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郎-写史》

贺新郎词谱:

⊙●○○▲(协仄韵)
●○○(豆) ⊙○●●(句) ⊙○○▲(协仄韵)
○●⊙○○⊙●(句) ⊙●○○●▲(协仄韵)
●⊙●(豆) ○○○▲(协仄韵)
⊙●⊙○○●●(句) ●○○(豆) ⊙●○○▲(协仄韵)
○●●(豆) ●○▲(协仄韵)
○○●●○○▲(协仄韵)
●○○(豆) ○○●●(句) ●○○▲(协仄韵)
⊙●⊙○○⊙●(句) ⊙●○○●▲(协仄韵)
●⊙●(豆) ○○○▲(协仄韵)
⊙●⊙○○⊙●(句) ●○○(豆)⊙●○○▲(协仄韵)
○●●(豆) ●○▲(协仄韵)

贺新郎 • 写史
By 润涛阎

共产风忽烈。
废合营、建高级社,发疯时节。
跃进红旗煽火焰,砍树砸锅炼铁。
地深翻,土生苗缺。
亩产万斤声震宇,断炊烟、讨饭披星月。
殍遍野,泣音彻。

妖云蔽日伏飞雪。
满神州、文攻武斗,冤魂呜咽。
霹雳一声别庆父,温酒三杯偷悦。
拐四个,秦城冤鳖。
自比秦皇坑儒暴,料难知、政息随人绝。
今写史,后人澈。

贺新郎 • 岁末述怀
By 万家述评

自古英豪烈。
历沧桑,磨砻砥砺,劲风高节。
妙手文章皆锦绣,道义扛肩似铁。
尘驿路,披星追月。
人道家乡何处在?寸心安、无怨长离别。
常夜梦,故乡诀。

休言五斗米腰折。
岂能如,墙头小草,不经霜雪。
去国流亡虽不易,却有童心取悦。
漂泊苦,何须凝噎。
不见东方晨旭现,有谁知、归去来时决?
由待我,稳拿捏。

贺新郎 • 读史
By 湘西山民

把酒长风烈。
看神州,赤旗飘过,大荒时节。
黄土炉中翻火焰,不过几斤陈铁。
村陌里,卫星追月。
公社从来天堂美,问为何天府饥寒迫?
流尽了,草民血?

风雷激荡乾坤坼。
一时间,边城京畿,楚戈吴钺。
红黑冤魂三百万,莫道九州凉热。
有几个,知名掮客。
大厦飘摇才漏雨,又焚书砸庙千年劫。
云水怒,尽萧瑟。

贺新郎 • 读史
By 毛泽东

人猿相揖别。
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
不过几千寒热。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
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
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
有多少风流人物。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
歌未竟,东方白。

 

ww22013-01-08 06:09:29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蝶恋花 答李淑一发表于1957年, 而傅斯年死于1950年12月台湾大学校长任上。实际上是胡适在1959年在台湾看到该词并置疑这首词的押韵问题。还请教了湘籍国学大师赵元任,最终得出了就是照方言也不押韵的结论。“蝶恋花”词牌要求上下阕同调,共八个韵脚,且要求在同一韵部。对照这一要求,毛泽东的词的确“出格”了。上阕的“柳、九、有、酒”和下阕的“舞、虎、雨”这三个韵脚明显不同韵。严格对照词谱,这首词的确“破韵”了。所以胡适的批评是不
错的。此外,词句中多有不合平仄之处。
大江川2012-12-31 21:17:36回复悄悄话写得都很好。
都是英雄堪笑毛?出手亮剑命难全!
润涛阎2012-12-31 20:53:06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您帮我查看,我趁机写了一篇文章呢。

我是把苗歇改成了苗竭,不放心,才请你帮我查一下。晚安!

新年快乐!
湘西山民2012-12-31 18:44:19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全部韵脚入声字(词林正韵第十八部),堪称完美!
润涛阎2012-12-31 18:10:08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当年傅斯年愣说毛泽东不懂诗词,连韵都不懂,举例就是 蝶恋花的 雨与柳不押韵。他认为出律无所谓,但不押韵就是乱来了。我觉得傅斯年吹毛求疵。

我改了一遍我的拙作,主要是想忠实于毛泽东时代的语言口号。你看看是否都是入声押韵,这样就统一了。我可以去一字字查谱,但我想今晚写一篇文章。不用客气,三人行必有我师。帮我查一下。虽然是写着玩,但也不能乱来。多谢!
湘西山民2012-12-31 17:53:15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网上看了一下,有意见认为《答李淑一》并非柳雨通押,而是转韵了。下面“词谱”依然为“词韵”之误。
湘西山民2012-12-31 17:22:3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答李淑一是第四部(u)和第十二部(ou)通押,这个已经很宽了。下词韵为“处去住虎顾路鼓否”。否同时出现在第四部(【七麌】是否)和第十二部。有人认为这是四部和十二部通押的例子。可是俺认为不是。方言发音只是对理解词谱有意,写作还是要依词谱。湘潭话长沙话俺都熟悉,雨和柳是不同韵的。至于是否可以通押,一时不能定论。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润涛阎2012-12-31 16:25:29回复悄悄话回复kingfish2010的评论:

哈哈哈!砸锅炼铁,的确当真啊。我家有两口锅,书记说非要砸了一个不行,我家就把箱子上的合页拆下来顶数,把锅给留下来了。第二年就用上了那口锅,因为那个大的漏了。幸亏没舍得给砸了。
润涛阎2012-12-31 16:22:18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我一直以为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最后的一句 泪飞顿作倾盆雨的雨 是湖南话的发音,与柳押韵。你再查查,湖南人是否有的地方比如湘潭, 雨的发音与 柳 押韵。当然,出律不押韵也无所谓,但我猜测湖南话发音是押韵的。这是我告诉很多人的。当然没有一个湖南人。那些长在大城市只会普通话的湖南人不会知道地方方言的。要找乡下人,在湘潭一带的才能得知。我去过毛泽东故居,但忘记问当地人这码事了。
kingfish20102012-12-31 15:39:18回复悄悄话碎木砖头炼铁 – 碎木砸锅炼铁 😉
湘西山民2012-12-31 14:48:23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湖南话和词韵中雨和柳都不押韵(因为拼音iu实际上是iou的缩写,因此与ou同韵尾),所以词韵中雨在第四部,而柳在第十二部(二十五有)。
润涛阎2012-12-31 14:03:58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再请教一下:在湖南话中,“雨”和“柳”押韵吗?是不是在湖南话里也押韵?在湖南话里“雨”读音接近于“有”?

湘西山民2012-12-31 12:33:19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以下词谱实为词韵之误。
湘西山民2012-12-31 12:21:32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这个事还真是比较复杂。词谱是按古音排的,现在已经不太清楚。不妨从湖南话看一下。客湖南话念“ke5″(5为入声调)。雪念“xie5″,血念“xue5″.因为韵尾相同”e”,又都是入声调,所以押韵,虽然词韵把它们分别归到17,18部。别,白的读音分别是 bie5, be5, 所以也押韵。

比较麻烦的是词中的“物”,“迹”,即使在湖南话中也只读 wu5, ji5. 但词谱说押韵。如苏词中的:雄姿英发,周郎赤壁,风流人物,多少豪杰等。
润涛阎2012-12-31 11:26:35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我们的分歧不在于入声,而是音。押的是“别、节、结”,不能把“客”发成“别、节、结”的音,不管第几声。万老此处用的“噎”,就是用同样的音。这是他不用“客或者特、饿、射”的原因。按照音律,不考虑第几声,“客”与“特、这、喝、遮”押韵。毛泽东最后的”东方白“的”白“只能与”摔、来、埋、凯、派“等字押韵,而不会与”别、雪、结“的音押韵,不考虑发第几声。希望我理解的”客“是发”克“的音。如果在这里”客“发”雪”的音(不考虑第几声),那您就是对的。
湘西山民2012-12-31 09:10:51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 的评论:
毛词是入声韵(词林正韵17,18部)。普通话已经没有入声,辨认较困难,但可查《词林正韵》。湖南话,广东话保留入声,因此运用不是问题。苏轼的《赤壁怀古》也是同一(入声)韵。词韵之宽,可见一瞥。
润涛阎2012-12-31 08:33:24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我想了一下,“客”字虽然跟了毛泽东的词,但它太出律了,这个字是协平韵,应该压“节”的音。这个字在南方读“月或节或雪”吗?我不太了解这个字在不同地方的读音。所以,建议改这句,上面的就不变了。您说呢?
湘西山民2012-12-31 08:23:22回复悄悄话回复润涛阎 的评论:

谢谢。那就用原来的吧。
润涛阎2012-12-31 08:19:06回复悄悄话没办法,不能篡改历史。

刮共产风、公私合营、初级社、高级社、大跃进三面红旗、深翻土地、亩产万斤粮、土高炉大炼钢铁、四海翻腾五洲震荡搞文革、比秦始皇还秦始皇、、、这些都是毛泽东的时代的真实历史故事,也是当时的词汇,无法篡改。改一个字就不是真实的历史了。那就不是写史了。共产党把罪恶都推给了四人帮,也是历史的真实故事。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些东西的。离开这些词汇,就不是毛泽东时代的历史了。
润涛阎2012-12-31 08:11:42回复悄悄话回复湘西山民的评论:

我帮你改过来了,但觉得还是原来的好些啊,因为后面就跟着“有几个知名捐客”应该包括了林彪。这样,材料反而比过去少了点。您说呢?
湘西山民2012-12-31 07:55:50回复悄悄话润涛兄新年快乐!大作拜读,酣畅淋漓。毛词韵似无问题。倒是上片1,2句节拍点拗,4句少一字。与词谱和早期毛词《贺新郎-别友》均不同。

拙作下片略改几字:

风雷激荡百花折。
一时间,江南塞北,楚戈吴钺。
四海冤魂三百万,沙漠君臣了结。
有几个,知名掮客。
大厦飘摇才漏雨,又焚书砸庙千年劫。
云水怒,秋萧瑟。
润涛阎2012-12-31 06:44:37回复悄悄话改写了一些。还算是初稿,有时间再搞。谢评论。
布衣百姓2012-12-31 02:01:33回复悄悄话写的好,读起来朗朗上口。只是,秦城冤鳖—-是不是该改成“秦城囚鳖”?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冤
backwardation2012-12-30 23:50:49回复悄悄话毛新宇看着不像是用马甲的人,微薄应该都是实名,直着出来的

他的两个子女将来倒还真有可能会
纯铜2012-12-30 23:23:10回复悄悄话诗歌要含蓄朦胧,多用比喻和典故,不能是村头巷尾的粗话。看了楼主的“诗”,就感觉又下了次乡。
yimei19262012-12-30 20:21:28回复悄悄话
哈哈,真是“by 毛泽东”。

各位如实写史,值得敬佩。

祝新年好!
润涛阎2012-12-30 19:43:25回复悄悄话回复tingtel的评论:

估计他也不是毛新宇的马甲,但看到揭发老毛的,他就很痛苦。这是毛左的特征。

不能只许老毛写读史,别人就不能写他的历史笑话与罪恶。历史不是他能掩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