。不知多少次从梦中醒来跟她一起去摘苹果。这使我10年后来美看到IBM电脑就生气,看到苹果牌电脑就觉得亲切,还能从电脑中闻出苹果香味出来,这事恐怕很少有人有这体验。没这体验根本就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相信科学家们迟早会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不知又过了几个三秋,小张突然出现在秋场,大大方方地微笑着问我:“小润,花生树在哪里?”我们这天的活儿就是晒花生。她说她还以为花生是长在地上的,看到花生有把(读四声)才知道原来象苹果一样是长在树上的。我对她的无知无言以对。本想告诉她花生是长在土里的,但一想那会伤了她的自尊,便只好装着没听见。她这次真的生气了,脸红红地走开了。

小张每过几十个三秋才有机会下地干农活。县里的各级领导都要带她去参观、去开会。小张坚决住在村里,所以县里的领导们的吉普车就几乎每天要来村里接她。小张是天津市下乡知青,那年她也18岁了跟我是同届高中毕业生。小张本来就外相,据说是公认的全县第一美女,今天农业局长拉走了,明天武装部长拉走了,人们开始议论纷纷。久而久之,“破鞋”、“婊子”、“娼妓”。。什么难听人们骂她什么。我听在耳里,痛在心里。反正不相信人们的破嘴臭舌头。小张是我的,我的东西都是纯洁的。纯洁的东西常常被人嫉妒。嫉妒比婊子还肮脏。纵使小张是婊子也比你们纯洁!心里为我的小张打报不平。因为感觉到那脏话本身骂的就是自己。或者说比骂自己还难受。

第一年就在挨骂中过去了。香苹果变成了酸梨。

不知是听烦了就适应了,还是谬论听一千遍就相信是真理了。心里就认为小张不是我的了。她是公家的,是领导的,是谁的不管,反正不会是我这没机会参军招工上大学而要摞一辈子锄杠的人的。

一天,眼前又有小张的两个酒窝在晃动。说曹操曹操到。小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悄悄话。当着众人的面,大家立刻叽叽喳喳小声议论去了。人们议论什么她和我心里明白的很。可她偏偏不在乎,跟我明明是装笑,因为我根本就没说让她笑的话语。难道她知道我把她当成是我的小张了?她是怎么知道的?为何我不知道她想什么?

没过几天,她又追到我身边边说边笑。她说她的室友常把我的幽默笑话传给她听。那年头那年龄男女之间是多么敏感?现在的年轻人是想象不到的。我作梦都盼着领导开恩让我去上大学或者招工或者当兵。

她是在用计帮我忙吗?领导们知道后调虎离山而让我进城当工人?

还是她在学王西凤收拾赖蛤蟆吃天鹅肉的贾瑞?她怕上大学的名额被我抢去而让领导嫉妒我把我派去根治海河?那可不是人干的活!

甚或她故意告诉领导们她有对象了?果真如此,那她还是处女?招工的名额不给她难道领导们还没把她弄到手?

风言风语一个星期后,县委领导真的通知我去出远门了。(2-12-04)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