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要为六四负责吗?

序言

邓小平的女儿邓林提出六四是中央集体决定,不能算在一个人头上。她的言论立刻导致舆论大哗。首先,这意味着邓小平的女儿害怕让她老爸自己承担六四责任。因为,邓小平另一女儿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把所有的邓小平的功劳都表达了,没有什么“集体智慧”的意思。显然,给人的感觉就是:邓小平干的好事邓小平可以并且应该独吞;而他干的错事要大家分摊。

如果六四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行动,为何中共每到六四时不来个“热烈庆祝六四平暴N周年”的活动?杨尚昆李鹏等纷纷表态要说出他们的当时的情况,说穿了就是遵守邓小平的指示。给人的印象就是把六四的责任推给邓小平。而邓小平本人也没有把六四的责任栽赃给别人的意思。从这点上看,邓小平是个敢做敢当的政治家。而当时包括柴玲等人都认同邓小平让李鹏当替罪羊,来给学生们一个台阶撤出广场。这样,也排除了“秋后算账”的担心。对于这一点,邓小平清楚得很,但他还是没有走这条路。所以,邓小平还算得上一条敢做敢当的汉子。

正文

(一) 邓小平理论是导致六四的根源

邓小平理论中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导致六四的根源。当邓小平这个理论一发表,润涛阎立刻预测到邓小平犯了一个后果严重的理论错误。

“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对的,但“两个基本点(一个是改革开放,一个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有问题。

一个美女要想让大家公认为“美貌超群”,她需要穿比基尼,以凸显曲线美。这就是选美时女人都要穿比基尼的原因。比基尼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而穿比基尼的先决条件就是两个基本点要对称。如果两个基本点不对称,那就不能穿比基尼,要穿长袍马褂,就不能到台上去显摆了。

这表明,如果“两个基本点”不对称,“中心”就受到影响。

邓小平的“两个基本点”就不对称。“改革开放”一突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缩回去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一突出,“改革开放”就缩回去了。

由于任何党都由左右两派组成,那么,坚持“改革开放”的一派就要遭到反对改革开放一派高举“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旗的炮轰。这是反对改革派明目张胆地要干掉胡耀邦的原因。

这才是导致六四的根本原因,至于如何处理六四,已经没有多少回旋余地了。

当时,润涛阎听到邓小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时捶胸顿足,深感老邓身边无谋士。如果有一位懂得这个道理的谋士给他进言,他会想得通的。

以润涛阎的观点看来,这两个基本点完全可以对称。那就是:一个是“坚持改革开放”,另一个是“坚持社会主义法制”。

因为在邓小平看来,他的功劳和历史使命是“改革开放”,而非“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所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根本不能跟“改革开放”并列。

如果“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重要的,那也要在“法制”的框架内解决,至少名义上该如此。

(二)邓小平行动上的致命错误

上面讲了邓小平理论上的错误,邓小平还有一个行动上的错误,而且也是致命的。

六四源于胡耀邦逝世。所以,国人认为邓小平罢免胡耀邦有欠公平。

问题不是错在邓小平罢免胡耀邦,而是罢免的方式不对。

上策:跟胡耀邦私下里谈话,表明胡耀邦继续干下去邓小平的难处。凭借胡耀邦的性格与跟老邓的私人关系,胡耀邦会成全老邓的要求的。胡耀邦自己提出辞职,大家表面挽留,不得批判。然后,让胡耀邦当个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的职位。

中策:以胡耀邦有点不太沉稳的理由让他下台。

对于中策,已经很难让国人接受了。而邓小平采用的是下策:指责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坚决。

这是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整人,是毛泽东干了一辈子的勾当。毛泽东死后,之所以邓小平平反一切冤假错案如此顺利,就因为毛泽东用给人戴帽子的方式定罪。

在毛泽东时代,强奸犯、杀人犯并不戴帽子,而是戴手铐。用纸糊个很高的帽子上书“坏分子”、“反党分子”的都是些意识形态语言,根本没有具体的罪恶。这种整人方式,国人早已对此深恶痛绝,恨之入骨。

邓小平延用毛泽东这套扣帽子的整人方式整倒胡耀邦,是邓小平的致命错误。

今天,如果江泽民的残余势力能把胡锦涛整垮的话,他只能用胡锦涛对矿难负责等具体事件问罪,要是给胡锦涛来个“三个代表”坚持的不彻底的罪名,明天就会有上街游行的队伍。

同样,如果今天胡锦涛要让温家宝下台,他只能跟温家宝私下谈话,让温家宝自己辞职。要是给温家宝戴个“三个代表”没带好,只带了两个表的意识形态“帽子”把他干掉,过不了三天,人民就会起来游行示威。

当年听到胡耀邦下台的报道说他“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利时,润涛阎摇头叹息:邓小平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他身边怎么全是饭桶?如果有一个谋士出来告诉邓小平:这步棋绝对不能走啊,晓以利害,邓小平绝对会考虑后果的。

六四的悲剧邓小平要负责,但他身边的谋士们的愚蠢没有起到阻止作用。

评论

小小无知2007-08-02 18:14:48 两个基本点抓得好!!!
myuz2007-07-10 18:05:18 可惜邓听不见你的良言了.
DawnW2007-07-09 21:51:54 It is utterly funny to hear one of Deng’s daughter said her Daddy is to be awarded for his personal effort to get Hongkong back to the administration of PRC, sounds like it is sort of totally Deng’s contribution. In the meanwhile, another daughter said her Daddy is not to be blamed for the killing of ordinary Chinese in June.4th.1989, because it is a collective decision.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